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黄金城娱乐 >

第247章 岁月长,衣裳薄(四)-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发布时间:2018-08-27 17:1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黄金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46章 岁月长,衣裳薄(三)-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老爸,我不喜欢时老师上的法语课,我要换老师。”一进屋,小溪挺着他的小胸脯,强烈的要求道。

  男人掀眸,淡淡地睐了小家伙一眼,“可我怎么觉得,时宜老师上的课,挺好的。”

  说‘时宜老师’四个字的时候,男人特别加了淡淡的暧昧在里面,不是特别明显,却不容人忽视。

  “那是你觉得!但是课是我在上,又不是你在上!”小溪小嘴巴一撅,铁了心道,“我不管,反正我就是要换法语老师,要不然,我就不学法语了。”

  林子宜在一旁静静地看着雄赳赳气昂昂威胁总统先生的某个不怕死的小朋友,心里,暗暗打鼓。

  不过,她知道,现在,还不是她说话的时候。

  而且,她现在人微言轻,就算开口说了话,也不一定起作用。

  男人的嘴角,漫不经心地一勾,嗤笑了一声。

  这个世界上。除了唐老爷子外,也就林子宜母子俩敢在他的面前这么横了。

  “好呀!你要是不想学法语了,那从明天开始,就不要学了吧。”唐肃皮笑肉不笑地道。

  小溪听了唐肃的话,简直惊呆了!

  不可能呀!老爸不可能这么好说话呀!一定有阴谋。

  果然,小溪才兴奋了不到两秒,又听到某个男人阴沉沉的嗓音响起道,“而且,从明天开始,其它所有的东西,你都不用学了,学校也不需要去了,就呆在家里,你爱干嘛就干嘛,不会有人再管你。”

  话落,男人阴沉着脸,凉凉的视线,掠过林子宜,然后,大步朝楼上走去。

  小溪目瞪口呆地望着自家老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天下哪有这么不讲道理的老爸!!!啊!!!他不干!!!!

  “唐肃,如果孩子不喜欢,你干嘛非得逼他?”林子宜终于忍不下去了,气愤的话,想都不想,便脱口而出。

  听到林子宜终于气呼呼的开口了,男人停下脚步,好看的眉梢,似乎心情不错地挑了挑,然后,回头看向林子宜,目光却仍旧凉凉地反问道,“是不是只要他说不喜欢,那我就都得满足他?”

  林子宜觉得眼前的男人蛮不讲理,和电视上那个风度翩翩的谦谦君子简直判若两人。

  “我们就事论事好不好?”失忆之后的林子宜,从叶素素那里学得更优雅沉稳,可是,简单率直的性格,却是改不了的,“小溪不喜欢时宜,又硬要逼他的话,只会让他的法语越学越糟,甚至开始讨厌法语,这样是得不偿失。”

  唐肃不禁在心里笑了笑,虽然失忆了,但是林子宜却变得更加邻牙俐齿了,而且说起话来条条是道。

  “你不让时宜教小溪法语,那你想让谁教他?”

  林子宜想张嘴回答唐肃的话,却发现他这个问题,异常的刁钻。

  失忆的她今天才回来,她现在怎么知道哪里有更好的法语老师呀!这不是故意为难她么?

  “我自己教。”没办法,林子宜只能破罐子破摔了。

  小溪听到林子宜的话,立刻就朝林子宜投去了崇拜的目光!心里默默地为林子宜加油呐喊。

  “你~?!“唐肃拉长了尾音,质疑和鄙视的口吻,实在是太明显了。

  不仅如此,他还勾了勾唇角,更加直接地对林子宜表示嘲笑,”你会法语吗?“

  ”我为什么不会!我有选修法语。“林子宜理直气壮地道。

  或许以前她是不会,可是现在她确实是会的。

  唐肃毫不掩饰的嗤笑一声,眼里,有他自己都无法察觉的愉悦闪过,“就你那水平,我猜还得你儿子教你吧。”

  林子宜气鼓鼓地瞪着唐肃,竟然无语可说!因为目前她的法语,确实还是初级水平。

  看着林子宜气的小脸都胀红了,却有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唐肃心里就特别的痛快,压抑了大半年的心情,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很大程度的缓解。

  不过,他的脸上,却终究不动声色!

