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黄金城娱乐 >

第288章 满城风雨,我自安定(一)-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发布时间:2018-08-27 17:1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黄金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87章 我爱你,哪怕低到尘埃里(十四)-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为什么不告诉我?”

  一记无比觉悟而绵长的吻,直到林子宜的呼唤彻底紊乱了,唐肃才抽离了自己的唇舌。

  他居高临下地睨着眼底气喘吁吁、巴掌大的小脸上,染上好看的酡红的小女人,曲指,重重地赏了她一记暴栗,算是惩罚。

  不管是隐瞒时宜下药的事情,佐玲拍照威胁的事情,还是怀孕的事情,这一切,唐肃都想惩罚眼底下这个让他讨厌透了,却如果这世界最毒的毒药一样,让他根本没有办法离开的女人。

  林子宜眨了眨一双被水洗过的澄亮双眸,眸子里,仍旧含着潋滟的水光,如钻石般,闪着点点细碎而又无比闪耀的亮光,长如蝶翼的睫毛上,仍旧挂着细细的泪珠,眼角,泪痕还那么清晰。

  她抿了抿唇。

  原本是再自然不过的动作,可是,此刻做起来,却是十足的撒娇的味道。

  “好痛!”

  她真的开始撒娇。

  其实,刚才的那一记长吻,就足以证明,唐肃已经根本不生她的气了。

  但或许正是因为知道,这个男人有多爱自己,所以,这一刻,林子宜再也不想将任何的感受,藏在心里。

  听到林子宜这么一说,唐肃果真立刻又心疼了,后悔自己下手太重,林子宜额头上,被他弹过的地方,红红的。

  不由抬手,湿热而干燥的掌心,落在林子宜的额头,异常温柔地揉了起来。

  “以后不管什么事,都不许瞒着我!知道吗?”唐肃睨着林子宜,一张俊脸微沉。可是眉眼里的深情与温柔,却怎么也掩藏不住。

  林子宜点头,“嗯”了一声,“你什么都知道了吗?”

  “你说的什么具体是指什么?”

  林子宜看着他,不再隐瞒,将佐玲陷害她和唐峻,然后拿照片威胁她的事情,如实招待了一遍。

  “还有了?”

  ——还有?!

  林子宜困惑地看着唐肃。

  “你知道那些照片是谁发给我的吗?”

  林子宜蹙着眉头想了想,这才意识到,那些照片,定然不会是佐玲发给唐肃的,因为佐玲既然已经连婚都和唐鼎年离了,就没有必要再做这种自己找死的事情。

  那除了佐玲,谁还有可能会有那些照片?

  “...........唐峻?!”林子宜不确定地道。

  唐肃原本揉着她额头那手。再次抬起,作势又要赏林子宜一记暴栗。

  林子宜立刻闭上眼睛,把头偏向一边。

  结果唐肃并没有弹她,而是又继续揉着她的额头。

  “是时宜。”

  林子宜错愕,“她怎么会有那些照片的?”

  “那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没坦白?”

  一提到时宜,再加上唐肃的这副表情,林子宜又不得不把几个月前,时宜给她和小溪下药的事情说了一遍。

  等林子宜说完,唐肃仍旧板着张俊脸睨着林子宜,一双深邃的眸子,光华流转,讳莫如深。

  “没有了吗?”

  林子宜自己都郁闷了,“还有什么?”

  唐肃看着林子宜的反应,不像是知道了自己已经怀孕的事情。

  就像上一次。自己怀孕了,却什么都不知道。

  “照片,是时宜在佐玲那里捡到的。”

  说着,唐肃微微俯身,将双手伸进被子里,穿过林子宜的后背跟膝窝,将她抱起来,往病床的另外一侧挪了挪,然后,脱了鞋,上床,侧躺在林子宜的身边,隔着被子,将她抱进怀里。

  虽然病房里开着空调。一点都不冷,可是,林子宜却是下意识地挪了挪,然后去掀开被子,让唐肃躺进被子里面。

  虽然医院的病床都不大,但是vip的病房里的病床,勉强还是能挤得下唐肃和林子宜两个人的。

  唐肃没有理会林子宜,仍旧固执地隔着被子抱着她。

  “那时宜把那些照片发给你的目的,是什么?不会是让你抛妻弃子,然后娶她吧?”

