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广州娱乐 >

第233章-掌中妖夫

发布时间:2018-08-28 09:5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广州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32章-掌中妖夫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祭台上的人因为所站的位置比较高的原因,第一时间看清楚了这个突然闯进来的人。

  倾刻间,已然来到祭台前,仰首看着祭台上的人类和妖。

  这是一个穿着古怪长衫的男人,样式和白袍男人身上的有些像,不过是灰色的。乍然一看,他看起来就像一个正常的人类,面容清瘦,头发长及肩膀,有点像演古装剧中的古人。

  只是,近看时会发现他的皮肤惨白,瞳仁是血红色的,虽然没有獠牙,但那伸缩自如的黑色长指甲,都显示出他异于常人的身份。

  这同样是一只僵尸。

  它站在祭台之前,目光扫过祭台上的人,最后落到白袍男人身上,瞳孔泛起一片更深的红色,如黯红色的血。他的喉咙深处发出一道尖利的啸声,那在墓室里回响,如同可怕的音波,灌入耳中,刺激脑海,让在场的人和妖都有片刻的恍惚。

  祭台下的僵尸听到这声音,顿时疯狂起来,人类和妖面临更可怕的攻击。

  这只僵尸和其他的僵尸不同,它不像其他僵尸那般不敢接近祭台,甚至不畏惧祭台,一双血红色的眼睛盯着白袍男人半晌,突然发出一道充满了威胁的叫声,直接跳上祭台,如一道疾风般朝白袍男人冲过去。

  白袍男人的身体往后翻,避开了僵尸的攻击,同时指甲伸长。

  白袍男人的手指非常漂亮,如同上等的美玉,当指甲伸长时,变成黑色的利爪,宛若野兽的爪子,泛着森冷的利芒,坚硬程度丝毫不逊于这只跳到祭台的僵尸的利爪。

  那僵尸被白袍男人抓下一块皮,一股属于僵尸的腥臭的黑色的血流出来。它浑然不在意,咧嘴嘶吼,露出尖锐的獠牙,再次扑过去,与白袍男人交手几个回合间,被抓伤的伤口竟然已经愈合了。

  僵尸又一次被白袍男人挡回来时,它突然作了一个假动作,一只手趁机朝奚辞他们抓去。

  祭台上所有的人类和妖,都是它的敌人。

  奚辞拉着郁龄后退,盘龙藤挡下它的攻击,不过也被僵尸的利爪轻易地抓断了,碧翠色的叶子纷纷掉落到地上。

  奚辞微微蹙起眉头,手中那把刻着谯笪沣的剑朝那僵尸刺去。

  那僵尸没有一味地迎上去挨剑,再次避开了。抓不住妖,就顺手抓住一个巫女,在巫女的惨叫声中,一口咬断了她的脖子,贪婪地吸光了她的血,然后将尸体丢开,又朝白袍男人扑去。

  吸了这个巫女的血后,这僵尸的速度更快了。

  巫女和天师的血肉中都有力量,对于僵尸而言,是最好的补品,比普通人的血肉要好。

  这只僵尸显然对白袍男人更感兴趣,其他那些人和妖不过是它开胃的点心,一双眼睛盯紧他,眼里充斥着贪婪和渴望。

  “这是僵尸王!”

  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道出了这个跳上祭台的僵尸的身份。

  这才是这古墓中最让天师们忌惮的僵尸王。

  可如果这个才是僵尸王,那祭台上的白袍男人又是谁?他为什么在古墓里?

  在场的人和妖都被弄得糊涂了。

  僵尸王不断地朝白袍男人攻击,白袍男人似乎并不想和它正面交锋,不断地后退,不过好几次在接近郁天竞守着的承台前,都会将它引走。

  僵尸王几次攻击都被白袍男人挡下后,没有再出手。

  它已经变成僵尸王,诞生了智慧,智商并不比在场的人低,几次交手试探,便知道白袍男人的顾忌,血红色的眼睛忍不住看向郁天竞身边的锦盒。

  郁天竞手持长.枪镇守在那里,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它。

  僵尸王站在祭台的一边,那双贪婪可怕的眼睛盯着白袍男人,张开嘴,一字一句地道:“此……为……魁……罗……王……墓……闯……入……者……该……死……”

  白袍男人的眼睛不知什么时候,从墨色变成红色,不断伸缩的指甲,俨然一种挑衅。

  僵尸王被他的态度弄得生气了,怒吼一声,獠牙暴露出嘴唇,显露出属于僵尸王的可怕气势,让现场的人胆寒不已。

  “你……们……都……该……死……我……要……吃……了……你……们……”

  他的声音嘶哑难听,就像沙砾磨过石板一样,灌入耳膜,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僵尸王说完这话,再次出手,不过并不是朝白袍男人而去,而是扑向锦盒。

