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黄金城娱乐 >

第286章 我爱你,哪怕低到尘埃里(十三)-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发布时间:2018-08-27 17:1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黄金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85章 我爱你,哪怕低到尘埃里(十二)-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看着照片上不着寸缕,交颈相拥而眠的两个人,唐肃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

  那么熟悉的人,那么熟悉的身体,那么熟悉的面庞,一切的一切,都在清清楚楚地告诉唐肃,照片,不会是假的。

  大脑短暂的空白之后,唐肃迅速地回复之前的清明。

  他没有再点开下一张照片,而是张手里的ipad,反过来,覆在了办公桌上。

  秦硕屏气凝神,等着唐肃看完那些照片后的狂风暴雨。

  可是,他等了很久,听到的,却只是ipad的被轻轻地反扣在桌面上的声音,紧接下来的,没有暴怒,没有狂吼,没有质问,秦硕能感觉到,甚至是连唐肃的呼吸频率,都没有怎么变。

  出于好奇,秦硕再次抬起头来,看到的,却是唐肃闭着双眼靠在椅背里。一只手正按压着眉心。

  那平静的样子,甚至是让秦硕以为,是他自己把照片的内容看错了,其实照片的女主角,不是林子宜。

  但是,在唐肃的眉宇间浮动的戾气,又清晰地告诉秦硕,唐肃不是没有动怒,只是在极力隐忍。

  “照片有没有被p过?”良久的沉默之后,男人睁开双眼,低沉磁厚的嗓音,带着克制的怒火,缓缓倾泄而出。

  即使心里已经有了答应,但是唐肃仍旧需要一个专业的肯定。

  听到唐肃的问话,秦硕终于确信,自己没有看错。

  “没有,都是原图,没有任何被p过的痕迹。”

  “谁发的?”

  身为总统先生的首席秘书,秦硕自然是一个做事极其细心又缜密的人,在走进唐肃的办公室之前向唐肃汇报这件事情之所,所有他预料到的唐肃会问的问题,他都已经调查清楚了,有了确切的答案。

  所以,不需要任何的迟疑,秦硕立刻回答道,“是时氏集团董事长的女儿,时宜!据调查到的资料,前不久夫人和小少爷.....”

  顿了一下。秦硕继续如实道,“........还有二少爷在贡月楼一起吃饭的时候,这个时宜在夫人他们的甜品里下了药,因为被贡月楼的工作人员及时发现,夫人和小少爷他们才没事,后来夫人让贡月楼的工作人员报了警,时宜被判了三个月的刑,前几天才刑满被释放了出来。”

  ——时宜给林子宜和小溪下药?!

  唐肃的眉头,骤然紧拧一下,那双沉沉的墨眸里的戾气,愈发浓重。

  “立刻派人把时宜软禁起来,不许她和任何外界联系,她出狱后所有的行踪,给我调查清楚。所有她接触过的人,都给我看紧啦,所有她用过的电子设备和登陆过的网站邮箱,以及她所有的网络社交圈子,全部给我查一遍,任何照片有可能流露出去的通道,都给我封死。”

  “是,阁下。”

  秦硕点头,立刻转身出去办事。

  “照片,除了你,还有谁看过?”秦硕才转身,男人沉沉的嗓音又从身后传来。

  “只有我。”

  唐肃点头,手肘撑在大班椅的扶手上,手腕轻轻一摆,示意秦硕可以出去了。

  秦硕点头,恭敬地退了出去。

  “砰!”

  就在秦硕退了出去,厚重的办公室大门关上的那一刻,原本被扣在唐肃面前的ipad,被狠狠砸了出去,砸在了休息区离茶几两步开外的地方。

  当胸腔里窜动的怒气再也克制不住的时候,便需要一个发泄的口子,而这个口子一旦打开了,接下来的,便是狂风暴雨......

  ..............................................

  林子宜到达章台殿,下车的时候,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正好是中午十二点半。

  一抬头,便看到从主殿里大步走出来的李正。他是来接她去顶楼唐肃办公室的。

  “夫人,您来了。”李正来到林子宜的面前,恭敬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林子宜淡淡点头,一边往主殿里走一边问李正道,“他在忙吗?”

