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黄金城娱乐 >

第267章 她来了,请别慌!(十)-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发布时间:2018-08-27 17:1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黄金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66章 她来了,请别慌!(九)-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谢晓琳进了咖啡店,这个点,大家都差不多在吃午饭,咖啡店的人并不多,但是谢晓琳却还是下意识地往最角落里的位置走去。

  李正大步跟上她,在离她还有一步远的距离时,习惯性地想要去牵她的手。

  不过,手伸出去,在就要碰到谢晓琳的手时,又堪堪顿住了。

  在空中停留了三秒后,李正的手又收了回来,原本就没有什么亮光的双眸,黯然更浓。

  谢晓琳走在前面,自然没有注意到李正的动作,她径直走到最角落里安静的位置,却并没有立刻坐下,而是等着李正。

  李正看到谢晓琳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身影,明白她是在等自己过去,停下的步子,又立刻迈开,大步过去。

  “要喝点什么?”来到谢晓琳的身边,李正努力扬了扬唇角问道。

  可是,即使他再怎么努力掩饰,嘴角的笑容,也不复往日的明朗与快活,反而沉重的仿佛挑着千万斤重担,随时都有可能被压垮一样。

  谢晓琳这才抬起一双哭得红肿的双眼看向他,一双澄澈又猩红的大眼睛里,倒是显得很平静,至少,比李正这些天来相像纠结的,要平静的。

  也只是深深地看了李正一眼后,谢晓琳便收回了视线,然后,坐在了单人沙发里。

  她发现,李正瘦了,而且,眼睑下的青色,有点重。

  “柠檬水就好。”谢晓琳淡淡地回答道。

  因为有了身孕的缘故,她下意识地选择不喝任何对胎儿有刺激的东西。

  “好。”李正点头,去吧台给谢晓琳要了一杯柠檬水,又给自己随意点了一杯咖啡。

  回到位置上。李正把柠檬水放到了谢晓琳的面前,不去看她,只低垂着双眸道,“温的,喝吧。”

  谢晓琳点头,很平静地端起水,轻抿了一口。

  其实,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当知道了这么多,而且等待了这么多天后,她再面对李正,竟然可以做到如此的平静。

  或许,是她不想让李正认为,自己是一个泼妇。

  又或者。是受到了林子宜的影响,决定做一个优雅又大气的女人。

  更或许,是她真的很想将李正留在自己的身边。

  “这些天.......”

  “晓琳.........”

  两个人的声音,不经意间同时响起。

  两个人又同时抬眸,看对方一眼。

  不过,也只是一眼后,李正便匆匆垂下了双眸,左手随意地搭在交叠的双腿上,而右手则把玩着左手上的机械腕表。

  谢晓琳知道,那是他有心事的时候,才会有的下意识的小动作。

  “你先说吧。”片刻的沉默后,李正开口道。

  谢晓琳一瞬不瞬的看着李正,发现他对自己视线的故意的躲避,心里,就像是被针尖不断地扎着一样,一阵阵的刺痛,让她的呼吸都变得沉重。

  眉心一拧,谢晓琳再次湿了眼眶,不过,她却拼命忍住,没有让泪水掉下来。

  撇开视线,谢晓琳看向窗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后,才开口问道,“这些天,你在干嘛,为什么我打你手机,你要不然就是不接,要不然就是敷衍我?而且,还一直躲着我,不见我!”

  李正抬眸,再次看向对面的谢晓琳。

  他发现,十多天不见,她的下巴都变尖了,脸色也没有以前那么好了。

  “回答我呀!”

  良久,都等不到李正的回答,谢晓琳蓦地回头,看向李正,声音,也因为愤怒,拔高了两分。

  即使她再怎么想要自己平静下来,再怎么想让自己看起来优雅又大方。但这一刻,她真的再也克制不住了。

  她的世界,在摇摇欲坠,她快要疯了,被对面这个男人,逼疯了!

