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金莎娱乐 >

第八百六十一章 求婚不用跪-以爱情以时光

发布时间:2018-08-31 10:3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金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八百六十章 想杀人-以爱情以时光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他这才慢慢抬起身子,路瑶的双臂随之放下来,他看了眼她之前戴着戒指的左手。此时左手食指处。空空如也。

  戒指……几乎是刹那间,纪贯新心底就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在夜城的时候,夏圣一看见路瑶手上的戒指。不止一次说。想戴一下。难不成,这次的抢劫也不是偶然?

  心中一旦有个这个念头。便再也挥之不去。纪贯新气得脑袋直嗡嗡,如果不是面前的路瑶哭的好不可怜。他真的会立马杀回夜城去。

  天杀的,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恶毒的女人。他不管这人跟他之间是什么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就算是直系。他也大嘴巴子抽她。

  但是夏圣一,纪贯新暗自在心里发誓,她怎么对路瑶。他就怎么千百倍的还给她!别说是一个巴掌。就算打她一百个。都解不了心头千分之一的恨。

  路瑶见纪贯新没有说话,表情也是略微出神的样子。她心底更是恼恨,鼻子一酸。眼泪再次流下来,“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阿姨才送给我几天,我就给弄丢了……”

  路瑶没有跟纪贯新说,她因为这枚戒指,差点儿跟劫匪拼命,只可惜她拼命都没拼过人家。

  纪贯新看到她的眼泪,心疼的无以复加。他一边伸手帮她擦着眼泪,一边柔声哄着,“没事儿,一个戒指而已,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办?”

  路瑶躺在床上,红眼看着纪贯新,委屈的道:“但这是阿姨给我的,也是阿姨的陪嫁,我要怎么跟她说?”

  纪贯新明白路瑶心中所想,他一手握着她的手,另一手去拨开她眼睛边上哭湿了黏住的发丝,“我妈给你戒指,是承认你这个儿媳妇,难道戒指不见了,你就不是纪家的儿媳妇了?”

  路瑶只是抽泣,说不出话来。

  纪贯新心疼的拭去她脸颊上的眼泪,随即温声说道:“其实戒指没丢,在我这儿呢。”

  “嗯?”路瑶一时间止了哭,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迷茫的看向他。

  纪贯新俊美的面孔上勾勒出一抹好看的微笑,他轻声道:“你闭上眼睛。”

  路瑶不信,所以不闭。

  纪贯新却催促道:“你闭上,我把戒指给你变出来。”

  路瑶狐疑的望了他一眼,但见纪贯新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她模棱两可的闭上眼睛,可心中的期待却并不多。

  她知道,只要纪贯新存心哄她,是一定会把她给哄好的。只是戒指丢了,她心里难过,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孟岑佩解释,毕竟这戒指于孟岑佩而言,也是意义重大。

  路瑶闭着眼睛,正兀自想着,忽然纪贯新轻轻抬起她的左手,然后有什么东西,正顺着她的无名指,慢慢的往指根去套。

  才套到一半的时候,路瑶就猛地睁开眼睛。她看到纪贯新正目光专注的拿着一枚粉红色钻戒,往她的无名指上面套。

  路瑶没办法用语言去形容此时此刻的震惊,所以直到纪贯新帮她把戒指戴好,自己满心欢喜的欣赏了半天,这才抬眼去看仍旧处在惊愕中的她。

  “你看,戒指在呢。”纪贯新笑的好看,当路瑶是小孩子,不,当她是傻子。

  她只是近视,又不是没长眼睛,孟岑佩送她的是什么,他给她戴上的又是什么,她怎么会分不清楚?

  只是……路瑶好半晌都说不出一个字来,只是眼前的视线再次模糊,她终是忍不住抬起右手,狠狠地捂住嘴巴,将所有的声音尽数吞咽下去。

  纪贯新执着她的左手,看着粉钻在白皙手指的衬托下,显得更加耀眼夺目,他眼中的光芒出奇的柔和,像是能融化世间所有的戾气。

  转而看向路瑶,纪贯新轻声说:“我妈给你的戒指算什么?我给你的,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说孟岑佩给了路瑶一个认可,那么此时此刻,纪贯新给路瑶的,就是一辈子的承诺。

  路瑶在机场的时候跟纪贯新说过,要他快点儿求婚,谁料他真的带着戒指来了。

  路瑶死命的捂着嘴,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现在一定哭的奇丑无比。纪贯新却轻笑着过来拉她的手,让她把手拿开。路瑶没什么力气,挡在嘴巴处的手一经拿开,她都哭的没动静了。

  纪贯新再坐过去一点儿,方便他伸手摸着她的脑袋,笑着道:“好了好了,待会儿哭抽了。”

  路瑶拽着纪贯新的衣服爬起来,整个人窝进他怀里,抱着他放声大哭。

  纪贯新则抚着她的后背,让她一次性哭个痛快。路瑶这次没有哭很久,哭着哭着,她把自己戴着戒指的左手绕到面前,伸手抹了把眼泪,仔细看清楚。

  戒指是三层的‘圆塔’形结构,底层两盘都是用璀璨的五十分白色钻石堆积而成,而最上面的一层,则是单独的一枚六克拉稀世粉钻。整个戒指足有成年男人拇指指肚般大小,就连指环上都是细密的小钻。

  路瑶戴在手上,只觉得沉甸甸的,装满了纪贯新对她的爱与承诺。

  纪贯新见她眼巴巴的看着,连眼泪都不流了,他宠溺的伸手摸着她的脸,轻笑着道:“喜欢吗?”

