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黄金城娱乐 >

第307章 最初的我们,最美的结局(八)-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发布时间:2018-08-27 17:2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黄金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306章 最初的我们,最美的结局(七)-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才到章台殿,唐肃的右眼皮便跳了跳。

  俗话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虽然唐肃从来不信这些迷信的鬼话,可是,下意识地,他却还是让秦硕打电话,问问林子宜在干什么。

  每天打电话寻问林子宜的状况和行踪,已经是秦硕工作内容中不可缺少的很重要一部分,得到唐肃吩咐,秦硕立刻拨通了熟悉的号码。

  待一切都问清楚之后,秦硕挂了电话,立刻去唐肃的办公室,向他汇报情况。

  “阁下,您离开总统府后,夫人接了一个电话,说是谢晓琳小姐发生意外,被送去了医院,夫人挂了电话,就匆匆赶出去了医院。”

  唐肃眉头一拧,“电话谁打的?”

  林子宜只是谢晓琳的好朋友而已,又不是谢晓琳的亲人,正常情况下,谢晓琳有事,应该是通知她的父母才对,谁会动不动就想到通知总统夫人呢?

  秦硕低下头去,“.........安氏集团的总裁安奕泽。”

  果然如此!

  唐肃的脸色,立刻就变臭了,从大班椅里起身,一边往外走一边冷声吩咐道,“去医院。”

  秦硕点头说了声“是”,立刻跟了出去。

  办公室外,李正刚好拿了一叠资料过来要给唐肃,结果一走到门口,还没来得及抬手敲门,门被从里面推开,唐肃沉着脸走了出来。

  “阁下。”

  唐肃掀眸觑了他一眼,径直越过他,然后道,“跟我来?”

  李正一时没反应过来,傻不吧唧地就问了一句,“阁下,去哪?”

  “看你女儿。”

  ——看女儿?!

  李正像是被雷给劈中了般,一下子愣在了原地,没了反应。

  秦硕跟出来。看到愣在门口的李正,使劲拉了他一把,压低嗓子道,“还愣着干嘛,谢小姐在医院,估计生了。”

  一起共事这么久,李正和秦硕,同为唐肃身边最信任的人,两个人的关系,自然是很铁的,虽然谢晓琳肚子里的孩子的事,李正从来没有在清醒的时候跟任何说过,但是并不代表他喝醉的时候,没有说过。

  好几次秦硕跟李正一起喝酒,李正喝醉了。便把他心里的苦闷,一股脑儿的跟秦硕倾诉。

  所以,李正跟谢晓琳的那些事情,秦硕基本全知道。

  被秦硕那么一拉,李正猛地回过神来,巨大的、从未有过的欣喜,瞬间将他席卷,他并点就要兴奋的大叫出来。

  迅速将手里的资料放到唐肃的办公室,李正立刻便冲了出来,然后,箭步朝唐肃追了过去,那轻快的步伐,简直都快要飞起来。

  他有女儿了,他竟然有女儿了!

  .................................

  医院里,林子宜焦虑地不停在手术室外走来走去,清丽的眉心,一直紧拧着,没有松开过。

  纪敏和白佳站在一旁,看着挺着个大肚子踱来踱去的林子宜,两条眉毛拧得比林子宜的还紧。

  “夫人,您坐儿吧!”纪敏劝道。

  林子宜摇头,这种时候,她怎么能坐得住。

  “孩子那边的情况怎么样呢?”

