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黄金城娱乐 >

第294章 满城风雨,我自安定(七)-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发布时间:2018-08-27 17:20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黄金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93章 满城风雨,我自安定(六)-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唐肃匆匆赶到医院手术室外,看到的,是愣愣地站在手术室门口外,身上的米白色针织衫被染得到处是血的林子宜。

  呼吸一滞,他箭步过去,将林子宜紧紧地拥进怀里。

  熟悉的气息和体温将自己包裹的刹那,林子宜紧绷的神经,才渐渐松懈,一颗慌乱不安的心,也渐渐安稳了下来。

  “没事吧?”

  男人低低沉沉的嗓音,带着一丝惊悸过后的暗哑,在林子宜的头顶轻柔地响起。

  只有天知道,当李正向他报告,说唐梦琪开着跑车去商学院想要撞死林子宜的时候,他有多么的害怕和恐惧。

  即使听李正汇报完,知道林子宜并没有事,可是一开始的那种害怕与恐惧,却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一路上,都没有散去过。

  哪怕是此刻,紧紧地将林子宜抱在怀里,他仍旧在害怕。

  林子宜伸出双手,紧紧地抱住男人劲瘦的腰身,侧脸深深地埋进男人的胸膛,深深地吸了口气,直到唐肃身上好闻的味道,填满她的肺腑,她才缓缓摇了摇头,“我没事!方子晴伤的很重。”

  林子宜真的不敢想,如果唐梦琪撞上的人是自己,那她肚子里的孩子,会怎么样?

  她已经失去过一个孩子,她真的不想再失去第二个,也不能再失去第二个。

  可是,此刻,方子晴却替自己躺在了手术室里。

  如果不是她,方子晴什么事情都不会有。

  一种从未有过的自责,在林子宜的心底不断地滋生,蔓延。

  唐肃低头。温热的薄唇,紧紧地贴在林子宜的发顶,愈发地抱紧了她,低低喃喃地道,“没事了!没事了!方子晴会好起来的,她会好起来的。”

  林子宜点头,除了相信唐肃的话,她再也不敢往别的方向想。

  是的,方子晴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定会。

  ...............................

  唐梦琪被警方带走,送去医院做了检测,发现她在开车撞人前,服用了会导致人神智不清的冰毒。就也就意味着,她开车撞上方子晴,或许并不是故意为之,只是因为一时被毒品所控制,神智不清,才会失控错误地踩下油门,撞上了人行道上的方子晴。

  即使事发当场,除了林子宜外,还有十几个人看到唐梦琪明摆着就是故意去撞蹲在人行道上的方子晴的,可以因为一张检测报导,一切都罪行都可能会被掩饰掉。

  而这件事情,在不到一个小时后,就在网络媒体上被大肆曝光。报导上说,a大商学院内发生车祸,造成一人重伤,而且报导上明确地指出,重伤的人是经济管理学院的一名研究生,女性,姓方,同时,报导上还附上了清晰的方子晴躺在血泊里的照片,正面侧面,好几张照片,甚至是连方子晴的脸都没有打马赛克。

  不过,报导里面,却只字未提到林子宜。

  唐肃听了李正的汇报,瞟了一眼网上的报导,一双深邃如幽潭般的眸子,渐渐变得阴冷,像淬了冰般,带着少有的戾气。

  商学院的师生,几乎没有人不知道,方子晴是林子宜的宿友,平时林子宜在学院上课,和方子晴走的最近。

  而唐梦琪和林子宜之间的恩怨,至少在整个京都,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报导上。虽然只字未量林子宜,可是,只要是了解情况的人,立刻便能想到,方子晴出事,是因为谁。

  报导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要利用社会舆论的力量,来指责林子宜导致无辜的方子晴受伤,甚至是差点丢掉了性命。

  他千算万算,防着所有可能对会故意去伤害林子宜的人,却偏偏漏掉了一个已经被佐玲送出国的唐梦琪。

  在唐梦琪被佐玲送出国之后,唐肃曾让李正给相关的部门传达过一道命令,禁止唐梦琪再回f国,这样,也就最大可能的杜绝了唐梦琪再有可能伤害到林子宜。

  可是,他却并没有料到,这才没我久,唐梦琪竟然又回来了,而且,用这么简单又愚蠢的方式,想要杀了林子宜。

  唐肃甚至是不敢去想,如果不是方子晴正好穿了林子宜的风衣,而且又和林子宜身形相似,刚好的刚好,她又蹲在地上,把脸紧贴在了包包上,让人根本看不到她的脸,那么唐梦琪也就不可能认错人,那么此刻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的,就不是方子晴,而是林子宜,又或者........唐肃心中一个寒噤,不敢再想下去。

