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黄金城娱乐 >

第304章 最初的我们,最美的结局(五)-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发布时间:2018-08-27 17:2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黄金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303章 最初的我们,最美的结局(四)-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佐玲是被唐峻的助理强行送回家的,当她下了车,还没有缓过神来,便有一阵吵杂声传来,其中,夹杂着一个激动又愤怒的男声。

  那男声,佐玲自然很熟悉,因为这段时间,这个男声的主人,一直跟佐玲睡在同一张床上,在她的枕边,不停地说着甜言密语,把她哄的团团转,连最基本的智商都快点没了。

  像是触了电般,佐玲猛地抬起头来,往屋子里冲。

  只是,她还没有冲进屋子,便有两各刑警一左一右的押着曲阜新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你们干嘛?”看到铐上了手铐被刑警摁着的曲阜新,佐玲大吼,“你们知不知道这是哪?没有我的同意,谁让你们进来的!”

  “佐女士,这是对曲阜新的逮捕令!还请你不要妨碍我们执行公务。”后面紧跟着走出来的一名刑警向佐玲出示手里的逮捕令,很认真严肃地道。

  佐玲像个疯子,发狂地一把抓过刑警手里的逮捕令,然后用力的揉成一团,用扔到地上,用脚狠狠地踩,一边踩一边破口大骂道,“你们算什么东西?啊!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也敢随便闯!我告诉你们,只要我一句话,你们全部得跪着给我舔鞋。”

  带队的刑警紧绷着一张脸看了被佐玲踩在脚下的逮捕令一眼,没有再理会佐玲,而是直接对手底下的刑警道,“把人带走。”

  “是,头儿。”

  “小玲,不能让他们带我走啊!你赶紧想办法帮我啊!”被押在刑警手里的曲阜新大叫着求救。

  “你们这群狗东西,给我站住!”佐玲冲过去,张牙舞爪地拦在刑警前面,吼道,“睁大你们狗眼给我看看,我是谁!我可是唐鼎年的老婆。总统都还得叫我一声‘妈’呢,你们敢在我头上撒野,没门!”

  带头的刑警不由好笑,“佐女士,那你不如现在就打个电话,把总统先生叫过来吧,或者总统夫人也行呀!”

  “你.........”佐玲气得牙齿都在打颤,“你们这群狗东西,等着,我一定会让你们好看!”

  “佐女士,妨碍公务人员执法,我们可是有权将你一起逮捕的。”带着的刑警嗤笑一声,然后直接命令手下道,“带走!”

  “是。”

  “小玲。你一定要想办法,一定要救我呀!”曲阜新挣扎着回头,哀嚎。

  “你们........你们........”佐玲指着几名大步离开的刑警,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你们给我等着瞧!”

  .............................................................

  快下午两点的时候,林子宜准时出现在上课的阶梯教室里,虽然已经怀孕四个多月,小腹也已经明显的隆起,一看便知道她是孕妇,可是,她的步伐却仍旧非常的矫健,跟没有怀孕之前一样,有时候,甚至是更轻快。

  看着她那身轻如燕般的身影。跟她一起上课的同学都往往会很紧张,总是会替她捏一把汗。

  “子宜,是不是修完剩下的三门专业课,你的学分就已经满了?可以胜利毕业了?”林子宜坐下和身边几位同学随便聊了几句后,有一位女同学问道。

  林子宜笑着点头,“是呀!”

  “子宜,我真的很佩服你耶!身为总统夫人,要出席那么多的重要活动,处理那么多的事情,却还有心思来读书,而且成绩还这么好,比我们这些只读书什么也不用做的人都要强。”另外一个女同学一脸崇拜向往地看着林子宜,问道,“你能不能告诉我们。你是不是有什么学习掌握考试要领的诀窍?”

  林子宜笑,不说话!

  “子宜的诀窍呀........!”一旁的方子晴看了一眼大家,然后神秘兮兮地笑了。

  “方子晴,你知道呀!”几个男女同学立刻来了兴趣,一起起哄道,“快说!快说!”

  方子晴看了看林子宜,“子宜的诀窍就是我们的总统大人呀!”

  大家看看方子晴,看看林子宜,瞪大眼睛,一脸懵逼。

  “你们有没有看过子宜的书?”方子晴笑着问道。

  大家都摇头,就算是同学,可是林子宜的身份摆在那里,她的东西,哪里有人敢随便乱动。

  方子晴看着林子宜,羡慕嫉妒的眼神,丝毫都不加掩饰,“子宜的书上呀,一打开你们就能看到上面用红色的笔标出来的重点。”

  “是嘛!子宜,能看看你的书吗?”同学太好奇了,向林子宜主动要求。

  既然同学都主动要求了,而且只是看一下她的书这么简单的事情,林子宜没有理由拒绝。

  点头笑笑,把书给了那位同学。

  同学接过,随便翻开一看,果真,白纸黑字下,有些地方被红色的笔记标了出来,而且,那些,确实是教授上课的时候,特别讲到的重点。

  “这些重点谁标的呀?”所有同学,皆是一脸好奇。

  不会是教授标的吧?

