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广州娱乐 >

第224章-掌中妖夫

发布时间:2018-08-28 09:5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广州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23章-掌中妖夫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时间不知不觉便滑过去,很快就到了五月份。

  出发去西北古墓的时间定在五月下旬,这也是异闻组那边定下来的时间。

  按照玄门天师探测的结果,古墓里的封印可以坚持到六月初,在这之前,他们必须进入古墓,最好在封印失效之前,解决古墓里的隐患。所以,异闻组准备了几个月的时间,让米家的老太爷亲自出马占卜此行的吉凶,方才决定将行动的时间定在五月下旬。

  米家的星罗盘和占卜,在玄门中一向是佼佼者,让人比较信服。

  到了五月份中旬,郁龄除了参加真人秀外,基本已经清闲下来了。

  林玖从兄长们那儿知道她这次要和奚辞一起去西北古墓后,趁着休息时间,直接从剧组请假跑出来找她。

  自从林玖在真人秀火了一把后,很快就有剧本来找他了。

  以他现在的年纪,演点青春偶像据里傲娇霸道的中二男主角完全没问题,不过公司不想让他走花瓶路线,毕竟这只妖虽然确实挺傻白甜的,可懂很多民族乐器,也算是有点内涵吧,仔细打磨一下,以后说不定大有前途,于是就决定先磨练演技,顺便推出些音乐专辑之类的。

  于是,林玖开始了忙碌的演艺圈生活。他每天忙得像个陀螺一样,虽然觉得这种忙碌和他预想中的不太一样,但每次要看到账户里的钱从个位数慢慢地往上积累,又觉得忙点好像没什么。

  现在的忙碌是为了以后的开豪车泡妞作准备!

  林玖的经纪人发现自己带的艺人私底下的德行后,也挺纠结的,不过发现林玖还有打造的可能,还是默默地接受了。甚至为了让这傻白甜的少年更进一步,经纪人非常阴险地时常在林玖耳边唠叨他的收入。

  然后林玖少年忙得异常有斗志,再苦再累都忍住了。

  不得不说,经纪人算是捏住了林玖的软肋,同样也雄心壮志,想要打造一代影帝天王出来。

  有这么一个经纪人在,林玖的娱乐圈生涯算是开启了一个好的局面。

  林玖现在虽然也去参加真人秀,不过大多数时间转放在磨练演技和音乐上。上个月,他的经纪人将他塞进了一个民国剧的剧组里,在剧组里演一个军阀家的小少爷,这角色最后会悲壮地战死,非常正面讨喜,是他的演艺生涯的一个好的开端。

  所以林玖现在比郁龄还要忙。

  这么忙碌的时刻,他还特地从剧组里请假过来找他,可见他对郁龄挺上心的。

  “大嫂,你真的要去么?那里太危险了。”林玖苦着脸,想叫她别去了,这些危险的事情就交给那些大妖就好,他们这些小兵丁乖乖地待在后方不就好了么?

  郁龄没解释自己去的原因,说道:“没事,有奚辞在呢。”

  这种明显就是要靠其他人来保护的话说得理直气壮,真让人不知道怎么反应才好。

  要是罗恋那些女妖听到这话,绝对要鄙视大小姐。

  在妖类中,论心狠手辣和强势,有些女妖更甚,还看不上那些男妖,男妖只需乖乖地蹲在后头等着她们的临幸就好——罗魄王就是一个例子。不过林玖却知道大小姐一把诛魔剑在手,曾经凭一已之力保护奚展王,到时候还不知道谁保护谁呢。

  林玖虽然担心,但也没办法,最后只能忧心忡忡地回剧组。

  出发之前,郁龄和奚辞去了一趟聂雍和家。

  安茹还没回来,两人一妖坐在客厅里说话,关没有绕圈子,直奔主题。

  “谯笪是个有成算的,他既然让郁龄去涉险,应该有她非去不可的理由。”聂雍和分析道,对郁龄说:“郁龄,到时候小心一些,别轻易相信任何人。”

