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黄金城娱乐 >

番外 最后的结局-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发布时间:2018-08-27 17:21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黄金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番外 我最爱的男人叫“爸爸”-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原本,老爷子和唐鼎年的打算,是在数年之后,由唐峻来接替唐鼎年,继承唐氏集团的。

  但是唐峻已经不在了,而在唐家年轻的一辈当中,最有资格来接掌唐氏集团的,便只有唐肃和唐飒。

  唐肃身为整个f国三军特级上将,身份地位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即使实际上,唐肃和林子宜夫妻两是整个唐氏的最大持股人,但是他却并不适合在唐氏出任职务。

  而唐飒已经嫁人,厉家偌大的家业,由厉默衍和唐飒夫妇两个操持,所以,唐飒更不可能也不适合出任唐氏的下一任接班人。

  思虑之下,老爷子和唐鼎年把主意,打到了林子宜的身上。

  林昊天是一个做生意的好手,当年白手起家,创这林氏那么大一份家业,林子宜跟在林昊天身边长大,从小耳濡目染,学会的东西,自然不少。

  后来,林子宜又在叶素素身边生活了那么久,叶素素亲自教林子宜的东西更是不少,之后林子宜攻读了经济硕士学位,再加上这几年她在生意场上的历练,眼光和能力,已经远超绝大部分的职业经理人,所以,由她来接掌整个唐氏,老爷子和唐鼎年,最放心。

  林子宜的名下,虽然产业众多。但是绝大部分,都不需要她亲自打理。

  她在厉家产业,基本上都是由厉默衍替她打理,她坐着收钱就好,和唐肃结婚时分得的产业,则由一直由梅州打理,多年来没有出过任何的岔子,而她后来买下的安氏,也一直由安奕泽在当家,她也只管坐着收钱就好。

  虽然很多大的决定,都是由她来做的,但是从来都不需要事无巨细的亲力亲为。

  但是出任唐氏的下一任接班人,意义肯定又不是一样的。

  一开始的时候,林子宜还有此顾虑,但是唐肃的一句话,彻底地打消了她心里的那丝担忧。

  唐肃说,“如果你不想,没有谁能逼你;如果你愿意,不是还有你老公我在吗?”

  是呀,有唐肃做她坚强的后盾,她又还有什么好担心害怕的。

  在小凯小庭还有小忆玥三岁,被送去幼儿园之后,林子宜正式出任整个唐氏集团的执行总裁。

  林子宜是唐家的长房长媳,也曾经是受人爱戴的总统夫人,更是厉亚克斯家族的大小姐,所以,由她来出任唐氏集团的总裁,整个唐氏集团的上上下下,都心服口服,没有一个人反对。

  而林子宜出任唐氏集团的执行总裁,担任唐氏的下一任接班人,更是在整个商界,掀起了一轮巨大的风波。

  有知情人士报料,说其实三年之前,在安氏面临破产倒闭之时,正是林子宜出手,用了远超市场估计的300亿买下了安氏集团51%的股份,使得安氏起死回生,并且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安氏集团节节攀升,三年年的今天,安氏集团的资产,相比当年安氏最鼎盛时期,已经翻了两倍不止。

  同时,厉亚克斯家族在f国的扩张相当迅速,而且听说,厉亚克斯家族在f国的所有产业,绝大部分都是林子宜的。

  所以,在过去的三年间,整个商界,最大的赢家,非林子宜莫属。

  如今,林子宜出任唐氏的执行总裁,而实际上,现在的她已经不止是唐氏的老板,更是安氏和厉亚克斯家族在f国整个集团的大老板,整个f国接近三分之一的经济命脉,都已经掌握在了林子宜一个人的手上。

