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黄金城娱乐 >

第263章 她来了,请别慌!(六)-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发布时间:2018-08-27 17:1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黄金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62章 她来了,请别慌!(五)-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平常民政署是上午九点才上班的,但是一大早,民政署的几个工作人员接到通知,说有重要的大人物要来办结婚证,要提前半个小时上班,给这两个重要的大人物办结婚证。

  一听说是重要的大人物,几个工作人员丝毫都没敢怠慢,八点半以前,都赶到了工作岗位,翘首以待大人物的出现。

  因为还没有到上班时间,所以,唐肃的总统车队到达民政署的时候,整个民政署除了几个早到的工作人员,基本没有其他的人。

  民政署的署长事先也不知道,所谓的重要大人物是谁,待总统车队缓缓开进民政署的大门后,署长一下子彻底愣住了,这来领证的重要大要物,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这整个f国,没有比这更大的大人物了!

  愣了足足半分钟后,直到整个总统车队开进了民政署,停了下来,署长才回过神来,赶紧带领着几个工作人员跑过去迎接。

  林子宜和唐肃从第三辆车上下来,老爷子和小溪从第四辆车上下来,工作人员一下子看到唐老爷子和唐肃这么两个f国最重要的人物,都激动的不知如何是好了,其中不乏年轻的女工作人员,看到唐肃,眼珠子直了,完全忘记了反应。

  “总统先生,唐老司令,林小姐,小少爷。”署长低头,恭敬地依次叫道。

  唐肃淡淡颔首,威严而又不失亲和力的目光扫视一圈工作人员,语气亲气地道,“今天辛苦大家了。”

  林子宜亦是微笑着友好地看向所有的工作人员,当注意到其中有女工作人员那赤果果打量唐肃的目光后,不禁垂眸笑了笑。

  唐肃还真是个“魅力百分之两百”的总统呀!到哪里都能吸(诱)引(惑)女人的视线。

  “不辛苦,不辛苦,能为总统先生和林小姐效劳,见证您们领证结婚的时刻,是我们无比的荣幸!”署长脸上堆满笑意地道。

  “那进去开始吧。“

  ”好的,好的。“署长连连点头,对着林子宜和唐肃做出一个请的姿势,”总统大人,林小姐,您们请!“

  ...............................................................

  工作人员以最快的速度就位,署长在前面带路,恭恭敬敬带着林子宜和唐肃去拍结婚照。

  坐在专门准备的椅子上。唐肃直接搂过林子宜,林子宜侧头看他一眼,看见他那张不苟言笑一本正经的脸,不由抬起双手,轻轻戳了戳他两边的脸,“笑一个,总统先生。”

  唐肃睨她一眼,一只大手抓住她的两只小手,嘴角,不知不觉便扬起了迷人的弧度来。

  “等一下!我也要和爸爸妈妈一起拍。”

  正当摄影师拿起照相机要捕捉下这完美的画面时,小溪清脆而兴奋的声音响了起来。

  站在不远处的老爷子一把拎住了小溪军绿色大衣的领子,“你爹妈拍结婚照,你凑什么热闹?”

  “我是他们的儿子呀!难道不就应该跟他们一起拍结婚照吗?”小溪难得的表现出困惑的眼神,继续道,“我同学大喇叭说他爸妈拍结婚照的时候,就是带着他一起拍的,只不过那时候他还在他妈妈的肚子里。”

  老爷子汗。“你都说了,你同爸妈拍结婚照的时候,他还在他妈的肚子里,你看看你多大一块了?”

  小溪,“........”

  不带这么伤人的!

  林子宜看着不远处的一老一小,不禁好笑,想到这么久以来,他们一家三口,还没有拍过一张合影,林子宜便对着儿子招手道,“宝贝儿,过来吧。”

  然后,对着摄影师道,“麻烦先帮我们三个人拍一张,然后再拍结婚照。”

  “好的。”摄影师赶紧点头。

  小溪立刻兴奋地挣扎老爷子的大手,一蹦一跳地跑过去,挤到了林子宜和唐肃的中间。

  唐肃睐了儿子一眼。然后,伸手把他抱到了自己的大腿上坐好。

  “谢谢老爸!”

