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金莎娱乐 >

第八百二十九章 惹谁别惹纪贯新(爽)-以爱情以时光

发布时间:2018-08-31 10:31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金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八百二十八章 替未来丈母娘和媳妇出头-以爱情以时光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路瑶是见过纪贯新发脾气的样子的,特别吓人,就算声音不高。也是冷到人骨头里面去。

  明明那么好看的一张脸。但是只要一沉下,着实吓得人后脊梁骨发凉。

  他冷眼一瞄简贝贝,简贝贝瞬间噤声。睁着一双大眼睛。瞳孔中满是惊恐,再也不敢出声了。

  一屋子的人。全都在看纪贯新的脸色。

  周婉萍恼羞成怒,她瞪眼看着纪贯新。沉声道:“你算这个家的什么人?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

  纪贯新看着周婉萍,唇角再次勾起。可这笑容却完全没有达到眼底。

  想象一下。一个人皮笑肉不笑的对着你,那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

  “我来这里找我丈母娘,这里是她家。反倒是你。我不知道你以什么身份。什么立场。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我跟你很熟吗?”

  纪贯新这辈子最擅长的事儿。就是用这张最温柔的嘴,说出最戳人心的话来。拜倒在他嘴下的‘亡魂’不计其数。他不知道周婉萍有没有心脏病,万一被气死了,可算不到他头上。

  周婉萍叫纪贯新噎的如鲠在喉,脸色再次胀红,她端坐在沙发上的身体,看起来像是一座石碑,只差在上面再刻几个字,生年,卒年。

  简贝贝害怕纪贯新,所以戳在一边敢怒不敢言,只得偷着恶狠狠的瞪着路瑶。

  路瑶没想到纪贯新会跟来,她不愿他看见这种事情,再怎么说,也是她这边的家庭丑闻。一来不想让他趟这摊浑水;二来,她也不想让他知道,她之前到底活在怎样的一种环境之下。

  可纪贯新这次来,就是为了替她撑腰报仇的。

  怼完了周婉萍,纪贯新转而面对杜慧,马上换做一副温文尔雅的面孔,微笑着道:“阿姨,您坐啊,不用客气,我自己会找地方坐。”

  说着,他伸手拉过路瑶的手,直接带她坐在了周婉萍对面的沙发上。

  杜慧也是半懵半清醒,眼睛扫着两边的人,到底还是坐下了。

  如今整个客厅,唯有简贝贝是站着的。简贝贝向来看不得路瑶骑在自己头上,凭什么她坐着,自己站着?所以她刚要往沙发上坐,纪贯新忽然冷眼看向她,出声命令,“你站着。”

  简贝贝屈膝的动作都已经做出来,眼看着就要坐下,可纪贯新一句话,她愣是身体僵在半空,怎么都没敢坐下去。

  周婉萍见状,自然不能骂简贝贝怂,只能扬着下巴看向对面的纪贯新,沉声说:“纪先生突然不请自来,你说你来看丈母娘,好,这里毕竟也是杜慧的家。但你凭什么不让我女儿坐下?这里也是简家。”

  纪贯新拉着路瑶的右手,放在自己腿上轻重适度的揉aa捏着。闻言,他俊美面孔上带着几分嘲讽和几分不以为意,嗤笑着回道:“我说不让她坐,又没拦着她,你可以让她坐啊。”

  他直接把周婉萍的话给推回去,周婉萍脸色晦暗不明,深吸一口气,看得出已是在强忍怒意。

  几秒之后,她微微侧头,对着身边仍旧不敢坐下的简贝贝说,“坐下,在自己家里,你还用得着听别人的话?”

  周婉萍这些年一直心高气傲,哪怕简宏峰跟她提出离婚这么多年,她恨极了简宏峰,可也没有再婚。

  小时候路瑶以为这是骨气,可长大后才明白,这是为了赌一口气,宁愿一辈子活在记恨里,外人看似她为爱忠贞不渝,其实没有人比她自己更清楚,比起简宏峰,她倒是更爱她自己。

  这样的一个人,怎会忍受自己女儿如此的窝囊?

  虽然周婉萍嘴上没说,可眼里已经带着几分不满。

  简贝贝想坐,没有人比她更想坐下。可她看向对面坐着的纪贯新,虽然他表情随和,可是……太吓人了。

  简贝贝不敢坐下,周婉萍等了有五秒钟,见简贝贝还是站着,她忍不住抬眼去看她的脸,但见简贝贝眼泪含在眼眶边上,说话间就能掉下来。

  心底一痛,周婉萍蹙起眉头,皱眉看向对面的纪贯新,声音沉重中多了几分忍不住的愤怒,“纪先生,我知道你现在是路瑶的男朋友,你宠着她护着她,这些都没有问题。可路瑶跟着她妈嫁进简家十年,不管她愿不愿意当这里是家,她跟贝贝都算是姐妹一场。姐妹两人之间的矛盾再大,也犯不着你这样的身份的人,为了讨女朋友欢心,就拿好好的一个孩子当祭品吧?”