  路瑶下意识的点点头,喜欢,怎么会不喜欢?

  这是他送她的婚戒啊……等等,路瑶忽然想到了什么,她把视线从钻戒上抬起,看着面前的纪贯新,声音有些发闷的说:“你都没跟我求婚。”

  纪贯新眸子微挑,故意笑着装糊涂,“怎么没求?你戒指都戴上了。”

  路瑶眉头一蹙,憋着嘴说:“是你自己戴上的,你都没问我答不答应。”

  纪贯新很快道:“那我跟你求婚,你答应吗?”

  路瑶连关子都不想卖,因为鼻子一酸,她眼泪掉下来的同时,哽咽着回道:“当然答应了。”

  纪贯新看着她的笑模样,既心疼又欣喜,他一把将她揽到怀里,抱着她道:“要我现在单膝跪地,重新跟你求次婚吗?”

  路瑶紧紧地抱住纪贯新的腰,把脸在他脖颈处蹭着,她低声回道:“不用你跪,我答应你。”

  纪贯新轻笑着说:“可能一辈子就跪这么一次,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了。”

  路瑶还是摇头,“我不让你跪。”

  跪不跪的,就是个形式问题,她要的是纪贯新这个人,要的是他心里有她。而且就算是跪,也不能在医院跪,在这儿跪像什么话?

  纪贯新头一侧,一下一下轻吻着路瑶的脸颊,在她耳旁轻声说:“高兴吗?”

  路瑶点点头,在纪贯新的后背处双手交叠,用右手去摸左手处的戒指。

  她问:“你什么时候去买的?”

  纪贯新说:“我第一次来冬城找你的时候,已经叫人去准备了,这才弄好。”

  路瑶从纪贯新的怀里退出来,低头看着手上的大钻戒。她是听过也见过所谓的鸽子蛋,可是从没想过,有一天会戴在自己手上。

  偌大的钻戒,粉色迷人且耀眼,一如纪贯新这个人,他向来是不走寻常路的,连送戒指都要粉钻。

  “想什么呢?”纪贯新见路瑶低着头,右手一下一下轻轻摩挲着左手处的戒指,他只觉得好笑。原来女人在收到婚戒的这一刻,真的会大哭,而哭后的反应,也是这么的有趣。

  “一定很贵,替你心疼钱。”路瑶微嘟着唇瓣,轻声说道。

  纪贯新笑了,忍不住凑过去亲了一下她的唇,然后道:“现在就知道替我心疼了,那你赶紧嫁过来,替我管家。”

  路瑶瘪了下嘴,原本想说一些违心的话,比如谁要帮你管。可是看着手上的戒指,她心底一片柔软,就连这样的情话,也是说不出来了。

  纪贯新见她的心情已经从丢了翡翠戒指中缓和过来,这才一边摸着她的头,一边问:“伤在哪儿了?让我看一眼。”

  这功夫麻醉劲儿过了,路瑶的后腰一直在火辣辣的发疼,只是她没跟纪贯新说。闻言,她出声回道:“没事儿,就是破了点儿皮,不用看了。”

  纪贯新却非要起身绕到她后面去看,路瑶拦不住他,关键一扭身就会牵扯到伤口。算了,他要看就看吧。

  路瑶之前的裙子全是血,护士已经给她换了一身病号服。纪贯新站在路瑶身侧,轻轻伸手掀开她后背处的衣服。她纤细的腰肢露出来,后腰那里,贴着一块儿掌心大小的白色纱布,周围用医用胶布粘着,他看不见里面的伤口有多大多深。

  可就是这样,他才更加心疼。

  路瑶平日里掉两滴眼泪,他都会难受,可现在她竟然流血了。

  心底的温暖顷刻间被愤怒所淹没,路瑶没有看到纪贯新眼底几乎毁灭性的报复。他慢慢放下衣服,重新退回到路瑶面前,坐在病床边,他看着她道:“疼不疼?”

  明知故问的话,路瑶却意料之中的回道:“不疼。”

  纪贯新拍了拍她的脸,小声道:“我一不在你身边,你就这么不听话,说吧,现在怎么办?”

  路瑶憋着嘴回道:“我也不想的,意外嘛……”

  没什么底气,虽然这事儿不怨她,可她知道,纪贯新一定在怪她要回冬城的事儿。

  果然,纪贯新随后一句便是,“等你伤养好了,换个地方待,别在冬城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八百六十二章 送她离开-以爱情以时光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