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黄金城娱乐 >

第268章 她来了,请别慌!(十一)-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发布时间:2018-08-27 17:1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黄金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67章 她来了,请别慌!(十)-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为什么又突然改变主意了?”

  车上,林子宜搂着谢晓琳看着车窗外发呆的谢晓琳,轻声问道。

  谢晓琳进去手术室的时间,总共不超过二十分钟,因为是无痛人流,麻醉必不可少,不过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结束了手术,而且谢晓琳整个人还那么的清醒。

  谢晓琳缓缓收回投向窗外的视线,看着林子宜回答道,“我害怕!”

  林子宜不禁笑了笑!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谢晓琳最终留下这个孩子,林子宜都不会反对。

  “那就生下来吧!就算没有爸爸,不是还有我这个干妈嘛!”

  谢晓琳笑了,眼泪控制不住地滑了下来。

  “你打算帮我养孩子吗?”

  为了缓解谢晓琳此刻难受的心,林子宜故意忽闪着一双澄亮的大眼睛,由搂着谢晓琳的姿势,改为扒拉上她的胳膊,把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地道,“对呀!对呀!小美人,你就给我这个机会,让我养你们吧!”

  谢晓琳没忍住,“噗嗤”一声,破涕为笑!

  ......................................................

  送谢晓琳回到家,已经不早了。林子宜没有再回商学院,而是直接去接小溪放学,母子俩一起回家。

  为了讨好某个男人,林子宜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某个男人喜欢吃的菜。

  当她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某男人也正好下班回到了家。

  林子宜立刻屁颠屁颠地跑过去,一脸讨好的给他递拖鞋,解围巾,脱大衣。

  一旁的某个小男人看着林子宜那一副没出息的殷勤样子,酸溜溜地翻了个白眼,从沙发上滑了下来,昂首挺胸地踱步去了餐厅。

  “总统先生,今天可是夫人亲自下的厨做了一桌子的菜。”跟在林子宜身后的总管看出林子宜想要讨好唐肃的心思,一脸笑容地道。

  男人扯了领带,正要交给一旁的佣人,一只纤细白嫩的小手已经率先伸了过来,接住了他手里的领带。

  从一进屋就没有拿正眼瞧林子宜一眼的男人淡淡掀眸瞟了她一眼,一个字也没有说,大步朝餐厅的方向走去。

  饭桌上,男人的味口倒是极好,吃了不少,不过,却仍旧是板着张脸,除了自顾自地吃东西,什么也没有干。

  “妈妈,好像有人得罪老爸了耶?”

  林子宜,“.........”

  .......................................................

  吃过晚饭,男人直接回了书房处理公务,林子宜陪了一会儿小溪,自己也开始学习,她落下了少堂课,得赶紧补上来。

  因为看得投入,不知不觉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林子宜看到时间,立刻跑去儿童房看小溪。

  不过,她推开门的时候,小家伙已经呈一个大字躺在床上,舒舒服服地睡着了。

  蹑手蹑脚地走过去,给孩子盖好被子,林子宜关了最后一盏壁灯,轻轻退了出来,然后,又朝书房走去。

  才走到书房门口,林子宜便听到了书里传出来的几声轻咳,还有里面飘出来的淡淡的烟草味道。

  眉头一蹙,林子宜几乎是下意识地便加大了脚下的步子。

  书房里,男人的嘴角正叼着根烟,一双深邃的墨眸微微眯起,盯着电脑显示屏,修长而骨骼雅致的十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敲击着。

  听到熟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男人心念一动,可是,脸上淡然的神色,却没有丝毫的变化,手上的动作,也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林子宜大步走进书房,一眼便看到坐在大班椅里,嘴角叼着根烟在认真工作的男人。

  此刻的唐肃,里面穿着浅蓝色的衬衫,衬衫的扣子解开了两颗,外面,则套了一件薄薄的深咖色v领羊绒线衫,再加上嘴角叼了根烟,微眯着眼睛认真地盯着电脑屏幕的样子,竟然说不出来的慵懒又性感,一个成熟稳重又内敛的男人味道,在他的身上,演艺的淋漓尽致。

  不过,林子宜也只是被迷惑了短暂的几秒,很便又回过神来,大步朝唐肃走了过去。

  一则是唐肃心里对林子宜的余怨未消,二则是他正的正在回复一封比较重要的邮件,不想打断思路,所以,即使知道林子宜已经大步朝自己走来,他也没有抬眸看她一眼,甚至是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分给她一点。

  林子宜直接走到书桌前,直到小腹处贴到书桌的边缘,她才停了下来。

  看着眼前一直叼着根烟完全漠视自己的男人,林子宜一瘪嘴,俯身过去,整个上半身扒在偌大的书桌上,以快得惊人的动作,伸手将唐肃叼在嘴边吸了一半的香烟给抽了出来。

  虽然林子宜的动作确实很快,但唐肃有心的话,还不至于闪不开。

  停下在键盘上如飞的十指,他缓缓转移视线,一双不带任何情绪的深邃墨眸淡淡眸睐了一眼眼前满脸幽怨的小女人,心情顿时变得大好。

  不过,在他那张轮廓分明的俊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丝毫来。

  也只是淡淡的一眼,唐肃便又将目光放回了电脑屏幕上,十根指头继续动了起来。

  “...........”