  而她却还tm的努力要装什么狗屁优雅大方。

  “晓琳,对不起!”这一次,李正没有再垂下双眸,也没有再回避谢晓琳愤怒的目光,而是直直的面对她。

  说着,李正的右手伸进大衣的口袋里,掏出钱夹,从里面抽出一张银行卡来,然后,将那张银行卡,在谢晓琳震惊又无比愤怒且悲凉的目光下,缓缓地推到了谢晓琳的面前。

  “这是我........对你所有的补偿,密码......是你的生日。”再开口,李正的声音,已经变得有几分嘶哑,虽然,他已经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

  “........什么意思?”谢晓琳眼里的泪水,在这一刻,仿佛凝固了,忘记了要流下来,只是,她的声音却在发抖。

  李正的目光,落在了谢晓琳面前的那杯柠檬水上,不敢再去看谢晓琳。

  “我和芯怡,很快就会结婚了.......”李正的声音,忽然顿住,仿佛是用了最大的勇气和最后的力量,才又继续道,“以后,我们不要再联系了。”

  谢晓琳对面的李正,看着看着,视线再次彻底模糊掉了,泪水,如两行溪流般,悄无声息地流下。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努力的克制着自己,克制着自己不要像一个疯子一样,在大庭广众之下,吼出任何难听的话。

  双手用力,握紧成拳,不长的指甲,掐进掌心的肉里,甚至是有血丝冒了出来,可是,谢晓琳却完全感觉不到疼。

  “我算什么?我们在一起快两年了!那我算什么?”谢晓琳透过模糊的泪眼,一瞬瞬地盯着李正,努力了良久之后,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李正收回手,将钱夹放回大衣的口袋里,嘴角,看似漫不经心地一扯。然后深吁口气,像是解脱一样,浑身都轻松了似地道,“只是在一起两年罢了,结了婚都还可以再离婚,更何况,我们只是男女朋友而已,谁都有再选择的自由跟权力。”

  “我问你,在过去的快两年的时间里,我算什么?”谢晓琳却仿佛听不懂李正的话一样,执着的要一个答案。

  只是,她也不知道,她自己想要的答案,究竟是什么。

  是想听他说。以前他爱过她,只是现在突然又不爱了。

  还是想听他说,他从来没有爱过她。

  又或者,听他告诉她,他离开她,是有苦衷的。

  可是,李正却是什么也没有回答,只是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谢晓琳道,“结婚的时候,我会发请帖给你,如果你愿意来,我和芯怡会欢迎。”

  话落,李正没有再多留,毫不犹豫地迈开双腿,大步离开,身影格外的绝然。

  “李正,你tm混蛋!”

  谢晓琳最终克制不住地怒吼出口,一把抓起桌上的银行卡,朝李正砸了过去。

  可是,李正却那样走了,一点要停下来看谢晓琳一眼的意思都没有。

  看着李正大步消息的身影,谢晓琳再也控制不住地埋头,嚎啕大哭起来。

  咖啡店里的其他客人和店员都朝谢晓琳的方向看过来,不过,年头,小情侣之间吵架分手再司空见惯不过,也没有什么好看的。更加不值得有什么好奇的。

  所以,大家也只是看了谢晓琳一眼后,便又收回了视线。

  有好心的女店员走了过去,把那张被扔在地上的银行卡捡起来,放回谢晓琳的面前,还安慰一句道,“和男朋友分手,没什么大不了的,他还给你钱算补偿,算不错了。”

  看着只顾着嚎啕大哭,根本没有要理会自己的谢晓琳,女店员挑了挑眉,识趣的离开了。

  ..............................

  另外一边,林子宜到了章台殿,才下车走了两步,口袋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拿出手机,看到是谢晓琳打过来的,林子宜几乎是立刻便接通了电话。

  “晓..........”

  “呜呜呜.......子宜,我被甩了,我被李正甩了,他不要我了,不要我了.........”

  林子宜才张嘴,电话里,便传来了谢晓琳的嚎啕大哭声,听得林子宜一颗心都被揪了起来。

  “晓琳,你在哪?”

