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济南娱乐 >

第八十一章 悲催的太子-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发布时间:2018-08-27 18:0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济南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八十二章 怀疑与证明-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 是夜,皇宫内的锦绣宫里。皇上萧陌海携着宫女太监踏着星月而来,这锦绣宫的主子是不久前入宫的端妃。

  端妃起初封为端贵人,因为相貌出众,又颇懂一些媚术,将萧陌海迷得是团团转。而萧陌海自从服用过聂容泽进献的神丹后,人也神清气爽了许多,也经常出入后宫与这些妃嫔们享受鱼水之欢。

  “皇上驾到。”太监黄忠公鸭一般的嗓音在锦绣宫响了起来,呼啦啦的宫女太监跪了一地,但迟迟不见端妃出来接驾。

  萧陌海见不到端妃的身影微微有些疑惑,大步朝着内殿走了进去。昏暗的烛光下,半敞的轩窗吹进来徐徐的清风,房间内的碧云水纱帘帐微微摇曳,隐隐约约听见女子低低的吟哭声,好生凄凉。

  “爱妃这是怎么了?”萧陌海掀了帘帐走了进去,却见端妃哭的楚楚动人,坐在床榻上掩着泪。

  看见萧陌海,端妃忙起身欲跪下行礼却被萧陌海一把止住,关切的询问:“爱妃,为何哭的这样伤心?”

  端妃抬起头,眼角还有未曾擦去的泪痕。“皇上,臣妾的哥哥说要辞官离去。臣妾就只剩这一个亲人,想起哥哥要走,臣妾这心就难受?”端妃说着几行泪又落了下来。

  萧陌海看着心疼,轻试着她眼角的泪痕有些疑惑的问道:“端卿为何突然之间要辞官?他在翰林院不是待得好好的吗?”

  萧陌海记得这端延年这个人,为人刚正不阿,又颇有才华在翰林院担任待招一职。官职虽然不高,但颇受重用。

  端妃轻叹一声,声音细柔如水格外的楚楚好听。“哥哥在翰林担任待招本来一帆风顺,可是两日前哥哥发现了翰林大学士竟偷偷压下紧急的奏疏。哥哥心直与大学士起了争执,却没想到那大学士竟然威胁哥哥,让他辞官归隐,否则就……”

  萧陌海听着这话脸上早已怒气冲冲,声音也越发厉了一些:“否则就什么?”

  端妃跪在了地上,埋着头回道:“就让哥哥尸骨无存。哥哥知道那翰林学士不是能得罪的主这才告诉了臣妾想要辞官,还请皇上为哥哥做主啊。”

  萧陌海猛的站了起来,脸色铁青,怒气环绕。“好个翰林院,好个大学士,朕就不信他能一手遮天了不成。”

  他扫了地上跪着的端妃一眼,将她扶了起来安慰道:“爱妃放心,这件事朕一定给你们兄妹俩一个交待。”

  他安慰了端妃,旋即带着黄忠等人离去。回到了御书房后,萧陌海立即传了端延年来询问了事情经过,萧陌海听后立即让人将那封被翰林院学士压下的奏疏取了回来。

  这一看,萧陌海是怒急,砸了书房里不少的贵重物件,并连夜下了一道圣旨将那翰林院学士抓了起来。

  凤仪宫里,萧寒终于醒了过来,他这一病可是去了半条命,整个人消瘦了许多。楚凌波看见萧寒已醒才松了口气,突然听外面太监传皇上驾到,她忙走到宫门前去接驾。

  还未等她行礼,就听萧陌海一声震怒。“太子呢,让那个畜生给朕滚出来。”

  楚凌波猛然抬头,还不知发生了何事,跪在地上惶恐的看着萧陌海。“皇上,寒儿眼下才醒身子还虚弱,不知寒儿犯了何事惹皇上如此震怒?”

  萧陌海冷哼一声,将那奏疏掷到了楚凌波的跟前。“看看你生的好儿子,朕真是对他失望之极。朕不管他身子如何,要他给朕滚出来。”一声怒斥惊了整个凤仪宫。

  宫内才醒来的萧寒,挣扎着起身,走了出去。楚凌波扫了那奏疏一眼,眸子透着一抹恨意,她忙抬头为萧寒解释道:“皇上,此事寒儿定是不知情。还请皇上明察。”

  萧寒走出来就看见自己的母后跪在地上,他忙过去,夺过楚凌波手上的奏疏看了看,待看见奏疏上的内容时,脸色顿时一变,跪爬着拉着萧陌海的龙袍衣角:“父皇,儿臣是冤枉的,父皇,此事儿臣真的不知情啊。”

  萧陌海一脚踢开萧寒有些厌弃的看着他,自从他玷污了自己最喜欢的妃子后,他对这个儿子越发的讨厌。

  眼下他竟然纵容府中的管家如此目无王法,简直要翻天!若非殷王萧绝与国师等人那日恰恰在望月楼吃酒,找出了主谋,一个管家都敢在他眼皮底下翻出这样的惊天大浪,真是反了。

  “就算你真的不知情,也是你管教无方所致。一个管家也敢翻天是谁他的狗胆,来人,将太子禁足在太子府,好好思过。将太子府的管家交给大理寺严惩。”萧陌海一挥衣袖威严四溢。

  萧寒一听要被禁足太子府吓得脸色苍白,他忙求饶道:“父皇,不要将儿臣禁足在太子府,太子府闹鬼,求父皇让儿臣待在宫里吧。”

  萧陌海一听这话,本就盛怒的脸色更加的爆发起来。“混账,如此废物怎能担得起我昭月国的江山社稷,朕看你这个太子不做也罢!”

