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鸿博娱乐 >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真相,禁地之迷!-神门

发布时间:2018-09-07 16:52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鸿博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云纹之树,神源之眼-神门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一直以来,云轻舞都基本闭口不谈神源。

  而且,从云轻舞的神情上看,对于神源还多少有些顾虑,可现在,神源都已经开启,自然也就不一样了。

  “难道,这真的是天命吗?神源居然会在天禅山下,而且,还会被神树果实引动……”云轻舞在沉默了一会儿后,也轻轻的叹出一口气。

  “被神树果实引动?”平阳微微一惊,然后,也很快的明白过来。

  是了!

  正是因为方正直击碎了神树果实,让神树果实中的庞大生机落入到了天禅山中,才会引动神源。

  但即使是这样,也不得不说这件事情真的很巧合。

  如果神源不在天禅山下。

  或者,方正直没有毁掉神树果实。

  这一切都不可能出现。

  “好吧,既然你们都想知道,那我就把我所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你们吧。”云轻舞在叹出一口气后,也继续说道。

  方正直和池孤烟等人互视了一眼,也都静下心来。

  毕竟,现场之中,也只有云轻舞对神源有所了解,而他们几个,基本上都对神源都只存在于猜测。

  “传说上古时代天地灵气充裕,所以,才会有各种天材地宝出世,有一些是灵果,有一些则是宝物。”

  云轻舞说到这里,顿了顿,又继续说道:“而据传,神源乃是天地之窍,是天地初开时形成的第一个地方!”

  “天地初开的第一个地方?”平阳听到这里,也终于有些震惊了。

  “是的,凡是在神源之地得到机缘的,基本上都成为了天地之间的至强者,如轩辕黄帝,如先祖蚩尤,等等,他们都是在神源中得到巨大的机缘,然后,才会成为统御天下万物的至强者。”云轻舞点了点头。

  “那后来呢?为什么神源会不见?”平阳忍不住开口问道。

  “据说是一场大战,毁掉了神源,然后,天地灵气也开始渐渐的枯竭,越往后,天地灵气便越少,而强者和至宝,出现的机缘也越来越低。”云轻舞解释道。

  “灵气越发枯竭,强者至宝越来越少……”平阳沉默了。

  虽然,她不愿意承认,但是,正如云轻舞所言,从上古时代的历史开始,灵宝确实是越来越少出现。

  “你说是一场大战?是指上古时代的那场大战吗?”燕修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其实,我以前也这样猜测过,但是,后来我觉得并不是,因为,那场大战虽然造成了天灾,可是,天地灵气并没有因此而枯竭。”云轻舞摇了摇头。

  “没有吗?”

  “如果那场大战的描述是真的,大地之母需要人,妖,魔三界的强者联手抵抗天灾,又怎么可能会封禁天地灵气?”

  “嗯……”燕修沉默了。

  正如云轻舞所说的那样,天灾降临,这样的关键时刻,正是需要大量的强者的时期,如果神源真的在那个时候被毁掉……

  又怎么可能抵抗得了天灾?

  但如果,真的如云轻舞推测的那样,神源并不是在那场大战中毁掉的,那还有什么大战能毁掉神源?

  难道,上古时代还有第二次大战?

  不太可能。

  无论是古书藉,还是历史,都并没有记录过在上古时代之后,还有什么大战威力会如此的巨大。

  “按照你的推测,神源是在天灾之后毁掉的?”平阳这个时候也开口了,清彻如水的眼睛中有着不解。

  “是的。”云轻舞点了点头。

  “那你知道是什么战争吗?”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上古手扎》中并没有记载,而这也是我心中一直存在的一个疑点。”云轻舞摇了摇头。

  “嗯,还有其它的记载吗?”方正直没有去追问神源到底是什么时候被毁掉,他关心的是另外一个问题。

  云轻舞为什么会对神源有顾虑!

  这里面肯定有原因。

  而这个原因,云轻舞在刚才的话语中并没有说明。

  “有。”云轻舞的拳头微微的紧了紧,但还是很快的回道:“除了神源被毁的记载,在最后的记录中还有一段话。”

  “什么话?”方正直问道。

  “神源是……禁地!”