  纪贯新拉着路瑶的手,他能感觉到路瑶的僵硬甚至是坐立难安。她这么善良不争的人,就算自己有理,怕也是争不过这对三观不正的母女。

  而对于她们这种人,他是最乐意亲自操刀上阵的。

  微垂着视线,纪贯新看着路瑶纤细白皙的手指,拿在手里一根根的把玩。连眼皮子都没挑一下,他薄唇开启,径自回道:“你这话说的,一半对,一半不对。对的是,我确实宠路瑶,我自己的女朋友,自己都舍不得动弹一根手指头,要让她在你们这儿受委屈,说不过去吧?”

  说着,他头没动,只是眼皮一抬,看着对面的周婉萍,继续说:“我终于知道简贝贝为什么总是看路瑶不顺眼了,张口一句你欠了我们简家的,闭口一句你滚出简家。因为她有你这样的一个妈,你自己婚姻失败导致离婚,这是你自己的问题,何必要把上一代不美满的情绪带到下一代人的身上?”

  周婉萍闻言,顿时眼睛一瞪,甚至吸了口气,似是没想到纪贯新敢当着她的面说这样的话。

  而纪贯新更难听的话还在后头,他不急不缓的说:“且不说你跟简宏峰十年前就离了婚,现在根本就不算简家人,就算是,你觉得简家有很厉害吗?还是你觉得,我们纪家连一个小小的简家都比不上?路瑶早晚是我纪家的人,我的,都是她的,包括我的人。她拥有的远比你们想象的要多,而之所以忍你们到现在,还是念着简家养育她这十年的恩情。但是你要搞清楚,很多话,不是你的身份和立场可以明说的,当然,简贝贝更不可以。”

  “我不知道你们母女哪儿来的勇气和自信,还敢跑到这里来叫嚣。简贝贝,你跟你妈说实话了吗?”

  纪贯新突然话锋一转,目光直视简贝贝。

  简贝贝叫纪贯新看得一个激灵,虽然脸上布满红疹,可却莫名的叫人觉得她脸色是青白的。

  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她下意识的别开视线。

  周婉萍好歹也是半百的人了,当着杜慧跟小辈儿的面,被纪贯新个外人教训,她根本下不来台,只是他那番话说的太过犀利,竟是让她无从辩白。好在他又另起话题,她顺势往下说:“贝贝都跟我说了,是乔予曦在背后搞的鬼,现在都把事情推到她头上,你竟然不问青红皂白就来害贝贝,是不是有些太说不过去了?”

  纪贯新闻言,嗤笑着回道:“她这么跟你说的?如果你不是当我傻,那你就是自己傻。”

  周婉萍眉头一蹙,“贝贝是路瑶的妹妹,程励又是她亲哥,你觉得她会做这样的事情?”

  纪贯新收起嘲讽的表情,冷声回道:“别在这种时刻攀亲戚,简贝贝不是不承认路瑶是简家人吗?路瑶跟她有什么关系?”

  周婉萍一时语塞,还不等她回答,纪贯新又说:“在我这儿,只有路瑶是最重要的,谁敢动她一根手指头,就是跟我过不去。简贝贝非要触我的霉头,你现在是想让我忍着吗?”

  简贝贝急了,她瞪着眼睛,连声道:“照片不是我找人拍的,是乔予曦在背地里搞的鬼,她一定是想进新锐想疯了,所以才会把脏水往我身上泼。”

  纪贯新抬眸瞥了她一眼,简贝贝打从心里发寒,却逼迫自己不要移开视线,拿出精湛的演技来,企图博取纪贯新的信任。

  纪贯新看着她,看着看着,忽然就眉头轻蹙,随即别开视线,声音不大不小的说了句:“你这张脸,看着就让人倒胃口。”

  简贝贝登时愣在原地,她怎么都没想到,在这种时刻,纪贯新竟然会说这样的一句话。

  她向来爱美,为了美砸钱砸时间砸精力,叫她干什么都行,而现在纪贯新的一句话……像是直接把她打入了十八层地狱,即便到了地狱,死上几个来回,还是要被叫丑鬼。

  周婉萍看到简贝贝如遭雷击的模样,她心疼到瞬间从沙发上站起身,一边揽着简贝贝的肩膀,一边侧头怒视着纪贯新,大声道:“纪贯新,你不要太过分了!”

  女儿当众被羞辱,这是哪个当妈的,都不能忍受的事情。

  周婉萍搂着目光呆滞的简贝贝,都不知道出声哄什么才好。

  路瑶到底还是心软,她伸手捏了把纪贯新,想要离开这儿。

  纪贯新拉着她站起身,随即看向杜慧,礼貌且柔和的微笑,出声问:“阿姨,我妈回来夜城了,要是您今天方便的话,咱们两家到一起聚一聚?”

  什么叫一边欢喜一边愁?客厅像是被人分成了两个空间,一面阴云罩顶,另一面拨云见日。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八百三十章 以恶制恶-以爱情以时光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