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黄金城娱乐 >

第276章 我爱你,哪怕低到尘埃里(三)-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发布时间:2018-08-27 17:1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黄金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75章 我爱你,哪怕低到尘埃里(二) 送猎人训练营二哥小剧场-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星期一的上午,林子宜没课,忽然想起来,自己好久没有去长亿坊的咖啡店了,好想去坐坐,吃一碗温暖亲手煮的甜品。

  林子宜到咖啡店的时候,还很早,再加上天气很冷的缘故,店里没有客人,几个店员看到突然出现的林子宜,立刻就围了上来,所有的兴奋,都写在了脸上。

  从付辛博那里,温暖已经得知了林子宜已经恢复记忆的事情,不过,她是聪明人,又加上林子宜的特殊身份,自然不会多问。

  不过,看到温暖,林子宜倒是有眼前一亮的感觉,不由将她从头到脚,细细地打量。

  温暖被她看得浑身有些不自在,端了一碗刚做好的红豆西米露放在林子宜面前的桌上,“干嘛这么看我,难道我脸上长花呢?”

  林子宜一笑,打趣道,“我怎么越看越觉得你像十八岁的小姑娘,你看看,这小脸蛋儿,掐一把。都嫩得能掐出水来。”

  虽然林子宜的说法夸张了点,但是比起以前那个面容苍白又瘦弱的温暖,眼前的温暖,确实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气色好的不得了。

  听林子宜这么一说,几个店员立刻跟着七嘴八舌地起哄,说付辛博对温暖怎么怎么温柔体贴,怎么怎么呵护倍至。

  在大家的一片欢声笑语中,温暖突然就捂住嘴巴,“嗖”地从椅子里站起来,往洗手间冲。

  林子宜一脸错愕地看着温暖冲向洗手间的身影,“暖暖这是怎么啦?”

  “你不知道吧,温暖怀孕了。”苏木咧开嘴角,开心地告诉林子宜这个好消息。

  “温暖怀孕了?!”对于这个事实,林子宜显然很诧异。

  温暖不是切除了子宫,不可能再有孩子的吗?怎么会怀孕了。

  片刻的诧异之后,林子宜也赶紧起身,跟着温暖去了洗手间。

  洗手间里,温暖对着盥洗盆里吐了几下,可是,却什么也没有吐出来。

  林子宜进来,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直到温暖把胃里的不适压下去,恢复正常之后,林子宜才笑着问道,“这么大的好消息,怎么不告诉我一声?”

  温暖抬起头来看向林子宜,眉眼里漾着的幸福,怎么也掩饰不住。

  “你可是总统夫人,我哪里敢随便打扰你。”

  林子宜一笑,听温暖的回答,已经可以确定,温暖确确实实是怀孕了,心底里,林子宜也确确实实为温暖开心。

  “几个月了?”

  “六周,才发现的。”

  “恭喜你,暖暖!”林子宜握住温暖的手,不过,还是忍不住困惑地问道,“不过,你不是.......”

  温暖当然明白林子宜没有问出口的话,是什么。

  她灿然一笑,幸福明媚的笑容里,完全不见以前的一丝丝黯然。

  “我三个月前做了子宫移植手术,手术很成功。”温暖解释给林子宜听,眉眼里,尽是为人妻为人母的幸福柔和笑意,“因为我的卵巢功能一直是正常的,所以,子宫移植手术后,想要怀孕并不困难。”

  林子宜了然地点头,身边又一对有情人能幸福美满,她真的很开心。

  “这个孩子对你和付医生来说,来之不易,付医生现在一定非常紧张你,要不然你老实呆在家里养胎吧,孩子出生前,就不要来店里工作了。”林子宜提议道。

  温暖笑,“我哪有那么娇弱,要是整天呆在家里。我估计会被憋出病来,不如到店里来做点事情,这样才够充实。”

  见温暖轻松的样子,林子宜也不勉强,但是叮嘱她,一定要小心,别累着了,也叮嘱了店里的其他店员,多照顾她。

  在店里呆了一个多小时后,林子宜就离开了,直接去商学院。

  车上,林子宜侧头看着窗外的雪景,想到那个她还来不及知道,就已经离开她的孩子,心脏某个地方,就像是被针尖狠狠扎了一下般。

  从她回来到现在,唐肃从来没有在她的面前提起那个孩子,林子宜有时候甚至在猜想,当时她怀孕,唐肃是不是也不知道,要不然,当时她举着枪,那么决然地离开,唐肃却只字不提孩子的事情。

