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黄金城娱乐 >

第249章 岁月长,衣裳薄(六)-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发布时间:2018-08-27 17:1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黄金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48章 岁月长,衣裳薄(五)-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车了,缓缓开到主楼前停下,警卫立刻过来,为林子宜和小溪拉开了车门。

  林子宜坐在副驾驶座上,忽然就有些不愿意下车,因为,她心里有一种隐隐的预感,自己今天来大宅,是来找羞辱的。

  唐峻见林子宜坐在车里,久久地不愿意下来,走到副驾驶座的车门前,笑着打趣道,“怎么不下来?不会是真的怕爷爷吧?”

  刚才林子宜看到的一幕,唐峻并没有看到。

  林子宜扯着唇角笑了笑,来都来了,现在赖在车上不下去是怎么回事?更何况,现在,她才是唐肃名正言顺的未婚妻,就算唐肃想要羞辱他,最多也就是我不喜欢你了,要和你解除婚约之类的话。

  如果唐肃当真在她的面前说出诸如此类的话的话,她一定毫不留恋,调头就走,走之前,再送上一句,“祝你幸福。”

  对,还要带上小溪。

  “对呀,确实有点怕,到时候你可要罩着我。”林子宜也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

  如果自己真的被唐肃和时宜羞辱,连一个想要保护她的人都没有,那会多难堪。

  话落,林子宜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车外,小溪站在车门的几步远处,一边继续“咔嚓”“咔嚓”狠狠地咬着薯片,一边眯着眼睛,狠狠地盯着朝主楼走过来的唐肃和时宜,仿佛他嘴里被咬得“咔嚓”的薯片,就是时宜般。

  唐峻注意到小溪的异常。顺着他的视线望了过去,当看到时宜身上披着的唐肃的烟灰色风衣外套的时候,他立刻就明白了,林子宜刚才为什么在车上发呆,不肯下来了。

  时宜他自然是认识的,而且从小就认识了,是他母亲佐玲的好姐妹的女儿。

  不过,唐峻从小就不喜欢时宜,各方面都不喜欢。

  而唐肃的风衣披在时宜身上,唐峻并不认为,唐肃对时宜有什么,或许只是一时绅士的举动罢了,毕竟深秋的傍晚。风一吹,确实挺冷的。

  “大哥。”唐峻看向唐肃,像以前一个唤他。

  唐肃淡淡颔首,目光从唐峻的身上,掠过林子宜,然后,落在小溪的身上,和他‘怨恨又恶毒’的目光,对上。

  说实话,小溪虽然很爱唐肃这个老爸,可是心里对唐肃还是又敬又怕的,不过这一次,他显然豁出去了。抗诉的眼神倔犟地和唐肃对视着,就是不退缩,也完全没有要开口叫他的打算。

  唐肃在心里笑了一下!

  这小子,跟林子宜一个德性。

  “唐峻。”时宜像是挑衅般地拢了拢身上唐肃的风衣,落落大方地看着唐峻,笑意优雅又得体地唤他一声,然后才看向林子宜,“林小姐,你好。”

  那姿态,仿佛她才是这个大宅的女主人,是唐肃的未婚妻。

  林子宜笑了笑,目光从唐肃的身上,转移到时宜的身上,很是随意地问道,“今天小溪又要上法语课吗?”

  今天的时宜,穿着一身高贵又端庄的鹅黄色及膝长裙,化着不浓不淡恰到好处的妆容,一头乌黑的大-波-浪长发及腰,说不出的好看。

  相比之下,时宜是一个高贵优雅的大家闺秀,而她的穿着打扮,则像一个不董事的学生。

  “是呀!小溪一个星期有两节法语课,原本是明天的,但是明天我有事,所以就临时改天今天的。”时宜唇角弯弯地道,姿态优雅。

  林子宜笑了,什么时候,总统家的儿子,上课时间要由一个老师来做主了。

  唐肃站在时宜的身边,像座雕塑一般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倒是唐峻拧了拧眉,有点看不下去了。

  “我才不要再上你的法语课,简直是垃圾。”小溪沉着张小脸对着时宜冷哼了一声,又斜睨时宜一眼,继续道,“还有,以后你不是我的老师,不要再叫我的名字,我的名字,不是随便一个人都可以叫的。”

  说完,小溪直接拉起林子宜的手,另外一只手不停地在鼻子前扇着风道,“妈妈,这里的空气好臭,也不知道是谁放了屁,我们赶紧进去吧,快被熏死了。”