  “还有谁呀?当然是我们的总统大人。”在大家无比好奇的目光下,方子晴将答案揭晓。

  “哇!”

  “天啦!”

  “哇靠!”

  .........

  各种各样的惊叹声,一时不绝于耳。

  林子宜在同学们的惊叹声中,不知不觉地微微红了脸颊。

  “天啦!我们的总统大人,简直是个天才。”

  “子宜,你太幸福了吧!”

  “哇塞!原来我们的总统大人,这么体贴这么细心这么温柔这么........”

  “咳咳!上课。”

  “教授好!”

  “嗯,坐下吧!上次布置的论文.......”

  ................................................

  由于老教授有拖堂的习惯,一堂课结束后,已经是差不多七十分钟后的事情了。

  几乎是一下课,林子宜便收拾了课本,大步往外走。

  一堂课上了这么久,她实在是尿急。

  纪敏和白佳相视一笑,大步跟上林子宜。

  “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出来。”到了洗手间门口,林子宜将手里的课本往纪敏手里一塞,叮嘱她们两个道。

  “夫人,我陪您进去吧。”纪敏接过林子宜手里的课本,提议道。

  虽然之前,林子宜也从来都是让她们守在门口的。

  “不用,你们在门口等着就好,有事我叫你们。”上个厕所而已,林子宜实在是觉得没必要让人跟着自己进去。

  “好,那夫人您小心点。”

  林子宜点头,转身进了洗手间。

  就在林子宜转身进洗手间的时候,十几米开外,佐玲拎着包包,不急不缓地朝洗手间走来。

  “我去接个电话,你在这时守着。”纪敏拿出在口袋里震动的手机,看到是很重要的来电,于是对白佳叮嘱道。

  “好,你去吧。”

  不远处的佐玲瞟了一眼走开的纪敏,眉心一蹙,眼里,快速地闪过一抹狠毒,然后继续朝洗手间走去.......

  洗手间的隔间里,方便完,给马桶冲了水,低头穿裤子的时候。林子宜发现,自己的肚子好像又大了一点。

  一般情况下,是怀孕五个月左右的样子才会有胎动,可是,林子宜有好几次,都好像感觉到了自己肚子里的三个小东西在动了一样。

  只不过,感觉很细微,并不明显。

  穿好裤子,林子宜双手抚上自己的隆起的腹部,对着肚子里的三个小东西道,“我舒服了,是不是你们也很舒服了。”

  虽然肚子里的三个孩子根本不会回应林子宜,但是林子宜却是好像得到了答案一样,不禁笑了笑。然后,抬手去开门。

  门一被推开,一张熟悉的面孔便映入林子宜的眼帘。

  ——佐玲!

  “林子宜,去死吧!”

  在林子宜反应过来的同时,佐玲大叫一声,手里明晃晃的匕首,朝林子宜的腹部捅去。

  “纪敏白佳!”

  看到佐玲手里朝自己刺过来的匕首,林子宜本能地后退一步,大叫,同时伸出双手,精确地一把握住了那离她的腹部连五公分都不到的匕首。

  “林子宜,你个害人精,你去死吧!”

  佐玲完全已经是一头失去理智的野兽,朝前逼近一步,然后另外一只手也握上匕首的手柄,双手用力朝林子宜的肚子桶。

  林子宜双手死死地握住匕首,不让那锋利的刀尖再靠近自己的腹部半分,整个人往后踉跄,跌坐在马桶上,掌心里的鲜血,就像被拧开的水拢头,开始不断地往下流。

  “纪敏白佳!”

  这一刻,林子宜慌了,怕了,不止声音都在颤抖,连一双瞳孔都在开始放大。

  因为下了课,她是第一个冲进洗手间的,此刻。洗手间里,除了她和佐玲,根本没有别人。

  “夫人!”

  “砰!”

  ”啊!“

  白佳冲了过来,用力一脚踢向佐玲,把佐玲踢飞出去,撞在旁边隔间的门板上,然后,摔在地上,发出一声惨叫。

  “夫人!”

