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济南娱乐 >

第七十九章 男人的战争-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发布时间:2018-08-27 18:0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济南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八十章 画像风波-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 秋水漫低头看着手中的东西,是悦心酒肆的账本。秋夜痕来王府只是为了给她送这个东西的。她长叹一声,看着秋夜痕离去的方向,心中有些烦乱。

  裘香雪那一席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她知道什么秘密?还是她只是胡言乱语扰乱她的心神?

  秋水漫摇摇头拿着账本,转身进了房间。

  青坠见裘香雪来害怕裘香雪又来闹事,所以便去找了萧绝。而萧绝赶来的时候,正遇上从秋水居离去的秋夜痕。

  看见秋夜痕,萧绝的神情顿时微微一变,声音颓然一冷。“何时我殷王府竟成了秋公子随意出入之地?”他眸若寒冰质问着秋夜痕。

  秋夜痕所有的心思都在方才听到的对话上,听见萧绝阴冷的声音,他抬起头来,微微蹙了蹙眉心看着他。“我今日只是来给漫儿送账本,王爷不要多心。”他轻描淡写的口气回道。

  萧绝轻哼一声,目光中透着一丝的杀气。“若想送东西大可交给管家代为转交,何须秋公子亲自跑一趟?我殷王府可不是你私会妹妹的地方。”自从望月楼偶遇,秋夜痕送了秋水漫悦心酒楼的地契后,萧绝的心中一直憋着一口闷气。

  不为别的,只因他的名字里嵌了一个夜字。他与秋水漫在棺材中初遇的那天,秋水漫分明就是将他当做那个阿烨的男人,所以……

  萧绝想到这里,目光骤然一缩,隐在袖中的双手微微握紧。不管秋夜痕是不是阿烨,他绝不能掉以轻心!

  “王爷。”秋夜痕苦笑一声,旋即抬头一言一句中竟透着坚定:“王爷既然如此设防我也不好在多说什么,但我想提醒王爷你一句话,若是漫儿在这里受了什么委屈。我秋夜痕就算拼着一死也会带她离开!”

  “你休想。”萧绝阴声厉斥,火花四溅,仿佛这硝烟要马上燃烧起来一般。

  跟在萧绝身后的常风和青坠俱是一阵心惊,这秋夜痕也太不知死活了,竟说出这样的话。

  “我秋夜痕,说到做到。”他拂袖一挥,抬步就走。

  萧绝阴沉着脸,手臂一伸却是拦住了他的去路。“我殷王府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他挑眉,阴婺的眸子看着他。

  秋夜痕抬头迎上他敌视的目光,以前他认为漫儿在王府过的很好,可方才听裘香雪说的那番话他便不这么认为了。一个无名无分的姑娘都可以如此轻慢她,他又怎么能放心将她留在王府里。

  可是她的心在这里,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王爷是想留我在这里做客?”他轻笑,他从不惧怕萧绝,背叛秋公瑾偷偷传递消息给萧绝,也只是为了保护秋水漫的性命。

  若没有秋水漫,他萧绝是生是死与他毫无关系!

  “秋夜痕,你要知道你是最没有资格和本王争的人。若你的身世揭穿,没了秋府长公子的尊荣,你拿什么与本王一较高下,有什么能力保护漫儿?除去这不属于你的荣华富贵,你还有什么?”

  萧绝轻蔑的撇了他一眼,这番话无疑是对秋夜痕沉重的一击。他看着秋夜痕微颤的身子,看着他那双忧郁的眼神里敛满的恨意。

  京城五公子中,他是最没有资格的那一个。

  “王爷,你便有资格了吗?你若是真心爱护她,又怎么会放任裘香雪去肆意挑衅、轻慢她?她在你殷王府忍受了多少苦只有她自己知道。若王爷心猿意马,举棋不定,我不介意帮王爷你做个选择。若她裘香雪再敢如此对待漫儿,就休怪我不客气。”

  他眸光一沉,有种不惧天地的坚定。

  萧绝微微一惊,他知道裘香雪来过,却不知裘香雪和秋水漫说了什么,竟惹秋夜痕如此态度。这件事的确是他疏忽了,秋夜痕说的没错,秋水漫是受了许多的委屈。

  “你走吧,殷王府的事情本王会处理,不劳秋公子你费心。”他声音清冷,听不出情绪,一双幽深的双眸望着不远处秋水居的方向。

  秋夜痕微微撇了他一眼,没有在说什么,迈步走了过去。

  待秋夜痕走远,萧绝才愠怒的斥道:“告诉管家,若他在敢私自放闲杂人等进来就让他回老家去,我殷王府不养这等无用之人。”

  他一甩衣袖,满脸怒色的朝着秋水居走去。

  秋水漫一手撑着头随意的翻看着秋夜痕送来的账本,心思却飘到了别的地方去了,连萧绝进来她也未曾察觉。

  萧绝在门前站了半响,看着秋水漫那一副漫不经心,神游的状态,心下微微一沉。他轻咳一声,迈步走了进来。

  秋水漫猛的回神,抬头看着萧绝,脸上一抹淡淡的笑意划过,顿时化了萧绝心底所有的烦乱不安。

  “青坠请你来的?”她起身绕过书桌走到他的面前,脸上带着一丝笑意的模样问她。

  秋夜痕来秋水居,却没有人通知她,那便知道青坠定是去找萧绝去了。这个丫头深怕她在裘香雪那里受了什么委屈。

  可是只有秋水漫心中最清楚,是她不想与裘香雪为敌而已,如果裘香雪真触到了她的底线,她是不会放过她的。

  “香雪她跟你说了什么?”萧绝轻轻拉着她的手,将她拉近了几分,柔柔的目光打量着她。

  秋水漫微微挑眉,心下疑惑。萧绝怎么知道裘香雪跟她说了什么?“没什么,你也知道香雪一向不喜欢我,无非就是一些难听的话罢了。你放心,我不会放在心上的。”她轻声安慰着他。