  林子宜顾不得其它,调头就又往回走,自己一把拉开车门,又钻回车里。

  “刚才的咖啡店,不过我现在打算去医院。”

  ——去医院?!

  林子宜懵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

  “晓琳,在那里等我,哪也别去,我马上过去!”一想到谢晓琳很大可能是去医院拿掉孩子,林子宜有点慌,再次叮嘱道,“千万要在那里等我。”

  挂断电话,林子宜吩咐司机,立刻回刚才的咖啡店。

  司机听出林子宜声音里的急切和紧张,二话不说,立刻点头,将车子又往刚才的咖啡店开去。

  .................................

  车子开出去十几分钟,林子宜的手机又响了,以为是谢晓琳,拿出来一看,是唐肃。

  “听说你来了章台殿,脚才沾地就又跑了?!”电话一接通,手机里便传来男人低低沉沉的疑问声,带着淡淡的不悦。

  “.........我有点急事要处理。”

  因为怕唐肃在忙,林子宜去章台殿,并没有提前通知他,想必是她到了之后,有人通知了唐肃。

  “什么急事?”

  “.........”林子宜眉头拧了拧,欲言又止,“你先忙吧,晚上回家再跟你说。“

  唐肃,“..........”

  “自己小心点!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

  “嗯,我知道。”

  即使知道电话那头的男人看不到,林子宜还是扬着唇角点了点头,在这样寒冷的严冬里,心里被一阵阵暖流填的满满的。

  .......................

  车子一在咖啡店外停稳,林子宜便火急火燎地下了车,冲进咖啡店里。

  好在这个时候,咖啡店里的客人很少,没什么人注意到冲进店里的林子宜。

  在店里逡巡一圈,林子宜很快便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发现了像个木偶般正望着窗外发呆的谢晓琳。

  林子宜箭步过去,二话不说,在她的身边坐下,将她拥进怀里。

  这种时候。什么安慰,都是苍白多余的,给一个肩膀让谢晓琳可以倚靠,才是最实际的。

  林子宜抱紧她,一只手轻抚着她的后背,很坚定地告诉谢晓琳道,“晓琳,不管你的打算是怎么样的,我都支持你。”

  谢晓琳缓缓从林子宜的怀里退出来,一双肿的跟两颗大葡萄似的眼睛愣愣地望着她,长长的睫毛上,还盈着细细的泪珠。

  “子宜,我想去医院,把孩子拿掉。”

  说着。谢晓琳眼里的泪,又涌出来,往下掉。

  林子宜抬手去给她擦眼泪,点头,“好,我陪你去。”

  当初她怀上小溪的时候,也曾想去医院把孩子流掉,但是医生告诉她,她的子宫壁比一般人的要薄,如果做流产的话,以后受孕的机率会很低,甚至是她以后都没有机会再做母亲。

  因为医生的话,林昊天让她留下孩子,而在那之后,她曾一度患上了重度的抑郁症,几年的时间里,每周都要看心理医生,后来小溪出生,看着越来越可爱的孩子,她的抑郁症才慢慢好转,到后来小溪快三岁的时候,她才算是彻底地恢复了。

  那时候,她完全不知道小溪的爸爸是谁,怀上小溪,只是一次意外,所以,完全不会悲伤难过,但现在谢晓琳的情况跟她当时完全不同。

  不管李正是因为什么原因,为了另外一个女人而抛弃谢晓琳,都是不可原谅的。

  谢晓琳如果把孩子生下来,以后,只会让大家都痛苦。

  既然李正那么绝情绝义,谢晓琳又何必为了他,承受当初比她更多更深的痛苦。

  ....................................

