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黄金城娱乐 >

第250章 岁月长,衣裳薄(七)-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发布时间:2018-08-27 17:1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黄金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49章 岁月长,衣裳薄(六)-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在给小溪上课的房间里,时宜一开始的时候还诧异,小溪怎么突然就愿意乖乖地跟着她来上课了,当她在小黑板上,写出一句冗长的根本不是小朋友能看懂的法语,回头看向小溪的时候,立刻就明白了。

  此刻,小家伙坐在椅子上,双手撑在大腿的两侧,两条腿晃呀晃,仰着颗大脑袋,一双黑亮的大眼睛里,充满着敌意和蔑视,以及厌恶地半眯着时宜。

  时宜看着小溪的样子,心里咬牙切齿了一把,可是,脸上却是挂着友好的笑容道,“来,小溪,我们开始上课吧。”

  小溪满脸恶心地“切”了一声,从椅子上滑了下来,然后,双手背到身后,挺起胸脯昂起头,像个小老头儿似地眯着时宜道,“我才不是要来上课的!我是来警告你,别整天做白日梦,幻想着当我的后妈!我告诉你。窗户都没有。“

  时宜这阵子,早就受够了小溪,一直强忍着没有发作。

  现在,听着小溪的话,时宜恨不得立刻就把小溪给撕了。

  不过,一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得到了唐肃的青睐,如果现在爆发,岂不是功亏于溃!

  ”没有啦!老师没有想过要给你当后妈啦。”时宜微笑着走到小溪面前,想要伸手去揉小溪的头,却被小溪厌恶的躲开。

  “别拿你的臭手碰我!”小家伙恶狠狠地瞪着时宜,看着她的眼神,就像看着一坨屎般恶心。

  时宜暗暗咬了一下牙,眼里,划过一丝阴鸷,然后,立刻又恢复刚才的样子,继续面带微笑地道,“其实老师很喜欢你的,以后如果我们能住在一起的话,我一定会对你很好很好的,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买。”

  “呸!”

  小溪又不傻,岂能听不出时宜话里的意思是多么的不要脸,所以他直接往时宜脸上喷了一口口水,脸上的表情,要多厌恶有多厌恶。

  “别做你的千秋大梦了,我才不要跟你住在一起,我老爸更加不会喜欢你。”

  时宜抬手摸了一下脸上粘粘的液体,这辈子。还没有谁敢这样对她,直接把口水吐她的脸上,所以,这一瞬,她所有的隐忍和伪装,都达到了爆发的顶点,原本带着微笑的一脸张亮的脸蛋,此刻,越来越黑,越来越扭曲,眼睛里透出来的阴鸷,也越来越浓烈。

  小溪看着眼前就要爆发了的时宜,立刻便觉得事情不妙。

  小溪才不傻,知道要是打起来的话,自己肯定是打不过时宜的,所以,他的小脑袋瓜子灵光一闪,拔腿就想往外跑。

  不过,他才迈开腿,还没开始跑,一只手便伸了来去,抓住了他衣服后面的领子。

  时宜一只手拎住小溪的衣领,另外一只手快速地把小溪的嘴巴给捂住,然后,拎着他衣领的手,又改为勒着他的脖子,抵着后牙槽道,“竟然敢吐我口水,今天不收拾收拾你,你就不知道我是你的老师,不明白什么叫做要尊敬师长。”

  小溪两只小手攀上时宜勒着他脖子的手,不停地发出“嗯.......”“嗯.......”的声音,想要挣开时宜的钳制。

  可是,小溪不过是一个才七岁的孩子,力气哪里有发了狠的时宜大。

  时宜用了蛮力,把小溪勒的很紧,小溪连呼吸都开始变得困难,一张原本粉嫩的小脸,开始隐隐地泛白。

  时宜勒着小溪,把他拖到她放包包的桌子旁,然后,松开勒着他脖子的手,从包包里翻出一根又细又长的针,对着小溪的屁股便用力扎了下去。

  “嗯.......!”

  当时宜手里的针用力扎下去的时候,小溪惨叫一声,不过因为嘴巴仍旧被时宜用力的堵住,小溪根本叫不出来,而且,头部被钳制在时宜的手臂和腹部之间的位置,小溪一时也没有挣扎开来。

  “怎么样?很痛对不对?”时宜冷笑,面部扭曲到狰狞,抬手又用力狠狠扎了小溪一针。

  这根针,可是她这几天专门准备了用来对付小溪的,她已经问过医生了,被这种针扎了,会很痛,但是,却完全看不到伤口,更加不会流血,用来教训小溪这种孩子,最合适不过了。

  时宜猛地一针,让小溪又惨叫了一声,不过,声音被堵住了,根本发不出来。

  “你个小杂种,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在我面前乱叫,还敢不敢在你爸爸面前说我坏话,说我上的课是垃圾,说我说话是放屁。”说着,时宜又是狠狠一针朝小溪的屁股扎了下去。

  “嗯.......!”