  她来章台殿,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来见见唐肃,跟他一起吃个午饭什么的,她一般不会提前告诉唐肃,也不会提前通知章台殿的工作人员,一般是在她的车开进章台殿后,有人会立刻向总统办汇报,然后李正或者秦硕便会立刻下来接她,不管他们是不是有事正在忙。

  李正自然知道林子宜所说的‘他’指的是谁,立刻回答道,“阁下刚刚结束了会议,现在正好在办公室里。”

  林子宜点头,没有再多问什么,一边回应着跟她打招呼的工作人员,一边往电梯里走去。

  进了电梯,当电梯门缓缓关上,林子宜透过光亮的电梯墙壁,看到里面映出来的李正仿佛又消瘦了的面庞时,终是心软了,开口道,“谢阿姨去了y国照顾晓琳。”

  正如林子宜所料,谢父谢母并不是那么狠心的父母,在谢晓琳的坚持下,他们没有让谢晓琳流掉孩子,而且,谢母还陪着谢晓琳一起去了y国,虽然那边有佣人,但是谢母还是想亲自照顾女儿。

  原本谢父谢母是想让谢晓琳留下来安心养胎的,但是一想到谢晓琳是未先孕,而且孩子的爸爸还已经跟别的女人结了婚,到时候,那些邻里邻居的说起来,还不知道有多难听。

  所以,不如让晓琳呆在y国,至少这样不会有人对她指指点点,也能让她更好的养胎。

  李正怔忡地看着林子宜,直到电梯到达顶屋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

  眼眶不禁一热,有水汽氤氲了视线。

  “谢谢夫人。”

  ............................

  知道现在唐肃的办公室里并没有其他的人,林子宜忽然就生出小小恶作剧的心思,想要扮兔吃老虎。

  拎着一叠保温盒,来到唐肃的办公室前,林子宜没有敲门,而是径直抬手,去推门。

  不过,大大出乎林子宜意料的是,当她才推开门,一只脚还来不及迈进去,有一叠资料,便朝她飞了过来,直接砸在了她的脑门上。

  然后。资料从她的脑门滑落,全部洒在了地板上。

  同时,唐肃听到开门的声音,侧头看去,当看到出现在门口的林子宜的时候,他一双怒火腾腾的眸子,一时划过千万种情绪,最终,所以的戾气与狂燥,被他强压下去,一切的暴风雨,又归于宁静。

  林子宜怔怔地站在门口,望进男人那双情绪变幻明显的墨眸,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知道,在她进来之前的唐肃,一定是愤怒到了极点,要不然,从来都整洁的办公室里,不会变得像眼前一样,一片狼籍,资料文件,洒的满地都是,还有电脑和电话,都被摔了。

  片刻的怔愣之后,林子宜抬腿走进办公室里,然后,将门关上。

  “怎么啦?发生什么事情了?”林子宜望着唐肃,淡然地问道。

  虽然心底震惊,但是林子宜脸上,却努力保持着镇定,因为她知道,他们俩个人,当其中一个人的情绪失控的时候,另外一个,必须保持着清醒。

  只是,她无论如何也猜测不到,唐肃的爆怒,是因他而起。

  唐肃一瞬不瞬地、定定地看着林子宜,照片里的内容,仍旧清晰地浮现在他的大脑里。

  他没有说话,但是极力克制的情绪。又开始汹涌。

  他气林子宜,确实气林子宜,不管是时宜给她和小溪下药,还是时宜拍了那些她和唐峻的照片,这么大的两件事情,这么久以来,林子宜却只字都没有跟他提起过。

  但是他气林子宜的时候,他更痛恨自己。

  当他的一个普通民国的生命,受到恐怖组织威胁的时候,他都会不惜一切的代价去保护,去营救。

  可是,他最最在意的人,他却保护不了,让她一次又一次地因为他而受到伤害。

  见唐肃不说话,林子宜努力扯了扯唇角,然后,拎着保温盒朝休息区走去。

  她将来到休息区的茶几前,将保温盒和包包放在上面,深深地看唐肃一眼,什么也没有再问,只是蹲下身去,开始收拾满地的狼籍。

  当她捡起一份资料,看到一旁屏幕被摔裂的ipad,她伸手过去想要捡起来,只是,手指不小心碰到了home键,原本黑掉的屏幕,一下子亮了起来。

  因为ipad被摔坏了,没有锁,带着裂痕的屏幕下,一张熟悉的照片,瞬间映入林子宜的眼帘........下一秒,林子宜只觉得整个世界都轰塌了般,一切,陷入了白茫茫的一片,所有的时间和空间,都静止在了这里,呼吸和心跳,也静止在了这里........

  唐肃看着林子宜,不是没有想过要去阻止她去碰那个ipad,但是潜意识告诉他,ipad不解锁的话。那张照片,林子宜是看不到的。

  不过,当他看到林子宜瞬间僵住的动作,他知道,他估计错误了。

  既然看到了,那就看到了吧。

  唐肃知道,这些照片,林子宜早就看过了,要不然,有一段时间,她不会一直排斥和他亲热。

  林子宜僵在原地,保持着刚才的姿势。

  她伸了伸手,想要去把ipad捡起来,可是。手却动不了。

  然后,她又张了张嘴,努力地想要解释给唐肃听,其实,她和唐峻,除了睡在一起,什么也没有做。

  但是,不管她怎么努力,喉咙里,都挤不出任何一点的声音来。

  她动不了,听不到,也说不出任何的话来,只感觉到,小腹处。隐隐的有什么东西,在往下坠,好难受,好难受.........身体,像是在秋风中摇曳的枯叶,再也不受控制,慢慢地,往一边倒去.........

