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黄金城娱乐 >

第305章 最初的我们,最美的结局(六)-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发布时间:2018-08-27 17:2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黄金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304章 最初的我们,最美的结局(五)-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在绾镇呆了快两个月,回到京都,看着熟悉的一切,谢晓琳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很快,她就要当妈妈了,要开启人生一个全新的旅程,而这个全新的旅程,不会有人再跟她手牵着手,和她走完以后的每一步。

  回到京都的第二天一大早,谢晓琳便去了公司,打算递交辞呈。

  呆在绾镇快两个月的时间,不止是谢晓琳,谢父谢母也想了很多。

  在绾镇,虽然大家都知道了谢晓琳是未婚先孕,可是,却并没有人像谢母以为的那样,会对谢晓琳指指点点,加以诟病,或者是轻视她,冷落她。

  所有他们想像过的不堪,都没有发生,大家还都像以前一样,友好的对待谢晓琳。

  这一切,让谢母的想法产生了很直接的改变,她再也不觉得,自己的女儿未婚先孕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更加没有什么好遮掩的。

  这样一来,谢父谢母都不希望谢晓琳再去y国工作,强烈地要求她留在京都。

  请了两个月假,现在一回来,就要求从分公司调回总部工作,谢晓琳想,就算她自己是老板,也接受不了这样无理的要求。更何况,当初去y国工作,也是她自己主动要求的。

  再加上,她还有一个月左月的样子就要生了,孩子出生以后,她势必也不能马上回公司上班。

  所以,再三思虑之下,谢晓琳打算辞职,等孩子半岁以后,再出去找工作。

  当她来到公司的时候,大半年不见的同事们看到她的便便大腹,都无不好奇。纷纷问她,什么时候偷偷结婚了,竟然也不说一声。

  谢晓琳笑笑,回答大家道,“我没有结婚。”

  谢晓琳轻松随意的一句回答,让大家一时间都噤了声,不知道该说什么。

  “总监在吗?”谢晓琳看了大家一眼,笑着问道。

  “你还不知道呀!总监走了,上个礼拜五是最后一天。”其中一个同事回答道。

  “这样嘛!”因为谢晓琳之前的半年一直在国外的分公司上班,而且又请了两个月的假,总部的总监辞职走人了,她没有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再正常不过。

  “对呀,哓琳,你找总监有什么事嘛?”其中一个同事很好友地挽起谢晓琳的手,笑着道,“再过几天新的总监就会来上任了,这几天,我们人事部暂时由总裁办接管。”

  “嗯,有点事,那我去总裁办吧。”

  .........

  坐在去总裁办的电梯里,谢晓琳想起当初自己第一次来总裁办的时候,是一种怎样又紧张又害怕又担心的心情,可是现在。以前的那种紧张担心跟害怕,再也没有了,有的,只是平静与淡然。

  “谢经理,你回来了。”谢晓琳一走到总裁办,总裁办的秘书便笑着主动跟她打招呼。

  谢晓琳倒是没想到,总裁办的秘书能一眼就认出她来,而且这么友好地主动跟她打招呼。

  点点头,谢晓琳走到秘书的办公桌前,将包包里的辞职信拿了出来,“我是来递交辞呈的。”

  秘书看着谢晓琳手里的辞呈,拧了拧眉。“你要辞职吗?”

  “嗯。”

  “这个,我不能做主,只能交给总裁。”谢晓琳现在毕竟是人事部的高级经理,她要辞职,也不是一个小事。

  “那总裁在吗?”

  “在,你等等,我去通报一下。”

  “好,谢谢。”

  ..................................................

  “孩子应该快九个月了吧。”见到谢晓琳,这是安奕泽说出来的第一句话。

  当初谢晓琳在公司加班晕到,安奕泽送她去医院的时候,医生说,谢晓琳怀孕有一个多月了,安奕泽一直记得。

  谢晓琳点点头,“嗯,还有一个月就出生了。”

  比起半年多之前,眼前的安奕泽,显得有几分沧桑,但是,却更加有成熟男人的魅力了。

  无法否认,即使安家在政坛上输了个彻底,但是安奕泽却仍旧是万千少女心目中白马王子的人选。

  “你辞职,是打算回家做全职太太吗?”谢晓琳的情况,安奕泽并不了解,所以才这样问。

  “不是。”谢晓琳嘴角扯了扯,并没有多解释,只道,“因为我不想再去y国的分公司了,而且又请了这么长时间的假,所以.......”

