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黄金城娱乐 >

第285章 我爱你,哪怕低到尘埃里(十二)-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发布时间:2018-08-27 17:1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黄金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84章 我爱你,哪怕低到尘埃里(十一)-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呆在监狱里的三个月,犹豫三十年般一样的漫长,新年第一个月的月底,时宜终于刑满出狱,又重新获得了自由。

  出狱的第二天,时宜便有些按奈不住地去了佐玲的别墅,她想要去搞清楚,林子宜和唐肃,是不是真的已经结婚了。

  当她来到佐玲的别墅的时候,佐玲不在,在家的,是唐峻。

  唐峻其实并不常来和佐玲住,一个月,最多也就有那么两三天住在佐玲的别墅里,当他从楼上下来,看到出现在楼下大厅里的时宜的时候,原本没有什么情绪的他,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

  “谁让你们放她进来的?”唐峻一边下楼一边质问佣人,声音里有着浓浓的不悦。

  “少爷。”佣人看着唐峻,答不上话来。

  “喂,唐峻,我又不是来看你的,我是来看佐阿姨的,你凭什么不让我进来!”时宜瞪着唐峻,理直气壮地叫嚣道。

  唐峻斜睨了时宜一眼,嗤笑了一声,“看来三个月的时间是太短了,应该让你在监狱里呆三年或者十三年才够。”

  时宜咬牙,不提过去的三个月还好,一提,时宜便恨得牙痒痒。

  她狠狠地瞪着唐峻,就差没有用目光将唐峻戳出两个洞来。

  “唐峻,你别太过份!否则别怪我把你和林子宜的那些恶心的事情曝出去。”

  唐峻走下搂来,看着时宜完全不以为意地嗤笑一声,“我和我大嫂有什么事情恶心到你啦,你到是说说?”

  时宜也冷笑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林子宜在y国首都读书的时候,和你走的最近。”

  “是么?!”唐峻来到沙发前,拿过电视遥控器,然后一屁股坐下,打开电话。对时宜的话嗤之以鼻道,“那你去说呀!看看到底有没有人会相信,你这个前科累累的人的话。”

  “唐峻,你什么意思?”时宜怒瞪着唐峻,大声叫道。

  唐峻斜时宜一眼,像时宜这样的女人,他多看一眼,都是污染了他的眼睛。

  “还愣着干什么,把她扔出去。”唐峻难得跟时宜再浪费口舌,直接吩咐不远处站着的佣人道。

  “是,少爷。”

  “喂,唐峻,你疯了吗?”看到朝自己走过来的两个佣人,时宜大叫着道。

  唐峻拧着眉头盯着电视屏幕。完全没有要理会时宜的意思。

  “别碰我,走就走,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唐峻你记住,以后我跟你势不两立。”在佣人伸手过来的时候,时宜一把拍开了佣人的手,冷哼一声,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调头扭着屁股走了。

  唐峻嗤了一声,这个时宜,还真是越来越可笑了!

  .........................................

  时宜忿忿地出了别墅,正要上车的时候,有车子开了进来,时宜一看。坐在后座上的人,正是佐玲。

  看到车子停下,佐玲拎着包包从车上走下来,原本一脸愤恨的时宜,立刻就摆出一副可怜又委屈的小模样儿来。

  “阿姨,你可回来啦?”时宜撒着娇,朝佐玲走了过去。

  “时宜,你来了呀!”佐玲拉过时宜的手,笑着道,“阿姨还想着,等明天有空了,就去看你。”

  “阿姨,人家想你了嘛,所以一出来。第一个就跑来看你。”

  佐玲笑着点头,拉着时宜一边往屋子里走一边道,“还是你有心了!来,我们进屋说。”

  “太太,少爷在家里。”见佐玲拉着时宜往屋子里走,不远处的佣人出声提醒道。

  “阿峻回来啦?”佐玲喜出望外。

  她昨天晚上出去后,到现在才回来,而且,手机还一直关机,自然不知道,唐峻回来了。

  佣人点头,解释道,“是的,少爷不喜欢时小姐在。让我们送时小姐离开。”

  听着佣人的话,佐玲脸上的笑容,立刻就僵在了那里。

  现在,儿子就是上帝,佐玲的下半辈子,能依靠的,也就只有唐峻这个儿子了。

  所以,她停下脚步,看着时宜,略微尴尬地笑笑,“时宜呀,你也知道的,我们家阿峻脾气不好,既然他现在在家里,阿姨也就不留你了,等阿姨明天有空了,再去你家看你,好不好?”