  “林子宜!”

  当林子宜倒在地板上之前,唐肃箭步冲了过去......

  ..........................................

  医院的急诊室外,唐肃双手垂在身侧,愣愣地站在急诊室的门口,看着急诊室紧闭的大门,一动不动。

  二月头的天气里,f国的京都。偶尔还会下雪,可是此刻唐肃的身上,却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咖啡色衬衫,衬衫的两个袖子,挽起来一节,露出结实有力的小臂,小臂上的青筋,隐隐可见。

  李正站在不远处,看着唐肃那宽厚的肩膀,第一次明白,原来他一直奉为偶像来崇拜的男人,也会这么的脆弱。

  唐肃此刻的心情,他似乎比任何一个时候,都要理解的深刻。

  没多久。急诊室的大门被从里面拉开,付辛博摘了手套,从里面走了出来。

  “怎么样?”

  付辛博的一条腿才迈出急诊室,唐肃便已经箭步过去,一把扣住一他的手臂。

  付辛博看着唐肃,神色有些复杂。

  将手套塞进白大褂的口袋里,付辛博思忖一瞬才道,“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

  “别废话!”

  付辛博耸了耸眉峰,问道,“夫人之前是不是小产过?”

  唐肃拧眉,下颚的线条,紧绷的不像话,甩出三个字道,“接着说。”

  付辛博明了,看来,林子宜之前是真的滑产过。

  “有一种病症,叫习惯性流产,你听说过吧?”

  唐肃漆黑的瞳仁,骤然间收紧,整个后脊梁,有那么一瞬,冷得他想要发颤。

  “什么意思?”

  “夫人怀孕了,但可能是受到什么重大的打击,现在她肚子里的胎儿很不稳定,随时有滑产的可能。”

  因为他不是妇产科医生,呆在里面也做不了什么,所以才提前出来了。

  “付辛博.......!”

  唐肃咬牙。握着付辛博的手臂的大掌,徒然收紧。

  “嘶!”

  付辛博疼得倒吸一口凉气,骨头都差点被唐肃捏断了,不过,却并没有挣扎。

  但很快,唐肃便松开了他。

  手伸进裤子口袋里,唐肃想要去摸烟,却又忽然记起来,他已经戒烟了。

  “有烟吗?”他转身,问身后不远处的李正。

  “有。”

  李正赶紧掏出香烟跟打火机,抽了一根递到唐肃的面前,然后为他点火。

  唐肃将香烟叼进嘴里,低头要去点燃的时候,却又忽然意识到,林子宜不喜欢他抽烟。

  李正按着打火机很久,却见唐肃保持着刚才要点火的动作,没有动,也没有要继续点燃那根他嘴角的香烟的意思。

  最终,唐肃没有点燃那根香烟,而是捏进了掌心里。

  他转身,眯起眼,极力压抑着心里的惶恐与不安,看着付辛博,格外低沉的嗓音幽幽地道,“如果这次林子宜流产,你们所有的人就滚回去,再也不要从医了。”

  付辛博,“..........”

  他根本就不是妇产科医生好不好?

  .....................................

  林子宜被从急诊室推进vip病房的时候。已经是三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医生告诉唐肃,林子宜肚子里胎儿的情况,很不稳定,能不能保住,就看这两天林子宜的情况了。

  但是就算是这次保住了,医生也不能保证,林子宜肚子里面的胎儿,以后就不会再有事。

  唐肃坐在病床前,将林子宜柔软冰凉的小手,包裹进他温暖厚实的大掌里,然后缓缓低头,微凉又干燥的薄唇,印在她的掌心里。

  【如果这个孩子没保住,以后。他再不会让林子宜怀孕了。】

  这是此刻,唐肃心里最真实最直接的想法。

  孩子对唐肃来说,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要跟他相濡以沫一辈子的人,不是孩子,而是林子宜。

  何况他们已经有了小溪。

  有小溪,就够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病房的门被叩响,然后,房门被从外面打开。

  唐肃这才从林子宜的掌心里抬起头来,朝门口的方向望去。

  是老爷子,还有唐峻。

  唐肃的眉峰,倏地拢了起来。

  不过,也只是一瞬之后,便松开了。

  “听说子宜怀孕了,现在怎么样了?”老爷子走进病房,看着病床上昏睡的林子宜,眼里,有喜悦,也有担忧。

  老爷子今天在家里休息,一听说林子宜进了医院,便匆匆地往医生赶。

  “大哥,大嫂她没事吧?”