  又或者是,其实他什么都知道,她那么绝然的离开的时候,他不提孩子,只是不愿意来孩子来绑住她,毕竟她连小溪都可以留下不管不顾了,又怎么还会在意肚子里没有出生的孩子,而她回来后,他仍旧只字不提那个孩子,为的只是不想让她难过而已。

  所以,他便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想到这种可能,林子宜蓦然湿了眼眶。

  其实曾经痛苦过的人,从来都不是她,唐肃付出的,远比她不知道要多多少倍。

  忽然又想到怀着孩子只身一人在y国的谢晓琳,好几天没跟她联系了,不知道她怎么样。

  看了看时间,确实y国现在是晚上八点多,林子宜拿出手机,拨通了谢晓琳的电话。

  ...................................................................

  林子宜下午有两堂课,而且有个学术报告会,她事先打了电话,让总管安排人去接小溪,并且告诉唐肃,她应该会比较晚才能回去。

  从学术报告大厅出来,林子宜和方子晴一起回宿舍,方子晴有些资料,她想借来看看。

  到了宿舍,林子宜随手翻了几页方子晴借给她的资料,有些疑惑的地方,便向方子晴请教了起来,一时忘记了时间,直到,快晚上九点的时候,手机在口袋里震动起来。

  拿出手机一看,林子宜的嘴角,情不自禁地便扬起浅浅的弧度来。

  “我接个电话。”林子宜礼貌地道。

  方子晴点头,瞟到手机屏幕‘亲爱的’三个字,大概猜到了是谁打来的,于是识趣地道,“我去趟洗手间。”

  其实林子宜没有要避讳方子晴的意思,不过,她的大方得体,让林子宜感激一笑,待她身后走开后,才接通了电话。

  “今晚上不打算回家啦?”电话一接通,是男人低沉醇厚又好听的声音。

  林子宜下意识地看了看时间,才发现,原来已经是晚上九点了,不过,立刻又生出恶作剧的心思来。

  “如果我今天晚上不回家,唐先生准备怎么办?”

  电话那头的男人没有回答林子宜的问题。只低低一笑,宠溺又无奈的笑声。

  林子宜心跳加速地等了片刻,没有听到男人的回答,却听到手机里传来夜风刮过的声音,和男人轻微的脚步声。

  “你在外面?”

  “想知道?”男人的话,有点牛头不对马嘴。

  林子宜微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嗯,你准备来找我吗?”

  “等着。”甩出这两个字,男人便挂断了电话。

  林子宜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声,一时没明白过来唐肃是什么意思。

  不过,时间确实不早了,她该回去了,收了手机,林子宜开始收拾东西。

  “要走了吗?”这时。方子晴从洗手间里出来,看到在收东西的林子宜,随口问道。

  林子宜抬头看她一眼,“不早了,先回去了,如果还有不懂的地方,我明天再问你。”

  方子晴走了过来,一边收拾资料一边笑着道,“好,资料你拿回去看吧,看完了再给我就好。”

  “叮咚”“叮咚”“叮咚”

  方子晴还没有收完资料,门铃便响了起来,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她还放下资料,对林子宜说了一句“我去开门”,便转身朝门口的方向走去。

  林子宜点头一笑,继续收拾书桌上的东西。

  方子晴大步来到门口,抬手拉开门,门口站着的,是一个身形欣长又挺拔有力的身影,不俗的穿着打扮和强大的气场,让她快速地将视线上移,有些迫切地想要看清楚来人是谁。

  当男人绝俊的面庞映入她的眼帘时,方子晴即刻愣在了当场。

  “总.....总.......”即使过了好几秒,方子晴想要找回自己的声音,仍旧有些困难。

  “子晴,谁呀?”听到方子晴突然结巴的声音,林子宜好奇,一边收拾一边抽空将身子微微往后仰,隔开书架。往门口的方向望去。

  看到站在门口的男人,林子宜亦是微愣一下,随即笑了。

  “......是总统先生。”方子晴终于镇定下来,对着门口的唐肃恭敬又友好地笑,退开一步,做出一个请的姿势道,“总统先生,您请进!”