  纪敏紧接着冲了进来,冲到林子宜所在的隔间。

  看到坐在马桶盖,双手还紧紧握着匕首,腹部的衣服全部被鲜血染红的林子宜,不管是白佳还是纪敏,大脑都有那么短暂的空白。

  不过,也只是短暂的一瞬,纪敏便回过神来,立刻向前,伸手过去将林子宜抱了起来,转身大步往外冲。

  “夫人遭遇袭击,请求支援,请求支援!”白佳回过神来,立刻一边大步跟上纪敏,一边对着对讲机的耳机道。

  “夫人,您挺住,您一定会没事的,没事的.......”以为匕首刺到了林子宜的肚子,纪敏的声音,完全不受控制地颤抖。

  林子宜怔怔地看着自己隆起的腹部。这一刻,才确定,三个孩子还好好的在她的肚子里。

  他们没事!

  他们没事!

  缓缓地闭上双眼,有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滑落。

  不是害怕,是欢喜,是感激,感激上苍,没有让她的孩子受到伤害。

  ...........................................................

  章台殿里,唐肃听到消息,瞬间连杀人的心都有了,可是他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由总统护卫车队开道,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医院。

  因为林子宜是在离商学院最近的一家医院,离章台殿却有些距离,所以,当唐肃赶到医院的时候,林子宜手上的伤,已经处理包扎好了,接下来的,就是要给她做检查,确保她肚子里的三个没事。

  正当林子宜起身,要去做检查的时候,门口,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闪了进来,下一秒,她已经被拥进了一个再熟悉眷恋不过的胸膛里。

  眼泪,在这一刻,就像决了堤的洪水,没有声息地倾泻而出。

  刚才处理伤口的时候明明那么疼,她都没有掉一滴眼泪,也没有想到要哭,可是,此刻,泪水却完全不受控制。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男人紧拥着林子宜仍旧纤细的身子,薄唇吻着她的额头,闭上双眼,用力地吸吮着她身上的味道,一遍一遍,不停地呢喃着‘对不起’这三个字,眼角,一颗泪珠,砸了下来,落在了林子宜的发顶。

  所有的人看着这一幕,无不湿了眼眶,然后,静静地退了出去,关上门,将空间留给他们敬爱的总统先生和夫人。

  “我没事!”林子宜摇头,“我没事,真的没事!”

  唐肃紧紧地拥着她,此刻,除了害怕与惶恐。心疼与愧疚,再无其它。

  .................................

  医生给林子宜做了全面的检查,三个宝宝确实是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惊吓,在林子宜的肚子里表现出不安,出现了一些异常情况,好在这些异常情况没过多久便稳定了下来,并不需要任何药物的干涉。

  不过,因为林子宜手掌上的伤口太深,右手的掌心,几乎已经露出了白骨,为了防止任何感染的情况,医生建议,林子宜最好住院两天。

  虽然有总统医疗团队在,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唐肃自然是愿意让林子宜在医生观察两天。

  但这一次,林子宜很任性,她不想呆在医院里,她想回去。

  唐肃二话不说,将林子宜打横抱起便大步出了医院,回总统府,随后,总统医疗团队被通知在总统府候命。

  因为怕麻醉药和止痛药的副作用,所以,在缝合伤口的时候,林子宜坚持没有用麻醉,伤口处理好了之后,她也没有用止痛药。

  不过,靠在唐肃宽阔又温暖的胸膛里,想着他们的孩子都还好好的,什么事情也没有,双手掌心里所有的刺痛,便都可以忽略不计了。

  唐肃一只手紧紧地搂着林子宜,一只手覆上她半边苍白的小脸,略微粗砺的大拇指指腹,一遍一遍轻轻地摩挲过她细腻的脸颊肌肤,像捧着这世间最珍贵的珍宝般,不知厌倦。

  他低头,薄唇紧吻林子宜的额头,无数想说的话,卡在喉咙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林子宜的侧脸,在他的怀里蹭了蹭,安静的车厢里,时光像是静止了,一切安宁而美好,不知不觉间,她竟然沉沉地睡了过去。

  当回到总统府的时候,老爷子,唐鼎年,还有唐峻都已经等在大厅里了。

  看到抱着林子宜进来的唐肃,三个人几乎都同时站了起来,抬腿欲往门口的方向走。

  老爷子开口想要说话,但是当看到唐肃怀里睡着的林子宜后,又噤了声,只不过,看着林子宜那被白色纱布包裹的严严实实,却仍旧有血丝渗出来的双手,还有她身上大片大片的血渍,眉峰不禁紧拧了起来,眼里的心疼,掩饰不住地流露出来。

  唐鼎年和唐峻看着这一切,皆是低下头去。

  唐肃低下脚步,淡淡地瞥了三个人一眼,什么也没有说,而是抱着林子宜,大步往楼上的卧室走,付辛博和几个医护人员,大步跟上,一起上了楼。

  一时间。偌大的总统府里,除了轻微的脚步声,再也找不出任何的声音来。

  “暂时没你们的事,在外面等吧。”到了主卧门口的时候,唐肃脚步微顿,吩咐身后跟着的一众人道。

  总管点头,对后面的人扬了扬手,示意他们都停下来,“好的,总统先生。”