  “坐好。”

  “是,首长大人。”

  林子宜一笑,下意识地往唐肃和儿子的身边靠紧,摄影师赶紧抓住这一个美妙的画面,拍了下来。

  “唉!我老头子好像很多年没有正式拍过照了。”看到幸福的一家三口,而自己则被落在了一旁,孤家寡人一个,老爷子挠了挠头,唉声叹气地道。

  “想一起拍就自己过来呀!”某个男人一点都识相地道。

  “谁?谁说我想跟你们一起拍来着?”老爷子面子上放不下,东张西望地装傻。

  林子宜倒是没想到,老爷子居然会有这么逗的时候,赶紧找台阶给老爷子下,一脸讨好地道,“爷爷,我还从来没有跟您一起拍过照呢!能不能给一点点面子?“

  “太爷爷,快点过来。我们一起拍结婚照。”小溪兴奋地嗷嗷叫道。

  唐肃,“........”

  林子宜,“........”

  老爷子,“........”

  “既然孙媳妇和曾孙这么的盛情邀请我拍,那我老头子就勉为其难拍一张吧。”说着,老爷子轻咳了两声,像只傲娇的战斗鸡一样走向对面的一家三口。

  唐肃,“........”

  林子宜,“........”

  待老爷子走过来,林子宜和唐肃把椅子让给了老爷子和小溪,他们两个人则站在后面,随着摄影师手里的相机“咔嚓”“咔嚓”声响起,完美的画面,被永久地定格。

  等拍完照片,四个人一起来到结婚登记处,唐肃从大口的口袋里拿出他和林子宜的证件,又拿了刚才拍的两个人的结婚照片,交给工作人员。

  女工作人员恭敬地接过,按照正常的流程,先核对了两个的证件,然后,笑盈盈地问道,“请问,总统先生,林小姐,您们是自愿结为合法夫妻的吗?”

  “你觉得了?”唐肃一开始的时候就察觉到这个女工作人员对自己赤-裸的打理目光,所以,此刻对女工作人员的脸色,显得并不友好亲切。

  “........”女工作人员握着证件的手抖了一下,脸上的笑容都僵硬了。

  林子宜伸手过去,想要去掐唐肃的大腿,可是,她还没下手,小手就被唐肃的大掌握住,扣在了掌心里。

  林子宜斜他一眼,笑着对女工作人员道,“是呀!我们都是自愿的。”

  女工作人员脸上的肌肉,这才又动了动,恭敬地将两份资料交给林子宜和唐肃填写。

  待资料填好,女工作人员快速地核对了一遍,再不敢多说任何一句话,立刻给两人登记,办理证件。

  当女工作人员手里拿着印章,用力地盖在两个的名字和结婚照片上的时候,林子宜下意识地侧头去看唐肃,而唐肃握着林子宜的手,则更加紧了。

  这一刻,他们彼此都再清楚不过,不管是心里,还是身体上,抑或是法律上,他们都是夫妻了。

  从此,他们执手相携,患难与共,荣辱共享,不管是谁,都再无法否认他们之间的关系。

  她林子宜,是他唐肃的妻子,名正言顺的妻子,唯一合法的妻子。

  他唐肃,是他林子宜的丈夫,是这个世界上,最应该爱她,保护她,珍惜她的那个男人。

  看着看着,林子宜忽然就湿了眼眶,有滚烫的泪水,轻易间便夺眶而出……..

  唐肃看着林子宜,笑着抬手去拭她脸上的泪,“一嫁给我就哭,是后悔了吗?”

  林子宜笑了,笑容明丽灿烂,如雨后彩虹,美不胜收。

  “要是后悔了,那怎么办?”

  “后悔晚了,你这一辈子,都只能是唐太太了。”男人的语气,一如既往地强势又霸道。

  “哦!爸爸妈妈结婚咯,爸爸妈妈终于结婚咯,我再也不用担心会被后爸后妈虐待咯!”小溪在一旁欢呼雀跃道。

  林子宜,“........”

