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黄金城娱乐 >

第239章 我在深埋的时光里等你(十一)-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发布时间:2018-08-27 17:1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黄金城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38章 我在深埋的时光里等你(十)-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唐飒醒过来的第二天,在医生确定她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之后,唐肃和老爷子便带着她飞回了f国。

  唐飒跟着厉默衍一起跳海的消息,对外是绝对封锁了的,所以,除了当时在场的人外,几乎没有其他的人知道当时的情况。

  在过去的大半年时间里,如果有不识趣的人问起唐飒,老爷子只是对外宣称,派唐飒去国外执行任务去了。

  至于是什么任务,不蠢的人都不会再继续追问。

  将唐飒送回大宅,正当唐肃准备离开去章台殿的时候,唐飒去叫住了他,问起了他关于厉默衍和孩子的情况。

  唐肃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唐飒,如实道,“厉默衍被叶素素的人带回去了,他已经没事了,孩子应该也是被一起带走的,所以,你不用担心他们。”

  唐肃这么说了,唐飒自然相信,扬着唇角点了点头,“谢谢你,大哥。”

  “如果厉默衍真的在乎你,他会处理好一切来找你。”唐肃深邃的眸子,沉了沉,掠过一抹黯然,继续道,“所以,你别想多了,好好休息。”

  唐飒点头,应了一个“好”字。

  唐肃微微勾了一下唇角,迈开长腿大步出了唐飒的房间。

  才走到二楼的楼梯口,便看到放学回来的林睿溪小朋友穿着一双圆头小皮鞋气喘吁吁着“蹬蹬蹬”的往楼上跑,看到出现在楼梯口的男人,立刻便扑过去,抱住唐肃的大腿,一脸激动地问道,“老爸,姑姑真的回来了吗?她在哪?”

  唐肃看着儿子,他那双大大的眼睛里闪烁着的期盼的亮光,那里面,好像清晰地写着,姑姑回来了。那妈妈是不是很快也会回来了。

  不过,他却故意忽视了小溪眼里所期盼的内容,紧抿着薄唇,不冷不热的淡淡“嗯”了一声,“在房间。”

  得到唐肃的回答,小溪一溜烟似地便朝唐飒的房间“蹬蹬蹬”地跑去了,唐肃英俊的眉宇微不可见地拧了一下,抬眸朝楼下看去的时候,视线,不经意间和另外两道异常爱慕灼热的视线撞在了一起。

  一瞬的交错之后,唐肃便收回了视线,眉头,有些不悦地皱了一下,然后抬步,继续往楼下走。

  楼下大厅里站着的年轻女子。却久久地沉寂在唐肃刚刚那自上而下对她不经意的那一眼里,甜蜜幸福的无法自拔,直至........佐玲发现她的异常,过去轻轻推了推她,她才回过神来。

  “阿肃,你不留下来吃晚饭吗?”看着下楼来,径直要往外走的唐肃,佐玲脸上堆满笑容地问道。

  以前的时候,佐玲从来不敢跟着老爷子和唐鼎年一起叫唐肃做‘阿肃’,而是一直叫‘大少爷’,不过,自从得到老爷子的默许,她和唐鼎年一起搬进唐家大宅后,她便自许清高地把自己当成了大宅里唯一的女主人,胆子,自然也跟着肥了起来,跟着老爷子和唐鼎年一起喊‘阿肃’。

  而唐肃,即使现在已经是一国的总统,气度,应该非常人能比。

  可是,有些事情,一旦认定了,就很难改变,就比方说,唐鼎年和佐玲,是一起逼死他母亲的刽子手,所以,二十多年来,他从来没有叫唐鼎年一声‘父亲’,更加没拿正眼瞧过佐玲一次。更加不可能愿意跟他们一起住在同一个屋檐下。

