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黄金城娱乐 >

第242章 我在深埋的时光里等你(十四)-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发布时间:2018-08-27 17:1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黄金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41章 我在深埋的时光里等你(十三)-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y国首都专门招待国家元首的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男人坐在书桌后的大班椅里,低头看着手中的文件。

  可是,十几分钟过去了,文件上的内容,他却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

  忽然,男人手一扬,将手中的文件扔了出去,然后,一双长臂在书桌上一扫,满桌的文件,全部飞了出去,顿时洒落一地。

  豁地起身,男人抓过书桌上的香烟和打火机,来到落地窗前,然后,“啪”的一声,点燃一根香烟,狠狠地抽了起来。

  “厉、叶!”

  男人狠狠地咬着这两个字,突然就笑了。

  秦硕进来,看到洒落满地的文件和唐肃诡异的笑声,浑身忽然就冷得起了鸡皮疙瘩。

  这几个月来,唐肃的脾气是越来越古怪了,常常变得很暴躁,情绪阴晴不定的,好几次因为一点小事,便大发雷霆。

  现在,在唐肃身边的每一个人,每天都如履薄冰,生怕自己会不小心犯错,所以做每一件事情,都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尽最大的努力去做到最最完美。

  这个时候,秦硕不敢出声,但又不能就这样退出去,只能蹲下来,悄悄地将洒了一地的文件一张张捡起来,然后,又分类整理好,放回书桌上。

  等秦硕做完这一切的时候,落地窗前的男人,已经抽完了三根烟。将第三根烟的烟蒂摁灭在烟灰缸里的时候,他才开口,低沉的嗓音让人听不出任何情绪地道,“什么事?”

  “阁下,这是明天的行程安排。”说着,秦硕将一份行程安排的文件放到了书桌上,然后,又口头向男人汇报了一遍。

  男人听完,没有任何反应。

  秦硕知道,通常情况下,唐肃没有任何反应,就代表着没有问题。

  “还有,y国首相夫人私下派秘书来问,她好几次想找.......”秦硕迟疑一下,接着道,“找林小姐随便聊聊,可是一直打不通林小姐的电话,问林小姐是不是换了号码.......”

  秦硕的话,说的很含蓄,很隐晦,实际上,y国首相夫人的秘书,原话不是这样问的,而是直截了当得多。

  这大半年来秦硕都没有见过林子宜的身影,而且,也从来没有听到唐肃提起过林子宜,再从他的情绪变化,不傻的人都能猜得出来。唐肃和林子宜之间出了问题。

  但是具体出了什么问题,林子宜又去了哪,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敢问。

  “就说她这两年时间以普通人的身份在国外学习,不想被任何人打扰。”

  毕竟林子宜还只是唐肃的未婚妻,还不是正式的总统夫人,所以,关于林子宜的一切,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关注,在她离开的这大半年时间里,在国内也并没有引起任何的异常来。

  “是,阁下。”

  ........................................................

  第二天,林子宜在学校图书馆呆到很晚,直到图书馆要关门的时候。有工作人员进来提醒她,她才察觉到原来时间已经那么晚了,可是,她在图书馆坐了好几个小时,竟然连一页书的内容都没有看完,手上捧着的书,仍旧显示的是她刚坐下来时的那一页。

  收拾好东西从图书馆走出来的时候,林子宜深深地吸了口气,一抬头,便看到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停着一辆黑色的小轿车,而黑色小轿车的后座对向图书馆方向的那扇车窗,是开着的。

  黑幕中,树荫下。从图书馆的立刻望去,透过那并不明亮的路灯,几乎是一眼,林子宜便精准地捕捉到坐在后座里的那个卓绝的身姿,即使,后座上的男人戴着墨镜,林子宜仍旧能强烈地感觉到,那男人朝自己投过来的几乎能将她洞穿的两道视线。

  心弦,在这一瞬,猛地一颤,心湖里,忽然间就像有暴雨倾盆而至般,掀起一阵又一阵无法抑制的波澜。

  “厉叶。”正当林子宜出神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唐峻的声音。

  林子宜收回视线,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唐峻已经小跑着朝她快速地靠近。

  “你也太拼命了吧,竟然在图书馆呆到闭馆才出来!”唐峻说着,长臂已经伸过去,直接搂住了林子宜的肩膀。

  唐峻不是个一根筋的傻男人,不会因为林子宜拒绝过他一次,他就会和林子宜断绝来往。

  再说,林子宜不是还没有嫁人么,只要她没有嫁,他便还有机会,就算她嫁了,和她像现在一样,做做朋友,也是不错的。

  因为只要看到林子宜,他就觉得整个身心都是舒服的。

  林子宜手里抱着几本书对着唐峻笑了笑,并没有挣开他的手臂,而是任由他搂着她的肩膀。

  该说的话,她和唐峻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而她,并不排斥跟他做朋友,甚至是让唐峻成为她的蓝颜知己,因为她的朋友,真的好少,少的可怜。

  “你怎么知道我在图书馆?”

