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黄金城娱乐 >

第246章 岁月长,衣裳薄(三)-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发布时间:2018-08-27 17:1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黄金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45章 岁月长,衣裳薄(二)-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因为知道林子宜失忆了,以前所有和自己在一起的事情,都忘记了,所以,车上,小溪不停地霹雳啪啦地讲着,他从三岁开始记事时到林子宜离开前发生在他们母子俩之间的事情。

  而且,一路上,小溪一直抱着林子宜的胳膊没有松开过,生怕他一松手,林子宜又消失了似的。

  刚才下飞机看到小溪的时候,林子宜还只觉得小溪是隔壁邻居家的孩子,跟自己没什么关系。

  可是,才经过短短几十分钟的相处,她对小溪的陌生感,就已经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对小溪的喜欢,虽然,这份喜欢,跟之前他们母子之间的那份深厚感情,还相差很远很远,但是只要给她时间,林子宜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找回自己和小溪的母子情的。

  当车子快速地穿过繁华的中心地段,往一处闹中取静的地方开去的时候,林子宜才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急忙问前面开车的唐飒道,“对了,阿飒,你这是带我去哪?”

  唐飒从后视镜里瞥一眼后座上亲密的母子俩,理所当然地道,“总统府呀!你离开之前。就一直是住在总统府里。”

  “总统府?!”林子宜有点纠结,清丽的眉头微微拧了起来,“我现在跟唐肃的关系,其实可能比你相像的要糟糕许多,如果我就这样像以前一样,搬进总统府,跟他住在一起,应该不太合适吧。”

  想想唐肃现在对自己的态度,林子宜觉得,唐肃应该也不会愿意她住进总统府去吧。

  “放心,没有人让你一回来就跟我大哥睡一张床,总统府里有的是房间,你随便挑一间住就好。”唐飒对林子宜的担忧,完全嗤之以鼻。

  “妈妈,不是要跟老爸冷战吗?不如我们去找干妈,搬回原来的出租屋吧。”小溪一脸跃跃欲试地道。

  “呃,这个.......”林子宜纠结呀!

  小溪嘴里说的干妈,她自然知道是她失忆前最好也是唯一的朋友谢晓琳,不过,现在,她连谢晓琳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你回来,不就是想跟我大哥重新培养感情嘛。”唐飒一笑,毫不留情地打击林子宜道,“你要是不住进总统府,那样你除了每天能在电视报纸上能到我大哥之外,想要见到他本人的可能性,不大。”

  林子宜“呵呵”干笑了一声,没话说了。

  唐飒说的,确实很有道理,现在,她回来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要弥补她对唐肃的伤害,跟他重新培养感情,如果她不住进总统府,想见唐肃一面,恐怕真的不容易。

  车子,一路平稳地开进了总统府里,当佣人看到从车上下来的林子宜的时候,以为自己看错了,直到,小溪也从车上下来,和林子宜手牵手一起往主楼里走,佣人才确定,自己没有看花眼,确确实实是林子宜回来了。

  佣人一激动,便忘记了总统府的规矩,兴奋地嗷嗷大叫起来,奔走相告道,“夫人回来了,夫人回来了.......”

  林子宜一看这画面,再配上佣人的大叫起,竟然有种自己是这个总统府女主人的感觉。

  “我以前算是总统府的女主人吗?”林子宜看向一旁的唐飒,不确定地问道。

  唐飒飒爽的眉梢微微一挑,“你说呢?如果你不是这总统府的女主人,他们叫你‘夫人’干嘛。”

  “妈妈,在家里,你说了算,老爸也得听你的。”走在两个人中间的小溪一脸嘚瑟的补充道。

  “是么?”林子宜将信将疑。

  以前唐肃,真的有这么宠她?什么事情都会听她的?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只能证明,她对唐肃的伤害,真的太深了。

  总管和其他的佣人听到说林子宜回来了,都跑了出来瞧个真切,当看到的人真的是林子宜的时候,大家都恭恭敬敬地站在门前,列队欢迎林子宜的归来。

  “夫人,您总算回来了。”总管看着林子宜,哽咽出声,眼泪,有些忍不住就要滑出眼眶。

  “妈妈,这是总管爷爷。”小溪向林子宜介绍道。

  林子宜看着小溪点点头,又看向总管,将自己的手帕,递到了总管的面前,“是的,我回来了。”

