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黄金城娱乐 >

第261章 她来了,请别慌!(四)-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发布时间:2018-08-27 17:1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黄金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60章 她来了,请别慌!(三)-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唐肃站在门口的位置,怔怔地看着林子宜嘴角绽放的明媚绚烂的笑弧,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他脑海里的林子宜,仍旧停留在那个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一动不动,脸色苍白如纸,虚弱的仿佛下一秒便会离他而去的样子。

  可是,眼前的林子宜,就如漫天风雪里飞出来的一只火蝴蝶般,她就站在窗口的位置,窗外,漫天飞雪,隔着一扇玻璃窗的里面,就是她灵动的身影。

  她乌黑柔顺的长发,她白净清丽的小脸,她透彻明亮的双眸,她弯弯娇艳的红唇........一切的一切,仿若梦境。

  “你好,总统先生。”

  林子宜轻快的声音,让唐肃即刻回过神来,清晰地意识到,一切都不是他的梦境,此刻着在他的眼前,笑意暖人的小女人,就是林子宜。

  “林子宜,谁让你一醒来就从医院跑出来的?”唐肃有些恼火地低吼道,俊脸也沉了下去。

  想起林子宜在他的怀里,身体的温度一点点流失,变得奄奄一息时的模样,唐肃仍旧浑身发冷,后怕不已。

  林子宜收了脸上的笑容,瘪了瘪嘴,将手里的相片放了回去,“哦”了一声,拼命忍着眼眶里的酸涩,不咸不淡地道,“那我现在就回医院,继续躺着去。”

  说着,她走向沙发,拿过自己的挎包,挎在肩上,低着头,不去看唐肃,然后往门口的方向走。

  唐肃看着低眉顺眼走过来要离开的林子宜,觉得这个女人一定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想要气死他。

  林子宜放缓步子,心里想着,如果当她经过唐肃的身边,他不拉住她的话,她就停下来,装晕,看他紧不紧张,还吼不吼她。

  结果,在她离唐肃还有两步远的时候。一条长臂伸了过来,直接圈住了她的腰,下一瞬,她便被带进了那个再熟悉眷恋不过的温暖而宽阔的胸膛里。

  唐肃一手抱着林子宜,一只在掌扣住她的后脑勺,将她的整个人,扣进自己的怀里,用力地、咬牙切齿地、又小心翼翼地抱紧。

  此刻,他恨不得将怀里的小女人揉碎了给吞进肚子里,可是,却又生怕把她给疼了,所以,手上的力道,努力的克制着。

  林子宜伸出双手,抱紧唐肃,用力地吸-吮着他身上熟悉的带淡淡烟草味的气息,听着他强健有力的心跳,感受着他炙热的体温,只觉得一切都美好的不像话,仿佛瞬间又回到了她没有离开之前,她和他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感觉林子宜的双手,用力抱紧了自己,唐肃整个人微微僵了一下,下一秒,松开她,双手捧起她的脸,让她看着自己。

  望进林子宜那双澄澈透亮而溢满眷恋、噙着掩藏不住的幸福与愉悦的眸子里,唐肃立刻便明白过来了。

  以前的那个林子宜,终于回来了。

  巨大的惊喜,瞬间冲击着他的心脏,不过,在他那又深邃的墨眸里,却并没有表现出太多来。

  林子宜一瞬不瞬地看着唐肃,当她捕捉到他眼里一闪而过的喜悦的时候,不由弯起唇角。期待着下一步的动作。

  可是,剧情竟然没有按照她期待的走。

  唐肃竟然俊脸一沉,松开了她,然后,大步走到办公桌后,一屁股坐到了大班椅里,随后拿过一件文件,完全跟个没事人一样看了起来。

  林子宜微微有些错愕地看着他,不明白唐肃这是几个意思?