  唐峻一笑,“我当然有办法知道。”

  林子宜眯着他,“你不会是派人监视我吧?”

  “哈哈.......”唐峻爽朗地笑了起来,却并没有回答林子宜的问题,而是搂着她往停车的方向走去,“走吧,我请你吃好吃的去。”

  林子宜任由唐峻搂着往前走,不过,却忍不住回头,朝不远处停在那棵大树下望去。

  唐峻注意到她的异常,也顺着她的视线视线望了过去,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看什么?”

  林子宜收回视线,摇了摇头,“没什么。”

  这么短的时间里,那黑色的轿车竟然已经开走了,完全没有了踪影,就仿佛刚才她看到的一幕,不过只是她的错觉而已。

  可明明。此刻她的心湖,却波澜起伏,无法平静下来.......

  .................................................

  唐峻带林子宜去的,是在y国首都的一家地道的f国小吃馆。

  他原本还担心林子宜会不喜欢,不过,看林子宜那大快朵颐的样子,心里便觉得异常满足。

  林子宜在图书馆从下午四点一直呆到图书馆闭馆,晚饭也没有吃,现在自然是饿了,再加上唐峻点的食物,莫名的有种熟悉感,所以,吃起来格外的香。

  “我打算后天跟我大哥回国。”唐峻一边帮林子宜倒了一杯鲜果汁,一边淡淡地说道。

  林子宜一边将嘴里的食物咽下去。一边点头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唐峻,“嗯,我猜到了。”

  唐峻微微有些错愕地看着林子宜,“你为什么会猜得到?”

  林子宜一笑,“感觉你不会不听你大哥的话。”

  像唐肃那样的男人说出来的话,又有谁会不听呢。

  唐峻深吁一口气,身子往椅背里一靠,“你还真说对了!他不止是我大哥,而且从小,就是我崇拜的对像。”

  林子宜笑了笑,继续低下头去吃东西,没有再说什么,不过,心里,忽然就觉得有种奇怪的满足感。

  听到唐峻说,唐肃是他从小崇拜的对像,她竟然觉得满足。

  “吃的这么香,看来,你对我们f国的食物,情有独钟嘛。”见林子宜不说话,唐峻又笑着道。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其实我爸妈都是f国人。”

  “你也是f国人?”显然,唐峻有些诧异,因为认识林子宜这么久以来,她从来都不跟他提,她来自哪里。

  林子宜点头,“不过,我们一家人现在在m国定居。”

  “那你想不想f国去看看,我们可以一起。”唐峻有些兴奋地邀请林子宜。

  林子宜笑了笑,“我现在最主要的是把我的课程修完,早点毕业。”

  唐峻思忖一下,立刻两眼放光、一脸兴致盎然地道,“有我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能让你不耽误学业,也能让你跟我一起回f国。”

  林子宜挑了挑眉梢,“什么办法?”

  “学院和f国的a大商学院每年都会有一批交换生,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去学院里申请。”

  f国的a大商学院,和林子宜现在就读的学院一样,都是全世界排在前十位的商学院,如果能去f国的a大学习一段时间,确实也是不错的事情。

  不过。林子宜却并没有立刻答应唐峻,而只是笑了笑,“让我好好考虑考虑。”

  ........................................................

  吃完东西,唐峻送林子宜回家。

  因为实在是困了,上车没几分钟,林子宜便靠在椅背里,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

  看到林子宜睡了过去,唐峻的唇角弯了弯,将车内空调的温度,稍微调高了两度,同时,将车速放缓。

  哪怕什么也做不了,但是能和林子宜这样安静地独处在同一个空间里,静静地看着她恬静的睡颜,唐峻便觉得很满足了。

  将车开到林子宜家的时候,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是凌晨了。

  唐峻将车停在停稳,侧头看向副驾驶位上的林子宜,此刻的她,似乎仍旧睡得沉稳,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昏黄的灯光,透过车窗玻璃,浅浅地洒在林子宜那张异常白净好看的脸上,她那轻抿的殷红唇瓣,如清晨的花瓣一样,娇艳欲滴,引人犯罪.......

