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黄金城娱乐 >

第299章 满城风雨,我自安定(十二)-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发布时间:2018-08-27 17:2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黄金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98章 满城风雨,我自安定(十一)-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回国啦!

  林子宜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惊的愣了一下。

  “晓琳,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啦?”

  电话那头的谢晓琳沉默了片刻,再开口,低落的嗓音里,已经带了明显的鼻音。

  “嗯!外婆去世了。”

  “外婆去世了?!”显然,这个消息,对于林子宜来说,有点震惊。

  她脑海里,立刻浮现出来的,是那个满脸布满皱纹,却无比慈爱而祥和的老人。

  那年,在绾镇的那十几天,外婆把他们母子俩照顾的无微不至,每天变着花儿给他们做好吃的,林子宜至今都无比怀念外婆的手艺,想着哪天有空了,她一定带上小溪,还有唐肃,再去拜访外婆她老人家。

  可是,.........

  完全不受控制地,林子宜湿了眼眶。

  她走到餐厅的落地窗前,仰起头来,看着窗外格外明媚的阳光,眨了眨眼,“外婆是怎么过世的?”

  “听我舅舅说,是意外!外婆去山上挖春笋,摔倒了,头部撞到了大石块,.......”后面的话,谢晓琳没有再说。

  林子宜蹙眉,心情格外沉重。

  “你现在在哪?”她问谢晓琳。

  “才下飞机没多久,下午,我就和我爸妈一起回绾镇。”

  “那我下午跟你们一起去绾镇。”

  ...................

  挂断电话,林子宜连吃早餐,都没有一点儿胃口。

  随便吃了几口后,她拿出手机,拨通了唐肃的电话。

  “起床啦!”电话一接通,是男人格外温暖又好听的声音。

  “嗯!”林子宜微微扬了扬唇。“现在接电话方便吗?”

  “怎么啦?”唐肃一下子就听出了林子宜有事。

  林子宜也不耽误唐肃的时间,直接道,“谢晓琳的外婆意外去世了,我想和她一起去绾镇,..........”

  “不行。”林子宜的话还没有说完,唐肃便果断地拒绝了。

  “唐肃........”

  “好,如果你非得去,那我只能动用军方的直升机,护送你过去。”

  “........”

  虽然知道唐肃是为了自己着想,可是林子宜仍旧有些郁闷。

  如果她真的为了这么点私事动用军方的力量,浪费纳税人的钱财,一定会引来无数的诟病。

  “你忙吧!没事了。”

  话落,林子宜直接挂断了电话。

  不过。一分钟不到,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是唐肃打过来的。

  “我都说没事了,你还干嘛?”林子宜气鼓鼓地道。

  其实,她并不是生唐肃的气,但是心里就是有气。

  唐肃,“..........”

  孕妇的脾气,果然比较大。

  “我会让人代表你去吊念外婆,这样总行了吧。”

  林子宜瞥嘴,“知道了。”

  “........”电话那头的唐肃静默了一会儿,又哄着林子宜道,“还生气?”

  “没有。”

  男人低低一笑,“乖!我下午六点准时回来。”

  “随便你。”

  唐肃,“.........”

  不是说好不生气了吗?

  .............................

  谢晓琳和谢母下了飞机,回到家,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吃了几口饭,然后,马不停蹄地双往高铁站赶。

  “晓琳,要不然,你还是留京都吧。”高铁站的候车室里,谢母犹豫再三,最后劝谢晓琳道。

  她不想让谢晓琳回绾镇,第一是谢晓琳挺着个大肚子,回绾镇的路途遥远。一路颠簸,她怕谢晓琳受不了,万一出点什么问题,很麻烦;第二嘛,谢晓琳未婚先孕,在绾镇,民风比较纯朴保守,基本上不会有女孩子未婚先孕,谢晓琳这样挺着个七个月的大肚子回去,别人一问起来,她要怎么开口回答呀。

  “妈,.........”谢晓琳猜到了母亲的顾虑,欲言又止。

  “唉!”谢父叹了口气。看了身边的女儿一眼,然后对着谢母道,“你就让晓琳去吧,都这样了,又能瞒得住多久,迟早大家都是要知道的。”

  谢母心情格外沉重地叹了口气,最后,点了点头。

  是呀!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又何必再刻意隐瞒什么,又不是他们的女儿做错了事,也没什么她丢人的。

  “检票上车了,我们走吧。”听到广播里传来的通知,谢父拿过行李箱,率先站了起来,往检票口走。

  谢晓琳和谢母点头,也起身,跟在谢父的身后,一起往检票口走。

  来到检查口排队的时候,大家手里都拿着车票,凭票进站上车,谢晓琳手伸进口袋里去找票,却发现车票不见了。

  “怎么啦?”发现谢晓琳不对劲,谢母问道。

  “妈,我的车票好像掉在刚才候车的地方了,你们排队,我回去找一下。”