  不过,因为唐飒出事,想到老爷子一个人住在大宅里也寂寞,而他自己,又不能经常陪在老爷子身边,所以,对唐鼎年和佐玲搬进大宅里的行为,也就默许了。

  至于佐玲自作主张,直接叫他的名字,而他却没有给佐玲甩脸色,也只不过不想为了这一点小事,再搞得如今支离破碎的一个家,更加的不愉快。

  所以,听到佐玲叫跟自己说话,唐肃甚至是瞟都没有瞟他一眼,而只是没有任何情绪地“嗯”了一声,继续大步往外面走。

  “总统先生。”在他大步越过佐玲的时候,一轻清柔的声音,如棉絮般,软绵绵地飘进了唐肃的耳朵里,然后又听到那声音继续响起道,“您等一下。”

  唐肃的眉头,有些不悦的一拧,深邃的眸子,倏尔冷了几分,不过,出于礼貌,他却还是停下了脚步。

  “有事?”

  两个字,那拒人千里之外的清贵冷傲气息,尽显无疑。

  那年轻女子倒是一点都不尴尬,更加没有被唐肃吓道,而是抿着唇角一笑,看着唐肃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走到他的面前,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方巾来。

  然后,在唐肃没有一丝温度的目的光注视下下,年轻女子在他的面前蹲下,拿着方巾,俯身下去,去擦拭唐肃黑色皮鞋上的脏东西,边擦边轻柔地道,“您的皮鞋脏了。”

  唐肃看着自己脚边,为自己擦皮鞋的温柔似水的年轻又漂亮的女子,微微有些出神。

  跟林子宜在一起的日子,似乎,这样的小事,林子宜从来都没有为他做过,而他为她做的一切,却被她弃之如敝帚,说不要,就不要了,说忘,就彻底忘了........

  “好了。”

  年轻女子的声音,让唐肃瞬间回过神来,他微微颔首,礼貌地说了一声,“谢谢。”

  “不用。”说着,年轻女子的面颊,如炸开的红云般,一下子红到了耳廓。

  唐肃看着年轻女子绯红的耳廓,就仿佛,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林子宜也是这样,在他的面前,轻易间就能红了脸........

  “阿肃,你还不知道她是谁吧。”看到两个的互动,佐玲立刻向前,介绍道,“她是小溪的新法语老师,姓时,叫时宜。”

  “您好,总统先生。”时宜看着唐肃,除了脸色红得格外好看之外,倒也显得落落大方,处处得体,言行举止之间。尽显大家闺色的风范。

  “小溪原来的法语老师呢?”唐肃的视线,掠过时宜,落在了佐玲脸上。

  佐玲看到唐肃正眼瞧自己,心里乐开了花,“小溪原来的法语老师去国外定居了,所以换了时宜老师。”

  “辛苦时老师了。”唐肃视线,从佐玲的脸上,又落回了时宜的身上,出口的声音,让人完全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不会,小溪很好教,也很配合我。”

  唐肃淡淡颔首,轻描淡写地丢下一句“那就好”,然后,迈开长腿。大步离开。

  待唐肃走了几步后,佐玲扯了扯时宜的衣袖,对她点头竖起了大拇指。

  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时宜低头一笑,自信满满。

  ........................................

  楼上,小溪一口气冲进唐飒的房间,扑进她的怀里,嘴里难过又委屈地叫道,“姑姑,你总算回来了。”

  大半年没有见到,唐飒还挺想小溪的,再加上自己也是做了妈妈的人了,而小佑又不在自己的身边,所以,唐飒对小溪,较之以前,更加疼爱了几分。

  揉了揉小溪的发顶,唐飒笑着道,“见到我不是应该高兴吗?这么委屈干嘛?”

  小溪将一颗圆滚滚的大脑袋埋在唐飒的怀里蹭了蹭,他已经好久没有感受过你此刻的温暖了。

  唐飒看着在自己怀里的蹭来蹭去的小人,只笑着看他,并没有拦着他,蹭了好一会儿后,小溪才抬起头来,一双黑亮黑亮的大眼睛里,蒙着一层淡淡的水汽看着唐飒,问道,“姑姑,这大半年你去哪里了,看不到你,人家好伤心。”

  说着,小溪眼里的水汽,便越聚越多了。

  唐飒是第一次看到小溪要哭的样子,还真有些紧张了,连忙揉了揉他肉嘟嘟的脸,哄着他道,“好了好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嘛,赶紧别伤心了!笑一个。”

