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黄金城娱乐 >

第279章 我爱你,哪怕低到尘埃里(六)-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发布时间:2018-08-27 17:1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黄金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78章 我爱你,哪怕低到尘埃里(五)-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星期一下午,林子宜上完两节课后,和方子晴一起回宿舍拿资料,为接下来的论文做准备。

  快走到宿舍楼的时候,林子宜忽然听到,身后好像有人在叫她。

  她停下脚步,四下打量了一眼,并没有看到自己认识的人。

  “怎么啦?”方子晴问。

  林子宜笑笑,“感觉有人叫我,不过好像是听错了!我们走吧。”

  方子晴点头,两人继续迈开了步子。

  “子宜。”

  才走了一步,身后,再次传来一声轻唤,不过这次,比刚才的声音要大得多。

  林子宜眉心微蹙一下,回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看到的,是一个站在一颗大银杏树下,穿着一件藏青色大衣,衣领竖起,遮住了半张脸,只露出高挺的鼻梁和一双眼睛的男人。

  当林子宜望过去的时候,那男人,也正一瞬不瞬地盯着林子宜。

  那双眼睛,好熟悉!

  林子宜努力回想,直到。那男人冲着她微微一笑,朝她走过来的时候,林子宜才突然想起来。

  眼前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前段时间,她让总管通知监狱里放了的沐云帆。

  林子宜万万没想到,沐云帆竟然还会记得来找她。

  林子宜错愕间,沐云帆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冲着她,笑得一脸温暖又温柔,就像,多年前,他努力追求林子宜时的样子。

  林子宜回过神来,看着眼前明显消瘦了,脸上还带着不同程度的淤青的沐云帆,不由低头,自嘲一笑。

  她并不奇怪,沐云帆会找到这里,因为她在商学院读书的事情,早就不是秘密了,只要稍微一打听,便知道她在学院里的情况了。

  总统夫人的秘密,从来不是可以随便窥探的,虽然她并不认识这个叫住林子宜的男人是谁,但是,方子晴是个眼力极好的女孩,一看就知道,这个男人对林子宜,有意思,所以,她对着林子宜笑笑道,“子宜,我先回宿舍等你。”

  “好,我呆会就上去。”林子宜抬头,目送方子晴进了宿舍楼。

  “子宜,这两年多,你过得还好吗?”见林子宜那平静又淡漠,完全没有要跟自己说话的样子,沐云帆主动开口道。

  林子宜笑,意思难明的笑,手里,抱着三本厚厚的专业书,她不答反问道,“你觉得呢?沐先生。”

  现在的沐云帆对林子宜而言,最多只算是一个曾经还算熟悉的陌生人,对他,就像对任何一个陌生人一样,不需要刻意回避,又或者恶言相向。

  沐云帆极其尴尬地扯了扯唇角,垂在身侧的双手,有些无处安置。

  “你现在是总统夫人,当然过得很好。”

  “沐先生。我们之间,应该没有什么好聊的,如果没有其它的事情,怒不奉陪!”话落,林子宜不等沐云帆回应,转身便要离开。

  “子宜。”

  不过,却被沐云帆蓦地一把拉住。

  林子宜倏地回头,忽然变得凌厉的目光扫沐云帆一眼,然后,落在他拽住自己手臂的手上。

  沐云帆意思到什么,赶紧收了手。

  看着眼前的林子宜,他真真切切地感觉到,现在林子宜。再也不是两年多前的那个林子宜了。

  现在,哪怕只是她的一个眼神,都让他心惊胆战。

  “子宜,我现在手头上缺钱,能借我一点吗?”怕林子宜不愿意,沐云帆又强调道,“只是借,等我赚到了钱,马上还给你。”

  林子宜不由笑了笑。

  天底下,竟然还会有如此厚颜无耻的男人。

  “沐先生,你凭什么觉得,我应该借钱给你?”

  沐云帆看着林子宜,吞了吞口水,“我知道,以前是我对不起你!不过,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好歹也做了一年的夫妻,我现在有困难,你帮我一把,于情于理,也不算过份。”

  林子宜笑了,长这么大,都没有听过如此无耻又荒诞的话。

  “不好意思,我没有打算要帮你,你去找别人吧!”

  话落,林子宜再次转身离走,却又一次被沐云帆用力拽住。

  “子宜,你现在是总统夫人,根本就不差钱,借我有一点又怎么样?如果你不错,你就不怕我.......”

  “不怕你怎么样?”沐云帆的话还没有出口,林子宜便直接打断了他,厉声质问。

  她优雅又从容地一笑,半认真半讽刺地道,“让天下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前夫,现在的总统夫人不过是被你穿过的破鞋,是你不要了,才便宜了总统先生的吗?”