  看着看着,唐峻便引不住凑了过去。一只手头撑在了林子宜的身侧,然后,头缓缓地压下,双唇,对准林子宜那两片娇艳的唇瓣一点点地印下去.......

  就在唐峻的唇离林子宜的不到一公分,甚至是在唐峻已经强烈地感觉到她唇瓣的甜美味道的时候,林子宜却忽然睁开了双眼.......

  看着眼前放大的熟悉的面庞,林子宜的反应,简直平静的出乎人的意料,她静静地看着唐峻,一双澄澈黑亮的大眼睛里,没有任何的一丝紧张与不安,甚至是连一丝的惊讶都没有,就好像。她完全不明白唐峻接下来想要做的事情是什么一样。

  唐峻看着如此平静的林子宜,心里,一时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是庆幸林子宜在发现他要偷吻她时,却没有一丁点要生气的意思?还是在为林子宜对自己没有任何的感觉,而感到难过悲哀呢?

  两个人就这样保持着不到一公分的距离,对视了足足有十秒之后,林子宜才率先打破沉默,“噗嗤”一笑,身子往一旁挪了挪,错开两个人这样呼吸交缠的暧昧姿势。

  “唐峻,对不起,我只想和你做朋友而已。”林子宜看着唐峻,很认真地道。

  “我知道。”唐峻低头一笑,掩去眼里的黯涩。收回自己的手,坐回驾驶位上,“刚才我只是没能忍住。”

  林子宜抿唇,深吸口气,“如果你觉得没办法和我继续做朋友,我理解,我们以后可以不用再联系。”

  “不是的。”唐峻生怕林子宜生气了,赶紧道,“就这样继续只做朋友,也挺好的。”

  林子宜笑了笑,解开安全带,然后推开车门,回头看着唐峻,“谢谢你!我下车了,再见。”

  唐峻点头,“再见。”

  林子宜下车,不轻不重地甩上车门,然后,站在一旁,看着唐峻调转车头离开后,她才深吸了口气,抬步往屋子里走。

  不过,她才动,便看到不远处有一辆黑色的小车开了过来,那小车,她见过两次了。

  才抬起的脚,霎时又落了回去,脚下的步子。像是忽然灌了铅般,怎么也迈不动了。

  很快,那辆黑色的小车,便开到了她的面前,在刚才唐峻停车的位置停了下来,然后,后座的车门被推开,在林子宜一瞬不瞬的注视下,一个身姿卓绝的男人,从车上下来。

  他穿着白色的衬衫,深蓝色的西装,同色细条纹的领带,外面,是一件烟灰色的风衣;他身姿挺拔欣长如玉。比林子宜整整高了一个头;他眉峰英挺,目光如炬,面部的轮廓,如刀削斧刻一般,好看的让人挪不开眼睛.......

  “唐肃.......”再一次,林子宜脱口唤出了男人的名字。

  唐肃看着近在眼前,触手便可及的小女人,只恨不得将她捏碎了,吞进肚子里.......

  林子宜望进他那双浩瀚如夜空般的深邃眸子里,那里燃烧的激烈情绪,让林子宜震惊。

  “我们以前是不是认.......”

  话音还没有落下,男人已经抬手,扣住了林子宜的后脑勺,然后。头压下,薄唇堵住了林子宜的.......

  林子宜瞪大双眼,怔怔地看着眼前吻的疯热而专注的男人,感觉一切,都那么的熟悉,似乎,同样的一幕,已经在他们之间发生过好多次一样,所以,被唐肃疯狂地吻着,她甚至是连一丝丝要抗拒的心理都没有,只任由他像一头野兽一样,唇齿不断地在她的唇瓣上肆虐,舌-头卷起她的。在她的嘴里不断地翻搅.......

  血腹和淡淡的烟草的味道,在唇齿间不断地蔓延开来,林子宜却什么反应都没有,只一直静静地看着眼前放大的近乎疯狂的俊颜,不反抗,也不迎合.......

  林子宜的冷静,愈发让唐肃恼火,当意识到自己对这个无情无义的女人是多么的贪恋与不舍的时候,他猛地将自己的唇舌退了出来,然后,厌恶地伸手一推。

  即使唐肃没有刻意用力,可是,被怒火烧心的他一推,再加上林子宜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防备。在唐肃的一推之下,她手里抱着的书立刻掉在了地上,然后,整个人不停地往后踉跄,然后,脚后跟撞到身后的花圃,身体往后倒去.......

  “啊!”

