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黄金城娱乐 >

第274章 我爱你,哪怕低到尘埃里(一)-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发布时间:2018-08-27 17:1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黄金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73章 她来了,请别慌!(十六)-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以为自己是在作梦,林子宜又摸了摸......蓦地睁开双眼,当她抬头,看清楚近在咫尺的那张熟悉的面庞之后,林子宜震惊地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

  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嘴,片刻的震惊之后,林子宜快速地镇定下来,然后,静悄悄地、不敢发出一点声响地开始往后挪,想要从此刻搂着自己,仍旧睡得很沉的唐峻的胸膛里退出来。

  此刻,林子宜的大脑一片空白,所有的一切,她都来不及去思考,去顾虑,更加不想去知道,为什么唐峻会跑到她和唐肃的房间里来,躺在了他和唐肃的床上,躺在了她的身边,并且将她搂在了怀里!

  她唯一想做的,就是不要吵醒唐峻,她悄悄地下床,然后,她从这个房间里消息。

  只是,人越是在紧张害怕,越是在心慌不安的时候。老天便越喜欢和你做对。

  林子宜死死地盯着唐峻的睡颜,生怕他会突然醒过来,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身处大床的边缘,继续地往后挪着自己不着寸缕的身子。

  其实,从睁开双眼的那一刻到现在,甚至是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她的身上,竟是什么也没有穿,被扒的光光的。

  继续挪,继续挪..........

  “啊!”

  一声惊叫,林子宜失去平衡,整个人突然往床下翻去。

  几乎是下意识地,林子宜伸出双手,想要抓住什么东西阻止自己摔下床,可是,她能抓住的,只有被子。

  “砰!”

  林子宜整个人摔到地板上,跟着一起掉下来的被子,将她遮住。

  原本还睡的香甜的唐峻听到声音,眉头蹙了蹙,慢慢地睁开双眼。

  当他看到陌生却似乎又有点熟悉的房间,看到陌生的大床,再看到......床头柜上摆着的一张,林子宜和唐肃的合照,再低头看看往自己忽然感觉到凉凉的身上一看........唐峻浑身一个激灵,大脑像是突然有炸弹被引爆了般,“轰”的一声,瞬间一片空白。

  下一秒,在他反应过来后,迅速抓过一个枕头,遮住了自己。

  然后,翻身下床,看到地上洒落一地的衣服,他什么也顾不得,胡乱地套上衣裤,逃似地便往门口箭步冲去。

  只不过,当他箭步冲到房间门口的时候,似乎又想起什么来,猛地回头,大步往回走,然后,绕过床尾,来到床的另一边。

  林子宜藏在被子下面,只露出半个脑袋来,不知道因为什么,浑身抑制不住地瑟瑟发抖。

  为了不至于让唐峻发现摔下床的自己,她努力屏住呼吸,不敢让自己发出任何一点点的声音来。

  唐峻看着躺在地毯上,藏在被子下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人,一双清亮的眸子里,溢满惊慌。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可是,他却还是不受控制地慢慢靠近,然后,缓缓地蹲下身来。

  伸手,拽住被子的一角,一点点地将被子往下拉,露出林子宜的整个脑袋,当他想要继续拉开被子的时候,被子却被林子宜一把用力拽住,然后,他看到,林子宜白皙的脖颈,还有脖颈下........

  “子宜.....”唐峻赶紧收了手上的力道,不敢再继续拉扯被子。

  “出去........出去........!”林子宜闭着眼睛低吼,双手死死地拽着被子,连牙齿都在打颤。

  唐峻的眉头骤然紧拧,他单膝跪在林子宜的身边,伸手想要去轻抚身体不断颤抖的林子宜,可是,手伸到半空中,却堪堪地顿住了。

  “大嫂,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你和大哥的房间里,但是.......”

  “够了!什么都不要说了。”唐峻抱歉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却被林子宜低吼着打断,“出去,我现在想一个人呆着,你出去!”

  此刻,似乎除了让唐峻消失外,林子宜再没有任何其它的想法。

  唐峻的眉宇紧紧地拧着,原本清亮的眸子,像是蒙上了一层烟雾般,忽然就有些看不真切林子宜的样子。

  他知道,这个时候,最惶恐最害怕的人,不是他,而是林子宜。

  烟雾朦胧的视线,深深地凝神林子宜一眼,唐峻起身,转身大步离开。

  幸好,时间尚早,他拉开房门走出去的时候,走廊里,没有一个人。

  ..................................................................

