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广州娱乐 >

第240章-掌中妖夫

发布时间:2018-08-28 09:59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广州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39章-掌中妖夫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玄门几个老太爷见盘龙藤捆住僵尸王,便上前主持符阵,将符阵打开。

  盘龙藤捆着僵尸王缓缓地离开了符阵。

  当盘龙藤拖着僵尸王离开符阵的瞬间,原本被捆得密密实实的僵尸王突然浑身力气暴涨,想要趁机挣脱身上的盘龙藤逃走。

  可惜盘龙藤是它的克星,想要直接撕开并不容易,见它挣扎起来,乐正爵一脚踩在它的身上,力气之大,竟然将它踩进了泥土中,半个身体陷进去。

  周围几个玄门的老太爷也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再将它丢回符阵中困着。

  这时,谯笪沣指尖夹着三张黄符,手一扬,这三张黄符腾空而起。

  三张黄符在半空中轻飘飘地旋转一圈,沐浴在月光之下,符纸上的朱砂突然泛起一道薄薄的血光,汇成一道轻薄如血纱般的光华,朝僵尸王疾飞而去,三张符也随之落到僵尸王身上。

  挣扎中的僵尸王突然没了动静。

  “这是……”

  主持着符阵的几位玄门老太爷看着那三张符,都是一脸吃惊的神色。

  他们虽然看不懂这三张黄符是什么符,而且它上面的朱砂纹路也着实复杂难辩,神秘莫测,却可以感觉到这符纸中蕴含的强大威力,还有天师强大的法力,可见这绘符之人的法力之强,制符术之深。

  就算是擅长绘符的云家老太爷,也符制不出这样的威力强大的符,甚至符上的符纹走势,他也只能看出个大概,再看就觉得头晕眼花,无法再继续。

  显然绘符的人的功力比他精深太多,才会让他无法看透,反而头晕眼花。

  虽然几位老太爷震惊于这三张他们未曾见过的符,可这时候也不好去询问什么。而且他们都知道谯笪沣可能是千年之前的通灵一族的人后,便明白这符应该是千年前的人所绘。

  千年之前,和千年之后,到底是不同的。

  三张符一落,僵尸王便不能动弹。

  谯笪沣率先而行,示意奚辞带着僵尸王跟上,其他人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僵尸王还没有死,自然也跟过去看看。

  谯笪沣所走的方向是山谷深处。

  约莫走了大概二十分钟,来到一处长满绿油油的苔藓的山壁前,整片山壁高达千余米,仿若壁立千刃。

  谯笪沣抬头看着这面高达千余米的高耸山壁,然后转头看向郁龄。

  “郁龄,玄氤镜带了么?”

  “啊?”郁龄愣住了。

  这时,老太爷便笑呵呵地对郁天竞道:“已经物归原主。”

  听到这话,郁龄终于明白这“玄氤镜”是什么,就是在戈壁的小镇里,米家老太爷给她的那面镜子。难不成它其实是通灵一族的东西?知道他问的是什么后,郁龄赶紧从背包里拿出那面镜子,将它递给谯笪沣。

  郁龄不知道这面镜子有什么用,递给谯笪沣后,就见他的手灵巧地在镜子边缘的纹路连续按了几下,手势沿着一个规律走动,然后轻轻托起它的镜身,终于那面让她看不出什么特殊的镜子突然就变了。

  宛如打开了什么机关,镜面一层浮起来,形成一个可以用来手拿的十字架,边缘处出现齿轮状的东西,每一个齿轮上绘有曲线形的纹路,很快一面做工精湛的镜子变成了一个说不出是什么的东西。

  只见谯笪沣手托着那面镜子,让郁天竞用长.枪朝山壁攻击,生长在山壁上的苔藓成块成块地掉落,露出一面光滑的岩壁。

  接着,谯笪沣在岩壁上摸索了下,一掌往墙壁上击去,力道之大,岩石块簌簌地落下,露出了一个凹进去的方形块状,里头还有一个不规则的凹槽。

  谯笪沣将手中的镜子镶进去,将它轻轻地一旋转,只听到一阵牙酸似的摩擦声,接着就见那面苔藓掉落得七七八八的山壁上打开了一条深幽的通道。

  一股阴冷的风从这通道口倾巢而出,黑色的洞口不知通向何方。

  谯笪沣转身看向在场的人,微笑地对他们道:“此乃通灵一族的灵墓,只有通灵一族之人方能进,望诸位见谅。”

