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黄金城娱乐 >

第248章 岁月长,衣裳薄(五)-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发布时间:2018-08-27 17:1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黄金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47章 岁月长,衣裳薄(四)-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进了浴室,站在盥洗台前,林子宜深吸了几口气,拧开水拧头,捧起冷水拍了拍自己红的不正常的脸,让自己一颗跳动节奏不太正常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要是自己没失忆,那该有多好呀!那么像在刚才那种情况下,她肯定就不会表现这么不正常了。

  发现自己大脑里些不太实际的想法,林子宜甩了甩头,随手拿过盥洗台上的牙刷,挤了牙膏,开始刷牙..........只是,刷到一半的时候,林子宜郁闷了。

  因为她后知后觉地才发现,盥洗台上只有一个牙刷,而且她刚才拿牙刷的时候,牙刷上面还有水,明显的,这个牙刷是唐肃的,而且,他不久前才用了。

  这一刻,林子宜简直懊恼的想咬自己一口。

  赶紧将还含在嘴里的牙刷拿了出来,然后,赶紧地倒了水漱口,用水漱完之后,竟然还拿专门的漱口水,又漱了一遍。

  看着那支被自己用过的唐肃的牙刷,林子宜洗干净,放回去。

  可是,放回去之后,又觉得这样不对劲,她用过了,又接着给唐肃用算是怎么回事?

  于是,把牙刷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然后,在盥洗台上的柜子里找牙刷。

  好在,柜子里放了很多全新的牙刷和消过毒的干净毛巾,其它的洗漱用品,也一应俱全。

  拿了新的牙刷和毛巾,林子宜刷完牙,想着唐肃肯定已经换好衣服出去了。所以,便开始放心地放水脱衣服洗澡,她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好好的泡个热水澡,放松一下。

  当她泡在按摩浴缸里,舒服得想要睡过去的时候,浴室的门,“咔嗒”一声,被从外面推开了。

  林子宜猛地睁开眼睛,映入她眼帘的,便是唐肃欣长挺拔的身影,和他那张没有任何表情的棱角分明的脸。

  几乎是下意识地,林子宜便抓过浴缸边缘上的毛巾想要去挡住自己的身体。

  可是,遮住了上面。遮不住下面。

  看着林子宜那慌张的样子,男人不禁好笑地勾了勾唇,一边再自然不过的反手将浴室的门关上,一边凉凉地道,“别遮了,你身上,哪里是我没看过的。”

  林子宜咬住下唇,闭上眼睛,深深地吸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如果不是她现在不着寸缕,她甚至有冲过去狠狠揍唐肃一顿的冲动。

  不过,想想唐肃的话,确实有挺有道理的,她早就跟他发生过关系了,还有什么好遮的。

  睁开双眼,她豁地从浴缸里站了起来,在唐肃渐渐变得灼热的目光下,落落大方地拿过一旁的浴巾,裹上,然后,打着赤脚,大步往外走。

  唐肃看着林子宜那如玉般光洁白嫩、凹凸有致的身子,身体里,抑制不住地便起了强烈的反应。

  就在林子宜大步越过唐肃想要出去的时候,手臂,却倏地被一只温热的大掌给拽住了。

  林子宜蓦地回头,带着防备,“你干嘛?”

  唐肃扣着林子宜手臂的大掌,力道加重,然后,向前一步,靠近她,两人的身体,几乎快要贴在一起。

  他低头,凑近林子宜的红唇,与她呼吸相缠,喷洒着暧昧的气息,嗓音变得有几许暗哑地反问道,“你是我的未婚妻,你说呢?”

  林子宜的身体,几乎是下意识地往后仰了仰,看着唐肃的目光里,有慌乱,有不安,更有强烈的抗拒。

  不过,一想到唐肃曾经对自己的好,还有自己对他的伤害,她便秀眉一拧,心一横,跟要被押往刑场的死刑犯一样,闭上双眼,一副任面前的男人宰割的样子道,“你想干嘛就干嘛吧!”

