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济南娱乐 >

第四十章 绝宠,第五夜-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发布时间:2018-08-27 18:01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济南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四十一章 火花四溅-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月光朦胧地投进房间里面,有风轻轻地呼啸着,吹起窗外嫩绿的树枝。

  萧绝把秋水漫放在床上,细细地盯着她看,屏风之外的红烛声噼里啪啦地响着,照映着满室的灯火阑珊。

  秋水漫突然拿手挡住自己的眼睛,娇羞地说道:“别看了,脸上都要给你看出花来了。”

  萧绝却满脸笑意地拿下秋水漫的手,笑容中竟然带着一丝丝的痞气:“我看我自己的娘子难道还犯法?我就乐意看着你,别人本王还不愿意看。”

  说罢,欺身压了下来,重重地吻上秋水漫的唇,吸吮着她的两片柔软的唇瓣,又轻轻地吻上她的眼睛,额头,鼻子,每个角落。

  随后,一双大手挑开秋水漫的衣带,她却握住萧绝的手,闭着眼睛,低声说道:“把烛火熄掉。”

  萧绝低眉看她,挑眉:“偏不!”

  说罢,大手迅速地解开了秋水漫的衣物,放下帘帐,一度**。

  而同样的夜晚,在穆府之内,穆流非举着酒杯花前月下,紫藤花架下,月光从花枝中渗进石桌上。

  穆流非斟满了满满一杯酒,一口气喝下,眼睛里是恨意和相思。

  这个世界上最让人伤心的事情莫过于自己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而自己却放不下。

  穆流非苦笑着,把酒一饮而尽。

  天色蒙蒙地亮了起来,萧绝就醒了,多年都出于戒备的状态,让他夜里常常不能好好睡觉,只要一点风吹草动就能被惊醒。

  旁边的秋水漫睡的正香,身上露出大片的雪白肌肤,上面还残留着他留下来的印记。萧绝深吸一口气,把被子往上拉了拉,起身离开秋水居。

  日上三竿,秋水漫才醒来,阳光早就洒进了室内。

  她伸了伸懒腰,今日她的心情十分舒畅,昨日和萧绝的甜蜜时刻浮现在自己眼前。

  唤了丫鬟进来梳妆打扮,换上一身淡绿色的衣裙,甚是清雅素静,更显得她淡然脱俗。

  喝了一点清粥配小菜,感觉这几日被裘香雪惺惺作态的样子而生的气,此时已经全然不见。

  “王妃,你今天心情很好,穿的又和平时不一样了,王爷当真是您最好的……”青坠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秋水漫打断。

  “停停停,不准你们私底下议论我的事情,青坠啊,我们还是出去喂鱼吧!”

  秋水漫说完,率先走了出去。

  她知道青坠又想说王爷是她的药,专门治疗她的各种喜怒哀乐,听得多了,耳朵都有茧子了。

  再次去殷王府的时候,穆流非和萧绝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便拜别了他,出府的时候路过飘香院,脚步却不听使唤走了过去。

  穆流非还没有踏入院子,就听见飘香院里面传来裘香雪的声音:“绝哥哥呢?绝哥哥怎么不来看我?快去把绝哥哥给我找来。”

  穆流非袖子下的手紧紧地握着,绝哥哥绝哥哥,你只记得你的绝哥哥,你是不是忘了你曾经也唤过我非哥哥。

  深吸了一口气,他还是走了进去。

  刚到门口,一个茶杯“啪嗒”摔在了他面前的大门上,穆流非皱眉看了一眼,快步地走了进去。

  裘香雪听见脚步声还以为是萧绝来了,正跑出里间,一看竟然是穆流非,原本高兴的脸上突然间暗淡了下来。

  穆流非看见了她这样的表情,心里抽痛了一下,还是说道:“香雪,我是非哥哥,你还记得吗?”

  裘香雪低垂着眉眼,不悦的表情溢于言表,“记得,你是非哥哥。”

  对于裘香雪的回答,穆流非并没有诧异之色,自顾自地坐到椅子上,丫鬟给他倒了一杯水,他喝了一口,看向裘香雪。

  “香雪,最近是不是好多了?王爷一直陪着你,应该很开心吧?”穆流非问道。

  裘香雪视线盯着穆流非不放,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有绝哥哥陪着香雪,香雪当然很开心啊!”裘香雪一时不知道穆流非想干什么,装作十分无辜道。

  穆流非早就知道裘香雪的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现在这样子说根本就是装出来的,为了让萧绝能时时刻刻陪在她的身边,她竟然愿意装疯卖傻。

  难道她对萧绝的爱已经到了什么都愿意牺牲的地步了吗?

  “香雪,你以为萧绝是真心愿意陪你的吗?他只不过是为了自己心灵上面的安定,为了当初对你父母的那一句誓言,他真正爱的人是秋水漫!”穆流非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今天竟然说了这么多话。

  实际上,他是羡慕嫉妒着萧绝的,他得不到的人却时时都想着萧绝。

  他一说完,裘香雪的脸色就很不好,她紧紧地抓着床单,眼睛里面完全透露着恨意,突然大叫起来:“绝哥哥喜欢秋水漫?不是的,不是的,秋水漫,我恨你,我要让你不得好死!你抢走我的绝哥哥,你不得好死!”

