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黄金城娱乐 >

第269章 她来了,请别慌!(十二) 赠送李正小剧场-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发布时间:2018-08-27 17:1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黄金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68章 她来了,请别慌!(十一)-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因为不想被老师同学认为自己拿总统夫人的头衔摆出一副高冷的臭架子,所以,林子宜除了在学院上课之外,偶尔也会参加一些学院里举行的活动,和大家增近增近一下感情。

  星期三下午,林子宜因为学院里的一个讲座活动不能去接小溪放学,便通知了总管安排人去接小溪,然后又打了电话给小溪,让他自己一个人在家乖乖的吃饭,她可能要晚上八点多才能到家。

  小溪挂了电话,拧着细细的眉头想了想,拨通了唐峻的手机,问他有没有空来接他放学。

  唐峻二话不说,立刻就开车去了小溪的学校。

  “小溪,我们先不回去了,我带你去外面吃好吃的吧。”

  因为唐峻的提议,小溪简直high翻了,要知道,他已经有很长很长很长的时间没有在外面吃过饭了,外面那些好吃的甜点或者冰淇淋什么的,他也很长很长很长时间没有吃到过了。

  所以,立刻就把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

  “要不然,我们去你妈妈学校接你妈妈,等妈忙完了。我们三个一起去吃。”唐峻再次提议道。

  小溪觉得,他们俩个人偷偷跑去吃好吃的,不带上林子宜,确实有点不仗义,思忖了一下之后,勉强点头同意了。

  唐峻笑着揉了揉小溪的头,“那我们走吧,去你妈妈学校。”

  .............................................

  因为是高峰期,平常半个小时车程的路,花了差不多五十分钟。

  到达a大的商学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冬天的夜色,已经彻底降临,笼罩了整个繁华大都市的上空。

  在来的路上,唐峻就打电话问了自己的学弟,问清楚了讲座活动的地方,所以,唐峻直接将车停在了离活动地址最近的地方,只要活动一结束,有人出来,他们就能看到。

  “咕噜”“咕噜”

  才将车停好,唐峻便听到后座上小溪肚子里传来的抗议声。

  小溪摸了摸自己瘪瘪的肚子,“叔叔,我饿了。”

  唐峻笑了笑,正好瞧见不远处的一个自动贩卖机,有饮料零食售卖。

  “那我们先去买点零食,等你妈妈出来了,我们立马就去吃大餐。”唐峻提议。

  “好勒!”小溪欢快地答应一声,已经率先推开了车门,跳下了车。

  其实他的肚子也没有那么饿,只是刚好看到不远处的自动贩卖机里有他喜欢吃的薯片和巧克力,所以就很配合地叫了两声。

  唐峻熄了火,下车将车锁好,然后牵起小溪的手,一起走向不远处的自动贩卖机。

  ...............................................

  “喂,你看什么?”

  同样在离自动贩卖机不远处的一条林荫小道上,两个高挑又漂亮的年轻女人朝停车场的方向走,其中一个,看到自动贩卖机旁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的身影,不由停下了脚步。

  “唐峻和那小王八糕子怎么会在这里?!”时宜盯着唐峻和小溪的身影,不由好奇地道。

  “唐峻?!”郑芯怡一下子来了兴趣,顺着时宜的视线望去,看到自动贩卖机前那抹高大又挺拔的身影,拽住时宜的手臂有些激动地道,“你说的唐峻,就是总统先生同父异母的那个弟弟吗?”

  时宜斜睨了她一眼,带着不屑和傲慢地道,“要不然,整个帝都城里还有第二个唐峻吗?”

  “你怎么会认识唐峻的?”说着,郑芯怡又觉得这个不是重点,又拽着时宜道,“既然你认识唐峻,那咱们过去,你介绍一下,让我也认识认识他呗。”

  时宜又斜睨了郑芯怡一眼,“你不是马上要和李正结婚了嘛!干嘛还到处勾三搭四的?”

  郑芯怡简直想对时宜翻白眼,“认识一下怎么啦?又不是约-炮!”