  沐云帆怔怔地看着林子宜,愣愣的一句话也反驳不出来。

  “除了再来骚扰我,其它的,你想干什么,就去干吧!”林子宜笑意优雅地一顿,又道,“不过,我要提醒你,总统可不是好惹的,也不是谁都惹得起的!还有,骚扰勒索总统夫人,罪名可不轻。”

  说完,林子宜一把从沐云帆的掌心里将自己的手臂抽了出来,再不多浪费一秒,大步离开了。

  ..............................................

  第二天早上。总统府里,林子宜洗漱完换好衣服从楼下的时候,感觉到有两道怪异的视线直直地落在自己的身上,

  顺着那两道怪异的视线看去,对上的,是唐肃那一双深邃的墨眸。

  此刻,唐肃正长腿交叠着坐在餐桌前,手里拿着最新的报纸,一瞬不瞬地看着朝餐厅走过的林子宜。

  林子宜困惑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难道,是她的脸上有脏东西吗?

  察觉到林子宜并没有任何一丝心虚的表现,唐肃抖了抖手里的报纸,将报纸折了起来。随手递给站在一旁的总管,淡淡吩咐道,“拿去扔了吧。”

  总管当然知道,为什么唐肃要把今天早上的报纸拿出扔了,他没有犹豫地立刻上前,接近报纸,点头说了一声“是”,然后转身去处理报纸。

  只是,即使林子宜现在看不到,用不了多久,也一定会看到的。

  “妈妈,早!”已经在吃早餐的小溪看到走过来的林子宜,咧着嘴脆生生的叫道。

  林子宜应了一声,走到小溪的身边,俯身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后,才来到自己的位置,就着佣人拉开的椅子坐下,一边坐一边看着唐肃问道,“干嘛要把报纸拿去扔了,我还想看看呢。“

  唐肃端起面前的咖啡轻抿一口,然后掀眸,淡淡地觑了林子宜一眼。

  那幽幽的视线,似乎格外的不爽。

  林子宜拿了鲜榨的果汁喝了一口,侧头的时候,正好对上唐肃幽幽的目光。

  “怎么啦?”

  林子宜觉得,从她下楼到现在。唐肃看她的眼神,特别的不对劲。

  “昨天沐云帆找你啦?”

  原本是因为这个,林子宜松了口气。

  不过,唐肃是怎么知道的?

  忽地,林子宜想到了那份报纸。

  难道,昨天沐云帆找她的时候,被人偷拍啦?!

  不用多想!肯定是。

  “嗯,他去学院我了,在宿舍楼下,说没钱用,想找我借点钱。”林子宜如实地交待道,其实原本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她之所以没有跟唐肃说,是觉得完全没有在他面前提沐云帆这个人的必要。

  “他还真是臭不要脸,竟然还敢找你来要钱。”林子宜的话音才落下,原本正在埋头吃早餐的小溪便一脸忿忿不平地道。

  林子宜,“............”

  唐肃扫了一眼某个气愤的小朋友,然后微眯起一双好看的眸子看着林子宜,“你没错给他?!”

  林子宜又端起果汁喝了一口,一双亮澄澄的眼睛坦坦荡荡地回看着唐肃,反问道,“难道你觉得我应该借给他?”

  唐肃眉梢微挑一下,拿起面前的刀叉,一边切着碟子里的培根一边道,“他好歹也是你的前夫,你就这么狠得下心。”

  ‘前夫’两个字,唐肃咬的特别重!

  林子宜,“.............”

  这家伙,这样的醋都要吃,简直酸死了。

  .....................................................................

  唐肃一离开去章台殿,林子宜赶紧掏出手机翻看今天最新的新闻报导。

  点开新闻app一看,上面的头版头条赫然是沐云帆拽住她,好蓦地回头那一瞬的照片,上面写着:前任出狱,对准总统夫人纠缠不休!

  林子宜点开往下看,新闻上写的,就也是把她的旧事搬出来,重提了一遍,最后强调的内容。是沐云帆如今出狱,变得如何的落魄不堪,又如何地守在她的宿舍楼下,对她进行纠缠,并没有对她进行任何的负面报导和攻击,而是侧重于对沐云帆行为的不耻。

  看完报导,林子宜接着看后面的留言。

  【靠!什么东西,见到前妻成了总统夫人,眼红了,是吧!他不好好想想,以前自己是怎么对我们总统夫人的,居然还去丢人现眼,太臭不要脸了。】

  【这绝对是渣男中的战斗渣,极品中的极品!简直是给我们当男人的丢脸。】

  【现在人家成了总统夫人,想起人家的好了,如果人家现在就是一普通劳动妇女,看这厮还会不会去找人家。】

  ..........

