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黄金城娱乐 >

第244章 岁月长,衣裳薄(一)-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发布时间:2018-08-27 17:1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黄金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43章 我在深埋的时光里等你(十五)-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唐峻回国的那一天早上,主动打电话给林子宜,问她中午有没有时间,如果有时间的话,能不能一起吃中饭。

  虽然林子宜的态度,已经很明确地摆在那里了,可是,唐峻却并不想这么轻易地放弃。

  再说了,即使真的和林子宜做不成男女朋友,像现在这样,和她做普通的朋友,其实也挺不错的。

  因为不管什么时候,只要和林子宜在一起,他都会觉得很舒服。

  这两天,林子宜的大脑里,反反复复的都是关于她失忆前的事情和那晚唐肃对她说过的话,什么事情都没有心思做。

  原本,她是想要拒绝唐峻的,可是,转念一想到自己是林子宜的事实,她便答应了。

  或许,她应该跟唐峻说清楚,告诉他,自己就是他大哥的未婚妻,如果他是想要追求她的话,也可以不必再在她的身上浪费时间。

  上完上午最后一节课,林子宜心不在焉地最后一个从教室里走出来,当她埋着头慢腾腾地走出教学楼的时候,迎面撞进了一股肉墙里。

  “喂,厉叶,你怎么啦?今天怎么最后一个出来?”唐峻扣住撞进自己怀里的林子宜的双肩,低头看着她,有些担忧地问道。

  他在教学楼下面等了老半天都没见林子宜出来,还以为她出什么事情了,所以,火急火燎地便往教学楼里冲。

  却没想到,才冲到大门口,便迎面撞上了林子宜。

  林子宜抬起头来,努力对着唐峻扬唇笑了笑,“没什么,走吧。”

  唐峻眯起一双好看的眼睛狐疑地看着林子宜,“你是不是这两天熬夜写论文了,你看你黑眼圈都出来了。”

  何止是黑眼圈,整个人都憔悴了一圈!

  林子宜一笑,“是呀!有一篇论文。写得特别吃力。”

  现在两个人站在教学楼下面,并不合适将事情告诉唐峻。

  “什么论文,我帮你看看。”

  林子宜摇头,“不用,已经差不多了。”

  唐峻挑了挑眉梢,“好吧!如果有需要的话,尽管开口。”

  “知道了,唐二少爷。”对于唐峻的体贴,林子宜不禁失笑。

  她现在挺遗憾的,为什么在她失忆之前,就没有认识唐峻呢。

  “走吧,饿死了。”

  唐峻一笑,“好。“

  .........................................

  等两个人上了车,车子才开出不远,唐峻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唐峻戴上蓝牙耳机。接通,简单地说了两句之后,便挂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唐峻将车靠路边停了下来,然后,侧头看着林子宜。

  “你要是有事,可以先去处理事情,不用管我。”虽然刚才唐峻接电话的时候,只是说了“好”和“嗯”这两个再简单不过的字,可是,从他的眼神里,林子宜判断,他一定是有事情想跟自己商量。

  唐峻紧抿了一下唇角,思忖一瞬之后,还是决定如实道。“刚才打电话过来的,是我大哥的首席秘书。”

  ——唐肃么。

  林子宜的心弦,微微一颤,脸上,却没有任何的异样,只点了点头,等着唐峻继续说下去。

  “秘书说,我大哥让我过去,一起吃他吃中饭。”

  这么多年来,唐肃还是第一次主动要跟他一起吃饭,所以,唐峻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想都没想便答应了。

  林子宜又点点头,等着唐峻继续说下去。

  唐峻看着林子宜一笑,“反正我大哥你也认识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跟我一起去和我大哥吃饭,怎么样?”

  是他主动约了林子宜今天中午一起吃饭的,现在,要他半路把林子宜抛下,这样的事情,他做不到。

  “好。”唐峻的话音才落下,林子宜便点头答应了,“我当然不介意。”

  其实,她等的,就是唐峻这句话。

  不过,答应之后,林子宜又在心里暗暗地鄙视自己。

  自己是不是太坏了,竟然利用这么单纯的唐峻去接近唐肃,如果唐峻知道她的目的。会不会以后就直接不理她了。

  唐峻一笑,又重新启动车子,踩下油门,将车开了出去,一边认真地开车一边道,“我还以为你会怕我大哥,不愿意跟我一起去。”

  林子宜笑笑,没说话!