  “喂,我走啦!”林子宜自己嘀咕一声道。

  结果,她等了三秒,唐肃没理她,甚至是半点反应都没有,仍旧在低着头,看手里的文件。

  林子宜有些挫败,抿了抿唇,忽然看到桌子上自己买的玫瑰花。

  她立刻过去,拿过那束娇艳欲滴的火红玫瑰。走到办公桌前,笑的一脸讨好地将手里的花双手递到唐肃的面前,“送给你的。”

  唐肃淡淡掀起眼皮,觑了林子宜一眼,又一脸嫌弃地看了一眼眼前的玫瑰,又低下头去,看文件,没再理会林子宜。

  林子宜撇了撇嘴,来到休息区,顾自将手里的玫瑰花包装给拆了,然后,将花一朵朵插进花瓶里,又去休息室的浴室里给花瓶里接了水,将花瓶摆回去。

  弄好了后,她自我感觉良好的欣赏了一会儿那瓶玫瑰花,然后拍了拍手,又将带来的保温盒一个个拿出来,在桌子上摆好。一边摆一边对着唐肃道,“我给你带了午餐,趁热吃吧。”

  这回,唐肃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完全漠视她,只是,手里拿着的文件,从头到尾,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眼角的余光,一直粘在林子宜的身上,没有离开过。

  见到唐肃根本没有要理会自己的打算,林子宜抿着唇角吁了口气,又拿过自己的包包挎上,“好吧,你忙吧,我先走了。”

  话落,林子宜也不再等唐肃的反应,抬脚打算走人。

  不过,才走了两步,双目便有些眩晕,脚下的步子也有些飘浮。

  她下意识地伸手,想要去抓住什么东西,让自己站稳,可是,却什么也没有抓住,就在她感觉自己摇摇欲坠,几乎就要摔倒的时候,身体却忽然腾空,被一双用力的臂膀给抱了起来。

  虽然整个人都晕晕的,视线也是模糊的,甚至是连唐肃的脸都有些看不清楚,可是,林子宜却扬起唇角笑了起来。

  她凭着感觉,双手攀上唐肃的脖子,然后在有些模糊的视线中,抬起头,唇凑过去,想要去吻唐肃的唇,却亲在了他的脸上。

  唐肃一边抱着林子宜大步往休息室走,一边拧着俊眉看着她,看着怀里跟个笨蛋似的蠢女人凑过来要吻他,他有些气恼地微微撇开了脸,结果,林子宜温温软软的唇瓣,落在了他的脸上。

  那久违的湿软温润的触唇,像电流一样,从他脸上的皮肤,迅速地往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窜流,甚至是流到了骨头里,让他的身体,控制不住地起了反应。

  林子宜像只笨拙的小鸟儿一样,一下一下地啄着唐肃,有时亲在他的脸上,有时亲在他的唇上,像个犯了错后特别无助的孩子般央求道,“别生气了好不好,我错了,你就原谅我吧!”

  抱着林子宜从办公室到休息室的大床边,明明才十几米的距离,可是,唐肃却是一路走得浴火焚身,但是一张俊脸,却仍旧臭臭的。

  明明已经来到了床边,可是,他却没有放下林子宜,而是继续抱着她,沉着嗓子问她,“你哪里错了?”

  此时林子宜刚才因为贫血而产生的眩晕感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她闪着一双像是被水洗过的澄澈透亮的大眼睛,认真态度极其良好地道,“我哪里都错了。”

  唐肃看着怀里的小女人。心里像是有千万羽毛拂过一样,酥麻的异常厉害,可是,一张俊脸却是紧绷着的没有一点好颜色地方道,“哪里都错了是哪里?说清楚。”

  林子宜一脸无辜地眨眨眼,又凑过去,想要亲唐肃的唇,却被他及时闪开了。

  “老实点!不许乱来。”

  林子宜想了想,认真反省道,“我不应该狼心狗肺的误会你,还胆大包天的开枪打伤你,更加不应该那么绝情绝义的抛弃你和小溪,更更加不应该........”

  “嗯~”

  林子宜后面的话音还没有落下,男人的头便压了下来,双唇含住她的,将她所有还未出口的话,封在了唇齿内........

