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黄金城娱乐 >

第264章 她来了,请别慌!(七)-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发布时间:2018-08-27 17:1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黄金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63章 她来了,请别慌!(六)-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林子宜接了小溪,然后,直接带着小溪去了章台殿。

  来到章台殿,仍旧是李正下来接的他们母子俩,也不知道是不是唐肃吩咐过了,李正见到林子宜,不再是叫“林小姐”,而是笑得一脸开心而又恭敬地叫她“夫人”,章台殿其他的工作人员,见到她,也都改了称呼,都是叫她“夫人”。

  虽然在总统府里,她已经习惯了被叫做“夫人”,但这里是章台殿,是整个f国权力与政治是象征,被章台殿的人叫做“夫人”,每一声,都叫得林子宜心里充满了甜蜜,同时,又有一钟战战兢兢,因为,她怕,怕自己做不好这个总统夫人,怕因为自己而使唐肃这个受民众爱戴的总统先生形象受损。

  林子宜跟每一个向她行礼的工作人员友好而亲切的打招呼,所有的言语跟动作,自然又大气,丝毫都不娇柔做作。等进了专用电梯,电梯门缓缓关上之后,林子宜在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妈妈,你刚才好像有点紧张哦!”狭小而安静的电梯空间里,小溪乐呵呵的声音响起。

  “.......”林子宜睨小溪一眼,没理他,而是看向站在靠电梯门口的李正,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道,“李副官,我和阿肃已经领证了,什么时候轮到你和晓琳呀?”

  李正笑笑,眼里看不出太多情绪地回答道,“我们还不急,等再过段时间吧。”

  林子宜点点头,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她跟李正见面的次数虽然多,可是,她却并不了解李正这个人,此刻,更是猜不透他的想法,也完全看不出来,李正对谢晓琳,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感情,毕竟是两个人的事情。

  就像当初,安奕泽追求她,而谢晓琳也一个劲地劝自己跟安奕泽在一起,虽然那里后也犹豫动摇过,可是最后,她却还是拒绝了。

  如果当初她没有拒绝安奕泽的话,又怎么会有现在的幸福和快乐!

  所以,失掉眼前的,一定会有更好的在后面等着你。

  “李叔叔,我干妈那能能干又漂亮的女人,你要抓紧时间,赶紧把我干妈娶回家呦,要不然,别的男人把她娶走了,你会后悔的。”小溪拿出个棒棒糖放进嘴里,口齿不清地说道。

  李正像是面对长辈的教诲般,竟然笑着点了一下头道,“我知道。”

  林子宜,“.......”

  真不知道,小溪这孩子跟谁学的,有时候说话,竟然像个小老头一样。

  ........................................................

  来到唐肃的办公室外,因为没有人告诉她,正有几个部长在唐肃的办公室里,所以,林子宜叩了叩门,然后,直接推门而入。

  “老爸。”小溪有些兴奋地叫了一声。

  林子宜抬头朝办公室里望去,才发现,唐肃正和几个大臣在会议桌前开会,而几个大臣听到声音,皆是朝门口的方向看了过来。

  “夫人。”看到林子宜,几个大臣皆是微笑着。态度温和又恭敬地和林子宜打招呼。

  林子宜看了一眼背对着门口方向坐着,回过头来看她的唐肃,尔后看着几个大臣扬唇一笑,有些抱歉地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们在开会,你们先忙,我和小溪先去外面等。”

  “不用,夫人,事情已经商议完了,我们马上就出去。”其中一个两鬓斑白的大臣谦和地道,林子宜记得,他是教育部的部长。

  对着林子宜说完,教育部的部长又看向唐肃道。“阁下,我们会按照刚才您的想法去执行,如果没有其它什么吩咐的话,我们就不打扰您和夫人了。”

  唐肃淡淡颔首,将指尖的香烟摁灭在会议桌上的水晶烟灰缸时在,“去忙吧。”

  “是,阁下。”