  唐肃,“........”

  老爷子,“........”

  这熊孩子!

  ..........................................................................

  “婚礼你想怎么办?”离开民政署回总统府的路上,唐肃心满意足地搂着小娇妻问道。

  林子宜靠在唐肃的怀里,摊开他的大掌。认真地观察着他掌心里的纹路,虽然她不懂得看手相,不过,大概还是能看得出来,他掌心里的三条主线,生得极好,就是传说中的帝王将相的富贵命,什么也不缺,就是缺人管教。

  “还没想过。”林子宜的话,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

  唐肃的长指挑起她的下颔,眯着一双好看的眼睛至上而下地睨着她,“怎么,不想办婚礼?!”

  “谁说我不想,只是暂时不想办而已。”

  “暂时不想办是什么意思?嗯~不想让别人知道,你已经是我唐肃的妻子啦?”

  唐肃的头压下来,两片性感的薄唇离林子宜的只有不到三公分距离的地方停了下来。鼻息间的热气和唇齿间淡淡的烟草味道,尽数喷洒在林子宜的脸颊上,酥酥麻麻的,让林子宜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开始加快了节奏。

  这个男人,还真是好看!越看越好看!

  “你一天到底抽多少根烟呀?身上都是烟味。”忽然,林子宜便一脸嫌弃地道。

  唐肃睨着近在咫尺的小女人,这家伙,转移话题的本事,是越来越厉害了。

  “回答我的问题。”男人捏着林子宜下颔的手指,微微加大了指尖的力道。

  看着眼前霸道的男人,林子宜傻兮兮地笑了,“当然想让别人知道呀,我恨不得现在就拿过大喇叭向全国人民广播,告诉他们,你们的总统大人现在已经是我的男人了,让那些贼心不死的人,赶紧都死心。”

  林子宜的样子,实在是俏皮又可爱,唐肃忍不住就勾了勾唇角,笑了。

  他松开林子宜的下颔,转而不轻不重地掐了一把林子宜挺拔的小鼻梁,再次将她拥进怀里,下巴抵在她的额头,语气恢复一片温柔地继续问道,“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办婚礼?”

  林子宜抿唇思忖了一下,望着唐肃道,“我想等我毕业拿到硕士学位之后,再举行婚礼,行吗?”

  做为一个总统夫人,她要做的事情,已经不是安静地在学校里读书了。

  她要出席各种活动,陪唐肃接待各种外宾,和他一起出访各国,更深远的。她甚至是要为了维护好唐肃的总统形象,时刻保护着一个高贵优雅又大气的总统夫人样子。

  无可否认,她爱唐肃,无可救药地爱着他,可是,她却并没有做好要当一个总统夫人的准备。

  这对林子宜来说,是这个挑战,很大很大的挑战,她需要时间来适应和准备。

  “你不想当这个总统夫人?”林子宜的心思,唐肃一眼便能看穿。

  林子宜摇摇头,“你是总统,那么我就是总统夫人,你是一介平民,那么我就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唐太太。”

  说着,林子宜眉心不禁微蹙一下,然后又是俏皮一笑,继续道,“我只是,觉得自己离一个真正的总统夫人,还差的挺远,需要再沉淀沉淀。”

  “沉淀沉淀。”唐肃回味着林子宜的这四个字,尔后,唇角一勾,点头道,“那就等你再沉淀沉淀。”

  ......................................................

  唐肃去了章台殿,小溪去了学校,林子宜身体还太虚弱,唐肃自然不允许她去a大商学院上课,要她呆在家里好好休养。

  林子宜一个人呆在家里无聊,便让厨房准备了营养午餐,打算去看看唐峻。

  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所以,出门之前,林子宜让总管安排了两个保镖跟她一起去。

  刚上车,唐肃的电话便打了过来,开口便问,“这么冷的天不在家里好好呆着,又去哪?”

  林子宜撇嘴,“去看看你弟弟呀!”

  电话那头的男人立刻黑脸,“是去看你的学长吧?”

