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橘子娱乐 >

第三百三十九章 番外一-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

发布时间:2018-08-30 16:35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橘子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三百三十八章 正文结局-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三年后,方冬乔跟容若辰的一对龙凤胎出世。

  女儿取名容乔,儿子取名容辰。

  这个时候,皇上驾崩,太子周宏广顺应登基。

  只是登基不到三个月,二皇子跟四皇子就联手逼宫,制造了轰动朝野的午门之变。

  那时,幸得忠亲王世子宫天瑜,长公主周梨棠,郡主周梨燕保驾,二皇子跟四皇子的谋划破灭。

  同时,二皇子,四皇子都死在了这场暴乱之中。

  午门之变平乱后,太后娘娘在慈宁宫去世。

  同一时间,三公主周梨和病重静养,被宫天瑜送往静德庵。

  而皇上周宏广经历这次午门之变后,越发忌惮身在荒州城的方冬乔跟容若辰了。

  要知道,荒州城在方冬乔跟容若辰的努力下,不但经济上越来越繁华,军事上,政治上都越来越脱离皇权之外了。

  可以说,荒州城简直成了方冬乔跟容若辰的地盘了,他们这对夫妇俨然成为了这个地方的土皇帝了。

  如此情形之下,皇上周宏广自是越发放心不下了。

  而这一旦帝王疑心病发作,加上底下猜到帝王心思的奸臣推波助澜,这谋逆的罪名自然而然就挂到了方冬乔跟容若辰的头上。

  隔年,皇上周宏广就找了一个借口夺了宫家的虎符,随后便派长公主周梨棠带领三十万精兵前往荒州城拿下方冬乔跟容若辰。

  这帝王下令,长公主哪怕身为皇姐,也不得不遵从。

  只是,去了荒州城之后,这场战事足足打了三年之久,双方依旧僵持不下,胜负难分。

  皇上周宏广几次派人前往荒州城探查,以为长公主周梨棠有背叛之心。

  长公主原本就纠结为难,皇上的如此试探更是让她彻底寒了心。

  她一怒之下带着驸马爷苏离歌请辞,去了江南,再也不理会朝事了。

  如此,大将军秦家宝领了帅印,继续攻打荒州城。

  皇上周宏广以为这次万无一失了。

  没想到,长公主跟驸马爷一旦不在,双方原本的僵持状态立即变了。

  两军交锋,这秦元帅才打了一场,就被容若辰给抓了。

  主将被抓,底下自然成散沙一盘。

  容若辰跟方景鹏趁胜追击,连着攻下了三座城池,逼得大周王朝的将士们一退再退。

  这个时候,皇上周宏广慌乱了。

  可是慌乱无济于事。

  长公主周梨棠被他伤了心,跟驸马爷双双隐遁不理朝事了。

  而其他大将,他连着派了五个了,还是无人能够抵抗得住容若辰。

  再这么打下去,恐怕他的皇位都要坐不住了。

  无奈之下的他,只好启用宫家父子,命宫霖挂帅,宫天瑜为前锋,前去抗衡宫若辰。

  然,宫家父子此去,不想已是人去城空。

  荒州城竟然成了一座空城。

  百姓们好像是蒸发了一样,消失得干干净净。

  好像方冬乔刚到荒州城的时候一样,从来就没有出现过繁华景象。

  唯有留下痕迹的是皇上周宏广案台上的那枚玉佩。

  还有方冬乔书写的一封信函。

  这枚玉佩,周宏广自然熟悉。

  那是当初方冬乔救治他,她拿走的信物。

  更是他许下的承诺。

  如今再见它,周宏广抚着玉佩上的纹理,往事蓦然涌上心头。

  他摊开信函,视线落在字迹上,久久不动。

  突然,一滴清泪落在了信函上,模糊了上面的字迹。

  那天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周宏广似乎健忘了一般。

  他不再追究什么,也没再提及方冬乔,容若辰等人,好像这些人从来就没有在他的生命中出现过一样。

  而宫天瑜自从方冬乔跟容若辰等人消失后,性情大变。

  原本讨厌女人的他,不知道为何,那小妾是一个接着一个地往府中抬着。

  不到一年功夫,宫天瑜的小妾就有三十多个。

  这些小妾,他还按照顺序给编了号码。

  他从来都不叫她们名字,只叫编号。

  一号,二号,三号——

  当然,他根本不知道这些女人叫什么名字,也从未在意过。

  直到其中一个小妾为他生下了一个儿子,他这样的生活就结束了。

  此后,他追随了无大师而去,落发进了佛门,再无踪迹。

  十五年后,老王爷宫霖跟王妃双双故去,忠亲王的爵位落在了宫天瑜长子宫凰珏手中之后,忠亲王府就变成了修罗殿。