  几个大臣对着唐肃点头,然后,恭敬地离开,在经过林子宜和小溪的时候,又对着林子宜礼貌地点头微笑。

  待所有的大臣出去后,林子宜狠狠嗔了朝自己走过来的唐肃一眼,在他伸手过来,想要牵她的手的时候,林子宜却避开了。

  她走到刚才的会议桌前,盯着桌上的水晶烟灰缸,数了数里面的烟头,一共有三个,再来到办公桌前,办公桌上面,也有一个烟灰缸,里面静静地躺着五个烟头。

  “妈妈,你干嘛?”小溪一脸不解地问道。

  林子宜看一眼儿子,“检查一下,某人有没有听话。”

  小溪黑溜溜的大眼睛一转,明白过来后,很是同情地看了某个大男人一眼,又贼兮兮地笑了笑,然后,跑到休息区的展示柜前,那里,放了一架战斗机的模型,认真的观看了起来。

  唐肃一笑,一只手兜进裤子口袋里,大步走到林子宜的面前,完全不顾在场的儿子,另外一只手去挑起林子宜的下颔,低头就要去吻她。

  只不过,他的唇却并没有落在林子宜的唇上,而是落在了林子宜的掌心里。

  林子宜及时抬手挡在了自己的嘴巴前,嫌弃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道,“全是烟味,讨厌死了。”

  唐肃唇角一勾,扒拉开她的手,直接吻了下去,而且,带着惩罚性的在她的唇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

  因为有小溪在,唐肃没有太过份,咬了林子宜一下,又吮了一圈之后,就放开了林子宜。

  “没办法,抽习惯了。”

  林子宜红着脸狠狠瞪他一眼,没收会议了会议桌上唐肃的香烟跟打火机,然后,低头从自己的包包里搜出两盒薄荷糖来,放到他的办公桌上。“想抽的时候,就吃一颗薄荷糖。”

  “要是没用了?”

  “那就吃两颗。”

  唐肃无奈地笑了,不再跟林子宜讨论这个话题,反正,他想要抽的时候,自然会有人给他送上香烟跟打火机。

  “就这么想我,我都快下班了,你还特意跑来。”唐肃说着,拿过了一盒薄荷糖,打开拿了一颗扔进嘴里。

  是咖啡味道的,感觉还不错!

  看到唐肃对自己选的薄荷糖似乎挺满意,林子宜眼里闪过一抹皎洁地亮光,“爷爷说,今晚让我们回大宅吃晚饭。正好今天唐峻也出院,说是一起庆祝一下。”

  “爷爷亲自给你打的电话?!”

  林子宜点头,“对呀!”

  唐肃笑,笑容俊逸而迷人,走到衣架前,拿过自己的大衣穿上,林子宜见他真的打算下班了,也跟着走过去,拿了他的围巾,然后踮起脚尖,给他围好。

  唐肃欣长挺拔的身影老老实实地站在那儿,任由林子宜摆弄自己,抬手揉了揉她的长发,“什么时候你跟爷爷的关系这么好啦?他不打给我,反而直接打给你?”

  林子宜一边给他系围巾,一边瞟了他一眼,“吃醋啦?”

  “哈哈哈.......”唐肃笑了起来,笑声是从未有过的爽朗欢快,“有点。”

  林子宜给他系好了围巾,又去给他扣大衣的扣子,嗤他道,“那你自己去跟爷爷说,告诉他,你吃醋了。”

  唐肃看着眼前明丽动人的小女人,忍不住伸手不轻不重地掐了把她的脸蛋。

  虽然林子宜很瘦,但是脸上还是有肉的,而且,格外滑嫩。手感说不出的好。

  “我发现,唐太太真是越来越精明奸诈了。”

  林子宜一笑,“谢谢唐先生夸奖,我会继续努力的。”

  唐肃笑了,现在的林子宜,就像一颗蒙尘的稀世珍宝,突然身上的尘埃被一点点地抹去,开始绽放出绚烂夺目的光彩,又怎么能让他,不越来越爱,越来越离不开.......