  郁龄嗯了一声。

  聂雍和还是有些担心。

  这个向来自信稳重的男人,在这一刻,是难过的,尽管他脸上并没有表现得太明显。

  “连谯笪也不要相信,知道么?”聂雍和语气变得非常严肃,要郁龄作出保证。

  郁龄马上保证道:“姨父,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聂雍和朝她笑了下,转头看向奚辞,沉吟了下,对奚辞道:“奚辞,到时候就麻烦你多照顾郁龄了,谯笪他……”他迟疑了下,终究狠下心说:“到时候,如果……你不用顾忌什么。”

  郁龄脸色变了变,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他们都听明白了聂雍和的意思,两个都是他养大的孩子,都曾寄予过最深切的爱,可要是能选择,他选择郁龄。

  这对于聂谯笪来说不公平,可聂雍和仍是选择了郁龄。

  奚辞面上一片温和,唯有那双清润的眼睛里些微的冷漠是符合妖类特有的本性,冷漠而自私。

  不用聂雍和吩咐,他也知道会怎么选择。

  然后,聂雍和淡淡地说道:“不管我的身世是什么,我已经不想知道了,你们平安归来就好。”

  他曾一度想要弄清楚为什么家人要将他遗弃,可随着聂谯笪的到来,他发现自己的身世可能比想像中要麻烦,甚至更神秘,让他甚至直觉地明白,再探究下去,真相可能让他无法承受。

  他是个聪明人,也果断,既然如此,还不如不知道,继续守着爱的人苟活。

  **

  回到家时,天色已经暗了。

  江禹城和郁敏敏已经准备好晚饭,都是一些家常菜,他们回来后,就可以直接开饭了。

  饭后,郁龄对她爸爸说道:“爸,明天我和奚辞一起去西北。”

  “去西北做什么?”江禹城就像个嗅到了阴谋的名侦探一样,用怀疑的目光盯着对面的女儿女婿。

  “有点事。”郁龄说。

  奚辞含笑坐在那里,一副干净明晰的大好青年的模样。

  “什么事?”江禹城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别以为摆出这副纯良的模样就不知道他是妖了,这些日子他可算是明白妖是一种多么狡猾和讨厌的非人类,要是不狡猾,能拐了他的闺女么?

  郁龄知道她爸不是笨蛋,与其撤谎骗他,不如老实说:“西北新发现了一个古墓,我想去看看。”

  “古墓?”江禹城不禁想到了去年七月在莫庄农家乐里的那个鬼墓,脸色变了变,“不会又是什么鬼墓之类的吧?”

  等见闺女摇头,江禹城不禁松了口气,却不知道虽然不是鬼墓,可是个僵尸墓,同样危险。

  郁龄没有将话说完,不想让她爸过于担心,就朝妈妈眨了下眼睛,让她别告诉爸爸。

  等女儿上楼去收拾行李时,江禹城越想越不对劲,忍不住问身边的鬼,“敏敏,我怎么觉得女儿好像还瞒了我什么?”

  自家闺女自己知道,江禹城觉得,闺女一定还有话没说完。

  郁敏敏朝他抿嘴一笑,转移了话题,【我听说江老夫人生病了,你不回祖宅陪她么?】“不需要,那里多得是人陪她,少我一个也不要紧。”江禹城淡淡地说。

  但江老夫人此时最希望能陪在她身边的,只怕是长子吧?