  佐玲跟时宜的母亲是几十年的姐妹,最早在夜总会坐台的时候,就认识了,她自然也不想得罪。

  时宜气呼呼地瞪着时宜,被佐玲拉着的手用力一甩,怒吼道,“阿姨,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被时宜这么用力一甩,佐玲跨在手腕上的包包,一下子便从她的手腕上脱落,甩了出去,掉在了地上,包包里的东西,全部一股脑儿的掉了出来,掉的到处都是。

  佣人见到,赶紧过去,去帮佐玲捡东西。

  “时宜,你别生气,阿姨不是怕你和阿峻起冲突嘛,要是真伤了和气就不好了。”佐玲安抚时宜道。

  “妈,你干嘛?”唐峻听到声音,怕佐玲又把时宜带进屋,所以特意跑了出来。

  佐玲听到声音,朝门口看去,当看到自己儿子那阴沉的脸色,也不再跟时宜耽误时间了,只道,“时宜呀,你今天先回去,改天阿姨再去看你。”

  话落,佐玲也不再理会时宜,从佣人那里接过自己的包包,赶紧就朝儿子走了过去。

  时宜恶狠狠地瞪着佐玲和唐峻,气得直跺脚。

  两个佣人瞥了时宜一眼,跟着一起进了屋,然后,关了门。

  “什么东西!”时宜咬牙切齿地痛骂一声,然后转身往自己的车子走去。

  来到车子旁边,她还是不解气。抬腿便狠狠地朝车子轮胎踢了下去。

  “哎呦!”

  踢完之后,时宜就后悔了,疼得她立刻甩了脚上的高跟鞋,蹲下身去,揉自己的脚尖。

  揉着揉着,时宜无意间看到,车子轮胎的下面,竟然有一个小小的存储器。

  捡起那个存储器,看了看,时宜立刻想到,这个存储器,应该是刚刚从佐玲的包包里掉出来的。

  虽然不知道存储器里有什么东西,但是,一抹狡黠不由地便在时宜的眼里闪过。

  她勾了勾唇角。将脚上的痛,忘记的一干二净。

  穿了鞋子,上车,时宜立刻发动车子,绝尘而去。

  ..............................................

  一个寒假,二十几天,悄无声息的便过完了。

  对于林子宜来说,这二十几天,就仿佛只是一眨眼的时间一样,在这一眨眼的时间里,她过得格外的忙碌、充实,而又比以前任何的时候,都要幸福快乐。

  因为在过去的二十几天里,她真正的感受到了,她和唐肃是一体的,呼吸相连,不管是身体的契合,还是心理的默契,他们都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共鸣。

  一月底,商学院开学,林子宜又继续回学校上课,原本忙碌又充实的生活,更加的忙碌起来。

  晚上,看着小溪老老实实地爬上床,躺进被窝里后,林子宜亲了亲他的额头,帮他捏好被角准备离开的时候,小溪忽闪着一双黑琉璃般的大眼睛。问林子宜道,“妈妈,班上的同学好多都有弟弟妹妹或者哥哥姐姐,你和老爸什么时候也帮我生弟弟妹妹呀?”

  “.........”林子宜,“睡觉!”

  小溪瘪瘪嘴,把脑袋往另一边一偏,闭上眼睛“哼”了一声,没再理林子宜。

  林子宜又亲了亲他后,才关了灯,出了儿童房。

  站在儿童房外,林子宜深深地吁了口气,心里,莫名的有些闷闷的。

  她是真的很想再要一个孩子,不止是为了弥补对失去的那个孩子的愧疚与遗憾,同样,是想小溪能有个伴,不会那么孤单。

  其实,自从她恢复记忆后,每次和唐肃做,都没有采取过任何的安全措施,而且每次在排卵期的时候,她都格外的注意体位和姿势,可是,好几个月了,她的肚子一点就是没有一点儿动静。

  怀小溪的时候,一晚上就中了,为什么现在她想再要个孩子的时候,却这么难中了呢?

  不会是上次流产后,她的体质就变得不易受孕了吧?!

  林子宜想着想着,不知不觉便走到了唐肃的书房门口,本能地转身打算走进去的时候,抬眸看到正在低头认真工作的男人,林子宜的脚步又停了下来。

  明亮的灯光下,林子宜看着男人线条清晰、轮廓分明的绝俊的面庞,情不自禁地便弯了弯唇角。

  不管做什么,这个男人浑身上下透出来的,都是那么迷人的气息,成熟稳定,高贵大气,让人倍感心安。

  林子宜没有打扰他,而是转身,朝主卧走去。

  就在林子宜转身的刹那。正在埋头工作的男人抬起头来,朝门口看了过去。

  看着林子宜离开,他并没有叫住她,亦只是弯了弯唇,又继续工作。

  他现在每天,都只想快点把公事处理完,然后,把所有的时间,留给林子宜。

  ..................................