  说着,小溪便拉着林子宜往主楼里走。

  因为儿子的几句话,林子宜刚才的郁闷心情,一下子便全部烟消云散了。

  这么毒舌的儿子,也不知道是继承了谁。

  唐肃面无表情地觑了从自己身边大步走过的母子俩,眉梢微微一挑,说了一句,“时宜老师,我们也进去吧。”

  然后,没等时宜反应过来,他便率先抬起脚步,跟在了林子宜母子后面。

  时宜暗暗咬牙,烟灰色风衣下的手,紧握拳头,如果不是唐肃的声音将她唤醒,她漂亮的指甲,已经掐进了掌心的肉里。

  “好的,总统先生。”时宜从刚才的咬牙切齿中回过神来,大步去追唐肃。

  待大家都转身走后,唐峻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小溪这孩子,太可爱了。

  ..........................................................

  来到大厅,小溪牵着林子宜来到大家的面前,看着沙发上坐着的老爷子和唐鼎年,介绍道,“妈妈,这是太爷爷,这是爷爷。”

  说着,小溪又看向一旁的唐飒,继续道,“这是姑姑,你认识的。就不用介绍了。”

  沙发上,还坐着一个佐玲,可是,小溪却硬是没向林子宜介绍她。

  林子宜看着老爷子和唐鼎年得体一笑,“爷爷,伯父。”

  然后,又看向一旁的唐飒,冲着她淡淡点了点头。

  老爷子和唐鼎年皆是应了一声,唐飒则是一笑,算是回应。

  原本佐玲眼巴巴地等着小溪介绍自己,谁知没等到,现在,又眼巴巴地等着林子宜叫自己。可是,仍旧没等到。

  所以,佐玲的脸色,瞬间就沉了。

  “子宜,过来,到爷爷这儿来坐吧。”老爷子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对林子宜,第一次露出慈爱的神色来。

  自从以为唐飒出事后,老爷子的心里,就已经彻底接纳了林子宜这个孙媳妇了,如今即使知道林子宜失忆了,可是,他心里对林子宜的那份认可,却是不会轻易改变了。

  林子宜点点头,来到老爷子的身边坐下,“谢谢爷爷。”

  小溪也一蹦一跳地跑过去,挤在林子宜和老爷子的中间位置,然后“吧唧”一下亲了老爷子一口,一脸讨好地道,“太爷爷,我越来越爱你了。”

  小溪一句讨好的话,逗的老爷子“哈哈”大笑,“你小子,什么时候嘴巴这么甜了,跟摸了蜜似的。”

  “没有呀!其实我一直很爱太爷爷的,只是一直憋在心里没有说出来而已。”

  小溪这话,逗的老爷子心情更好了。

  唐肃进来,看到林子宜和老爷子相处甚欢的一幕,而且,又有小溪在,完全不用担心除了他自己外,谁还会为难林子宜,所以,一句话不说地便转身往楼上走,去书房。

  见到唐肃就这样往楼上走了,时宜大脑还有点不冷静,转身也要跟着唐肃往楼上走。

  “时小姐,你这是去干嘛呢?”老爷子眼角的余光瞟到时宜身上披着的唐肃的风衣,而且转身要跟着往楼上走。原本眉开眼笑的他,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声音格外威严地道。

  “呃.........”时宜脚步停了下来,一时有些窘迫,低头看到自己身上的风衣,立刻道,“我去把衣服还给总统先生。”

  “不用了,交给管家就好。”

  老爷子话音刚落,管家便立刻向前,“时小姐,把总统先生的衣服交给我吧。”

  时宜脸色白了白,却还是尽量得体地笑了笑,把唐肃的风衣脱下来。交给了管家。

  “时宜,来伯母这里坐。”见到时宜的尴尬,佐玲立刻及时出声解围道。

  时宜一笑,朝佐玲走了过去,“谢谢伯母。”

  小溪朝时宜翻了个白眼,冷“哼”一声,又继续哄老爷子开心。

  这时,唐峻走了过来,“爷爷,爸,妈,我去楼上找大哥。”

  唐鼎年看着小儿子淡淡颔首,“去吧。”

  唐峻一笑,转身朝楼上走去。

  “子宜,听说你失忆了,怎么会突然失忆了呢?”看着唐峻转身离开后,唐鼎年转头问林子宜道,神色里,没有什么慈爱,但是也并不冷淡。

  毕竟,他和林子宜,这才是第二次见面,而且第一次,林子宜还是以安奕泽女朋友的身份,出现在他的面前。

  “失忆了好,失忆了。自己以前干了些什么事情,就全部不用记得了,也不用心里亏得慌了。”坐在唐鼎年身边的佐玲自从搬进了大宅后,在老爷子的面前,也是越来越大胆了,完全不顾及老爷子的面子,凉凉地开口道。