  “林子宜,如果是你自己嫉妒时宜,不喜欢她给小溪上课,那就直接说,不用拿儿子出来当挡箭牌,找那么多的借口。”唐肃又一副气死人不偿命地道,那表情,要多欠揍,便有多欠揍。

  “你.......!”

  好吧!她忍。

  林子宜已经气得在心里抓耳挠腮,不过,一想到自己以前那么深地伤害过唐肃,她就忍了。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唐肃又是一声嗤笑,甩下这句更气人的话,转身便上了楼。

  林子宜恶狠狠地唐肃的背影,恨不得用眼神将他戳出两个洞来。

  这男人,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小家伙一脸同仇敌忾地看着林子宜,走过去,拉住她的手,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妈妈,老爸好像变心了,喜欢时老师,不喜欢你了。”

  走在台阶上的男人听到某个臭小子的话,脚步微微一滞,简直有冲来下拎起他,狠狠揍他的屁股然后把他扔出去的冲动。

  不过,让林子宜吃醋误会,不就是他的目的么?

  所以,也只是脚步微微停了一下之后,他便继续大步朝楼上走去了。

  林子宜深深地吁了口气,低头看着小溪,“好像是吧。”

  小溪小小的眉头很是纠结地拧了拧,然后,要求道,“妈妈,如果你真的跟老爸分手了,记得带着我一起离开,不可以再抛下我。”

  林子宜点头,“当然不会。”

  是当然不会跟唐肃分手,还是当然不会抛下小溪,林子宜自己也不知道。

  总之,不到最后一步,她不想轻易放弃。

  .................................................

  因为今天第一天回来,而且,回来之后,她都在熟悉总统府的情况和听总管说一些以前的事情,所以,林子宜完全忘记了让佣人给自己准备房间。

  而总管则理所当然地认为,林子宜回来了,自然是跟以前一样,会和唐肃住同一个房间,所以,也没有给林子宜准备房间。

  于是,林子宜在陪小溪写完作业。一起看完电视,又等小溪洗完澡出来爬上床,然后给他念书,看着他睡着,准备离开,自己也去洗澡睡觉的时候,林子宜忽然郁闷地发现,她不知道自己要睡哪里。

  而今天折腾了一整天,再加上前面几个晚上根本也没有睡好,林子宜已经困得根本一动都不想动了,把手里的书一放,靠在床头里,闭上眼睛,不到一分钟。便睡了过去,而且,睡觉格外的香甜。

  书房里,或许是因为林子宜回来了的缘故,唐肃的心,是这大半年来,从未有过的宁静安稳,办事的效率,也格外的高,晚上十一点的时候,他已经处理完了所有的公事。

  放下手中的最后一份文件,几乎是习惯性的,唐肃拿过一旁的香烟跟打火机,点燃了一根烟。

  正要放到嘴角,想要抽了口的时候,就要抬到嘴边的手,却又忽然顿住了。

  怎么这么久都没有听到林子宜有任何的动静?

  男人英俊的眉头,倏尔一拧,将指间的香烟丢进烟灰缸里,起身便大步出了书房,朝他们的卧室走去。

  推开门,里面,黑漆漆的一片,凭感觉,唐肃立刻便判断出,林子宜不在卧室里。

  连门都来不及关上,唐肃调头便往楼下走。

  可是,楼下,根本也没有林子宜的身影。

  正好这时,总管出现在唐肃的视野里。

  “夫人呢?”

  唐肃的声音里,带着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一丝急切。

  “夫人一直在陪着小少爷。”总管恭敬地回答道。

  唐肃的心里,忽地便松了口气,知道林子宜此刻正在总统府里,他转而问道,“夫人今天回来,有没有带行礼?”

