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黄金城娱乐 >

第281章 我爱你,哪怕低到尘埃里(八)-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发布时间:2018-08-27 17:1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黄金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80章 我爱你,哪怕低到尘埃里(七)-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y国首都的商业街上,李正怔怔地望着谢晓琳消失的广告,愣愣地站在那家名品女装店前,站了不知道多久,直到郑芯怡的拽着他的胳膊,一遍又一遍不停地叫他,他才回过神来。

  看着眼前郑芯怡那张无比熟悉又陌生的脸,李正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他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

  眼前的郑芯怡,才是他的新婚妻子,而谢晓琳,只能是被埋在心底的那个人。

  “郑哥哥,那条裙子我好喜欢,你给我买好不好?”为了买下那条裙子,郑芯怡也不打算跟李正计较谢晓琳的突然出现了,一脸娇滴滴地道。

  “好。”李正没有犹豫,从口袋里掏出钱包,从卡槽里抽出另外一张银行卡。

  那是他来度蜜月的头一天晚上,他的母亲给他的,说是给他和郑芯怡结婚用的。

  李正原本不想动用他父母的钱!

  他嘴角一扯,苦笑一下。

  但现在,也只能先用着了。

  郑芯怡欢喜地接过卡,又要了密码,然后一个人高兴地又回到名品店里,不仅买了裙子,还买了价值不菲的大衣和包包,一口气刷了二十多万。才心满意足地从店里出来找李正,不过,那张卡,她却并没有要还给李正的意思。

  两个人又逛了大半天,在外面吃了晚饭,直到快晚上九点的时候,才回了酒店。

  回到酒店,郑芯怡欢喜地在试自己今天新买的几件衣服,而李正则悄无声息地去了浴室洗澡,当他洗完澡出来的时候,郑芯怡也试完了。

  “正哥哥,你洗过澡了吗?”看到从身边经过的李正,郑芯怡问道。

  李正淡淡地“嗯”了一声,拿了香烟跟打火机,往阳台的方向走。

  “你洗过澡了怎么还把衣服和裤子穿得这么整齐,你要出去吗?”郑芯怡困惑地道。

  “不出去,你去洗吧。”李正说着,人已经头也不回地走向了阳台。

  看到被李正关上的阳台门,郑芯怡嘟着嘴瞪了李正一眼,对他的冷淡表示不满之后,拿了自己的睡裙,去浴室洗澡。

  阳台上,李正点了根烟,狠狠用力地吸着,虚无飘渺的视线,毫无焦距地投向远方,融入这繁华都市的沉沉夜幕里。

  吐出嘴里青白色的烟雾,他的脑海里,不断浮现出来的,是白天在商业街的时候,看到的谢晓琳时的样子。

  那一刻,眼前所有川流不息的人息,都变得虚无,他眼里唯一剩下的,就只有谢晓琳。

  她瘦了,不过才一个月不见,她又瘦了,一张原本就不大的巴掌小脸,更加没什么肉了,脸色,也异常的憔悴。

  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他回头,与她四目交接的那一瞬,她眼里裂开的那两道深深的伤痕,那么触目惊心,一眼,便看得胸口发紧,五脏六腑都跟着拧成了一团。

  他后悔了!

  他真的后悔了,他不应该带着郑芯怡来y国首都的。

  明明嘴巴上,他说让谢晓琳忘记了他。

  可是,心底里,他却自私的不行,他多么多么的希望,他在她的心里,永远是最重要的那个人,她永远也不要忘记自己。

  混蛋!

  李正你真tm是个混蛋!

  狠狠用力,不停地吸着指尖的香烟,也许是香烟的味道太呛人了,忽然间,有热气氤氲了他的视线,眼前的景象,渐渐变得模糊不堪。

  低下头去,有眼泪,完全不听话地从眼眶里砸了下来,滴在了阳台的护栏上,呼呼的夜风风一吹,便不见了痕迹。

  晓琳,你恨我吧!

  请你恨我吧!至少,这样,你不会忘记我。

  “正哥哥........”