  “禁地?!”

  “是的,那段话中的意思说的是,神源被毁是上苍的意愿,既是上苍之愿,便该顺从,不可逆天而行。”云轻舞郑重道。

  “上苍之愿,不可逆行?”方正直的眉头微微一皱。

  在这个世界中,一直都流行着一种思想,便是天意不可违,如果违背天意,便会遭到天遗。

  以前,他是不信的。

  毕竟,在以前的世界中,他更相信的是科学。

  不过,这个世界并不一样。

  科学……

  科学能解释上古四凶吗?

  当然了,神奇古怪,并不代表就真的有“天”这种东西存在。

  方正直取的是中庸,不会太在意什么天意不天意,但是,却也不是没事儿就想着要逆天,要怼天。

  “可现在,神源已经开启,如果说要逆天,已经逆了,但我们并没有怎么样啊?哪里有什么天遗!我看这天也没有什么可怕的,逆就逆吧,实在不行,我就与天斗,其乐无穷,对吧,无耻的家伙?”平阳倒是一脸的无所谓。

  在她的心里,就是天不怕地不怕。

  什么天意不可违……

  完全不在意。

  “嗯,你说的很对。”方正直的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他有时候真的觉得,平阳这妞完全不像是这个世界的人。

  动不动就逆天?

  真的好吗?

  “呐,老天你听着,本公主现在逆天了,有本事的你掉个雷劈死我啊!”平阳听到方正直的话,也越发的兴奋,一手指天,嚣张无比。

  “……”

  “……”

  燕修和池孤烟多少有些无语。

  “小心,有雷!”方正直的脸色一变。

  “啊……无耻的家伙,快救我,我还不想死!”平阳吓了一跳,想都没有想,就一下绕到了方正直的背后。

  “……”

  场面,多少有点儿小欢乐。

  而平阳则是在闭了闭眼睛后,小心的睁开,又迷茫的看了看头顶上方,小嘴高高的嘟了起来:“哪里有雷?”

  “有的,只是因为被我挡住了,没劈下来。”方正直一脸正色道。

  “骗人!”平阳自然是明白自己被耍了,可是,却还是小心的躲在方正直的背后,生怕真的有雷下来。

  方正直看着平阳的这幅模样,心里也暗叹一句:果然,这个世界的人,还真的会在意天遗这样的事情。

  即使是平阳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

  也依旧会有些顾虑。

  那么,云轻舞会顾虑《上古手扎》中的这段记载,便也再正常不过了。

  但正如平阳所言。

  不管是不是有什么天遗,是不是违逆了天意,现在神源确实已经开启,再谈其它的,已经毫无意义。

  现在的关键便是……

  如何打开面前的石头,探寻到神源的真正面目。

  “云轻舞,你有破开这棵‘云纹树’的办法吗?”方正直没有再继续探究神源的历史,而是将目标转向破开黑石,寻找云纹树的树根。

  “只能试试。”云轻舞并不敢肯定。

  “我可以帮你。”池孤烟看了一眼周围的黑色云纹,也开口道。

  “嗯。”云轻舞没有再说什么,点了点头后,也开始认真的观察起黑色云纹的线路,看起来异常庄重。

  而池孤烟也同样在观察。

  因为,她们都已经看出来,黑色云纹虽然组成的是一棵树,但是,其中却似乎蕴含着某种极为特殊的阵法。

  “是八卦?”平阳开口问道。

  “不完全是八卦……”池孤烟摇了摇头,然后,也随手将手中的长剑朝着地上一指:“这里似乎是一个交汇的阵点,但这个点却并不在我所学习的八卦的术学中,似乎就是随意的一个点,可是……”

  池孤烟没有再说下去,神情陷入思索。

  而云轻舞在听到池孤烟的话后,目光也同样转向那个阵点,眉头同样深锁,变得有些沉默不语。

  在阵法上,云轻舞和池孤烟都有着非常沉的研究。

  “如果把这个阵点看成阵……似乎并不好解释,但如果看成是画,这个点就像是这棵树的第五个树干与树枝的交汇点。”燕修在皱了皱眉头后,也开口道。

  “看成是画?”