  林子宜把自己泡在偌大的浴缸里,拿了毛巾,倒了沐浴乳,拼命地用力地一遍一遍地搓洗着自己的身子。

  虽然她并不讨厌唐峻,也很清楚,昨晚她最多也就是和唐峻抱在了一起睡觉,其它什么也没有发生,可是,一想到自己赤-裸的身体,除了被唐肃以外的男人拥在怀里,林子宜就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是脏的,而且怎么用力搓都洗不干净。

  直到搓到全身的皮肤都发红了,浴室外响起唐飒有些不安的声音,林子宜才从早就凉掉了的水里面站了起来,在蓬头下又冲了一遍,才裹上浴袍,出了浴室。

  “你怎么啦?佣人说你在浴室里呆了一个多小时了。”见唐飒盯着拉开门,低垂着双眸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林子宜,有些担忧地问道。

  林子宜努力掩饰住自己所有的坏情绪,抬起双眸来,对着唐飒微微扬唇,“没什么。昨晚太困了,没有洗澡,所以刚刚洗了一个。”

  唐飒注意到林子宜露出来的脖颈和胸前的一小块肌-肤上大片大片被搓红的地方,不由伸手过去,想要一看究竟。

  不过,她还没有碰到林子宜的浴袍,林子宜便闪躲着后退了一步。

  “你身上怎么啦?怎么到处都是红红的?”

  林子宜努力扯了扯唇角,扯着慌道,“可能是昨天酒喝的太多了,我有点酒精过敏,等会儿回总统府吃点药就没事了。”

  虽然林子宜的情绪有点不太对,但是唐飒知道,酒精过敏的话。表现出来的,确实跟此刻林子宜的情况差不多。

  “是不是很难受?要不要现在叫医生过来看一下。”

  “不用。”林子宜一边往衣帽间走,一边道,“就是有点痒而已,总统府里有药,我等下回去吃就好了。”

  见林子宜的样子也不是很难受,唐飒没有再坚持,“那你换好衣服下楼,大家等你吃早餐。”

  林子宜大步进了衣帽间,没有再给唐飒任何回应。

  .......................................................

  林子宜从楼上下来的时候,除了唐峻,大家都已经在餐厅里了。

  走到餐厅,林子宜并没有要坐下来和大家一起吃早餐的意思,只是看着老爷子和唐鼎年,努力让自己神色平淡地道,“爷爷,爸,你们吃早餐吧!我还有点事,先回总统府了,小溪今天就留在这里。”

  话落,林子宜也不等老爷子和唐鼎年的回应,转身就走。

  坐在唐鼎年对面的厉默衍看一眼自家的妹妹,虽然林子宜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出任何的异常,可是,他却明显的感觉到林子宜不太对劲。

  “子宜。你没事吧?”虽然大家刚刚已经听唐飒说了,林子宜有点酒精过敏,不过,在林子宜转身的时候,老爷子却还是有些担心地问道。

  林子宜停下脚步,回头,努力轻松地笑笑,“没事,我能有什么事。”

  “妈妈,你晚上来接我吗?还是我自己回去?”小溪从一碗甜品里抬起头来,一边心满意足嚼着嘴里的甜品,一边闪着黑亮的大眼睛问题。

  “你要是想回来,就让司机送你回来吧。”林子宜匆匆答了一句,又转身欲走。

  小溪瘪瘪嘴,对林子宜给出来的答案,明显的不满。

  唐飒抬手揉了揉小溪的发顶,“到时候姑姑和姑父送你回去。”

  “子宜,要是没什么急事,还是吃了早餐再走吧,饿肚子不好。”唐鼎年关切地道。

  “不了,爸,我呆会儿在总统府吃,也是一样的。”林子宜笑着回答道。

  “子宜,你这是要走了吗?”就在这时,佐玲端了一个托盘从厨房里朝餐厅走了过来,看到站在餐厅里,一只手紧捏着挎包带子的林子宜,眼里快速地闪过一抹狡黠,然后笑的满脸慈爱地道,“我特意给你和阿飒每人炖了一盅上好的血燕,喝了........”再走吧!

  佐玲的话音还没有落下,林子宜倏地侧头,原本温和的目光,刹那间变得如刀锋般凌厉地扫向她。

  所有的事情,林子宜不说出来,甚至是想要努力掩藏,却并不代,她什么猜不出来,天真地以为,只是唐峻喝醉了酒,走错了房间。

  她不当众揭穿,只是顾虑唐肃的感受而已。

  毕竟,没有哪人男人能容忍得了,自己的妻子,不着寸缕地和另外一个男人躺在同一张床上,即使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更何况,是唐肃,那么霸道又那么高高在上,备受整个国民关注和无数人仰慕的男人。

  在林子宜如刀锋般扫射过来的目光下,佐玲就如聚光灯下的小丑,忽然就心虚到有点无处遁形,脸色。也瞬间苍白了两分。

  厉默衍看着不远处佐玲的反应,好看的眉头,不禁微微拧了起来。

  “呃.......你要是有急事,不喝也没.......”