  郁天竞手持长.枪,挡下它的利爪,却没想被僵尸王趁机滑过去,目标并不是那锦盒,而是奔过来欲阻止它的白袍男人,生生在白袍男人手臂上抓下一块血肉。

  红色的血在白衣上晕染开来。

  看到这一幕的人和妖都有些愕然,原来他的血是红色的,到底是人还是……

  僵尸王一击即中,忙退到边缘,贪婪地将抓下来的一块血肉飞快地塞进嘴里吞下,眼中一道红光滑过,添了添嘴唇,仿佛在享受什么顶级的美味一样,脸上露出享受的神色,吃下这口肉后,它看向白袍男人的眼神更贪婪了。

  它不知道这白袍男人是谁,但本能地知道,他的血肉对自己非常重要,有一种吸引它的力量,比那些天师和巫女的血肉更鲜美好吃,冥冥之中诱使着它吃了他。

  只要吃了他,可以让它变成最厉害的存在,让他走出古墓,不必再被封印在这古墓之中,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

  僵尸王是狡猾的,它明白白袍男人非常重视那个锦盒后,开始不断地攻击它。

  郁天竞镇守此时,长.枪几次朝它攻伐而来,但鬼王的长.枪虽然厉害,对僵尸王的伤害并不大,僵尸王的利爪可以挡住长.枪,鬼王的鬼气对于同属于黑暗生物的僵尸王而言,伤害性同样不大。

  相比之下,白袍男人才是让僵尸王忌惮的存在。

  祭台虽然大,但却经不住这么攻击,白袍男人和僵尸王、鬼王的战斗很快便蔓延了整个祭台,奚辞护着郁龄一退再退,剩下的那个巫女也紧只能跟着他们。

  巫女的脸色煞白,嘴唇也失了色泽,轻轻地颤动着,处于一种随时可能崩溃的状态。

  同伴一再死在面前,对于这些巫女的精神打击非常大。

  整个墓室里的血腥味越发的浓了,吸引了更多的僵尸过来,不断地有僵尸和人类、妖类死去,现场一片惨烈。

  终于,以乐正爵为首的妖终于杀出一条血路,带着那些幸存的天师和妖接近祭台。

  这些僵尸没有僵尸王的实力,它们忌惮祭台,仿佛祭台有什么可怕的存在,让它们不敢轻易靠近。在距离祭台一米处时,僵尸终于停下来了,围在那儿,伸这边伸出长长的指甲,试图要抓他们。

  退到祭台边的人和妖靠着祭台冰冷的石壁,狼狈不已。

  虽然已经退到祭台这里,避开了这些僵尸的撕杀,可是祭台上更可怕的战斗让他们无法跑上去寻求庇护,只能退到这里,略作休息。

  乐正爵返回到祭台时,并没有休息就跳上了祭台,非常有义气地去支援朋友。

  几个老太爷见状,也跟着跳上去。

  他们这次进入古墓的目的就是为了猎杀僵尸王,僵尸王已经出现了,自然不能袖手旁观。至于那白袍男人是谁,他们暂时不管,比起来历不明、身份不明、看起来像个正常人的白袍男人,僵尸王才是重中之重。

  林达等妖将这些人和妖救下后,算是完成了任务,自然也跳上去保护奚展王。

  接着米天师等玄门几大家族的天师也跳上去了,总不能就这么看着自家老太爷去涉险吧。

  这些人和妖上去后,还有一群天师和妖靠着祭台休息。

  “罗魄王,我们要不要上去?”罗恋一边休息一边问。

  罗汩感受着上头的情况,嘴角一撇,“等会儿吧,这么急着跳上去没好处。”

  其他人一听,便明白这只妖打的是什么主意了,明显就是想趁机捡漏,到时候好让奚展王欠他一个人情。

  祭台之上的战斗瞬息万变,僵尸王在吞了白袍男人的一块血肉后,如同吃了什么大补丸,力量大增,白袍男人和郁天竞联手都不是它的对手,处于劣势。

  奚辞见到林达他们回来,便将郁龄交给他们,提剑加入。

  当看到外公被僵尸王抓伤,郁龄整颗心都提了起来。

  郁天竞身上的鬼气开始翻腾,从鬼气的变化就能知道他伤得不清,郁龄忍不住焦急起来。她不知道那锦盒里装着的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外公要一直守护着它。

  或许它真的非常重要,可再重要,也没有外公重要。

  如果作为鬼王的外公在这里死亡,那是真的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了。

  这只僵尸王的实力在此时已经展露无遗,自从吞了那白袍男人的一块血肉,它的实力之强,已然超越了在场的人。白袍男人虽然看不出深浅,此时却不是它的对手,加上他好像顾忌着什么,不敢使出全力,不由得有些束手束脚的。

  相比这下,一心只想吞了他血肉的僵尸王便显得厉害多了。

  僵尸王的无差别攻击,让奚辞不得不加入战斗中。

  幸好,乐正爵等人的加入,缓解了众人的压力。

  当郁天竞再次挡住僵尸王的攻击时,手里的长.枪终于承受不住攻击,断成了两截,那只朝他挥来的利爪破开他身上的战袍,插.入他的胸口,将他的心掏出来……

  鬼王的心是红色的,缓慢地跳动着。

  “外公!”