  唐肃不由一笑,下巴抵在她的额头,轻轻地在她的额头上来回蹭了蹭,低沉的嗓音,带着几缕性感的暗哑道。“如果是,你要怎么办?”

  林子宜把侧脸埋进他的颈窝里,不答反问道,“那你是怎么打算的?”

  唐肃低垂着双眸狠狠睐怀里讨人厌的小女人一眼,大掌,却情不自禁地抚上她的小腹。

  哪怕是隔着厚厚的被子,林子宜都能感觉到男人身上炙热的体温。

  “有没觉得身体哪里不舒服?”男人却忽然话峰一转问道。

  林子宜抬头望着他,摇头,“现在没有?”

  “那之前呢?像昨晚上那种情况。”

  林子宜困惑,却还是如实地道,“中午在你办公室的时候,好像也跟昨天晚上一样,肚子有点不舒服,不过,比昨晚要严重些。”

  唐肃低头,亲了亲林子宜的眉心,一只手覆在她的小腹上,另外一只手,紧更紧地拥住了她,然后,用异常平静却又带着格外深情地道,“老婆,你怀孕了。”

  林子宜再次抬头,不是错愕,而是一种无法言喻的震惊与喜悦地看着唐肃,一时,忘记了反应,甚至是连呼吸,都暂时的停滞了。

  “你怀孕了,五周的时间。”唐肃略微干燥的薄唇,贴在林子宜的额头,格外好听的嗓音,低低沉沉地继续道,“医生说,你和我们的孩子的情况,都不是很乐观,所以这段时间对你肚子里我们的孩子来说,很重要。”

  明明唐肃的话,就只是在陈述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事实,可是听在林子宜的耳朵里,却比这世间任何的甜言蜜语,任何天老地荒的情话,都要好听不知道多少倍。

  才干涸的眼眶,忽然间莫名就又湿润了。

  她的一只手,在被子里,缓缓移向自己的小腹处,然后,停留在了唐肃的大掌下面,两个人的手,重叠在一起。

  唐肃和她的手掌下,有一个全新的生命,正在孕育。

  而这个生命,是属于他们的,是他们的孩子。

  喜悦,来得那么的突然,让林子宜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眼角,有泪水,不知不觉便又滑了出来。

  “阿肃,我想要这个孩子。”

  之前失去的痛苦,和现在得到的喜悦,让林子宜激动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她要这个孩子,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她都要保住这个孩子。

  不止是因为这个孩子,是她和唐肃生命和爱情的再次延续,也因为,对之前失去的那个孩子的愧疚。

  “好。”再简单不过的一个字,唐肃却回答的极其有力认真,就像这世界最重的承诺。

  菲薄的双唇。重重地印在林子宜的眉心,唐肃继续道,“那以后,不管什么事情,都不可以再瞒我。”

  “嗯。”林子宜重重地点头,“不管什么事情,我们一起面对。”

  ...................................

  快凌晨一点,病房里,当林子宜和唐肃睡的正香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叩叩”的敲门声。

  唐肃的敏感度,向来极高,所以,房门一被敲响,他便清醒了过来。

  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怀里睡得香甜的女人,唐肃小心翼翼地松开她,轻轻地下床,快速地套上拖鞋,大步往门口走去。

