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黄金城娱乐 >

第323章 大结局(五)-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发布时间:2018-08-27 17:2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黄金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322章 大结局(四)-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电话一声一声,不断地响着,却一直没有人接听。

  林子宜眉心紧皱,另外一只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地握紧成拳,心里一遍又一遍地不断祈祷着,让唐峻快点接电话,快点接电话。

  就在电话响到最后,林子宜急的几乎想要的挠墙的时候,电话,却忽然接通了。

  “阿峻,你在哪?”

  林子宜急切地问道,可是,接下来,她听到的,却不是唐峻的回答,而是夜风呼啸的声音。

  林子宜倏地侧头看向窗外。

  窗外的夜,平静的就如一潭死水,又哪里来得夜风呼啸的‘呜呜’声。

  除非,是唐峻在开车,而且,........

  “阿峻,你听着,你不要干傻事!”林子宜咬牙,控制不住地,红了眼眶,低吼道,“如果你死了。我不但不会感激你,记得你,我只会讨厌你,恨你,一辈子都恨你!”

  “..........大嫂。”

  “唐峻,我的话,你听到没有?”林子宜大吼,如果可以,她恨不得现在就出现在唐峻的面前,狠狠扇他两巴掌,将他扇醒,“不准做傻事,你不许做傻事!”

  “大嫂,你跟大哥,一定会一直幸福下去的,一定会的........”

  “砰!”

  巨大的声响,划破天际,通过电磁波,刺痛了林子宜的耳膜。

  “不!唐峻,你给我回来,你给我回来........”

  门外,唐飒听到林子宜歇斯底里的大吼声,立刻冲了进来。

  看到忽然间软在地方,目光空洞的林子宜,她箭步过去,抱住她,“子宜,怎么啦?”

  林子宜缓缓转头,看着眼前的唐飒,泪水,瞬间如泉涌。

  “阿峻出事了,快去救他,快去救他........”

  ....................................................

  手术室外,老爷子、唐鼎年、林子宜、厉默衍、唐飒,还有小溪,全部都守在那里,走廊上明亮的日光灯,把每一个人沉重的神色,都照的异常的清晰。

  忽然,唐鼎年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屏幕亮起,上面显示。是一条来自唐峻的语音信息。

  此刻的唐峻,就躺在手术室里,他又怎么可能会发送语音信息给他。

  但一想到有可能是存了定时发送,唐鼎年握着手机的手,便不禁一抖,然后,颤抖着点开了那条语音信息。

  “爷爷,爸,大嫂。”点开,果然是唐峻的声音。

  所有的人,都同时朝目光投向了唐鼎年手里的手机,屏气凝神,听着他接下来的话。

  “我妈做了那么多的错事,我知道。不管我做什么,都无法弥补!”

  声音顿了顿,然后,又继续道,“身为唐家的一份子,我感到很骄傲,可是,这么多年来,我却一点也不快乐!不管因为什么,今天,我决定把我的心脏给大哥,或许,在大哥身上延续我的生命,会让我感受到真正的幸福与快乐。”

  “这是我唯一、也是最后的心愿!爷爷,爸,大嫂,成全我,请不要怪我。”

  唐峻话音落下的同时,唐鼎年痛哭出声,曾经意气风发的俊美男子,此刻,两鬓,染满了霜色,尽显沧桑之色。

  他早就下了决定,如果最后都找不到合适的心脏,就把他的心脏给大儿子。

  可是,却万万没有料到,唐峻竟然早他一步做出了行动。

  一切错的开始,都在于他。

  如果当初不是他鬼迷了心窍,相信唐肃的母亲和别的男人有染,又怎么会看上了佐玲,并且和她发生了关系。

  又怎么可能会有后面的一切。

  唐肃是他的儿子,唐峻也是他的儿子,这么多年来,即使他自知亏欠唐肃,却从来没有对唐峻厚此薄彼过。

  他知道,唐峻从小被孤立在唐家以外,因为他是佐玲生的,唐家上上下下,几乎没有人喜欢他。

  他小的时候,每次带他回大宅见唐家的人,他都是小心翼翼,连说话都不敢大声,生怕惹得别人不开心。

  可是,他对唐峻这个儿子,却是寄予了厚望的,从来没有一次,看轻过他。

  老爷子看着痛哭的儿子,不禁猩红了眼眶。

  他仰起头来,深深地吁气,不想让自己再掉下泪来。

  他承认,这么多年来,他从来没有像关心疼爱唐肃一样,关心疼爱过唐峻,但是并不代表,他就愿意让唐峻为了唐肃去死。

  都是他唐家的孩子,即使唐峻是佐玲生的,他也希望唐峻可以好好的,堂堂正正的做人,做他们唐家的子孙。

  林子宜缓缓地闭上双眼,有温热的液体,再次控制不住地从眼角滑落,砸了下来。

  耳边,不断地回响着唐峻最后的那一句话。

  ——或许,在大哥身上延续我的生命,会让我感受到真正的幸福与快乐!