  总管有些错愕地看看林子宜,又看看小溪,不明白为什么小溪要向林子宜介绍自己。

  “我妈妈失忆了,你们她都不记得了。”小溪解释道。

  林子宜浅浅笑着,“是呀!我失忆了,以前的很多事情,还要总管告诉我。”

  总管连忙点头,“夫人想知道什么,只管问我,我一定把我知道的,全告诉夫人。”

  ..................................................

  唐飒将林子宜母子俩送回总统府之后便离开了,小溪和总管陪着林子宜,在总统府里转了一圈,把所有的地方熟悉了一遍。

  然后,林子宜便听总管跟她说她失忆前住在总统府里时所有的事情,而总管着重讲的,则是唐肃对她是怎么百般呵护和怜惜的。

  林子宜听着总管的讲述,就好像在听一个唯美的童话故事一样,她做为故事和现实里的同一个女主角,不由深深地陷进了这个唯美的童话故事里。

  林子宜只觉得,以前的她和唐肃在一起,简直比童话故事里的公主和王子还要幸福美好。

  不过,正当林子宜听得出神的时候,坐在她对面的总管,突然站了起来,对着林子宜的身后,恭恭敬敬地唤了一声“总统先生”。

  林子宜瞬间从唯美的童话故事里回过神来,然后,从沙发里站起来转身往身后看去。

  只是一眼,林子宜的视线,便与站在她身后不过三四步远地方的唐肃的目光对上,撞进他那幽深冰冷如万丈寒潭的墨眸里,林子宜心里不禁一个寒噤,彻底从刚才的唯美画面中醒了过来。

  眼前的唐肃,和大家口中那个疼她宠她爱她的唐肃,简直判若两人。

  四道目光,刹那的交错之后,林子宜便有些顶不住,率先挪开了眼。

  “老爸,你走路怎么没有声音的?”林子宜身边的小溪耷拉着两条眉毛道。

  唐肃威武的眼神朝某个不识趣的小朋友扫了过去,某个小朋友立刻老实地闭了嘴,然后又继续抱起自己的ipad,玩游戏。

  “今天的法语课上了吗?没上,还不赶紧去上。”某个男人脸色沉沉地道。

  小溪瘪嘴,“我不喜欢那个法语老师,我不上。”

  “总管,打电话让法语老师来总统府,给小溪上课。”男人的话里,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是,总统先生。”总管点头,有些担忧地看了眼林子宜,然后转身快步离开。

  “哼!”小家伙相当不爽地抗议一声,丢了手里的ipad,往沙发上一躺,闭上眼睛装死表示抗议。

  林子宜同情地看了小溪一眼,对着唐肃笑笑,讨好地道,“你渴不渴,要不要喝水?我去给你倒。”

  “不用。”唐肃没有再看林子宜一眼,径直大步往楼上走。

  见到唐肃往楼上走,林子宜赶紧小心翼翼地跟了上去。

  看到他脚上穿着的皮鞋,她又道,“你还没有换鞋,我去给你拿拖鞋来。”

  “不用。”唐肃头也不回,继续大步往往上走。

  “你晚上想吃什么?我让厨房准备,或者我下厨做给你吃。”

  “不用。”唐肃仍旧头也不回地道,低沉的嗓音,没有一丝的温度。有的,只是淡漠。

  林子宜蓦地停下脚步,望着唐肃大步往楼上走的挺拔的背影,突然就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了。

  他说了,给她一次机会,让她取悦他。

  可是,她该怎么取悦他呢?