  ........................................................

  唐家大宅里,当佐玲知道林子宜已经和唐肃登记结婚,正式成为了总统夫人,成为了唐家的长房长媳后,几乎气的咬牙切齿。

  跟唐鼎年在一起这么多年,佐玲自然知道,一旦成为了唐家认可的长房儿媳妇,就会立刻拥有千亿身家。

  当年唐肃的母亲景玥嫁给唐鼎年,分走了唐鼎年的一半身家,景玥死后,名下所有的资产,包括她嫁进唐家时,景家给她的所有嫁妆,全部归唯一的儿子唐肃所有。

  而景玥名下所有的资产加起来,比起唐鼎年,只多不少。

  后来,老爷子偏爱唐肃这个嫡孙,将名下的资产,又给了唐肃不少。

  又加上这些年来,梅州替唐肃打理生意得当,唐肃名下的资产,早就不知道翻了多少翻,比起唐鼎年来,唐肃的资产,不知道要多多少。

  如今,林子宜成为了唐肃合法的妻子,唐家的长房长媳,唐肃名下一半的资产,就会转给林子宜。

  所以,林子宜顷刻之间,便成为了千亿大富豪。

  再想想自己,因为当初跟唐鼎年在一起的时候,名不正言不顺,更加没有得到唐家任何人的认可,所以,至今以止,她没有分到唐鼎年或者唐家任何一分的资产。

  一想到这里,佐玲便气不打一处来。

  想到如果唐鼎年挂掉了之后,说不定财产的大部分,还要分给唐肃这个长子,佐玲就更加气愤加郁闷了。

  “你说,这个林子宜怎么就这么有本事,干了那样的事情,阿肃差点死在她手上,还好意思回来!而且一回来就把老爷子跟阿肃哄的团团转,没两天就哄着阿肃去领了结婚证!你说阿肃堂堂一个总统,怎么就这么听林子宜的话。”佐玲不敢当着老爷子的面说,但是不说逼在心里又特别特别的难受,所以,只能当着唐鼎年的面嘀咕。

  正在看文件的唐鼎年一听佐玲这话,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将手上的文件一甩,拧着眉头看着佐玲冷声道,“阿肃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操心,你把你该做的事情做好就行。”

  佐玲看着唐鼎年那难看的脸色,还有他对自己的冷言,心里一时觉得委屈得很,立刻便红着眼眶一副楚楚动人的样子控诉道,“我嫁给你二十多年,在这个家里,除了儿子是真心待我的外,你们唐家的人,有哪个是有一天真心待我的?”

  说着,佐玲的眼泪便开始大颗大颗地往下掉,她抬着泪眼望着唐鼎年,继续道,“现在,我怎么着也是算是唐家的一份子吧,好歹也算是阿肃的长辈吧,结婚这么大的事情,他通也不通知我们一声,现在,我连发表一句意见的权力也没有了吗?”

  唐鼎年看着佐玲,一脸的烦躁!

  干脆从大班椅里站了起来。不理佐玲,大步往外走。

  “你干嘛去?”佐玲见唐鼎年竟然如此冷落自己,连她当着他的面哭他都可以不予理会了,一把便拉住了往外走的唐鼎年。

  唐鼎年很不耐烦地一把将自己的手臂从佐玲的手里甩开,沉着脸道,“你要是不喜欢林子宜,你直接搬出去就好了,没人非逼着你见她。”

  “你.......你.......”佐玲怎么也没有料到,唐鼎年竟然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难道你也被林子宜那个狐狸精给迷惑了吗?你知不知道,那个狐狸精还想勾-引我们的阿峻,要不是我.........”

