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黄金城娱乐 >

第315章 最初的我们,最美的结局(十六)-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发布时间:2018-08-27 17:2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黄金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314章 最初的我们,最美的结局(十五)-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谢晓琳在医院里住了半个月,终于可以带着小花一起出院了。

  因为安希妍逃狱,林子宜自然不能来接谢晓琳母女出院,所以一大早,就打了电话过来。

  “确定你和小花都没事了,可以出院了吗?”因为有好几天没有看到谢晓琳了,林子宜不太放心地问。

  “我亲爱的总统夫人,托你的福,院长大人亲自给我做了检查,说我的伤口恢复的很好,完全没有必要再继续住在医院里,浪费资源了。”比起刚从手术室里推出来的那个奄奄一息,仿佛随时都可以消失掉的谢晓琳,现在的谢晓琳,简直可以用‘生龙活虎’四个字来形容。

  至少,她现在已经行动自如了,而且还能随时抱小花。

  林子宜长叹口气,“好吧!小花她妈,回家好好休息,我这几天,就暂时不去看你和我干女儿了。”

  “我知道,安希妍太恶毒,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来,所以在抓住安希妍之前,你一定不能乱跑。”安希妍逃狱的事情,整个f都知道了,谢晓琳不可能不知道。

  “嗯,我知道。”

  挂断电话。谢晓琳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谢母在一旁哄着小花,谢父则去办出院手续了。

  等谢晓琳收拾好东西换好衣服的时候,谢父也办完出院手续回来了。

  “爸,妈,我们走吧。”

  “再等等。”谢母一边逗着小花一边道。

  谢晓琳一脸困惑,“干嘛再等等呀,难道你们想要我和小花在医院里多住住吗?”

  “呸呸呸!瞧你这乌鸦嘴。”谢母瞪了女儿一眼,解释道,“李正和他的父母应该很快就到了,人家特意来接你出院,好歹也是一片心意,再等等又能怎么样?”

  原本谢晓琳还嬉皮笑脸的,但一听完谢母的解释,她脸上的笑容就没了。

  “那你们等吧,我和小花先走了。”说着,她便伸手过去,想要将小花从自己的母亲怀里抱过来。

  “晓琳,上次李正他妈不是已经解释清楚了嘛,李正会突然和你分手,娶那个什么郑什么芯怡,那都是因为当初的一个承诺,像李正这样重信用守承诺的好男人,这年头不多了,你要知道珍惜。”谢母苦口婆心地劝道。

  谢晓琳斜了自己母亲一眼,真搞不清楚,到底谁是她生的。

  “要等你们等,反正我不想再在医院多呆了,一刻也不行。”谢晓琳格外倔犟地道。

  “晓琳,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懂事了。”谢父也淡淡地责备道,“现在李正已经和那个郑芯怡离婚了,他又是真心真意对你的,他的父母也都接受你了,你不跟他在一起,难道还想给小花找个后爸吗?”

  谢晓琳被自己的一对父母说的无语,沉默一瞬之后,反问道,“如果我不是子宜最好的朋友呢?如果我当初没有留下小花呢?你们觉得,我和李正再在一起的机率,又有多大?”

  谢母嗔了谢晓琳一眼,“你这孩子,干嘛非得钻牛角尖呢?现在这样。不都挺好的嘛,你跟李正继续在一起,一切不都挺和和美美的嘛?”

  谢晓琳叹气,彻底无言以对了。

  她是真不想脸红脖子粗的跟自己的父母吵,这样没意义,最后伤害的还只是自己而已。

  “那你们带着小花等吧,我去下面透透气。”

  谢晓琳看一眼母亲怀里东张西望的女儿,转身,大步便出了病房,任谢父谢母叫都叫不住。

  来到电梯口,当电梯“叮咚”一声缓缓打开,她正抬腿要往电梯里迈的时候,三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晓琳,你这是要去哪呀?”看到谢晓琳,李母率先走出电梯,笑着慈爱地问道。

  李将军紧接着走出电梯,看到已经穿着自己衣服的谢晓琳,“这是已经收拾好了,准备出院了吗?”