  “谁放唐梦琪进入境内的?”唐肃的声音,是克制的森森戾气。

  虽然唐肃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是,他需要确切的证据来证实他的猜想。

  李正低下头去,恭敬地回答道,“是郁副总统的人亲自带唐梦琪回国的。”

  男人一双如鹰隼般的眸子,微微一眯,俊眉拧起,透出无限危险的气息来。

  “阁下,我们要不要现在对郁副总统出手?”李正复又抬起头来,目光坚定地看向唐肃问题。

  其实,他们手上已经掌握了郁邵诚在政府部门任职后,多提来贪脏枉法、滥用职权的证据,只要将他的这些罪行公诸于众,他的副总统位置,势必保不住。

  唐肃缓缓摇头,“加快速度,继续查下去。”

  他要的,是将郁邵诚以及他的党羽一网打尽。而且,让他永远也不可能再有翻身的机会。

  “是,阁下。”

  ........................................

  “不要......啊........”

  正在处理文件的唐肃听到休息室里传来的惊叫声,“嗖”的一声从大班椅里站起来,箭步冲向了休息室。

  走到门口,看到已经从床上坐起来,满头大汗,目光有些空洞的林子宜,他更加加大了脚下的步子,三步并做两步,来到床上,将林子宜一把抱进怀里,亲吻她的额头。柔声道,“怎么啦?是不是做恶梦了?”

  熟悉的气息和体温将自己包裹的时候,林子宜才渐渐从梦魇中拉回了自己的思绪,反手,紧紧地抱住唐肃,清晰地意识到,刚才的一切,只是梦而已。

  “嗯,做了一个恶梦。”她点头,将脸埋进唐肃的颈窝里,拼命汲取属于他的气息,“方子晴怎么样了?手术顺利吗?”

  方子晴的手术,持续了超过六个小时,唐肃怕林子宜的身体吃不消,不想她一直等在手术室外,在手术进行了接近两个小时的时候,提前带着林子宜回了章台殿。

  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林子宜也没有坚持,很听话地任由唐肃摆布。

  回到章台殿,她换了身上染了血的衣裤,套上唐肃的衬衫,又乖乖吃了午饭,见她味口实在是不怎么样,唐肃也没有逼她多吃。

  吃完饭后,唐肃哄着她睡午觉。

  林子宜原本不愿意睡,可不知不觉却还是睡着了。

  睡着后。就陷入了沉沉的梦魇里,想醒过来,却又一直醒不过来。

  直到,梦见安希妍和时宜两个人把她刚出生的孩子鲜血淋漓地送到她的面前,她才惊醒过来。

  “嗯,手术很顺利,明天应该就能醒过来。”唐肃吻着林子宜的额头,低沉磁实的嗓音格外温暖地道。

  林子宜听了唐肃的回答,明显的松了口气。

  其实,医生的原话是说,如果方子晴24小时之内能醒过来,那就已经过了鬼门关,如果不能,那就回天之力了。

  如果方子晴最后真的没有抢救过来,那么唐肃也不能在这一刻把真相告诉林子宜。

  “刚才梦见什么呢?”

  唐肃一只手紧搂着林子宜,另一只手抬起,温热干燥的大掌,摩挲过林子宜光洁的额头和白净的脸颊,拭去她额头的汗珠,那深情又温柔的目光,似要将人都融化了。

  “安希妍和时宜。”林子宜没有隐瞒,如实说了。

  男人好看的眉头,不禁一拧,更加地抱紧了怀里的小女人。

  “她们都在监狱里,没有我的允许,没人会放她们出来。”

  林子宜点头。“只是个梦而已,我知道。”

  两个人就这样抱着,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休息室的窗帘拉得很密实,看不到外面的一点光亮,所以,林子宜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我想去医院看看方子晴。”大概过了四五分钟之后,林子宜开口道。

  “好,我下班,陪你一起去。”

  ....................................