  林子宜笑,“对,也是我学长,我打算把我们已经登记结婚的好消息,第一个告诉他。”

  唐肃刚黑下去的脸,又立刻一片阳光明媚,“不要去太久,早点回家。”

  “嗯!记得按时吃午饭,不许再抽那么多的烟。”

  电话那头的唐肃低头,瞥了一眼自己指尖青烟袅袅、已经吸了一半的香烟,淡淡“嗯”了一声,静寂着看了看时间后,才又道,“挂了!要是再碰到佐玲,拿出你总统夫人的架势来,不用对她客气。”

  林子宜“噗嗤”一声笑了,“嗯,我知道了,总统先生。”

  一路上,林子宜的心情都好到飞起来,连带看到窗外萧瑟的冬景,都是异常好看的。

  来到病房的时候,医生正在给唐峻肩膀上的伤口换药,见到林子宜拎着保温盒出现,唐峻的眼里,充满欣喜。

  “给我带了什么好吃的?”

  林子宜放下手中的保温盒,不经意间看到唐峻肩膀上那仍旧狰狞的不小的伤口,眉头不禁拧了起来。

  真不知道唐峻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那么不要命地去救她。

  发现林子宜看着自己的伤口,神色渐渐变得晦暗,唐峻不由扬唇一笑,“医生说我的伤口已经什么大碍,等换好了药,下午就可以回家休养了。“

  林子宜看着跟个大男孩似的唐峻,笑了笑,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等着医生给他换好药,然后,恭敬地退了出去之后,她才开口道,“如果当时莫西人刺中的,不是你的肩膀,是你的心脏,那怎么办?”

  “哈哈哈........”唐峻完全不以为意地笑了起来,看起来,特别的没心没肺的那种,他穿好病号服,特别轻快地回答道,“如果刺中的是我的心脏,那我就死了呗!”

  林子宜斜了他一眼,一边倒了一杯温水,递给他,一边道,“如果你真的被莫西人给杀了,我跟你大哥,今天肯定就结不成婚了。”

  唐峻伸手要去接水杯的手,忽然就僵在了半空中,顿住,微微仰头,整个人怔忡地望着林子宜,一时没有了反应。

  林子宜看着眼前的唐峻,觉得自己忽然变得好残忍。

  但是,唐峻不是别人,他是唐肃的弟弟。

  如果是别人的话,她可以直接和不见他,渐渐和他断了往来。

  可是,他偏偏是唐峻,以后说不定他们会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低头不见抬头见,所以,有些事情,她必须彻底地让唐峻明白,免得以后,大家都尴尬。

  差不多十来秒后,唐峻才反应过来,然后,努力扯了扯唇角道,“你….你刚才说什么?”

  林子宜明媚一笑,继续将手里的水杯递给唐峻,“我今天早上跟你大哥去民政署登记领证了,以后,你就真的要叫我‘大嫂’了。”

  “呵……呵……..”唐峻惨白又无力地笑笑,接过了林子宜手中递过来的水杯,垂下头去,喝了口水,用来掩饰自己此刻无处安放的糟糕的一颗心,“是么,恭喜你们,恭喜你们!”

  林子宜眉心轻拧,微不可闻地轻叹口气。

  她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唐峻此刻要极力掩饰的无所适从。

  “我带了一些你喜欢吃的菜过来,真热吃吧。”

  “好呀!刚好我也饿了。”

  唐峻不是不懂事的人,他早就在心里告诉过自己无数遍,林子宜是他大哥的女人,除非他大哥真的不要林子宜了,他才会有机会。

  现在,林子宜和他大哥真的结婚了,那么,他是不是,也该彻底死心了?

  ...............................................