  唐肃倒是不客气,说了声“谢谢”,便越过方子晴,大步进了宿舍,朝林子宜走去。

  看着大步朝自己走过来的丰神俊朗的男人,即使这样的画面,再平常不过,可是此刻,林子宜却是抑制不住地微微乱了心跳。

  因为是这是第一次,唐肃来学校接她。

  “你怎么来啦?”林子宜的声音,不自觉地染了一丝羞赧。

  唐肃笑,完全不顾在场的方子晴,再自然不过地伸手拿过了林子宜捏在手里的一叠资料,又淡淡掀眸觑她一眼,一边把资料往林子宜放在书桌上的大包包里放,一边淡淡地道,“不是你让我来的吗?”

  男人的声音低沉带着磁性,很平淡,可是,怎么听怎么觉得不对劲。

  林子宜囧,本来挺光明磊落的,但是因为唐肃这一句暧昧不明的话,心里跟小鹿乱撞一样,连着脸颊都开始泛红。

  “哪有,我只是说我会晚点回去,好不好?”林子宜站在一旁争辩。

  不远处的方子晴看着堂堂的一国总统为林子宜收拾书本资料的画面,简直觉得不真实,完全颠覆了她之前对唐肃的认知和看法。

  此刻的唐肃,哪里像个总统大人,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居家暖男,而林子宜和唐肃自然相处的一幕,甚至是让她有一种感动。

  唐肃替林子宜收拾好东西,又拿过她放在椅背上的大衣,一边给她穿,一边再平淡不过地问道,“那现在可以回家了吗?唐太太。”

  林子宜配合着唐肃的动作,点头“嗯”了一声,脸上的红晕。慢慢漾开,心里,甜丝丝暖融融的。

  待给林子宜穿好了大衣,又扣上了扣子,唐肃再自然不过地拎起她的包包,然后另外一只大掌伸过去,将林子宜垂在身侧的小手包裹在掌心里,“走吧。”

  男人的大掌,温热又干燥,让人陪感安心。

  林子宜贪恋那份温暖,反手与他十指相扣,乖顺地点头,然后对着不远处的方子晴道,“子晴,我走了,明天见。”

  方子晴看着那一幕幕,心灵深处,深深地被打动,不太敢去看唐肃,只看着林子宜道,“好,路上小心。”

  ..........................................

  因为时间不早了,而且天气太冷,宿舍楼下,并没有什么人,就算偶尔有人经过,也是行色匆匆,昏黄的路灯下,自然没有人发现,总统大人竟然出没在这样一栋平常的宿舍楼里。

  上了车,林子宜笑的傻傻地看着身边的男人,攀着他的手臂,凑过去亲他的侧脸。

  唐肃曲指,不轻不重地赏了她一记暴栗,长臂搂住她,“吃过晚饭啦?”

  “嗯,吃过了,跟我室友在食堂吃的!你呢?”

  “开会的时候随便吃了点,没怎么饱。”

  林子宜埋着头在男人怀里笑出了声,像是奖励地道,“那我回去给你做。”

  ..................................

  小溪没有回总统府,去了大宅,回到家,林子宜给唐肃煮了牛肉面,自己顺便也吃了点。

  吃完才上楼。唐肃的手机响了起来,看到唐肃有公事要处理,林子宜没有再黏着他,自己回了卧室,去洗澡。

  等她洗完澡,正好从浴缸里出来的时候,浴室门忽然被从外面推开。

  虽然知道推门的人除了唐肃,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但是林子宜还是下意识地拿了浴巾,往胸前遮。

  唐肃进来,反手关上门,一双大长腿迈开走向林子宜,一边解着衬衫的袖扣,一边掀眸,漫不经心地瞟向林子宜,“一起洗!嗯——”

  “一起洗”三个字意味着什么,林子宜当然很清楚。

  她嘴角噙着笑,并不抗拒地看着走向自己的男人,他那闲庭信步的优雅样子,就像大草原慢慢靠近美味佳肴的雄狮,让人挪不开眼。

  “可是我已经洗完了。”