  总管点头,“有的,夫人的行礼,已经放回您们的卧室,整理好了。”

  唐肃淡淡颔首,站在原地,没有说话。

  “总统先生。有什么问题吗?”总管生怕自己自作主张,惹唐肃不高兴了,毕竟唐肃今天对林子宜的态度,可是一点都不“友好”,甚至是堪称恶劣,从未有过的恶劣。

  唐肃摆手,“没事,你们去休息吧。”

  总管松了口气,“是,总统先生。”

  ..........................................

  唐肃回到卧室后,莫名其妙地就跑去衣帽间看了看,看到林子宜的衣服,确确实实是挂在了衣帽间后,他心里。才算是彻底地放心下来,然后,心情颇好地去洗了头洗了澡,然后拿过ipad,靠进床头里,随意地翻着总统邮箱。

  其实,内心深处,是在安静地等林子宜回房。

  虽然他并不希望失忆后的林子宜这么快就重新完全接受他,可是,内心深处,却渴望着,林子宜能主动走进他们的卧室里来。

  可是,等啊等,几乎将总统邮箱里未读的邮件都看完了,已经就要深夜十二点了,可是,却仍旧听不到任何林子宜的动静,更别说看到她走进卧室来。

  唐肃有些烦燥地丢了手中的ipad,下了床便大步出了房间,往儿童房走去。

  儿童房里,唐肃推开门,并不明亮的灯光下,一眼便看到了歪着个脑袋,穿着白天的衣服睡在儿童床上的小女人。

  唐肃的眉头拧了拧,大步走到儿童床边,下意识地便伸手想要将林子宜抱起来,可是,手才伸到半空中,却又硬生生地顿住,然后,收了回来。

  林子宜爱睡哪睡哪,她不用跟他说,他又何必管她。

  男人负气地想着,连被子都没有给林子宜盖上,便直接转身,离开了。

  不过,回到房间,躺在那张大大的双人床上,他却转辗反侧,根本睡不着。

  ..........................................

  林子宜睡到半夜,是被小溪的拳脚给砸醒的,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发现小溪的一只胳膊和一条腿,全部搭在了她的身上,睡姿呈一个大字型,小小的身子,却占据了大半张床。

  失忆后,林子宜已经习惯了一个睡,现在,突然跟孩子睡在同一张儿童床上,她自然有些不太适合,所以,小心翼翼地拿开了小溪搭在她身上的手和脚拿开,下了床,给小溪盖好被子后,林子宜便出了儿童房。

  今天晚上她就暂时到二楼偏厅的沙发上睡睡吧,等明天再让佣人给她准备房间。

  快要走到偏厅的时候,恍恍惚惚间,林子宜听到厨房里,传来轻微的动作。

  其实,总统府有专门的大厨房,而现在传来声音的厨房,是主楼里的小厨房,只专门负责做总统府里主人们的饭菜的。

  林子宜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这个时候,谁会不睡觉,跑去厨房瞎折腾。

  不会是唐肃吧?

  林子宜的大脑里,忽然就冒出这个念头,然后鬼使神差地朝楼下的厨房走去。

  在触犯里发现声响的人。确实是唐肃。

  昨天下午,为了能早点回总统府,他连晚饭都没有吃,处理完了公事,便直接回了家。

  后来经过林子宜和小溪那么一闹,他便直接忘记了吃晚饭,既然一个人躺在床上也睡不着,他便干脆来厨房找点吃的。

  听到房间外有脚步声响起,唐肃知道,是林子宜。

  不过,他却只当做什么也不知道,继续忙着自己的。

  林子宜来到厨房门口,看到里面唐肃正在忙碌的身影,不禁抿紧了薄唇。

  很难相像。身为总统的唐肃,竟然会半夜一个人在厨房里弄吃的,而不是直接吩咐佣人来给他做。

  “我来吧,想吃什么?”发自内心地,林子宜便走了过去,在唐肃的身边停下,轻声问他道。

  一想到林子宜宁愿跟小溪挤在一张儿童床上,穿着衣服睡觉,也不愿意回主卧,唐肃心里就有火。

  所以,他没有给林子宜好脸色看,直接甩了手上正在切肉的刀,凉凉地道,“你看着办吧,只要是能咽得下去就好。”

