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黄金城娱乐 >

第329章 大结局(十一)-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发布时间:2018-08-27 17:21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黄金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328章 大结局(十)-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以前,小溪放学回家的第一件事情,便是舒舒服服地摊在沙发上,吃东西!

  但是自从三胞胎回家以后,小溪放学干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把书包往沙发上一扔,然后大叫着问,“我弟弟妹妹在哪?”

  等得到回答后,不管三个小家伙在哪,又或者是在干什么,他都会像箭一样冲过去,然后在每个小家伙的小脸蛋儿上“吧唧”一口,然后抱着其中的一个,逗着玩。

  正在书房里看文件的林子宜听到从婴儿房里传来的声音,知道小溪放学回来了,立刻便放下了手上的文件,往婴儿房里去。

  一看门口,便看到小溪抱着小忆玥坐在地毯上,逗着小凯和小庭,四兄妹一起玩。

  小溪这家伙,林子宜刚怀孕那会儿,一直吵着不想要妹妹,可是真等三胞胎出生了,小溪最喜欢的,却是小忆玥,好多时候。还跟唐肃抢着抱。

  “唉!好烦呀!”林子宜往婴儿房里走去,盯着四个孩子,一边叹气一边道,“某人自从有了弟弟妹妹之后,都不太爱我这个妈妈了。”

  某个小朋友瞟了林子宜一眼,“哎呀!妈妈,老爸那么爱你,你就别跟弟弟妹妹争风吃醋了。”

  林子宜,“.........”

  狠狠睨了某个没良心的小朋友一眼,林子宜一屁股在四个孩子的身边坐下,俯身过去,把三胞胎挨个亲了一遍,就是没有亲小溪。

  小溪明显感觉到某个人的冷落,于是凑过去,在林子宜的脸上“吧唧”了一口,然后一脸幽怨地道,“这样总行了吧!”

  林子宜灿然一笑,这才捧起小溪的脸,亲了一口。

  小溪却一脸嫌弃地斜睨了林子宜一眼,抬手一把擦掉脸上的口水,嘀咕道,“你这样亲我,要是被我女朋友看到,会有麻烦的。”

  “........”

  林子宜直接晕倒。

  儿子都是白眼狼,有了媳妇就忘了娘,这真是至理名言呀!

  “妈妈,妹妹长得这么漂亮,你说将来要是男人臭男人把妹妹拐跑了怎么办?”正当林子宜在一旁抹汗的时候,某个奇葩的小朋友却又突然冒出一句话来。

  林子宜简直是对小溪的思维方式,佩服的五体投地。

  “咳咳!”林子宜煞有介事地轻咳一声,盘了盘双腿,正襟危坐地道,“不是有你,还有小凯跟小庭么,以后你们三个人的任务,就是负责保护好妹妹呀,让她不要被臭男人拐跑了呀。”

  小溪拧着两条越来越有形的两条小剑,看着瞪着双亮澄澄黑幽幽的大眼睛看着他的小忆玥,眉思忖了一会儿,很是苦恼地道,“我对妹妹这么好,要是我以后的老婆吃醋怎么办?”

  “.........”

  林子宜彻底晕倒,无话可说了。

  “哇......”“哇......”

  小忆玥像是听懂了小溪的话一样,“哇”的一声便大哭了起来。

  “哎呀!妈妈,妹妹尿尿了。”

  小溪看一眼裤子上湿漉漉的一大片,立刻就将小忆玥往林子宜的怀里送。

  林子宜接过小忆玥,看着往外跑的小溪,不禁摇头笑了,低头去亲怀里的小家伙。

  林子宜一亲,小忆玥立刻就不哭了,而是闪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林子宜,长着嘴,像是想跟林子宜说话一样。

  林子宜宠溺地点了点小丫头片子的小鼻梁,“小坏蛋,你是不是特意报复你哥哥的?”

  小忆玥又张了张嘴巴,就好像是在回答林子宜,她就是故意的一样。

  林子宜忍俊不禁,吩咐佣人拿来了干净的裤子和尿布,开始给小家伙换。

  下午六点多的时候,不止是唐肃回来了,老爷子和唐鼎年也来了总统府,看四个孩子,然后一起吃晚饭,直到快晚上九点的时候,唐鼎年才离开。而老爷子,则直接留在了总统府休息。