  她怕唐肃吗?好像没有,一点都不怕他,要不然,她就不会在什么也不知道的时候,第一次见到唐肃,就脱口喊出了他的名字。

  “其实我大哥人挺好的,只是他人身在高位,所以表面上看起来让人很难接近而已。”没有听到林子宜的声音,唐峻只以为林子宜的心思被自己说中了,所以,在努力安抚她,“他就是表面上看起来冷冰冰的,其实一点都不可怕的。”

  “如果你真的怕他,到时候,你不要说话就好了,只管吃东西,有什么话,我来替你说就好。”

  听着唐峻的话,林子宜差点“噗嗤”一声就笑出来。

  不过,她却还是忍住了。

  只是,不知道,当唐峻知道,她就是他口中说的他大哥很爱的未婚妻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如果她真的伤害到了唐峻,那么她能说的,也只有“对不起”了。

  .......................................................

  国家元首下榻的酒店,安保格外的森严,任何一个人进出,都要经过严格的安检和身份信息查询,而且,如果没有得到相关的允许,普通人根本是不可能进得去的,所以,秦硕亲自到酒店大堂接唐峻,免得工作人员为难他。

  等了大概五分钟左右,透过酒店大堂明净的玻璃窗,秦硕看到外面有一辆银色的保时捷开了过来,然后,车停下,从车上下来的,正是唐峻。

  秦硕立刻从沙发里站起来,准备抬腿出去,可是,当他的视线扫到从副驾驶座上下来的女人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懵了,愣在了原地,忘记了反应。

  ——林子宜!消失了大半年的林子宜怎么会跟唐峻在一起?!

  秦硕以为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后,再定睛看去。

  没错呀!那绝对就是林子宜,他不可能认错!

  林子宜为什么会跟唐峻在一起?而刚才的电话里面,唐峻也没有跟他提到林子宜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秦硕怔忡的时候,林子宜和唐峻已经走向了酒店大门,然后。自然而然地就被酒店的安保人员给拦了下来,问他们是来干嘛的。

  唐峻自然老实说,自己是来见f国的总统的。

  安保人员自然不会轻易放他们俩个进去,于是把他们俩个晾在大门口,打电话去跟f国的工作人员确认。

  唐峻拧了拧眉,掏出手机正准备打给秦硕的时候,才扫到酒店大堂里正看着他们发呆的秦硕,唐峻对着他挥了挥手,大叫了他一声之后,秦硕才回过神来。

  林子宜顺着唐峻的视线望过去,视线,不经意地和秦硕的对上。

  不过,林子宜却是一点的慌张都没有,反而是落落大方地对着秦硕一笑。

  虽然,林子宜并不知道秦硕是谁。但是从他的眼神里,林子宜可以判断,秦硕一定是认识自己的。

  秦硕大步跑过来,跟安保人员说了几句之后,安保人员立刻就给林子宜和唐峻放行了。

  “二少爷。”秦硕礼貌地跟唐峻打招呼,然后,看向林子宜,迟疑一瞬,最后叫了一声,“夫人。”

  ——夫人。

  林子宜微微错愕,她失忆前,最多也只是和唐肃定了婚而已,怎么唐肃身边的人,就叫她“夫人”了。

  不过,也只是微微一瞬的错愕之后,林子宜便恢复正常地笑着对秦硕淡淡颔首,算是回应。

  只不过,一旁的唐峻却是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一脸困惑地看了看林子宜,又看了看秦硕,“秦秘书,你刚才叫厉叶什么?你叫她夫人?!”

  ——厉叶!

  林子宜不是林子宜,是厉叶?

  这回,秦硕也跟着一起被弄晕了。

  “唐峻,有件事情,我也是才知道,等见了你大哥,我再跟你解释吧。”秦硕没有开口回答,林子宜已经率先回答了。

  唐峻看了看四周,也知道,这不是说话的地方,即使心中有无数的困惑和不解,也没有当即在多问什么,而是让秦硕带着他们,直接往唐肃所在楼层的总统套房而去。

  ......................................................

  总统套房里,唐肃正在处理文件,虽然他人在国外访问,但是很多国内的大事,都还必须由他来做主。

  看完一份文件,他拿过一旁的香烟,抽出一根,然后拿过打火机点燃,狠狠地吸了一口之后,靠近椅背里,闭上双眼。将白色的烟雾,缓缓地吐出。

  就在这时,秦硕带着林子宜和唐峻走进了书房,由于套房里都铺着地毯,他们脚下的步子,又故意地放轻了,所以,靠在椅背里的男人,即使听到有脚步声在靠近,也不可能听出里面,有属于林子宜的脚步声。