  回到房间,林子宜快速地洗了个澡,然后穿着浴袍,拿了笔记本电脑,坐在茶几前的羊绒地毯上,开始准备一本专业课的论文。

  因为之前做了充足的功课。所以林子宜写起论文来,很得以应手,十指如飞地在键盘上跳跃着,偶尔停下来,去网上查阅些资料参考一下,然后,十指又继续不停地敲击键盘。

  因为太过于专注,林子宜完全忘记了时间,也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男人的靠近,直到,唐肃单膝跪在林子宜的身后,看着电脑屏幕上林子宜写出来的论文,在她的耳边情不自禁地轻笑一声。林子宜才蓦地回过头来,两片娇艳的唇瓣,不经意间,擦过唐肃的侧脸,然后,她的后脑勺被一只大掌扣住,唐肃温热的双唇,精准地攫住她的........

  “嗯,老公,我的论文还没有写完........”林子宜一边回应着男人的吻,一边伸手抵上他的胸膛去推他。

  唐肃并没有立即松开她,而是继续加深了这个吻,不过,在林子宜不情愿的情况下,他也没有再继续干点别的,而是在适当的时候,放过了林子宜。

  林子宜气息有些微乱地嗔他一眼,“你先去洗澡,我把论文写完。”

  话落,林子宜又看向电脑屏幕,十指放回键盘上,继续写论文。

  唐肃倒是很听话,曲指不轻不重地弹了一下林子宜的额头后,便起身,去了浴室。

  男人洗澡的速度,向来是想要多快,便有多快。

  因为刚才被唐肃那么一‘打扰’,林子宜的思路被掐断。写了几十个字后,便有了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正当她站在电脑前,咬着下唇思忖的时候,浴室的门拉开了,唐肃裹了条浴巾,一边擦着湿漉漉的短发一边从里面走了出来。

  即使这个男人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不用看,林子宜都能再清晰不过地描摹出来,可是,当看到此刻的唐肃,林子宜还是微微有些出神。

  唐肃是那种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身材,宽肩窄腰,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性感优雅的恰到好处,不多一分,也绝对不少一分。

  即使是当总统的这两年,每一分每一秒都非常的珍贵,但是唐肃每个星期,都会抽三天,每天两个小时的时间出来健身。

  而经常在他健身的时候,身边都会陪着好几个大臣,很多重大的决策,就是在健身房里诞生的。

  注意到林子宜打量的视线,男人的唇角,情不自禁地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来。

  一个男人的骄傲,不仅仅只在于他在外面取得的丰功伟绩,同样也在于。自己心爱的女人对自己的迷恋。

  所以,林子宜好灼热的视线,让他异常的满足,并且愉悦。

  将手上的浴巾随手丢到一旁的沙发上,男人迈着优雅又沉稳的步子,走向林子宜。

  林子宜反应过来,不由低下头去,白净的小脸上,立刻浮出一抹少妇的羞赧,晕开在整个脸颊上。

  正当她准备继续打字,以此来掩饰自己此刻的心虚时,男人已经来到了她的身边。

  感到到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仿佛烫人的热量,林子宜侧头,刚想开口说话的时候。男人裹在身上的浴巾,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然掉了下来。

  看到男人的伟岸,林子宜的小脸,立刻炸红。

  “喂,你别打扰我,我的论文还没有写完。”林子宜警告男人道。

  男人勾唇,笑的慵懒又邪气。

  长臂一伸,他圈住林子宜纤柔的腰肢,然后将她整个人带进怀里,低头啄了啄她的红唇,低低沉沉的嗓音,带着浓浓的蛊惑道,“我不打扰你。我只是想陪着你写论文而已。”

  隔着一件浴袍,林子宜的身体,和男人紧紧相贴,她甚至是能清晰地感觉到,他心脏跳动的频率。

  男人炙热的体温,还有他强健有力的心跳,都像是一种毒药,侵蚀着林子宜那点可怜的意志。

  她狠狠嗔唐肃一眼,推开他,从他的怀里退出来,然后,一本正经地又坐到电脑前,继续她的论文。

  看着电脑屏蔽,林子宜的整个大脑里。剩下的,只是一片浆糊。

  就在男人跪下来,从后面再次将她拥进他的怀里的时候,林子宜倏地转身,一双捧起男人的脸,对准他的唇,吻了下去.........

  “嗯........唐肃.......都是你......害我今天......完成不了论文.......所以你要.......帮我写完.......”

  在激烈的运动中,林子宜有些模糊不清地抗诉道。

  男人笑,毫无条件地满足林子宜道,“遵命,我的唐太太。”

  .............................................