  狠狠瞪了唐肃一眼,林子宜支撑着自己的身子,离开了书桌,走到几步开外的沙发上,一屁股坐了下来,然后,把脚架在沙发前的茶上,整个人貌似相当惬意地靠进沙发里,最后,她抖着双腿,将那半根‘枪’来的香烟,放进了嘴里,学着某个男人的样子,有模有样的抽了起来。

  书桌后的男人此刻正专心致志地工作。完全不打算将一缕的视线分给林子宜,直到.........一阵“咳咳咳”“咳咳咳”的声音不断传来,男人才倏地抬起头,将视线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投去。

  看到沙发上的林子宜的第一眼,眼人立刻就炸毛了!虽然无法否认,此刻披散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半躺在沙里‘吞云吐雾’的林子宜就是一只魅惑人心的妖精。

  “林子宜,你在干嘛!”

  唐肃霍地从大班椅里站了起来,箭步冲到林子宜面前,一把从她纤嫩如玉的指尖将那只剩下四分之一根的香烟夺了过来。

  林子宜仿佛一个被冤枉的孩子,仰起脑袋,一脸无辜又呆萌看看着眼前这个严厉的‘大家长’道,“抽烟呀!你不看到了吗?”

  唐肃看着眼前的小女人。整颗心都开始酥麻起来。

  “谁让你抽烟的?”

  不过,他的声音,却跟刚才一样又硬又臭。

  林子宜撇嘴,“只许周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有你这样子的总统吗?”

  唐肃看着眼前的小妖精,眸光,抑制不住地开始变得无比的灼热,下一秒,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迅速,长指扣住林子宜的下巴,俯身下去,两片薄唇含住了她的.......

  新鲜的淡淡的烟草味道,在两个人的唇齿之间,迅速地蔓延开来,虽然不喜欢烟草的味道,但是因为这种味道此刻是属于最最心爱的这个男人,所以,连着不喜欢的东西,都变得无比喜欢。

  四处薄唇,火热地纠缠在一起,林子宜双手攀上唐肃的脖子,无比热情地回应他.......

  “唐肃.......”

  林子宜的气息变得紊乱,模糊地轻喃着男人的名字。

  “嗯~”

  微微一扬的语调,带着性感。同样也表明了男人此刻的好心情。

  “我想要...........”

  男人落在林子宜下巴上的吻,顿了一下。

  林子宜的声音,就仿佛电流一般,瞬间穿透了男人的整个身体。

  不过,也只是一下之后,又开始继续,随即,好看的唇角,微微开始上扬。

  “要什么?”

  男人明知故问道。

  林子宜瞪着眼前近在咫尺的俊颜,有种想要狠狠咬他一口的冲动,一张原本就染了酡色的小脸,立刻变得更红了。

  不过,现在的林子宜,已经不再是那么青涩又矜持,毕竟,自己跟眼前的这个男人,还有什么是不能坦诚相待的。

  柔若无骨的小手,从男人平坦劲瘦的腹部,一点点下移,抽出男人系在裤子里面的衬衫,然后,小手精准地摸到质感优良的金属皮带扣,往下滑.......

  只不过,指尖才碰到,还没有握住,她的手腕便被男人干燥湿热的大掌,一把握住了。

  “真的这么想要?嗯---”

  男人的额头抵着林子宜的额头,出口的嗓音,已经暗哑性感的不像话。

  林子宜一双仿佛含着水光般的眸子闪着潋滟的波光望着唐肃,毫不掩饰对他的渴求地反问道,“你不想吗?”

  唐肃笑!

  他要是不想,他就不是男人!

  “身体都好利索了?没有哪不舒服了?”

  林子宜点头,“早就好了。”

  “真的?!”

  “.........”林子宜用无声表示抗议。

  唐肃又笑了!

  这样如饥似渴的林子宜,他还是第一次见。

  但是,却爱的不得了。

  “........那等下,可别求饶!”

  话音落下,林子宜整个人已经腾空........

  .................................................................

  因为太过渴望和隐忍,身体里窜动的浴望,如汹涌的火山一样,一旦喷发,便无法收拾,所以,这场久违的情事,两个人,都几乎耗尽了全部的力气。

  快四个小时后,唐肃搂着林子宜躺在偌大的按摩浴缸里,菲薄的双唇,印在她湿哒哒的发顶。

  身体上的疲惫,比起此刻心底里的餍足与愉悦,远远不值得一提。

  “还想要吗?”