  郁敏敏心里很清楚江老夫人在三个儿女中,其实最疼的就是长子,但也因为如此,所以她才会对长子当初娶了一个没身份背景的女人如此生气。

  但凡当母亲的,都觉得自己的儿子是全天下最好的,希望能给他最好的。郁敏敏在她心里,就是一个乡下来的女人,没权没势,空有一张脸和学历,并不足以配得上江家,所以她当时选择了帮赵馨梨。

  可谁知最后却毁了最爱的儿子,直到现在,儿子都没有原谅她。

  老夫人心里痛苦,现在生病了,自然希望儿子回去看她,陪她说说话。

  江禹城不想谈论祖宅的人或事,这让他无法忍受,现阶段,他比较在意闺女。

  怀抱着疑虑,江禹城并没有再去找女儿询问,闺女既然有心要瞒着,再问也问不出什么,那他自己去查。

  第二天,二哈见他们收拾行李要出门玩,忙跑过来用两条前腿扒着郁龄,表示也要一起去,他们不能丢下它去玩。

  “我们不是去玩。”郁龄揉揉它的狗脑袋,对上二哈蠢萌的狗脸,“我们要去西北,首先要坐飞机,然后……”

  话还没说完,二哈就呜上了。

  有恐高症的狗妖伤不起,哪里都去不了。

  二哈只能抱憾地留在家里,双耳折下,扑着一只塑料狗骨头呜呜呜地叫。

  江禹城有些不放心,亲自开车送他们去机场。

  “爸,我们走啦,很快就会回来的,到时候给你带礼物。”郁龄拥抱了下他,一副他们其实是去西北旅行的模样。

  江禹城摸摸她的脑袋,不知为何,整颗心都不平静,总有些心神不宁。

  目送着他们离开,直到看不见时,江禹城才收回视线离开机场,然后给李秘书打电话,吩咐道:“上次查奚辞时联系的人,你再帮我联系,我找他们有点事。”

  ****

  飞机刚抵达L市,就见林达已经等在那儿了。

  “奚老大,江小姐。”林达朝他们打了一声招呼。

  奚辞朝他颔首,带着郁龄一起坐上林达开来的一辆车。

  夜幕低垂,郁龄他们抵达了一个不起眼的小镇。

  这是一个位于戈壁中的小镇,郁龄打开车窗,便被迎面吹来的一股挟带着风沙的冷风呛住了,赶紧缩回脖子,然后被奚辞轻轻地伸手捏了下她的后颈处,仿佛在安抚她。

  郁龄转头朝他笑了下,继续看着窗外的小镇。

  车子缓缓地开进小镇里,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天幕,在这辽阔的大西北,天高云阔,但不知为何,晚上却看不到璀璨的星空,仿佛天空被一层污浊的雾霾遮住了,只能看到零星的几点星子。

  郁龄看到这样的天空,有一种发自本能的讨厌,让她忍不住微微皱起眉。

  “古墓里的秽气泄漏出来了。”奚辞见她不喜欢,便给她解释道,“秽气改变了这里的天地之气,遮住了天空。”

  郁龄恍然,她知道秽气这种东西,带着极其可怕的侵蚀性,可以将人类变成僵尸、将妖变成妖物,不管是天师还是妖,对秽气向来深痛恶绝。而秽气一般存在于封闭的古墓或者是地底,经年累月地堆积,一旦释放出来,可以改变天地之气,极为不祥。

  车子来到小镇里的一家宾馆。

  下了车,恰好一阵风吹来,郁龄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虽然已经是五月底了,可在这种高纬度地带,夜晚的气温仍是带着一股寒意。

  林达是个细心又能干的下属,早就安排好一切,等他们到达酒店下榻时,不仅有舒服干净的房间,还有一桌非常丰富的食物,显然是特地为他们准备的。

  不得不说,实在是太体贴了。

  他们刚坐下来吃了两口,门就敲响了。

  接着见林达带了一个长相俊美到邪异的男人进来。

  郁龄从罗恋传给她的相片中看过这男人,知道他是乐正爵,和奚辞的关系很好,是奚辞为数不多的朋友。

  “哟,刚吃饭?”乐正爵朝看过来的郁龄打了一声招呼,看了一眼,很快就移开。

  并非他没礼貌,而是一种明智的选择。

  很多大妖性格霸道,拥有极强的占有欲,这种占有欲表现在对自己的地盘归属及统领上,也表现在对伴侣身上。所以一般一个地域只能有一个力量最强者,两个力量最强者不会离得太近,除非是妖类中的引路者。