  在李正完全没有察觉到的时候,郑芯怡已经来到了阳台,双手从后面圈住了李正精壮的腰身,前胸紧贴上他宽阔温暖的后背,侧脸,也贴上去,用娇柔的难滴出水来的声音轻声唤道。

  李正低着头,看一眼圈在自己腰上的两条纤细白嫩的手臂,眉头不禁拧了拧,然后,伸手去掰开了郑芯怡一双手。

  “外面很冷,你进去吧,小心着凉!”李正将手上快燃到尽头的烟蒂摁灭在一旁的烟灰缸里,然后转身,不着痕迹地往一侧退开一步,连正眼都没有看一眼郑芯怡。

  即使不用看,李正也知道,郑芯怡现浑身上下,就穿了一件真丝一吊带睡裙。

  她的意图是什么,不用想,身为成年男人的李正,自然很清楚。

  “正哥哥,我们一起进去好不好?”说着,郑芯怡又往李正的怀里钻。

  李正已经退到了阳台的一角,避无可避,只能由着郑芯怡又圈紧了自己的腰。

  “正哥哥,我好冷,你抱抱我嘛!”郑芯怡软绵绵娇滴滴地要求道。

  李正终于有些压抑不住心里的烦躁,他用力去掰郑芯怡紧紧圈着他腰的双手,声音里带了明显怒意地道,“很冷你就自己进去,没有人让你穿成这副样子出来。”

  郑芯怡被李正不小的力道钳制住双手一甩,整个人往后踉跄了一步。

  她站稳,倏地抬起头来看向李正,一下子就火了。

  “李正,你到底怎么回事?我现在是你的老婆,你这样每天晚上把我晾在一边算怎么回事?”郑芯怡怒气腾腾地瞪着李正,完全也顾不得冷了。

  李正撇开视线,拧着眉头,不去看郑芯怡,只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道,“你先进去吧,别感冒了。”

  “今天你不跟我说清楚,还是把我晾在一边不肯跟我做,甚至连碰都不愿意碰我的话,我就不进去。”郑芯怡从小就是被两家的家长宠着长大的,在李正的面前,说话做事,更是可以肆无忌惮。

  在没有结婚之前,李正不愿意碰她,甚至是连她向他索吻的时候,都会有意无意的避开,这些,她都可以忍了。

  可是,现在,他们结婚了。她已经是他的妻子了,她不可能继续清心寡欲地过寡妇般的生活,而且,她也不信,李正这么一个高大的正常男人,就会没有正常的生理需求。

  结婚的那天晚上,她在床上使尽浑身解数地撩-拨李正,李正都没有半点反应,她可以理解为他是喝多了,醉的不醒人世。

  可是后来的这几天,他仍旧不碰她,甚至是不跟她同床,这让郑芯怡如何能继续忍下去。

  李正无奈地深叹口气,转身。视线投向远处的夜幕里,淡淡地道,“别闹了,你先回房间睡吧,我在再外面抽根烟就进去。”

  “李正,你每天晚上都是这样跟我说的,可是,有哪天晚上,你是像一个丈夫一样,睡在我的身边的?更别提跟我做了”说着,郑芯怡委屈又气愤的泪水便滑出了眼眶,她怒吼着大声质问道,“你说,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了那个谢晓琳,你是不是因为她,所以不愿意碰我?”

  李正拿出打火机,‘啪’的一声又点了根烟,静静地用力抽着,没有回答郑芯怡的话。

  “李正,你说话呀!”郑芯怡气极了,双手伸手过去,拽住李正的胳膊,用力地想要将李正拉扯过来,面对着自己,“你转过来,把话说清楚,你是不是喜欢上那个谢晓琳啦?”

  “是,我是爱上谢晓琳啦。”完全出乎郑芯怡的意料。当她不管怎么用力拉都拉不动李正的时候,李正却猛地转过身来,冲着她继续大吼道,“两年前,当我开始跟谢晓琳正式交往的时候,我就爱上她了!不是喜欢,你听清楚了,是爱,我爱她!”

  郑芯怡抬头,拉扯李正的所有动作,都停了下来,她抬着头,一瞬不瞬地怔怔地望着李正,瞬间整个人都傻了。

  李正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会如此不受控制地对着郑芯怡吼出这些话来,但是,既然话已经出口了,他就不后悔。

  与其这样两个人无休止的争吵,不如让郑芯怡明白,他的心,其实早就不在她的身上了,又或者说,从一开始,他对她,就不是爱,而只是一种长久以为养成的习惯,更或者是一种责任。

  不想再跟郑芯怡有进一步的冲突,李正将自己的胳膊从郑芯怡的双手中抽出来,然后大步往房间里走。

  “李正,你个混蛋,你不是人。”郑芯怡回过神来,破口大骂,“谢晓琳那个贱-婊-子,是不是她在床上把你伺候的太舒服了,你操她操的太爽了,所以才会对她念念不忘,像她........”

  “郑芯怡,你够了!”

  李正倏地回头,一双怒火中烧的眸子仿佛要吃人般地瞪着郑芯怡,仿佛下一秒,他便会克制不住,冲上去。一把掐死她。

  骂他可以,但是羞辱谢晓琳,他绝对不允许!

