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黄金城娱乐 >

第277章 我爱你,哪怕低到尘埃里(四)-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发布时间:2018-08-27 17:1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黄金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76章 我爱你,哪怕低到尘埃里(三)-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唐家大宅里,吃晚饭的时候,唐飒看到大家都吃的差不多的时候,放下手中的碗筷,从佣人手里接过热毛巾,擦了嘴角,然后,看向老爷子。

  “爷爷。”

  老爷子点头,轻抿了一口佣人刚端上来的茶,“嗯,有事就直接说。”

  对于唐肃和唐飒这两个孙子的心思,老爷子基本上一眼便能看穿。

  唐飒正要开口的时候,放在桌子下面左手,忽然被包裹进一个温暖干燥的大掌里。

  垂眸,唐飒看了一眼自己被厉默衍拉了过去,放在他大腿上两个人紧握的手,钴,又抬眸看向厉默衍。

  此刻,厉默衍正神色认真地看着老爷子,温淡地开口道,“爷爷,明天,我和阿飒准备去爱尔兰登记结婚。”

  厉默衍的话里,有两个意思。

  第一,他和唐飒马上就是受法律承认的名正言顺的夫妻了。

  第二,明天,他们会离开f国京都。

  “你们还没有登记结婚的吗?”对面的唐鼎年有些诧异地看向厉默衍和唐飒,问道。

  老爷子生日过后的第二天。佐玲又被“请”出了大宅,而唐峻这几天则故意避开了,没有回大宅里。

  所以,饭桌上,就只有四个人。

  厉默衍点头,简单地解释道,“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

  唐鼎年是个聪明人,见厉默衍和唐飒以及老爷子都没有要多解释的意思,也没有再多问,只点了点头,笑着道,“去爱尔兰结婚好,那里结婚好!”

  当年,他和景玥,也是去哪里登记结婚的,只是.......往事历历在目,却不堪回首。

  老爷子掀眸,淡淡看了厉默衍一眼,又深深地看了一眼唐飒后,放下手中的茶盏,什么也没有说,站了起来,出了餐厅,往楼上走。

  厉默衍攻读过心理学,自然看出来了,老爷子有话想对他说。

  他松了唐飒的手,对着她低声道,“我上去陪陪爷爷。”

  唐飒点头,“好。”

  .........

  厉默衍跟着来到老爷子书房门口的时候,老爷子正拿毛笔站在书桌前,打算练字。

  厉默衍礼貌地轻叩了一下门,没有说话。

  老爷子头也不抬,只提笔落下,一边写字一边淡淡地道,“进来吧。”

  厉默衍微微勾唇,走进书房里,反手将门关上,走向书桌前。

  跟厉默衍这样的聪明人,老爷子不需要拐弯抹角,他淡淡地抬眸看厉默衍一眼,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书桌的宣纸上,是他苍劲有力的笔锋。

  “一切的事情都变妥啦?不会再出什么乱子啦?”老爷子连问两个问题。

  厉默衍来到书桌前,一边抬手给老爷子研墨,一边点头,自然明了,老爷子问的是什么。

  “都处理好了,不会再有问题。”

  当初他中枪掉进海里后,老爷子就对七国宣布了他的死亡,至于参加了那场追捕行动的刑警和赏金猎人,在厉默衍回来之前,就都已经被叶素素处理掉了。

  原本,厉默衍以前行事的时候,就格外的谨慎,几乎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见过他,又知道他真正身份的人,寥寥无几。

  而这些寥寥无几的人中,都是厉默衍可以绝对信任的人。

  后来,他回来,将各国所有和厉默衍有关的资料和信息,都彻底黑掉了,永远不可能再恢复。

  更何况,一个死了的人,不会有人再费心思去特意关注。

  如今,他的新身份是默珅.厉亚克斯。

  其实,并不能说他的身份做假,原本,他就属于厉亚克斯家族直系中的一员,只是当年,身为厉亚克斯家族第二继承人的他的父亲,因为某些原因从家族里独立了出来,自己闯下了一翻天地。