  这个吻,压抑的太久太久。仿佛耗尽了几辈子,唐肃将所有的思念与愤怒,惶恐与怨恨,还有身体里的渴望,全部发泄在了这个吻里。

  所以,这个吻,一点都不温柔,带着狂野和粗暴,肆意和霸道,几乎要将林子宜全部的气息都掠夺,直到,血腥的味道,在两个人的唇齿间蔓延开来,唐肃才倏地停了下来,抽离自己的唇舌,看着身下潋滟欲滴的林子宜。

  获得自由,林子宜深吸了两口气,抬手,去唐肃嘴角边的口红,不禁扬着唇角笑了起来。

  唐肃睨着她,同样抬手去擦她唇边的血丝,沉着脸道,“别以为我这样就原谅你了。”

  林子宜一脸委屈,“你怎么这么小气。”

  “你说什么?!”

  林子宜立刻讨好地笑了,“你不小气,不小气!以后要杀要刮,请总统大人随便置。”

  唐肃眯着她,下一秒,作势便低下头去,又要吻她。

  “啊,不要!”林子宜赶紧闭上眼睛,撇开了脸。

  看着她那一脸惊恐的样子,唐肃不禁扬唇笑了一下,薄唇落在了她的眉心上。

  “谁允许你出院的?”

  “没有谁!是我自己太想你了,所以就跑出来了。”

  唐肃好看的眸子,又微微眯了起来,认真的打量着林子宜,好像就在审视一个陌生人一样。

  “你真的恢复记忆了?好了?”

  “暂时是的,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什么时候又会突然失忆了。”

  如果林子宜没有弄错的话,应该是莫西族大巫师的血让她恢复了记忆,所以,她也不确定,她喝了大巫师的血,将来会不会再发生点其它的事情。

  “你敢再失忆一次试试!”

  林子宜耸眉,“如果我真的再失忆了怎么办?你会不要我,去娶那个时宜?”

  她顿了一下,又不咸不淡地继续道,“其实那个时宜也确实不错的,人长得漂亮,又年轻,又温柔贤惠,法语还那么好,家庭背景也不错。又很有大家闺秀的气质.......”

  “林!子!宜!”

  看着男人沉得快要滴出水来的脸,林子宜“呵呵”一笑,继续不怕死地道,“你不挺喜欢她的吗?我觉得你们俩也挺........”

  “般配”两个字还没有出口,唐肃的头便再次压下来,薄唇堵住了她的,再一次狠狠地惩罚她.........

  再一次被吻的浑身发软快要窒息的时候,唐肃才放过了林子宜。

  这次,林子宜转了个身,将脸埋进枕头里,不再理唐肃,直接装死表示抗议。

  唐肃相当愉悦地一笑,脱了林子宜的鞋子,又扒了她身上的大衣,然后拉过被子盖在她身上,自己离开了。

  回到办公室,看到休息区的茶上摆放着的还冒着热气的饭菜,唐肃突然就觉得挺饿的。于是自己一个人愉快地吃了起来。

  等吃完了,他叫秘书进来,把东西收走,然后,又吩咐秘书,让厨房准备一些可口有补血功能的点心和水果送来,以便林子宜饿了的时候可以随时吃到。

  吩咐完秘书,唐肃看了看时间,又回到休息室,看着乖乖躺在床上,转着双大眼睛好像是在想事情的林子宜,唇角微勾一下,居高临下地睨着林子宜道,“我去开会,躺在这里,哪里也不许去,等我回来。”

  林子宜斜了他一眼,没理他。

  唐肃心满意足地挑了挑眉梢。转身大步离开,开会去了。

  等唐肃走了,林子宜从床上爬了起来,找到自己的手机,打了个电话给叶素素,告诉她,自己很好,让她别担心,不过,却只字不提她已经恢复记忆的事情,和叶素素说话时的语气跟态度,就好像她就是恢复记忆前的厉叶一样。

  然后,林子宜又打给了厉默衍,厉默衍一听到她的声音,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恢复记忆啦?”