  唐飒有些怔愣地站在原地,她怎么也料想不到,唐峻竟然会愿意亲手用自己的命,来换唐肃的命。

  虽然,从小她就没有唐峻是自己弟弟的概念。但这两年来,她心里已经承认了这个弟弟,并且真心觉得这个弟弟不错。

  一旁的厉默衍看着怔愣的唐飒,伸手过去,搂紧她的双肩。

  如果说,早就有人预料到了唐峻今天的举行,那么这个人,就只有可能是厉默衍。

  从小接受的教育和观念,让厉默衍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极端的一种动物。

  当他觉得该对一个人好的时候,他会不惜一切的对这个人好。

  可是,当他觉得这个人和自己没有关系的时候,他又可以残忍的哪怕看着这个人去死,他也不会动一动眉头。

  为了林子宜,他可以在几千万人之中。找到一个和唐肃的血型跟年纪都差不多的男人出来,不管他是否愿意,然后将他的心脏,活生生地挖出来,送来给唐肃。

  可是,对于跟个陌生人相差不多的唐峻,对于他的选择,厉默衍却选择了沉默。

  因为,在看出唐峻的决定时,厉默衍也同时看出来了,唐峻心时的痛苦和煎熬。

  或许,死对唐峻来说,未必不是一种解脱。

  “妈妈,老爸没有心脏了吗?为什么要用叔叔的心脏?”小溪望着林子宜,很难过地问道。

  林子宜睁开双眼,低头看着抱着胳膊的儿子,艰难地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这时,手术室的门被推开,有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总司令,夫人,唐董事长,二少爷他........”医生来到大家面前,欲言又止。

  老爷子深吸了口气,异常沉重地道,“说吧,怎么样了?”

  医生眉头一拧,再次开口道。“二少爷已经进行了脑死亡状态,就算强行留着一口气,也只能是一辈子的植物人。”

  这是一场早就预谋好的车祸,唐峻算准了一切,除了大脑受到剧烈的撞击外,身体里的器官,都完好无损。

  老爷子身形一颤,差点往一侧踉跄。

  唐鼎年缓缓蹲下身去,双手抱紧了自己的头,身形颤抖,泪流不止。

  “安排手术吧,把阿峻的心脏,给阿肃。”良久的沉默后,老爷子沉沉地开口道。

  “是。总司令。”

  ................................................

  手术很成功,而且,没有产生任何的排斥反应。

  三天后,昏迷了整整十一天的唐肃,终于缓缓地醒了过来。

  睁开眼,看到那张镌刻的清丽面庞,唐肃微微扬起了唇角。

  林子宜亦是看着他,唇角,绽放出最绚烂的弧度。

  两个人无声地看着彼此,此刻,四道目光的交织相缠,胜过一切有声音的言语。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唐肃才动了动,对林子宜伸出了自己的大手,那么温柔又那么深情地缓缓开口。

  他说,“过来。”

  站在窗口的林子宜撑着腰,像一只笨鹅一样,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

  她来到病床边上专属于她的椅子里坐下,伸手过去,握住了唐肃温暖又干燥的大手,然后俯身,将自己的侧脸,紧紧地贴进他的掌心里。

  像是捧着这世间最稀奇的珍宝般,唐肃略微精砺的大拇指指腹,一遍又一遍地滑过林子宜细腻的脸颊,直到,掌心里,有凉凉的液体滑落。

  他垂眸,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发顶的漩涡,格外轻柔地道,“我做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你猜猜,我梦到了什么?”

  林子宜扬唇,眼角滑过的泪水,闪着如钻石般的亮光。

  “我猜不到,你告诉我吧。”

  唐肃笑了,低低的笑声,颤人心弦的魅惑。

  “我们的日子还那么长,以后,我再慢慢告诉你。”

  ....................................