  “夫人,您放心吧,我们最出色的新生儿专家正在为谢小姐的女儿进行救治,而且孩子只是呛到了羊水,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医院的副院长陪在一旁,听到林子宜问,立刻恭敬地回答道。

  林子宜点头,心里微微松了口气,然后,又继续在手术室的门口踱来踱去。

  一旁站着的安奕泽看着一只手插在腰上,支撑着她的大肚子不停走动的林子宜,眉峰轻拢一下,大步朝她走过去,然后伸手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

  纪敏和白佳见到,立刻就警惕的向前。

  林子宜看了一眼安奕泽握住自己手腕的大手,眉心一蹙,扬手制止了纪敏和白佳。

  “你这样挺着个大肚子走来走去,不累吗?”安奕泽问林子宜,一双深邃的眸子里,尽是温和与关切。

  林子宜本来就瘦,即使怀孕了,身上也没长多少肉,这样一来。就更加凸显出了她的大肚子。

  安奕泽看着她的大肚子,怎么看怎么觉得她不像怀孕才五个多月的,可是总统夫人的官方微博公布的消息,林子宜怀孕的时间,就只有五个多月啊。

  林子宜抬头看向安奕泽,温和一笑,不动痕迹地将自己的手从他的大掌里抽了出来,“我还好,没关系。”

  安奕泽看着林子宜从自己手心里抽走的手,不禁低下头去,扯了扯唇角。

  经历了这么多,如果说林子宜丝毫都看不出此刻安奕泽的心思,那肯定是假的。

  但是,她和他,已然是不可能再有任何一点交集的人,更何况,唐肃还是那个大个醋坛子,她才不想自讨苦吃呢。

  抬腿,林子宜想要拉开与安奕泽的距离,只是,她的一只脚才落下,腹部,便有一阵不适传来。

  停下脚步,眉头骤然紧蹙,林子宜一只手撑腰,另外一只手抚上自己的肚子,低下头去,腹部的不适,比刚才的更加强烈起来。

  “啊!”

  猛然地一阵撕扯的痛,让林子宜控制不住地轻呼出声,双腿,也不禁开始发软,整个人都轻颤了一下。

  “夫人!”

  “你没事吧?”纪敏和白佳冲过来之前,安奕泽已经迅速地反应过来,一步跨向林子宜,伸出双手将她扶住。

  腹部传来的痛意,让林子宜根本什么也说不出来,也完全顾不得扶住自己的人是谁。

  她双腿继续一软,整个人往安奕泽的怀里靠去。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电梯“叮咚”一声打开,高大挺拔的男人从电梯里大步跨了出来。

  锐利的视线迅速地在走廊上逡巡一圈,当看到软在安奕泽怀里,面色痛苦的林子宜时,唐肃三步并做两步走,几乎是比别人跑还要快的迅速,往林子宜箭步过去。

  所有人原本放在林子宜身上的视线,因为唐肃的出现,都投到了他的身上,大家回过神来之后,除了安奕泽外,都恭敬地唤一声“总统先生”。

  不过,唐肃却完全没有要理会他人的心情,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分给其他人一丝丝,直直地盯着林子宜,来到她的面前,俯身下去,伸出双手,然后,从安奕泽怀里将她抱了过来。

  “怎么啦?”

  林子宜难受地缩进唐肃的怀里,双手攀上他宽厚了肩膀。看着他,有些艰难地道,“老公.......我肚子........肚子疼!”

  “愣着干什么,叫医生。”

  “是,总统先生,请跟我来。”副院长反应过来,立刻在前面带路,有人则立刻去安排医生。

  唐肃抱着林子宜,大步跟在了副院长后面。

  安奕泽保持着刚才抱着林子宜的动作,抬头看向唐肃抱着林子宜快速消失的身影,不禁苦笑。

  “老板,林小姐走了。”助理joe一直陪在一旁,看到安奕泽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微不可闻地叹息一声,向前道。

  不称呼林子宜为“总统夫人”。而是称呼她为“林小姐”,是因为joe明白,在自己老板心里,林子宜不是总统夫人,而只是以前她身边的那个秘书。

  安奕泽一笑,站了起来,“是呀!我们也走吧。”

  “安总,谢谢你!”见到转身要走的安奕泽,李正向前来,由衷地道。

  安奕泽看向李正,略一思忖,便明白李正为什么要对他说这一声“谢谢”了。

  抬手,安奕泽拍了拍李正的肩膀,“有人愿意无名无份不求回报地给你生儿育女,要好好珍惜!”