  佐玲的话音还没有落下,林子宜已经收回视线,没有再跟任何人说一个字,大步离开餐厅,往外走去。

  “子宜怎么啦?”唐鼎年看着林子宜大步离开的身影,有些不解地问道。

  “可能是过敏,太难受了,急着回总统府找药吃吧。”唐飒不着痕迹地解释道。

  林子宜刚才忽然锐变的眼神,太凌厉,她怎么可能没有察觉到。只是,唐飒想不出来,为什么林子宜会突然那恨佐玲?明明昨天还好好的。

  ............................................

  车上,林子宜闭着眼睛无力地靠在椅背里,浑身上下,就如被放空气体的充气娃娃,没有一丝生气。

  她努力地让自己不要去想,不让自己的大脑回放早上她睁开双眼醒来时看到的那一幕。

  ——两俱赤裸的男女身体,像热恋中的情人一样,相拥在一起。

  当脑海里闪过那个画面的时候,林子宜只觉得恶心,胸口像是被塞了一团棉花般,喘不过气来。

  她不敢去想。如果事情让唐肃知道了,又或者让他看到了她和唐峻赤-裸着相拥的画面,他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更加不敢去想,如果事情泄露出去,又会对唐肃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昨天,林子宜确实是喝了酒,但是她喝的都是大宅里酿的果酒,酒精含量很低,就算喝多几杯,也根本不会醉人,而最晚上,她却睡得那么死,连有人进了她的房间,上了她的床,扒光了她的睡衣,她都完全没有感觉出来。

  就算退一万步,真的是唐峻喝醉了,走错了房间,那一个喝醉了的人,也不可能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后,又扒光她的衣服,然后和她躺在同一个被窝里,除了抱着她睡觉,却什么都不干。

  所以,这件事情,一定是有人故意安排的。

  唐家大宅。出了名的铜墙铁壁,守卫一层严过一层,林子宜不可能相信,能有人在半夜悄无声息地潜进唐家大宅来,在不惊动任何的前提来,把唐峻带到了她的床上。

  排除外人,整个大宅里,能做出这件事情的人,除了佐玲,林子宜再也想不到有第二。

  只是,林子宜想不明白,佐玲不惜牺牲自己的儿子来陷害她,到底是为了什么?

  难道。纯粹只是为了报复吗?

  好乱!林子宜好乱,一时理不清头绪,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就在这时,口袋时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林子宜缓缓睁开双眼,拿出手机一看,是唐肃打来的。

  看着手机屏幕上跳跃着的“亲爱的”三个字,几乎是霎那,林子宜便红了眼眶。

  从清晨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到看到唐肃打来的电话的前一秒,林子宜都没有想过要哭,也没有难受到要哭的地步,可是,为什么。这一瞬,她却难受委屈的只想扑进唐肃的怀里,嚎啕大哭一场。

  吸了吸鼻子,林子宜深吁口气,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之后,才按下了接听键。

  “还没睡醒?”

  电话一接通,传来的便是男人低沉而富有磁性的温润嗓音,就如一股暖流,倾泄进了林子宜的心房里,开始往全身蔓延。

  好不容易控制住的眼泪,又有要往外涌的趋势。

  “嗯,你把我吵醒了。”不想让唐肃听出自己声音里的异常,所以,林子宜故意用软棉棉地声音道。

  反正车厢里也格外的安静,唐肃不会怀疑。

  因为时差关系,林子宜知道,现在唐肃所在的城市,应该是凌晨,唐肃这个时候才打电话给她,应该只是不想吵醒她。

  “是谁说,老公不在,自己睡不着的?嗯——”

  “老公。”林子宜忽然就异常缠绵地轻唤唐肃一声。

  “嗯。”

  “我好困,想再睡会。”

  电话那头的男人蓦地笑了,低低的笑声,格外的温暖宠溺。

  “小懒猫——”唐肃格外轻柔地顿了一下,又道。“睡吧。”

  “嗯——”

  挂断电话,眼角有一颗泪,终是没忍住,砸了下来。

  .......................................