  谢晓琳看着电梯里面容憔悴、眼窝深陷的李正,怔了三秒之后,才回过神来,低下头去,回答道,“是呀,收拾好了,我先下去。”

  李正亦是怔怔地看着谢晓琳,直到她的话音响起,他才微不可见地扬了扬唇角。在听到谢晓琳说要先下去的时候,他没有跟着父母一起迈出电梯,而是伸手,拦住了正要开始缓缓关上的电梯门,等着谢晓琳进去。

  谢晓琳等了一会儿,见李正没有要出来的打算,反而是等着她进去,她干脆抛下一句,“我走楼梯吧。”然后,转身就大步就安全通道口走去。

  “你小子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追呀!”李将军斜了一眼儿子,低声道。

  李正反应过来,赶紧大步追了直去。

  感觉到后面追上来的脚步声,谢晓琳走得更快,像是后面追着她的,是豺狼虎豹般。

  好在安全通道口离电梯口不远,谢晓琳加大脚步,一把推开安全通道的门,跨了进去。

  “啊!”

  因为走的太急,步子跨的太大,扯动到了肚子和子宫上的伤口,猛然传来的痛意,让谢晓琳轻呼一声,然后本能地伸手扶住了墙,而另外一只手,则抚上了自己小腹处的伤口上。

  “怎么啦?”

  紧追上来的李正见到谢晓琳忽然变得有丝苍白的脸色,立刻伸出双手,去扶住她,眉头紧拧着关切地问道。

  谢晓琳身上任何一丝丝的痛,在他的身上,都仿佛能感同身受,甚至是放大了数十倍。

  因为身体上的不适,谢晓琳并没有立刻推开李正,而是深呼吸,来减轻疼痛。

  待身上的疼痛有所缓解的时候,她才缓缓抬起来头来,看着眼前满目担忧的男人,异常平静地道,“别碰我,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关系。”

  李正低头静静地看着她,没说话。

  因为担心谢晓琳会挣扎,引来伤口更加的不适,所以,片刻之后,李正选择了松开了她。

  待李正一松开自己,谢晓琳便再次迈开步子,扶着楼梯的扶手,缓慢地一步步往下走,即使伤口仍旧有些不适,可是她却倔强地不肯停下来。

  李正则隔着一个台阶的距离,默默地跟在她的身上,一步一步跟着她走。

  vip病房区在十六楼,要想从十六楼一步一步走到一楼,对于一个刚动了大手术才半个月的人来说,谈何容易。所以,才走了不到四层楼,谢晓琳便顶不住,停了下来,额头,密密麻麻的汗珠,冒了出来。

  不过,她才停了下来,李正便一个箭步跨下两级台阶,来到她的面前,然后以快得让人完全预料不到的速度,伸出双手,一把将谢晓琳打横抱起。

  “啊!”

  谢晓琳惊呼一声的同时,整个身子已经腾空而起。

  出于保护自己的本能。又或者出于习惯,她立刻伸出双手,攀上了李正宽厚的肩膀。

  对于谢晓琳的反应,李正似乎很满意,唇角,情不自禁地便扬起了淡淡地弧度来。

  “李正,你放开我!”待反应过来后,谢晓琳捏紧拳头,狠狠朝李正的胸口砸了下去,气愤的声音带着娇嗔道。

  李正看着怀里的谢晓琳,她声音里娇嗔的意味,和一双明眸里流露出来的娇媚,一如从前般,那么熟悉。

  一颗心,就像忽然被灌了蜜般,甜蜜的滋味,迅速地向身体里的每一个地方扩散。

  “混蛋,你放我下来!”

  看到李正只看着自己,眉目深情,谢晓琳双狠狠砸了他一拳。

  李正的眸色,深了深,抱着她的双手,不但没有松开,反而抱的得紧了。

  他转身,紧紧地抱着谢晓琳,像抱着这个世界上最稀有的珍宝般,一步一步,慢慢地继续往下走。

  “李正。你想干嘛?放我下来!”谢晓琳命令,在李正的怀里踢了踢腿,没有再砸他,更加没有用力的挣扎扭动。

  只不过,这次,李正完全没有听她的话。

  “对不起,晓琳!是我错了。”第一次,李正在谢晓琳的面前,为自己澄清道,“虽然我跟郑芯怡结过婚,但是,我从来没有碰过她。”