  这种时候有人敢敲他的门,必须是有相当紧急的事情,而他的动作之所以显得有些急切,是因为不想让那敲门的声音,将林子宜也吵醒。

  来到门口,唐肃一把拉开房间,一步跨了出去,然后反手轻轻地将门带上。

  “什么事?”男人出口的声音,带着刚睡醒时的慵懒,但更带着半夜三更睡意被打断的不悦。

  秦硕看眼前的男人一眼。然后,又迅速地低下头去。

  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又将手里的ipad点开,解锁,递到唐肃的面前。

  唐肃睨秦硕手里的ipad一眼,几乎是不用看里面的内容,他已经大概猜到,秦硕这个来打扰他,是为了什么。

  英俊的眉宇,不由一拧。

  那样强烈刺激他眼球和心脏的东西,唐肃不想再看第二遍,所以,他没有接秦硕手里的ipad,只再平静不过地问道,“说吧,是什么?”

  “全球最大的传媒集团wtp在当地时间凌晨5:50分的时候,将夫人和二少爷的照片发布了出来,并且,将夫人和二少爷在y国首都读书时经常一起出入的照片也刊登也出来。”说着,秦硕抬头看一眼眼前的男人。

  看到男人较之刚才,明显要阴沉了的脸色,他又迅速地低下头去。

  “还有什么?说!”

  “.........还有,wtp集团将夫人在y国首都读书时用的身份——厉叶,以及夫人名下在y国的资产和在学校的成绩,也全部扒了出来。”

  唐肃听着秦硕的汇报,一双深邃的眸子,如泼墨般,越来越沉。沉得让人根本看不到底,英俊的眉宇间,有戾气,在隐隐地窜动。

  不过,经历了白天的一切,唐肃此刻的心境,已然要平静多了。

  他拿过秦硕手里的ipad,点开。

  屏幕上,赫然跳动着的,是几张林子宜和唐峻的相片。

  第一张,是他们赤裸着相拥而眠的相片,关键的部位,都打上了马赛克。

  第二张,是他们在学校里‘勾肩搭背’走在一起的相片。

  第三张,则是林子宜从唐峻的车上下来,一起去唐峻的别墅的相片。

  第四张,则是他们两个在餐厅里吃饭,相谈甚欢的相片。

  看着那一张张跳动的相片,唐肃深吸了口气,将此刻胸腔里所有汹涌起的暗流,尽数压了下去。

  凭这些年来他的政治敏感度,唐肃知道,这件事情,已经不仅仅只是时宜想要拿来报复林子宜,威胁他的工具,而是有不简单的人在背后操纵,故意想要给他出难题,给他难堪,更严重的,是很可能想揪住这件事情,逼他下台。

  这种时候,他绝对不能自乱了阵脚。

  既然有人想要拿这件事情跟他玩,那他就陪他们玩到底。

  “阁下,我们现在要怎么办?”见唐肃没有任何的反应,秦硕率先开口问道。

  “除了密切关切事件事情的发展,其它的,你什么也不用做。”唐肃的声音,云淡风轻,就好像wtp集团大肆报道的女人,根本就不是林子宜,而只是一个陌生女人一样。

  秦硕有些错愕地抬起头来,看着唐肃,然后,又听到他幽幽又异常坚定有力地吐出一个字来。

  “等!”

  秦硕听了唐肃最后这一个字,忽然就明白了。

  他身为唐肃的第一秘书,跟在唐肃的身边两年多,自然了解唐肃的做事风格和手段。

  唐肃对待任何一件事情,要么不出手,只要一出手,便只有三个字可以形容。

  快!狠!准!

  以静制动,在对手最洋洋得意的时候,再出其不意,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

  秦硕点头,微扬唇角,“是,阁下。我明白了。”

  .............................................................