  回到总统府,林子宜才进房间,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这次,是厉默衍。

  敏锐如二哥,又怎么可能看不出她情绪的不对劲,即使她已经努力掩饰了。

  “二哥。”

  “你怎么啦?是不是佐玲对你做了什么?”厉默衍沐浴在花园的晨光里,开门见山地问道,目光,投向不远处唐飒和老爷子还有小溪一起逗弄小佑的身影。

  当唐飒说林子宜酒精过敏不舒服的时候,厉默衍便猜到。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在林子宜的身上了。

  因为他知道,林子宜并不酒精过敏,要不然,大庄园的时候,她喝了那么多叶素素的珍藏,还不知道过敏成什么样子。

  林子宜眉心倏尔一蹙,低下头去。

  “早上发生了点不愉快的事情,不过,我还不确定是不是佐玲干的。”既然厉默衍都猜到了大概,林子宜也没有隐瞒他的必要。

  “什么事情?”

  林子宜轻咬唇角,没有回答。

  林子宜的沉默,让厉默衍没有再追问下去,只问道。“要不要二哥帮你好好惩罚一下佐玲?”

  “不用,我想自己处理。”

  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哪怕是厉默衍。

  厉默衍顿了顿,他确实心疼林子宜这个妹妹,但是,林子宜现在,是一国的总统夫人,总要长大,总要学着自己处理各种危机,从容优雅地面对一切,要不然,她怎么和唐肃并肩而立。

  “好!如果要我出手。你告诉我。”

  “嗯,谢谢二哥。”

  “傻丫头。”

  挂断电话,林子宜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下意识地收拢双臂,抱紧了自己,明明四季恒温的房间里,此刻,她却觉得格外的冷,就像刺骨的寒风,吹打在她赤-裸的肌-肤上。

  现在,她没了确凿的证据,也不清楚,佐玲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似乎除了等,她什么也做不了。

  就像一条因为缺氧,而随时可能窒息而亡的鱼,那样的心惊胆战,她从未有过。

  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进来。”

  得到允许,总管推门而入,恭敬地道,“夫人,这是刚收到的您的快递。”

  快递已经经过了安全检查,确定不是危险物品,才送来给林子宜的。

  林子宜转身,有些呆滞的目光落在总管手上的那份快递上。

  是份文件。

  林子宜并不记得。谁有什么文件需要寄给她。

  下一秒,林子宜想到,文件袋里,装的可能并不是文件,而是照片,今天早上她和唐峻‘相拥而眠’的照片。

  五指,紧握成拳,短短的指甲,陷进掌心里,掐出深深的痕迹,可是,林子宜却完全察觉不到。

  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数秒之后,林子宜才伸手,接过了总管手里的快递。

  “夫人,早餐马上就好了,您要现在下楼去吃吗?”总管又问道。

  半个小时前,大宅里打电话过来,说林子宜没有吃早餐,让总统府里给她准备。

  林子宜摇了摇头,“我只会下去。”

  “好的。”总管点头,恭敬地退了出去。

  待房间的门被关上之后,林子宜看着手里沉甸旬的快速,深深地吸了口气,做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之后,才“嘶啦”一声。从文件袋的封口处,将袋子撕开。

  “啪!”

  文件袋才撕开,一叠相片便从袋子里滑了出来,掉在了脚边的羊绒地毯上。

  低头,当照片上两俱赤-裸着相拥在一起的两俱男女身体映入她眼帘的那一瞬,林子宜只觉得呼吸瞬间被掠夺,全身的血液,似乎也在这一刹那间凝固了,浑身都冷得想要发颤。

  即使已经做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可是,当这样赤-裸羞辱的画面映入林子宜眼帘的这一瞬,还是深深地震撼了她的视觉和心灵。

  怔怔地站了差不多十秒之后,林子宜才缓缓地蹲了下来,俯身去捡起那些照片,不想再多看一眼,迅速地找出打火机,冲进浴室里,跪在马桶边,双手颤抖着将那些照片,全部点燃,烧尽,冲走........

  看着连最后的一点灰烬都被冲走,消失,林子宜整个人,无力地软在了地上,靠在了马桶边。

  她现在真的不敢想,如果这些照片被唐肃看到,又或者泄露出去,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似乎想到什么,林子宜爬起来,又立刻冲出去,找到那个装照片的文件袋,

  按照上面的寄件人联系方式,打了过去,可是,手机里传来的,却是“您拨打的号码为空号”的提示音。

  握紧手机,林子宜的唇角都变得有几分惨白。

  忽然,手机震动了起来,林子宜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

  几乎没有犹豫,林子宜立刻就接通了电话,并按下了录音功能。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75章 我爱你,哪怕低到尘埃里(二) 送猎人训练营二哥小剧场-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