  林子宜耸了耸眉,没说话,而是默默地洗了手,默默地拿起唐肃刚才扔在案板上的刀,就着已经切了一半的牛肉和放在料理台上的蛋,还有面条,开始给唐肃做牛肉蛋卷面。

  唐肃穿着黑色的浴袍,欣长的身躯斜斜地倚在大冰箱门上,双手环胸,目光黏住林子宜开始忙碌的身影,眼睛一下都没有眨。

  他看着林子宜熟悉地把牛肉剁成碎沫,然后又迅速地在厨房里找到了姜,将姜洗干净,也切成碎沫后。和牛肉一切,用橄榄油和其它的调料放在一起,快速地搅拌。

  搅拌好了之后,林子宜又打了两个鸡蛋,切一葱花,然后放在一起,同样快速地搅拌起来。

  等鸡蛋也搅拌好了,林子宜开了两个灶台的火,一个平底锅将用橄榄油和姜沫腌好的牛肉快速地翻炒了一下,大概五分熟的样子,便又盛了出来,另外一个灶台,她已经放上了另外一个小锅,开始勺水。准备煮面条。

  牛肉炒好了之后,林子宜又开始在平底锅里煎蛋,等鸡蛋饼的一面煎到金灿灿的时候,林子宜将火调到最小,把牛肉铺在了鸡蛋上,然后,熟悉地用木制的锅铲跟筷子,将鸡蛋裹着牛肉,卷了起来,然后,用剩下的蛋液,将鸡蛋卷完美收关。

  唐肃看着林子宜娴熟而利落的一系列动作,微微有些出神,没想到。以前连饭都不会做的林子宜,有一天做起饭菜来,竟然如此的优雅闲适,光只是看着她做东西,就吊胃口大开,甚至是有想流口水的冲动。

  林子宜的动作,真的很迅速,不过十五钟,一大碗热气腾腾香气四溢的牛肉鸡蛋卷便摆在了唐肃的面前,看着面条上面铺着的那一层被切成一块块的牛肉鸡蛋卷,唐肃真的有种想要立刻冲上去,大快朵颐的冲动。

  不过,天生的大气与沉稳,却还是让他忍住了。

  “可以吃了。”

  林子宜在面条上面,最后洒上了点葱花,将煮了牛肉鸡蛋卷的汤浇在碗里,然后,深深地吁了口气,转过身来,看向靠在冰箱前的唐肃,淡淡地扬唇道。

  说完,林子宜还拿了筷子,然后又伸手,准备把面条,为唐肃端到餐厅里去。

  不过,她的手还没有碰到面碗,唐肃已经率先端了起来,大步往餐厅里走去。

  林子宜挑了挑眉。大步跟上他。

  来到餐厅,林子宜把手里的筷子递到唐肃的面前。

  唐肃掀眸觑了他一眼,接了过来,什么也没有说,坐下开始吃他早就开始垂涎的牛肉鸡蛋卷面条。

  林子宜在唐肃的对面坐了下来,扒在餐桌上,希冀地看着他吃面条的样子。

  话说,唐肃吃东西的样子,还真是跟他总统的形象很搭配,大气优雅,每一个简单的动作,都透着高贵与成熟。

  “怎么样?味道还好吗?”在看着唐肃就快要把一大碗面条吃完了的时候,林子宜有些小开心地问道。

  唐肃抬起双眸,睐林子宜一眼。仍旧凉凉地道,“不怎么样!”

  林子宜撇嘴,“那你还把这么一大碗给吃完了?”