  一般只要不想惹事的大妖,都不会特地盯着别人的伴侣太久,这是一种避嫌的举动,不然就等着被揍吧。

  乐正爵一看到桌上的食物,就对林达道:“给我添副碗筷。”

  那不客气的模样,配上一张俊美到让人难以拒绝的脸,实在让人心情复杂。

  林达看了他一眼,默默地去给他添了一副消毒过的碗筷了。

  乐正爵不客气地坐下来,一边伸筷子夹了一块蜜汁烤羊排,一边对奚辞说:“你来得挺早的,姬冰王和罗魄王还没来,听说罗魄王被事情绊住了。说得挺好听的,不外乎被一些妖女们做得下不了床,真没用!”

  一脸对罗魄王不屑的样子。

  郁龄:“……”说得这么赤果真的好么?她完全能听懂!

  见面才一分钟左右,郁龄就已经大概明白这只妖的性格,是个火爆直率的,很有西北民族爽直的特征,非常地男人,和他那张精致俊美的脸一点也不搭,很容易就能拉仇恨。

  “姬冰王呢?”奚辞问,一边给郁龄夹了一片卤好的羊肉。

  “她啊,说是不喜欢西北的风沙,所以不想来这么早。这娘们一向讲究,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恨不得全世界都是雪地才好,对西北干躁的气候非常排斥。”

  两只妖随意地聊着天,一桌子菜很快就被他们消灭了。

  郁龄吃了八分饱后,就放下筷子支着脸听他们说话了。

  从他们的对话中,郁龄知道他们来得不算晚,但也不算早。

  这小镇里如今已经聚集了很多东方灵异界的能人异士,人类和妖类聚集在这儿,使得这个平时冷清的小镇一时间变得热闹起来。

  小镇里的普通人只看到小镇突然来了很多来这儿旅游的陌生人,尽管非常好奇,却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他们的生活并没有因为这些生命中的过客而改变什么,每一天依旧有属于生活的苦与乐。

  而那些聚集到这里的能人异士却感觉到了空气中弥漫的紧张而污浊的气息,每一个人都绷紧了神经。特别是异闻组的天师们,不仅要面对来自于古墓泄露的秽气引起的天地之气的变化,还要面对那么多妖类的本能威胁,实在苦逼。

  比起天师们,那些妖类觉得他们更苦逼。

  来到这里后,这些妖才知道西北的情况比想像中的要严重,特别是从古墓里泄漏出来的那些秽气,就让这些祟尚自然的妖类厌恶至极,很不能适应,每天都有忍受这种让他们不舒服的秽气,对于妖而言,杀伤力巨大。

  这点来说,天师们的承受力比妖类好多了。

  吃饱喝足后,乐正爵拿起柔软的纸巾豪迈地抹了把嘴,对奚辞说:“等古墓里的僵尸解决完后,我想请你帮忙净化这边的秽气。”

  说到这里,他皱起眉头,显然对这些秽气非常讨厌。

  “可以。”

  奚辞非常爽直快地应下了。

  得了他的话,乐正爵很干脆地离开了,仿佛就是特地来这儿蹭了顿饭一样。

  乐正爵离开后,林达过来,对奚辞说:“罗魄王刚才到了,想见你,请你过去一聚。”

  奚辞慢条斯理地给郁龄泡花茶,漫不经心地说:“他想见就见?让他自己滚过来,我没空搭理他。”

  连乐正爵都是亲自过来,他怎么可能给罗魄王这面子,亲自过去见他?不得不说,面对同类,奚展王从来都是清高不合群的,让妖类恨得牙痒痒却拿他无可奈何的一种。

  林达对这结果丝毫不意外,又汇报了些事,便干脆利索地离开了。

  至于罗魄王?那是谁?不理他!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25章-掌中妖夫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