  说这话的时候,不止是嘴角,连男人的眼底,都带了深浓的笑意。

  “........”

  林子宜像是全身被抽筋扒骨的似地软在男人的身上,用装死来表示回应。

  低头睨一眼怀里几乎快要睡着的小女人,唐肃勾唇,一把将她打横抱起,从浴缸里出来,然后扯过浴巾,随意将她裹住,大步出了浴室。

  为林子宜擦干身上的水。吹干她的长发,又胡乱吹了几下自己湿哒哒的长发后,唐肃抱着林子宜,上了床。

  “老公,我爱你。”

  在唐肃以为林子宜已经睡着了的时候,林子宜却忽然低喃道,软糯的声音里,还带着未曾褪去的情-潮。

  唐肃勾唇,伸手关了床头灯,搂紧她,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乖!睡吧。”

  林子宜搂住男人精壮的腰身。往他颈窝里蹭了蹭,沉沉地睡去。

  ..........................

  早上,是小溪在主卧外面用力地砸门,大喊了好几声“爸爸妈妈,着火啦着火啦,快点起床”后,林子宜和唐肃才起了床,洗漱完换了衣服,下楼去吃早餐。

  “我离开京都五天,去东边视察工作。”一家三口,吃早餐的时候,唐肃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什么时候走?”林子宜抬起头来。望着男人。

  “两个小时后。”

  “........怎么不早说?”

  “哎呀!妈妈,老爸早说晚说都是一样,反正你也不会陪老爸去,对吧?”

  男人和女人的目光,齐唰唰地扫向某个嘴里含着一个小笼包吐词有点不清的小朋友。

  某个小朋友呵呵一笑,“老爸,你放心地去吧!我去替你照顾好妈妈的。”

  唐肃,“.......”

  林子宜,“..........”

  ..............................

  m国。

  入夜后的蔷薇庄园,格外格外的安静,如果静下心来的话,甚至是能听到。庄园后面一条小溪的潺潺流水声。

  卧室里,唐飒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便看到叶素素身边一个上了年纪的佣人将小佑抱了过来,恭敬地笑着道,“少夫人,小少爷像是饿了,两只手小拼命地往我胸前抓,应该是要喝奶了。”

  唐飒一边抹着手上的润肤乳,一边看着佣人怀里两只小爪子乱抓的小家伙,清丽的眉眼里,透着的尽是一个母亲明媚而柔和的气息。

  点点头,快速将手上的润肤乳抹匀之后。穿着真丝睡袍唐飒朝小家伙伸出两只细腻润滑的纤纤玉臂,将小家伙从佣人怀里抱了过来,看着怀里的孩子,满眼掩饰不住的宠溺地道,“你个小吃货,今天都吃了多少顿了?”

  “咿.....呀.......”小家伙看到抱自己的人换成了唐飒,知道立刻就有得吃了,高兴的手舞足蹈,小嘴里不停地吐出泡泡来。

  “小少爷能吃,吃了长肉,少夫人您看,这才半个月。小少爷脸上的肉都多了不少了,重了好几斤呢!”五十多岁的佣人眉开眼笑地道。

  唐飒笑着点点头,一边抱着小佑往沙发前走,一边问道,“妈和阿衍还在书房开会吗?”

  “是呀!还在书房里,没见出来。”

  唐飒淡淡点头,已经在沙发里坐下,一只手抱着儿子,一只手去解睡袍的带子。

  “少夫人,我在门外候着,您要有事,就叫我。”见唐飒正要喂奶,佣人恭敬地点。

  “晚了,你去休息吧,我这里没事了。”唐飒道。

  佣人点头,“好的,少夫人。”

  在佣人退出去关上门的时候,唐飒解开了睡袍,还没等她去喂小家伙,小家伙的两只小爪子已经一把抓住了自己的‘奶瓶’,嘴巴蹭过去,含进嘴里,心满意足地吸-吮了起来。

  唐飒看着怀里急不可耐的儿子,不禁扬唇笑了。

  回到蔷薇庄园半个月了,因为精心照料,再加上原本小佑体质不错,所以小家伙恢复得非常快,身体上的伤已经好的七七八八,只有被烟蒂烫过的地方,疤痕还很明显。

  不过,因为有上好的祛疤药,再加上孩子生长发育快,医生说,大概半年左右的样子,孩子身上的烟疤就会消褪。

  唯一的就是,孩子的身体。受毒品侵害较深,时不时地便会受到毒瘾发作的折磨。

  为了增加孩子的抵抗力,原本没有一点奶水的唐飒请来了催乳师,硬是要自己给小佑喂奶。

  刚开始那几天的时候,为了让孩子能喝到母乳,那残忍的一幕幕,厉默衍都有些看不下去,让唐飒不要亲自喂小佑母乳了,让奶妈喂也是一样的。

  不过,唐飒没理他,只赏了他一记白眼。

  一个星期后,唐飒的乳腺才全通了,在催乳师和营养师的帮助下,唐飒的奶水也变得很足,现在,已经完全能满足小家伙的需求了。

  小家伙嘴巴不停地吮着,两只亮晶晶的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唐飒,时不时咧嘴对着唐飒笑一下,然后又捧着‘大奶瓶’继续吮。