  “我陪你一起去。”说着,谢母放下另外一个行李箱,就要跟谢晓琳一起去。

  “不用了,妈,你跟爸在这里排队,我很快就过来。”

  谢母看了一下自己和谢父身边的三个大行李箱,考虑到谢父一个人拿不动三个行李箱,点了点头,叮嘱道,“那你小心点。”

  谢晓琳点头“嗯”了一声,人已经转身往刚才候车的地方走去。

  原本刚才坐得满满的候车室,现在已经空了,大家都已经去排队上车了。

  谢晓琳来到刚才他们坐过的地上,仔细一找,果然看到她的车票掉在了她坐过的椅子下面,但是郁闷的是,候车室里的椅子是两排椅子背靠背地摆在一起的,她的那张车票刚就掉在了两排椅子中间的位置,以她现在挺着七个月大肚子里的情况,就算她扒在地上,也未必能把那张车票给捡出来。

  谢晓琳看了一下四围,也没有工作人员。

  没办法,她只能硬着头皮,一只手撑在椅子上,然后慢慢来往地板上跪了下来,然后,又有些艰难地扒下。把头往椅子下面伸,伸手去捡那张车票。

  正当她无比艰难地把头探到了椅子下面,然后要伸出手去的时候,另外一只穿着松枝绿衬衫的长臂已经快速地伸了过来,在她之前,把那张车票捡了起来。

  谢晓琳扒在地板上,错愕地侧头往自己的身侧望去,当看到单膝跪在自己身边,手里正拿着她的车票的男人时,她不由地愣住。

  什么时候,连这个男人已经如此地靠近了她的身边,她都已经丝毫都察觉不出来了。

  李正捡起票,然后。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伸手去扶谢晓琳。

  谢晓琳看着那双朝自己伸过来的大手,回过神来。

  她没有拒绝,没有避开,而是任由那双有力的大手,将自己从地上小心翼翼地扶到了椅子上,坐好。

  待谢晓琳在椅子上坐好后,李正才站了起来,然后,把手里的车票递到谢晓琳的面前。

  “进去吧,时间差不多了。”李正一瞬不瞬地看着谢晓琳说道。

  此刻,他脸上的表情很平静,可是他的那双眼睛里,却掩饰不了他汹涌澎湃的心潮,甚至是他的声音,都带了一丝的颤抖。

  快中午的时候,唐肃把他叫进了办公室,说谢晓琳的外婆意外过世了,让他安排一个人,代表林子宜去吊唁一下谢晓琳的外婆。

  听到这个消息,李正忽然就欣喜若狂,虽然他知道,外婆过世了,他应该难过才对,可是,他清楚。以谢晓琳和外婆的感情,外婆过世,谢晓琳不可能不回来。

  一想到谢晓琳回来了,一想到他又可以见到谢晓琳了,他便兴奋的难以自抑。

  因为他军人的身份,如果不是有特殊的任务和上头的批准,他是绝对不能私自出国的,而上次能去y国看谢谢晓琳,也只是趁职务之便,替唐肃办事的时候,顺便去看谢晓琳而已。

  从唐肃办公室里出来,他并不是第一时间安排人去吊唁外婆,而是让人去查谢晓琳回国的航班信息。

  果然,谢晓琳回来了。

  查到谢晓琳回来的时间后,他第一时间就跑去了谢晓琳家的楼下,然后一路跟着,一直跟到现在。

  只有天知道,当他看到挺着七个月大肚子的谢晓琳的时候,有多么的想出现在她的面前,然后,问一句,“你和孩子,都还好吗?”

  谢晓琳看着眼前的李正,就像看到一个好心的陌生男人一样,嘴角,扬起得体而礼貌的微笑。一点都不亲近,脸上和眼底,终于带着疏离,一种对陌生人才有的疏离。

  她伸手,再自然不过地接过李正手里的车票,然后,仍旧淡淡地笑着,说了一声“谢谢”,再然后,握紧车票,起身,径直越过李正,往检票口的方向走去。

  从始到终,她对他,没有表现出任何一丝的异样的情愫。

  李正看着谢晓琳有些笨拙的大步前行的身子,真的真的好想大步追上去,扶住她,然后跟她说,“慢点走,小心别摔了。”

  可是,他又有什么资格呢?

  看着那渐渐消失在视线里的身影,李正的视线,越来越模糊。

  .....................................................