  与此同时,在y国的首都,已经是清晨的六点半了,厉亚克斯家族位于市中心位置的一座花园豪宅里,睡得正香的厉墨衍和唐飒,被突然醒过来的孩子的哭声吵醒。

  厉亚克斯家族的本部,就位于y国的首都,自从厉墨衍接任厉亚克斯家族的掌权人后,差不多有四分之一的时间,就和唐飒带着孩子住在这里。

  如今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孩子的哭声更让唐飒敏感和焦虑的了,所以,几乎是小佑一哭,唐飒和厉默衍就醒了。

  唐飒立刻掀开被子下床,连鞋子也顾不得穿,立刻就走向离大床几步开外的婴儿床,将正哭得厉害的小佑抱了起来。

  几个月下来,唐飒对小佑的生活作息规律已经了如指掌。

  正常情况下,小佑是不会在早上突然这样哭的,而且还哭的如此厉害。

  发生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小佑的‘毒瘾’又犯了。

  “小佑乖,小佑不哭了,爸爸妈妈都在,小佑不哭了,好吗?”唐飒轻蹙着秀丽的眉心,一边抱着小佑亲吻他的额头,一边不停地安抚她,眉眼里流露出来的心疼与难受,异常明显。

  三四个月下来,小佑身上的外伤,基本上都已经痊愈了,看不出什么痕迹了,但是他身体里的毒瘾,却仍旧隔三差五的发作,而且每次发作,基本上都是在清晨。

  厉默衍绕过床尾,来到唐飒和孩子的身边,伸手搂住唐飒的肩膀,看了看她怀里哭的惨厉的小佑,眉头,也不禁微拧了起来。

  “我去泡牛奶。”

  话落。厉默衍松开了唐飒,转身要去泡‘牛奶’。

  唐飒当然知道,厉默衍所说的‘牛奶’指的是什么,那是加了白粉毒药。

  “阿衍........”

  厉默衍才转身,唐飒便手伸拽住了他的小手臂。

  长时间吸食白粉对人体所造成的危害有多大,对于曾经是一个缉毒队员的唐飒来说,又怎么可能会不清楚。

  可如今,她却不得不看着自己的亲生骨肉,一次又一次地吸食这种东西。

  每一次当小佑哭得快断气,他们不得不给小佑喂食白粉的时候,只有天知道,她和厉默衍的心,有多痛,有多自责和愧疚。

  厉默衍转回身来,一双狭长的深褐色美眸,带着安抚,又格外温柔而情浓地看着唐飒。

  “不要泡了。”再开口,唐飒的眼里,已经有了一层湿意,她怀里的小佑,仍旧在大声的哭泣着,那哭声,一声比一声惨厉,一声比一声难受,“或许这一次,小佑可以挺过去。”

  厉默衍看着唐飒怀里一张白嫩姨的小脸都已经开始哭红的小佑,双伸手,抱住他们母子俩。低头,吻了吻唐飒的额头,柔声道,“小佑已经有一个星期没发作了,证明他现在的情况已经比原来要好多了!医生也说了,孩子的抵抗力和抑制力,不比大人,如果一次性断了,小佑会受不了的。”

  厉默衍的话,唐飒又何其不知道,只是..........

  低头看着怀里哭得一张小脸涨得通红的儿子,唐飒慢慢松开了拽着厉默衍小臂的手,闭上眼睛,缓缓地点点头,“好,你去泡吧。”

  ......................

  喝到‘牛奶’,小佑立刻就停止了哭泣,一双肉嘟嘟的小手,抱着自己的奶瓶,用力地大口大口地吸着,就好像那是世间最美味的佳肴般。

  唐飒看着怀里的儿子,心脏,就如被片片凌迟着般。

  “两个星期,喝完这一次之后,我们两个星期之内,都不要再给小佑喝了,好吗?”唐飒看向身边的厉默衍,哀求着他道。

  厉默衍搂着她,点头,没有多说一个字。

  此刻他的心里,又何尝会比唐飒好受哪怕那么一点。

  “叩叩叩”

  正在这时,门口传来敲门声。

  因为因为唐飒的身上还穿着睡袍,所以,厉默衍搂着唐飒的手臂紧了紧,亲了一下她的发顶,然后松开她,朝门口走去。

  “怎么啦?”