  “够了!”唐鼎年极其克制地冷呵一声,目光又阴沉又凌厉地瞪着佐玲,“这些话,你要是再敢说当着第二个人说第二遍,你就直接滚出去,再也不要回来了。”

  说着,唐鼎年顿了一下,又继续道,“你也知道,现在阿肃是堂堂的一国总统,所以,他的事情,不是你能过问的,也更加不需要你过问,你只要老老实实地呆在这个家里,尽好你的本份就行,不该说的话,一句也不要多说,不该做的事,更加不要多做。”

  “你.......”佐玲被气的气色都白了,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唐鼎年很烦闷地拧了拧眉,欲大步离开的时候,又补充道,“以后,阿峻的事情,也不需要你操心,你也不需要管了。”

  “阿峻是我的儿子,凭什么我不管他的事情?”这回,佐玲终于找到反驳的话了,大声质问道。

  唐鼎年冷“哼”一声,“那你也得看看,阿峻愿不愿意让你管。”

  话落,唐鼎年直接拉开开,大步摔门而去,再不想多看一眼佐玲。

  “唐鼎年,你.........”

  ...........................................

  “爸,你怎么啦?”

  楼下,唐峻正在陪老爷子下棋,看到脸色不怎么正常的唐鼎年从楼上下来,关切地问道。

  唐鼎年走向唐峻和老爷子,迅速调整了一个自己的情绪和脸色,叫了老爷子一声“爸”,然后对着唐峻摇了摇头道,“我没事。”

  “爸,要不然你来陪爷爷下棋吧,我去外面看看大哥大嫂回来了没有。”见唐鼎年似乎心情不好,唐峻主动让位道。

  唐鼎年点点头,拍了一下小儿子的肩膀,“去吧。”

  唐峻一笑,立刻起身,把位置让给了唐鼎年,然后自己往外面走去。

  “外面冷,把大衣穿上。”一直看着棋盘的老爷子忽然叮嘱一声唐峻道。

  “好的,爷爷。”

  虽然老爷子不喜欢甚至是讨厌佐玲,但是,对于唐峻这个孩子,老爷子却还是喜欢的,毕竟是自己的亲孙子,而且。唐峻性格好,绝大部分的地方遗传了唐鼎年的。

  “怎么?又吵架了?”老爷子落下一颗黑子后,才掀眸,淡淡觑了唐鼎年一眼,不咸不淡地问道。

  唐鼎年看老爷子一眼,执起一颗白子,迟疑一瞬,落下,点点头。

  老爷子冷“哼”一声,没再说话了。

  唐鼎年抬头看着老爷子,眉目间溢着痛苦与愧疚地道,“爸,当年是我错了,是我辜负了玥玥,如果可以重新来一次的话,我一定不会那么冲动,干出那些蠢事来。”

  老爷子深叹口气,只道,“晚咯,晚咯!”

  ..........................................

  其实唐峻只是想找个借口出去透透气,不想让自己努力掩饰的低落情绪被老爷子和唐鼎年发现。

  结果,他一出屋子,还真就看见总统车队缓缓地开了过来。

  唐峻深吁口气,然后一脸轻松笑容地抬头朝缓缓开过来的车队望了过去,待车稳稳停下,林子宜和唐肃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唐峻走了过去,和平常无异地唤道,“大哥,大嫂。”

  唐肃淡淡颔首,“嗯”了一声,林子宜则是皎洁一笑,俏皮道,“有人喊我做‘大嫂’的感觉,真好!”

  唐峻低头一笑,没说话。

  唐肃侧头看向林子宜,大掌将她的小手包裹住,曲指弹了一下她光洁又饱满的额头,“怎么就没听你说过,有人喊你做‘唐太太’的感觉很好呢?”

  林子宜皱了皱鼻子,没理他,回头去牵从车上下来的小溪。

  唐峻看着面前两个人的打情骂俏,嘴角扬着淡淡的笑,可是心里的滋味,却是复杂的难以言喻。

  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见如此柔情的唐肃,此刻的唐肃,完全不像是一个总统,就只是像一个新婚燕尔、娇妻在怀的幸福又满足的男人,而林子宜,就更不用说了。

  他们,是真的彼此很相爱吧!