  唐肃的大掌,将林子宜的小手包裹紧,然后身子往椅背里一靠,看着老爷子和唐峻,异常平静地道,“孩子可能保不住。”

  老爷子一愣。随即脸上的担忧更浓了几分,“怎么就保不住啦?这么多医生,难道都是白吃饭的?!”

  唐峻抿紧双唇,站在老爷子身边,没说话。

  “保不住就保不住吧,我们又不是非得再要个孩子。”唐肃的话,那么的云淡风轻,可是心口上的痛,只有他自己知道。

  老爷子一听唐肃这话,立刻就来了气,沉着脸道,“你这个混帐小子,是不是你欺负了子宜,才害得她住进了医院里。连孩子都保不住?”

  唐肃深邃的目光,幽幽地看着老爷子,没说话。

  片刻之后,他的视线,从老爷子的身上,转移到了唐峻的身上。

  唐峻虽然单纯了一点,但是,他不傻,在和唐肃的目光在空中交汇的那一刹那,他的心里,便不由地开始发虚。

  淡淡一眼之后,唐肃视线,从唐峻的身上收回,又重新落在了林子宜那苍白的小脸上。

  “不是还有唐峻嘛。你要喜欢,以后让他多努力努力就好了。”

  老爷子瞪着唐肃,被他的混帐话刺激得气不打一处来。

  唐峻就算是他的亲孙子,但是佐玲那种女人生的,又怎么能跟唐肃比。

  “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

  这样的话能从唐肃嘴里说出来,不知道他有没有经过大脑。

  看到坐在那里,一脸不为所动的唐肃,老爷子的脸色更难看了。

  “你出去,别呆在这里,让人看了就讨厌。”老爷子嗤唐肃道。

  唐肃淡淡掀眸,睐了老爷子一眼,真的就松开了林子宜的手,放进被子里。然后,站了起来,抬步往外走。

  老爷子有些错愕地看着真的要出去的唐肃,觉得他今天肯定是哪根神经搭错了钱。

  嗯!一定是这样。

  “唐峻,你出来。”

  在经过唐峻身边的时候,唐肃说道。

  唐峻一怔,随即“哦”了一声,转身,跟上唐肃的步伐,一颗心,却忽然跟漂浮在了海面上般,完全没有了底。

  ..............................

  唐肃出了病房,没径直往走廊尽头的阳台走去。

  住院部的最顶层,是vip病房,而林子宜所在的这一块区域,是vip中的vip,专门为身份极其重要的人准备的,再加上有专人看守,所以,不该进来的人,一个也进不来。

  来到走廊的尽头,拉开玻璃的推拉门,有早春的冷风,立刻迎面吹来。

  紧跟在后面的唐峻看到唐肃身上那件单薄的衬衫,不由停下了脚步,“大哥,外面挺冷的,我去给你拿件外套来。”

  这种变相的对唐肃的讨好,似乎从唐峻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而现在,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

  “不用。”

  唐肃没有回头看他,而是一步跨到了阳台上。

  唐峻拧着眉头咬了咬牙,大概已经猜到,唐肃叫他出来,是因为什么了。

  但正是因为猜到了,他的心中,愈发的不安。

  从小到大,虽然他们在一起的机会很少,但是只要在一起,他几乎从来不惹唐肃生气。

  深吁了口气,唐峻大步走向了阳台。

  “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唐肃双手撑在阳台的护栏上。露出一截结实有力的小臂,左手的手腕上,带着一款天蓝色的机械手表,表带的颜色,是黑色的,平静豁而又达沉稳的性格,通过这一款手表,表达的淋漓尽致。

  他身子微微前倾着,微眯着一双鹰隼般的墨眸俯瞰着整个医院,和楼下如蝼蚁般的行人。

  之所以会选择问唐峻,并不是为了要向他兴师问罪,从看到照片的第一眼,唐肃就明白,林子宜和唐峻,是被人摆了一道。

  只是,他不明白,过去的三过月,时宜既然是被关在监狱里,又怎么可能有机会去陷害林子宜和唐峻。

  如果事情不是时宜干的,那又会是谁?

  他不想去跟时宜周旋,所以,问唐峻,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

  同时,他也确实很想知道,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唐峻看着自家大哥那宽厚的肩膀和用力的双臂,从唐肃的声音里,完全听不清楚他此刻的情绪。

  但是既然唐肃已经知道了,他若再不说,只怕,会更加的惹怒唐肃。

  “大哥,对不起。”定了定心神之后,唐峻开了口。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87章 我爱你,哪怕低到尘埃里(十四)-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