  “所以你觉得对不起公司,想要辞职。”

  谢晓琳点头,“是的。”

  安奕泽笑了,“那你的辞职信收回去吧,如果你想回总部上班,没有问题,随时都可以调动。”

  “总裁,.........”

  “如果孩子出生了,你想在家多呆一段时间照顾孩子,公司可以替你一直保留职位,直到你愿意回来上班为止!当然,只要你不辞职,你会享有国家生育法规定的一切福利。”

  谢晓琳有些怔愣地看着笑容俊逸的安奕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能在公司享有这样的特权。

  “总裁,您对我这么好,是因为子宜吗?”谢晓琳几乎是肯定地道。

  安奕泽笑,没有回答谢晓琳的问题,只是把她的辞职信拿回到她的面前,“等回来以后。我期待你更好的表现。”

  谢晓琳双手接过,“谢谢总裁。”

  ..........................................

  下午,谢晓琳去了总统府。

  两个挺着个像足球一样的大肚子女人相见,想要来一个久别重逢的拥抱,那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

  “喂,林子宜,你怀的真的是三胞胎吗?”谢晓琳看着除了肚子外,身形仍旧显得纤细的林子宜,比了比,认真地道,“我怎么觉得,你现在五个月的肚子跟我那时候五个月也差不了多少呀?而且看你的背影。我怎么觉得你跟没怀孕一样的?”

  林子宜哭笑不得,“那你还想我肚子多大?五个月像你现在九个月大才像多胞胎吗?”

  谢晓琳撇撇嘴,“也是,每天那么一大群的专业人士围在你身边转,你怀个孕要是能怀的像个普通老百姓,那才不正常了。”

  林子宜瞪她一眼,摸了摸她的大肚子,“我干女儿叫什么名字,有没有想好?”

  “大名没想我,小名倒是有一个。”

  “什么?”

  “谢小花。”

  林子宜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嗯,大俗即是大雅,不错,这个名字我喜欢。”

  谢晓琳白了林子宜一眼,“想笑就笑嘛,忍得那么辛苦干嘛!”

  “哪有!你别在我干女儿面前抹黑我,好吗?”

  “那你帮我想想,有没有其它好听又一下子能让人记住的小名。”

  “‘小花’挺好的,我就喜欢‘小花’。”

  “.......”

  ...................................................

  听说唐肃要回来,谢晓琳怎么也不愿意留在总统府吃晚餐,在总统呆到下午五点,就坚持要走,不管林子宜怎么哄她。都没起作用。

  其实说来很奇怪,几年前,唐肃和安奕泽还同是京都的两大名少,现在的谢晓琳见安奕泽,已经没有任何一丝丝的紧张害怕心理,可是见唐肃,她却还跟以前一样,浑身的不自在,跟受刑一样。

  林子宜不放心谢晓琳一个挺着快九个月大的肚子的大肚婆一个人回家,所以让总管安排了司机送她回去。

  半路经过一家大型商场的时候,谢晓琳突然想起来自己有东西要买,于是让司机把她送到商场大门口,然后回去就好。

  “谢小姐,我还是在这里等你吧,等你买来东西出来,我再送你回去。”总管吩咐了一定要把谢晓琳安全送回家,司机自然不敢怠慢。

  谢晓琳见司机坚持,也没有再说什么,“那好吧,我会尽快回来。”

  “好的,我在这里等你。”

  谢晓琳点头,下了车,大步往商场里走去。

  她要买的,是产妇用的一种卫生棉。是国外进口的,听说很好用,而且不是什么地方都能买到。

  进了商场,为了节约时间,不让司机久等,她看了一下商场的指引图,然后,直接找到直升电梯,往五楼母婴用品所在的楼层区域而去。

  很快,她就找到了那家卖她想买的卫生棉的母婴店,进店买了东西后,付了款。谢晓琳没有耽搁,拎着东西,直接离开。

  “谢晓琳!”

  才出店走了几步,谢晓琳就听到身后有人叫自己。

  停下脚步,转身往后一眼,看到站在离自己几步开外的女人时,谢晓琳微微怔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又回过神来。

  确认了自己没有认错人之后,李母将手里拎着的包包转而跨在小臂上,优雅地朝谢晓琳走了过去,盯着她的大肚子看了两秒之后,虚虚地笑着道,“还真是你呀!我还以为自己认错人了呢!”