  “你干嘛跟我说这些,跟我又有什么关系?”谢晓琳气鼓鼓地质问,但是已经老实地呆在李正的怀里。完全停止了反抗。

  “我真的从来没有碰过她,就连接吻,也没有过。”李正再次强调。

  谢晓琳狠狠瞪他一眼,不知不觉间,竟然红了脸颊。

  其实,谢晓琳知道,这些天,李正每天都有来医院陪她,只是,他不敢出现在她的面前而已。

  有时候,是清晨很早的时候;有时候,是晚上很晚的时候;或者有时候,是中午别人都在吃饭午休的时候。

  她知道,他的工作很忙,有时候甚至是需要一天24小时形影不离地跟在总统的身边。

  他来陪她,很多时候,在病房外一站就是好几小时,这些,她都知道。

  人心总是肉长的,更何况,是自己曾经那么深爱的一个人,李正默默地做了这么多,谢晓琳又怎么可能不感动。

  说不爱,说忘记了,说在乎了,其实统统都是假的,她只是,将所有的一切都深埋进了心底,然后上了把锁,一旦这把心锁被人打开,所有的一切,便会倾泻而出,无法控制。

  就像此刻,谢晓琳心中悸动的涟漪,就像刚认识李正那会儿一样,一波一波荡漾开来。

  “这些都是你的事,跟我没关系,你不用跟我说!”但是,又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地就放过李正呢?所以,谢晓琳嘴硬。

  李正看着怀里别扭的谢晓琳,扬起嘴角笑了笑,不但没有停下来,反正继续道,“自从跟你交往之后,我心里就只有你,再也没有过别的任何女人,就连睡着了做梦,我梦到的,也只是你。”

  “李正,你有完没完?”谢晓琳听的脸红心跳加速,怒嗔着李正道。

  “没完!”李正一边慢慢地往下走,又接着道,“见不到你,我每天想的都是你,想你想到睡不着!我很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早点娶你,跟你结婚,这样,就算郑芯怡回来了,我也不需要再履行当年的承诺。”

  谢晓琳看着李正,听着他的‘甜言蜜语’,如果说心灵里没有一点震撼,那肯定是假的。

  她很清楚,李正是一个实事求是,从来不会甜言蜜语的男人,跟他在一起两年的时间里,她甚至是没有听到过李正说过一句“我爱你”,可是,此刻,这个连“我爱你”三个字都不会说的男人,却告诉她,没有她在身边的日子,他每天想她想到睡不着。

  心底所有被封锁的美好,像泛滥的洪水,瞬间成灾。

  莫名地,谢晓琳的眼眶里,便氤氲起一层淡淡的水汽来。

  她吸了吸鼻子,努力忍住了。

  “难道在你心里,一个口头承诺,远比我还要重要吗?”

  李正看着谢晓琳那双波光潋滟的眸子,整颗心都化了。

  “晓琳,对不起!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一定不会再辜负你。”

  “谁要信你骗人的话。”谢晓琳脸一撇,嗤之以鼻。

  “我要骗你,就天打雷劈。”李正发誓。

  谢晓琳又撇回脸来,狠狠地瞪着他。

  “别生气啦,好吗?等你出了月子,完全好了,我们就去登记,然后办一场盛大的你想要的婚礼,行吗?”李正继续讨好道。

  “谁说要嫁给你啦?”

  “反正这辈子,除了你,我谁也不会再娶啦。”

  谢晓琳怔怔地看着李正,他一句闷闷的话,却是她这辈子,听过的最动听的情话。

  心中,无数的暖流,泛滥开来,让谢谢晓琳顿时失了言语。

  片刻之后,她才收回目光,然后,又做出之前一副清高的样子道,“想要娶到我,也不是没有可能。”

  李正笑了,“你告诉我,要怎么做?”

  “从现在开始,重新追求我一次,如果你表现好,我会认真考虑的。”

  李正,“...........”

  ..........................................

  俗话都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逃狱之后,安希妍易容成她人的样子,然后再借用这个人的身份,光明正大地住进了离章台殿最近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里,三天下来,她以一个外来旅客的身份,自由地出入酒店,没有引起任何的怀疑。

  其实,安希妍的智商一点都不低,以前,只是生活过的太安逸,太幼稚,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而已。

  在监狱里呆了快三年,她已经想明白了太多的事情。

  被判刑39年,以唐肃的做风,她绝对没有可能获得减刑的机会,所以,如果她能在监狱里撑39年,等她刑满出狱的时候,她已经是个老太婆,那时候,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就算出狱了,又还有什么意义。

  与其苟延残喘地活着,不如痛痛快快地干一场,让那些害过她的人,亲手将她推进地狱里的人,统统跟着她一起,陪葬!