  李正沉沉地点头,再次说了一声“谢谢”。

  安奕泽笑了笑,大步离开。

  等安奕泽和他的助理离开后,李正才抓住旁边的一个护士,问谢晓琳和孩子的情况。

  李正抓住的护士,不是别人,正是之前拿了子宫切除的手术通知书要给安奕泽签的那个小护士。

  其实从林子宜出现到现在,小护士仍旧是一脸懵逼,现在,突然又冒出一个李正来这么关心手术室里的谢晓琳,小护士就更懵了。

  她看了看李正,壮着胆子弱弱地问了一句,“请问,手术室里的产妇,到底是安总的那个.......还是你的那个那个呀?”

  李正眉头拧了拧,一开始还不明白小护士问的是什么。随即转念一想,便立刻明白了,毫不迟疑地便回答道,“里面的产妇是我的太太,刚才的安总,只是我太太的老板罢了。”

  在李正的心里,不管有没有郑芯怡,他早就把谢晓琳放在了妻子的位置。

  “哦——!”小护士终于明了的长吁了口气,看刚才李正是紧跟在总统先生身后一起来的,也知道,李正的身份,定然不简单,所以,不敢怠慢,立刻就将谢晓琳和孩子的情况,说给李正听。

  “产妇被送来的时候,不止羊水已经破了,子宫也出现了裂痕,开始流血不止!”小护士看着李正,继续巴拉巴拉地道,“后来子宫强烈的收缩,医生将孩子从产妇子宫里取出来的时候,子宫已经明显破裂,开始大出血........”

  一开始的时候,李正的表情还挺正常的,但是一听到小护士说,谢晓琳的子宫破裂,开始流血不止的时候,他的心脏,就仿佛被针扎猛地扎了一下般。骤然紧缩。

  看着小护士一张一合不断翕动的双唇,听着她那再平常不过的语言说着谢晓琳和孩子的情况,李正的心脏,就仿佛有一只铁臂将他的心脏紧紧拽住了般,越收越紧,越收越紧........

  “孩子被送去了新生儿科抢救,问题应该不是很大,但是产妇大出血,根本止不住,医生建议,要保住性命,只能切除子宫。”说着,小护士将还一直拿在手里的切除子宫的手术通知书递到李正的面前,“诺,你看。这是手术通知书。”

  李正低头,看着手术手里的通知书,当白纸黑字上的“子宫切除手术”这几个字赫然映入他眼帘的时候,他的身形猛然一震,往一侧踉跄。

  小护士见到,赶紧伸手去扶住他,“先生,你没事吗?”

  李正伸出一只手扶在墙上,抬起另外一只手对着护士挥了挥,示意自己没事。

  小护士松开他,叹了口气道,“唉!你们家属也太不小心了,产妇挺着那大个肚子,也不小心看着点,让她摔了,还摔的那么严重。”

  李正的大脑一片混沌,脑袋里像是钻进了无数只蜜蜂,不断地在他的脑子里“嗡嗡”地叫,他根本就听不清小护士在说什么,即使此刻他的一只手用力的扶着墙,可是,却仍旧控制不住地浑身颤抖。

  看到李正那么悲痛的样子,小护士又叹了口气,劝道,“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了,我们院长已经在手术室里了,我们院长可是全京都最好的妇产科医生之一,就算保不住你太太的子宫,也至少不会让她有性命危险的。”

  见李正根本没有要理会自己的意思,小护士觉得无趣。便停了下来,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停了几秒,小护士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拔腿就跑了。

  在小护士的脚步声快速消失的同时,李正的视线,也变得越来越模糊,有透明的液体,一颗一颗,从他的眼眶砸了下来,滴在了光鉴照人的地板上,一点点晕开。

  后背,抵上雪白冰冷的墙壁,李正像是一个瞬间没有了骨头的软体动物,失去了所有的支柱,整个身子,一点点往下滑........

