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黄金城娱乐 >

第272章 她来了,请别慌!(十五) 赠送唐肃小剧场-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发布时间:2018-08-27 17:1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黄金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71章 她来了,请别慌!(十四)-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林子宜就下午有一节课,当她上完课从阶梯教室里出来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嗡嗡”地震动了起来。

  拿出来一看,是梅州打来的。

  “梅先生,一切还顺利吗?”电话接通,林子宜礼貌又客气地道。

  没错,虽然她现在也是梅州的老板,更是他的老板夫人,因为之前在跟唐肃领证结婚之前签的那些资产转让协议书,仍旧是有效的,在她跟唐肃在法律上成为合法夫妻的那一刻,所有的协议,便已经产生了法律效益,唐肃名下一半的资产,已经是林子宜的了。

  因为梅州确实是个经商的奇才,又多来年来唐肃效力,为人相当值得信任,所以,林子宜名下的绝大部分资产,仍旧是梅州继续在帮忙打理,只有一小部分,林子宜在尝试着自己管理经营。

  因为梅州的能力和专业态度,更因为对唐肃和她的绝对忠诚,所以,林子宜对梅州,心里一直都存着敬意,即使她已经是梅州的老板,可是却一直尊称梅州为了梅先生。

  梅州在电话那头低低地轻笑一声,有些无奈地道,“夫人,事情的发展,好像有些出乎我们的预料。”

  林子宜眉头微拧一下,“现在情况是怎么样的?”

  “夫人看中的元青花瓷已经开拍差不多二十分钟了,有好几个买家争持不下,价格已经从最初的八千万,被抬高到一亿八千万了。”梅州坐在拍卖现场旁边的vip休息室里,吸了口烟,不急不燥地回答道。

  ——一亿八千万!

  就一个破罐子,居然飙到了一亿八千万?!

  虽然她一点都不差钱。却是咂了砸舌。

  “夫人,您确定不管什么天价,一定要得到这件元青花瓷吗?”见林子宜没有说话,梅州问道。

  林子宜拧着眉头思忖一瞬,然后,斩钉截铁地道,“要!只要没超过三个亿,就给我拿下。”

  那头的梅州又是低低一笑,“好的,夫人,我知道了。”

  .....................................................

  林子宜坚持花天价去买一个几百年前的旧罐子,其实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有一回。她无意中听到大宅的管家说,小溪不小心淬了老爷子一个高仿的青花瓷瓶,老爷子难受的那天晚上连晚饭都没吃。

  后来,还让人去把那个淬了的瓶子给镶好了。

  林子宜问过管家,那个青花瓷瓶,是不是对老爷子来说有着什么特殊的意义。

  管家说没有,老爷子自从上了年纪之后,就喜欢收藏青花瓷,但是老爷子为人又低调节约贯了,舍不得花几千万甚至是上亿去拍,而且,怕别人投其所好,老爷子喜欢收藏青花瓷的事情,外人基本都不知道,老爷子也只是偶尔兴起了,让管家去弄几个高仿的玩玩。

  所以,这次,林子宜才下定了决定,对那个元青花瓷势在必得。

  她也相信,应该没有哪个人,能对那个旧罐子,开出超过三亿的价格。

  结果,不过十几分钟后,梅州的电话又打了过来,他在电话那头恭恭敬敬地问道,“夫人,叫价已经超过三亿了,您现在是要放弃,还是继续追加。”

  其实,梅州一直坐在vip休息室里,根本就还没有让人开始叫价,在外面最终争持不下的两个买家,一个是世界是著名的收藏家兼古董商人,而另外一个,则是今天才上了世界新闻头版头条的亚克斯家族掌权人,厉亚克斯.默珅。

  其实梅州有点没明白,向来低调神秘的厉亚克斯家族,怎么会在突然之间,变得如此高调起来。掌权人厉亚克斯.默珅竟然会亲自来到f国,参加这一场有史以来最盛大价值最高的古董拍买会。

  林子宜有点小小的不淡定了。

  一个破罐子,竟然有那么多人愿意花天价去抢。

  “继续追加,四个亿。”林子宜犹豫了一小会儿后,又异常坚定地道。

  “好。”

  梅州点头,然后,直接给了下属一个指示,几十秒后,只听到拍买大厅里,直接响起了主持人兴奋的大叫声,“四个亿,四个亿,还有更高的嘛,还有更高的嘛?”