  正当她们说话间,唐峻和小溪已经买好了东西,朝停车的地方走去,也就在这时,讲座活动结束,有人群从报告大厅里走了出来。

  “妈妈,妈妈,这里。”小溪眼尖,一眼便看到了跟方子晴还有几个同学一起走出来的林子宜,然后兴奋地挥着手大叫。

  因为隔的不远,林子宜对小溪的声音又格外的敏感,所以小习惯叫,林子宜便听到了。

  侧头,发现不远处的儿子,还有他身后的唐峻,林子宜先跟几个同学说了“再见”,然后,带着方子晴一起走向不远处的小溪和唐峻。

  “这是你儿子吗?长得好帅好可爱。”方子晴忍不住笑着赞叹道。

  “对,我儿子,小溪。”林子宜点头,又看向唐峻介绍道,“这是我小叔子,也是我的学长,唐峻。”

  方子睛顺着林子宜的目光看向唐峻,夜幕很浓,报告大厅外面的路灯,并不是十分明亮,可是,在这并不明亮的灯光下,唐峻线条清晰的面部轮廓,俊朗的眉眼,高大挺拔的身姿,却格外分明的映入了方子睛的眼帘里。

  不是没有见过帅哥,但是看着眼前的唐峻,方子睛的视线,一时忘记了挪开。

  “这是我的同学加室友,方子晴。”林子宜又向小溪和唐峻介绍方子晴道。

  “方阿姨好!”小溪立刻嘴巴甜甜地道。

  小溪的声音,立刻将方子晴有些失神的方子晴拉了回来,她看向小溪,扬唇一笑,“小帅哥好。”

  唐峻看向方子晴,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气招呼,一眼之后,视线又落回林子宜的身上,却并没有开口叫林子宜。

  在外人面前,他下意识地拒绝称呼林子宜做“大嫂”。

  “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特意来接我的吗?”林子宜看了一眼小溪手里捧着的薯片和巧克力,问唐峻道。

  “对呀!叔叔说,等你忙完,带我们去吃好吃的。”

  方子晴见唐峻并没有要开口跟自己说的意思,而且自己站在这里也显得特别多余,所以。她识趣地道,“子宜,我还有点事,先回宿舍了,你们路上注意安全。”

  “好,明天见!”

  “嗯,明天见!”

  ............................................

  “那不是总统夫人吗?”

  虽然只在前几天见过一次,而且那天林子宜还带着墨镜,可是,郑芯怡还是很快便认出了林子宜来。

  见身边的时宜没有回应,郑芯怡侧头看她。

  时宜的脸上,是一副要杀人的凶狠样子。

  “什么狗屁总统夫人。总统先生还没有娶她呢!”片刻之后,时宜才咬牙切齿地道。

  “可是李正叫她夫人,而且对她的态度很恭敬。”

  时宜狠狠像剜林子宜一样,狠狠瞪了郑芯怡一眼,在看到林子宜他们三个走向车旁准备上车的时候,她赶紧也跟了上去。

  “时宜,你干嘛?”郑芯怡赶紧追上了时宜。

  ......................................

  林子宜其实不怎么想去外面吃饭,但是看着小溪亮晶晶的满是期待与雀跃的目光,她立刻就心软了。

  他们去的,是贡月楼,因为要了单独的包厢,除了几个服务员,倒没有其他的人认出林子宜来。

  服务员认出了林子宜,哪里敢怠慢,赶紧就去告诉了经理,于是,林子宜所在的包厢,便成了vip中的vip,连经理,都在门外小心翼翼地候着,生怕怠慢了未来的总统夫人。

  在三个人都吃的差不多,最后上小溪点的双皮奶甜点的时候,包厢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燥动和女人的大叫声,紧接着。包厢的门被扣响,在得到允许后,经理一脸胆战心惊地走了进来,后面,跟四个贡月楼的保安,每两个保安的手里,都扣着两个女人。

  “唐二少爷,林小姐,实在是抱歉!”

  林子宜不明所以地看着经理,当视线瞟到经理后面被保安扣着的两个女人时,她立刻便明白了几分。

  不止是林子宜,当唐峻和小溪看到被保安扣着的时宜时,也都猜到了些什么。

  林子宜和唐峻都没有说话,等着经理继续说下去。

  “刚才我们的服务员在给您们上甜点的时候,这两位小姐试图在甜点里面动手脚,被我们的工作人员及时发现,控制住,带了过来,您们看,要怎么处置?”经理低着头,恭敬地道,额头已经冒出了一层细细的冷汗。

  试想想,如果总统的未婚妻和儿子,还有弟弟,因为在他们这里吃饭而出了问题,那么他们贡月楼这家百年老店,从此便完了。

  因为事情牵涉的人物太重要,所以,经理也不敢随便报警,只能将人带来,由林子宜处置。

  “你胡乱说什么,我们哪里在甜点里动了手脚?你不要含血喷人?”被钳制着的时宜大声叫道,看着林子宜的目光,阴狠又恶毒。

  一旁的郑芯怡看了看时宜,又看了看林子宜,一脸无辜地道,“这一切都不关我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时宜会在给你们的甜点里动手脚,我只是误信了她的话,去找端甜点的服务生要个杯子而已。”

  郑芯怡可不傻,得罪了林子宜意味着什么,她很清楚。

  她现在,简直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她就不会跟着时宜来,也不要认识唐峻了。

  林子宜没有什么情绪的目光看向另外一个说话的女人,待看清楚后,才记起来,跟时宜一起的女人,竟然是就要和李正结婚的小青梅,郑芯怡。

  心里不由笑了笑!