  只要林子宜野心在大一点,那么,整个f国的经济政治军事,就全由林子宜和唐肃夫妇说了算,他们夫妻两个,是f国实际上的最高统治者。

  当然,这样误导民心的报导,唐肃是不可能让它见光的。

  虽然句句属实,但是很多事情,是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的。

  而事实上,唐肃和林子宜,也从来没有想过,他们成为整个f国的主宰,一切,不过是无心而为罢了。

  林子宜出任唐氏集团执行总裁后的第二天。收到销售一部的总监方子晴的辞职信。

  因为方子晴自身的优秀和不断的努力,再加上林子宜有意的提携,三年的时间,方子晴由最开始的一个销售一部的小秘书,成为了今天的总监。

  林子宜看完了方子晴的辞职信,很是从容地拨通了方子晴办公室的座机。

  其实,三年多过去了,林子宜已经不是很清楚,方子晴仍旧会留在唐氏,那么努力的工作,究竟是因为她的心里还没有放下唐峻,又还是为了自己在打拼。

  但是,今天,才坐上总监位置不过几个月的方子晴,却突然提出来要离职,这让林子宜有些困惑。

  自从唐峻走后,过去三年多的时间里,方子晴没有再主动联系过她一次。就算偶尔,林子宜主动联系她,她们之间能说的话,也不过寥寥数语,渐渐的,两个人的关系便淡了,以至于,最近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们根本就没有再联系过彼此,就算将方子晴升任销售一部总监,也是林子宜在唐鼎年面前提的。

  林子宜大概能猜到,方子晴为什么会越来越和她疏远,但有些东西,就是大家都心知肚明,却不能一语道破。

  她希望的,就是方子晴不要执拗于一段根本没有开始过的感情,让自己一生都不快乐。

  “子晴,中午有空吗?一起吃顿饭吧。”电话接通,林子宜以一个朋友的身份,淡淡地道。

  电话那头的方子晴接到林子宜的电话,一点都不奇怪,迟疑一瞬,最终点了点头,“好。”

  ...........................................................................

  她们去的,是一家环境清幽的中餐厅,林子宜要了一个独立安静的包间。

  服务生为林子宜和方子晴倒了茶,然后退了出去。

  林子宜端起热茶,轻抿了一口,然后看向对面的方子晴,浅笑着问道,“最近还好吗?”

  方子晴亦是端起桌上的热茶轻抿,之后浅笑点头,“挺好的,一切都挺顺利。”

  其实,只要稍微留意一观察,便能看出来,方子晴的一举一动,和林子宜的举止,甚至是音容相貌,在经过三年多之后,愈发的相似了。

  当年让方子晴易容成林子宜去见安希妍,都没有被任何人识破,更何况现在。

  如果不看那张脸,相信很多人都会有钟方子晴就是林子宜的错觉。

  林子宜莞尔,这才发现,自己和方子晴之间,似乎除了工作,真的没有太多其它的话题可以拿出来聊了。

  “你才出任销售一部的总监几个月的时候,怎么这么快,就想要离开?”既然找不到别的可聊的话题,林子宜便直入主题。

  方子晴低头,食指的指腹,轻轻地摩挲过茶杯的边缘,唇角眉宇间,都扬起一抹幸福的笑意来。

  “是因为我个人的某些原因,不太方便再留在唐氏工作。”

  林子宜是过来人,方子晴眉眼里的那抹浅笑,她不会不明白意味着什么。

  “你是不是因为要结婚了,所以才想放弃现在的工作?”

  方子晴有些错愕地抬起头来,看向林子宜,好奇地问道,“你怎么知道?”

  林子宜扬唇一笑,目光落在方子晴握着茶杯的右手中指上,“你手上不是戴了戒指吗?”

  方子晴了然,左手的大拇指,摩挲过右手中指上的戒指,笑着道,“是呀!我男朋友向我求婚了。”

  其实,她原本不想告诉林子宜这件事情,但是既然林子宜已经猜到了,她也没有再隐瞒的必要。

  林子宜笑了,发自真心的笑容。与真心地祝福道,“恭喜你!”

  在听到方子晴说出会爱唐峻到老,老死的话三年零两个月后,得知方子晴爱上了另外一个男人,并且很快要跟那个男人结婚了,林子宜是真的很高兴。

  她想,如果唐峻知道了,他也一定会高兴的吧。

  做人最重要的,是放下过去,懂得追求未来,方子晴做到了,所以她为她高兴。

  “谢谢。”

  “你离职,是你未婚夫的意思?”

  方子晴几乎是立刻摇头,“不是,他不知道。”

  林子宜点头,低头笑了。

  方子晴能为了她的未婚夫,主动辞去唐氏销售部总监的职位,就足以证明。她是真的很爱很爱她的未婚夫,愿意为她的未婚夫无条件的付出。

  要知道,唐氏集团一个总监的位置,是多少成功的职场人士,梦寐以求的职位。

  而方子晴,只为了她的未婚夫,就放弃了。

  林子宜高兴的同时,却忽然有那么一点点难过。

  方子晴三年多前的那句话,终究是做不了数了。

  或许,方子晴还记得唐峻,但是在她的心里,唐峻跟她的未婚夫比起来,根本就不再值得一提。

  这时,几个服务员将菜端了上来。

  林子宜什么也没有再问,两个人,安静地开始吃饭。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方子晴的手机突然响了。