  最后,林子宜肯定是没有去成绾镇,但是前段时间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再加上林子宜身怀多胎。谢晓琳相当的理解她,主动站在唐总统的队列里,安抚林子宜。

  她说,“我们总统大人不许你去,那绝对是英明的决定。您想想,你堂堂一个总统夫人,跑到一个小乡野里去,就算你有意想要隐瞒身份,但就你那张脸,全同上下,又有谁不认识,到时候得多劳师动众呀!再说啦,你现在还是一个身怀三胎的孕妇。要是有个什么万一,我们的总统大人再又亲自飞过去,那又得多劳民伤财!所以,你不能那么自私,就算不为我们的总统大人着想,也得为全国上下的民众着想呀!”

  林子宜听着谢晓琳左一个“我们总统大人”,右一个“我们总统大人”,简直想啐她一口唾沫,敢情天底下,最不体谅唐肃的,就是她了。

  不过,林子宜低沉郁闷的心情,在下午她在商学院上完课。上学看到车上的一大一小时,瞬间转阴为晴。

  “阿飒!”显然,一拉开车门,看到车上坐着的唐飒和小佑,林子宜很意外。

  “那是什么表情,我和我儿子吓到你了吗?”唐飒看着愣在车门口忘记上车的林子宜,笑着打趣道。

  “抱.......抱.......”已经快十个月大的小佑看到林子宜,立刻就向她伸出一双肉嘟嘟的小手,要抱抱。

  林子宜看着可爱又漂亮的小佑,瞬间爱心爆棚,钻进车里,立刻就去抱小佑。

  小家伙因为经常跟林子宜视频,所以,已经把林子宜当成第二个妈了,林子宜一伸手过来,他就立刻往林子宜的怀里钻,软软的小嘴往林子宜的脸上蹭呀蹭,啃呀啃,惹得林子宜不停得笑,小家伙也跟着“咯吱”“咯吱”地笑。

  因为小家伙正在长牙,嘴里不停的脸口水流出来,没两下就蹭了林子宜一脸的口水,好在林子宜没有化妆,要不然肯定惨死了。

  “小佑过来,别在你姑姑肚子上乱踢乱踩,你姑姑这肚子。现在可金贵着呢。”待车子缓缓开动之后,唐飒伸手,将林子宜怀里的小家伙给拎了过来,塞进了儿童坐椅里,扣好安全带。

  小家伙立刻瘪嘴,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瞪着唐飒,一双黑葡萄般的大眼睛,亮晶晶的,要多漂亮有多漂亮。

  林子宜忍俊不禁,又凑过去亲了亲小家伙肉嘟嘟粉嫩嫩的小脸蛋,然后从包包里翻出一个水果味道的棒棒糖来。

  “林子宜,你多大了,包包里还装这种东西?”唐飒表示很惊讶地道。

  林子宜斜她一眼,“二十七呀!谁规定二十七就不能吃棒棒糖啦?”

  “........“唐飒扶额,“别给我儿子吃啊,我儿子对这种东西不感兴趣。”

  林子宜又斜了她一眼,没有将棒棒糖剥开,而只是拿给了小佑玩。

  小佑接过棒棒糖,表情模式,立刻就转换了,一个人拿着根棒棒糖,格外认真的研究起来。

  “怎么这次突然回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林子宜一边轻轻捏着小佑的脸蛋,一边问唐飒道。

  “听爷爷说你怀了三胞胎,成了比国宝还金贵的国宝了,我还不赶紧飞回来看看。”唐飒打趣。

  林子宜嗔她一眼,“我二哥呢?她没跟你一起回来吗?”

  唐飒笑,接着又一脸无奈地叹气道,“我倒是想他没有跟我们一起回来。”

  “怎么?现在变成夫管严啦?”林子宜调侃。

  唐飒莞尔,眼底的幸福,想藏都藏不住,“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二哥有那么多坏毛病!”

  “比方说?”

  “比方说,到处粘花惹草,旧情人一大堆。”从结婚到现在,唐飒已经遇到三个厉默衍的旧情人了。

  “哈哈......”林子宜笑,“那只能证明我哥魅力太大了!但关键是,我二哥现在眼里心里都只有你一个。”

  “那倒是,只要我在他的面前消失超过一个小时,他一定能想出各种法子把我弄回家去。”

  林子宜一边跟小佑玩一边笑着瞟唐飒一眼,“你这绝对是赤果果的炫耀!”

  唐飒斜她,“在你面前,我这还算炫耀嘛!我大哥对你,那是捧在掌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在你面前,那是半点脾气都没有了。”

  林子宜,“.........”

  她有那么凶残么?

  ............................