  而且,老爷子直接放话了,星期一到星期五,他跟着唐肃一家住在总统府里,周末的两天,则唐肃一家六口跟着他回大宅里住。

  当时唐肃听了老爷子兀自的决定,掀眸淡淡瞟了他一眼,半个字也没有说,起身直接去了二楼的书房,处理公务。

  晚上,看着三胞胎都睡着了以后,林子宜才离开了婴儿房,又去了小溪的房间。

  看到小溪呈大字形在床上也睡着了后,她过去,给小溪盖上被子,亲了亲他的额头,才离开,去了书房。

  书房里,唐肃还在忙碌。

  听到轻微又异常熟悉的脚步声,他抬起头来,正好和出现在书房门口的林子宜,四目交接。

  唐肃莞尔,对着林子宜招手,“过来。”

  林子宜过去,习惯性地在唐肃的大腿上坐下,然后伸手圈住他的脖子。

  轻轻捏住林子宜的下颔,唐肃轻啄她的红唇,“都睡着啦。”

  林子宜点头,“嗯”了一声,然后掩唇,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困了?”

  林子宜再次点头,整个人懒懒地靠近唐肃的怀里,“对呀!你不知道,三个小家伙白天的时候,精力有多旺盛,简直跟三头牛似的。”

  唐肃笑,将她抱住,起身,绕过若大的书桌,大步往书房外走,低沉醇厚的嗓音带着几缕暗夜的幽香道,“困了我们就去休息。”

  “你公事处理完了吗?”

  唐肃低头,啄她的鼻尖,“先做我们爱做的事情,公事,可以明天再处理。”

  林子宜微蹙起眉头看着头顶的男人,忽然想起来,到今天她已经出院一个月,刀口已经完全恢复了,只剩下一道浅浅的疤痕。

  一张白净的小脸,乍然一红。林子宜双手攀紧唐肃的脖子,主动凑过去,吻上了他的唇........

  ............................................

  因为林子宜怀的是三胞胎,而且一开始的时候,有习惯性流产的征兆,所以,自从检查出林子宜怀孕之后,唐肃即使再难受再痛苦,也努力克制着,没有越雷池半步。

  八个多月,积压了大半年的浴望,终于在这一晚得以释放,那种身体上的愉悦与酣畅。是根本无法用言喻描述哪怕万分之一的。

  但是,唐肃却并没有太过于贪婪,在和林子宜一起两次攀上愉悦的巅峰后,就没有再继续了。

  倒回床上,唐肃将香汗淋漓的林子宜抱进怀里。

  “满意了?”唐肃轻吻林子宜的发顶,勾着唇角,满脸餍足地道。

  听着头顶男人性感的揶揄声,林子宜原本就绯红的小脸,更是红的可以滴出血来。

  张嘴,在唐肃肩膀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反驳道,“我可什么都没说,好嘛!”

  唐肃一本正经地点头,“嗯,你确实是什么都没说。”但是你心里想什么,我一清二楚。

  林子宜又岂能听不出唐肃话里的意思,不由狠狠嗔了他一眼,然后将脸深埋进他的颈窝里,装死。

  唐肃扯过被子,盖在林子宜和自己身上,再次柔声道,“今天开会的时候,所有大臣已经一致同意,把我们的婚礼定在一个月后的28号,你看怎么样?”

  林子宜点头,“嗯。我没意见,大家决定了就好。”

  林子宜当然清楚,总统和总统夫人的婚礼,自然不可能只是总统和总统夫人两个人的事情,而是一个国家的大事,婚礼的每一个细节,其实,都已经由不得她随心所欲。

  好在,她已被幸福彻底地冲昏了头脑,完全不在意这一场总统和总统夫人的婚礼要怎么举办,到时候,她只要照着流程走就是了。

  唐肃轻吻她的眉心,“婚礼是我们两个人的婚礼。要办一个什么样的婚礼,你说了算。”

  林子宜抿唇思忖一瞬,“不如这样吧,让他们拿出几套方案来,我选一套喜欢的就好。”

  唐肃无奈地蹙眉,睨着她,“你怎么这么懒?”

  林子宜挑眉,“对呀!你现在才知道吗?”

  唐肃一笑,煞有介事地点头,“那现在知道了可以退货吗?”

  “好呀!你退一个试试。”

  ..............................................