  在这个王府里,人人如狼一样凶残冷血,宫凰珏更是令人闻风丧胆,世人称他为修罗王爷。

  他,神秘而危险。

  传说,他杀人不眨眼,传说,他一夜驾驭七个女人,传说,他还有断袖之癖,传说,关于修罗王爷,还有很多的传说……

  他的府邸幽深而阴沉,白天夜晚一样恐怖,冷飕飕阴森森的,千年不见日光。

  府内的照明,全靠几盏萤火虫一样的小火把,悬挂在府中的路道上,行路的人远远看来,还以为见了鬼火一样,吓得哭爹喊娘的。

  也因为这样,久而久之,在忠亲王府的周围,那些住户慢慢地迁移了。

  这么一来,四周就变得更加空荡荡了,夜晚一来,随着那时闪时闪的火光,忠亲王府就像一个巨大的坟墓一样,骇人心魂。

  今晚,王府却跟平日有所区别,那萤火虫一样的火把多了许多。

  红红的灯笼,高挂在王府大门处,将笔锋凌厉、阴冷发寒的宫府二字柔化了三分。

  但在孤风楼内,却是死一般地沉寂。

  没有大红的灯笼,也没有萤火虫一样的火把,只有无限的黑色,压抑的黑暗。

  呜——呜——呜——

  黑暗中,有沉闷的声音,挣扎的声音,有人影在塌上挣脱着绳索。

  这是什么鬼地方,若非她知晓自己还是活生生的人,她还以为到了阴曹地府,向阎罗殿来报到来了。

  要是让她容乔知道是什么人下药迷昏了她,知道是什么人对她捆绑加身,送到这鬼屋一样的地方,她一定百倍奉还,让那个人知道惹了她天下第一皇商的严重后果。

  她边诅咒着那个挨千刀的,边费力地挣脱着绳索,终究将捆绑双手的绳索给挣脱开了。

  尽管她察觉到手腕疼痛难忍,血腥味道蔓延空间。

  她还是顾不得疼痛,拔去嘴巴中塞着的绸布,快速地解除了脚上的绳索。

  她,蹑手蹑脚地开了门,但见外面火光闪烁,阴风阵阵。

  她看不清路道,但还是走了出去,像个瞎子摸象一样,边摸索边探路,一步一步地朝着北极星的方位走去。

  然她不知道的时候,就在她开门的瞬间,有一道鬼魅一样的身影,一直跟随着她,直到她踏出宫府的大门松了一口气的时候,那鬼魅身影便站在了她的身后。

  容乔莫名地感觉到身后一股渗人的寒意,那冷,是毛骨悚然的那种感觉,好像整个人活脱脱地迈进棺材一样。

  是死亡的气息。

  是谁?是谁站在她的身后。

  按理说,从小在父亲容若辰训练下的容乔,在黑暗中感觉危险的气息,比常人要敏锐上好几倍。

  可是现在有人跟踪她到现在,她一直没有发现。

  直到影子自动站在她身后,她才刚刚察觉,可见那个人的武功,深不可测。

  容乔握紧了身侧的双手,她精神集聚一点,做好攻击的准备。

  她知道,她可能遇见了她平生最可怕的对手。

  这个对手,不但气势骇人,他还嗜血成性,她判断得出来,她身后这个人的危险系数有多高。但是,坐以待毙,不是她容乔的风格。

  于是,在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下,她思考了三秒钟,而后她握紧的拳头,蓦然松开了。

  她极速转身,几乎碰撞到身后那道被朦胧月光拉长的影子。

  微微抬头,她身上冰冷危险的气息,在瞬间收敛回去。

  她的脸上,她的眼睛里,呈露春水般的柔润,她,用她商人职业化的四十五度微笑,迎上那若鬼魅般出神入化的影子。

  月光下,那道冷峻高伟的身影,站得笔直笔直。

  他,一身的黑衣,青丝飞舞,半边脸颊用银色的月牙面具遮盖着,看不清楚他的面容。

  露在空气中的另一半脸颊,却长得出奇得好看。

  冰肌玉面,清俊出尘。

  只是那狂野的双眉,若刀锋匕首一样犀利,狂眉之下,是磁铁一样旋转暗流的黑瞳。

  此刻,他站在那里,用一种捕捉猎物的嗜血眼神,死死地盯着她的全身,令她觉得随时可能在他的注视下,万箭穿心,挫骨扬灰。

  他,很危险,身上的戾气太重,杀意太浓,像一头残忍嗜血的狼,随时可能撕裂掉她。

  容乔跟着七堂叔容朝亮经商那么多年,走南闯北,她见识过各种各样的人,对于他们每一个人,她多多少少可以猜中几分心思。

  但是面对这个人,她毫无头绪,她一分的把握都没有。

  不由地,她的双脚朝后移动了三步。

  “女人,你胆子很大。”

  阴寒的声音低得几乎令人听不清楚,容乔根本没有看清楚他怎么移动脚步的,他的影子却已在她的身侧。

  他深沉的黑瞳,直直地盯着她,狂妄而邪恶。

  “现在知道怕了吗?女人。”他逼近三分,将容乔逼到无处可退的死胡同里。

  容乔控制住微颤的手,她冷目相对道:“你是谁?为何跟踪我?莫非是你下药迷昏我的?是你捆绑我进这个鬼地方的?”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三百四十章 番外二-侯门娇宠:锦绣小医女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