  林子宜“嗯”了一声。

  厉默衍笑了笑,“好,我知道了!要是没事。我先挂了,阿飒在叫我。”

  林子宜郁闷,“二哥,你变心了。”

  “哈哈哈........”厉默衍笑得那叫一个欢畅,“别在我这里委屈,找唐肃去,乖哈!”

  话落,厉默衍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林子宜瞪了一眼手机,真是有的儿子媳妇,什么都忘记了。

  窝在沙发里,林子宜无聊,又打给了谢晓琳,告诉她自己恢复记忆的事情,等挂断了和谢晓琳的电话,林子宜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可是,唐肃却仍旧没有回来。

  因为很想去接小溪放学,给小溪一个惊喜。所以,林子宜没有继续等唐肃,而是留了张字条在他的办公桌上,直接离开,去学校接小溪放学。

  学校外面,看到总统府来接自己的小车,小溪什么也没有多想,自己拉开车门爬上了车,不过,当他看到坐在车里的林子宜时,立刻就一头扑进了林子宜的怀里,眼泪吧嗒吧嗒一下子就掉了下来。

  林子宜抱着嚎啕大哭的儿子,不禁笑了起来,打趣道,“我们家小溪怎么越来越像女孩子了?”

  小溪从林子宜的怀里抬起头来,用衣袖擦了把自己脸上的泪,斜着林子宜道,“妈妈你真没良心,亏我那么爱你,为你掉那么多的眼泪。”

  林子宜眉眼弯弯地笑了起来,捧起儿子的脸,在他的额头上用力亲了一下,一边帮他把书包从背上拿下来一边道,“那妈妈以后再也不惹你伤心了,这样总行了吧。”

  小溪很不屑地撇了撇嘴,“你的话我才不要信。”

  “好吧,那我只能用行动来证明了。”说着,林子宜从包包里拿了一根棒棒糖出来,剥开递给小溪。

  “妈妈,你怎么突然从医院里跑出来了,那叔叔呢?”小溪一边舔着棒棒糖一边闪着亮晶晶的大眼睛问道。

  ——叔叔?!

  林子宜眉心蹙了一下,这才想起来,唐峻因为她受了伤,而且伤的不轻。

  “我不知道,他应该还在医院里吧!”

  小溪“啧啧”两声,鄙视地道,“妈妈,你又没良心了,人家叔叔是为了你才受的伤,你怎么好意思自己跑了,把叔叔一个人丢医院里?”

  林子宜,“.........”

  好吧!她确实挺没良心的。

  ................................................................

  林子宜和小溪没有直接回总统府,而是去了医院看唐峻。

  唐峻的伤势比较严重,现在还在恢复期,自然没那么快出院。

  当他们到病房外的时候,唐峻正坐在窗户前的沙发里,看着窗外,发呆,而一半的窗户是开着的,窗外的冷风,呼呼地灌了进来。

  大雪虽然停了,可是,风却更加冷的刺骨,而眼前唐峻的身上。只穿着薄薄的病号服。

  “唐峻,你干嘛?”

  林子宜有些气恼地冲到窗前把窗户关上,然后转回身来,靠在窗户边,瞪着唐峻。

  “叔叔,你好像很不怕冷哦!”小溪感叹一声,顾自在一旁的沙发里坐下,拿了唐峻的ipad,熟练地解锁,自顾自地无了起来。

  看着突然出现的林子宜母子俩,唐峻原本黯淡无光的眸子,忽然间就亮了起来,笑了笑道,“你不是出院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林子宜醒来,明明他们的病房就在同一层,只不过几十米的距离,可是,她却没来看他一眼。便出院走了。

  林子宜瞪了他一眼,没回答他的话,只伸手过去探了探他的额头,还好,没有发烧,只是挺凉的,估计应该是坐在窗前吹了很久的冷风了。

  “你个骚狐狸,拿开你的脏手,别碰我儿子!”