  听到他这么说,在场的人和妖再不识趣,也不会想进去人家的祖坟。

  于是,谯笪沣带着通灵一族的后人及妖女婿一起进了灵墓。

  乐正爵看着灵墓的石门在面前缓缓合上,忍不住啧了一声,看来奚展王这女婿算是过关了,不然谯笪沣不会允许他进入通灵一族的墓地。

  见通灵一族的人都消失后,几位老太爷们和乐正爵一起返回山谷前,打算趁着通灵一族的人还在忙碌,快点多弄点好处。

  一行人在幽暗的灵墓中行走。

  这灵墓建在山体之中,进去后,才发现气温不是一般的阴冷,仿佛是化不开的阴气蔓延,进来后郁龄和聂谯笪有些不好受。这灵墓是通灵一族的先祖们很早以前就建造的,千年之前那些死去的族人就葬在这里,是他们的安息之处,积累了许多的阴气。

  那时候的通灵族人力量强大,纵使身死,留在世间的阴气仍是不同往常,他们不惧任何妖魔鬼怪,进入灵墓就像吃饭一样简单。

  谯笪沣看到两个后人渐渐泛青的脸,忍不住轻轻地叹息一声。

  通灵一族终究没落了。

  虽然渡过了天罚,可代价却过于沉重,至今只剩下两个孱弱的族人,难以说得清心头的滋味。

  啪的一声,谯笪沣打了个响指,接着墓道两边的壁灯亮了起来,那幽幽的火光不是油灯,也不是蜡烛,而是一种血红色的符火,在黑暗中安静地燃烧着,照亮周围的路。

  符火升起来后,郁龄和聂谯笪都觉得周围的温度没那么低了,连带对那有些诡异的符火也不是那么的害怕了。

  只是,他们越往里头走,周围的气温就越低,到最后已经超出了普通人能承受的范围,仿佛进入了冰山雪地一样,眉宇间都染上了一层冰霜。

  这灵墓所在的山脉看着并不大,实则内有乾坤,灵通一族的老祖宗们建立这墓室,并不能用常理推之。

  又走了会儿,谯笪沣停下来,对他们说道:“你们出去吧,接下来不用你们了。”

  这里是灵墓,是死者栖息的地方,越往里走,他们的身体承受不住。如果不是通灵一族的族人只剩下他们了,谯笪沣也不会让他们跟着进来,这原本就不是活着的人应该来的地方。

  “可是……”聂谯笪有些不甘心。

  既然他们是通灵一族,他就应该亲眼看着通灵一族对叛徒的惩罚,结束这段历经千年的怨恨。

  “听话,以后会有机会的。”

  谯笪沣的声音依然很温柔,但聂谯笪却不敢违背这位先祖的命令。

  于是奚辞让盘龙藤将捆着的僵尸王放开,因有三张符暂时镇着,僵尸王虽然能动,却无法像平时那样使出力气逃跑,最后被郁天竞用长.枪推着它前行。

  两人一妖站在原地,目送他们离开,消失在黑暗的墓道尽头。

  半晌,聂谯笪才有些怅然若失地收回目光,正想要离开,却见那只妖非常不要脸地蹭到郁龄身边,将她搂到怀里。

  聂谯笪一股气堵在心口实在梗得难受,只是他现在被冻得说不出话来,最后索性眼不见为净,率先往回走。

  奚辞一把抱起郁龄,亲亲她被冻得僵硬的脸,迈步跟上去。

  直到重新沐浴在月光下,郁龄和聂谯笪才有一种重新活过来的感觉,倒是奚辞因为是妖体,并不觉得太过难受。

  “吃了它,会好一点。”奚辞递给她一枚姆指大的果子。

  郁龄接过来,看了一眼手里这枚不知名的果子,默默地放进嘴里,却不想入口就化,变成了香甜的果汁滑进喉咙,很快整个身体就变得暖烘烘的,先前浸透进骨子里的阴冷寒气一点一滴的消失了。

  真神奇。

  不过这里连重明鸟这种传说中的神鸟都能见到,再神秘的东西也变得正常了。

  奚辞见她的脸色恢复红润,忍不住欢喜地搂着她亲了口。

  聂谯笪哼了一声。

  不过对于这位老婆的娘家人,奚展王是不惧的。谁让他的黑历史太多了,他也没资格去管郁龄的事情。这让聂谯笪心里十分郁闷,郁闷到最后,忍不住再盼先祖和郁天竞出来,这位两绝逼能镇得住这只不要脸的大妖。

  奚辞坐在山壁前的草地上,将她搂到怀里,让她坐在自己的双腿间,环住她的身体,用甜腻的声音柔声道:“现在能说了么?”