  后来,厉亚克斯家族的掌权人发生意外,叶素素带着他的大哥和他趁虚而入,用了些不算光明磊落的手段,得到了厉亚克斯家族的生死大权。

  但百年来,厉亚克斯家族极其的低调又神秘,家族的事情,从来不为外人所知,掌权人更是从来不会曝光在公共的视野。

  所以,他现在正式回归厉亚克斯家族,成为家族的掌权人,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也更加不会引来任何人的猜忌,因为一切都顺理成章。

  而关于厉默衍新身份的由来,老爷子也是大概知道的,因为唐飒跟他提起过,只是没有具体讲。

  叶素素和厉默衍的能力,老爷子自然是相信的,所以,得到厉默衍如此肯定地回答,老爷子也就没有什么好再担忧的了。

  “阿飒在两岁的时候,就没有了父母,她的生命里,缺的不是金钱富贵,权势地位,缺的,是真正想要并且懂得疼爱呵护她的人。”老爷子说着,老爷子收了笔,然后将手中的手笔搁在笔架上,这才抬头看向厉默衍,不由得轻叹口气,无奈又带着慈爱地道,“当阿飒跟着你纵身一越的时候,我便知道,以后阿飒的人生,已经由不得我来说话,而我这个老头子能做的,只是在有生之年,尽其可能地让她过得幸福。”

  老爷子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即使厉默衍从来都不喜欢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更加从来不给任何人任何的承诺,但是此刻,如果他再不说些什么,岂不是显得自己太不真诚了。

  “爷爷,您放心,只要我还活着,此生,我就一定不会再让阿飒受半丝的委屈。”

  ............................................

  第二天,厉默衍和唐飒带着小佑,飞去了爱尔兰的首都,都柏林。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到达都柏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厉默衍在都柏林郊外有自己的别墅。休息了一晚,翌日吃过早餐,把小佑交给了佣人照顾,厉默衍自己开车,唐飒,两个人,直接往都柏林市政府机关办公室大厅而去。

  车上,厉默衍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外一只大掌,将唐飒的小手握紧,包裹进掌心里,放在了自己大腿内侧的位置。

  “很紧张?!”他抽空看了唐飒一眼,上车后,她便一直异常安静。一句话也没有说。

  唐飒收回有些飘飞的思绪,侧头看向厉默衍。

  金色的阳光,穿透挡风玻璃照射进来,洒在他俊朗的不像话的侧脸上,晕开淡淡的让人迷幻的金色光圈。

  有那么一瞬,唐飒感觉一切都像梦境般,美好的不真实。

  手上里传来的温度,温暖又安心,让唐飒明白,她从来都不是在作梦。

  “是呀,很紧张!”唐飒承认的毫不扭捏。

  厉默衍菲薄的性感双唇不由一勾,一边认真地开车,一边握住唐飒的手放到唇边,亲了亲她的手背,“都老夫老妻了,还有什么好紧张的。”

  唐飒,“.........”

  这是嫌弃她的节奏吗?

  ...........................................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后,厉默衍和唐飒一起下了车,十指紧扣着走进了笼罩着神秘色彩的都柏林市政府机关办公室大厅。

  顺着箭头指示找到负责办理结婚手续的入口处,迎面是一个硕大的液晶显示屏,上面对结婚须知等注意事项作了详细的说明:本处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不办理离婚手续,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个爱尔兰公民只能和自己唯一的配偶厮守一生,因为本国实行期限婚姻制,男女双方在缔结婚约时可根据多方面因素综合考虑,协商决定婚姻关系的期限,婚姻期限从1年到100年。在本处登记备案后生效,期限届满,婚姻关系即告终止。双方当事人如有继续共同生活的愿望,可办理延续登记,延续婚姻关系......

  对于爱尔兰的婚姻法则,唐飒自然早就了解过了,所以,看到液晶显示屏上的说明,自然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只是,却仍旧看得有些出神。

  厉默衍看着又发呆的唐飒,松开了牵着她的手,转而长臂圈住她纤细的腰肢,将他搂进怀里,看着她道,“怎么?怕我坑你,所以要认真看清楚吗?”