  看着林子宜那一副极其的不情不愿,仿佛是要被人弓虽暴的样子,唐肃心里原本就在扑腾的小火苗,一下子便窜了起来,变成了熊熊大火。

  他咬牙,瞪着眼前的林子宜,真的恨不得立刻就将她扒光,将她狠狠撞碎,做到她哭着向他求饶为止..........

  下一秒,他用力,一把将林子宜从身边推开。

  林子宜猝不及防,整个人往后踉跄,直到后背撞到冰凉又坚硬的瓷砖上,她才停了下来。

  “林子宜,你记住,我唐肃,从来不是非你不可。”

  沉着脸,咬牙切齿地说完这句话,唐肃没有片刻的停留,转身便大步出了浴室。

  看着唐肃大步离开的背影,林子宜懊恼地简直相咬断自己的舌头。

  明明她回来,就是为了想要为了讨好唐肃,跟他重归于好的,怎么现在才回来一天的时间不到,她就一而再,再而三的若他生气了。

  她真的怀疑,唐肃真的有喜欢失忆前的她吗?又或者,因为失忆,她彻底变了?

  唉!

  ................................

  换好衣服下楼去的时候,唐肃已经不在了,总管说,他已经离开去章台殿了,还好有小溪在,像个欢快的小喇叭一样,从她下楼吃早餐到送到去学校的路上,都一直跟她说过不停。

  送小溪去了学校之后,林子宜便直接去了a大的商学院报道。

  因为身份的问题,知道自己的这张脸,在f国,恐怕不认识的人不多,所以,林子宜特意准备了棒球帽和墨镜。

  下车后,问了地方,林子宜直接往交换生办公室走去。

  交换生办公室的负责人在看到林子宜的资料的时候,因为资料上有照片,就已经确定。林子宜就是他们总统大人的未婚妻,所以,立刻将林子宜到他们学校做交换生的事情,上报了学院的领导。

  未来的第一夫人要到他们学院来学习,这件事情,学院的领导是既兴奋,又惴惴不安,立刻就通过各种渠道,联系上了总统办公厅,向总统办公厅征求意见,他们该怎么对待林子宜这位特殊的学生。

  结果总统办公厅给的指示是:就把林子宜当成普通学生一样,该怎么对待,就怎么对待。

  林子宜到办公室的时候,早就有负责专门接待她了。她的一切手续,完全不用她动手,也不用她跑腿,不过几分钟便全部办的妥妥的。

  办完手续,又有人专门陪着林子宜去宿舍。

  虽然林子宜不一定就会在学院宿舍里住,可是,学院里的准备工作,一定要做足呀,一样都不能少。

  林子宜住的宿舍,是研究生公寓宿舍,一套公寓是两房一厅,住两个人。

  而林子宜的舍友,叫方子晴,是学院经过精心挑选后安排的,是一个学习成绩不是很优秀,但是却特别贤惠又性格脾气相当好在,而且长得也不错,家世背景也还算过得去的女孩子。

  总之学院的目的,就是要林子宜万一住在宿舍的情况下,能和舍友相处愉快。

  方子晴自然是事先就知道了要和自己一起住的人,是未来的总统夫人,所以,见到林子宜的时候,虽然很开心,却并过多的激动,只是很友好很礼貌地跟林子宜打招呼,相互介绍。

  熟悉了宿舍,见过了舍友,负责人又要带着林子宜熟悉学院的环境,不过,被林子宜委婉地拒绝了,因为她也不希望自己是唐肃未婚妻的身份,便被学院特殊照顾,这样,只会对她和对唐肃,产生不良的影响。

  自己一个人在学院时随意转了转,因为戴着棒球帽和墨镜,而林子宜又穿的相当的休闲,看上去,和电视报纸上高贵又端庄的未来总统夫人,完全都不搭调,所以。根本没有人能认出她来。

  不过,却只是有例外的。

  正当林子宜在一幢风格独特的教学楼前驻足的时候,她的肩膀,忽然间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

  林子宜蓦地回头,映入她眼帘的,正是唐峻那张熟悉又亲切的俊颜。

  “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怎么会在这里?”