  因为厉默衍和唐飒回来了,所以晚饭自然是去大宅里吃的。

  吃过晚饭,林子宜和唐飒还有唐峻跟两个孩子陪着老爷子,而唐肃和厉默衍两个人则去了花园里散步。

  两个风华绝代、又尊贵优雅的成熟男人走在一起,那绝对是一道亮瞎人眼睛的风景线呀,当他们两个人走在一起的时候,不止是大宅里的那上结女佣人,就连大宅里的警卫员,也会忍不住多看他们两眼。

  春未夏初的夜晚,月光格外的皎洁,夜风习习,带着沁人心脾的微凉。

  两个人穿过一片枝繁叶茂的法国梧桐,来到一个人工湖旁边的开阔地带。

  唐肃从口袋里摸出烟跟打火机,“啪”的一声自己点燃一根,然后,然后又将手里的烟跟打火机递给厉默衍。

  厉默衍摇头,半认真半开玩笑地问道,“以前没见你抽,现在是不是子宜怀了三胞胎,压力太大?”

  其实,厉默衍的话,不是没有根据的。

  他通晓心理学,即使唐肃再善于掩饰自己的情绪,可是刚才在饭桌上,厉默衍还是看出来了,唐肃对林子宜的紧张。

  不得不说,唐肃对他的这个妹妹,是发自骨子里的在乎和疼爱。

  唐肃笑,不置可否,狠狠吸了一口指尖的香烟,白色的烟雾,在昏黄的路灯下,袅袅而起。

  厉默衍说的没错,自从确认林子宜怀了三胞胎以来,我们的唐大总统就慢慢开妈患上了‘抑郁症’了。

  现在,他不止是每天二十四小时监控林子宜的行踪,担心她这个,担心她那样,恨不得每天二十四小时把林子宜揣在口袋里,更是连林子宜每天的吃喝拉撒,他都会过问。

  别人家有了孩子,都是老婆紧张抑郁,但是到了唐大总统家,就变成了老公了。

  再加上这段时间,国内和国际时局都很紧张,唐肃的压力。也就更大了,原本已经戒掉的烟,这几天又开始抽了起来。

  不过,他也就是当林子宜不在身边的时候,偶尔抽几根,也没有烟瘾,在林子宜的面前,他是绝对不会抽的。

  “上次那个女人,你处理的怎么样了?”唐肃低头看着指尖忽明忽暗的香烟,弹了弹指尖的烟灰,貌似随意地问道。

  虽然唐肃的话问得很模糊,但是厉默衍又怎么可能不明白唐肃的意思。

  他挑了挑眉,随手捡起脚边的一块小石子。甩入湖中,小石子在湖面上连跳了三下之后,才沉了下去,原本平静的湖面,立刻漾开无数的涟漪。

  “是我大意了!同样的情况,绝对不会再有下次。”

  那个女人,就是在厉亚克斯家族的家族聚会上,冲着厉默衍骚首弄姿,挑衅唐飒,后来被厉默衍的唐弟当场解除婚约,然后甩掉的未婚妻。

  那女人还是在三年多前,刚出道没多久的时候,被厉默衍招去过一次。

  那次应该是厉默衍大意,低估了那女人的心机,去洗澡的时候,把重要的文件落在了卧室里,让那女人得知了他的真实身份。

  那女人被解除婚约之后,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又跟布朗特搞在了一起,而布朗特自然是不知道,那女人在成为他的情-妇之前,是厉默衍唐弟的未婚妻。

  要不然,给布朗特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玩那个女人。

  一个偶然的机会,那女人从布朗特那里得知,f国的副总统郁邵诚想把唐肃拉下台。

  那女人不敢在y国兴风作浪。便通过布朗特,认识了郁邵诚,想通过郁邵诚,间接来打击报复厉默衍和唐飒,甚至是整个厉亚克斯家族。

  唐肃勾唇,虽然是厉默衍大意了,但好在他的动作够快,要不然,就算郁邵诚手里没有证据,但是只要他把话一放出去,必定也会引起一场轩然大波,而这场轩然大波,最坏的结果,会让人无法想像。

  “郁邵诚醒过来的可能性很大,你要不要留着他?”厉默衍眯着又平静下来的湖面,淡淡地问道。

  “吊着他一口气就好。”

  这次,是郁邵诚太心急,也太自信了,在知道了一切之后,便急着找唐肃摊牌,谈条件,甚至是完全忘记了给自己留下一条退路,所以,在‘意外’来临的时候,他才会输的那么惨那么彻底。

  现在,唐肃已经让人将郁邵诚所有犯罪资料交给了联邦调查局。只需要留着郁邵诚一口气,他最终的生与死,就由国会来决定。

  “看来,跟你过不去的,最后下场一定会很惨。”厉默衍打趣。

  唐肃笑,“我可什么都没做,一切都是你的功劳!”

  厉默衍,“.........”

  没见过这样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人!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300章 最初的我们,最美的结局(一)-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