  男人又睐了林子宜一眼,没回答她,而是放下了筷子,一句话没有地直接往楼上走去。

  林子宜看着他挺拔高大的背影,无所谓地挑了挑眉梢,也什么都没有在再说。

  不喜欢就不喜欢,大不了,以后不给你做了呗。

  .................................................

  林子宜有些恹恹地在偏厅的沙发上度过了后半夜,不知道是因为睡沙发太不舒服,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总之,整个后半夜,林子宜完全没睡着。

  早上很早的时候,她就扒了起来,正当她准备去找管家的时候,管家却诚惶诚恐地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夫人,您怎么睡在这里?”

  林子宜晃了晃有些酸酸的脖子,并没有丝毫责怪总管的意思道,“我忘记了让你帮我准备房间,所以在这里将就了一下。”

  听林子宜么一说,总管更自责了,这林子宜失忆了刚回来,自然是不愿意跟总统先生睡一起的,他怎么就这么不细心,忘记了问一下林子宜了呢。

  “对了,我的行礼放哪了?”她得去泡个澡。洗漱一下,换身衣服,今天还得去a大的商学院报道。

  “您的行礼放在主卧。”

  “哪个主卧?”林子宜大概猜到了,却还是问了一句。

  总管笑笑,“您以前和总统先生的房间,走廊尽头左手边的那一间。”

  林子宜拧了拧眉,“好,我知道了。”

  虽然林子宜现在并不喜欢跟唐肃独处一室,不过,从大家的讲述里,林子宜知道,失忆前的她,早就跟唐肃如膝似胶,形容一体了,那个那个方面的事情,肯定早就发生了。

  所以,林子宜深吸口气,鼓起勇气,朝主卧的方向走去。

  来到主卧前,林子宜再次深吸口气,抬起叩了叩门,等了十来秒后,里面都没有反应。

  林子宜蹙眉,再次叩了叩门,里面,仍旧没有反应。

  好吧,不管了!

  林子宜抬手,直接拧开了房门,在门口将偌大的卧室打量了一圈之后,发现里面根本就没有唐肃的身影。

  林子宜松了口气,放心地进了房间。

  只不过,她才进房间反手将门关上,卧室里浴室的门便被从里面拉开了,然后,男人只穿着一条深咖色子弹内-裤的欣长健硕的身影跃然映入林子宜的眼帘。

  说实话,唐肃的身材,宽肩窄腰,绝对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那种,而且,每一个部位的比例,都好的要人命,特别是子弹内-裤包裹出来的.........

  所以,林子宜看着眼前身材绝佳的男人,有一刻的晃神。

  男人掀眸,淡淡地觑了林子宜一眼,脸上的神色,淡淡的,没有任何的变化,“愣在那里干嘛?没见过!”

  林子宜囧!

  脸红的毛病,一下子又犯了,一张白净的小脸,唰的一下红得个透彻。

  她赶紧撇开视线,垂下双眸,有些闪闪躲躲地道,“呃.....那个....总管说我的行李放在这里了,所以我过来拿一下。”

  一听林子宜说只是过来拿行李的,男人的脸,瞬间就沉了,根本没再打算理会林子宜,径直就往床头的方向走去。

  林子宜在心里深吁了口气,垂着双眸,也不打算再跟男人说什么,直接往衣帽间的方向走去。

  等林子宜在衣帽间拿自己今天要穿的衣服的时候,唐肃也走进了衣帽间里。

  他完全没有理林子宜,甚至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直接在衣柜前拿自己要穿的衣服。

  林子宜偷偷瞄了他一眼,整个大脑热得跟发高烧似的,哪里还记得要去讨好唐肃,拿着自己的衣服便快步出了衣帽间,然后,往浴室里钻。

  男人瞥了林子宜跟逃窜似的身影,深邃的墨眸里,划过一丝烦燥。

  这个蠢女人,真不是一般的讨人厌!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48章 岁月长,衣裳薄(五)-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