  小溪瘪了瘪嘴,不但没有笑出来,反而是眼泪掉了下来。

  看着小溪那眼泪跟拧开的水龙头似的,忽然哗啦啦往下掉,唐飒急了,连忙一边给他擦眼泪一边把他抱进怀里,“好了。都是姑姑的错,是姑姑对不起你,姑姑保证下次不这样了,你别吓姑姑了。”

  “姑姑,你知道妈妈去哪了吗?”憋了几个月,小溪终于又憋不住了,借着唐飒柔软温暖的怀抱,哭得一抽一抽地道,“你都回来了,为什么妈妈还不回来?..........难道妈妈真的不要我了吗?”

  唐飒听着小溪的话,先是微微怔忡了一下,随即便明白过来了。

  她还奇怪,为什么这两天唐肃在她的面前,绝口不提林子宜,而且,她回来了,林子宜也没有出现。

  原来,林子宜离开了。

  “好了,乖,不哭了,告诉姑姑,妈妈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唐飒将小溪从怀里扶起了,擦着他脸上的眼泪问道。

  小溪又瘪了瘪嘴,止住哭声,“大半年之前,他们说,妈妈开枪打伤了爸爸,然后离开了。”

  唐飒的眉头皱了皱,看来,林子宜是以为厉默衍和她都死了。

  “那你爸爸没有去找你妈吗?”

  小溪摇头。一提到唐肃的狠心,他的一张小脸上,便全是愤恨,“没有,老爸不许我在他面前提妈妈。”

  好吧!唐飒无语了。

  这误会,看来闹大了。

  “放心吧,姑姑一定帮你把妈妈找回来。”

  “说真的?!”小溪的脸上,立刻由雨转晴。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唐飒一脸鄙视。

  “姑姑,我最爱你了。”

  唐飒,“........”

  ........................................

  星期五上午,y国首都。

  一下了课,林子宜便往教室外面冲,平时比谁都走得要迟的她,今天却是第一个离开教室的。

  刚冲出教学楼,准备冲向停车场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喂,厉叶。”

  林子宜回头朝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一眼便看到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站在那辆银白色保时捷跑车旁的身形修长挺拔的男子。

  灿然一笑,林子宜调头朝男子走了过去,“唐峻,你怎么在这里?”

  双手插在裤兜里的唐峻低头一笑,没有回答林子宜的问题,而是笑着道,“后面有人追你吗?跑这么快?”

  林子宜抿唇,清丽的眉梢一挑,没说话。

  看着林子宜那俏皮又可爱的样子,唐峻微微有丝出神。

  皮肤跟牛奶一样,双唇殷红如血,眼神澄澈似泉水,笑容灿烂如阳光,这样的林子宜,还真是好看。

  片刻的出神之后,唐峻拉开车门,从车里拿出三本书来,递到林子宜的面前,“你前两天不是说想找几本心理学的书看看嘛,正好我那有,今天有空,就送来给你。”

  林子宜看着唐峻手里的书,第一本,是《谈判心理学》。

  伸手,毫不客气地从唐峻手里接过,“谢了!改天请你吃饭。”

  “干嘛要改天,今天不行吗?”唐峻盯着林子宜,语气里带着玩味。

  林子宜摇头,“今天不行,明天后天也不行!等我有空了再打给你。”

  说着,林子宜已经转身准备离开了,“我有事,先走了。拜拜!”

  看着已经转身跑开的林子宜,唐峻有向前去一把将她拉回来的冲动,不过,却还是忍住了。

  “那记得大后天。”

  林子宜头也不回地冲着唐峻挥挥手,“到时候再说,拜拜!”

  ................................................