  “那就再洗一遍。”男人勾唇,低低地轻笑一声,说话间,人已经来到了林子宜的面前,身上的衬衫也已经被脱了下来,随手丢在一盥洗台上。

  长指挑起林子宜的下巴,没有任何过多的言语,男人低头,精准地攫住她的两片红唇。

  男人的吻,似乎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温柔缱绻。带着淡淡新鲜的尼古丁味道,很快,便让人意乱情迷。

  林子宜的双手,不知不觉便松开了胸前浴巾,渐渐攀上了男人宽厚的肩膀,忽然,大脑里像是有一道闪电划过一般,脑海里,浮现出前几天在大宅的那个早上,她赤-身-裸-体躺在唐峻怀里醒过来的画面。

  身体猛地一个寒战,动作快于大脑,率先一把推开了唐肃,紧跟着往后退了一步,四片纠缠的唇舌,迅速地分开。

  唐肃完全没有预料。被林子宜用力一推,高大的身形,晃了晃,往后趔趄一步。

  “怎么啦?”唐肃眉头拧起,困惑地看着林子宜。

  林子宜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举动,心里说不出来烦闷懊恼。

  她垂下双眸,闪躲着不敢去看唐肃,“没什么,就是有点累了,不想做。”

  看着故意闪躲的林子宜,唐肃英俊的眉头,拧的更紧。

  他向前一步,伸手过去,温热干燥的大掌,抚上林子宜的脸颊,“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林子宜摇头,她清楚,自己的反常,只会引起唐肃的担心和怀疑,但是,刚才脑海闪过的画面,让她真的没有了一丁点的性致。

  她觉得自己不干净!

  怕把唐肃也弄脏了!

  抬眸,热气氤氲的浴室里,她一双含着水光的潋滟双眸望着他,“没有,只是有点累了,不想动。”

  唐肃不清楚,此刻的林子宜为什么会抗拒他,但是她的眼睛告诉他,她的心里一定有事情瞒着他,只是,她不愿意说,他不会逼问。

  长臂圈住林子宜纤柔的腰肢,低头,薄唇落在她的眉心上,低低哑哑地嗓音,带着浓浓的蛊惑道,“不想动的话,我来动就好。”

  再想拒绝,却已经找不到可以拒绝的理由,林子宜点头,渐渐开始回应他.......

  ..................................................

  第二天早上,林子宜醒得格外的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直没有真的睡着。还是因为昨晚两个人都累极了,甚至是连窗帘都忘记了拉上,以至于窗外皑皑的白雪,映着晨光,反射进了她的眼球,刺痛了她的双眼。

  生怕吵醒身边熟睡的男人,林子宜蹑手蹑脚,动作格外轻缓地下了床,随手拿过沙发上男人的黑色浴袍,裹上,打着赤脚,踩在柔软暖和羊绒地毯上,走向宽大的落地窗。

  窗口的视野,极其的开阔,入目的。除了白皑皑的一片和光秃秃快要被积雪压弯的树枝,便是总统府的围墙,还有远处,林立的高楼。

  身体的酸痛,让她没有忘记昨晚和唐肃极尽缱绻的缠绵,但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另一个恶梦般缠绕她的画面,即使,她努力不要去想。

  染了层薄薄雾气的玻璃窗外,又稀稀落落地飘起了雪花,林子宜靠近,贴在玻璃窗上,对着玻璃呵了口气,被她呵过气的玻璃窗上,立刻凝结出一层水汽。

  伸出右手的食指,在水汽凝结的地方,不加任何思索地,林子宜在玻璃窗上,一遍遍地写下‘唐肃’这两个字,因为太过出神,甚至是完全感觉不到,身后男人的靠近.........直到,一双结实有力的手臂从后面拥住她,后背抵上男人宽厚又温暖的胸膛里。

  “你怎么就这么爱我呢?”唐肃低头,下巴抵在林子宜的肩头,侧脸埋进她的长发间,深吸一口专属于她的淡淡馨香的味道,带着慵懒的嗓音,低低喃喃。

  像是在问林子宜。又像是在自主自语。

  林子宜笑了,“好像从一开始,就是你对我死缠滥打来着。”