  唐飒将视线从屏幕上收回,侧头看厉默衍,笑着很是认真地点了点头,“这可是结婚,不是买菜,当然要认真看清楚。”

  厉默衍笑,一双深邃的眸子讳莫如深,点头道,“嗯,说的有道理。”

  唐飒嗔他一个眼,手伸到他的身后,拽紧了他的风衣,“进去吧。”

  入口处的生意格外冷清,除了厉默衍和唐飒俩个人外,再没有别的光顾者。

  工作人员看到如此养眼的一对俊男美女出现,脸上,不由都露出了开心的表情,他们没有跟厉默衍和唐飒多说什么,只是示意他们自己去触摸屏前,协商选择婚姻期限,可选择1年--100年不同的期限。

  触摸屏上,显示着一行红色的小字:系统说明:由于办理婚姻延续的费用较高,请选择你认为最为适合的婚姻期限。

  唐飒笑着看厉默衍一眼,如画的眉目里,染着玩味的笑意。

  在厉默衍还没有选择之前,她伸出右手的食指,在触摸屏上,按下了一个“1”。系统立即对唐飒的选择予以确认:双方婚姻关系成立,婚姻期限1年。

  唐飒完全不去看满目“幽怨”的厉默衍,恶作剧似地又按了一下,系统立刻显示出办理1年期限婚姻登记所需要缴纳的费用--结婚证书工本费2000镑!

  “2000镑!”唐飒摸着下巴,蹙着眉头自顾自地嘀咕道,“好像有点贵耶!”

  厉默衍狠狠瞪了一眼胸前的女人,下巴重重地在她的头上点了一下,以示惩罚,然后,在唐飒按下确认之前,伸手点了撤消。

  唐飒抬起头来看他,发现他一脸“小怨妇”似的可爱表情,不由“噗哧”一声笑了。

  谁叫某人刚才在车上,说“老夫老妻”来着。

  “1年结一次挺好的呀,而且每年可以选择不同的对像,对吧?”

  “嗯,主意确实不错。”厉默衍挑了挑狭长的美眸,话峰一转,又道,“不过,不好意思,厉太太,早上出门的时候,我忘记带钱包了,我现在的口袋里,只有铜板一个。”

  说着,厉默衍已经抓起唐飒的手,在触摸屏上按下了“100”三个数字,很快,系统显示100年期结婚证的工本费仅为50便士。

  “这么便宜吗?是不是系统出故障了?”看着系统的显示,唐飒困惑道。

  厉默衍根本没给她困惑的时间,直接握着她的右手,按下了证书预览按钮,然后,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张百年期结婚证书——一张薄薄的粉红色纸片。

  证书上面,写着几行再普通却无比温暖的文字:尊敬的先生、太太:我不知道我的左手对右手、右腿对左腿、左眼对右眼、右脑对左脑究竟应该享有怎样的权利,究竟应该承担怎样的义务。其实他们本就是一个整体,因彼此的存在而存在,因彼此的快乐而快乐。最后,让这张粉红色的小纸带去我对你们百年婚姻的美好祝愿!祝你们幸福!都柏林首席法官:xxxx

  唐飒看着那张薄薄的粉红纸片,笑得双眼有些模糊。

  “厉默衍。100年,你确定你能活到130岁吗?”

  厉默衍长指挑起她的下颔,深邃的眸子,是从未有过的柔情蜜意,“能不能活到130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活着的每一天,我都会在你身边......”

  话音落下,厉默衍情不自禁地低头下去,吻住了她.......