  他知道,一定不会是谢晓琳自己摔倒的,99%的可能,是郑芯怡跑去找谢晓琳的麻烦了,因为昨天晚上,他已经将离婚协议书给了郑芯怡,正式提出了离婚。

  只是,他不知道,谢晓琳已经从绾镇回来了,他真的不知道。

  如果他知道,他一定会让人看着郑芯怡,一定不会让她跑去伤害谢晓琳。

  一定不会!

  可是,没有如果!

  一切都是他的错,是他!

  李正双手抱着自己脑袋,用力地、狠狠地锤,狠狠地揪住自己的短发,恨不得自己的头发都拔光,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减轻自己一点点的罪孽。

  晓琳,不要有事,你不要有事,我求你了!

  .................................................

  林子宜因为刚才情绪太过于紧张激动,再加上活动太过于剧烈,以至于引起肚子里三个胎儿的不安,引起腹部的强烈不适,甚至是见了血。

  好在林子宜人就在医院,救治及时,医生第一时间给她注射了安胎药物,让她肚子里的三个小家伙安静下来,然后。又给林子宜注射了镇定剂。

  注射了镇定剂之后,林子宜躺在唐肃怀里,很快便安静地睡了过去。

  唐肃一只手抱着林子宜,另外一只温热的大掌则一遍一遍轻轻地抚过她高高隆起的小腹,安抚着她肚子里三个燥乱不安的小家伙,声音臭臭地威胁道,“你们三个给我安静点,再弄得你们妈妈难受,等你们出来,我有你们好受的。”

  三个小家伙感觉到爸爸的大掌那熟悉的体温,听着爸爸那熟悉的低沉又好听的嗓音,像是得到了安抚,又像是被吓到了,果真很快便老实了下来,林子宜原本还时不时会有些变形的大肚子。立刻就安静了下来,恢复了它该有的形状。

  唐肃看着怀里睡着的小女人,抬手,轻柔地将她额前的几缕碎发拢到耳后,然后,又将她眉心间的褶皱抚平。

  此刻,他心里不知道是担心和心疼多一点,还是气愤多一点。

  如果不是他及时出现,那么现在陪在林子宜身边的,是不是就是安奕泽。

  看着怀里的小女人,明明有狠狠掐她一把的冲动,可是取而代之的,却是他低下头去,菲薄的双唇,印在了她眉心的位置。

  一切。都不由自主!

  有一种说法,眉心是一个人脸上最神圣的地方,如果一个人愿意吻你的眉心,就代表你在他心中的位置,是至高无上的、独一无二的。

  虽然唐肃并不知道这种说法,但是,从一开始看上林子宜的时候,在想要在身体上得到她之前,他想要吻她的地方,就只有眉心的位置。

  他不止爱她,非常非常地爱她,在他的心里,林子宜就是他的女神。

  ....................................

  因为路上塞车,谢父谢母赶到医院手术室外的时候,就只有李正一个人守在那里。

  看到痛苦地抱着头蹲在手术室门口的男人,谢父谢母认真打量了一番后才判断出是李正。心中,不由皆是有些好奇。

  “李正,你怎么会在这里?晓琳呢?”谢父走到李正的面前,满脸急切地问道。

  听到熟悉的声音,李正才慢慢抬起头来,一张硬朗的脸上,还挂着泪痕。

  看清楚是谢晓琳的父亲,李正赶紧把脸上的泪痕抹的掉,因为不想让他们担心,他尽最大的努力,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站了起来。

  “叔叔,阿姨。”

  “晓琳呢?晓琳在哪?她怎么样呢?”这个时候,比起谢晓琳的安危来。谢母似乎并不关心李正的存在。

  “是呀!晓琳呢?她和孩子怎么样呢?”谢父再次急切地追问。

  这种时候,李正当然不可能把实情都告诉谢父谢母,只再次努力扯了扯唇角,回答道,“孩子已经出生了,暂时被送去了新生儿科,晓琳的情况不是太好,目前还在手术室里。”