  “……”

  云轻舞和池孤烟的眼睛几乎是同时一亮。

  两个人相视一眼,神情中都有着一丝明悟,因为,燕修的一句话,让她们的思想又有了新的方向。

  似画则是阵。

  似阵则是画。

  眼前的云纹树,似乎并不止中单纯的阵或者画,而是将画与阵,进行了某种极为自然的结合。

  “画中有阵,阵中有画?”方正直若有所思。

  “无耻的家伙,你看出什么东西了吗?”平阳听到方正直的自言自语,眼睛中也充满了一种希翼。

  毕竟,在她的心里,方正直总会有着一些奇思妙想。

  “你问我?”

  “对啊。”

  “我又不懂阵,也不懂画。”方正直摊手。

  “……”平阳一愣,然后,也有些无语:“那你说什么画中有阵,阵中有画,是什么意思啊?”

  “随便说说。”

  “……”平阳再次无语。

  而方正直则打了个哈欠,自顾自的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左手摸摸,右手抓抓,在地上随手翻着。

  平阳没有再理会方正直,而是跑到池孤烟的身边,学着池孤烟的样子,拿起一根树枝在地上笔划着。

  似乎一切都进入到了等待。

  时间,很快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方正直的面前已经堆起了一堆石子,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奇怪之处,唯一要说奇怪的,便是石子分为五堆。

  而每一堆又是由同样的石子组成,数量,高度,完全一致。

  平阳在池孤烟的身边装模作样的笔划了良久后,终于还是选择了放弃,表示,凭她的一身才华,似乎还是很难破解。

  然后,便又溜到了方正直的身边。

  很快的,她的目光便注意到了方正直面前摆着的五堆石子。

  “这是什么?”平阳有些好奇。

  “你看像什么?”方正直神秘的一笑,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似乎像是某种阵法,但是,你不是说你不懂画,也不懂阵吗?”平阳认真的看了一眼,心里也越发的疑惑。

  “嗯。”

  “嗯什么?”

  “我要说是随便堆着玩儿,你信不?”

  “真无聊!”平阳撇了撇嘴,但目光却还是若有若无的看着面前的五堆石子,清彻如水的眼睛中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而方正直则是依旧在摆弄着石子。

  不多一会儿,他面前的石子便堆得足足有半人高,看起来就像是五个用石头堆起来的小坟墓一样。

  这也让平阳的眼中越发的惊奇。

  虽然,方正直一直都说他不懂阵也不懂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看着面前的五堆半人高的石堆,却总有一种奇异的感觉。

  “这个无耻的家伙,真的不懂阵也不懂画吗?”平阳实在是想不太明白,毕竟,这五堆石子看起来真的有些古怪。

  可是,方正直根本不回她的话。

  这就让她多少有些无奈。

  时间再次流逝……

  而方正直面前的石子,已经堆起足足有着一人高,每一个石堆的形状都几近相同,并不是普通的小石堆,反而是渐渐有了一些形态。

  如果说之前的半人高小石堆像坟墓。

  那么,眼前的这一人高的小石堆就完全变了一种模样,居然有着一种如同人一样的模糊状态。

  头,身子,都可以隐隐的看出来。

  若不是下方依旧是堆在一起的石堆,平阳真的要误以为这五个石堆就是五个由石头组成的雕塑。

  “无耻的家伙,你真的不懂画也不懂阵?”平阳实在是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再次开口问道。

  “对啊,我完全不懂。”方正直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接着,也随手从怀里摸出五把长剑,插在了五堆一人高的石头上。

  一瞬间。

  平阳有一种感觉,这五堆石头就像是活了一样。

  每一堆石头上,都有着一种完全不同的气息,与刚才有着天远之别,而且,充满了一种铮铮的杀意。

  “这……这叫不懂画也不懂阵?!”平阳张了张嘴巴,目光看向方正直,她总觉得有点儿不太信啊。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大罗神仙五行转世万物灭绝阵-神门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