  萧绝眉宇笼着一抹心疼之色,她话虽然说的云淡风轻,但这其中的隐忍他怎么会不知呢。他低叹一声,将她圈在怀中,哑声道:“让你受委屈了,我会让人看好她,不让她来秋水居扰你不安。”

  秋水漫轻嗯一声,轻轻闭上眼。萧绝的温度在她周围散开,他的唇轻轻擦着她的耳垂惹得秋水漫有些酥麻。

  她不自觉的轻溢出一抹呢喃,却惹得萧绝心神荡漾不已,他大掌微微用力揽着她纤细的腰肢将她贴近几分,俯身吻上她红润香甜的双唇。

  彼此间唇舌交融,化作一股浓浓的甜蜜,萧绝吻的越发的深的起来,秋水漫只觉得有些窒息,思想一片混沌,满脑子只剩下一个名字一个容颜。

  她总是能轻而易举的融化在萧绝的温柔里,无可自拔,他发起怒来起来如数九的寒冰不化,他霸道起来想个不讲理的无赖,他温柔起来就像四月的阳光缠绵。

  萧绝是爱她的,一定是爱她的。秋水漫环上他的脖子,主动回应着他这**的一吻。

  萧绝浑身一震,身体在蠢蠢欲动,他温热的大掌隔着上好的云绣锦缎抚着她的后背,萧绝极力的控制着自己,他还不能要她!

  他先松了唇,有些微微喘息,将她抱得很紧。这种感觉最是折磨人,这该死的奇毒,没什么比这一刻让萧绝更痛恨给他下毒的秋公瑾。

  秋水漫本以为他们彼此情浓至此会发生什么,可萧绝却没有继续动作。她心中有些失落,有时候她明明感觉萧绝忍得辛苦,但却只是抱着她或是吻着她,她不知道是为什么。

  “萧绝,你……”秋水漫想问他,可这种问题她又难于启齿。

  萧绝俯身看着她微微垂下的羽睫,低眉婉转间皆是柔情万种,萧绝在心中暗骂,忙收回目光平复着自己蠢蠢不安的心情。“你难道不想知道盛月酒楼的幕后主使是谁吗?”他故意转移了话题,拉着她在桌前坐下。

  秋水漫明显来了兴致,将方才的疑虑都抛开,一双明艳动人的眼睛盯着他问道:“你查出来了?是谁?”

  萧绝伸手倒了一杯凉茶喝了两口,企图用这种方式浇灭自己身上的火焰。他秀眉微微一挑笑道:“是太子府的管家,此事太子并不知情,但也是他管教无方导致。”

  秋水漫深吸一口气,轻叹道:“一个管家都敢无此横行霸道,可见太子的人品也不怎么样。对了,那日宴席上没有见到太子,听说他去护国寺祈福去了,这倒是稀奇,这祈福之事不都是女子所为吗?”

  当日与西凉浔的席宴上,秋公瑾为了避嫌没有参加,但太子也没有来倒是让她有些意外。

  萧绝放下杯子,薄唇轻抿,目光灼灼的看着秋水漫,似笑非笑的回道:“这亏心事做多了,自然要去祈福祈求神明护佑啊。只不过像太子这样的人,只怕没有哪个神明愿意护佑吧?”

  “说的也是,像太子这样无德的人若是登上了皇位定会民不聊生。萧绝,你会和太子夺这个天下吗?”秋水漫握着萧绝的手臂突然很是认真的问道。

  萧绝微微一怔,却是调笑的说道:“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你也敢说出口,秋水漫,你可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啊?”

  秋水漫瞪了他一眼,松了手佯装生气的样子娇斥道:“我在问你严肃的问题,没有跟你开玩笑。毕竟这昭月国就你与太子两个皇室血脉,更何况太子已经不能尽人事,若是他登上了皇位那昭月国岂不是无后了?”

  萧绝眸光微微一敛,这皇室的子孙,向来血脉稀少,能活下来的也是少数。想他萧绝也是历经九死一生才坐稳了这王爷的位置,可太子与秋相是不可能放过他的。

  人只有变得更强大才能保护身边的人,这天下他当然是势在必得的。

  “我若不争,便是一死。你也知道无论是太子还是皇后或是秋相都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我只有得到那个位置才能护你一世无忧。”他眸光坚决,深情的看着她。

  秋水漫知道,这天下苍生需要一个明君。如果太子真的登上了皇位,后果她真不敢想象。

  只是,如果有一天萧绝登上了这九五之尊的位置,还会一如往昔的对她吗?

  纵观古今,这历史上可有哪一个帝王一生只有一个女人的?萧绝他也会有后宫三千,佳丽成群吧?

  给读者的话:

  暑假快乐~

  !!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七十八章 挑衅-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