  小溪惨叫,猛然间使出吃奶的力气,这一次,终于挣脱了时宜的钳制,然后抓住她的手,张开嘴一口狠狠地咬在了时宜的虎口处。

  “啊!”

  这回,轮到时宜惨叫一声了,她没想到小溪力气这么大,竟然挣脱了。

  小溪狠狠咬了时宜一口后,拔腿便往门口的方向跑去。

  见到小溪要跑,时宜第一反应就是要去抓他回来,所以,立刻就去追小溪,只不过,她才跑两步,套着十厘米高跟鞋的脚,一拐,时宜重心不稳,整个人往一侧倒去.......

  “砰!”

  就在时宜倒地的时候,头砸在了一旁椅子的一角,发出一声巨响。

  “啊!”

  时宜又是一声惨叫,然后,整个人摔倒在了地上。

  她侧躺在地上,脚拐了,头也撞破了,格外好看的鲜艳液体,顺着她的头沿着鬓角往下滑。

  时宜的惨叫,让小溪忍不住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看到摔倒在地。头上挂彩,疼到面部扭曲的时宜,小溪捂着嘴巴笑了笑,然后拉开门,准备离开。

  不过,正当小溪拉开,林子宜和唐飒已经跑了过来,出现在门口。

  “小溪,你没事吧?”林子宜站到小溪面前,俯身握住他小小的肩膀,一脸担忧急切地问道。

  小溪眯着眼睛一笑,摇头道,“我没事,有事的是她。”

  说着。小溪指了指身后。

  林子宜和唐飒顺着小溪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看到倒在地上半边脸都是血的时宜,两个人的表情,一时都是说不出的怪异,有好笑,又有惊讶,还有对小溪的赞赏.......

  这时,听到时宜惨叫声的唐肃也大步走了过来,出现在大家的眼前。

  时宜一看到出现的唐肃,脸上的表情,更加夸张,要多痛苦有多痛苦,要多委屈有多委屈,眼泪忽然就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大颗大颗的夺眶而出,混和着鲜血,一起往下流。

  唐肃没有任何情绪的目光扫了一眼林子宜、小溪还有唐飒三个人,然后,当看到地上那悲惨的不成样子的时宜的时候,一张俊脸,立刻就沉了。

  “怎么回事?”

  “她欺负我!”看到唐肃一出现,不帮自己,反而有要帮时宜的架势,小溪立刻就来气,指着时宜大声控诉道,“她堵我的嘴巴,勒我的脖子,用针扎我,还骂我是小杂种!”

  “小溪.......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时宜侧躺在地上,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一边说一边哭得楚楚动人地道,“可是.......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好孩子.......也一直很喜欢你.......就算你不喜欢我.......也不能这样对我.......”

  听着时宜的哭,小溪气的直咬牙,眼睛都要冒火了,林子宜和唐飒也根本不知道事情的经过,所以,一时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不过,林子宜却是搂住小溪,把他紧紧地抱在怀里。

  唐肃看到林子宜将小溪护进怀里的动作,莫名地就来气,斜睨了他们母子俩一眼,大步走到时宜身边。将她扶了起来。

  不过,才被扶了起来,时宜便顺势倒进了唐肃的怀里,然后,双手攀在了唐肃的胸前,然后楚楚可怜地道,“总统先生,我的脚拐了,好痛!”

  唐肃下意识地想要去推开时宜,可是转念一想,他要去推时宜的动作,又顿住了,大掌转而扣上了她的腰,将她搂在怀里。

  林子宜看到这一幕。心里,莫名的也来了火气!唐飒则是微微瞪大了双眼,不明白唐肃这是想要干嘛。

  小溪磨着牙瞪着唐肃和他怀里的时宜,一双大眼睛里简直可以喷火了。

  “小溪,是不是你欺负时宜老师?”唐肃目光柔和地看了一眼怀里的时宜,然后,又沉着脸问小溪。

  “我没有。”小溪大叫一声,被气坏了。

  “你不肯说实话,是吧!”

