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广州娱乐 >

第248章-掌中妖夫

发布时间:2018-08-28 09:5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广州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47章-掌中妖夫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一群人和妖围着藤编的精致婴儿床里的孩子直看,甚至有些小妖忍不住掀了包着孩子的包被,瞅了眼两腿间的小虫子,然后转头对身边的妖说:“真的是雄性,有小jj。”

  林玖一个没忍住,一巴掌拍了过去,怒道:“不准非礼他!”

  那小妖看模样才十岁,前些年才化形,现在在人类社会中读小学,性子也是天真烂漫型的,还有待调.教的那种。

  被林玖打了,忙讨好地朝他笑,撒娇地道:“玖玖哥,奚展王的儿子长得真漂亮。”

  “那当然,这可是我奚老大的后代。”林玖得瑟地说,好像是他的孩子一样。

  说了会儿话后,又趴在婴儿床前,对着那睡得虎乎乎、香喷喷的小婴儿流起口水来。

  妖是天生天养,无父无母,这就注定了妖类顽强的生命力,只要化形后,都是能跑能跳的了。而且大多数妖化形时都选择成人的模样,很少能看到这种小婴儿的样子,也只有半妖,才会像人类的婴儿一样,从小小的一团慢慢长大成人。

  难得看到这么个小婴儿,这些妖都有些惊奇,恨不得驻守在这里不走了。

  知道奚展王的孩子出生后,湖月谷更是热闹起来,整个南方的妖都来了,一时间,湖边木屋的妖来来往往,来了一个又一个,从没间断过。

  鳞墨为防出意外,也不再神隐到湖里了,白天黑夜都出现在湖面上,盯着这些进湖月谷的妖,要是有心怀不诡的,老墨它就一尾巴抽出湖月谷,抽死了算它的。

  这湖月谷的赫赫威名,有一半是鳞墨霸气侧漏创下来的。

  小木屋外,有一群小动物像叠罗汉一样,爬到窗口,就凑在那里看着。

  【像奚展王小时候。】阿肥一边啃着胡萝卜一边说。

  【什么像奚展王小时候?你看过奚展王小时候的样子了?】黄金刺猬讽刺道。

  另一只小云豹也跟着道:【我听我叔说,奚展王化形时就是成人的模样了,哪里有小时候?以后等我化形,我也要选择成人的样子,才不要像林玖他们那样,弄成个小学生的样子,要从小学开始读起。】

  【你就算是成人的样子,还是得去读小学,有什么用?】肥兔子嘴巴不饶人。

  小云豹恼了,一爪子挥了过去。

  肥兔子再肥,也是比不过食肉性的云豹的,顿时像流星一样,从窗口飞了出去,直接落到了远处的湖里,差点淹了个半死,被湖里正在捉鱼的鳞墨抽到岸上。

  小云豹发现自己闯祸了,顿时喵的一声,赶紧跳进屋子里,窜到婴儿床边,像只大猫一样,团团在那里,朝着林玖可怜兮兮地喵了一声。

  “你是云豹,别学大猫叫。”林玖拎起它的脖子,掂了掂它,然后想到了什么,说道:“多吃点肉,长点膘,以后驮宝宝去玩。”

  小云豹知道他说的宝宝是婴儿床上的小婴儿,快乐地喵喵叫起来。

  这时,婴儿床上的小婴儿突然细细的眉头皱起,嫩嫩的小嘴嗫动了下,就开始嘤嘤嘤地叫起来,一群妖顿时面面相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他应该尿了,你们让开。”江禹城挤开这群霸占在婴儿床边的妖,手里拿着柔软的纸尿布,熟练地给小外孙换尿湿了的尿布。

  林玖看得惊奇,问道:“江总,你怎么这么熟练啊?”这种熟练,非一朝一夕能形成的,难不成江总裁事前训练过了?

  没想到他是这样的江总!

  林玖觉得不能再用外界的眼光来看待这位在人类社会中被称为传奇的商业巨子。

  “我闺女出生时,是我照顾她的。”江禹城非常自豪地说,一点也不引以为耻,反而引以为荣。

  在场其他单身汉的妖纷纷对他投以微妙的眼神,江禹城不以为意,给小外孙换了尿布后,就将已经放得温度适中的奶瓶拿过来喂他喝奶。

  低头看着鼓着小嘴努力地啜着奶瓶的小婴儿,皮肤已经不是昨日出生时的那般嫩红,白了一些,眼角处紫色的妖纹也越发的明显,如同大自然调和的最亮丽的紫色丹青描绘上去的一样,不仅不怪异,反而显得十分可爱,包被下的小身子还有几道紫色妖纹。