  一旁的楚凌波吓得惊慌不已,她忙拉着萧寒,让他不要在多说了。“皇上,太子只是一时病糊涂了。臣妾会好好管教太子,还请皇上息怒。”

  萧陌海胸口微微起伏,撇了地上的母子一眼冷声道:“太子失德,皇后也责无旁贷,从今日起皇后就好好待在凤仪宫思过,没有朕的允许谁也不准踏进这凤仪宫半步。”

  萧陌海撂下这话,再也不想多看他们一眼,转身愤愤的离去。只剩凤仪宫内那悲催的母子在夜色中伤神流泪。

  次日,太子被禁足太子府,皇后被禁足凤仪宫的消息就传了出来。而听到此消息的秋公瑾则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

  萧绝上奏太子失德一事,翰林院早有人给他传了消息,是他让人将奏疏压下,只是还未等他想出解决的办法,这奏疏就被皇上知晓了真是可恶。

  “朔安,可是查出是谁透露了奏疏的消息?”秋公瑾问着房中的人。

  朔安在第一时间就查清了消息微微点头回道:“是端延年和端妃。事情是从端妃口中流出去的。”

  秋公瑾双手猛然一握,这个端妃自从入宫后就一直针对皇后,这口恶气他还没报,她竟然又来横插一脚,真是该死!“你先下去吧,照看好太子别让他出了什么事。”

  秋公瑾吩咐道,他只有萧寒这么一个骨肉,眼下他已经不能近人事,他秋家已经断了香火,万一萧寒再有个三长两短让他把老骨头可怎么活啊。

  想起这上奏疏的萧绝,秋公瑾心中的恨意又颓然增加了几分,若没了萧绝,那么萧陌海就不会有废立太子的念头。

  他绝不能留萧绝活在世上。所有对他和太子以及楚凌波不利的人他都要一一除掉。

  殷王府内,萧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只是微微眯了眯眼睛,一手轻点着书桌。聂容泽这一招棋下的真妙,利用皇上最宠爱的端妃来揭开这件事。

  说端延年为此事与翰林学士起了争执?那端延年如此无用的人怎么有这个魄力?分明就是聂容泽与端妃做的交易,又或许这端妃也是聂容泽的人?

  萧绝轻笑一声,揉了揉额头,对着门外轻唤了一声:“常风。”

  常风推门而入。“王爷有什么事?”常风问道。

  萧绝抿了抿唇,起身推开一旁的轩窗笑道:“太子躲进宫里养病已经有些时日了,如今既然他病好了,那么我们这戏还是要继续的,要知道本王的目的,就是要折磨到他崩溃。”

  阴寒冷彻的声音格外的霸气,萧绝那一双锐利的眸子上敛着浓浓的色彩。

  常风眉头一挑,微微一笑应道:“是。”旋即转身退了出去。

  萧绝抬头望着窗外美丽的景色,心情大好,想来太子还要被女鬼折磨些时日,而送给西凉浔的大礼估计他也该收到了。

  行宫里,西凉浔收到从西凉的传书后果然脸色沉到了极点,他紧握着信笺,脸上的表情似怒非怒有些无可奈何的样子。

  身后莫江一脸疑惑的看着他问道:“王,怎么了,可是京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鲜少见他们的王如此模样,因为才这般猜测。

  西凉浔旋身,看着墙上那副公子秋的画像,眸中的戾色渐渐散去只剩淡淡的温柔。“萧绝在西凉给我弄了些麻烦,看来我们要即刻离京了。”他好似是对着那画像诉说一般。

  莫江眉心一皱,低着头,微微的叹息有些不易察觉。“我们出来许久,也是时候该回去了。王,你还是…忘了她吧。”

  西凉浔眉心一动,从画像上收回了视线,转身看着莫江。这打量的目光盯着莫江半响,旋即化作了一声长叹。“去收拾东西吧,我即刻入宫请辞,明日我们就走。”

  莫江颔首,转身退了出去。房间里,西凉浔那有些轻柔绵意的目光又落在公子秋那副几分相似的画像上,他轻轻伸手抚着秋水漫那好看的眉眼,如同抚着她本人一般。

  “此次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你会偶尔想起我吗?”他柔声低诉,静逸的房间里却没有人回答。

  次日,殷王府内,管家将一封信送到了秋水漫的面前。秋水漫收了信后,展开一看却是西凉浔给他的离别信。

  信中之意颇有抱怨的意味,说萧绝给他整了个大麻烦他要回西凉去处理,待国事稳定后在来上京与她把酒言欢。

  西凉浔的信写的生动开明,言辞中没有离别的浓愁,只有淡淡的倾诉,像极了他的为人作风。

  这是秋水漫收到的最特别的离别信,没有眼泪只有欢笑。秋水漫收好了信,心中有种化不开的情绪。

  京城五公子中,西凉浔离去,眼下的京城只剩下四个人。却不知他们五人可还有重逢的归期?

  正想着,秋水漫就看见萧绝满脸笑容的走了过来。

  秋水漫有些无奈的轻摇头,西凉浔信中说的明白,萧绝给他找了个大麻烦,这个男人果然是不能惹的!

  !!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八十章 画像风波-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