  方子晴并不是京都人,她的父母在离京都几百公里外的另外一座城市,事情发生后,唐肃让人安排了直升机,将她的父母接到了医院,并且,让人告知了她父母事件事情的经过。

  自己唯一的女儿因为林子宜而躺在了重症监护室里,如果说没有一点儿怨气,那绝对是假的。

  可是,如果这事真要怨,也怨不到林子宜头上,只能说,他们的女儿命中该有如此一劫。

  更何况,以林子宜的身份地位,他们真要怨恨林子宜,又有什么好处。

  所以,当林子宜和唐肃出现在重症监护室外的时候,方子晴的父母表现的很平静,没妈怒骂,没有责备,更加没有愤恨,当然,他们也不需要感激总统和总统夫人的亲自驾临。

  “叔叔,阿姨,对不起!”林子宜看着方子晴的父母,态度很诚挚地道,“如果你们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方子晴的母亲侧头摸掉眼角滑出来的泪,没有说话。

  方子晴的父亲深叹口气,眼眶亦是湿润的。“总统先生,夫人,我们什么也不要,只要我们的女儿能好起来。”

  唐肃点头,“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七点多了,夜幕已经完全笼罩了整座城市,璀璨的灯火却又将都市点亮。

  回总统府的车上,林子宜靠在唐肃的怀里,看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车景,第一次想,如果唐肃不是总统,也不会成为唐老爷子的接班人。那么,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了。

  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在她的大脑里一闪而过。

  如果,唐肃不是总统,也不会成为唐老爷子的接班人,那么,她和唐肃,或许根本就不会走到一起,像现在一样,如此幸福。

  哪怕她生下了小溪。

  .........................

  回到总统府的时候,老爷子和唐鼎年,还有唐峻都已经在大厅里等他们了。而小溪则在上钢琴课,不在大厅里。

  虽然知道林子宜并没有出事,但是老爷子不放心,知道唐肃也不可能今天带着林子宜回大宅去,所以就只能自己跑到总统府来了。

  而唐鼎年会来总统府看林子宜,更多的,则是出于内疚,归根到底,唐梦琪做出那么多伤害林子宜的事情来,跟他不是完全没关系。

  自从wtp集团曝光了自己和林子宜的那些照片后,为了避嫌,唐峻就一直没有见过林子宜。

  今天听到林子宜出事,他心里的担忧,其实一点都不亚于老爷子,但是他绝对不敢主动提来总统府看林子宜,但是老爷子和唐鼎年都来了,那他跟着一起来,就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大哥,大嫂。”唐峻见到进来的二人,站了起来,微笑着打招呼。

  林子宜看一眼唐峻,淡淡点头,又看向老爷子和唐鼎年,“爷爷,爸。”

  “子宜,你和肚子里的孩子,没事吧?”老爷子从沙发上站起来,看着林子宜关切地问道。

  唐肃看着老爷子和唐鼎年,两片薄唇,紧紧地抿着,没说话。

  他上任总统两年多来,这还是唐鼎年第一次来总统府。

  虽然唐肃心里对唐鼎年这个父亲的恨与怨,早已随着时光的流逝而转淡,但是让他开口叫唐鼎年一声“父亲”,这个可能性还是不大。

  或许,二十多年,他早就习惯了漠视唐鼎年的存在了,现在唐鼎年的殷勤,反而让他很不适应。

  林子宜不想让老爷子替自己担心,努力扬唇笑了笑道,“我们没事。”

  老爷子点点头,目光转身唐肃道,“阿肃,你跟我来。”

  话落,老爷子转身往楼上走,对于总统府,老爷子已经很熟悉了,自然知道哪间是唐肃的书房。

  “你要不要上楼去休息?”唐肃没有立刻跟着老爷子走,而是侧头问身边的林子宜道。

  林子宜摇头,“你跟爷爷上楼去谈事吧,我这里陪陪爸和唐峻。”

  唐肃淡淡颔首,这才松开一直牵着的林子宜的手。转身跟着老爷子上楼。

  ..........................

  “你也不是毛头小子了,某些方向,怎么也不知道低调一点?”一进书房,老爷子便转身看着跟进来的唐肃,似教训,又似无奈地道。

  “.........”

  唐肃看了老爷子一眼,仍旧薄唇紧抿,没说话。

  老爷子混迹军政届大半倍子,很多事情,敏感度比唐肃还要高,就算没有人跟他提过半个字,也能猜得到,林子宜一再出事。定然是有要在背后指使,想要舆论来影响唐肃,甚至是拉他下马。

  而老爷子也清楚地知道,这个人是谁。

  见唐肃不说话,老爷子也不火,继续道,“姓郁的搞一些下三滥的手段,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击他一下?”

  “一周后的议会。”唐肃给出的答案,非常明确。

  唐爷子扬唇笑了笑,目光矍铄,“记住,做事情,该下狠手的时候,绝对不要手软,否则到头来,损失的一定是你自己。”

  ........................

  第二天早上,当林子宜他们一家三口正在吃早餐的时候,医院打来电话,说方子晴醒了。

  压在林子宜心里的大石头,在这一刻,终于落了地。

  早餐也顾不得吃了,林子宜“嗖”的一下就从椅子里站起来,想要去医院看方子晴。

  “去哪?”只不过,她才站起来,手腕就被唐肃一把拽住。

  “去看方子晴呀。”

  “反正她人都醒了,你吃了早餐再去,又有什么关系。”

  林子宜,“........”