  留言里,大家几乎一边倒,都是在批判沐云帆的不要脸,也有几个中立的留言者表示,曾经被自己抛弃的前妻忽然成了总统夫人,后悔自己当初的行为也是人之常情,找前妻叙叙旧,聊聊天,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结果,那几个留言对沐云帆的行为表示理解和同情的人。被其它的读者喷的狗血淋头,甚至是被骂他们是比沐云帆更渣更滥的人。

  看到最后,林子宜不禁笑了笑,一身轻松。

  .............................

  浩浩荡荡的总统车队,缓缓从总统府往章台殿开去。

  唐肃坐在第三辆车的后座里,拿着ipad,认真地关于林子宜和赠云帆那条报导后的看着每一条读者留言。

  不是他八卦,而是因为和林子宜有关的任何东西,他都太在乎!

  十几万条的留言,唐肃不可能有时间每一条都去看一遍,看了几千条后,唐肃便收了手机,整个人靠近椅背里。嘴角,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浅笑。

  看了那么多条评论,唐肃得出来最重要的信息是,他的民众,都已经完全接受了林子宜这个总统夫人,而且言词中,都处处流露出对林子宜这个总统夫人的好感和维护,再不是一开始时的恶言相讥。

  “派人盯着沐云帆,不要让她再靠近林子宜半步。”男人低沉有力的嗓音,在并不宽敞的车厢内响起,“他要是有任何不轨的行为,立刻再把他扔回监狱里去。”

  “是,阁下。”前面副驾驶座上的秦硕点头。

  ......................................

  y国首都中心区一幢低调的别墅里,明净的落地窗前,谢晓琳窝在沙发里,手上捧着一杯热巧克力牛奶,飘渺而毫无焦距的视线,投向窗外。

  这几天,谢晓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每天除了努力让自己忙一点,再忙一点,她似乎已经再没有别的办法,让自己的一颗心能有片刻的安静。

  脑海里,不断浮现的,都是过去的两年里,她和李正的点点滴滴。

  她不明白。真的不明白,过去明明对她那么好的一个男人,看起来那么爱她的一个男人,怎么可以说不爱,就不爱,说不要,就能彻彻底底地放手了呢?

  还有那五百万,那么多的钱,李正是从哪里来的呢?

  李正家并不从商,他的父亲是唐老爷子身边的一个少将,母亲则是多年跟随他的父亲从军,没有出去工作,算是一个家族主妇。

  这么说来。李正的家庭,其实并不算得上是大富大贵,那么这五百万,李正怎么能随随便便地就给了她呢?

  “谢小姐,今天天气这么好,我陪你出去走走吧!”那个和谢晓琳一样,来自f国的佣人看到一直在发呆的谢晓琳,走过去,提议道。

  谢晓琳抬头,看了面前的佣人一眼,努力扯了扯唇角,“青姨,我不想出去。”

  佣人四十多岁,因为名字里有一个青字,所以林子宜和谢晓琳,都叫她青姨。

  “平常你都那么忙,今天星期六,难得天气又这么好,我陪你出去走走。”青姨笑着又道,“你看你平常上班也是坐着,这放假了,还真天在家里坐着,等到孩子出生的时候,可就有你受的了,搞不好只能剖腹产,那样对孩子不好。”

  谢晓琳又看向青姨。倒不是她怕剖腹产,只是不想再辜负青姨的一片好意,所以点了点头。

  ............................

  林子宜的别墅,原本就在中心区,所以,谢晓琳和青姨,走着走着,不知不觉间便走到了y国首都最繁华的商业街。

  看着眼前川流不息的人群,其中,不乏成双入对的情侣或者夫妻,他们十指相扣或者相拥相依的亲昵,让谢晓琳轻易便联想到了过往的一幕幕。

  “青姨,我们回去吧。”谢晓琳看了看挽着自己手臂的青姨,微笑着道。

  以前的时候,谢晓琳特别喜欢热闹,总喜欢往人多的地方钻,但是现在,她却只想安安静静的一个人。

  “既然都来了,要不然我们就随便逛逛吧,说不定能碰到打折的婴儿用品。”青姨极力劝谢晓琳道,实在是不想回去之后,看到林子宜又一个人发呆,伤心。

  虽然并没有人跟青姨说过谢晓琳的情况,可是,一个女人,怀着身孕,一个人跑到异国他乡,男朋友或者老公又从来没有出现过,而且谢晓琳每天的情绪还那么低落,是个人都能猜得到是怎么回事了。