  就在林子宜要往后倒进花圃的那一瞬,唐肃本能地箭步向前,然后伸出长臂,将就要摔进花圃里的林子宜拦腰抱住。

  林子宜有些惊魂未定地看向唐肃,望进他的那双深邃的眸子里,在她还来不及看清楚他眼里的情绪时,他却忽然又收回手,然后。看着她,身子倒下去,摔进花圃里.......满身狼狈!

  四肢朝天地摔在花圃里,林子宜拧眉,掌心里,一阵阵地刺痛感传来。

  抬起手来一看,才掌心被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血珠正不断地往外冒。

  看到林子宜掌心里那条刺眼的伤口,唐肃的眉宇,骤然轻拧了一下,一抹心疼冲破道道压抑的暗芒,划过那浩瀚的眸底。

  不过,也只是一瞬便消失不见了。

  “唐肃,我们以前认识,对不对?”

  顾不得掌心里的痛意,林子宜另外一只手撑着自己的身子,从花圃里站了起来,然后看着唐肃,情绪仍旧平静地问道。

  “我们只是认识吗?林-子-宜!”唐肃盯着林子宜,那深沉的眸光,仿佛分分秒秒殾能将她给吞下去似的,特别是后面‘林子宜’三个字,更是从他的齿缝中蹦出来的。

  ——林子宜?!

  林子宜蓦然地瞪大了双眼,眼里,是石破天惊般的震撼,“.......你.......你叫我什么?”

  她真的忘记了!什么都忘记了!

  唐肃伸手,掐住林子宜的下颔,手指用力收紧。只恨不得将她顷刻间捏住。

  林子宜怔怔地望着他,完全感觉不到任何的痛意,只等着他,再次对自己唤出“林子宜”这个名字来。

  唐肃咬牙,眸光如如刀锋落在林子宜的脸上,可是,最终,他却还是忍住了。

  “林子宜,既然忘记的那么干净,那你就永远也不要再记起来。”

  话落,他倏地松手,蓦地转身,大步往车上走去。

  “唐肃,你说清楚。我到底是谁?”

  林子宜追上去,双手一把拽住唐肃的手腕,不让他走。

  她怎么可能忘记,唐肃有个未婚妻,他的未婚妻的名字,就叫林子宜。

  唐肃却猛地一把甩开林子宜的手,回头盯着她,咬牙警告道,“林子宜,不要再去惹唐峻。”

  说完这最后一句,唐肃走到车旁,拉开车门,坐进去,然后,重重地关上了车门。

  林子宜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那又一次快速消失在自己视线里的黑色车影,眼眶,莫名地泛酸,有湿热的液体,夺眶而出.......

  .................................................

  狭小的车厢里,气压,低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如果昨天晚上,李正还不能确定他看到的跟唐峻在一起的女人是谁,不明白唐肃的情绪,为什么突然之间那么反常,那么,今天,就算他没带眼睛出门。只听声音,他也能百分之百的肯定,唐肃的情绪,为什么那么反常了。

  李正怎么也不敢想,林子宜竟然会跟唐峻在一起了。

  天呀!干脆来一道雷把他给劈了吧,他是真的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回去,到底要怎么跟谢晓琳说,难道说林子宜脑子进水了,移情别恋,总统夫人不做,竟然爱上了唐肃的弟弟唐峻。

  以后,唐峻就是小溪的后爸了。

  叔叔成了自己的后爸,伯伯是自己的亲爹!

  妈呀!这关系,太混乱了。

  “阁下,二少爷已经答应跟您一起回国了。”为了打破这诡异的让人喘不过气来的低气压,李正小心翼翼地汇报了一句。

  说完,李正用眼角的余光瞟着后视镜。

  后视镜里,男人闭着靠在椅背里,那阴沉的脸色,紧绷的下颚线条,还有起伏的异常厉害的胸口,都无一不证明,此刻,男人的情绪,异常的糟糕。

  看到这一幕,李正就后悔了,刚才他不应该说话的。

  不过。就在他以为后座上的男人不会开口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他异常平静的声音响起道,“告诉他,爱回不回。”

  “是,阁下。”感觉到男人的情绪似乎平稳了不少,所以,李正又壮着胆子问道,“阁下,您不打算带夫.......林小姐一起回去吗?”

  “她不是林子宜,她叫厉叶。”

  不仅改名换姓,连所有的背景资料,都全换了,和小溪,和他,断得干干净净,她已经不再是他的未婚妻,而只是厉家的女儿。

  所以,林子宜,既然什么都忘记了,那就最好,一辈子也不要想起来。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43章 我在深埋的时光里等你(十五)-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