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济南娱乐 >

第八十二章 怀疑与证明-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发布时间:2018-08-27 18:0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济南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八十三章 太子妃-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 秋水漫不动声色的抿了抿唇,看着那一脸如春风般笑容的男人大步走了进来。萧绝是西城门回来,下朝后萧陌海便让他亲自去送西凉浔出京。

  他身为昭月国王爷,一尽地主之宜是必须的,更何况眼下太子被禁足,如此重任当然落在了他的身上。

  想起方才在西城门前发生的事情,萧绝的心情就大好。虽然他从未将西凉浔当做过对手,但少一人在秋水漫身边转悠他也能松一口气。

  “什么事,王爷这么高兴?”秋水漫明知故问,朝着萧绝走了过去。

  萧绝一掀衣袍在桌前坐下,端起茶壶倒了一杯清茶,端在手心,眸子还带着点点星光的笑意。

  “西凉浔回他的西凉去了,本王自然开心。”他轻笑着抿了一口清茶,举止间淡然洒脱也没有丝毫隐瞒。

  秋水漫在一旁坐下,轻叹了一口气道:“我已经知道了,西凉浔让管家给我送了一封信来。”

  萧绝猛的放了杯子,他千防万防竟没访到西凉浔会给秋水漫送信,这个可恶的家伙竟在他眼皮底下行事,也算是有点本事。“他说了些什么?”萧绝凝声问道。

  秋水漫端着茶杯在手中微微一晃,有些随意的样子,回道:“他跟我抱怨,说我的夫君给他弄出了点麻烦,他要回去处理。待有机会在回上京与我们四公子把酒言欢。”

  萧绝眉心微微一动,沉静的眸子划过秋水漫好看的脸颊上,突地一笑,然后又有些认真的说道:“西凉浔是个聪明人。”

  秋水漫抬头看着萧绝微微闪烁的双眸,萧绝说的没错,西凉浔是个聪明人。他知道如何维持与秋水漫之间的关系,进退有度,这一点秋水漫也深有体会。

  她正了正色,有些轻斥的语气对着萧绝道:“你啊你,明明就是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紧张,你明知道我……”

  秋水漫的话还未说完,萧绝的手微微用力就将坐在一旁的秋水漫扯到了自己的怀中。

  他禁锢着她的双手,将她抱在怀里,唇角轻吻着她的头顶轻叹。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可是你不知道的是,你之所以成为京城五公子之首就是他在暗中推波助澜的。他不想本王好过,给本王招惹这么大的麻烦,本王自当还礼给他,如此礼尚往来才是我萧绝的作风。”

  萧绝心中很是清楚,西凉浔这么做就是要给他找乱子,所以萧绝同样也给他找点乱子,如此才公平。

  秋水漫倒是一惊,原以为这只是风雅之人选出来消遣玩乐的却没想到这京城五公子的背后竟然也暗藏着心机算计,这些男人的心思可真是难懂。

  “你可真是睚眦必报。”秋水漫娇嗔一声,旋即想起要紧的事情又问他:“我听说太子被禁足府中,盛月酒楼的事情可是已经了结了?”

  萧绝低头温柔的目光落在她的小脸上,笑道:“我来正是跟你说这件事,盛月酒楼的地契我已经拿到,不过这是聂容泽送给你的礼物。”

  且不管聂容泽为何要掐媚献好帮萧绝解决这棘手的事情,但礼物他萧绝该收的还是要收的。

  秋水漫秀眉微微一拧有些不解的问道:“聂容泽为何屡次帮你?他这人究竟是正还是邪?”

  萧绝将目光放远,他与聂容泽认识这么久从未将这个男人看透过。“亦正亦邪。”萧绝轻吐出四个字,眸光微微一黯,有种危险的气息。

  秋水漫不在多问,只要聂容泽不与萧绝为敌那便好,其它的她也不想关心,她只要开好她的酒楼,有钱赚有萧绝在身边就已经知足了。

  见秋水漫不说话,萧绝低头望去,见她好似在沉思又好似一副轻若自在的样子。萧绝最喜欢她这份恬静的样子,清淡而随意,最能撩人心弦。

  最近他不常来秋水居看他,不是不想她,而是怕控制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心。要知道半个月是何其的长,以前的时候他从未发觉过,可最近却是深切感受到这度日如年的滋味。

  眼下距离解毒的日子还剩下十天,他还要受十日这噬心的滋味,真真是煎熬。萧绝喉间一动,抱着她的手也有些僵硬,他忙错开视线,将她松开站了起来。

  秋水漫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惊了一下,有些不解的看着萧绝,却不知他这突然是怎么了。

  “漫儿,我还有公事要处理,晚些再来看你。”萧绝轻咳一声,转身要走。

  秋水漫快一步冲过去,拦住萧绝的去路,抬起头凝视着他问道:“萧绝,今天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为什么你每次来我这里待不到片刻就走,晚上也不过来留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萧绝目光有些闪烁,他轻叹一声有些无奈的样子:“漫儿,并不是这样的。”

  秋水漫眉头皱的更深了,她的目光慢慢的移到了萧绝的身下,双眼突然一转有些惊讶的模样。“萧绝,你该不是…不…不行了吧?”秋水漫不知死活的问着他。

  却见萧绝脸色一黑,秋水漫只感觉顿时间一股压抑的气息袭来,未来得及的反应,就被萧绝抵在了那门栏处,身下坚硬火热的抵着她的那处,秋水漫浑身一阵轻颤,眼神满是慌色。

  萧绝怒气不止,俊逸的脸庞上有种狠戾想要吃人的感觉,他哑着声近似低吼着:“秋水漫,你竟然怀疑本王?”