  林子宜没在医院呆太久,等唐峻吃完午饭,她便离开了。

  从医院出来,她特别想去章台殿,但又怕影响到唐肃的工作,所以,还是回了总统府。

  回到总统府的时候,已经有十几个服装和珠宝首饰的设计师在等着她了,这些设计师,林子宜大多都认识,都是国内业界最知名的顶级设计师。

  十几个人看到林子宜,都微笑着恭敬地叫“夫人”。

  林子宜有些不明所以地看向总管,总管笑着道,“是总统先生吩咐的,总统先生说,从现在开始,您的服装和首饰,都要按照第一夫人的规格来制定。”

  林子宜点点头,也是,她以前的那些衣服,都太学生气,太随意,在部分都不能在正式场合穿的。

  看着站成一排的十几位设计师,林子宜微笑着友好而谦逊地向他们颔首道,“那就辛苦各位了。”

  “为总统夫人效劳,怎么会辛苦,这是我们莫大的荣幸。”设计师甲道。

  “是呀!不管是总统夫人的身形,还是长相,抑或是夫人的气质,都属于上上乘的,能为夫人这样的大美人设计衣服,是我们最快乐的事情。”设计师乙道。

  “如果我们设计的服装首饰能穿戴在夫人身上。那就是我们最大的荣耀。”设计师丙接着道。

  林子宜还听不贯这些奉承的话,但是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一丝的厌恶,而是温和又大气地笑笑,以总统夫人的姿态道,“谢谢!那各位就尽量施展你们的才华吧。”

  ...................................

  林子宜看了很多的设计稿,最后敲定的,大概十来套的样子,最后每一套敲定的衣服或者首饰,或多或少的都加入了她自己的想法和元素。

  差不多三个小时后,所有的设计师才离开了,林子宜也有些累,正打算小睡一会儿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是谢晓琳打过来的。

  这家伙,不是应该在上班吗?

  “晓琳。”

  “林子宜,我中招啦,怎么办?”

  林子宜一头雾水,“中什么招啦?”

  电话那头的谢晓琳刚从医院出来,走在人行道上,都快郁闷死了,“刚才我去医院检查了,确定我中招,有了。”

  “你有了?怀孕了?”林子宜的声音里,明显的带着兴奋。

  “对呀!你说我该怎么办?”谢晓琳一脸的困惑不解,“明明每次都做了措施,就一次,我还特意吃了事后药,怎么就中了呢?”

  林子宜不怀好意地一笑,“你这么不开心,难道你怀的不是李正的,而是另有其人?”

  “呸!呸!呸!你说什么呢?”谢晓琳急了,“除了他,我跟别的男人嘴都没亲过,好吗?”

  “既然是李正的。那你有什么不开心的。”

  “唉!”谢晓琳无奈地叹口气,没说话。

  “我现在在家,你来总统府吧,我来帮你研究研究一下对策。”

  “嗯啊!我现在过去。”

  .....................................................

  大半个小时后,谢晓琳出现在了总统府里。

  因为没有人告诉过谢晓琳,关于林子宜差点被放干血的事情,所以,她只以为林子宜是前两天才从非洲回来的。

  两个人来到二楼的偏厅坐下,谢晓琳抱着林子宜,一脸纠结地问她,“子宜,你说我要不要去打掉这个孩子?”

  林子宜差点对她翻白眼,伸手去摸她的额头,“你是不是发烧,烧坏脑子啦?”

  谢晓琳拍开她的手,“那你说我要怎么办?”

  “那还不好办,这孩子是李正的。找李正结婚呗。”

  谢晓琳无奈又挫败地深叹口气,垂下头去,“他现在应该不打算和我结婚。”

  林子宜想到昨天李正在电梯里跟她说的那句话,不由笑道,“他以前不打算结婚,并不代表现在他不愿意结婚,你直接告诉他,你有孩子了,他肯定立马娶你。”

  谢晓琳摇了摇头,低垂着脑袋,忽然就不说话了。

  “晓琳,怎么啦?有孩子是好事,干嘛这么垂头丧气的呀!”发现谢晓琳的不对劲,林子宜去捧起她的脸来,才发现,她的眼眶已经红了,眼里,已经有了一层薄薄的水汽。

  认识谢晓琳这么多年,林子宜还没有见过如此悲伤难过的她,更别提看到她哭了。

  “晓琳,到底怎么啦?你告诉我呀!”见到谢晓琳这样,林子宜也有些急了,“是不是你和李正吵架了,又或者是李正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