  郁龄舒服地蜷缩在他怀里,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只想靠着他睡个昏天暗地。自从进入古墓后,连续战斗了几十个小时没有休息过,说不累是骗人的。

  她又打了个哈欠,让自己清醒一些,笑着说:“你要我说什么?”

  “刚才是谁说解决了僵尸王后就告诉我的?”他用自己的鼻尖蹭着她恢复血色的脸,温暖的气息呵在她皮肤上,痒得她忍不住想躲。

  郁龄赶紧伸手搂住他的脖子,不让他再使坏后,才道:“我来到安魂乡后,想起小时候遇到你的事情了。”顿了下,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还有我们结婚那天晚上的事情。”

  说着,她伸出左手,手心向上,如水的月华洒落在她的手心中。

  奚辞的目光落到她的左手掌心处。

  突然,一道紫色的印记在她的掌心处浮现,那印记散发梦幻般的柔和紫芒。

  这是他的妖力。

  郁龄看着自己手掌心的东西,去年在花罗山时,这印记乍然出现,帮她赶走了那些妖物,她却不知道这是什么,心里一片惶然。现在终于明白,这是他与她共享生命的烙印,只要有它在,她会一直陪着他,直到他的寿命终结。

  紫色的芒光在这如水的月华中,显得如此的美丽又神秘。

  不远处靠着山壁休息等级待的聂谯笪看到这一幕,直接抠掉一块苔藓,整个人都不好了。

  原来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这只妖早就和她蒂结了仪式,将通灵一族的后代当成他的私有物,拢到自己的地盘中,这只妖的胆子够大,野心够强。

  聂谯笪阴沉着脸,眼神像刀一样剜了过来。

  可惜被他用眼神千刀万刮的妖并不在意,反而欣喜地看着怀里的人类,只觉得这一刻是说不出的满意,凑过去舔了舔她的脖子,柔声道:“想起来就好,原本我觉得,一定要找一个你清醒的时候,再做一次,让你记住我。”

  做什么?像新婚那晚一样,用妖类的模样在床上狠狠地欺负她么?这只妖又不是没干过!

  郁龄揪住他的头发,在他抬起头,露出修长优美的脖子时,就在上面咬了一口,咬得他喉结上下滑动,身体忍不住躁动时,方才慢条斯理地放开他,然后收起手心,紫色的芒光缓缓消失。

  山谷里一片平静。

  郁龄看着自己的手心,和他说道:“自从来到这里后,我觉得自己有些不太一样,连记忆也恢复了,为什么?”

  奚辞抓着她的手,在那漂亮的手指上轻轻地吻着,解释道:“你是通灵一族的人,这里是你们的故乡,它给予你们保护,能增加你血脉中的力量,所以你才能承受我的妖力,不会再封印你的记忆。”

  所以,在这里,她不仅五官增强了,血脉力量也增强了,不再像以往那么弱鸡——虽然和谯笪沣这位千年前的祖先比起来,还是弱小得不堪一击。

  明白自己的身体是怎么回事后,郁龄便安心了,靠在他怀里休息。

  就在郁龄忍不住在这样美好的月色中睡着时,谯笪沣和郁天竞终于回来了。

  看到像只小动物一样团在一只大妖怀里的后代,不管是谯笪沣还是郁天竞,心里都有点那啥,不过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奚展王也就当作没有看到。

  郁龄蹦了起来,高兴地跑过去,问道:“僵尸王死了么?”

  谯笪沣微微笑着说:“它曾经是通灵一族的人,变成僵尸王后,是无法杀死的。”

  所以,这才是僵尸王面对谯笪沣时的自信,自信他杀不死自己。可惜就算无法杀死,他也有办法让它永远停止生机,生亦如死。

  郁龄听得有些懵懂。

  聂谯笪却好像明白了,脸上露出怅然的神色,说道:“这样也好,只是要麻烦先祖了。”

  谯笪沣的笑容在月光下,透着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清淡,说道:“这是我的责任!”

  说着,他带着他们离开了这山谷。

  山谷外,一群天师和妖聚在那里休息,有一些精神不错的,就在附近寻找一些灵花异草,小心地收集起来。

  发现主人已经从山谷里出来了,一群人和妖赶紧过去,以示对主人的尊重。

  谯笪沣站在谷口前,朝他们缓声道:“诸位,明日朝阳升起之时,我送诸位离开此地,多谢尔等相助。”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41章-掌中妖夫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