  注意到林子宜没有再跟上来,唐肃的脚步,微微一滞,不过,也只是微微一滞之后,他便继续头也不回地大步往楼上走去。

  其实,他只是在听到唐飒说,林子宜的人已经在总统府了,才有些控制不住地想要回来看一眼,确定一下。林子宜是真的回来了,虽然,他的心里,并没有想过,要这么快地就原谅她。

  这次,他不想再主动追求林子宜了,否则,太轻易得到的爱,会太不值得珍惜,她说抛下就抛下,说忘记便忘得一干二净。

  这次,他要让林子宜主动追求讨好他,也让她学会,好好地珍惜他。

  上楼去书房里拿了一份文件之后,唐肃便又转身下楼,而林子宜,好像还站在刚才楼梯口的位置,没有动过。

  没有正眼看她,只是用眼角的余光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之后,唐肃便径直越过她,往外走。

  林子宜赶紧跟上他的步伐,谨慎地问道,“你又要出去吗?要不要等你回来一起吃晚饭?”

  这次,唐肃没有很快回答,只是大步往外面走。

  林子宜亦步亦趋地跟上,等着唐肃开口。

  直到出了屋子,来到停在门口的车前,警卫员为唐肃拉开车门的时候,唐肃才掀眸,淡淡地觑了林子宜一眼,仍旧甩给她两个字,“不用。”

  然后,便坐进了车里,车门,被关上。

  林子宜怔怔地站在原地,目光唐肃的车队离开,渐渐消失在视线里,融入夕阳下。

  “夫人,您别怪总统先生,您不知道,当时您离开的时候,朝总统先生开的那一枪,如果再偏几厘米,总统先生说不定就.......”总管叹了口气,又道,“总统先生受了枪伤,还开着车去追您,结果发生严重的车祸。总统先生被送进医院的时候,心跳一度停止了,要不是付医生........”

  说着,总管湿了眼眶。

  总管拭了一眼眼角的泪,继续道,“总统先生在医院昏迷了整整一个星期才醒来,总统先生受了那么重的伤,可是才在医院呆了两个星期,便坚持出了院,然后,他每天用大量的工作来麻痹自己,有时候,半个月都不回一次总统府,就算回来,也是很晚很晚,而且。整夜整夜的不睡觉,就呆在书房里抽烟。”

  林子宜听着总管的话,即使她现在的心里对唐肃还没有爱,可是,因为感动,眼眶里,控制不住地便氤氲起了一层淡淡的水汽来。

  她不明白,以前的她,到底有什么好的,值得唐肃如此厚待她。

  难道,只是因为她给他生了一下儿子吗?

  “总统先生以前很少抽烟的,是您离开后,才开始越抽越多。”总管叹口气,见林子宜不说话,接着又道,“总统先生最近的身体差了许多,总是咳嗽,抽烟对肺损伤很大,您现在回来了,好好劝劝总统先生,让他别抽了。”

  林子宜点点头,夕阳下,她眼里盈动的泪光,像碎钻,格外闪亮。

  “好,我会的。”

  .........................................................

  晚饭,林子宜做了很多的拿手菜,可是,却只有她和小溪俩个人吃。

  吃饭前,小溪察言观色,还是决定给唐肃打个电话,告诉他,妈妈做了很多好吃的,要不要回来一起吃晚饭。

  可是,电话一直没有接听。

  小溪知道,唐肃一定是故意的。

  不过,董事的小朋友没有这么对林子宜说,只说,“老爸是总统嘛,每天很忙很忙的,以前的时候,也经常不在家吃晚饭。”

  林子宜笑笑,看了看餐桌上快要凉掉的菜,对孩子说,“我们先吃吧,不等你爸爸了。”

  “好勒!”小溪欢快地端起碗筷,开始大快朵颐。

  自己做的菜,至少是有人吃。所以,林子宜并不郁闷,今天唐肃没有将她赶出总统府,她心里,已经很感激了。

  其它的,慢慢来。

  吃过晚饭,小溪的法语老师时宜出现在了总统府里。

  小溪的老师出现,做为小溪的妈妈,出于礼貌,林子宜自然该见一见,说两句什么“老师辛苦了”之类的客套话。

  只不过,当时宜看到出现在面前的林子宜的时候,一下便彻底愣住了。

  佐玲不是说,林子宜开枪打伤了总统先生,然后跑了,不会再回来的吗?现在眼前出现的林子宜又是怎么回事?