  郑芯怡看着眼前浑身散发出一种从未有过的戾气的李正,不知道是冷,还是害怕,浑身抑制不住地打了一个寒战。

  “你以为你自己干了些什么好事,我会不知道?嗯——”

  李正转回身,向显然已经怔忡的郑芯怡靠近一步,侧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手指关节,‘咯吱’‘咯吱’。

  “三年前,正当我们准备谈婚论嫁的时候,你谁也没有通知。无缘无故地便消失了,一消失就差不多是三年的时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三年的时间里你都干了些什么?”

  郑芯怡怔怔地望着李正,浑身又是一个寒战。

  “正哥哥,我.......”

  郑芯怡想要开口辩解,或者掩饰什么,可是,李正没给他机会。

  冷风呼呼的阳台上,只听到李正愤怒的声音继续响起道,“三年前,你在酒吧里认识了一个老外,当天晚上就跟他上了床,没过几天,你就跟人家跑去了国外,还跟他在国外登记结了婚。”

  李正看着脸色渐渐苍白的郑芯怡,扯角讥诮又自嘲地扯,继续道,“只不过,新鲜劲过后,那个男的对你越来越恶劣,甚至是在你怡孕的时候,还对你拳打脚踢,最后孩子流产,你被那个男人又虐待了一年多后,他才放了你,跟你离婚。”

  郑芯怡不可思议地看着李正,脸上的表情,就比吞了一整个臭鸡蛋还要糟糕。

  她从来没有跟国内的任何人说起过她在国外的事情,只慌称她去国外留学了,怎么李正会对她在国外的事情,这么一清二楚。

  李正冷笑一声,没有再给郑芯怡留任何的情面,继续道,“离了婚,你也没有想着要回来,而是法国鬼混,想要继续找个有钱人嫁了,对不对?直到,两个多朋前,你实在是混不下去了,才又想起了我,想到了要回国。是吗?”

  “不,不,不是的........”郑芯怡把头摇头像拨浪鼓一般,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一阵青的,无比精彩。

  她扑上去,哀求地抓住李正的胳膊,“正哥哥,你一定是搞错了,不是这样的,你一定是搞错了!我这三年在国外,是在国外学习,我是在国学习服装设计,你不信,可以问我妈......”

  “够了!芯怡。到了这种时候,你还需要骗我吗?”李正一把甩开郑芯怡的手,厉声质问道。

  郑芯怡望着李正,忽然就笑了。

  对呀!她现在都已经是李正的合法妻子了,竟然他什么都知道了,她又还有什么好骗他的。

  “是呀!你说的没错,一点都没错,我是跟别的男人结过婚,怀过别的男人的孩子,也确实是在法国呆不下去,才回来的。”郑芯怡双手环胸,满脸不屑地斜睨了李正一眼,“不过,这些都是跟你结婚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我已经是你的合法妻子,只要我不犯错,不做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休想跟我离婚,也休息去找谢晓琳那个贱-婊-子。”

  李正低头笑了,他没有想到,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像妹妹一样疼爱呵护的人,怎么就会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从你回来,当着我爸妈的面,说三年来一直没有忘记过我,要嫁给我的那一刻,我就没有想要不娶你!既然现在已经妻了你,我就更加没有想过要跟你离婚。”

  “李正。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为什么你还要娶我?”

  郑芯怡歇斯底里地大吼,眼前的李正,她越来越看不明白了,也再不是三年前那个什么都由着她的李正了。

  “你娶我,是不是就是为了报复我,折磨我?”

  李正摇头,“娶你,只不过是我十年前的时候就答应了的事情!我说过,不管你将来怎么样,只要你愿意,我一定会娶你,照顾好你。”

  说着,李正顿了一下。嘴角苦涩一扯。

  或许这辈子,他做过的最后悔的一件事情,就是没有不顾他父母的反对,在郑芯怡回来之前,娶了谢晓琳。

  只不过,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更没有可以重来一次的机会。

  深深了吁了口气,李正看着郑芯怡,笑了笑,笑意难明地道,“至于报复折磨你,我还没有这个心情。”

  话落,李正没有再理会郑芯怡。而是径直回到房间里,然后拿了外套,大步离开了房间。

  听到“砰”的一声关门声响起,郑芯怡追进房间里,却已经没有了李正的身影。

  “李正,我跟你没完!你不让我好过,你也休想好过。”

  ........................................................................................