  “叔叔,我游戏的最后一关闯关失败了,你帮我一起闯头吧?”一见到唐峻,小溪立刻能想起来的,就是游戏的事情。

  “没问题。走吧。”唐峻正巴不得呢,立刻就朝小溪伸手。

  “嗯,走!”小溪欢快地蹦过,把小手交给唐峻,“今天不闯关成功,我就不吃饭。”

  “你怀着小溪的时候,也是不是天天打游戏?”看着小溪拉着唐峻欢快地进屋,唐肃勾唇笑了一下,忽然问林子宜道。

  林子宜一头雾水,不解地看向唐肃。

  “要不然这小子现在怎么天天只记得打游戏的事情?”

  林子宜,“.......”

  ........................................

  两个人进到大厅,看到坐在大厅里下棋的老爷子和唐鼎年,唐肃只是淡淡地叫了一声“爷爷”,对于唐鼎年,仍旧是视而不见。

  “爷爷,伯父。”林子宜嘴角微着叫道,想要将自己被唐肃握在掌心里的手抽出来,才动,却发现,他握的更紧了。

  唐鼎年仿佛是习惯了这样,丝毫都没有因为唐肃对自己的视而不见而有任何的不快,反而看向唐肃和林子宜,开心地点头,慈爱地笑着道,“回来了,先去唱杯热茶,暖和一下身子。”

  “都领证成唐家的媳妇了,还叫什么‘伯父’,该改口了。”正当林子宜要点头说好的时候,老爷子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而且,是格外认真地看向林子宜和唐肃。

  林子宜低头,带着些小媳妇儿的羞赧一笑,然后抬起头来,看向唐鼎年,很正式地叫了一声,“爸。”

  就在林子宜的声音响起的同时,她明显的感觉到,手心被人重重地掐了一下,林子宜眉心微蹙一下,下意识地想要将手抽走,唐肃却更加用力了。

  “嗳。”唐鼎年没想到林子宜这个媳妇会率先开口叫自己一声‘爸’,即使这声‘爸’不是从唐肃的口里叫出来的,可是,唐鼎年却仍旧是有些控制不住地激动,连连点头。

  有了林子宜这一声‘爸’,他真的已经很欣慰很欣慰了。

  “你们结婚,我也没有准备什么特别的礼物,就把城南那的农场和别墅送给你们,祝你们新婚快乐,白头偕老!”唐鼎年激动又开心地道。

  “爸,不用的,我和阿肃.......”

  “啰啰嗦嗦干嘛,都说了是送给你们的结婚礼物,还不赶紧收了。”林子宜拒绝的话音还没有落下,老你子便直接开口打断她道。

  林子宜看了看老爷子。又看了看唐肃,见他仍旧面无表情地站在自己身边,一言不发,只有一下没有一下地捏着自己的掌心,她索性也就不再拒绝,反正,唐鼎年有的是钱,不差这一个农场别墅什么的。

  “谢谢爸,谢谢爷爷。”

  老爷子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又继续看着棋盘上的棋。

  见林子宜肯收了,唐鼎年更是高兴,立刻道,“那我明天就让律师处理,把农场和别墅转到你和阿肃的名下去。”

  “好,谢谢爸。”这回,林子宜没有再扭捏,直接落落大方的答应了。

  二楼的楼道口,原本正要下楼的佐玲听到唐鼎年要把自己最喜欢的农场和别墅给送给林子宜,肺都快要气炸了。

  那农场和别墅,有好几次,佐玲趁着唐鼎年喝醉了,想转到自己的名下来,可不知道唐鼎年当时是真醉还是假醉,硬是一次也没有成功。

  自己跟唐鼎年在一起二十几年,唐鼎年从来没有对自己这么大方过,可是现在却这么大方的把她喜欢的东西送给了林子宜,佐玲气的差点冲下楼去,揪住林子宜的头发暴打她一顿。

  但是,仅剩的一丝理智还是让她忍住了,她咬牙切齿地转身,又怒气腾腾地回了房间。

  林子宜这个小贱人狐狸精,眼不见为净!

  .......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65章 她来了,请别慌!(八)-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