  林子宜直接将车开到了机场,她到的时候,接她的专机已经等在那里了。

  上了飞机,林子宜拿出唐峻给她的那几本心理学的书。翻开其中一本,随意地看了起来,或许因为心理学的书实在是枯燥,看着看着,她便蜷缩在沙发里,睡着了。

  睡得昏昏沉沉间,她又陷入梦境里,一个异常熟悉的梦境,已经好多次出现在她的梦里了。

  梦境里,一道厚厚的透明的墙将整个世界隔开,她站在世界的这一端,而另外一端,则站着一大一小两个男人。

  那两个男人拼命地对着她叫呀,喊呀,可是,她却永远也听不清另外一端两个人对着她叫喊什么,也看不清那两个男人的样子。

  林子宜有些烦,想要拼命逃离这奇怪的梦境,等她挣脱梦境,一觉醒来的时候,飞机已经降落在m国了,再换乘直升机,一个小时后,她回到了蔷薇庄园。

  下了直升飞机,林子宜拔腿就朝不远处等着她的三个人飞奔过去,然后,像只雀悦的小鸟儿一样,直接扑进了厉默衍的怀里。

  “啊!”

  林子宜扑进厉默衍怀里的时候,扯动到了他肩膀上的枪伤,痛意传来,他故意闷哼了一声。

  “二哥,你怎么啦?”

  “你二哥肩膀上有伤。”厉默衍没说话,倒是一旁的林昊天开口,淡淡责备道,“怎么这么没轻没重,还像个孩子一样。”

  林子宜从厉默衍的怀里退了出来,一脸抱歉地吐了吐舌头,“二哥,你没事吧?”

  厉默衍一笑,抬手揉了揉她的长发,“没事。”

  “二哥,你怎么瘦了?”林子宜上下细细地打量着厉默衍,心疼地道。

  厉默衍笑,“在外面火食不好,所以就瘦了。”

  其实,他不明白,失忆之后,林子宜并没有见过他,为什么会认得他,而且,对他的感情,相比之前,似乎有增无减。

  不过,眼前的林子宜,跟以前,确实不同了。

  眼前的林子宜,明丽,自信,快乐,像一颗璀璨的明珠,光芒熠熠!

  林子宜撇嘴,显然不信,不过,却并没有多追问,只拉起厉默衍的胳膊,笑意灿然地道,“没关系!以后让妈妈每天给你做好吃的,把你重新养回来。”

  说着,林子宜看向一旁的叶素素,“对吧?妈。”

  叶素素点头,嗔怪道,“原来你看到我啦?我还以为自己是空气呢。”

  林子宜一脸无辜,立刻来到叶素素的身边,一脸讨好地拉起叶素素的手腕,撒着娇道。“妈,不带你这么小心眼的,我只是看到二哥,太激动了,你在我心里,一直都是最重要的。”

  叶素素被林子宜哄得开心,不由笑了出来,伸出一根手指头戳了戳她的额头,“真不知道你跟谁学的,一张小嘴跟抹了蜜似的。”

  “没有呀,我说,都是大实话。”

  “真的?!不管什么时候,妈妈在你心里,都是最重要的?”

  “当然。”

  看着眼前没有一丝隔阂的快乐的母女俩,厉默衍狭长的美眸,不禁挑了挑,心情,说不出的复杂。

  ................................................

  晚饭,林子宜和叶素素一起下厨,做了一桌子好吃的。

  吃过晚饭,母女俩一起手挽着手在庄园里散步,厉默衍走在他们身后几步远的地方,看着她们宛如两姐妹的背影,听着林子宜不停地跟叶素素讲着在y国学习的各种趣事,那欢快的声音,就像一个孩子,没有一丝的忧虑。

  散完步,回城堡后,林子宜松开叶素素的手臂,“妈,你先去忙吧,我要跟二哥单独呆一会。”

  叶素素嗔着女儿,“怎么?是有什么话,我不能听吗?”

  林子宜皎洁一笑,思忖一下,点头,“嗯。”

  “鬼丫头。”叶素素宠溺地嗔了林子宜一眼,“你二哥伤还没好,别呆太久,影响他休息。”

  “好,我知道了。”

  叶素素这才点头,转身离开的时候,不动声色地扫了厉默衍一眼,眼里里,警告的意味很明显。

  厉默衍低头扯了扯唇角,他知道,叶素素是让他别在林子宜的面前乱说话。

  ................................................