  林子宜不问不要紧,一问,谢晓琳的眼泪吧嗒吧嗒就掉了下来,像个无助极了的孩子。

  林子宜慌了,赶紧抽了纸巾去给她擦眼泪,也不再多问了,只抱着她,轻抚着她的后背安抚她道,“晓琳,你别这样,你现在怀孕了。心情不好会影响孩子的。”

  一想到自己就是因为过度伤心而导致流产的,林子宜对谢晓琳,就格外的紧张。

  可是,谢晓琳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放声的大哭了起来,哭得那个伤心欲绝呀,给人的错觉就好像她被李正彻底抛弃了似的。

  坏情绪憋在心里久了,大声哭出来发泄一下,或许是好事,所以,林子宜也不再劝她了,只搂着她,让她哭个痛快。

  佣人听到哭声,跑过来,见到哭的是谢晓琳,松了口气,再接收到林子宜的眼神之后,又立刻恭敬地退了下去。

  谢晓琳哭了十多分钟,哭声终于渐渐停了下来,情绪也稳定多了。

  松开林子宜,自己抽了几张纸巾擤了一把鼻涕后,不用林子宜再追问,自己开始说道,“李正的初恋半年多前从国外回来了,现在正跟李正打得一片火热。”

  “李正有初恋?”林子宜倒是没想到,看起来老老实实的李正竟然也谈过恋爱。

  唐肃还说,她是他的初恋,怎么李正的初恋不是谢晓琳,而成了别人。

  不过,李正怎么着也算是型男一枚,有个初恋什么的,也实属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他初恋回来了又怎么样,现在你才是他名正言顺的女朋友呀?”

  谢晓琳摇头,眼泪又开始吧嗒吧嗒往下掉,“他们初恋差不多是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的,彼此的父母都很熟悉,而且,也很门当户对。”

  “那又怎么样?当初我跟唐肃,也不是门不当户不对嘛!既然李正跟你在一起这么久了,而且现在连孩子都有了,他就必须得对你负责任。”

  李正的家世,林子宜多少还是知道点的。

  李正的父亲,是老爷子手下的一名少将,多年来一直对老爷子对唐家忠心耿耿,所以,李正年纪轻轻,才得以跟在唐肃的身边,成为唐肃身边的第一副官。

  “现在问题的关键不在这里,关键在于,他的初恋回来了,而且整天缠着他。想要跟他腹合。”谢晓琳哭着道。

  林子宜眉心蹙了蹙,“那李正是什么态度?难道他也打算跟你分了,再跟他的初恋复合吗?”

  谢晓琳摇头,“我不知道!我已经有十来天没有见过李正了,前两天我给他打电话,是他的初恋接的。”

  林子宜吁口气,有些气愤,也有些郁闷,“那你什么也没有问李正吗?”

  谢晓琳摇头,“你要我怎么问?问他是要我,还是要他的初恋吗?”

  林子宜拧眉!

  也对,男人应该很烦女人问这类的问题。

  “那你也不能一直这样装什么也不知道,更加什么也不在乎,哪怕只是为了孩子,你现在也得去跟李正说清楚。”

  谢晓琳抬起模糊的泪眼满脸期盼地望着林子宜,“那你教我,我要怎么说?”

  如果不是谢晓琳现在梨花带雨,林子宜简直想瞪她,“以前你跟我说的那些大道理,都哪里去啦?对付男人,你不比我厉害多了吗?”

  “那是嘴巴上说的,不是实践的,现在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我脑子里一团浆糊,乱透了。”

  林子宜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那你就什么也不要问,直接告诉她,你怀孕了,孩子是他的,看他是什么反应先。”

  “如果他让我去把孩子打掉胒?那我该怎么办?”

  林子宜毫不犹豫地道,“如果他让你去打掉孩子,那你就直接赏他一耳刮子,然后痛快地眼他说‘拜拜’,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你托付终身。”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林子宜相信,李正肯定不是这样的人,要不然,也不可能跟在唐肃的身边这么多年。

  谢晓琳咬着唇角思忖一下,望着林子宜,然后点点头,“好,我按照你说的做。”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64章 她来了,请别慌!(七)-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