  说着,总管为唐肃拧开了主卧的房门。

  唐肃抱着林子宜大步进去后,总管关了门,和七八个人,一起守在外面。

  卧室里,唐肃格外小心翼翼地将林子宜放到床上躺好,吻了吻她的眉心,然后,去衣帽间里拿了一条宽松的睡裙过来,帮林子宜将身上染了血的衣裤都换掉。

  好在是夏天,林子宜身上穿的是一件银色的雪纺衬衫,还有一条黑色的九分裤。

  但是,雪纺衬衫的袖口有些小,怕碰到林子宜手上的伤口,吵醒了她,唐肃直接找了剪刀来,小心地把衬衫袖子给剪开了,然后脱了下来,又给林子宜穿上宽松的上睡裙后,才又将她轻轻地放下,躺好,盖上被子。

  一切都做完之后,看着仍旧安睡的小女人,唐肃才深吸了口气,在床边坐下。

  四季恒温的总统府里,冬暖夏凉,可是此刻他的额头,却布满了一层细细的汗珠。

  就这样静静地盯着林子宜,足足看了有十几分钟之后,唐肃才再次俯身,亲吻她的眉心,然后起身出了卧室,吩咐了门口的总管两句之后,下了楼。

  “子宜怎么样呢?”老爷了在楼下大厅里等了半个多小时,可是,他的脸上,却不见一丝的不耐烦,看到唐肃下来,立刻便开口问道。

  “还没醒。”唐肃看了老爷子一眼,淡淡地甩了这三个字。

  老爷子深吁了口气,能睡得这么安稳,也就证明林子宜没什么大碍了。

  “大哥......”唐峻站起来,看着走过来的唐肃,然后又低下头去,“对不起。”

  一旁的唐鼎年了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儿子,又再看小儿子,深叹了口气。垂下头去,什么也没有说。

  老爷子也看了看唐峻,没说话。

  唐肃在唐峻的面前停下,英俊的眉峰轻拢一下,原本有些淡漠的眸子,渐渐带了一丝温度。

  他抬手,拍了拍唐峻的肩膀,“没什么事了,回去吧。”

  唐峻抬起头来,看向唐肃,眼里的自责与愧疚很浓,很坦诚地道,“这次你想要怎么处置她,我都不会有想法。”

  唐峻用‘她’来代表了‘母亲’或者‘妈’这个称呼,足以证明,在他的心里,对佐玲这个母亲,已经失望透顶。

  唐肃微不可见地勾了勾唇角,没说话。

  佐玲试图想要杀了林子宜,就算是有天王老子拦着,他也必须要让佐玲身上脱一层皮。

  唐鼎年再次抬头看了看唐肃,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不管他说什么,都显得多余,因为二十多年来,他带给唐肃的,好像都只有伤害,如今,还要因为他,伤害到了林子宜,唐肃最心爱的女人,甚至是自己的三个孙子,都差点没了性命。

  所以,不管他说什么歉疚自责或者悔过的话,都是苍白的,没有任何一点的意义。

  “既然子宜没什么大事了,那我们先走吧,明天再过来。”老爷子最了解自己的这个长孙,知道自己此刻呆在这里,根本就不受欢迎,所以识趣地叫上唐鼎年和唐峻。打算离开。

  唐肃看一眼老爷子,一派淡漠的姿态,半个字也没有说。

  老爷子也早就习惯了唐肃这副德性,没有再说什么,只转身,离开,唐鼎年和唐峻也跟着一起离开。

  “总统先生,这次是我们的失误,我们愿意接受一切的处罚。”待老爷子他们三个离开后,一直站在不远处的纪敏和白佳愧疚地低着头,请求惩罚。

  唐肃掀眸,淡淡地瞟向她们。

  依照唐肃此刻的心情,纪敏和白佳,确实该罚。

  只不过。她们两个跟在林子宜身边这么久,林子宜对她们两个早就有了感情,再换两个人的话,林子宜不一定能那么快接受或者适应。

  “禁闭48小时,不许吃,也不许喝。”权衡之下,这是唐肃做出的对纪敏和白佳最轻的处罚。

  “是,总统先生。”

  禁闭48小时,不许吃,也不许喝,这对纪敏和白佳这种长期呆在特殊部队的人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所以,她们的心里,对唐肃充满了感激。

  “阁下。要怎么处置佐玲?”待纪敏和白佳被带去关禁闭后,李正从外面大步进来,问唐肃道。

  蓄意谋杀总统夫人的罪名,这是必定的,但是,除了这一项罪名之外,肉体上,也绝对不能让佐玲好过。

  唐肃看李正一眼,幽幽地吐出四个字道,“以血还血。”

  “明白。”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305章 最初的我们,最美的结局(六)-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