  门一拉开,出现在厉默衍视野的,是vincent,厉默衍如今最得力的助手。

  “老板,是关于三小姐的事情。”说着,vincent已经将一份最新的报纸双手递到了厉默衍的面前。

  厉默衍出了房间,反手将门关上后,才接过报纸。

  当他低头,看到整版林子宜和唐峻的大幅‘艳照’的时候,一双原本没有什么情绪的眸子,立刻戾气腾腾。

  “谁给布朗特的胆子,这样的东西他也敢发?!”

  厉默衍迅速地将关于林子宜和唐峻的报导看了一遍,下一秒,手上的报纸已经飞出去,砸在了数米开外的墙壁上,出口的嗓音,更是夹杂不可遏制的怒意。

  vincent赶紧低下头去,心惊胆战地解释道,“布朗特并不知道,三小姐除了是f国的总统夫人外。还是老板您的亲妹妹。”

  布朗特是现任wtp集团的总裁,而wtp集团,则是厉亚克斯家族旗下的一家子公司。

  无疑,wtp集团爆出林子宜的丑闻,是在自家大老板的脸上,狠狠甩了一巴掌。

  厉默衍睨了vincent一眼,眉眼里的阴戾气息,跟以前的那个雇佣兵大头目比,只多不少。

  “给我接通布朗特,现在。”

  “是,老板。”

  ...........................

  三分钟后,书房里。

  墙壁上佑大的视频画面里,出现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西装革履的布朗特。

  虽然布朗特的身上穿的是西装衬衫,脸上的神情看起来也格外的精神,但是他的头发却有些乱蓬蓬的,显然,是刚刚才被从床上叫起来的。

  对于厉默衍这么早就要跟自己开视讯会议,布朗特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忐忑。

  直觉告诉他,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老板,早上好!”在开口说这句话之前,布朗特的心里,已经想了几数个开场白。

  原本环胸站在落地窗前的厉默衍缓缓转过身来,透着阴戾的眸光,轻飘飘地扫向视频画面。

  只是一眼,布朗特原本就忐忑不安的心,更加多了一丝惶恐。

  “拜你所赐,今天早上。我格外的不好。”

  就连厉默衍低沉的嗓音里,都透着森森的寒意。

  布朗特心里不禁一个寒噤,低下头去,“老板,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还请您明示。”

  厉默衍狭长的美眸,微微一眯,“布朗特,你胆识不错呀,f国总统夫人的丑闻和隐私,你也敢随便爆。”

  听了厉默衍的话,布朗特不由微微松了口气。

  他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原来只是关于今天早上关于林子宜的报导的事情。

  “老板,f国总统夫人的事情,是新闻部的主编审核通过的,我也是不久之前,才看到的执导。”

  “好,很好!”厉默衍微微颔首,脸上,看不出喜怒,但是,声音里的危险气息,却越来越浓,“那我现在要告诉你一个很重要的消息,你听好了。”

  布朗特抬起头来,态度格外恭敬又认真地看着厉默衍,心思百转千回,却猜不透厉默衍到底想要干嘛。

  “你报导的丑闻女主角。不止是f国总统唐肃的太太,更加是我默珅.厉亚克斯的亲妹妹。”

  布朗特睁大眼睛地看着厉默衍,一时之间不由愣住了。

  “我给你24小时,如果在这接下来的24小时里你不知道怎么做,那明天这个时候,就把你的辞职信交上来。”

  话落,厉默衍没有在书房里多呆一秒,迈开长腿便出了书房。

  直到厉默衍的身影消失在书房里,布朗特才反应过来,立刻喊住还在书房里的vincent,确认道,“老板刚才说,林子宜是他的亲妹妹?”

  “对,林小姐就是老板和夫人最疼爱的三小姐。”vincent给出布朗特肯定的答案道。

  布朗特震惊地张大嘴巴,霎时连一头撞死自己的心思都有了。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89章 满城风雨,我自安定(二)-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