  “李伯母,你有事吗?”出于礼貌,谢晓琳叫李母一声‘伯母’。

  “你这肚子,是快生了吧?”李母又看了看谢晓琳的大肚子,语气里,带着一丝轻蔑地道。

  谢晓琳淡淡扯唇一笑,不卑不亢地道,“伯母,你要是没事,我先走了。”

  话落。谢晓琳转身欲走,不过,却被李母一把拉住。

  “谢晓琳,我们找个地方坐一坐,聊一下吧。”李母的语气,带着一丝强硬。

  这几个月来,李母看出来了,自己的儿子对谢晓琳,一直念念不忘。

  如果说,谢晓琳如今都是一个快生孩子当母亲的人了,还和自己的儿子藕断丝连,那么李母自然是要好好跟谢晓琳说清楚的。

  “伯母,有事在这里说就好。”

  大庭广众之下,谢晓琳不想和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太太发生任何不必要的争执,所以,她耐着性子。

  谢晓琳不咸不淡的态度,有些激怒了李母。

  好歹她也是个将军夫人,平常的那些人见到她,都是热情的不得了。

  “你动作倒是挺快的呀!这马上就要当妈了。”李母嗤笑了一声,完全没有去想,谢晓琳肚子里的孩子,会跟自己的儿子有什么关系。

  谢晓琳看着李母嘴角的讥诮,只觉得讽刺极了。

  如果她现在告诉她,她肚子里怀的,是她的亲孙女,那她又会是一种怎样的表情呢?

  当然,谢晓琳不会说。

  见谢晓琳看着自己没说话,李母只当她默认了她的一切猜想,也没有再废话,直入正题道,“我们家阿正已经结婚了,这个你应该知道吧。”

  谢晓琳淡淡地笑,“这个和我没关系。”

  李母看着谢晓琳,脸色沉了沉,“不管你是怎么想的,现在你也是有家庭而且马上要当母亲的人了。我希望,你不要再去打扰我们家阿正,再和他有任何不该有的联系。”

  谢晓琳点头,“当然!也请你转告你的儿子,没事的时候,不要再来打扰我。”

  “你什么意思?”李母的脸色,愈加沉了。

  谢晓琳一笑,“如果没其它事,我先走了。”

  话音落下,谢晓琳再次转身,虽然身体有些笨重,但是步伐却仍旧矫捷地大步离开。

  李母看着谢晓琳离开的身影,只觉得自己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羞辱。

  似乎心有不甘,所以,纠结了片刻之后,李母又大步跟上了谢晓琳。

  她倒想看看,谢晓琳到底是凭什么,能在她的面前如此嚣张。

  搭乘扶手电梯下楼,李母一直跟着谢晓琳出了商场,正当她觉得索然无味,想要放弃的时候,却发现谢晓琳朝着一辆透着极其低调奢华的黑色迈巴赫走了过去。

  在李母有些不敢置信的目光下,总统府的司机推开驾驶位的车门走下来,对着谢晓琳很是友好地一笑,然后为她拉开了后座的车门。

  李母看得有些目瞪口呆,直到谢晓琳上了车,那透着无尽低调奢华的黑色迈巴赫渐渐驶离视线,李母才回过神来。

  敢情她谢晓琳能在她的面前这么嚣张,也不再把李正当回事,是因为傍上了大款了呀!

  .........................................................

  从商场到家里,李母脸色都是臭的。

  一进门,便将手里买的东西往地上一扔,换了鞋,气呼呼地往客厅里走。

  “太太,您这是怎么啦?谁惹您不开心啦?”保姆收起李母扔地上的东西,见到她那难看的脸色,关切地问道。

  “别提啦,气死我了。”李母给自己倒了杯水,一股脑儿地喝完,然后把杯子重重地摔在了桌上。

  这时,门铃又响了起来,保姆来不及宽慰李母,赶紧又跑去开门。

  “首长,您回来了。”保姆抬头看见进来了李将军,脖子不由缩了缩,因为这李将军的脸色,比平常难看多了。

  这老两口今天都是怎么啦?怎么一个比一个脸色臭。

  “给我打电话,叫李正那个不孝子回来。”李将军一进屋,便沉着脸,吩咐保姆道。

  “阿正又怎么啦?他每天辛辛苦苦在总统身边工作,哪里就不孝啦?”原本还因为谢晓琳‘傍大款’的事情在为自己的儿子打不平,现在又突然听到李将军这样抹黑自己的宝贝儿子,李母心里就更回有气了。

  李将军换了鞋,一边黑着脸往客厅走,一边看了李母一眼,“哼!你看看,看看你的宝贝儿子和宝贝儿媳妇都干了些什么好事。”