  她可是在电视报纸上见过林子宜的,自然能百分百确定,眼前的,不是别人,就是林子宜。

  “时老师,这么晚了还让你来给小溪上课,辛苦了。”林子宜看着眼前漂亮又端庄的时宜,微笑着礼貌地道。

  小溪却一脸不以为意地瘪了瘪嘴,“妈妈,我不想让她给我上课,我可以换老师吗?”

  林子宜没想到小溪这么不给人家面子,当面就给人家难堪,不禁有些尴尬地笑笑,安抚孩子道,“要不然我们先上完今天的课,等你爸爸回来了,我们再跟他好好商量。行吗?”

  林子宜看时宜,也不过二十二三岁的样子,比自己还小,而一般的年轻女孩都脸皮薄,自己儿子这么不给她面子,想必,时宜心里一定不舒服吧。

  “时老师,孩子随口一句,你不要介意。”林子宜有些抱歉地道。

  时宜回过神来,很是得体大方地一笑,“哪里,是我自己教学方法有问题,引不起小溪的兴趣,小溪不喜欢我上的课,也是可以理解的,我一定想办法努力改进。让小溪喜欢上我的课的。”

  小溪差点对时宜翻白眼!心里腹诽道,根本就不止是不喜欢你上的课,是连你这个人都很讨厌,好吗?

  不过,考虑到林子宜今天才回来,不想让她为了自己而为难,所以,小溪忍住了。

  他也知道,这个时宜的背影不一般,他想要换法语老师,也不是一时的斗争就能胜利的,需要长期的坚持。

  时宜的话,倒是让林子宜对她这个才二十二三岁的年轻女孩有些刮目相看,就算是现在的她,也未必能做到像时宜这般大气有礼。

  扬唇微微一笑,林子宜道,“那辛苦时老师了,你先给小溪上课吧。”

  “好的,林小姐。”

  ...................................................

  小溪的一个堂法语课,是一个小时。

  小溪上课的时候,林子宜在跟总管熟悉总统府的事物,很快,一个小时便过去了。

  一上完课,小溪便甩了时宜,从上课的房间飞奔出来找林子宜。

  突然多了个孩子时时刻刻地想要粘在自己身边,林子宜虽然有些不适应,但是,却并不反感,反而,心里,有点淡淡的满足感。

  或许,这就是血浓于水。割不断分不开的母子情吧。

  时宜收拾好东西从上课的房间出来的时候,出于礼貌,同时,林子宜也想了解一下小溪这段时间学习的情况,所以,开口请时宜喝杯茶再走。

  时宜也不客气,大大方方地留下来跟林子宜一起喝茶。

  “时老师看起来非常的年轻,应该才大学毕业吧。”偏厅里,林子宜优雅地轻抿了一口杯中的水果茶,浅笑着问道,小溪则坐在她的身边,抱着一个ipad玩游戏,时不时在心里对时宜翻一个白眼。

  时宜点头,回以礼貌地微笑道,“是呀!我是今年夏天才大学毕业的。”

  “那时老师的专业是法语吗?要不然,怎么法语会说的那么好。”

  时宜大方地坐在林子宜的对面。放下手中的茶杯,“不是,我是在法国读的书。”

  不管是时宜的坐姿和语气,都没有放得比林子宜的低,因为在她的心里,就算是在总统府里,她和林子宜,也是平起平坐的一样,完全不认为,林子宜就是未来的总统夫人。

  林子宜淡淡点头,“我这段时间都没有在小溪的身边,对他近段时间的学习情况也不太清楚,不知道小溪的法语学习地怎么样了。”

  “妈妈,其实我原本是挺喜欢法语的,不过,这段时间。我法语退步了,而且退步的很厉害。”原本在一旁专心致志地玩游戏的小溪,突然叹息着开口道。

  林子宜眉头轻轻一拧,斜了小溪一眼,没说话。

  因为她知道,小家伙又在找机会损时宜了。

  “我觉得小溪对法语很有天赋,虽然我给他上课的时间不久,但是小溪是我见过同龄的孩子中学的最好的。”时宜一笑,不但没有因为小溪损自己而生气,反而很大方的表扬他。

  “切!”这回,小溪没忍住,直接对时宜翻了个白眼,然后,丢了手中的ipad,拉起林子宜的胳膊,“妈妈,我有一样特别好玩的东西要给你看,你跟我去房间吧。”

  林子宜看着孩子,无奈地皱了皱眉。

  这孩子,到底是有多不喜欢时宜呀!