  难道郑芯怡和时宜是一丘之貉?

  想到这,不由为李正感动悲哀。

  “她们两个打算在我们的甜点里做什么?”林子宜没有开口,是唐峻问的。

  “叔叔,这个垃圾巫婆一定是想在甜点里下药,毒死我们。”一旁坐着的小溪瞪着时宜咬牙切齿地道。

  听着儿子随口的话,林子宜不禁一个寒噤,整根脊梁骨都有些发凉。

  “这是从这位时小姐手里夺下来的东西,您请过目。”说着,经理将一个装着白色粉沫的小透明袋双手递到唐峻面前。

  唐峻接过。两条俊眉拧了起来。

  “经理,麻烦你打电话报警,把这两个人交给警察吧。”林子宜看了一眼那包白色粉沫,毫不迟疑地开口道。

  “我根本就没有打算在甜点里面动手脚,是你们冤枉我的,报警又怎么样?我没做过,有什么好怕的。”时宜倒是一副很坦荡的样子。

  要知道,以她的斑斑劣迹,都不知道是第几次进警察局了,以前进去都没有怎么样,更何况这次,她最后什么都没干。

  “总统夫人。这件事情和我没有关系,都是时宜一个人的主意,我完全是不知情的。”郑芯怡则完全不同于时宜的反应,一听到林子宜说报警,她立刻就有些慌了,赶紧替自己洗刷冤情,和时宜划清界线。

  时宜狠狠剜了郑芯怡一眼!

  她们是在国外的一次泳装派对上认识的,因为都是f国帝都人,所以回国后,两人就一直保持着联系。

  原本时宜还以为自己找到了一个知己,没想到郑芯怡这么胆小怕事。

  “有没有关系,你跟警察说吧!不必跟我多做解释。”林子宜看着时宜和郑芯怡。不带任何一丝情绪地道。

  虽然她的面色平静,可是整根脊梁骨却仍旧凉嗖嗖的,完全不敢想如果不是工作人员及时发现时宜的动作的话,那么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经理,麻烦了!我会让我的律师来协助处理这件事情。”

  “不麻烦不麻烦!我们一定会全力配合这件事情的调查的。”

  林子宜对着经理点头淡淡一笑,表示感谢,然后看向小溪和唐峻道,“阿峻,小溪,我们买单回去吧!”

  “嗯。”小溪从椅子里滑下来,主动将手伸给林子宜。

  唐峻看向林子宜的目光温和,点点头。“好,我去买单。”

  把那袋白色的粉沫交还给经理,唐峻护着林子宜和小溪,一起出了包厢。

  ........................................

  一路上,三个人都没有说话,都不同程度的心有余悸。

  “对不起!”最终,是唐峻的声音打破了车厢里的沉默。

  和小溪一起坐在后座的林子宜扬了扬唇,努力让自己一身轻松地道,“时宜是冲着我来的,和你有什么关系,要说对不起,也应该是我。”

  “妈妈。那白色的粉沫是什么?会不会是毒药?”小溪仰头问林子宜道,一双黑亮黑亮的大眼睛里,还残留着一抹愤怒。

  林子宜摇摇头,“时宜就算再恨我们,也不至于傻到想同时毒死我们三个人!所以,那应该不会是要人性命的毒药,可能是会引发身体不适什么之类的吧。”

  即使时宜在十七岁的时候开车撞死过人,后来又在国外又打架,吸毒,被学校开除,但还不至于胆子大到想要毒死人,更何况。时宜那么清楚地知道他们三个人的身份,他们三个人若真出了事,整个时家都会完蛋。

  小溪抿着嘴巴点点头,长长地叹了口气道,“妈妈,以后我们还是尽量在家里吃饭吧。”

  林子宜“噗哧”一笑,这就是典型的吃一堑长一智吗?

  “其实,妈妈不想在外面吃饭,第一是因为外面的食物没有家里的干净放心,第二是因为妈妈现在的身份不允许妈妈随便出现在公共场合,并不是害怕被人在食物里下毒。”林子宜搂着儿子,为了让今天的事情不至于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留下阴影,又继续道,“想要害我们的人,也就只有时宜一个而已,其他的人,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所以同样的事情,肯定不会再发生的。”

  前面开车的唐峻听着林子宜的话,忽然才意识到,她再也不只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厉叶了,自己对林子宜,了解的太少太少,甚至是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哦~好像你说的也挺有道理的,那我就听你的吧。”

  林子宜,“........”