  陪着谢晓琳来到医院,挂了妇产科的号,当谢晓琳对医生说,是要做人流的时候,医生深深地看了谢晓琳一眼,什么也没有说,拿起笔给她开了一检查间单,让她们去缴费做检查。

  林子宜不可能在医院里肆无忌惮地到处跑,所以叫来了司机,让司机帮忙去缴费什么的。

  等司机缴完费,林子宜拿了检查单,陪着谢晓琳去做相关的检查。

  妇产科另外一间主任的诊室里,付辛博向妇产科的主任咨询了点几个问题,当他出来的时候,一眼便看到了正跟在谢晓琳的身后走进妇科检查室的林子宜。

  虽然林子宜戴着绒线帽子和墨镜,可是付辛博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来。

  ——林子宜怎么会在医院?!还进了妇科检查室?!

  想到自己马上有一个手术会诊,付辛博也来不及去其他的妇产科医生那里问一遍,林子宜到底怎么哪,只是边大步往电梯的方向走办掏出手机打给某个男人。

  “什么事?”电话响了好几声,接通后,唐肃没有任何情绪的声音传了过来。

  “没什么,我刚看到你们家的唐太太正在医院的妇产科做检查,告诉你一声!”末了,付辛博又补充一句,“你要是知道的话,就当我什么也没有说。”

  电话那头的唐肃好看的眉头一拧,什么也没有再说,直接挂断了电话。

  妇科检查室里,林子宜正站在淡蓝色的帘子外等候做检查的谢晓琳,听到手机响,拿出来看了一眼,又隔着帘子看了看谢晓琳,然后大步出了检查室。

  “你跑医院妇产科去干嘛?”

  林子宜,“..........”

  怎么他又知道了?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正当林子宜开口想要解释的时候,电话里男人担忧又急切的声音紧接着又传了过来,只着着他继续道,“不舒服为什么不告诉我,要一个人跑去医院?”

  “..........”林子宜想开口解释,但心里萦绕着的暖流,让她一时竟然什么也不想说。

  “说话呀!”没有听到林子宜的声音,唐肃更急了。

  “不是我!是晓琳。”怕唐肃担心自己,林子宜简单的解释道,“她有了李正的孩子,但就在中午的时候,李正说他要娶别的女人了,不要谢晓琳了,所以........”

  “所以你在医院陪她做流产手术?!”男人的声音,听起来相当的不悦。

  林子宜蹙眉,点了点头,“嗯。”

  “林子宜,回家再收拾你!”

  话落。男人没有再多说一个字,直接挂断了电话。

  林子宜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嘟嘟嘟”的盲音,却一点恼怒都没有,反而是丝丝的甜蜜,不断地萦绕在心头。

  她知道,她这样到处乱跑,唐肃只是在担心她而已。

  ........................................

  章台殿的总统办公室里,男人沉着脸将手里的手机扔回到办公桌上,正当他低下头看文件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叩响了。

  “进来。”

  男人的声音里,还带着刚刚的余怒。

  站在门口的李正得到允许,深吁了口气,将自己的状态调节到正常模式后,才迈开脚步走了进去。

  “阁下。这是国防部制定的跟三国在太平洋联合军演的方案。”

  坐在大班椅里的男人像是没听到李正的话一样,等看完了手上的文件,“哗哗”在文件的右下角签下自己的大名之后,才掀起双上眸,深深地看了李正一眼。

  不过,也只是一眼之后,便收回了视线。

  李正被唐肃这一眼看得全身都有些发麻,不过,他大概能猜到,唐肃为什么会拿那样从未有过的怪异目光看他,所以,他低下了头去。

  “放下吧。”

  “是。”

  李正走近那偌大的办公桌,将手里的联合军演报告放在固定的位置,然后退开一步。恭敬地道,“阁下,要是没其它吩咐,我先出去了。”

  唐肃没有出声,只淡淡颔首,继续认真的看着文件。

  李正低头行了礼,转身大步往外走。

  “谢晓琳在医院做人流,如果是你的,就去看一下。”唐肃的声音,是告知,也是一种命令。

  李正的私生活怎么样,他不该管,也不想管,但是,他得顾及林子宜的情绪。

  快要走到门口的李正,脚步倏地顿住,整个大脑,像是爆炸了一般,‘轰’的一声,瞬间一片空白。

  足足愣了五秒之后,李正才回过神来,转头望着仍旧在认真看文件的男人,问道,“哪家医院?”