  翌日,当总统办公厅正式将唐肃和林子宜在下个月28号举办婚礼的消息向全国民众公布的时候,整个f国的国民,瞬间都沸腾了。

  年轻又英俊的总统先生和身为厉亚克斯家族大小姐的总统夫人的婚礼,那可不是王子跟公主的婚礼,而是国王和王后的婚礼。

  这一场婚礼,必定空前绝后,一定会成为f国有史有来,最盛大的一场婚礼。

  消息一公布,各国的元首和元首夫人都纷纷提前向唐肃和林子宜发来祝贺,表示到时候,一定会出席他们的婚礼。

  下午的时候,林子宜去章台殿,处理事情便直接去了唐肃的办公室,打算和他一起下班回家。

  不过,唐肃正好在开会,不在办公室。

  闲来无事。林子宜拿出自己的手机,点开新闻app,随便看看。

  看了没几分钟,一条爆炸性的新闻跳了出来。

  这条爆炸性的新闻主角,可不是她和唐肃,而是唐鼎年。

  林子宜点开新闻一看,屏幕上,赫然出现了唐鼎年和另外一个女子并肩从某酒店走出来的身影。

  林子宜点开图片,继续往下翻,一张张不管是高清的还是模糊的相片,都是唐鼎年和那个女子的,两个人或坐在车上有说有笑,或是在餐厅里一起吃饭,又或者是一起并肩出入公司,又或者是在晚宴上依偎在一起,总之,十来张照片,张张显示出来的结果,就是唐鼎年和这个女子,关系很不一般。

  看完了相片,林子宜接着看新闻的内容。

  内容里说,和唐鼎年在一起的女子,是唐鼎年的助理,名叫萧肖,35岁,名牌大学经济管理学硕士。未婚,在唐鼎年身边工作的时间差不多为一年半。

  报导上说,近日,发现唐鼎年和助理萧肖姿态亲昵地频繁出现于各大场合,疑似助理萧肖已经被唐鼎年包养,两人交往,已有数月之久。

  报导更是毫不避嫌地写道,以唐鼎年和萧肖的暧昧亲昵程度,相信不久之后,萧肖将会入主唐宅,成为总统先生的第二任后妈。

  林子宜一口气看完报导,又返回去看那些相片,越看。越觉得,萧肖长得像一个人。

  冥思苦想了两三分钟之后,林子宜大脑灵光一闪,忽地想起来,这个萧肖,跟唐肃的母亲景玥,竟然有六七分想像。

  虽然林子宜只是看到过景玥的相片,但其实唐肃的五官长的挺像景玥的,所以林子宜对景玥这位早逝的婆婆的相貌,印象很深刻。

  想到这里,林子宜不禁笑了。

  “一个人,傻笑什么?”

  正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大门被人推开,然后,男人温柔又宠溺的声音传了过来。

  林子宜侧头过去,看着唐肃,明眸皓齿,笑意格外皎洁地道,“你猜!”

  唐肃眯着她,大步过去,将手上的资料往一旁的基本茶几上一扔,然后长指挑起林子宜的下颔,俯身下去,吻住她。

  一记深吻,直到两个人的呼吸都紊乱了之后,唐肃才将自己的唇舌抽离,然后,一把抓住林子宜柔若无骨小手,覆上他异常肿胀的某处。

  前面大半年,每次都要努力克制,可是,现在,浴望重新释放后,变得比以前更加的强烈。

  林子宜一张白净的小脸,一下子就红了个透彻,一边钭自己的手往回扯,一边警告地盯着某个道,“喂,这是办公室。你还在上班呢?”

  唐肃性感的薄唇浅浅一勾,再次俯身下去,含住了林子宜那两片娇艳欲滴的红唇,模糊着低喃道,“老婆要是想在这里,而不是在休息室做,我乐意服务......”

  林子宜,“...........”

  流-氓!

  ........................................

  虽然绝对没有人敢闯总统办公室,但林子宜的胆子却还是没有那么肥,最后两个人还是去了休息室,酣畅淋漓地做了一场。

  “你知道你刚进来的时候,我在笑什么吗?”林子宜从男人的怀里爬起来,一边下床去捡洒落一地的衣服,一边问道。

  唐鼎年是唐肃的父亲,她可不想,这件事情唐肃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唐肃紧跟着林子宜下了床,然后长臂一伸,直接又将她捞进了怀里。

  林子宜不防,整个人跌进男人的怀里,坐在了他的大腿上,后背也紧紧地贴在他的胸膛里。

  唐肃一只手圈住林子宜的腰,一只大掌四处游离着扇风点火,低头轻咬她的耳廓,在她的耳边呵着撩-人的热气,问道,“笑什么?”

  林子宜最敏感的地方。就是耳廓和周围,知道时间已经不早了,她浑身酥麻地赶紧避开唐肃,俯身去将刚才随手扔在床上的手机拿了过来,然后,当着唐肃的面解锁,点开刚才的那条新闻,给他看。

  “爸交女朋友了。”说这话的时候,林子宜的声音里,是带着一丝兴奋的。

  唐肃好看的眉头轻拧了一下,接过手机,迅速浏览了起来。

  趁着唐肃看报导的空隙,林子宜赶紧去检起地上的衣服。进了浴室。

  待她整理好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唐肃也已经穿戴的衣冠楚楚了,只不过,一张俊脸,却格外的沉。

  “怎么啦?爸交女朋友,你不高兴?!”