  “现在买婴儿用品,会不会太早。”

  “不会不会,当然不会。”青姨一只手扶着谢晓琳,另外一只手放在她的后面,保护着她不要别人磕到碰到什么的,“你现在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有两个多月快三个月大了,再过半年,孩子也就出生了,这孩子出生后,有好多好多的东西要准备。现在开始一点点准备,一点都不早。”

  青姨是过来人,自然很有经验。

  想到孩子,谢晓琳的脸上,不由浮现出一抹柔和的笑容。

  “好,那就随便逛逛,买点婴儿用品。”

  “好,我们走吧。”

  ...................................

  与此同时,同一条商业街中间位置的一家某名品女装店里,李正看着郑芯怡正在试穿的那条卡其色的修身冬裙,脑海里勾勒出的,是谢晓琳穿上这条裙子里的模样。

  “啊嚏!”

  想得出神的时候,李正忽然打了一个喷嚏。

  正在试衣镜前转来转去的郑芯怡回头看向身后的李正。拨开垂落在肩头的长发,甜甜一笑,问道,“正哥哥,这条裙子我穿好看吗?”

  李正收回思绪,点了点头,“你在这里试吧,我去外面等你。”

  “正哥哥.......”见到李正不情愿在店里等她,郑芯怡立刻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委屈小模样儿,在李正走之前,伸手过去,拉住他的手臂,“我们现在可是在度蜜月,你就不能好好陪陪我吗?”

  李正眉头拧了拧,没有看郑芯怡,只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手臂从她的一双手里抽了出来,淡淡地道,“我去外面抽跟烟,你自己随便看吧。”

  话落,李正抬头就要往外面走,却又被郑芯怡伸过来的双手一把抓住的胳膊。

  她看着李正,一脸讨好似地道,“正哥哥,我很喜欢身上的这条裙子,可是我出来的时候忘记带钱包了。”

  李正明白了郑芯怡的意思,二话不说。掏出钱包,拿出一张银行卡给递到郑芯怡面前。

  郑芯怡看着那张递到自己面前的银行卡,这才松了李正的胳膊,开心地接过,轻声问,“密码是多少呀?”

  “xxxxxx”报了六个数字,李正转头就走了。

  郑芯怡握着卡,眉头皱了皱。

  这密码怎么这么像人的生日!

  而事实上,为了方便,李正所有的银行卡的密码,都是某个女人的生日。

  不过,此刻,郑芯怡心里高兴,才不会去计较卡的密码是不是谁的生日,她拿着卡,身上的裙子也不打算脱下来了,直接穿着走向收银台,骄傲又豪气地将手里的银行卡递到收银员的面前道,“这条裙子我要了。”

  收银员微笑着接过,“好的,小姐,您身上这条裙子的价格,是69800,您确认一下,如果没问题,我们现在就为你买单。”

  郑芯怡有些不耐烦的斜睨了收银员一眼,“我知道,刷吧!”

  “好的。”

  服务生点头,开始为郑芯怡刷卡。

  郑芯怡的手搭在收银台上,眼睛四下瞟着,看看还有没有其它漂亮的裙子,李正既然都把卡给她了,她不多买两条怎么行。

  “对不起小姐!”

  正当郑芯怡看的开心的时候,收银员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

  她有些不耐烦的转头看向收银员,“怎么啦?”

  “您这种张卡里的余额不足,刷不了,您能换一张卡吗?”

  “什么?!”郑芯怡的表情,瞬间比吃了一只死苍蝇还精彩,“有没有搞错!再刷一遍。”

  收银员蹙了蹙眉。按照郑芯怡的要求,当着她的面,又刷了一遍,“小姐,您看,确实是余额不足。”

  郑芯怡看着刷卡机上面的提示,一种从未有过的羞辱和气恼,涌上心头,气得她全身的血液,都开始倒流,有那么一瞬,五脏六腑都要炸了。

  她面红耳赤地一把夺过收银员手里的银行卡,转身便大步冲回了试衣间。

  回到试衣间,郑芯怡把身上的裙子脱了下来,换回了她自己原来的衣服,然后又拿了包包和那条裙子,大步出了试衣间,往收银台走。

  “把裙子给我留着,我等下回来买。”郑芯怡发狠地留下这句话,转身便大步出了名品店。

  收银员,“.........”

  最后,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80章 我爱你,哪怕低到尘埃里(七)-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