  “有吗?!好像一开始,是你厚着脸皮住进了我的房子里。”

  林子宜微微一侧头,男人温热又略微干燥的薄唇,便印在了她的脸颊。

  呼吸一滞,林子宜没有再跟男人继续讨论他们谁爱谁多一点的话题上,而是垂下眼眸,告诉唐肃道,“我昨天让总管通知了监狱,将沐云帆和唐梦琪给放了。”

  这件事情,唐肃早晚会知道,其实到时候让唐肃问她,不如在唐肃怀疑之前,她主动告诉他。

  唐肃怎么也不会想到。林子宜会话峰忽转,扯到了沐云帆和唐梦琪。

  一瞬的错愕之后,唐肃点了点头,什么也没有问,更加什么也没有说,只淡淡地“嗯”了一声。

  回想到昨晚林子宜的反常,和他们一开始做的时候,她的心不在焉,唐肃知道,林子宜心里一定有事,但这件事情,到目前为止,她并不愿意告诉他。

  “你不问我为什么吗?”

  “为什么?”唐肃从善如流。

  林子宜在唐肃的怀里转过身来,轻咬着唇角望着他,张了张嘴,原本编好的理由,到了嘴边,却忽然又发现,在唐肃的面前,她的谎言就算再天衣无缝,也会被他一眼洞穿。

  索性,她闭了嘴,什么也不说,只静静地望着他。

  “不想说就算了,没关系的。”唐肃扬了扬唇,安抚林子宜。

  他和林子宜的关系到了现在,可林子宜却还要有事情瞒着他,说不失落,那是假的。

  但是,林子宜的那双大眼睛里闪动的眸光,又让他意识到,林子宜其实只是在为他着想。

  “放了就放了,反正他们以后也再不可能伤害到你。”

  林子宜怔怔地望着眼前的男人,心弦颤动,除了点头,她似乎说不出任何一个字来。

  男人深吸口气,看了一眼窗外,“又下雪了,要不要到园子里走走?”

  “好。”

  ....................................

  洗漱完换好衣服下楼的时候,雪花仍旧稀稀落落的下着。

  “总统先生,夫人,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总管过来,站在唐肃和林子宜的身后,恭敬地道。

  “先热着,呆会再吃。”

  唐肃吩咐一声。话落,已经牵着林子宜,往外走去。

  总管看着两个十指相扣走进雪地里的身影,微微错愕,想要跟上去,问要不要伞,可是转念一想,又打消了念头,弯着嘴角笑了。

  总统先生平常那么体贴呵护夫人,他又何必多担心。

  ..........................

  屋外,佣人早就扫出一条没有任何积雪的道路来,可是,唐肃却忽然像个任性的孩子一样,偏偏带着林子宜往积雪深的地方走。

  有些地方,积雪有十几公分厚。

  他紧紧地牵着她的小手。并没有让他跟在她的身后,踩着自己的脚印走,而是和她一起肩并肩,一步一步,每一步都留下一个深深的脚步。

  仿佛是舍打破这份清晨的宁静,他们谁也没有说话,只安静地往前走,迈开的步子,出奇的一致。

  林子宜穿着长长的雪地靴,踩在厚厚的积雪里,自然不怕,但是唐肃穿的是皮鞋,每踩下去一步,白雪没过了他黑色的西裤,沾在了上面,没多久,他的裤腿,便湿了一节。

  “我们回去吧!”

  走了十几分钟后,林子宜实在是不忍心唐肃的裤退继续湿下去,于是停下脚步,望着他要求道。

  “不想跟我一起走呢?”

  唐肃也停下脚步,低头,深深地凝视着胸前的小女人。

  林子宜红唇浅浅一抿,皎洁里,带着一丝俏皮,“雪好像越下越大了。”

  “是吗?”唐肃好像是才察觉到一样,抬头看向了天空,然后,林子宜听到他低缓好听的声音继续响起道,“听说……下雪的时候,一定要约自己心爱的人出去走走,因为走着走着,就一起白了头。”

  林子宜抬头望着他,蓦然便湿了眼眶。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77章 我爱你,哪怕低到尘埃里(四)-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