  郁龄尖叫一声,想要过去,突然被人拉住。

  她错愕地回头,看向拉住她的人,双目瞪大。

  拉住她的人是不知道何时出现的聂谯笪,他的模样看起来有些狼狈,脸色也有些苍白,对她道:“郁龄,别去,这只僵尸王不是你能对付的。”

  “那是我外公!”郁龄尖锐地说,生平第一次如此厉声对着一个人嘶吼,“你们将他炼成鬼王、将他控制在这里,还不够么?他要是在这里死了,就真的死了!”

  聂谯笪紧紧抓着她,对上她充满恨意的目光,同样厉声道:“你不能过去!你靠得太近,僵尸王会闻到你血脉中的力量,它会攻击你!”

  “什么?”

  “它是我们一族的罪人!”聂谯笪抓紧她,双目赤红,“现在,我们一族,只剩下我们两个后裔了,不管是你还是我,都不能有任何的损失。”

  郁龄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冷笑一声,甩开他的手,看向被众人围攻的僵尸王,发现它虽然受了伤,但根本不受影响,而她外公……

  疯狂的人影晃动中,她突然听到了奚辞的声音:“郁龄。”

  郁龄的目光有些恍惚,很快就落到奚辞身上,发现他已经趁乱将胸口破了一个大洞的外公拖到祭台边缘。

  她赶紧跑过去,来到他们身边。

  鬼受伤后比人类更麻烦,郁龄看着躺在地上的外公,看他那双半闭着的眼睛,浑浊一片,依然不知道自己经历什么,只是忠实地坚守着自己的岗位。

  她突然有些痛恨这一切,不管是这古墓,还是策划这一切的人。

  聂谯笪跟过来,看到地上的郁天竞,沉默不语。

  郁天竞快要死了。

  就算是鬼王,被僵尸掏了心脏,也活不成了。

  郁龄蹲在他面前,看着他僵冷的面容,眼泪一滴一滴地落下。

  温热的泪滴到郁天竞苍白的脸上,但他却无所觉,不知道他至亲的人默默地守在濒临死亡的他身边,为他悲伤,为他痛哭。

  他什么都不知道。

  “别哭!”奚辞伸手帮她抹去脸上的泪水,说道:“郁龄,他还有救,给我修罗目。”

  郁龄愣了下,身体比脑子更快地作出了反应。

  颤抖的手将一直戴在脖子上的修罗目拿出来,奚辞见她的手颤抖得不像样,伸手过去拿下来,取下系在绳子上的修罗目,然后将它塞进郁天竞胸口的大洞中。

  修罗目沾上鬼王的血后,突然亮起一道柔和的青光,胸口处的伤以一种缓慢的速度开始愈合,最后恢复如初。

  郁天竞慢慢地闭上眼睛,宛若睡着一般,不必再睁开那双浑浊的眼睛,被人控制着誓死守护与他无关的东西。

  郁龄看得愣愣的,忍不住伸手放到外公的胸口摸了下,发现那冰冷的皮肤甚至泛着微微的暖意,虽然体温仍是比人类要低了许多,可也不是鬼类那种阴冷。

  她感觉不到鬼的心跳,却知道她外公不必魂飞魄散了。

  “修罗目是鬼神的馈赠,用在鬼类身上的作用最大,可以修复任何致命之伤,馈赠一次生命。”奚辞和她解释道。

  郁龄又看了一眼已经闭上眼睛的外公,抬头朝奚辞笑了下,说道:“谢谢。”

  “不用和我说谢谢。”奚辞柔声说,眼角的妖纹都温柔起来。

  这时,混乱中没有人注意到,有一个人往那个锦盒而去。

  因为郁天竞的重伤离开,使得承台上的锦盒无人看守,其他人和妖都注意着那只僵尸王,皆没有在意那只锦盒。

  墓室中的墙壁上点着无数支蜡烛,烛光之中,来到承台前的巫女脸色惨白,汗水浸湿了她的发,沿着脸颊滑落。她的双眼紧紧盯着这锦盒,嘴唇嗫动了下,终于忍不住朝它伸出手……

  “住手!”

  白袍男人和聂谯笪看到这一幕,同时叫出声。

  巫女不管周围的声音,脸上露出兴奋的笑容,一双眼睛亮得惊人,缓缓地将锦盒打开……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34章-掌中妖夫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