  “妈妈,你这么瘦,以后我弟弟生出来,会不会也像你一样,瘦不啦唧的?”

  林子宜,“.........”

  什么时候,这父子俩这么沆瀣一气了?

  没办法,林子宜只得又乖乖坐下来,大口大口地吃着早餐。

  其实很奇怪,别人怀孕的头三个月,都会有各种各样的妊娠反应,吃不下。睡不好,各种挑食,还吐得稀里哗啦的,可是林子宜每次怀孕,都跟没事儿人一样,几乎没有什么妊娠反应,该吃的吃,该睡的睡,如果不是医生确认她怀孕了,她自己都完全感觉不出来怀孕的迹象,这也是为什么,加上月经不正常,所以。每次怀孕,她自己都不知道。

  不过是几分钟,她便将自己面前的早餐扫光,然后擦了嘴角,准备出门。

  “等一下。”

  林子宜回头看着唐肃,一脸郁闷,“又干嘛?”

  唐肃掀眸睐了她一眼,擦完嘴角起身,吩咐总管道,“让她们两个进来。”

  林子宜困惑地看着唐肃。

  “是,总统先生。”

  “你去章台殿吧,我自己去医院就好。”以为唐肃要送自己去医院,林子宜说道。

  唐肃又睐了她一眼。直接牵着她往大厅走,留下小溪一个人在餐厅里继续吃着早餐。

  来到大厅,纪敏和白佳也已经进来了,看到她们俩个,林子宜立刻便明白了。

  因为看到熟人,嘴角,不由的扬起一抹友好的笑容。

  “总统先生,夫人,早上好!”纪敏和白佳看着唐肃和林子宜,恭敬地唤道。

  唐肃淡淡颔首,看着林子宜道,“从今天开始,除了在家里和大宅里,你到哪,纪敏和白佳都会贴身跟在你身边。”

  “这样会不会不太合适?你不是已经安排了便衣保镖了吗?”其实,最主要的,是林子宜不习惯到哪都有两个人紧紧地跟在身边。

  唐肃一记爆栗赏在林子宜的额头上,“什么不合适的?”

  林子宜抬手捂着额头瞪他,“........”

  过份!

  纪敏和白佳低下了头,这么恩爱美好的画面,不太敢直视。

  .....................................

  方子晴早上醒了一次,很快又睡着了,等林子宜到医院的时候,她又醒了,因为生命体征已经恢复了正常,所以。已经从重症监护室转移到了vip特护病房。

  “子晴,对不起!”

  看着躺在病床上极其虚弱,身体被固定的几乎不能动的方子晴,林子宜很郑重地跟她道歉。

  方子晴并不知道事情的真正起因,只以为是一场意外,所以努力笑着摇了摇头,“不关你的事情,为什么你要说对不起。”

  得不到真正的原谅,林子宜心时始终会不舒服,所以把车祸真正的起因告诉了方子晴。

  方子晴听完后,表情很平静,也没有立刻说话,而是陷入了沉思。

  林子宜也不说话,只静静地看着方子晴,不管方子晴会不会跟她说一声‘没关系,我并不怪你’,她都会理解方子晴的心情。

  “子宜,你能答应我一个要求吗?”大概两三分后,方子晴眼睛里燃起格外清亮的光芒,看向林子宜道。

  “你说。”

  “等我出院后,你能安排我进唐氏工作吗?”

  林子宜微微瞪大双眼,不解地看着方子晴。

  其实以方子晴的学历跟实力,还有外形条件,想要进唐氏工作,一点都不困难。

  “我想跟唐峻在同一个部门,如果他升任了高管,我就给他当助理或者秘书,可以吗?”在林子宜的错愕下,方子晴解释道。

  其实,自从两个多月前通过林子宜,在商学院里见过唐峻一次之后,方子晴就再也忘不了唐峻的样子。

  高大又帅气,明朗又白净。

  什么是一见钟情?以前方子晴从来信,也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可是,自从见过唐峻之后,她信了。

  后来,她一直关注唐峻的消息,也在林子宜的面前不经意间问过两次。

  知道唐峻现在在唐氏的市场部上班,所以,她下定了决定,自己也要去唐氏工作。

  “你喜欢上唐峻啦?”

  方子晴苍白的脸蛋上,忽地就爬上了一丝羞赧,她没有否认,而是轻轻点了点头。

  林子宜蹙眉微微思忖一下,随即又笑了,“好!我答应你。”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95章 满城风雨,我自安定(八)-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