  “去问付辛博。”唐肃不咸不淡地甩给他五个字。

  待唐肃的话音落下,李正甚至是来不及说一声“谢谢”,拔腿就冲了出去.....

  ...............................

  医院里,谢晓琳已经做完了所有的检查,检查结果显示一切正常。可以安排人流手术。

  就在进人流手术室前,林子宜紧紧地握住了谢晓琳冷得跟冰似的手。

  “晓琳,你真的决定了,不会后悔,对吗?”林子宜看着谢晓琳,目光沉沉地问道。

  谢晓琳已经不止是她的好朋友,好闺蜜,已经像是她的亲人一样,成为了她生命中的一部分,即使林子宜清楚地知道,留下这个孩子会带来多少的痛苦跟麻烦,但是,她还是想最后问谢晓琳一句。

  谢晓琳也看着林子宜,目光沉寂如死水般。

  她迟疑片刻之后,点了点头。

  “那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说着,林子宜抱了抱她。

  “好。”

  ......................

  李正风驰电掣地冲到医院妇产科,抓住一个前台的护士问人流室在哪。

  护士看到身形高大挺拔又帅气,看起来特别有男人味的李正,格外热情地告诉了他人流室的具体位置。

  得到答案,李正箭步便朝人流手术室的方向冲去,期间,还撞到了两个人,但是他连“对不起”忘记了要说,一时招来了不少的白眼。

  待他冲到人流手术室外,看到的,却只是坐在外面长椅上的林子宜。

  林子宜听到动静,侧头望去,看到停在数米之外,跑得满头大汗气息不稳的李正,眉头不禁拧了拧。

  做为好朋友,李正这般辜负了谢晓琳,林子宜确实应该替谢晓琳狠狠地出口气,把李正暴打一顿或者骂得狗血淋头,更或者直接吹吹枕边风,让唐肃把他给炒鱿鱼,更夸张的,林子宜可以在唐肃面前撒娇卖萌,让李正一家人都从此不好过。

  不过,这一刻,看着眼前的李正,她所有的念头,都烟消云散了,甚至是连质问李正一声的欲望,都没有了。

  谢晓琳已经躺上了手术台,一切,也已经无法挽回了。

  “晓琳呢?”李正冲到林子宜的面前,染了猩红的双目里,带着慌乱跟哀求,“夫人,晓琳呢?她在哪?”

  透过墨镜,林子宜深深地凝视着几乎要跪在自己面前的李正,莫名间,微微湿了眼眶。

  “夫人......”李正单膝跪在了林子宜的面前,声音都带了一丝的颤抖。

  林子宜努力压下心中的难受,想要开口的时候,手术室的门。“吱呀”一声,被从进而拉开了。

  两个人同时侧头朝手术室的门口看去,从手术室里走出来的,正是脸色苍白如纸的谢晓琳。

  李正豁地起身,冲向谢晓琳,一把扣住她的肩膀,压抑的嗓音低吼道,“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谢晓琳看着眼前的李正,笑了,苍白的小脸上,尽是嘲讽的意味。

  “是不是告诉了你,你就会回到我的身边,然后绝情的抛弃你的小青梅?!”

  李正扣紧谢晓琳的双肩,猩红的双目,深深地凝视着她,可是,却久久给不出答案。

  谢晓琳嘴角扯了扯,心底,最深最痛的苦涩,无限的蔓延开来。

  哪怕是这种时候,一句骗她的话,李正都不愿意说。

  用力拨开他扣住自己双肩的手,谢晓琳看向几步开外的林子宜,“子宜,手术做完了,我们走吧。”

  林子宜点头,走过去扶住谢晓琳,“好,我送你回去。”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68章 她来了,请别慌!(十一)-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