  大厅里主持人兴奋的大叫声一响起,林子宜才挂断的电话,便又响了起来。

  以为会是梅州带来的好消息,所以,林子宜甚至没有看一眼来电显示,立刻便接通了电话。

  “梅先生,拍下来了吗?”

  “丫头,你怎么突然跑来凑热闹?”只是,手机里面传出来的,却并不是梅州恭敬的声音,而是一道低沉舒缓,带着淡淡宠溺的声音。

  “..........”林子宜有点云里雾里,“二哥,什么意思?”

  “那件元青花瓷呀!”电话那头的厉默衍一笑,“你确实你要当这个冤大头?!”

  林子宜一开始还不明白,但是听厉默衍这么一说,立刻就转过弯来了,“二哥,你也在拍那件元青花瓷?!”

  厉默衍点头,“的。”

  林子宜不屑的撇了撇嘴,“原来你就是那个幕后推手。”

  从以往的成交历史价,再好的元青花瓷,能拍出两亿已经是天价,今天这个价格却被推高到了四亿,直接翻了翻,实在是不太正常。

  “哈哈哈~”厉默衍笑了,“我这个孙女婿第一次上门,总得做点功夫吧?”

  “那个跟你一直争持不下的古董收藏家,也是你的人,对吧?”

  厉默衍没有否认,只赞赏道,“丫头越来越聪明了。”

  “那你告诉我,那青花瓷你从哪弄到的,花了多少钱?”

  厉默衍笑,“这个嘛......你还是不要知道了。”

  林子宜不以为意地嗤了一声,“那我这个孙媳妇也是第一次给老爷子过寿,凭什么我要帮你做足功夫?”

  “四点几个亿,你家唐总统真没意见?”

  林子宜笑,而且笑得一脸嘚瑟。“他当然没意见,因为这四点几个亿,会直接从我在财团名下的账户里支出。”

  厉默衍抚额,“好吧!我告诉你。”

  ...................................................

  晚上,总统府里。

  一场酣畅淋漓的挥洒之后,男人满脸愉悦又餍足半靠在床头,搂着扒在自己胸前仿佛睡着了的小女人,温热而略微粗粝的大掌,摩挲过透着淡淡粉色的如玉般的后背,划过她汗涔涔的圆润肩头,最后,轻轻地摩挲过她染满酡色的脸颊,将几缕被汗水打湿的长发。拢到了耳后。

  看着眼前的娇俏小女人,唐肃的低头,薄唇吻在林子宜发顶的漩涡,性感的薄唇,情不自禁地勾起。

  “今天的青花瓷到手了?”

  低低哑哑的嗓音,还有未曾来得及褪去的情-欲在里面。

  林子宜闭着眼睛在唐肃宽阔而结实的胸膛动了动,找了一个更加舒服地姿势,侧脸紧贴着他的胸膛,摇了摇头,因为太累,出口的声音,带着些许鼻音,格外软糯地道,“被我二哥抢走了。”

  日理万机的总统大人,自然不会关心今天拍卖会上发生的事情,当然也没有料到,厉默衍和林子宜俩兄妹会抢同一价拍品。

  “你让给他的?!”