  .............................................

  f国,京都。

  这几天,林子宜跟唐肃一样,忙得有些不可开交,因为有一个为期三天的多国峰会在f国的京都举行,各国首脑都带着夫人来京都出席。

  即使林子宜和唐肃已经结婚的消息并没有对外发布,只是身为总统未婚妻,她也同样得扮演总统夫人的角色,出席各种场合,以东道主的身份,招待各国首脑和夫人。

  特别是最后一天,林子宜以总统夫人的身份,邀请各国首脑和夫人到总统府进行晚宴,一整天下来,她几乎都没停下来休息过,等大家都离开了,晚宴结束,林子宜甩了脚上的高跟鞋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十个脚趾头。都有些红肿了。

  唐肃看着林子宜的双腿,吩咐佣人去打一盆热水来,然后坐在沙发上,将林子宜的一只脚搁到大腿上,宽厚温热的大掌,包裹住她盈盈如玉的脚掌和五个脚趾头,轻轻地揉-捏。

  “驾驭不了这么高的跟,干嘛还逞能。”男人看了一眼躺在地毯上的那双七八公分的高跟鞋,低沉醇厚的嗓音里,宠溺中带着淡淡的责备。

  林子宜舒舒服服地靠在沙发里,异常享受此刻的时光。

  “我哪有逞能!”林子宜俏皮地眨了眨眼,问道,“难道总统先生对我今天的表现,不满意吗?”

  唐肃看着眼前像个孩子般的林子宜。不由轻笑一声。

  此刻的她,和晚宴上那个高贵优雅又大气的“总统夫人”,完全像两个人。

  “满意!相当的满意!”说着,男人凑过去,薄唇几乎贴在林子宜的耳鬓,呵着撩-人的热气,低低地道,“如果等一下你能像在晚宴上那么卖力,我就更满意了。”

  林子宜狠狠瞪他一眼,“.............”

  .........................................

  第二天,星期天,难得唐肃休息一天,两个人相当默契的都睡到了上午十点多才醒。

  下楼吃“早餐”的时候,林子宜看到唐肃只是坐在椅子里拿着ipad看东西,并没有要吃东西的意思,不禁好奇地问道,“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唐肃抬眸看向正在喝粥的林子宜,放下手中的ipad,伸手过去,大拇指指腹,轻轻地摩挲过她的唇角,为她拭去沾在那里的粥渍。

  “不是!呆会去大宅吃午饭,所以现在暂时先不吃了。”男人的声音,温柔又宠溺。

  现在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了,离吃午饭,也就个把钟的事情了。

  “要去大宅吗?”林子宜下意识地嘀咕了一句。

  自从上次老爷子大寿之后,十来天了,她一直没有再去过大宅。

  “怎么,不想去?”

  唐肃一眼,便看出了林子宜眼里的抵触情绪,而这种抵触的情绪,又跟一开始的因为害怕老爷子的情况,完全不同。

  但是到底林子宜此刻抵触着的是什么,唐肃也看不透。

  “不想去就算了,让司机送小溪回来就好。”见林子宜没有立刻回答,唐肃又补充道。

  这几天,两个人都太忙了,无暇顾及小溪,所以可怜的小溪宝宝只能被送到了大宅去。

  “没有!没有不想去。”林子宜笑笑,又低下头去继续喝着碗里的粥,撒娇似地道,“不过是我现在都快吃饱了你才说。等下去了大宅,我怎么吃得下东西。”

  唐肃勾了勾唇,没有说话,但是他看出来了,这就是林子宜掩饰的借口。

  ............................................

  大宅里,正坐在大厅的地毯上玩飞机模型的某个小朋友再见到一对“无良的”的父母走进来的时候,优雅地从地毯上爬了起来,拍了拍屁股,抱着自己的飞机模型,像是完全没看到正朝自己走过来的人般,大摇大摆地往楼上走去。

  “小溪,你这是要去哪呀?你爸爸妈妈来了。”坐在沙发里看报纸的老爷子看到起身离开的小溪,放下报纸问道。

  “回房间。”小溪头也不回地答了一句,继续往楼上走。

  这下。老爷子看出来了,小家伙闹别扭了,不由摇头一笑,“这小子。”

  正在不远处换鞋子脱大衣的林子宜见到扭头就走的儿子,又岂能猜不到他的那点小情绪。

  这些天,她都没有来接送他,特别是这几天更是直接把他晾在了大宅里,忙起来的时候,一天都顾不上一个电话。

  小溪不生气才怪!