  拿出手机,一看上面的来电显示,方子晴原本平淡的脸上,露出欣喜与幸福来,将手机握在掌心里,方子晴起身,对着林子宜道,“不好意思,我去接个电话。”

  虽然不清楚,方子晴为什么要特意避开她,不在安静的包间里接电话,而要跑去热闹的外面听,但是林子宜还是很快地点头,说了一个“好”字。

  方子晴笑笑,大步出了包间。

  林子宜今天中午的胃口,莫名地不好,待方子理县出去之后,她便放下了碗筷,再也没有了吃下去的兴致。

  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角。林子宜侧头,朝窗外望去。

  因为她在二楼的调度,一眼,便将窗外马路边的情况,一览无余,当她的视线,无意中瞟到马路边上停着的一辆车,和降下的车窗里,露出的一张清晰的侧颜的时候,林子宜不禁微微有些错愕。

  车子里驾驶位上,坐着的不是别人,竟然是安奕泽。

  此刻,安奕泽正一只手拿着手机,在能电话,另外一只手,则伸出了窗外,正在弹着指尖上,燃了一半的香烟的烟灰。

  不知道什么原因。安奕泽现在也过得很低调了,很少再看到他再现在电视媒体杂志上。

  虽然她现在是安氏的大老板,但实际上,安氏的事情她几乎不会过问,全部都是跟以前一样,由安奕泽全权负责,她只是会看看公司每个季度的各种报表。

  而这些资料,也都是由安奕泽发到她的邮箱而已,他们之间,并不会见面。

  林子宜想想,她跟安奕泽最后的一次见面,应该不还是在三年多前,谢晓琳出事被安奕泽送去医院的那次。

  在那之后,安奕泽虽然每个季度都会向她汇报工作,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

  一切的工作汇报,都是通过邮件,甚至是一通电话都没有。

  正当林子宜困惑,安奕泽为什么会一个出现在这里的时候,方子晴推门走了进来。

  “对不起,总裁,我未婚夫来接我了,我们有点事情要办,所以我得先离开了。”方了晴一进来,便抱歉地对林子宜说道,“这顿饭........”

  林子宜笑了笑,在方子晴歉疚的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便开口道,“没关系,你去吧,我也吃饱了,差不多该走了。”

  方子晴点头,拿过自己放在沙发上的包包,跟林子宜说了一声“再见”,便再次出了包间,大步离开。

  方子晴走了,林子宜却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继续侧头,看向窗外。

  不到两分钟,透过明净的玻璃穿,她看到,方子晴欢快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野里,正大步朝安奕泽停车的方向走去。

  也正在这时,安奕推门下了车,然后,将手里的烟蒂,丢掉,踩灭,抬头朝方子晴走来的方向,看去,嘴角,扬起俊逸的弧度。

  林子宜看着安奕泽,她看得分明,他的眉眼里。带着幸福又宠溺的味道,那是对一个女人,对一个自己爱着的女人,才会有的。

  再看离安奕泽越来越近的方子晴,恍然间,林子宜便明白了。

  原来,安奕泽就是方子晴嘴里所说的未婚夫,也终于明白,方子晴为什么要辞去有着这么优厚待遇的工作了。

  倏地,林子宜便笑了,然后,她看到,马路边上,安奕泽和方子晴拥在了一起,安奕泽低头,轻吻了方子晴的红唇,再然后,方子晴绕过车头。拉开车门,上了副驾驶座,动作轻快而熟练,而安奕泽,在方子晴上车后,也拉开了车门。

  只不过,在安奕泽抬腿准备上车的时候,却忽然回首,仰起头,往餐厅二楼的方向望了过去。

  一眼,他便看到了坐在落地窗前,看着他的方向,笑意明媚又优雅的林子宜。

  这一瞬间,安奕泽的心跳几乎都停止了,他怔怔地看着林子宜,忘记了所有的反应。

  林子宜和安奕泽对视着扬唇灿然一笑,尔后,起身,离开了落前的位置。

  直到林子宜的身影,消失在窗前,安奕泽仍旧无法回过神来。

  “奕泽,怎么啦?”发现安奕泽的不对劲,车里的方子晴唤道。

  方子晴的声音,让安奕泽刹那间清醒过来,再认真一看,确定,窗前,已经没有了林子宜的身影。

  他抬腿上车,拉上了车门,然后侧头看向一旁的方子晴,“没什么,突然想起了件工作上的事情来。”

  “重不重要,要不然,你先回公司处理完事情吧。”方子晴格外体贴地道。

  安奕泽伸手过去,干燥的大掌轻抚她的长发,眼神温柔地道,“再重要,也没有我们去登记结婚重要。”

  林子宜对他而言,已经是多年前的过去,他应该好好珍惜眼前的,而不是在活在不可能的幻想里。

  方子晴娇柔一笑,点头,“嗯。”

  ..................................................