  看着怀里的儿子,唐飒实在是忍不住抬手去轻轻戳了戳他肉嘟嘟白嫩嫩的小脸蛋,“告诉妈妈,你傻笑什么呢?”

  才两个月不到的孩子,哪里会张嘴说话,不过,小佑却是听懂了唐飒的话一样,一边用力吸-吮一边从鼻子里发出一个“嗯”的音符来回应她。

  唐飒笑了,“看你这色咪咪的小样儿,跟你爸有得一拼。”

  “我对自己老婆色,那叫天经地义!”唐飒的话音才落下,卧室的房间就被推开,然后,厉默衍轻扬而醇厚的嗓音响了起来。

  唐飒抬眸嗔了一眼朝自己大步朝过来的身高腿长的男人,“.......”

  厉默衍大步来到沙发前,然后紧挨着唐飒一屁股坐下,一只手搂过她的肩膀,头凑过去,薄唇在唐飒额际的发丝亲了亲,又低下头去亲了一下唐飒怀里正在‘吃饭’的小家伙,然后,一双含笑的深邃眸子看着小家伙道,“你这么色咪咪地看着我老婆干嘛,不许看!”

  说着,厉默衍的大掌已经伸过来,直接遮住了小家伙的视线。

  唐飒,“.........”

  就在唐飒想翻白眼的时候,厉默衍的另外一只大掌,已经相当不老实地探进了唐飒的睡袍,拉下了她睡裙另外一边的肩带.......

  “干嘛?”

  胸前一凉,看到厉默衍往自己另外的一侧胸前凑近的头,唐飒赶紧去推他。

  只不过,才碰到他的头,她纤细的手腕已经被一只温热干燥的大掌给扣住,然后,厉默衍的头继续压下去,含住了另外一边的‘大奶瓶’,模糊着一正正经地道,“不能专门只给儿子享受,我也要.......”

  唐飒看着胸前的一大一小两颗脑袋,净白的脸色‘唰’的一下就红了,身体里。无数细细麻麻的电流迅速地窜流而过。

  “厉默衍,你怎么这么无耻!”唐飒的声音,都是酥麻的。

  “嗯!我就是这么无耻....”厉默衍模糊的声音,认真又性感。

  唐飒看着他那风华绝代的侧颜,简直是欲哭泪,竟然当着孩子也乱来!

  正当她想着要怎么样推开胸前的这颗大脑袋的时候,一声闷闷的“啪”,在空气中响了起来。

  原来,是小家伙不满了,一巴掌狠狠地甩在了厉默衍的脸上。

  儿子甩在脸上的一巴掌,让厉默衍松了嘴,从唐飒的怀里抬起头来,然后又收了遮住小家伙视线的手,眯着双狭长的美眸睨着仍旧吮的欢快的小家伙,“谁给你这么大的胆,老子都敢打?嗯~”

  唐飒,“.........”

  话该!

  小家伙看着一脸“凶神恶煞”的厉默衍,好像知道自己干了坏事似的,立刻便往唐飒的怀里拱了拱,躲了起来。

  “躲也没有。”厉默衍曲指轻轻弹了一下小佑的头,警告道,“下次别这么嚣张了,对你老子要孝训,孝训。懂吗?”

  小家伙这回直接闭上眼睛,不理某人。

  唐飒笑,拢了拢自己的睡袍,突然想起什么事情,对着厉默衍道,“还有半个月是爷爷八十大寿,我想回去一趟。”

  虽然厉默衍并不知道,还有半个月就是唐老爷子的八十大寿,不过,他却是没有丝毫诧异跟犹豫地点了点头,“好!我们先去一趟y国的首都,然后,我陪你回f国。”

  “你可以吗?”唐飒微微错愕,带着惊喜。

  厉默衍当然知道,唐飒简单的四个字里,所包含的意思是什么。

  “难道你不想?”

  唐飒抿着唇耸了耸眉,她当然不是不想,只是不希望厉默衍因为自己,而冒任何一点点的风险。

  厉默衍大掌扣住她的后脑勺,唇凑过去,吻了吻她的眉心,“放心吧!以后,你是光明正大的厉太太。”

  唐飒点头,“嗯”了一声,满满幸福的意味,藏都藏不住。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69章 她来了,请别慌!(十二) 赠送李正小剧场-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