  站在书房门口的位置,林子宜一抬眸,便看到了靠在椅背里的男人。

  白色的烟雾,从他的两片薄唇之间袅袅升起,笼罩着他那俊美如斯的面庞。透过那淡淡的白色的烟雾,林子宜清晰地看到,男人眉宇之间的疲倦之色。

  清丽的眉心,不禁蹙了蹙。

  即使从厉默衍的口中知道了她失忆之前的很多事情,可是,她却仍旧无法相像,失忆之前的自己,是怎样跟眼前这个才二十九岁不到,就已经成为高高在上的总统大人的男人相处的,她又是有多大的勇气,才敢爱上这样一个男人。

  这样一个,让人远远地看上去,都在心底生出无数敬畏的男人,她又怎么敢去爱,而且,还敢在误会了他之后,开枪打伤了他,最后,绝然地离开。

  林子宜想,那时候的自己,很有可能是疯了。

  “阁下,二少爷到了。”说着,秦硕看一眼身后的林子宜,眉头拧了一下,又道,“跟二少爷一起来的,还有.......”

  秦硕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唐肃便猛地睁开了眼睛,几乎是一眼,目光便和林子宜望过来的视线撞上。

  看着不远处,就那样静静地站在那里,脸上,平淡的没有任何一丝情绪的林子宜,唐肃深邃的眸底,有波澜,渐渐掀起,这两天他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的心,又一点点,陷入狂风暴雨里。

  “大哥,我本来中午约了厉叶一起吃饭的,中途接到秦秘书的电话,所以就带着厉叶一起过来了,你不会生气吧。”唐峻看着唐肃眼里掀起的波澜,只以为他见到自己没有经过允许,带着其他的人来,唐肃不开心了。

  “既然你已经约了厉小姐,那你就和厉小姐一起吧。”说着,唐肃的目光,转身秦硕,冷冷地吩咐道,“秦硕,送他们下去。”

  见到果然生气的唐肃,唐峻一脸的无辜和无奈,没想到,堂堂一国总统的大哥,竟然会这么小气。

  秦硕先是愣了两秒,不明白为什么他看到的人明明是林子宜,可是这两兄弟,却硬是说林子宜不是林子宜。

  不过,秦硕不敢多问,回过神来之后,立刻点头,“是,阁下。”

  “唐肃,我们可以好好谈谈吗?”正当秦硕转身要送他们出去的时候,林子宜终于开口了,平淡的语气,不卑不亢,也没有任何的悲喜。

  唐肃扯着唇角笑了笑,将手中才吸了一口的香烟,摁灭在烟灰缸里,反问道,“厉小姐跟我,会有什么好谈的?”

  唐峻和秦硕困惑地看着两人,皆是搞不清楚状况。

  “厉叶。我们先出去吧。”见气氛不对,唐峻赶紧拉住林子宜的手腕,想要带着她离开。

  不过,林子宜却没有动。

  “不,唐峻,我有事情想要跟你大哥说清楚。”说着,林子宜挣开了唐峻的手,然后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书桌前,离唐肃的距离,更加的近。

  唐峻愣在原地,渐渐意识到,事情,好像比他想的要复杂得多。

  “唐肃,没错。我是林子宜。”林子宜说出自己就是林子宜的时候,脸上的神色,很平淡,跟刚才,没有任何的区别,“不过我失忆了,忘记了之前所有的事情。”

  唐肃的唇角,淡淡扬起,发出一声浅浅的嗤笑,然后,伸手去拿烟跟打火机。

  唐峻听着林子宜的话,彻底懵了,愣愣地看着林子宜,耳边不断地回响的,只有林子宜的那句话——没错。我是林子宜。

  不过,秦硕倒是一脸豁然开朗,终于明白,为什么林子宜会被叫成厉叶了。

  身为唐肃的首席秘书,秦硕自然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他看一眼一旁发呆的唐峻,走过去,拉着他,悄无声息地退出了书房,然后,将门轻轻地带上,把空间留给了林子宜和唐肃两个人。

  “所以呢?”唐肃将香烟点之后,并没有吸,只是夹在长指间,然后。没有任何情绪的目光,扫向林子宜,“所以你现在是要做回林子宜,还是要继续做厉叶?”

  “不管是林子宜,还是厉叶,都是我。”

  从厉默衍那里,林子宜已经知道了,自己以叶素素女儿的身份,是绝对不可能和唐肃在一起的。

  但是,让她为了能和眼前这个已经被她忘记得一干二净的、没有任何感情的男人生活在一起,而抛下她爱的父母,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为我曾经做过的伤害你的事情,感到很抱歉。”林子宜顿了顿,一瞬不瞬地看着唐肃,又继续道,“如果,你还愿意再接受我的话,我可以和你从头再来过。”

  唐肃唇有微微一勾,似讥似诮。

  他狠狠吸了一口烟,将自己胸腔里翻涌的情绪,全部压下去之后,才又掀眸看向林子宜,努力平静地问道,“如果我不愿意呢?”