  说着,李将军已经来到了沙发旁,然后将手里拿着的牛皮纸袋往茶几上重重一甩。

  饶是李母,也被李将军浑身的怒气给吓了一道,不由浑身抖了抖,看了看李将军,又看了看被甩在茶几上的牛皮纸袋,然后拿了过来,打开,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

  看着手里一张张男女的亲热照,李母不由渐渐瞪大了双眼,那表情,甚至是比吃了几只死苍蝇,或者臭鸡蛋更加震惊,恶心。

  那些照片上的男人她是一个都不认识,但是。每张照片上的女人,却都是同一个。

  而这同一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好儿媳妇,郑芯怡。

  “这.........这........”李母看看一旁黑着脸的李将军,又看看手里的照片,完全不敢置信地继续结巴道,“这........这.........这怎么可能?”

  “哼!”李将军气得在李母面前不停地来回踱着步子,“难道你认为,是我在冤枉郑芯怡?!”

  李母指着手里的照片,“这些都是你派人去调查的。”

  李将军又冷“哼”一声,答案,不言而喻。

  如果不是因为前几天,他在车上无意间看到郑芯怡和一个陌生男子搂搂抱抱地进入了一家五星级的酒店,他也不会派人去查郑芯怡。

  这不查不知道,一查还真的是吓死个人啦!

  自从郑芯怡正式成为他们李家的儿媳妇的这半年多来,她已经不知道换了多少个男人了。

  不止是他们家李正浑身都冒绿光,连他们李家祖宗八代,头顶都开始冒绿光了。

  “怎么会这样?”李母瞬间连想死的心都有了,痛心疾首地道,“芯怡不是我们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吗?她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还不把你那宝贝儿子叫回来,问清楚!”

  “叫回来又有什么用?难道你还能逼着儿子跟芯怡离婚不成吗?”李母痛心疾首,又万般无奈地抽着胸口道。

  “不离婚,难道你还等着郑芯怡生个孙子给你抱?!啊!”李将军无比挖苦地对着李母吼道。

  哪天郑芯怡要是真的跑来跟他们说,她怀孕了,只怕孩子爹是谁,连郑芯怡自己都搞不清楚。

  李母揪着自己胸口的衣服,拿头不停地撞沙发,“唉!你说,我这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呀,怎么这种事情,就给我们家遇到了呀!”

  李将军狠狠地斜了李母一眼,什么也没有再说,转身往楼上去了。

  .............................................

  李正回到家,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一进屋,看到像条咸鱼一样坐在沙发上面如死灰的母亲,李正知道,家里定然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而且,这大事,还跟自己有关。

  否则,刚才在电话里,自己的母亲也不至于拿‘死’这种夸张的手段来威胁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家来了。

  “妈,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李正来到自己的母亲面前,站定,然后开门见山地问道。

  李母转着眼珠子看了一眼李正,气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用手指了指茶几上的牛皮纸袋。示意他自己看。

  李正眉头拧了拧,没有再多问,拿过纸袋打开,倒出里面的东西。

  只是看了一眼,李正就又把东西全部装了回去,脸上的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啊!”见到李正那满脸平淡不惊的表情,李母质问道。

  李正用沉默来回答了李母的话。

  “那你为什么不制止芯怡,而是任由着她胡作非为下去?”见李正不说话,李母继续吼道。

  正好这时,李将军从楼下走了下来,看到站在客厅的儿子,气不打一处来,随手操起身边的一个花瓶便朝他砸了过去。

  李正反应快,微微一闪,顺利地避开了飞过来的花瓶。

  花瓶“砰!”的一声砸在地上,应声而碎。

  “现在知道躲啦?我还以为你是半个死人,除了工作,什么也不知道。”李将军面色铁沉地怒吼道。

  李正拧着眉头看了看自己的父母一眼,很是平静地道,“我和郑芯怡,在三年多前她无缘无故离开跑去国外的时候,就已经没有感情了!以前,就算我们有感情,那也只是兄妹之情。”

  “是不是在结婚之前,你就知道芯怡是跟别的男人跑去国外结婚了,别人不要她,她才回来找的你?”李母问道。

  李正看自己的母亲一眼,继续用沉默来回答。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

  “如果我说了,你们就不会让我跟谢晓琳分手,就会同意我不娶郑芯怡吗?”李正不答反问,声音里,带着隐忍克制的怒意。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306章 最初的我们,最美的结局(七)-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