  唐肃醒来后的第四天,是唐峻的葬礼。

  唐家有自己的墓园,每一个唐家的人。死后,都会被葬在亲人的身边,唐峻也不例外。

  参加葬礼的,没有一个外人,全部是唐家的人。

  外界都只知道,唐家才刚刚二十五岁的二少爷,原本一片大好的锦绣前程,却因为一场突然的车祸,车毁人亡,没有一个外人知道,他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什么。

  牧师站在墓碑前,读着长长的悼词,所有的人。穿着黑衣,站在初秋朦朦胧胧的细雨中,看着墓碑上那个永远消亡的年轻大男孩,神色沉重。

  林子宜看着墓碑唐峻那张俊逸的笑脸,回想起在y国首都,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样子。

  那时候的他,就跟此刻墓碑上的照片一样,笑容俊郎的像一缕阳光,格外耀眼。

  那时候,他总是找着各着各样的理由,站在她上课教室的下面,等着她下课,然后,用最温暖又最单纯的方式。哄着她开心。

  那时候的她,跟唐峻混在一起,也是真的很开心的。

  忽地扬唇,林子宜笑了,这是她,送给唐峻的笑容,发自内心深处的笑容。

  “阿峻,我不恨你。”她走到墓碑前,俯身,低头,亲吻那没有温度的墓碑,就像在亲吻唐峻一样,笑着轻语,“你那么好。我怎么会恨你了。”

  “如果有下辈子,我来做你的姐姐吧!那样,我就可以一辈子疼爱你,照顾你了。”

  唐鼎年站在离墓碑几步开外的地方,不过一个星期的时间,两鬓的白发,又添了不少。

  他已经不难过了,而是从心底里,为有唐峻和唐肃两个这样的儿子,感到无比的骄傲和幸福。

  别人的儿子,为了钱财,为了利益,可以手足相残。

  但他的儿子,为了兄长。却可以连性命都不要。

  所以,他不难过,他应该感到很开心才到。

  能有两个如此出色的儿子,是他唐鼎年,几生才修来的福气。

  年过八旬的老爷子拄着拐杖,如松般挺拔的身姿站在细雨中良久,看着朝自己微笑的孙子,一动不动。

  其实,他始终还是偏心的,唐肃醒来了这些天,为了不让唐肃受任何的刺激,他甚至是下令不允许任何一个人,透露半分唐峻的事情给唐肃知道。

  “子宜,你身子不方便,先回去吧。”老爷子看向站在离墓碑最近的林子宜,关切地道。

  “是呀,子宜,你先回去吧,别让阿肃一个人呆的太久了。”唐鼎年也微笑着道。

  林子宜缓缓转身,看着身后的老爷子和唐鼎年,还有厉默衍跟唐飒,“爷爷,爸,我还想等一个人。”

  虽然不知道林子宜要等的人是谁,唐峻的葬礼,他们也没有通知任何的外人,但既然林子宜这么说了,老爷子和唐鼎年,都没有反对的意思。

  “那你去车上等吧。”老爷子说道。

  林子宜犹豫一下,知道大家都在关心她,不想看到她出任何的意外,所以,点了点头。

  “走吧,我陪你过去。”厉默衍松开一直搂着的唐飒,和她一眼眼神的交流之后,朝林子宜走了过去。

  “好。”

  厉默衍一手从纪敏的手中接过黑色的大伞,撑在林子宜的头顶,另外一只手,径直搂住林子宜的肩膀,然后两个人一起往停车的方向走去。

  “二哥。”

  “嗯。”

  “问你一个问题。”

  “问吧。”

  林子宜抬头看向厉默衍那妖孽般的侧脸,皎洁一笑,“如果我跟阿飒两个人同时掉进了大海里,你先救谁?”

  厉默衍“噗嗤”一声笑了,“你这小脑袋瓜子,整天想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呀?”

  林子宜撇嘴,“回答我。”

  “肯定先救你呀!”

  “为什么?”

  厉默衍无奈地摇头,叹气!

  这个妹妹,简直是傻的可以呀。

  “快说呀,二哥。”

  “你忘了,当初是谁把我的命从大海里捡回来的。”

  “...........”林子宜瞪他一眼,“我的前提条件是,我和阿飒,都不会游泳。”

  厉默衍有点无语了,别人家都是傻老婆才问这种问题,为什么到了他们家,会是他的傻妹妹问。

  真的是一孕傻三年吗?

  “那当然先救我老婆呀!”

  “那我呢?就让我沉海底喂鱼了吗?”

  厉默衍一笑,“沉不了,不是有你家唐肃在嘛。”

  “我的前提还有一个,就是唐肃不在。”

  厉默衍,“...........”

  ...............................................................