  上次在蔷薇庄园的时候,林子宜原本答应了唐肃,让玥玥小朋友进他们的房间睡着之后,她便会去浴室,陪他‘大战三百回合’,满足唐肃的压抑的需求。

  不过,玥玥小朋友可不是好忽悠的,那晚上,她整晚都抱着林子宜的脖子,不撒手,只要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掰开,她就做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

  所以,那晚,唐肃又被林子宜放了一次‘鸽子’,害得他一晚上浑身都不自在。

  但也是自从那晚之后,唐肃下定了决定,必须不能再让女儿晚上跟他和林子宜睡。

  在使尽了各种招数,各种坑蒙拐骗之后,经过差不多两个月的训练,玥玥小朋友终于跟小凯和小庭一样,能自己一个人睡觉了。

  不过,每天晚上她都必须要在妈妈的故事声中才能睡着。

  给三个孩子讲完了故事,看着他们都睡着后,林子宜才从玥玥的小床上滑了下来,给她盖好被子,亲了亲她,又分别来到小凯和小庭的床前,亲吻了他们的额头,才关了灯,轻轻地退出了儿童房。

  掩唇打了一个哈欠,林子宜侧头看去,不远处,唐肃的书房门是敞开着的,明亮的灯光,从书房里倾泻而出,洒在了走廊里印花的羊绒地毯上,唐肃和老爷子交谈的声音,也渐渐传入林子宜的耳朵。

  他们爷孙俩的共同话题,无非就是军国大事,即使做了那么久的总统夫人,林子宜也从来没有干预过任何的政事,现在,她也不会干预。

  原本要往唐肃书房迈开的脚步,收了回来,林子宜转身,朝卧室走去。

  她和唐肃的卧室,其实是个套间,起居室,卧房,衣帽间,浴室,一应俱全。

  林子宜在起居室里,为自己倒了杯红酒。

  女人睡前喝一杯红酒,不仅美容养颜,而且还能大大的促进睡眠,这是叶素素教给她的保养秘诀之一。

  所以,这几年来,睡着喝一杯红酒,已经成了林子宜的一种习惯。

  看着水晶高脚杯中如最上等的红宝石般的液体,林子宜轻抿一口,想起今天下午唐肃去接她下班时在她耳边说的话,不禁莞尔。

  来到沙发前坐下,林子宜放下手中的高脚杯,拿过一旁的ipad,点开,查看邮件。

  邮箱里,安静地躺着十几封未读的邮件,其中有一封,是在今天下午六点三十五分的时候发给她的,这封邮件,格外地吸引了林子宜的注意力。

  点开,发件人是安奕泽,收件人,只有她一个。

  又是一个新季度的开始,又是该安奕泽向她汇报安氏上一个月工作的时候,林子宜点击向下键,认真地看着邮件里的每一个字,每一个数据。

  不得不承认,安奕泽是个商业奇才,邮件内容里的数据显示,安氏在上一个季度的业绩,又有超过30%的增长。

  当然,林子宜虽然足够信任安奕泽,却不可能对于安氏的一切,都只看安奕泽一个人给她的数据,她自有专业人士,对安氏多方面进行了解,向她汇报实际情况。

  专业人士向她汇报的数据,实际上跟安奕泽每次汇报给她的内容,也是相差无几的。

  花了差不多十分钟,林子宜把邮件所有的内容看完,消化掉,然后,从来都不会回复安奕泽邮件的她,这次,却点击了回复键,写下了与工作内容毫不相关的一句话。

  她写道:恭喜你,祝你幸福!