  老爷子一记威武的眼神朝佐玲扫过去,嗓音又沉沉地道,“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老爷子的眼神,太冷太凌厉,佐玲心里一个寒噤,立刻便噤了声,尴尬地错开了视线。

  林子宜看向唐鼎年,嘴角,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回答道,“因为一次意外,醒来后人没事,不过却失忆了。”

  确实没有人告诉过林子宜,她失忆的真正原因,只是骗她是因为一次意外才导致她失忆的。

  所以,林子宜没有撒谎。

  “那你离开的这段时间,都在哪里?”唐鼎年继续问道。

  “跟我的父母住在一起。”

  “你父母?!”唐鼎年一脸疑惑。

  唐鼎年跟老爷子和唐肃不同,他是一个纯粹的商人,再加上他之跟老爷子和唐肃的关系也很糟糕。所以,对于以前一切的事情,全部都不知道。

  不知道林子宜是叶素素的女儿,也不知道林昊天被厉默衍替换的事情,就连假的林昊天被毒蛇咬死,他都不知道。

  因为一切的消息,都被唐肃封锁了。

  他唯一知道的,就是林子宜从小没有母亲,而林昊天,应该还在监狱里。

  “是呀,我父亲林昊天,我母亲凌婉婉。”林子宜回答道。

  回f国之前,叶素素已经为林子宜安排好了一切,也交待了一切,就连她自己的身份,也改成了林昊天的妻子,凌婉婉。

  唐鼎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不傻,知道其中肯定牵扯了很多的事情,现在这种情况下,他并不适合多问。

  “没想到你找到母亲了,这是好事,要恭喜你。”

  林子宜点头笑笑,“谢谢伯父。”

  老爷子也会心地笑了笑,叶素素这回,终于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

  ...........................................................

  楼上。唐峻换了一身休闲的家居服,然后去唐肃的书房门口敲门。

  唐肃看着手中的文件,头也不抬地说了一声“进来”。

  “大哥。”唐峻走进去,在书桌前站定。

  唐肃淡淡颔首,仍旧头也不抬地只看着手中的文件,等手里的文件看完了,他才抬起头来,看向唐峻,淡淡地道,“坐吧。”

  唐峻点头,在书桌前坐下。

  “你回来也有一段时间了,打算做点什么?”唐肃靠近椅背里,看着唐峻问道。

  唐峻一笑,“再玩几天,然后去公司,从底层做起。”

  唐肃勾了勾唇,没有再多说什么,又拿了份文件,继续看了起来。

  他虽然并不讨厌唐峻,但是和唐峻却并没有多少实际的兄弟情份,所以,他和唐峻,并不像和唐飒那样可以有很多话说。

  “大哥,......”唐峻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说道,“其实我看得出来,厉叶.......我是说嫂子,虽然她失忆了,但是她还是在乎你的。”

  “是吗?”唐肃不咸不淡地问道。

  “是呀!”唐峻单纯,脱口就道,“我在y国的时候,跟嫂子表白过,她当时毫不犹豫地就拒绝了我。”

  “为什么?”

  “她说他心里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唐峻没有察觉到唐肃眼里那细微的情绪的变化,继续道,“嫂子离开也就大半年,失忆后,她就去y国读书了,据我所知,她在y国读者的时候。除了我,很少和其他异性打交道,所以她说心里有喜欢的人,那个人,一定只可能是你。”

  “你喜欢林子宜?”在唐峻口惹悬河说了一长串之后,得来的,却是唐肃这句问话,而且低沉的嗓音,明显的带了一丝不悦。

  唐峻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说多话了。

  不由咧嘴笑笑,“其实嫂子挺可爱的,就是性格太直了。”

  “你的性格好像比她还直。”唐肃的声音,又沉了两分。

  唐峻又笑了笑,“所以我跟嫂子相处得比较来。”

  唐肃淡淡掀眸觑了唐峻一眼,什么也没有再说了,再次低下头去,看文件。

  唐峻耸了耸眉,已经强烈的意识到,自己好像惹唐肃不开心了。

  “总统先生,二少爷,可以开饭了。”正当气氛有些冷的时候,管家的声音,适时地在门口响了起来。

  唐峻像是溺水的人瞬间得救了一样,立刻便站了起来,“大哥,我们下去吃饭吧。”

  在自己的弟弟面前。唐肃也不是那么没有风度的人,淡淡点了点头道,“你先去,我就来。”

  “好。”

  ..............................................