  好吧,江禹城这是看自家的孩子,怎么样都是好的,要是别人家的孩子是这样的,少不得要被他认为古怪。

  喂完奶后,江禹城就抱着小外孙施施然地走了,穿过室内的一道门,将小外孙抱去给女儿。

  在场的妖虽然还想看小婴儿,不过也不敢阻拦他。

  作为江郁龄的父亲,江禹城在妖类的地盘还是很得这些妖的尊重的,要是谁敢不尊重,不用奚展王出手,江美女就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通灵一族的后人,纵使没有先祖的通天能奈,可要修理几只妖,还是可以的。加上有个宠老婆宠到没妖性的奚展王,他们还是别去讨打了。

  ***

  郁龄坐在床上喝鱼汤,奚辞坐在一旁陪她,一双紫色的眼睛柔情四溢地看着她,那眼神,让人看一眼,就要溺毙了似的。

  郁龄这些日子已经习惯了这只妖的模样,只要不看,能顶得住他这种眼神了,于是低头认真喝汤。

  鱼汤熬得浓白,非常鲜美,没有丁点的腥气,因为食材不错,就算不加什么调料,也比一些五星大厨做出来的要好吃。

  喝了一半,就见她爸爸抱着孩子进来,郁龄想到自从生下孩子后,她就只匆匆看了他几眼,现在精神好多了,忙叫道:“爸爸,抱他过来给我看看。”

  江禹城将已经喝饱了奶,又开始睡觉的小外孙抱过来,放到闺女床边。

  郁龄低头打量裹在包被中睡得香香甜甜的孩子,目光往旁边的大妖脸上瞟去,笃定地道:“孩子不像我。”

  江禹城郁闷地说:“是不像你,像他爸。”

  他原本还想着,要是生下一个像闺女的小姑娘多好,他一定将她宠上天。谁知道生下一个带把的不说,还像极了妖女婿,让终于当姥爷的他真伤心。

  不过再伤心,也是闺女给他生的小外孙,还是疼爱的啦。

  奚展王听了,一脸神采飞扬,虽然没开口说什么刺激岳父的话,但只要看到他的神色,就知道他的意思了:他的种,不像他像谁?

  江禹城顿时有种撸袖子抽他的冲动。

  看了儿子后,郁龄继续喝鱼汤,一碗汤见底后,就听到外头有人在敲门。

  “大嫂,宝宝可以抱出来了么?又有很多妖过来要看宝宝啦。”林玖在那里弱弱地叫道,生怕奚展王生气将他们轰走。

  郁龄转头看向奚辞,问道:“会有多少妖过来?”

  “嗯,今天大概会有千来个吧。等过段时间,那些从城里陆续回来的,加起来会更多。”奚辞说着,朝她笑道:“没事,到时候给红包的才能让他们进来看。”

  郁龄有些好笑,让她爸将孩子抱出去后,就和奚辞商量起孩子的名字来。

  因为要商量给孩子取名,于是江禹城、林达等人也跑过来了,大家围坐在一起,讨论着给孩子取个什么名字。

  “孩子就姓郁吧。”江禹城一锤定音,一双眼睛灼灼地盯着奚辞。

  奚辞面上依然是那副柔媚勾人的笑容,看得江禹城很快就忍不住转头,朝屋子里的阴暗角落看去,见到站在那里的鬼,忍不住朝她笑了笑。

  因是白天,外面阳气重,郁敏敏不喜阳气,只好躲在角落的阴暗地方,同样朝他笑了下。

  “那就姓郁吧。”奚辞对孩子姓什么并不在意,妖是天生天养,压根儿就没有姓氏,有引路者的妖由引路者取,没有就自己取,所以他也并不是真的姓奚,没有人类那种骨子里传宗接代的念头。

  孩子定下姓郁后,那就开始取名了。

  最后讨论了很久,终于定下孩子的名字:郁奚。

  取父母的姓为名,听起来还算不错,郁龄没有意见。

  “大嫂,小名就叫奚宝好不好?”林玖凑过来,笑嘻嘻地说,一团孩子气。虽然现在在娱乐圈磨砺了一年,林玖还是保持本性难改,人后依然是一副傻白甜的模样。

  “不要叫奚宝。”跟着九哥一起过来的林拾推推眼镜,严肃地道:“小名也要取个好听的,奚宝太随便了。”

  “不,就叫奚宝。”林玖在最小的弟弟面前一向是不妥协的,“小拾儿,难道你不听九哥的话?”

  “可九哥取的名字太随便了。”

  “哪里随便了?奚宝多好听啊,一听就是让人宠的小宝宝。听话,再不听话,我就不给你零花钱买参考书了。”现在他有钱了,在一群穷得响丁当的妖面前,可有底气了。

  于是,屈服于金钱的淫威,林拾儿终于不吭声了。

  奚展王对这小名儿没意见,他私底下是这么和郁龄说的:“听你叫他奚宝,好像在叫我一样,挺好的。”

  说着,一副喜滋滋的自恋模样。

  郁龄:“……”脸皮厚成这样真没关系么?