  最后落款,写下她的名字:林子宜

  邮件的那头,是安奕泽的别墅里。

  从六点三十五分下班之前给林子宜发出邮件,到现在,快晚上十钟。安奕泽总是会有意或者无意地查看一下,他有没有收到什么特别的新邮件。

  呆在书房里,安奕泽处理完了所有的工作,和所有的邮件,就是没有看到那一封他似乎永远也等不到回复的邮件。

  轻吁口气,抬手按了按有些疲惫的眉心,安奕泽闭上双眼,靠进了椅背里。

  三年了,过去的三年里,他拼命为自己为安氏集团工作的同时,更加拼命地为林子宜工作。

  因为,从心底深处,他不想让林子宜对他失望,哪怕一点点。

  过去的那么多次,林子宜都没有回复过他任何的只言片语,哪怕只是工作上的一句交流,或者一个鼓励,都没有。

  所以,这次,应该也不会有。

  睁开双眼,正当安奕泽身子前倾,伸手准备合上电脑的时候,邮件里,却突然跳出一封新邮件来,看清楚发件人,安奕泽身体里每一个疲惫的细胞,在这一瞬,似乎都沸腾起来了。

  看着那封林子宜回复的邮件,他深深地吸了口气,直到让自己燥动不安的心,平复下来,他才握住鼠标,点开了那封邮件。

  看到邮件里,加上标点符号,也不过寥寥的十二个字,安奕泽一时之间。竟然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只是怔怔地那着那两行字,像老僧般入了定。

  “奕泽。”

  直到,门口传来唤他的声音,安奕泽才倏地回过神来。

  抬头望去,看到端着一盅汤走过来的方子晴,安奕泽移动鼠标,关掉了林子宜的邮件,然后,他起身,绕过书桌,搂住了走过来的方子晴。

  “洗澡了?”他低头,闻她发丝上洗发水的味道,淡淡地问道。

  他很喜欢方子晴身上洗发水和沐浴乳的香味,因为跟当初林子宜身上的味道,是一样的。

  方子晴柔柔一笑,点头,“你晚上睡眠不好。我炖了安神促进睡眠的汤,你喝点吧。”

  安奕泽看着她手里端着的汤,接过,先闻了一下味道,然后喝了一口。

  “我老婆的手艺,真不错。”安奕泽宠溺地看着方子晴,毫不吝惜地表扬她。

  方子晴双手搂住安奕泽精壮的腰身,垫起脚尖,亲了亲他的脸颊,“你要是喜欢,以后每天晚上,我都给你炖。”

  安奕泽腾出一只手,亦搂住了她,低头亲吻她的发顶,“不用,这些事情,以后交给佣人去做就好。”

  方子晴看着他,眼里。露出从未有过的幸福满足的笑意来。

  “奕泽,我今天..........辞职了。”

  安奕泽微愣一下,脸上的笑容,僵住。

  不过,也只是一瞬之后,他的神色,又恢复一派自然。

  “你们总裁同意了?”

  “嗯,她同意了。”

  “辞了就辞了,以后,我养你就好。”

  方子晴看着眼前迷人的男人,片刻之后,搂紧他,将侧脸深深地埋进安奕泽的脸膛里。

  “奕泽,我爱你,很爱很爱!”

  “........我也是。”

  ..........................................

  忙了一天,又加上喝了一杯红酒的缘故,看完了邮件后,林子宜竟然一下子便在沙发上睡着了,当她醒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被扒光,由唐肃抱着,正要跨进浴缸里。

  “我困!”

  一双藕臂再自然不过地攀上男人的脖子,小脸在男人温暖又结实的胸膛里蹭了蹭了,林子宜带着浓浓的倦意,声音软糯糯地轻喃道。

  唐肃低头,轻啄她的双唇,“你睡你的,我来洗就好。”

  林子宜眼睛睁开一双缝眯了他一眼,如他说所,又闭上眼睛,继续睡,任由男人抱着自己,沉入温水里。

  “老公。”

  “嗯。”男人的大掌,像是烙铁,在林子宜身上,寸寸游离而过。

  “明天。我们去看看阿峻吧。”

  “好,你想去就.......去。”说着,男人的腰身,猛然向前挺了一下。

  “嗯.......”林子宜蓦地睁开双眼,“你干........”嘛?

  林子宜的最后一个字,还没有出口,男人的唇便已经落下,将她的唇封住,模糊着低喃道,“干爱干的事情呀!”

  林子宜赤贝用力落下,咬了某人的舌头一下,“唐肃,你混蛋!”

  “是么?”某个男人舔了一下唇瓣上的血丝,斜斜地勾唇笑了,一双深邃的墨眸,格外灼亮。

  头再次压下去,狠狠吻住林子宜的,“那我就让老婆再好好体验一下,什么叫混蛋.......”

  林子宜,“..........”

  ******全文完*******

[读者须知]:下一篇:没有了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