  “林小姐,既然你有事要忙,那我就不打扰了,先告辞了。”时宜适时地开口,从沙发里站了起来。

  这个时候,时宜要离开,林子宜自然不会再说什么,点点头,“好。”

  话落,林子宜又转头看向一旁的佣人,吩咐道,“帮我送送时老师。”

  “是,夫人。”佣人点头。

  时宜得体一笑。转身离开。

  不过,正在这时,总管匆匆地小跑过来,开心地向林子宜禀报道,“夫人,总统先生回来了,车队已经到了大门口了。”

  自从林子宜离开后,总统先生,还没有这么早回来过。

  “咦,老爸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小溪惊讶道,话落,人已经朝外面跑了。

  虽然嘴巴上要跟唐肃冷战,可是心里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不知道有多希望唐肃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都陪着自己。

  唐肃回来了,林子宜的心里,并没有太多的开心或者别的异样情感。只是,出于要讨好唐肃的自觉,再加上小溪已经往外面跑了,所以,她也大步朝外面走去,跟佣人一起,迎接唐肃的归来。

  一旁的时宜听到说唐肃回来了,心中不由暗暗一喜,心跳的速度,也不由地跟着加快了,她回过神来之后,立刻跟上林子宜的步伐,朝外面走去。

  林子宜来到门外的时候,穿着统一制服的佣人已经列成了两队,站得笔直。

  抬头望去,不远处,夜幕下,明亮的路灯中,清一色的黑色车队缓缓地朝主楼的方向开来。

  林子宜看着那浩浩荡荡开过来的总统车队,这几天来,第一次格外清晰地认识到,她以前爱上的,而现在要讨好的男人,是一个央央大国的总统,而一旦她重新跟唐肃在一起的话,她就是总统夫人,要面对的和要学会去做的,远比一个普通的女人要多得多。

  思忖间,唐肃的车,已经在主楼前停了下来,总管立刻上去,拉开了车门。

  唐肃从车上下来。没有任何情绪的目光,掠过林子宜和小溪,然后,注意到了站在林子宜身边的时宜。

  忽地,一个奇怪又幼稚的念头,便在唐肃的心里闪过,所以,他将目光,停留在了时宜的身上,而且,对着他,淡淡勾了勾唇。

  时宜爱慕和敬仰的目光,在空中和唐肃交汇,看到唐肃唇角勾起的那抹魅惑人心的弧度,时宜刹那间便红了脸颊,一颗心,“噗通”“噗通”如小鹿乱撞,随时都有可能从胸口跳出来。

  林子宜注意到唐肃对时宜的友好,耸了耸眉,垂下双眸,只当没看见。

  “总统先生,晚上好!”佣人们齐齐地道。

  面对一众佣人的问候,男人没有任何的回应,长腿迈开,朝屋子里走去。

  “总统先生。”就在唐肃靠近的时候,时宜轻唤了一声,那温柔的声音,让人骨头都有些酥软了。

  男人的脚步在经过时宜的时候,停了下来,然后,侧头看着她,“时宜老师这是要回去了吗?”

  唐肃低沉醇厚的嗓音,就如最出色的大提琴演奏家拉出来的曲子,好听至极。

  时宜娇俏地笑着点头,“是呀!给小溪上完课,和林小姐喝了杯茶,差不多该回去了。”

  “总管,安排人,把时宜老师安全送回家。”

  “老爸,时老师不用送,她有司机。”小溪适时地出声。

  男人一记威武的眼神朝某个太董事的小朋友扫了过去,小溪瘪了瘪嘴,不说话了。

  “总管,我的话没听到吗?”

  “是,总统先生。”

  “谢谢总统先生,那我先告辞了。”

  林子宜听着时宜那软柔入骨的声音,眼角的余光扫到唐肃和时宜“眉目传情”的神色,浑身抖了抖,低下头去,只当做,什么也没有听到,什么也没有见看。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47章 岁月长,衣裳薄(四)-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