  男人淡淡掀眸,觑了林子宜一眼,那样子,显然是很不高兴。

  “他交女朋友,难道你很高兴?”他不答反问。

  林子宜耸眉,“那你不高兴的理由是什么?”

  唐肃又睐她一眼,没说话,直接抬腿往外面走。

  林子宜看着男人离开的挺拔身影,轻叹了口气。

  其实,她能理解唐肃为什么不高兴,只不过她想说服唐肃,让他不要不高兴而已。

  在唐肃就要消失在休息室的时候,林子宜大步跟了出去。

  “其实爸交女朋友,或者再找个女人结婚,未必就不是一件好事。”

  唐肃直接来到办公桌前坐下,拿过一份文件,沉着脸,看也不看林子宜地道,“你的意思是说,以后让我们的孩子叫那个姓萧名肖的女人做‘奶奶’,感觉很不错?!”

  林子宜看着生气的唐肃。怎么突然觉得,他就像一个不懂事事的大男孩。

  “我不是这个意思。”

  唐肃抬头看向林子宜,目光里带着一丝怒意,却又不失温柔地道,“那你什么意思?”

  林子宜走到唐肃的身边,将他手里的文件抽走,放回办公桌上,很认真地道,“我的意思是,爸才五十五岁,他还年轻,以后的人生还是挺漫长的,你不能让他在以后的几十年里。就一直孤苦伶仃的一个人过下去吧?”

  “他有儿子有孙子,怎么会是孤苦伶仃一个人?”

  “儿孙是儿孙,老婆是老婆,两者根本就是无法比的嘛!你说有哪个儿孙能像老婆陪在老公身边一样,陪在长辈的身边呢?”林子宜没想到,有一天,她还能跟唐肃讲这些大道理。

  唐肃眯着林子宜,墨眸里的那一丝怒意,渐渐消散。

  他无法否认,林子宜说的,都是对的。

  即使一个男人到了六十岁,他仍旧会有着生理上的需求需要去解决。

  唐鼎年是一个正常的中年男人,是一个比普通男人更有魅力的中年男人。他那方面的需求,肯定也需要得到排解。

  长期压抑会是什么样的痛苦和后果,他身为男人,很清楚。

  “就算他要找个女人,但那个女人,也不应该是一个比他小二十岁的助理。”

  唐肃从来都不是个保守或者古板的人,更不是一个在意别人看法的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相片上的那个萧肖,他就是很反感,甚至是讨厌。

  或许这种反感和讨厌,就是来处于那个萧肖太像他的母亲吧。

  他不允许任何一个女人,玷污了他的母亲在他的心目中留下的那些不多的美好记忆。

  对于唐肃的说辞。林子宜真的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小二十岁又怎么啦,人家还有相差四十岁,甚至是六十岁的呢!不管最开始的时候是出于什么目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又有什么不可了的呢。”

  “那你的意思是,嫁个比你老六十岁的快要进棺材的老男人,你也愿意?!”唐肃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抽了,莫名其妙地便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林子宜狠狠瞪他一眼,转身就打算离开。

  其实话一出口,唐肃就后悔了。

  就在林子宜转身的刹那,唐肃伸手过去。直接圈住她的腰,将她一把扣进了怀里。

  “生气啦?”

  林子宜在他的怀里挣扎了几下,想要起来,可是,唐肃却紧箍着她的腰,不让她动。

  林子宜真的生气了,回头狠狠地瞪着他,“你放开我,我要回去!”

  唐肃深吁了口气,两只大手扣住林子宜早已重新变得纤柔的腰肢,将她转了过来,面对面对坐在他的大腿上。

  “我不是故意的,只是打个比方而已。”

  林子宜气鼓鼓地瞪着他,“那好,我现在也告诉你答案,如果那个比我老六十岁的男人是你,我肯定不嫁,如果是别人,我会考虑。”

  唐肃看着林子宜那生气时那可爱又动人的小模样儿,不由“噗哧”一下便笑了,好整以暇地问道,“为什么是我就不嫁?”

  看着唐肃那讨厌的样子,林子宜真想狠狠咬他一口。

  “因为你这个糟老头不但强势霸道毒舌,还什么都干不了。”

  “谁说我什么都干不了?”说着,唐肃腰身往前一顶,“到了八十岁。我照样满足你。”

  林子宜,“..........”

  直接张嘴,对着他的脖子咬了下去。

  ..........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330章 大结局(完)-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