  一起回到厉默衍房间的时候,正好医生等在那里给厉默衍换药。

  厉默衍也不避讳林子宜,直接脱了上衣,坐在沙发上让医生查看伤口换药。

  林子宜拧着眉头看着厉默衍左肩上那有些狰狞的伤口,一颗心都好像被人揪着似的。

  “二哥,这是枪伤吧?你怎么会受枪伤呢?”林子宜近乎自言自语地又问道,“这半年多,你到底干嘛去了?为什么一点消息也没有?”

  厉默衍看着林子宜那一脸心疼他的模样,笑了笑,没说话,直至医生给他换好了药,退出去之后,他才开口道,“你失忆了,为什么还记得我?”

  林子宜抿唇,拿过厉默衍的衣服递给他,然后,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坐下,一边看着他穿衣服一边道,“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就是记得你。”

  话说,她二哥的身材,还真是好呀!哪个女人能嫁给她二哥,一定会幸福死去。

  “那除了我,你还记得谁?”厉默衍一边扣着扣子一边问道。

  “除你,就只有爸和妈。”

  “那你还记得我们之前的事吗?”

  “什么事?”林子宜一脸探寻地问道。

  厉默衍笑,已经穿好了衣服,又在沙发里坐下,“比方说。你是怎么认识我这个二哥的?”

  林子宜“噗哧”一笑,“你是我二哥,还需要特意去认识么?难道我们从小不是一起长大的吗?”

  “母亲怎么跟你说的?”

  “母亲说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呀。”林子宜的回答,那么理所当然,不带任何一丝怀疑的。

  厉默衍皱着眉头思忖了一下,然后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过来。”

  林子宜开心地坐过去,“怎么啦?”

  她说话的时候,厉默衍已经拿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然后将照片递到林子宜的面前,“这个孩子,你认识吗?”

  林子宜看着照片上大概六七岁的小男孩,肉嘟嘟的脸,黑亮黑亮的大眼睛。还有好看的眉宇,忽然就想到,自己不断重复的梦境中出现的那个小男孩。

  “不认识,他是谁?”

  厉默衍看着林子宜,正当他思忖着要不要把关于小溪是谁的事情告诉她的时候,林子宜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接个电话。”林子宜掏出手机,看了看上面的来电显示,当着厉默衍的面,毫不避讳地接通。

  厉默衍看到林子宜手机屏幕上跳跃的‘唐峻’两个字,微微眯起了眼。

  “唐峻,有事吗?”

  “........”

  “嗯”

  “........”

  “嗯”

  “........”

  “嗯!”林子宜最后点了点头,“没事挂了,过两天联系你。”

  厉默衍不知道电话的那头说了些什么,但是看林子宜的样子,和电话那头叫‘唐峻’的人,显然很熟悉。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唐肃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就叫‘唐峻’。

  “男的?!”等林子宜挂了电话,厉默衍面带好奇地问道。

  “嗯,男的。”林子宜丝毫都不隐瞒,“学长,比我高一届,不过比我小。”

  “小多少?”厉默衍来了兴趣。

  “两三岁吧。”林子宜犹豫了一下,补充道,“好像是。”

  “他喜欢你?在追求你?”厉默衍的嗓音,微微拉长了,带着玩味。

  林子宜笑,“这我可不知道,你得问他。”

  “那好,你打过去,我问他。”厉默衍变得一本正经。

  “二哥.......”林子宜哭笑不得,“我和他就普通朋友,你想多了。”

  “你认识这个唐峻的事情,母亲知道吗?”厉默衍忽然话峰一转。

  林子宜拧眉,困惑,“我没说过!怎么啦?”

  厉默衍笑,伸揉了揉林子宜的发顶,很郑重地叮嘱道,“那就不要跟母亲说。”

  “为什么?”

  厉默衍什么也没有解释,只简单地给了林子宜四个字,“相信二哥。”

  林子宜抿唇思忖一下,最终点点头。

  厉默衍一笑,一双深邃的眸子里光华流转。

  既然所有的事情,冥冥之中上天早就有了安排,那他又何必太操心,一切,就让它顺其自然吧。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40章 我在深埋的时光里等你(十二)-亲爱的,我不嫁给你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