  “不是太好是什么意思?晓琳到底怎么样呢?”谢母当了那么多年的护士,对于李正的话,自然很敏感。

  “医生还在手术室里,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李正只能如此敷衍了。

  谢母拧眉,看了看李正,也没有再多想,然后看向一旁的丈夫道,“你在这里等着晓琳,我去新生儿科看看咱们孙女。”

  谢父点点头,“去吧。”

  谢母又看了李正一眼,有些话,到了嘴边,又吞了回去,什么也没有再说,转身离开去新生儿科。

  谢母离开,走廊里又恢复了刚才诡异般的安静。

  李正看了谢父一眼,愧疚地低下头去。

  此刻,不管他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也是自讨没趣。

  不过倒是谢父,待谢母离开后,转过身来看着李正,叹了口气道,“你走吧,我在这里等着就好。”

  “叔叔,........”

  “你留下来又有什么意思?”谢父努力压抑的怒火,一点点开始往上冒,“既然你已经和晓琳分了手,和别的女人结婚了,又还要来关心晓琳她们母女干什么?”

  见李正不说话,谢父深吸了口气,又道,“是!你们李家是高门权贵之家,我们晓琳确实是高攀不起,但我们家晓琳也不至于没人要!就算是她没人要,一辈子嫁不出去,我们砸锅卖铁,也会把孩子好好养大,不会亏待了半分。”

  说着,谢父挥挥手,继续道,“所以,你走吧!孩子是我们谢家的,跟你,没半点有关系。”

  “叔叔,......”李正扑通一声,在谢父的面前跪了下来,头低下去,嗓音格外郑重有力地道,“我已经在办离婚手续了,以后,我会尽我的每一分努力,照顾好晓琳她们母女。”

  谢父看着眼前的李正,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最后却只是化做了一声叹息!

  ..................................

  李正一直在地板上跪着,一动不动,整整四个小时后,手术室的门打从里面推开,以院长为首的七八个医生护士走了出来。

  李正见到,赶紧站起来,想要朝医生扑过去。

  无奈,他跪的太久,双腿早已麻木,还没有站起来,整个人便往地上倒去。

  谢父原本是大步要走向医生的,可是见到往地面倒去的李正,箭步过去,一把扶住了他。

  也只有李正这样特种兵出生的人,才能跪在坚硬的地板上一动不动四个小时,别人的话,早晕菜了。

  而他能跪在地上一动不动四小时,就足以证明,他对谢晓琳,是真心的。

  好几次,谢父想让李正起来,可是,为了考验李正对谢晓琳的真心,他硬生生的忍住了。

  “小心点!”

  李正抬头,看着面目慈祥的谢父,心里,终是划过一丝暖意。

  借助谢父手臂的力量,李正稳住了自己的身子。然后,站了起来。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啦?”

  李正站稳的时候,医生已经走了过来,谢父和李正,都是同时有无比殷切和盼望的眼神,看向医生。

  院长摘了口罩,对着李正和谢父露出友好一笑,“产妇的子宫保住了,不过,因为失血过多,产妇暂时陷入了昏迷,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才能醒过来。”

  “谢谢!谢谢院长,谢谢您。”李正声音颤抖,喜极而泣。

  唐肃每一次都会陪着林子宜去医院产检。而李正每一次都会跟在唐肃身边,所以,院长自然认识李正是谁。

  不由笑着问道,“李副官,里面的产妇,莫非.......”

  “是,是我的太太。”院长的话还没有说完,李正便点头回答道。

  谢父听到,微微惊讶地看了李正一眼,却什么也没有说。

  “哈哈......”院长爽朗一笑,“虽然过程有点惊险,不过,还是要恭喜李副官,喜得千金。”

  “谢谢!谢谢院长。”李正的脸上,笑开了花。

  大半年来,这是第一次,李正开心地笑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308章 最初的我们,最美的结局(九)-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