  对于自己的老婆没有拍到心仪的东西,唐肃心里还是有点点小愧疚的。

  “才不是!”林子宜睁开双眼,双手交叠在男人的胸膛里,然后,下巴支在交叠的手背上,抬起仿佛一双蕴着水光的潋滟双眸,一脸委屈地道,“我是真的很喜欢那件元青花瓷,原本准备了三个亿,下定了决心要拍下来。哄爷爷开心,不过.......”

  林子宜抿了抿唇角,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唐肃唇凑过去,亲了亲林子宜的额头追问道。

  林子宜无奈地深叹口气,“不过,最后超过预期,我就不敢再下手了。”

  “怎么就不敢下手了?”

  林子宜眨巴了一下亮澄澄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道,“那件青花瓷最后被叫到四点几个亿,我要是把它拍下来,你肯定会骂我的。”

  唐肃,“..........”

  忽然有种六月飘雪的感觉!

  “还是我二哥好,最宠老婆了。”林子宜继续装,耷拉下眼皮,继续一副可怜兮兮地道,“阿飒说爷爷喜欢那件青花瓷,我二哥立刻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开出四点六个亿将那件元青花瓷给拍下来。”

  实际上,厉默衍也就花了几百万而已。

  唐肃,“.........”

  意思是说,他不疼老婆呢?!

  男人的大掌,相当温柔地抚过林子宜的长发,像是安抚一只受伤的小兽般,一遍一遍地轻抚过,“以后你想要什么,尽管自己做主,你开心就好。”

  林子宜又重新抬眸看着唐肃,一双澄亮的眸子,亮的惊人地道,“你不会说我败家?”

  “.........怎么会!我的钱,就是拿来给老婆败的。”

  林子宜猛地搂住唐肃的脖子,在他的下巴上吧唧亲了一口,“谢谢老公,我爱你!”

  唐肃,“..........”

  ...............................................................

  翌日中午,唐氏集团总部的办公大楼,顶楼的董事办。

  自从上次在大宅里,佐玲脑子一时灌了铅,想要把林子宜推下楼摔死,或者摔个残废,不过偷鸡不成蚀把米后,她就再也没能踏足过大宅里。

  即使是她摔断了骨头在医院里躺了小半个月,唐鼎年都没有去看过她一眼,甚至是让人把她所有的东西都搬了出来,搬回了他们原来住的别墅里。

  更让佐玲惶恐不安的,是她出院的第一天,唐鼎年的律师就找上门来了,而且,还带来了一份离婚协议书。

  唐鼎年要跟她离婚!

  如果说,跟唐鼎年离婚,能分到唐鼎年一半的家产,佐玲也没有什么不能答应的。

  问题是。当年,为了证明她嫁爱上唐鼎年,嫁给他,不是图谋唐鼎年的钱财,所以,在结婚前,他们当着律师的面,在公证处做了婚前财产公证。

  她要是现在和唐鼎年离婚,除了她名下的几处房产,和登记在她名下的珍宝首饰外,根本再拿不到多少钱。

  和唐鼎年在一起二十几年,她早就当习惯了被人仰视的阔太太,唐家的权势地位摆在那里。除了在唐家,她到哪,别人都要把她当成老佛爷一样的供着。

  如果一旦跟唐鼎年离了婚,那她将来的生活,必定会一落千丈。

  所以,为了讨好唐鼎年,让他回心转意,不再想跟自己离婚,甚至是为了能搬回大宅去,继续风风光光地做唐太太,佐玲可谓是费尽了心思。

  出院第一天开始,佐玲不顾自己没有痊愈的伤势,坚持进厨房给唐鼎年做午餐,而且,一点都不敢做假,每一道菜,都亲力亲为,然后,送到公司去给唐鼎年吃。

  只不过,前面几天,佐玲都吃了闭门羹,唐鼎年不是不在公司,就是直接以开会为由,不见佐玲。

  想到自己是来讨好唐鼎年的,就算佐玲知道唐鼎年是故意躲着不见自己,她也好脾气地忍着没有发作。

  直到这第五天,佐玲再次来到唐氏集团总部的董事长办公室门外,却被秘书告诉,没有董事长的允许,谁也不许进去。

  佐玲一听,隐忍多天的怒火,终于在这一克,抑制不住地爆发了。

  “我是董事长夫人,我有什么不能进去的。”