  正当林子宜要收回手的时候,门口,传来了一道怒吼声,林子宜抬头朝门口看去,只见佐玲已经怒气腾腾地朝她冲了过来,而她的身后,还跟着时宜。

  “你给我滚出去,不要在这里勾-引迷惑我儿子。”说着,佐玲伸手拽住林子宜那只正要收回的手,然后,用力往前拉了一把。

  林子宜脚上穿着高跟鞋,被佐玲这么用力一拉,猝不及防间,整个人往前面踉跄而去。

  晚佐玲一步进来的时宜看到往自己这边踉跄的林子宜,在心里一笑,不动声色地伸出一条腿,拦在林子宜的前面。

  林子宜原本就没稳住重心,再被时宜伸出来的腿绊了一下,这下,整个人都往前扑去。

  唐峻反应过来,“嗖”地从沙发里站了起来,伸手就要去拉林子宜。

  只不过,佐玲却立刻闪身过来,挡在了他和林子宜中间,他伸出去的手,连林子宜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妈妈!”小溪要摔倒的林子宜,立刻就丢了手里的ipad,从沙发上跳下来去救她。

  眼看自己就要扑到地板上。林子宜本能地伸出手,一把用力的抓住了病床边上的护栏,再加上小溪及时冲过来扶住了她,林子宜的身体与地面成45度角悬在半空中,最终没有狼狈地摔倒在地。

  唐峻气恼地推开佐玲,不顾自己身上的伤,用力将林子宜扶了起来。

  “子宜,你没事吧?”

  林子宜眉心微蹙着摇了摇头,右手手腕处,隐隐地痛意传来,林子宜撇了一眼,那里颤着的白色纱布,又见了血色。

  唐峻正在气头上,并没有注意到林子宜手腕上被染红的纱布,只是气愤地瞪着佐玲道,“妈,你太过份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大嫂?”

  “大嫂?!”佐玲冷哼一声,十足的不屑地道,“这种骚狐狸要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是你大嫂,就不应该来........”

  “啊!”佐玲的话音还没有落下,便传来了时宜尖叫的声音。

  大家朝时宜看去,只见小溪抓住了时宜的手,在发狠地咬,时宜的手背上,已经有血丝冒了出来。

  “小溪........”林子宜有些错愕地看着发狠地咬着时宜的小溪,一时心情复杂的不知道要说什么。

  “你个小王八蛋,你是咬上瘾了,是吧!”时宜面色狰狞,说着便扬起手要去打小溪。

  这次,林子宜反应极快,在时宜的手还没有朝小溪落下的时候,便扬手一把制止了时宜,厉声道,“你敢动我儿子试试!”

  时宜哪里是被吓大的,别人被她吓大的还差不多,所以,她咬牙切齿地猛地挣扎一下。

  林子宜身体虚弱,再加上手上伤口又裂开了,时宜猛然一用力,便把林子宜推开了,可是被小溪咬着手却没有挣开脱。

  还好唐峻又及时扶住了林子宜,林子宜微微踉跄一下之后,很快站稳。

  看到时宜又要打小溪,唐峻率先一步控制住了她的手腕,然后用力捏紧。

  同时,林子宜箭步来到茶机前,端过茶几上装着满满一大杯水的水杯,扬手就朝时宜的脸上泼了过去。

  “啊!”

  时宜又是一声尖叫,满满的一杯水,一滴都没有浪费地泼在了时宜的脸上和身上。

  小溪看到时宜脸上滴下来的水,这才心满意足地松了嘴,立刻往后跳开两步,退到了林子宜的身边。

  林子宜看一眼小溪。立刻将他护进怀里。

  时宜一身狼狈地瞪着林子宜和小溪母子俩,那样子,仿佛要吃人般。

  佐玲看着眼前的一幕,有点懵了,一时没反应过来!