  所以,不管是唐肃,还是林子宜,他们都得死。

  逃出狱之后,她的第一个目标,原本是唐肃,但是从锦秀那里得知,唐肃去了国外访问,暂时不可能回来。

  既然唐肃暂时不能回来,那她就先解决了林子宜那个贱人。

  只不过,经过这几天的观察,安希妍了解到,自从她逃狱之后,林子宜便一直躲在唐家大宅里,没有出来过。

  唐肃不在京都,林子宜又躲着不肯出来,灵机一动,安希妍自然就想到了小溪。

  一想到小溪曾骂她丑八怪,老巫婆,安希妍就恨得牙痒痒。

  站在浴室的盥洗台前,安希妍摘掉自己的头套,看着自己的头上,被烧伤根本无法再长出头发来的头皮,她便猩红了双眼,眼里,迸射出浓烈的杀意来。

  唐肃和林子宜是怎么对她的,她便要将全部的痛苦,加倍偿还在他们的儿子身上。

  下定了决心,安希妍当即就开始做周详的计划,她就不信,只要抓到了小溪,林子宜和唐肃会不出现。

  据安希妍了解,小溪的班主任老师是个女的,这而个女的,有一对双胞胎儿子。

  所以,翌日一大早,天才蒙蒙亮,安希妍就让人潜进了小溪班主凭老师的家里,挟持了女老师的双胞胎儿子和老公,然后威胁女老师,去学校里,把小溪给骗出来,否则,就杀了她的双胞胎儿子和老公。

  女老师一开始不肯,结果,蒙面的黑衣人一刀刺进了女老师老公的大腿里,那女老师的老公,痛得直哀嚎,当即就晕死了过去。

  “你答不答应,不答应的话,我们再给你的两个宝贝儿子,一个来一刀。”蒙面人威胁道。

  女老师的两个儿子才三岁多,被蒙着嘴,蒙着眼睛,不停地哭。

  看着一旁晕死过去的老公,还有两个不停哭泣的儿子,女老师知道,这些蒙面人很有可能,就是受安希妍指使的,而且看这些蒙面人的狠劲,如果她不乖乖听话,他们是不可能放过他们一家四口的。

  安希妍想要对付的人,就是总统先生和夫人,就算她不去引出小溪来,安希妍也会想别的办法。

  而总统先生那么厉害,一定可以想办法救出小溪来的,可她现在如果不答应,她的老公儿子就会真的没命了。

  万般无奈之下,女老师只得点头答应了。

  按照正常的上班时间,女老师开车来到学校,然后,去了教室。

  她到教室的时候,小溪刚好已经来上学了,正在和同桌的女同学聊天。

  “小溪,你过来一下。”女老师像往常一样,亲切地对着小溪招手道。

  因为小溪是班上的班长,平常和班主任老师打交道特别多,老师又对他非常的好,所以,小溪自然就跑了过去,“老师,什么事?”

  女老师和蔼一笑,努力维护着往日的正常神色道,“老师赶才走得急,把班上同学昨天交的作业放在车里忘记拿了,我马上就要去给隔壁班上课,你能不能帮老师去车里拿一下,然后发给同学们。”

  说着,女老师将自己的车钥匙递到了小溪的面前。

  这种事情,虽然是第一次,但是,他身为班上的班长,去帮同学们拿人作业本,其实也没什么的。

  所以,小溪立刻就点头答应了。

  “你知道老师的车是哪辆,停在哪里吧?”女老师确认。

  小溪点头,“知道。”

  学校老师的车,基本上都有固定的停车位,小溪自然知道。

  “作业本应该是放在了后座上,你要是没发现,可以到车上找找。”女老师叮嘱道。

  “好的,我知道了。”小溪接过车钥匙,转身便大步跑了。

  女老师看着小溪快速跑开的身影,双手,这才开始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不要怪她,她是不得已的,她是不得已的........

  ...................................

  小溪一口气跑到了教学楼后面的停车场,他视力好,眼睛尖,一眼,就看到了女老师的车停在停车场中间的位置。

  因来现在已经马上要上第一堂课了,所以,停车场里,除了停满的车,一个人也没有。

  小溪向着女老师的车,拔腿跑了过去。

  跑到车子后座的车门前,小溪停下抹了把汗,然后拿车钥匙按下解锁。

  车灯立刻亮了一下,车子成功解锁。

  往后挪了一步,小溪一把拉开车门。

  车门拉开的同时,一个躺在车厢后座里的蒙面人立刻伸出双手来,一只手扣住小溪的后脑勺,另一只拿着白色纱布的手,蒙住了小溪的口鼻。

  “嗯.........”

  小溪瞪大眼睛,猛烈地挣扎,只是。不过两三秒的时间,他便失去了反抗的能力,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看到彻底晕过去的小溪,蒙面人勾唇一笑,下了车,然后拎起小溪,立刻拉开了旁边一辆车的车门,把小溪扔进了后座,自己也钻了进去。

  “开车,快!”

  “是。”前面的司机点头,一脚踩下油门,将车开了出去。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316章 最初的我们,最美的结局(十七)-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