  话落,佐玲将挡在自己面前的秘书用力一推,怒气腾腾地便往唐鼎年的办公室大步走去。

  秘书被佐玲推倒在地,见佐玲怒气冲冲的样子,也不敢再去阻拦。

  佐玲一口气冲到门口,推开厚重的办公室大门。当她抬头,往熟悉的办公室里望去,一眼看到正往门口走来的女人时,整个人像是吞了整个臭鸡蛋一样,彻底傻了。

  眼前的女人,不是景玥是谁?

  一样的长相,一样的身形,就连气韵神态,都跟当年的景玥差不到哪里去。

  正拿了文件往外走的董事长助理看到突然出现在门口的,望着自己发愣的佐玲,一时有些困惑。

  她是新来的,并没有见过佐玲,自然不知道佐玲是谁。

  “景.....景......景玥.......你.......”

  “小萧。你先出去吧。”

  正当佐玲指着唐鼎年的新助理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的时候,唐鼎年沉沉的嗓音响了起来。

  被称作小萧的年轻助理回头看向唐鼎年,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好的,董事长。”

  然后,她对着愣在门口仍旧回不过神来的佐玲礼貌地一笑,越过她,径直走了出去。

  “这........这.........”佐玲的视线粘在萧助理的身上,震惊的连舌头仍旧在打结。

  “你来干什么?”待萧助理走出去这后,唐鼎年的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声音里,也带着浓浓的不悦。

  唐鼎年的一声低喝,让佐玲不由的将粘在萧助理身上的视线,收了回来,理智,也清晰了几分。

  景玥早就死了!

  更何况,就算景玥还活着,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怎么可能还是二十几年前的模样。

  只不过,刚才那个女的,乍一看,真的就跟当年的景玥差不多。

  “她是谁?你和她是什么关系?”佐玲回过神来,脱口便问道。

  唐鼎年睐了佐玲一眼,脸色,比刚才更沉了几分。

  他低下头,并没有要回答佐玲问题的打算,而是一边翻出离婚协议书,一边有些不耐烦地道,“既然来了,就把协议书给签了吧。”

  说着,唐鼎年已经将一式两份的离婚协议书,“啪”的一声重重地甩在了办公桌上。

  佐玲被唐鼎年甩出来的响亮的声音吓了一跳,浑身一个激灵之后,才明白过来,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可不是找唐鼎年吵架的,更加不是来签离婚协议的。

  哪怕现在,她将唐鼎年和刚才那女的捉-奸在床。她也不能跟唐鼎年闹。

  因为她再怎么闹,也是蚂蚁撼大树,无济于事。

  “鼎年,我是来给你送午餐的。”说着,佐玲的嘴脸,已经立刻切换到了温柔体贴又贤惠的好妻子模式。

  她一边说,一边熟门熟路地走向休息区,“这是我特意给你做的几道你喜欢吃的菜,赶紧过来偿偿吧。”

  唐鼎年看了佐玲一眼,低下头去继续看文件,声音格外淡漠地道,“你不用忙了,我不饿。”

  “鼎年,是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佐玲放下手里的保温盒,一副大彻大悟的可怜模样望着唐鼎年,“我是想到在监狱里被折磨得不成样子的梦琪,一时糊涂了,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说着,佐玲的眼泪便吧嗒吧嗒开始往下掉。

  她走到唐鼎年的身边,双手拉起唐鼎年的手臂,一副小女儿似的可怜模样晃着唐鼎年的胳膊道,“我知道我错了,现在肠子都悔青了!阿肃是你的儿子,也就跟我的儿子一样,既然林子宜是你们大家都认可了的儿媳妇。那也就是我的儿媳妇,我以后,绝对不会再做任何让你失望的事情,我一定会好好对待阿肃和林子宜的。”

  唐鼎年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胳膊从佐玲的双手中抽了出来,“现在知道这些,已经晚了。”

  唐鼎年又拿过离婚协议书,放在佐玲的面前,“签了吧!就算跟我离了婚,以后,你照样会衣食无忧。”

  “鼎年,我真的知错了,看在我们二十几年夫妻的情份上,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吧!”