  “林子宜,我跟你拼了。”说着,时宜便要挣脱唐峻的手,朝林子宜张牙舞爪冲过去。

  只不过,唐峻用了全身的力气拽得死死地,让时宜完全没有靠近林子宜的机会。

  “时宜,这里是我的病房,没有人欢迎你,请不要在这里发疯,赶紧给我滚!”唐峻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

  “你........”时宜气得快要吐血了。

  不过,随即,她又笑了,讥诮道,“总统先生没过门的未婚妻勾-搭自己的小叔子。这新闻,一定很劲爆吧!”

  说着,时宜又是讥诮一笑,满脸轻蔑地道,“哦!我怎么忘记,总统先生已经不要你了,难怪你要退而求其次,来勾-引唐峻。”

  “啪!”

  时宜的话音才落下,林子宜便狠狠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时宜,我警告你,你要是再乱说话,诋毁我的名声,我要你悔不当初。”

  话落,林子宜牵上小溪,看着唐峻,努力扬了扬唇道,“唐峻。你好好休息,我和小溪先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你。”

  “宝贝儿,我们走吧。”

  “好勒!”小溪欢快地答应一声,和林子宜手牵手,一起大步往外走去。

  “林子宜,你个骚狐狸,有本事你不要靠男人,我看你怎么斗的过我........”

  林子宜听着身后传来的时宜歇斯底里的怒吼声,不禁扬唇笑了笑,却丝毫没有要理会的意思,只和小溪一起大步离开。

  ........................................................

  “妈妈,你的伤口出血了!”

  俩个人进了电梯之后,小溪才发现,林子宜手腕上缠着的白色纱布,已经被染红了一半。

  林子宜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手腕,“没关系,出了一点点血而已。”

  小溪看着那被血染红的纱布。小小的眉头拧了起来。

  虽然林子宜的话说的那么的不以为意,可是,小溪却感觉那伤口一定很疼很疼。

  “妈妈,我们还是先去找付叔叔帮你处理伤口,然后再回家吧?”

  林子宜摇了摇头,“不早了,我们还是先回家,等到了家再处理。”

  现在已经快六点了,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就算不堵车,从医院到总统府,也要至少半小时。

  林子宜担心,如果她处理好了伤口之后再回去,如果唐肃准时下班回家,会看不到他们母子俩。

  她再也不想唐肃下班回到家后,除了佣人和警卫,家里一个人也没有。

  看到林子宜的坚持。小溪紧抿着唇,你个小老头似地轻叹了口气,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一路都小心翼翼地看着林子宜的右手,生怕她的右手,碰到了哪里。

  ........................................

  唐肃其实是故意把会议时间拖长,想惩罚林子宜一个人呆在办公室里等他的,结果没料到,快五点半的时候,他自己率先没能忍住,结束了会议回办公室。

  不过,满怀期待地回到办公室后,看到的却不是林子宜,而是办公桌上的一张字纸。

  当意识到,在林子宜的心里,儿子还是比他更重要的时候,唐肃的脸色当即就变的臭臭的,原本是打算等到林子宜主动打电话给。求他回去的时候,他再回去的,可是坐在办公桌前,唐肃却发现自己根本什么都看不进去。

  一想到林子宜还那么虚弱的身体,他当即拨了秦硕的内线,让他把今天重要的文件整理出来送到总统府去,然后,挂了电话,拿了大衣,大步离开了办公室,回家去。

  只是,回到家,他仍旧没有发现林子宜的身影。

  看了看时间,已经六点多了,就算去接小溪放学,也早该到家了。

  “夫人和小少爷呢?”男人一边脱下身上的大衣丢出去,一边沉着脸问总管。

  总管恭敬地伸着双手接着男人脱下来的大衣,回答道。“夫人和小少爷还没有回来,说是去医院看二少爷了。”

  听着总管的回答,男人的脸色更沉了,斜了总管一眼,什么也没有说,大步便往二楼走去。

  不过,他才走了几步,外面便传来了汽车引擎的声音。

  唐肃当然知道,是林子宜回来了,当即,他便停下了脚步,转身,抬眸,定定地看向门口。

  ........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62章 她来了,请别慌!(五)-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