  两个人几乎同时开口问道。

  意识到两个人的默契,林子宜和唐峻,皆是笑了。

  “你先说。”

  “你先说。”

  两个人又笑了。

  “到底谁先说。”林子宜问道。

  唐峻挑了挑眉,“原来认识的一个学弟申请了来这里做交换生,我过来看看他。”

  说着,唐峻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眯着眼睛打量着林子宜问道,“你不会是也申请了交换生吗?”

  林子宜点头,抿了抿唇角。沉吟一瞬,最终决定跟唐峻说实话道,“不过,是以林子宜的身份被交换过来的。”

  唐峻挑着好看的眉头看着眼前像个才进大学的女生一样的林子宜,深深吁了口气。

  自从他知道了厉叶就是林子宜,只不过是因为失忆而忘记了自己以前的身份,忘记了以前的一切的时候,他便已经将心里那份蠢蠢欲动给深埋了起来。

  即使他以前并没有见过林子宜,可是,从唐鼎年和佐玲的那里,他多少了解了一些林子宜和唐肃的事情。

  他知道,唐肃是真的很爱林子宜的。

  而他只有唐肃这一个大哥,并且是他非常敬重崇拜的大哥,所以,他不会去跟唐肃抢老婆。

  更何况,林子宜对他,并没有任何的男女之意。

  “那我以后,是该叫你厉叶,还是叫你林子宜,或者,叫你大嫂?”

  林子宜“噗嗤”一笑,对于唐峻的释然,相当的开怀。

  “不管是林子宜,还是厉叶,都是我,你想怎么叫都可以。”

  唐峻也笑了,打趣道,“那就叫你‘亲爱的’吧。”

  林子宜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可以!只要你不怕被你大哥听到。”

  林子宜故意搬出唐肃,因为她知道,唐峻对唐肃,有种又敬又有点小害怕的心理。

  不过,其实她心里也清楚,就算真的听到唐峻叫她‘亲爱的’,唐肃也未必会在意。

  唐峻曲起食指,像以前一样,敲了敲林子宜的头,“敢拿我大哥拿压我,你长出息。”

  林子宜笑,“必须呀!要物尽其用嘛。”

  “走吧,一起去吃午饭。”说着,唐峻直接拉住了林子宜的小手臂,“我带你去吃京都最好吃的东西。”

  “好。”

  ...............................

  唐峻带林子宜去的,是京都里最有名的百年老字号——贡月楼。

  虽然贡月楼每天并不限量供应,但是,却经常会人满为患,定不到位置。

  幸好,因为是中午,再加上唐峻提前打电话让人给定了位置,所以,刚好抢到了一个包厢。

  直接将车开到了贡月楼,唐峻将车停在路边的停车位上,然后,和林子宜一起下车,往贡月楼里走,完全没有注意到,马路对面,有总统的专车,快速地开过。

  “阁下,贡月楼前的那个,不是二少爷吗?”车里,坐在副驾驶位上的秦硕看到马路对面正好推开车门下来的唐峻,随意跟后座上闭目养神的男人提到。

  男人听到,自然便睁开了眼睛朝贡月楼的方向看了过去,不过,他第一眼看到的,却不是唐峻,而是从车上下来的林子宜。

  即使林子宜戴了棒球帽和大大的墨镜,他还是一眼便认出了她。

  然后,他便看到唐峻。绕过车头,走向林子宜,那么自然而然地握住她的小手臂,拉着她,往贡月楼里走去。

  男人的脸色,瞬间就沉了。

  “二少爷身边的那个女孩,跟二少爷蛮般配的,应该是二少爷的女朋友吧。”秦硕几乎是自言自词地道,完全没有认出来那个窈窕的背影,是属于林子宜的。

  “回去把国防部明年的军费预算,全部核查一遍,明天早上交给我。”

  啊!