  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句话竟然让裘香雪吐露出了她内心的真实想法,他也没有想到裘香雪会这么恨秋水漫,实在出乎他的意料。

  “香雪,你的病其实好的差不多了吧,你是为了让王爷陪在你的身边才装病的是吗?”穆流非冷淡道,他其实不想说出实情,但不知为何就说了出来。

  裘香雪一震,忽而抬眼看了看穆流非,目光中透着凌厉,既然穆流非知道了,那就知道了,反正她也不指着自己的这病能瞒多久。

  “是啊,我就是装病,就是见不得绝哥哥每天都待在秋水居陪那个贱人,我就是要让她不得好死。”

  裘香雪的脸上写着对秋水漫的恨意,手指在被子下拽的越发紧了。

  穆流非叹了口气,他知道裘香雪对秋水漫有恨,但没有想到已经恨到了这个地步,要让秋水漫不得好死。

  “香雪,你,你要想清楚来,这是一条很难走的路。”

  裘香雪却不管不顾,“再难的路,我也要走下去,只要那路的尽头有绝哥哥。”

  穆流非心里酸酸的,转过身背对着裘香雪。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你真的想要得到萧绝,我会不顾一切地帮助你,只要你开心快乐。

  他悠悠地叹了一口气,看了裘香雪一会,便离开了。

  喝了药之后裘香雪觉得身子好受了不少,又苦着脸念叨要见绝哥哥,丫鬟满脸苦恼的看着她,无奈的说道:“小姐,王爷正在处理公务,您刚喝了药,先好好休息吧!”

  说完丫鬟就准备扶着裘香雪去床上躺着。

  裘香雪本来就因为穆流非的话说的心底不甘,眼下还见不到萧绝,心中火气更甚,抬起手“啪”的一声毫不客气的拍开了丫鬟的手。

  “你让开,绝哥哥现在肯定在那个贱女人哪里!”

  裘香雪想起刚才穆流非的话,猛的推开丫鬟站起身,毫不犹豫的就往门外走去,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凶狠。

  丫鬟一看情况不对,赶紧跟了上去:“小姐,你去哪里啊?”

  “去找那个小贱人!”

  裘香雪走的急,丫鬟小跑着跟在她的身后,一看裘香雪这样的架势就知道肯定没好事,想要告诉萧绝却分身乏术,只得暗暗焦急,默默祈祷着裘香雪不要闹出什么事儿!

  秋水漫手上拿着鱼料,时不时的往水中抛洒一些鱼料,青坠立在一边看着水面:“王妃,今日王爷忙着处理裘小姐的事,忙的不可开交,你有空多炖些补品送去,添添夫妻之间的感情!”

  秋水漫看着青坠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再看着水底的金鱼笑了笑:“他若心系与我,不需要我特意做些什么去吸引他的注意力!”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

  青坠显然是不赞同秋水漫的话,刚想反驳,却被突然出现的裘香雪打断后面的话!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裘香雪站在亭外,满眼敌意的看着秋水漫。

  青坠一看来认识裘香雪,心中立时警惕起来。

  眼前的女人看上去傻乎乎的脑子不清醒,却也是难缠的很,也不知怎的就跑到了这里来了!

  秋水漫倒是没有青坠那般太过小心翼翼,她将手中的鱼料递给青坠,拍了拍手上些微的灰尘:“裘小姐?听闻最近生病了,身体好些了吗?”

  “好些了!”裘香雪看了秋水漫一眼,脸上带着一些笑意,故作惊讶的往她旁边扫了一眼,“绝哥哥没有跟你在一起吗?”

  秋水漫一眼便看出了她虚假的笑意,心中只觉得眼前的女孩可笑,却没有揭穿。

  听到她的话更是忍不住抿起唇笑了笑,轻声解释道:“王爷他正在处理公事,我醒来便没有看见他了!”

  “醒来?”裘香雪轻易的便抓住了重点,脸上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下去:“昨天晚上你和绝哥哥睡在一起?”

  “没错!”秋水漫犹豫的看了裘香雪一眼,她自然是清楚她对萧绝的心意,但是萧绝亲口对她说过,他只把裘香雪当做是妹妹看待,若是不让她死心,最后伤害的还是她。

  “你……”

  裘香雪被秋水漫气的脸发红:“绝哥哥是我的,你为什么要跟我抢绝哥哥?”

  说完就要冲上去打秋水漫,青坠眼疾手快的挡在秋水漫的身前:“裘小姐,请注意身份!”

  “青坠!”秋水漫喊了青坠一声,示意她让开。

  青坠担心的看了秋水漫一眼,见她朝自己点头,即便心中有些不情愿,却还是乖乖的走到一边,眼神依旧警惕的看着裘香雪。

  秋水漫走到裘香雪的面前,眼里敛了一丝怜悯和同情,不管眼前的女孩子到底是真的傻还是在装傻,也不管她曾如何的算计自己,至少她是真心的。

  情之一字,谁也说不清谁对谁错,或许,倘若她不出现的话,他们两个人还是有丝希望的!

  秋水漫抿抿唇,看着她想了想:“你若是有什么事也可以跟我说,王爷说你是他的妹妹,那便是我的妹妹,倘若可以帮到你我一定……”

  “什么妹妹,我才不是绝哥哥的妹妹!”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三十九章 嫌隙尽消-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