  “我们的情份。这些年,早就被你消耗殆尽了,趁我们还没有........”

  “爸,妈。”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被叩响,然后,唐峻出现在了门口的位置。

  “嗳!”看到终于出现的儿子,佐玲心里松了口气,欢喜地答应一声。

  她到唐氏的时候,就打了电话给唐峻,让他来唐鼎年的办公室,没想到他这么晚才出现。

  唐鼎年看着小儿子,紧抿着薄唇深吁了口气。他当然知道,唐峻不过是佐玲搬来的救兵罢了。

  “阿峻,这里没你的事,你去忙吧。”

  唐峻走到唐鼎年的办公桌前,看了看佐玲,认真的恳求道,“爸,既然妈已经知道错了,您能不能再给妈最后一次机会!如果妈再针对大嫂,或者做错其它什么严重的事情,您要跟妈离婚,我一定不再反对。”

  佐玲眼巴巴的望着儿子,却没料到,他最后会说出那样一句话来。

  唐鼎年看着小儿子,这是这么多年来,这个小儿子第一次开口求自己。

  对于唐肃这个大儿子,他已经不可能再做一个合格的父亲,也无法再弥补他什么,但是对于面前的这个小儿子,他不想再亏欠什么。

  片刻的沉吟之后,唐鼎年看向佐玲,“看在儿子的份上,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好自为之。”

  .......................................................

  很快就是老爷子的八十大寿了,林子宜实在是找不到比之前那个元青花瓷更适合给老爷子祝寿的礼物,所以,只能把自己苦恼告诉了叶素素。

  某天中午。林子宜给叶素素打电话,她说,“妈,你不知道二哥有多坏,明明是我看中的东西,被二哥给抢走了,他现在有了老婆,一点都不疼我这个妹妹了。”

  叶素素心疼女儿,她当然也清楚,现在厉默衍的眼里,只怕唐飒这个老婆比林子宜这个妹妹重要,所以,立刻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问了一遍。

  林子宜巴拉扒拉地在叶素素面前将厉默衍的‘罪行’都控诉了一遍。最后,叹息着可怜地道,“妈,老爷子前段时间还把一套很名贵的祖母绿首饰送给我了,现在老爷子八十大寿,我这个当孙媳妇的,第一次给他过寿,却拿不出一件像样的礼物来,你说老爷子以后会不会不待见我呀?”

  “那老头子要是敢不待见你,我直接去找他。”

  林子宜,“..........”

  “妈,问题关键不在这儿。”

  “那问题关键是什么?”

  林子宜极其委屈地道,“二哥只疼老婆。不疼我!”

  电话那头的叶素素想了想,爽快地道,“妈这里有一幅北宋名家的字画,你要是喜欢,就拿给那老头子去祝寿吧。“

  女儿开心了,叶素素心里就满足了。

  ——北宋名家的字画。

  一比起来,那什么元青花瓷,都被甩出好几条街。

  林子宜立刻就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喜欢喜欢,妈的珍藏,当然是最好的,我当然喜欢。”

  “鬼丫头!你现在心里呀,就都只有唐家人了。”

  “才不是呢!”林子宜开始卖萌讨好模式,“就算嫁了人,您和爸在我心里,也一直是摆在第一位的,只要妈哪天需要我了,您一声话,我立刻回去陪您.....”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73章 她来了,请别慌!(十六)-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