  f国,首都。

  忙碌充实的日子,过的飞快,转眼,就马上到圣诞节了,整个城市,都被圣诞的节日气氛所装点,多彩热闹无比。

  林子宜睁开双眼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多,身边的男人,早就没有了影子,不过,枕头和被褥里,却残留着专属他的味道。

  林子宜将脸埋进唐肃的枕头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属于他的味道,然后下床,裹上浴袍,一边往落地窗前走,一边活动着因为昨晚的‘过度运动’而有些酸痛的筋骨。

  来到窗前,拿过遥控器按下,厚重而华丽的窗帘,徐徐拉开。一道道亮的刺眼的光线,通过皑皑白雪,折射进林子宜的眼球,林子宜下意识地抬手遮了遮眼睛。

  待适应了这强烈的亮光之后,林子宜收了手,眯起眼睛往窗外看去,一眼,便看到窗外再熟悉不过的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的身影。

  是唐肃在陪着小溪堆雪人。

  唐肃竟然会陪着小溪在堆雪人?!

  意识到这一点,林子宜不由地扬唇笑了,看着那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的视线,变得格外格外的柔和,温暖,又甜蜜。

  今天的唐肃,因为休假,所以,穿得也格外的休闲,没有西装领带,也没有西裤,全身上下,穿的都是黑色,连皮靴和围巾,都是黑色的,而小溪则穿着一件大红的羽绒服,带着大红的围巾,还有一个圣鹿角的诞帽,一黑一红两个忙碌的身影,在白茫茫的一片雪地里,那么惹眼,就像精灵。

  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样,正在花园里帮着小溪滚雪球的男人,倏地抬起头来,朝主卧落地窗的方向望了过来。

  隔着二十几米的距离和明净的玻璃穿,两个人的视线,刹那间在空中交汇,然后,缱绻交织在一起。

  唐肃身长如玉地站在雪地里,望着林子宜,唇角一勾,然后,对着她抛出一记‘媚眼’。

  林子宜接收到男人的那一记‘媚眼’,不由“噗嗤”一笑,心跳的速度。却莫名加快了。

  小溪注意到唐肃往楼上看,也停下滚雪球的动作,跟着唐肃一起往楼上看,当看到站在窗前的林子宜的时候,他跳起来向林子宜挥手,大喊道,“妈妈,快下来,我们一起堆雪人。”

  因为房子的隔音效果实在是太好了,林子宜完全没有听到小溪说了什么,但是,从小溪兴奋的表情里,她知道,小溪是叫她一起下去堆雪人。

  其实。不用小溪邀请,她自己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甚至是来不及洗漱,林子宜换了衣服,立刻就下了楼。

  .......................................

  三个人边玩玩闹闹边堆雪人,等两个大雪人和一个小雪人堆好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回到屋子,林子宜去洗漱完后,中餐已经被端上了桌。

  因为没有吃早餐,再加上堆雪人可是个体力活,所以,林子宜的味口特别好。

  看着林子宜吃的那么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的味口也眼着格外的好,都吃了不少。

  到快要吃完的时候,林子宜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本来昨天晚上要跟唐肃商量的,但是他一直忙到很晚,后来回了房间,两个人又折腾了几个小时,林子宜就彻底给忘记了。

  “阿肃,马上就圣诞节了,我想带着小溪去看看我爸妈。”林子宜看着唐肃,商量的语气道。

  “去看外公外婆吗?是不是还可以看到舅舅和姑姑,还有小佑?”一听到林子宜的话,小溪便从饭碗里抬起头来,一脸兴奋地问道。

  林子宜灿然一笑,“当然呀。”

  某个男人拿过佣人递过来的热毛巾擦了擦嘴角和手,然后掀眸,淡淡地觑了一眼。没说话。

  林子宜看着唐肃,怎么感觉到他的目光里,带着一丝小媳妇似的‘幽怨’情绪。

  “喂,你是不是不同意呀?”

  “老爸,在家里你不可以专断独行哦,你要民主,少数服从多数。”生怕唐肃会不同意,小溪立刻站到林子宜的队列里。

  男人又掀眸,睐了某个不识趣的小朋友一眼,然后看向林子宜,“就带你儿子去吗?那我呢?我怎么过圣诞节?”

  林子宜一脸无辜地眨眨眼,“你不是才休息两天吗?时间不够呀。”

  “谁说我不可以多休息两天的?”

  林子宜“噗嗤”一声就笑了!

  “唐先生,那我现在邀请你,还不算晚吧?”

  唐肃,“.........”

  越来越没良心的女人。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82章 我爱你,哪怕低到尘埃里(九)-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