  林子宜等了很久,久到老爷子和厉默衍他们都走了,暮色开始降临,她还等着那里。

  她要等的人,不是别人,是方子晴。

  自从唐峻出事之后,方子晴便也跟着消失了一样,一个星期来,她尝试过联系过方子晴好几次,可是,却一直没有找到过她。

  今天葬礼开始的时候。她发了一条信息给了方子晴,希望她能来参加唐峻的葬礼。

  其实,唐峻能在死之前,选择方子晴在一起,就足以证明,方子晴在唐峻的心里,和别的女孩子,是不同了的,只是,唐峻或许自己还没有意识到而已。

  “夫人,不早了,您等的人,或许不会再来了!我们回去吧,要不然总统先生会担心您的。”一直陪在一旁的纪敏劝道。

  林子宜摇摇头。她想再等一会儿。

  “夫人,您快看,有人走过来了。”没两秒,几步开外,白佳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好像是方小姐。”

  透过朦胧的秋雨,还有薄薄的暮色,林子宜抬头望去,果然,二三十米开外,穿着一袭白色长裙,手捧着一大束黄色玫瑰花,长发及腰的方子晴朝墓地的方向,走了过来。

  只是。林子宜不明白,方子晴为什么要穿一袭白色的长裙,捧一束娇艳的黄色玫瑰。

  黄色的玫瑰,代表珍重、祝福、失恋、试着去爱、再见、拒绝的爱,或者是为爱道歉,不管方子晴手里的黄色玫瑰代表哪一种意思,似乎和唐峻的葬礼,都格格不入。

  但是,林子宜又明白,方子晴之所以这么做,一定有她想要表达的意义。

  “我们过去吧。”林子宜抬腿,朝方子晴的方向,走了过去。

  走近了,林子宜才发现。今天的方子晴,化了个很精致的淡妆,很漂亮,但是她也同时发现,方子晴瘦了,跟十几天前相比,瘦了很多。

  “子晴。”

  方子晴看着林子宜,浅浅一笑,“夫人,少帅在哪?你能带我过去吗?”

  林子宜点头,伸手过去,挽起方子晴的手,和她一起往唐峻的墓地走去。

  来到墓碑前,看着墓碑上那张英俊的笑脸,方子晴仍旧浅浅地笑着。

  她俯身,将手里的那束大大的娇艳黄玫瑰,放在了唐峻的墓碑旁。

  “少帅,这束花,还给你。”

  如果当时她知道黄色玫瑰所代表的意思,而且知道是唐峻送的,她或许就不会收了。

  方子晴真的很后悔,后悔为什么自己不能大胆一点,后悔自己不能再有主见一点,爱的时候,就勇敢的说出来。

  哪怕被拒绝,至少,自己给了自己勇敢的机会,以后便不会再后悔。

  林子宜看着那束朵朵娇艳的黄色玫瑰花,此刻,终于明白,方子晴为什么会这么做了。

  原来,在死之前,唐峻已经用这么委婉的方式,拒绝了方子晴。

  其实,他只是已经做了决定,知道自己什么也不可能再给方子晴,所以才会拒绝她的吧。

  “喜欢你,是我的事情!喜欢不喜欢我,才是你的事情。”方子晴看着朝唐峻,努力笑着,湿了眼眶,“你没权力阻止我喜欢你,也不能阻止我喜欢你,哪怕现在你死了,也不能。”

  “从今天开始,我会好好地吃饭,好好地工作,好好地睡觉。”方子晴深吸了口气,忍着眼里的泪,继续,“我也会跟别的男人结婚,和给别的男人生孩子,但是,我会一直喜欢你.........到老,到死。”

  有眼泪,终是不听使唤。滑出了眼眶。

  林子宜拿出自己的方巾,递到方子晴的面前。

  方子晴模糊的视线,落在林子宜手里的素色方巾上,良久之后,她才伸手,接过,然后去擦脸上的泪。

  即使林子宜明白,方子晴在唐峻心里的和其她的女孩是不同的。

  可是,人都已经不在了,她如果说出来,又还有什么意义,只会徒增方子晴的忧伤而已。

  “子宜,你真的好幸福,我好羡慕好羡慕你。”方子晴擦干眼泪,忽然对着林子宜说道。

  林子宜看着方子晴,扬唇一笑,没有立刻说话。

  她大概明白,方子晴这句话的背后,所蕴含的真正意思。

  “我确实很幸福,但每一个人对幸福的定义,其实都是不一样的。”林子宜嘴角扬起浅浅的梨窝,优雅而从容,“因为每一个人的付出,都不同。”

  从十八岁到今天,她经历了什么,付出了什么,现在又收获了什么,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低头,林子宜看着自己高高隆起的腹部,抬手轻抚她的宝贝们。

  方子晴说的没错,现在的她,真的很幸福,很幸福!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324章 大结局(六)-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