  这一次,并没有像以往一样,持续太久,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林子宜忽然有些难受起来,下腹有些胀胀的,感觉有东西在往下坠一般。

  唐肃察觉到林子宜的表情有些不太对劲,停下所有的动作,然后双手撑在她的身体两侧,低头去吻了吻她的眉心,“怎么啦?不舒服?”

  林子宜点头,“好像是大姨妈快来了。”

  “这次怎么又推迟了?”林子宜的月事时间,唐肃比林子宜记得更清楚。

  他记得林子宜上次大姨妈走,是35天以前。

  “嗯,我的例假一直不正常,每一次都会晚。”林子宜知道,这种时候喊停,唐肃一定会很难受。所以,她抿了抿唇角,努力笑了笑道,“就是有一点点不舒服,你轻一点,应该没事的。”

  唐肃又低头吻了吻林子宜的眉心,然后收了手往一侧一躺,将林子宜抱进怀里,低低哑哑的嗓音她的头顶响起道,“我出力可为了让你享受,不是为了让你难受的。”

  “什么嘛!”林子宜狠狠一拳捶在了男人壁垒分明的胸膛,“难道只是为了让我享受吗?”

  男人低笑一声,“老婆快乐,最重要。”

  林子宜,“..........”

  这家伙,越来越可恶了!

  ......................

  翌日,林子宜上午没课,等她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上午10点了。

  她发现,自己最近是越来越能吃,越来越能睡了,有向猪靠拢的节奏。

  在床上翻了一圈,还是不太愿意起床,但是想到自己下午还要去商学院上课,而且中午的时候,她还想去章台殿一趟,所以,没有继续再赖床。

  来到浴室洗漱的时候,忽然想到昨晚下腹那隐隐的坠重感,怕是大姨妈来了,她还特意去颠了卫生棉,怎么现在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为了立刻搞清楚到底是不是大姨妈造访,林子宜赶紧查看了一下情况。

  结果,卫生棉上干干净净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那为什么昨晚肚子会不舒服,胀胀的,还隐隐的痛?

  林子宜蹙了蹙眉!

  算了,不管了,反正她的大姨妈,这些年来基本没怎么正常过。

  洗漱完,林子宜换了衣服下楼,喝了杯牛奶后,直接钻进了厨房亲自准备午餐,呆会带去章台殿,和唐肃一起吃。

  ...........................

  章台殿,快中午十二点半的时候,唐肃才结束了会议,回到办公室。

  他前脚才迈进办公室,秦硕手里拿着一个ipad,后脚就跟了进来。

  “阁下。”

  唐肃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来到办公桌后的大班椅里坐下,一边拿过一份文件,一边淡淡地掀眸,觑了秦硕一眼。

  看到秦硕那样一副凝重,而且欲言又止的神色,唐肃好看的眉头,轻拧了一下,“有事就说。”

  秦硕眉宇亦是紧拧一下,没有说话,而是走到唐肃的面前,低着头,将手里的ipad,恭敬地递了过去。

  唐肃又抬眸,淡淡地看了秦硕一眼,他这副表情,让唐肃明白,一定是有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没有再继续看手头上的文件,唐肃接过ipad,按下home键,指纹解锁,显示在屏幕上的。是总统公共邮箱的一封邮件。

  邮件里,一个字的内容都没有写,只有邮件的标题写了一行字——请总统先生欣赏超级真人秀!

  唐肃的眉头一皱。

  邮件的发件人,应该只是个普通的市民,他并不熟悉。

  再往下看,有几张照片,作为了附件,被发送了过来。

  “什么东西?”唐肃明显不悦地问道。

  秦硕抬头看唐肃一眼,没说话,又迅速地低下头去。

  总统公共邮箱,是唐肃上任后设立的,任何一个普通的市民,都可以给总统公共邮箱发邮件,但是这个邮箱里的邮件,在拿给唐肃看之前,已经由下面的人和秦硕一一看过了,如果是垃圾信息或者没有任何价值的邮件,就会直接被删除,那有价值的邮件,才会被留下来,送到唐肃这里,给他过目。

  显然,在今天上午查看总统公共邮件里的内容时,秦硕被吓到了。

  见秦硕不说话,唐肃的薄唇,瞬间紧抿成了一条线,原本就清晰的下颚线条,更加紧绷了。

  这是唐肃在工作的时候,心情不好时才有的表情。

  抬手,手指落在附件的一张照片上,当照片被点开,无比清晰的照片内容放大在自己眼底的时候,唐肃深邃的墨眸,骤然间紧缩了一下。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86章 我爱你,哪怕低到尘埃里(十三)-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