  “小溪,等一下妈妈。”

  匆匆换了鞋,脱了大衣交给佣人,林子宜想要大步追上去,却被身边的男人一把拉住。

  “别太贯着他。”唐肃说道。

  林子宜斜他一眼,那眼神,就是在说‘我贯着他你又能怎么样’。

  唐肃狠狠捏了一下她的手心以示惩罚后,才松了手。

  林子宜不跟唐肃计较,转身便大步去追小溪,经过老爷子身边的时候,匆匆叫了一声“爷爷”,老爷子点了点头,继续看报纸。

  小溪听到身后林子宜追上来的脚步声,冷“哼”了一声以示不屑,继续大步往自己的房间走。

  看到就要消失在楼道口的儿子,林子宜加大了脚步,追上去。

  感觉到林子宜的脚步回快了,小溪也走得更快,故意跟林子宜作对一样,甚至是开始跑了起来。然后,一口气冲进自己的房间里,把房门关上,最后反锁。

  所以,林子宜大步追上去的时候,直接吃了个闭门羹。

  “宝贝儿,你这是在生妈妈的气吗?可是妈妈哪里得罪你啦,妈妈不明白耶!”林子宜贴在门口,敲了敲门,声音里带着讨好地道。

  房间里,小溪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一边继续研究他的飞机模型,一边对着门口的方向哼哼道,“你自己干了什么你自己知道。不用我多说。”

  林子宜,“.........”

  难道她真干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坏事吗?

  “宝贝儿,妈妈这几天真的很忙!”林子宜在儿子面前开启装可怜博同情模式,“你都不知道,妈妈昨天都忙得只吃了一顿饭,连水也顾不上喝,差点都累晕过去了。”

  “哼哼.....”小溪的气势,有那么一点弱了下去,“你骗我的,我才不信你。”

  “是真的,妈妈什么时候骗你。”林子宜越说越可怜,“你打开门看看,妈妈这几天都累瘦.....”了。

  “了”字还没有说出口,林子宜便感觉到,身后有两条陌生的灼热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下意识地回头,对上的,是一双灼热却布满血丝的浑浊的眼。

  在林子宜的记忆里,那双眼睛,不该是那样子的,应该是清亮明彻,格外有神的。

  “大嫂.......”

  唐峻站在自己房间门口的地方,双手抄在裤子口袋里,在林子宜的声音响起的那一刻,他便站在了那里,一瞬不瞬要盯着她。

  刹那的对视之后,唐峻率先垂下双眸,礼貌地轻唤了一声林子宜。

  林子宜沉寂在震惊里,好几秒后,才回过神来。

  其实,那天早上的受害者,不止是她,还有唐峻。

  被自己的亲生母亲那样对待,唐峻的心理,应该比她要难受一百陪吧。

  最起码,她可以那么直接的痛恨佐玲,可是,唐峻却还要面对佐玲是自己亲生母亲的事实。

  扬了扬唇,林子宜转身,走向斜对面的唐峻。

  “那晚的事情,和你无关。你什么都没有做错,不需要自责,我也不会怪你。”林子宜看着他,像以前一样,笑容明丽,“如果非得说我们谁错了,那也好像是我的错,是我连累了你!”

  “大嫂........”

  唐峻完全没料到,再次见到林子宜,她对他说出来的,是如此释然的话。

  林子宜一笑,“什么也不要多想了!你只要记得,我现在是你的大嫂就好。”

  ..........................

  儿童房里,小溪等了好久都没有再等到林子宜的声音。只以为林子宜就这样又不负责任地跑了,所以一下子便着急了起来,赶紧丢了手上的飞机模型,滑下沙发,冲向门口,一把拉开房门,头钻出去,看向往楼下方向的走廊里。

  一眼望去,走廊里哪还有林子宜的身影。

  小家伙郁闷死了!

  “林子宜,你个大骗子!我再也不......”跟你玩了。

  “再也不怎么样?”小家伙的怒吼声还没有落下,身后,便传来了林子宜的声音。

  小溪错愕地回头,看到站在另外一端的房门口,双手环胸看着自己的林子宜,“........”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78章 我爱你,哪怕低到尘埃里(五)-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