  “对了,阿峻,这件事情不要告诉你大哥。”林子宜突然叮嘱道。

  她能处理好的事情,就不想让唐肃再操心。

  唐峻扯了扯嘴角,从后视境里深深看了林子宜一眼,最后,说了一个“好”字。

  ....................................................

  安氏集团办公大楼,虽然已经接近晚上九点了,可是,谢晓琳却仍旧坐在办公室加班。

  因为不想让父母发现自己的异常,所以。每天,谢晓琳都是早出晚归;为了让自己每天都够忙碌,以至于忙碌到没有时间去想一些不该想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所以,谢晓琳把原本不该属于她的工作,也全部揽到了自己的身上,甚至是吃晚饭,都忘记了。

  在办公室一直忙,一直到快晚上十点,接到谢母的第三个催促她下班回家的电话时,她才收拾了东西,关了电脑,下班回家。

  这个时候下班到家,她的父母也基本休息了,她就不需要在他们面前,强装笑颜。

  站在只有自己一个人的电梯里,呆呆地看着头顶快速变化的数字,谢晓琳脑海里浮现出来的,是某一个晚上,自己也加班到很晚,而那晚,李正正好陪总统先生出访完回国,在办公楼下等了她差不多一个小时,然后,她一上车,两个人便激吻纠缠在一起的画面。

  那时候,她不理所当然地认为,李正是爱她的,如果不爱,为什么可以每次都是干柴烈火,一碰就点着了呢?

  现在才知道,那时的自己,真傻!

  男人就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你若主动送上门了,他们哪里有会拒绝的道理。

  随着“叮咚”一声,电梯停在了一楼,拉回了谢晓琳的思绪,她抬手胡乱抹掉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流出来的凉凉的液体,抬腿想要大步迈出电梯。

  只是,她才动,一阵眩晕感便立刻袭击了她。

  谢晓琳赶紧伸手,撑在电梯门上,才勉强让自己站稳,没有摔倒。

  大概扶着电梯门站了半分钟后,那阵眩晕感才渐渐退去,视线,恢复一片清明。

  拧了拧眉,谢晓琳再次抬脚,出了电梯。

  只是,才走没几步,她便直接朝地板倒了下去.......

  ............................

  总统府里,林子宜看着小溪爬上床,睡着后,亲了亲他的额头,才离开,打算去洗澡。

  不过,才出了儿童房,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林子宜掩唇打了一个哈欠,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来,因为前几天晚上。唐肃都差不多固定是这个时间打电话给她,所以,她看也没看,滑动手机屏幕,接通电话,放到了耳边,懒懒的嗓音温温软软地道,“老公,你忙完啦?“

  电话那头的人听到林子宜软糯而又无比亲昵又依恋的声音,一时怔住了,忘记了开口。

  手机里传来的静默和陌生的浅浅的呼吸频率,几乎立刻便让林子宜意识到,电话那头的人,不是唐肃。

  不由得一囧,拿下手机看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但又不是全然陌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不好意思,请问哪位?”林子宜的声音,恢复了正常,清清淡淡而不失礼貌。

  “是我,安奕泽!”片刻的沉默之后,电话里,终于传来男人加重的呼吸和低沉的声音。

  ——安奕泽!

  如果不是此刻接到这通电话。林子宜几乎快要忘记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叫安奕泽的男人,一个曾经跪在自己的面前,向她求婚的男人。

  “你好!安总,有事吗?”林子宜声音,疏离而客套,不带任何的一丝感情。

  电话那头又是一瞬的沉默之后,低沉的嗓音才又缓缓响起道,“谢晓琳晕到了,现在在医院,我没有她家里的联系方式,所以只好打给你。”

  谢晓琳是林子宜最好的朋友,这一点,安奕泽一早就知道。

  “晓琳晕到了?情况严重吗?”听到谢晓琳出事了,林子宜立刻便紧张了起来。

  “有点糟糕。”

  “能麻烦你把医院的地址告诉我吗?我现在过去。”林子宜什么也顾不得,一心想着的,是谢晓琳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谢晓琳怀孕以及跟李正分手的事情,并没有告诉家里,现在她突然晕倒进了医院,更加不能告诉家里。

  所以,这种时候,林子宜更加不可能丢下谢晓琳不管。

  “好,我发给你。”

  .......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70章 她来了,请别慌!(十三) 附送二哥小剧场-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