  休息了几天,郁龄的身体养得差不多了,但仍是像坐月子一样,该注意的事情也要注意,以免坐不好月子,以后要受罪。

  生了孩子后,就像肚子里存了几个月的负担终于卸货一样,而卸下来的小货物,却是个甜蜜蜜的小家伙。郁龄第一次当母亲,可能女性天生就是伟大的,充满了母爱,对自己生下来的孩子,没办法不爱护。

  看到那每天吃了睡、睡了吃的小家伙,怎么都看不够。

  湖月谷一直热闹了半个月后,终于来探望的妖渐渐少了,要上学的回去读书,有工作的回城工作,守山林的也回归岗位去守山林。

  进入了四月份后,奚辞便开始晚上带孩子出去晒月光了。

  湖月谷一年四季如春,特别是现在已经是四月份了,日夜温差相差并不大,每天都是一个好晴天,晚上的月光也特别地明亮,静静地洒遍整个山谷。

  江禹城因为公司有些事情,要回去几天,郁敏敏回了乌莫村去看外婆,一时间山谷里除了那些没化形的小妖外,就只有一家三口。

  奚辞抱孩子出去晒月光时,郁龄心里是挺担心的,正想着要不要过去瞧瞧,便听到窗口传来的声音,转头看去,就见很久没见的翡翠藤蔓攀在窗口处,在她看过来时,瞬间开满了紫色的花,在风中、月光下簇展着,一朵挨着一朵,装点着窗户。

  郁龄笑弯了眼睛,披了一件风衣,又抱了件毯子,就出门了。

  月光下,果然看到那铺满了整个山壁的盘龙藤,如一汪绿色的汪洋,倾泄而下,翡翠的叶子,点缀着浓紫色的花,在月光下,如梦似幻。

  让人移不开眼睛的,是那曲着长腿坐在盘龙藤上头发翩然、容貌妖冶的男妖,一双浓紫色的眼睛冰冷异常,却又专注之极,往这儿望过来,仿佛那亭亭站在月光下的人类就是他的整个世界。

  郁龄踩着盘龙藤搭成的阶梯走过来,就被身后的一根藤蔓一推,直接推到了那只妖的怀里,他的怀抱冷冰冰的,让她打了个哆嗦,然后被他用毯子包裹起来。

  郁龄扭头一看,就看到他旁边被藤蔓护着的孩子,簇拥的叶子弄得像个小摇篮,躺在那儿安睡的孩子眉目如画,肌肤白晳,小嘴红润,肉乎乎地嘟着,小手捏成小拳头搁在颊边,睡得格外香甜。

  月光下,那肌肤上的紫色妖纹非常如若生动的画卷,似有流光淌过。

  待仔细看去,似乎又什么都没有。

  “多照月光,他身上的妖纹就能早点消失么?”郁龄挨在他怀里,一边看着旁边安睡的孩子,一边问他。

  “嗯。”完全释放妖体的大妖冷冰冰的,沉默寡言。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好处?”

  “湖月谷的月光,可以平衡他体内的力量。”

  夜晚的大妖难得说这么长的一句话,等郁龄再问,他就不肯再多说了,气得她拍他,让他赶紧收起盘龙藤,好好说话。

  下一刻,那漫山遍野的藤蔓如水般消失,依然是长发翩然的大妖怀里抱着孩子,偏首朝她笑得勾魂摄魄,简直勾得人不要不要的。

  他拉着她坐到特地放在湖边的一张躺椅上,一手搂着儿子,一手搂着她,怀里是最重要的两个人,让他的心涨得满满的,格外地温软。

  “他体内有通灵一族的血脉力量,也有我的妖力,两者需要平衡。”奚辞解释道,“只要两者平衡了,他以后可以继承通灵一族的血脉,成为通灵一族的人。”

  郁龄呆了下,若有所思地道:“怪不得谯笪哥会给我打电话,特地询问奚宝的事情,原来是这样……”

  聂谯笪现在正忙着振兴通灵一族,在她生下孩子时,过来看过一眼,不过又匆匆忙忙地走了。虽然这孩子身上有一半妖类血统,但也有一半通灵一族的血统,可为妖,亦可为人,这便是半妖。

  想到这里,郁龄抬头看他,终于明白他当初为什么这么爽快地让孩子姓郁了。

  通灵一族一共有三姓,郁氏和谯笪氏自古以来就是忠诚的盟友,如果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49章-掌中妖夫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