  唐肃知道,自家的儿子可不是个好管的,连和他这个老爸都可以对着干,更何况是时宜,现加上,时宜现在的这个样子,如果说是时宜欺负了小溪,那怎么样也不会有人相信。

  所以,唐肃又目光温和地看着怀里的时宜,声音也格外好听地道,“时宜老师,那你来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时宜抬着朦胧的泪眼,楚楚动人、深情款款地望着唐肃,抽泣着道,“我来都已经在黑板上写好了今天要上课的内容准备给他上课了,可是小溪忽然从椅子上跳下来骂我,还对着我吐口水。”

  说着,时宜吸了吸鼻子,又往唐肃怀里蹭了蹭。又继续道,“我本来是想好好教育一下小溪,就算不喜欢我,也不能用这种过激的方式,没想到,他竟然抓住我的手,狠狠咬了我一口。”

  时宜抬起手来,将小溪在她虎口处留下的两排深深的牙印,给唐肃看。

  唐肃看着那两排还在冒着血珠的牙印,忽然就想到了,林子宜以前咬他的时候.......

  林子宜和唐飒看到那牙印,眉心皆是微蹙了一下,不过却不相信,事情会这么的简单一。更加不相信,小溪是这种无理霸道的孩子。

  “你胡说,明明是你.......”

  “住嘴!“小溪的话,还没有说完,唐肃便呵斥一声,”我让你说话了吗?“

  小溪狠狠地瞪着唐肃,被气的快要炸了。

  ”时宜老师,你接着说。“唐肃的语气,又恢复了温柔。

  真的是温柔,温柔地让林子宜都有种想要吐的冲动。

  ”小溪咬了我之后,又狠狠用力推了我一把。“时宜又抽泣一声,继续道,”我没站稳,脚拐了一下,然后,就摔倒了,头掉到了椅子上。“

  ”你个臭女人,坏女人,谎话精,丑八怪,老巫婆,你就是想勾-引我爸爸!“小溪能一时间想到的骂女人的话,都用上了,两只大眼睛,怒火熊熊,”我告诉你,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林睿溪,你给我闭嘴!“唐肃凌厉的目光射向小溪,”做错了事情不知道认错还嘴硬!从现在开始,你给我去面壁思索,直到你认识错误给时宜老师道歉为止,否则,不许吃饭,也不许睡觉。”

  “唐肃,你够了!”林子宜终于忍不下去,发飙了,“你有没有搞清楚你现在搂着的女人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女人?就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去惩罚你儿子!难道,你这个总统,就是这样当的吗?”

  “林!子!宜!!”唐肃的脸色,因为林子宜的发,瞬间沉到了极点。

  如果只是林子宜只是单纯的吃醋,那他会很开心,可是,林子宜话里的意思,已经明显地对他这个人,进行了质疑。

  骄傲如唐肃,又怎么可能不生气。

  “林小姐,就算你跟小溪一样,不喜欢我,可是,也不能这样诽谤我呀!更加不能质疑总统先生,他可是历届以为,民众最爱戴的一届总统呢!”说到后面一句话的时候,时宜的骄傲与自豪之情,不知道有多夸张,就好像总统先生是她家的一样。

  林子宜听着时宜的话,不由笑了。

  唐飒看着这一幕,拧了拧眉,开口道,“大哥,你不能凭时宜的一面之词就给小溪定罪,总该问问小溪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吧。”

  “不用了。”林子宜冷笑了一声,所有的难受,压抑在心里,一丝都没有表现在脸上,她云淡风轻地道,“既然总统已经相信了时宜小姐的话,就算小溪说一万遍,也未必能改变得了什么。”

  话落,林子宜牵起小溪,“小溪,我们走吧!妈妈同意,以后再也不让时宜给你上课了。”

  小溪委屈的想哭,可是,他却强忍住了。

  小手紧紧地握住林子宜的手,点头“嗯”了一声,转身就要跟林子宜一起离开。

  “林子宜,你给我站住!”

  林子宜对自己的无视,让唐肃的肺,都快气炸了,眼里的怒火,喷涌而出,丝毫都不加掩饰。

  林子宜脚步顿住,那么优雅而又漫不经心地回头。微笑着回头,“总统先生,你是不是也想让我跟着小溪一起去面壁思过?也让我向时小姐道歉,不道歉,就不许吃饭不许睡?!”

  “总统先生,对不起.......”原本停止哭泣的时宜,又抽泣了起来,贴在唐肃的胸口,一脸内疚地道,“都是我不好,才惹得您生气,害得您和林小姐吵架,害得林小姐误会您,生您的气.......”

  “时宜。你给我闭嘴!”时宜的那副白莲花圣母的样子,让林子宜恶心到了极点,“以前我还觉得,你想勾-引我们的总统大人,简直是痴人说梦,不过.......”

  说着,林子宜冷笑了一笑。

  唐肃看着她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都快疯了。

  然后,她听到林子宜继续云淡风轻地道,“不过,现我,我觉得,你和我们的总统大人,还真!般!配!!”