  唐肃下楼来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坐在餐椅上了,不过,却都没有动筷子,见唐肃过来,唐峻和时宜赶紧都站了起来,林子宜和小溪则只当没看到他,继续坐在位置上。

  唐肃来到餐桌前,管家为他拉开老爷子下首的椅子,唐肃坐下去的时候。淡淡地瞟了一眼坐在他身边的林子宜,什么也没有说,径直坐下。

  人到齐了,老爷子才率先开始动筷子。

  坐在林子宜身边的小溪早就饿了,看到老爷子动了筷子,立刻就拿起筷子自己夹了一个大鸡腿,然后大口地啃了起来。

  “你们两口子怎么回事,怎么这么久都不见你们说句话?”在大家沉默地吃东西的时候,老爷子开口道。

  林子宜看了看身边从坐下到现在,都没有正眼瞧过自己一眼的唐肃,没回话,而是继续沉默地吃着饭。

  “又不是第一天在一起,有什么好说的。”唐肃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

  哎呦喂!老爷子没听错吧。这话竟然是从唐肃嘴里吐出来的。

  看着唐肃那一张臭臭的脸,老爷子立刻就明白了,唐肃这是在生闷气。

  这小子,从小就是这样,对于自己极度在乎的人,一旦较起真来,就能把气一直闷在自己肚子里,憋着。

  不过,这是他们年轻人的事情,要生气就生气吧,反正林子宜也回来了,唐肃总不至于再把林子宜赶走,感情的问题,就让他们自己慢慢解决吧。

  .....................................

  一顿饭,吃得异常的安静。

  等吃完饭,时宜主动说该给小溪上课了。

  小溪原本打算倔到底,就算被唐肃拎出去揍一顿也不去上时宜的课了,可是,他脑子里灵光一闪,立刻又同意了。

  就这样便宜了时宜,那多不爽呀!趁着这最后一节课,他怎么也得好好‘回报’‘回报’她呀!

  于是,小溪相当同话地和时宜一起去了上课的房间。

  林子宜一开始的时候还诧异小溪怎么又愿意去上时宜的课了,直到小溪去上课,走过她身边的时候,冲着她眨了眨眼睛。她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只怕,上课是假,想要‘修理’时宜才是真吧。

  林子宜心里一笑,默默为小溪加油。

  等上溪去上课了,唐肃又回了书房,唐飒则叫了林子宜,一起去花园里走走,唐峻见到,想要跟上去,却被唐鼎年叫住,拖去了书房。

  夜幕下,林子宜和唐飒在花园里边走边随意地聊着,忽然。林子宜的手机响了一下,是有新邮件进来的提示音。

  大概猜到会是谁发过来的,所以,林子宜赶紧掏出了手机,打开一看,果然是厉默衍发过来的。

  “哪个大人物的邮件,这么紧张兮兮的。”唐飒瞟到林子宜手机屏幕,随口问道。

  林子宜皎洁一笑,一边点开邮件一边道,“是我二哥。”

  一听说是厉默衍发来的东西,唐飒顿时就来一兴致,把头凑过去道,“他发什么好东西给你了?你这么开心?”

  林子宜完全不担心唐飒看到邮件的内容,笑着道,“我昨天打电话给我二哥,让他帮我查时宜的资料。”

  唐飒不解,蹙了蹙眉问林子宜道,“你干嘛要查她呀!有必要吗?”

  林子宜笑了笑,没有回答。

  时宜现在是她的情敌,她当然得了解清楚时宜是什么来路啦!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

  既然林子宜不说,唐飒也没有追问,因为好奇厉默衍查到的是些什么内容,所以,跟着她一起看邮件。

  邮件的内容,简直是一页比一页精彩,唐飒想不到,厉默衍的信息渠道,竟然这么厉害,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能把时宜的事情,查得那么清清楚楚,细节都没有放过呀!

  等邮件看完,林子宜和唐飒都有些惊呆了,没想到,看起来高贵又端庄的时宜,竟然有如此丰富多彩的人生阅历,林子宜觉得,一般人,哪怕活十辈子,也未必能活得像时宜二十多年来那么精彩。

  等两个人惊讶完,林子宜回过神来,突然就想到,小溪还正准备要‘修理’时宜的事情。

  但是看现在的情况,凭小溪一个人,没有唐肃和老爷子镇场的话,不一定就是小溪‘修理’时宜了,只怕是‘时宜’修理小溪了。

  毕竟,小溪还是个七岁不到的孩子。

  “小溪有麻烦了,赶紧救他。”说说,林子宜把腿就跑。

  唐飒一头雾气,“喂,林子宜,什么意思?”

  不过,见林子宜已经冲出去好远了,唐飒也顾不得弄清楚了,赶紧就跟了上去。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50章 岁月长,衣裳薄(七)-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