  秋水漫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也不敢去看萧绝那阴狠的表情。她不过就是稍微怀疑了一下而下,毕竟萧绝的作为不让人怀疑才怪。

  “没,我没有……”秋水漫想解释,才发现自己眼下心跳的狂乱根本就不知道该说什么,耳边只传来萧绝那邪魅的声音:“你既然怀疑本王,本王现在就证明给你看,看看本王究竟行不行?”

  话落,秋水漫的唇就被萧绝狠狠的堵上,尽是发泄一般的浓烈深吻着她,而手也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游离,完全失去了理智。

  秋水漫晕晕沉沉的,也忘了此刻他们就站在那门栏前,这无限旖旎的景色就这么暴露在明媚的阳光下。

  萧绝的确是忍了太久,又经秋水漫这么一质疑,已然忘了所有,只顾尽情享受她的美好。他的手探进她的里衣里触上那温软的雪峰,微微用力便惹得秋水漫轻颤连连,那细腻**的呢喃彷如那催情的花一般。

  只是如此风光却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王爷,出事了……”常风疾步匆匆的走了进来,未了听闻那阵阵欢饮的声音突然住了脚步,抬头望去便看一副旖旎的春光在门前上演。

  尤其是此刻的秋水漫,她衣衫半敞,那雪润的肌肤和松动的肚兜隐约可见,美的惊人。

  常风顿时惊住,竟忘了移开眼睛。而与此同时,萧绝蓦然清醒过来,他看着秋水漫那半褪的衣衫,眸光蓦然一缩,立即伸手给她合上。

  萧绝轻甩衣袖,突地一道细风划过,却是一根飞针穿过那庭院的绿竹惊起一阵烈风。萧绝没有下杀招,却是在给他提醒。

  常风忙跪了下去,低着头暗自叫糟。

  萧绝此时也完全恢复了心智,好在常风来了,不然他就害了秋水漫,萧绝有些心惊,自责自己如此受不住诱惑。

  秋水漫也慢慢的回过神来,霎时间一抹红晕爬上了脸颊,她忙缩回了房里,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萧绝看着她的动作,唇角微微一勾,笑的风流。他的唇角轻凑过去,绕到她的耳边低语:“这一次就先放过你,看以后本王如何讨回来。”他轻吻着她的耳垂,带着一些眷恋不舍,随即转身匆匆离去。

  秋水漫靠在门旁的墙壁上,那旖旎的靡靡气息还未散去,她轻抚着胸口,这种感觉竟有些刺激。

  出了秋水居,萧绝猛的停了脚步,长舒了一口气。身后常风扑通一声跪了下去:“王爷恕罪,属下不知道你和王妃……”

  常风低着头,心中不停的在腹诽,要欢爱不在房间里干嘛跑出来,还被他撞了个正着,尤其是让他看见了秋水漫那美丽的一面。

  “你看见了什么?”萧绝不温不怒的声音问着常风。

  常风如临大敌一般,额间透着细密的汗珠。他低着头,咬着牙回道:“属下什么都没看到。”

  萧绝睥睨而立微微垂眸看着他,半响后他清淡的一声:“起来吧。幸亏你赶来了,不然本王就犯了大错。”他说着轻叹一声,抚手揉了揉眉心处。

  常风狐疑瞅了瞅萧绝,虽然有些不解,但见萧绝未曾追究他的冒失他已经感天谢地了。

  “多谢王爷。”常风起身轻舒了一口气,要知道萧绝对秋水漫有着一种强烈的占有欲,如果换做旁人看见了,只怕这一双眼睛就不保了。

  萧绝眼下身上的燥热感还未完全散去,难免有些烦躁,他起身朝着王府一处凉池走去,想洗去这浴火焚身的感觉,未了突然响起了什么,问着常风:“你方才说出事了,出了什么事?”

  常风才想起还有重要的事,他急忙回道:“是有关太子的,太子的禁足被除了,不仅如此还进了宫。”

  萧绝脸色煞然一变,转身看着常风有些阴寒的声音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常风敛了敛眉,沉声回道:“是太子妃,太子妃诊出已怀有两个月的身孕。此事奏报了皇上后,皇上大喜。太子妃说太子府有污秽之物,所以请求和太子一起进宫养胎。皇上念及太子妃腹中龙裔因为就允准了。”

  萧绝一甩衣袖,那愤然的表情清晰可见,阴沉的双眸里敛着些许浓烈的颜色:“太子妃有喜?可真是时候。立即去查,看看她是真的有喜还是有人在故弄玄虚!还有,让穆流非来书房见我。”

  萧绝心情烦躁,好不容易才将太子禁足在太子府,可不到一日的功夫,没想到他竟然化解了死局。

  萧寒啊萧寒,是你的命好还是秋公瑾那个老匹夫在帮你?

  给读者的话:

  时间设置错啦,要不然这章早就发了,给大家说抱歉

  !!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八十一章 悲催的太子-鬼王的七夜绝宠妃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