  林子宜的眉心,不禁微微一蹙。

  虽然她早变料想到了这样的可能,可是,当唐肃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心里,却还是莫名地很失落很失落,不过。却并不是悲伤和难过,只是失落而已。

  “如果你不愿意,那请把小溪还给我,他是我的儿子。”

  林子宜不怕死的话,轻易地就把唐肃给惹怒了。

  他豁地从大班椅里站了起来,然后顺手抓起面前的一叠文件,用力一把朝林子宜甩了过去。

  看着几十张文件朝自己飞过来,林子宜却没有一丝要闪躲的意思,只是闭上了双眼,任由几十张文件砸在了自己的脸上,然后,从她的脸上滑落,洒在了地毯上。

  “林子宜,刚才的话,你再说一遍!”唐肃咬牙。每一个字,都是从牙缝中蹦出来的。

  林子宜缓缓睁开双眼,一双澄澈透亮的大眼睛里,仍旧该死的平静,平静到让人痛恨。

  “听说,是你在我未满十八岁之前强-暴了我,所以我才会未婚先孕,生下了小溪,而多年来,是我和我父亲将小溪带大,而你这个做父亲的,并没有尽过任何一分的责任。”林子宜平静地阐述着再简单不过的事实,她看着唐肃,不甘示弱地微微一笑,下了结论道。“所以,孩子的监护权和抚养权归属我,应该不会存在任何的争议。”

  “林、子、宜!”唐肃咬牙切齿地唤出面前女人的名字,所有压抑隐忍的情绪,终于在这一刻,彻底地爆发。

  他绕过书桌,箭步来到林子宜的面前,长臂伸过去,直接扣住了林子宜的脖颈,然后逼着她,步步后退,直到,林子宜的后背抵在了墙上,退无可退,他才停了下来。

  他五指收紧,用力地掐住林子宜的脖子。

  这一刻,他真的恨不得,将林子宜的脖子掐断。

  即使刚才,林子宜说的每一个字,都是事实,可是,从她的口里说出来,每一个字,都犹如一颗钢钉,被狠狠地敲进了他的心脏。

  她怎么可以这么狠心这么绝情,在忘记了一切之后,还要这么理直气壮地来跟他抢儿子。

  唐肃手上的力道,实在是太大,林子宜被他掐的根本无法呼吸,不过。她却并没有挣扎。

  看着眼前愤怒得像一头暴走的野兽的男人,林子宜眼里的平静,终于一点点的散去,取而代之有,是震惊,是不可思议。

  林子宜不明白,她所说的话,不过是在阐述事实而已,为什么唐肃要这么生气,一个有着良好修养的一国总统,为什么如此轻易地便被她激怒了?是因为他太在乎他们的孩子了?还是因为他太在乎她?

  如果他真的很在乎她?那么为什么,在唐峻家见到的时候,他表现的像一个陌生人一样?

  看到林子宜脸上渐渐褪去的血色,和她越来越难受的神情,唐肃的理智。渐渐地回笼。

  心弦猛地一颤,他倏然松开了五指,收回了手。

  唐肃松手的瞬间,林子宜的身体,便沿着墙壁,一点点滑了下去,而且,一边往下滑,一边大口大口地吸着氧气,又一边剧烈地咳嗽着,连大颗的眼泪都咳了出来。

  唐肃看着眼前的小女人,脑海里浮现的,是最初的时候,林昊天入狱,林氏面临破产倒闭的时候。林子宜出现在唐家大宅外面拦他的车,晕倒后醒来,满脸倔犟地请求他帮忙的样子。

  此刻的林子宜,跟当初的林子宜,又是何其的相像,总是那么肆无忌惮,不怕死地在他的面前大吼大叫。

  看着难受的林子宜,唐肃的眉峰,紧紧地拢成了一团。

  她就是林子宜,她就是那个在他心里,怎么也抹不去又藏不住的女人,她只是,忘记了,忘记了所有跟他有关的一切而已。

  “好,林子宜。我给你一次从头开始的机会!从头开始,取悦我。”

  话落,唐肃没有再多做任何的停留,转身,径直离开。

  林子宜看着唐肃大步离开的身影,脸上难受的神色,已经缓解了很多。

  她二哥说,在她失忆前,唐肃确实对她很不错,唐肃甚至是冒着天下之大不韪,出手救了她的二哥,而她,最终是误会了唐肃,并且开枪打伤了他,绝然离去。

  所以,是她对不起他,她一定会尽力去弥补她对他所造成的伤害。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45章 岁月长,衣裳薄(二)-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