  “林!子!宜!!”唐肃真的疯了。扔了怀里一直搂着的时宜,箭步就冲到了林子宜面前,然后,一把扣住她的手腕,那样子,仿佛是要吃人般。

  时宜一下子失去的依靠,整个人倒在了地上,然后,又是“啊”一声娇滴滴的惨叫,不过,却没有打算要理会她。

  站在一旁的唐飒看着眼前剑拔弩张的林子宜和唐肃,也快疯了,这两个人,今晚是不是都吃错药了。

  小溪也被唐肃的样子吓到了。不自觉地便往林子宜的身后缩了缩,一双黑亮黑亮的大眼睛里含着泪,怯生生地看着唐肃,一个字也不敢说了。

  “大哥.......”

  “刚才的话,你再说一遍。”唐肃的声音,是从牙缝里迸出来的,额头的青筋,隐隐地爆跳。

  林子宜气死人不偿死的优雅一笑,缓缓地开口话道,“总统先生和时宜小姐,郎才女貌,真的很般配,如果总统先生想要跟我退婚,我随时恭候。”

  “林子宜,你疯.......”了吗?

  唐飒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就见唐肃已经扬起手,要朝林子宜的脸上落下去。

  唐飒反应过来,立刻就扑了过去,一把握住了唐肃扬到了半空中的手。

  唐肃的手,硬生生地停在了半空中,没有落下,却不是因为唐飒的阻止,而是到了这最后一刻,他突然就舍不得了。

  看到唐肃的手最终没有落在林子宜脸上,时宜在心里那个不爽呀!

  她从地上爬了一声,一瘸一拐地走到唐肃身边,双手攀上他的手臂,又贴了上去。一副赢若的美人样子看着林子宜,很是抱歉地道,“林小姐,你千万不要误会,我和总统先生其实不是你想像的那样的,总统先生.......”

  “啪!”

  时宜的话还没有说话,林子宜狠狠的一巴掌,便甩在了时宜的脸上。

  刚才唐肃扬起的手,就像一把刀,虽然他的手最终被唐飒制止了,没有落在她的脸上,可是,那把刀,却已经插进了她的心里。

  她根本就不爱唐肃。可是,为什么,此刻,心里却那么的痛那么的难受。

  所以,她直接把自己的难受,发泄在了时宜的身上。

  时宜瞪大眼睛看着林子宜,不敢相信,她竟然打了自己一巴掌,几乎是本能的,她便想回林子宜一巴掌,可是,一想到身边站着的人是唐肃,她便硬生生忍了,还抽泣着道。“林小姐,如果打我可以让你不再生总统先生的气的话,你就再打我两个巴掌吧。”

  林子宜冷笑一声,果真扬手便又要赏时宜一巴掌。

  只是,这一巴掌还没有落下,手腕便被一只有力的大掌给牢牢扣住了。

  唐肃眯着林子宜,一字一顿,字字清晰的像刀锋一般地道,“林子宜,滚!”

  林子宜回敬着唐肃,淡淡一笑,将自己的手,从唐肃的手里面慢慢抽了出来,然后。牵着小溪,转身,大步离开,身影,决然的没有一丝的感情和温度,甚至是比那时,她开枪打伤唐肃,毅然转身离开时,更加冷漠无情。

  “林子宜,离开了,就不要再回来。”唐肃怒吼,双目,在瞬间变得猩红。

  时宜感觉到唐肃浑身那猛烈的颤抖,心里不禁一个寒噤。也抖了抖,不过,却仍旧紧紧地搂着唐肃的手臂不松开,看着林子宜和小溪离开的背影,心里,说不出来的畅快和得意,用一巴掌换来林子宜和小溪的离开,那简直太值了。

  “林子宜!”唐飒真的快被林子宜和唐肃搞疯了,叫了林子宜一声,见她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拔腿就想要追上去,却被唐肃一把拉住了。

  “让她走!”唐肃的嗓音,只是在短暂的瞬间,已经变得沙哑,夹杂了无数的痛和恨在里面。

  “大哥.........”唐飒无奈极了,什么时候,她素来成熟沉稳的大哥,竟然变得这般的幼稚和任性。

  唐肃却拽紧她,没有松。

  “总统先生,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时宜的话还没有说完,唐肃被时宜搂着的手臂猛然用力一甩,将时宜像个破布娃娃一样甩了出去。

  “砰!”的一声,时宜又摔到在了地板上,而且,头部,又被狠狠撞了一下。

  .......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51章 岁月长,衣裳薄(八)-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