  听到从后座传来的男人冷冷的声音,秦硕立刻就在心里哀嚎了一声。

  不是说了下个星期才要的嘛,怎么改到明天早了呢?要知道,国防部的军费预算,那可谓是一个天文数字,要全部核查一遍,十个人一天一夜不吃不喝不睡也不一定能完成的了呀!

  秦硕不知道,自己哪里又若总统大人不开心了。

  “是,阁下。”

  即使心里已经在滴血,可是,嘴巴上,却是不得不答应。

  .......................

  “喂,你干嘛非得拉着我,难道还怕我丢了不成?”

  林子宜知道,自己现在和唐峻的关系,不比从前,可以很随意,勾肩搭背也无所谓,可如今,她的身份是总统的未婚妻,所以一定得小心注意。

  “对呀,就是怕你丢了。”唐峻回答冲着林子宜俊朗一笑,“要是真把你弄丢了,我怎么跟我大哥交待。”

  林子宜耸耸眉,好吧,拉着就拉着吧,如果她硬是要挣脱,被人注意到,反而不好了。

  ......................

  因为听厉默衍说过,自己在长忆坊开了一家叫“溪边的豆豆”的咖啡店,林子宜想知道。自己离开了这么久,这家咖啡店没了老板,是不是已经关门了。

  所以,和唐峻一起吃过午饭,林子宜便去了长忆坊,而唐峻下午没事,硬是要陪着林子宜一起去看看她的咖啡店,林子宜也没有阻止,两个人一起去了。

  因为失忆,她并不记得咖啡店的具体位置,问后了才知道,原来咖啡店并没有关门,而且,在长忆坊,还很有名,因为咖啡店里的甜品,味道实在是太好了。

  来到咖啡店里的时候,正是大家比较忙碌的时间,因为林子宜太没有露面了,而且墨镜遮住了一半以上的脸部,所以,店里的店员,并没有能一眼认出林子宜来。

  是温暖在忙完,抬起头来第一眼看到林子宜的时候,就觉得特别眼熟,再看第二眼的时候,她便已经确定,站在店里不打算点东西却是四下打量的人。就是林子宜。

  “子宜。”温暖丢下手里的东西,开心地朝林子宜跑了过去。

  林子宜看向温暖,嘴角,扬起礼貌的笑弧。

  其他的店员听到,也立刻反应过来,纷纷开心地朝林子宜围了过来。

  店里的客人注意到,也不停地向林子宜张望,温暖意识到林子宜身份的特殊,立刻跟苏木和陈铭他们带着林子宜去了咖啡店后面的小园子,避开了客人的视线。

  温暖自从跟付辛博和好如初,回到京都之后,便又回了咖啡店里工作,所以,现在的咖啡店,基本上是由她在替林子宜打理的。

  “其实我失忆了,你们是谁,我一个都不记得。”见到大家看着自己的疑惑的眼神,林子宜如实道。

  “那这位是谁?不你是你的新男朋友吧?”温暖看着唐峻,打趣道。

  唐峻被这么打趣,一点都不尴尬,反而伸手直接搂住林子宜的肩膀,笑着道,“对呀,我就是她的新男朋友,像吗?”

  林子宜斜睨了唐峻一眼,“男朋友还有像不像的吗?又不是母子。”

  说着,林子宜又看向大家,用最不会让人产生误会的方式介绍道。“这位是我未婚夫的弟弟,唐峻。”

  林子宜的未婚夫,大家自然都知道是谁,却是从没到,原来唐家从来不在媒体面前露过面的二少爷,竟然也如此的玉树临风,丝毫都不比那些男神级别的一线男明星差。

  大家相互介绍认识了之后,林子宜便问温暖他们关于自己失忆前的事情。

  其实,林子宜现在想要想起以前所有事情的想法,变得越来越强烈了,她真的很想切身去感受,自己以前和唐肃之间到底是一份怎样的感情,为什么现在,她却总是惹得唐肃不开心。

  是因为唐肃变心了,还是因为她变了,不在是以前唐肃喜欢的那个林子宜了。

  林子宜在听大家说关于她以前的事情的时候,唐峻在一旁,也听得津津有味。

  快下午五点的时候,唐峻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看来电显示,唐峻拿起手机,去一旁接电话。

  “爸。”

  “.......”

  “我跟林子宜在一起。”让唐峻忽然之间改口叫林子宜‘大嫂’,他还真改不过来。

  “.......”

  “路上遇到的。”

  “.......”

  “嗯,知道了。”

  挂了电话,唐峻回到位置上,毫不避讳大家,对着林子宜道,“我爸刚打电话过来,邀请你回大宅吃晚饭。”

  林子宜在大脑里飞速地运转,唐峻的爸爸她应该怎么称呼?

  “唐伯父让你带我一起回去吗?”

  唐峻点头,“也是爷爷的意思,大哥忙完也会回大宅。”

  林子宜蹙着眉头思忖了一下,然后凑到唐峻的耳边问,“听说你爷爷很可怕?”

  唐峻笑了,反问道,“可是我怎么觉得你天不怕地不怕?”

  失忆了之后,在第一次见到他的大哥,就敢那么大声地直呼他大哥的姓名,也就只有林子宜这一个女人了。

  林子宜连对着唐峻翻白眼的冲动都有了。

  看了看时间,她答应了今天要去接小溪放学的,所以,跟温暖他们几个又说了几句。便和唐峻一起离开了,直接去学校接小溪。

  小溪虽然不喜欢佐玲,不过对唐峻这个叔叔还是蛮喜欢的,因为他和唐峻有很多的共同爱好和语言。

  比方说,玩游戏。

  比方说,吃好吃的。

  又比方说,一起讨论美女。

  等等.......

  所以,看到唐峻和林子宜一起来接自己放学,小溪开心翻了,一路上和唐峻噼哩叭啦说个没停,林子宜则在一旁当忠实的听众。

  当车快要开到唐家大宅的时候,林子宜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

  她低头,将自己的身上打量了一遍。

  今天的她,穿着一件牛仔外套。里面,是一条乳白色的针织长裙,脚上,是一双驼色的摩皮平跟靴子,头发也没有弄,就一直披散着,妆也没有化,就一张素颜。

  就她这副样子去见唐家的家长们,会不会太失礼了,而且,她什么礼物也没有准备。

  “可不可以调个头,我们先去一趟商场?”

  “去商场干嘛?”唐峻一边开车一边瞟了林子宜一眼,不解地问道。

  “你看我这个样子,合适去见你爷爷跟你爸爸吧?”

  唐峻笑了笑。“我觉得挺好的,自然干净,看起来很舒服。”

  说着,唐峻看了一眼后视镜,对着坐在后座的小溪道,“对吧,小溪。”

  小溪一边“咔嚓”“咔嚓”咬着薯片,一边很认同地点点头,“对呀!我觉得很好看呀,甩了时老师十条街呢。”

  林子宜嘴角抽了抽,不明白小溪为什么要拿自己跟时宜比。

  “那我总应该带点礼物吧?”

  “不用,你之前已经去过很多次大宅了,又不是第一次去,干嘛还得带礼物呀!”小溪继续“咔嚓”“咔嚓”咬着薯片。一脸不屑地道,“就算你带了礼物,也没人会看得上呀!”

  唐峻一笑,“小溪说得对,把我想说的都说了。”

  林子宜白了两个沆瀣一气的家伙一眼,没说话了。

  很快,经过一道道守卫,车子开进了唐家大宅,当林子宜透过明净的车窗,视线投向窗外,无意中看到不远处的花园里,唐肃脱下自己身上的风衣,披在一个窈窕的女人身上的时候,林子宜的胸口,就好像被堵了一团棉花似的,不舒服。

  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时宜。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49章 岁月长,衣裳薄(六)-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