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广州娱乐 >

第222章-掌中妖夫

发布时间:2018-08-28 09:5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广州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21章-掌中妖夫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郁龄,好点了么?”

  奚辞蹲在她面前,仰首看着坐在公园里的草地上的一块石头上的郁龄,看她微红的眼眶,十分心疼。

  她连被最害怕的妖魔鬼怪恐吓时都没有哭过,此时却为了一个不值得的男人哭了。对此,他心里十分恼火,恼火得想要将惹她哭的人和事都毁掉,可最恼的还是自己来迟了。

  不管是她五岁失去母亲时,还是她二十四岁时,他都来迟了。

  来迟的代价,就是她要受到来自那些不怀好意之人的伤害。

  郁龄有些不好意思地侧过脸,不让他看到自己这副没出息的样子。

  吸了吸鼻子,正要拿纸巾擦脸时,他已经递了一张纸巾过来了,一双温润干净的墨眸柔柔地看着她,倒映她的容颜。

  郁龄一边擦脸一边问他:“你怎么来了?”

  “林玖给我打电话,我不放心。”

  郁龄哦了一声,不再问了。

  他盯着她,不放过她脸上的神色,等她收拾好自己,他柔声问道:“他刚才来找你说什么?”

  郁龄也不瞒他,一五一十地将先前聂谯笪对她说的告诉他。

  说完,她的神色有些复杂,又有些怅然。

  原本西北那座僵尸古墓她并不打算去的,毕竟那于她这种没有学过任何术法的普通人来说,实在是太危险了,她有自知之明,并不想去掺和,省得自己成为拖累人的那个。可是聂谯笪透露的信息让她非常在意,她一直想要找出控制外公的宝匣,还他自由,没想到那宝匣可能会在西北的僵尸古墓中。

  原来她的预感是对的,她势必要走一趟,尽管那地方对她而言很危险。

  奚辞脸色微沉,不必问也知道,这次西北僵尸古墓她是去定了,这超出了他的预期。

  原本对于西北的那座僵尸古墓,他并不算太在意,僵尸再危险,也没有修罗墓危险。这不过是他自化形后,所经历的事中的一次比较危险的事情,以前比这更危险的事情他都经历过,并不觉得西北这座僵尸古墓可以威胁到他。

  这是属于大妖的底气。

  可是,若是涉及到她就不一样了。

  聂谯笪到底要做什么?

  明知道郁龄的性格,对亲人非常在意,却以这种方式逼她去西北僵尸古墓,让她以普通人的身份进去,危险性不言而喻。

  郁龄看他变得冷然的神色,迟疑地唤了一声:“奚辞……”

  奚辞伸手摸摸她的脸,朝她微笑。

  那笑容在三月的春光中,煦然柔和,比春风更醉人,白玉般的脸庞,墨玉般的眸子,衬着片片从枝头落下的桃花瓣,恍然间不似人间。

  郁龄怔然,忍不住伸手拂开落到他发上的桃花瓣,这才发现她所坐的石头周围还有几株煌煌盛开的桃树,在这阳春三月时节,枝头上的桃花开得煌煌赫赫,非常耀眼。

  “其实我并不希望你去,那里太危险了。”奚辞说,将她从石头上拉了起来,在她抬头时,唇瓣吻过她的眉眼,“不过现在没办法了。”

  所以,他无法阻止她,只能改变对西北古墓的态度。

  郁龄嗯了一声,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地站在那儿。

  奚辞笑了下,朝她伸出手。

  郁龄看着站在风中朝她伸手的男人。

  聂谯笪先前也曾朝她伸过手,但只会让她觉得不真实,这个妖却让她觉得温暖和安定。

  她将自己的手递过去,紧紧地握住他温暖的大手。

  回到先前休息的地方时,就见林玖和陈明明依然蹲在那儿等他们。

  剧组里的人已经走了。

  看到他们,林玖马上跳起身,欢快地朝他们跑了过来,小心地打量他们,问道:“大嫂,你没事吧?”其实想说的是,那野男人是谁,千万别是什么旧情人之类的,奚展王要发飙的。

  奚展王要是发飙,连鳞墨都没辙的。

  郁龄朝他笑了下,问道:“剧组的人呢?”

  “去下一个录制节目的地方啦,导演刚才问你要请多久的假,如果赶得及回来,就过去。”陈明明一边回答一边看奚辞,不知道奚辞怎么过来了,难不成刚才大小姐离开是为了他?

  郁龄嗯了一声,转头看向奚辞。

  奚辞朝她微笑,“我还没看过你录制真人秀节目呢,能去看看么?”

  郁龄点头,自然可以的。

  于是接下来,一行人坐上保姆车,往另一个目的地而去。

  晚上,吃完晚饭后,郁龄将她妈妈拉进房里聊天去了,并且对想要跟过来的爸爸说道:“爸,我要和妈妈说些女人间的话,你不准偷听。”然后对奚辞说,“奚辞你负责监督他,不准他偷听。”

  奚辞微笑着说声好。

  江禹城有种被母女俩抛弃的错觉,等母女俩消失在楼梯口,忍不住瞪向奚辞,和他打商量道:“你当作没有看到行不行?”

  “不行。”奚辞柔声回答,“岳父,郁龄知道要生我的气的。”

  所以,他宁愿让岳父生气,也不要让郁龄生气。

  江禹城只能朝他干瞪眼睛,沉着脸在奚辞对面坐下来,盯着他,仿佛同样在防他去偷听似的。

  奚辞有些无所谓地端起茶几上的白开水喝了一口,不用去偷听,以他的听力,坐在这里都听得到一些,毕竟这房间的隔音效果并不算顶级。

  *

  房间里,母女俩坐在靠窗的一组布艺沙发上,窗外远处是万家灯火,形成美丽的夜景。

  郁敏敏笑看着眼前的女儿,说道:【有什么事要问我?是不是和通灵一族有关?】郁龄惊讶地看她,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

  郁敏敏习惯性地想要像她小时候一样拥抱她,很快又想起自己现在是鬼,鬼气对人类的身体健康有损害,抬起的手又收了回来,眼神有些黯然,说道:【我知道总会有这一天的。我,你外公,还有你……我们都是通灵一族的后裔,是逃脱命数得以苟且偷生的后裔。】“这是外公告诉你的么?”郁龄问。

  郁敏敏点头,用一种怜惜的眼神看她,轻声道:【原本这事应该在你成年时告诉你的,你外公也是在我成年后,我懂事了才告诉我,可惜我等不及你成年,就死了。】说到这里,郁敏敏神色黯然,这是她最为遗憾的事情。

  通灵一族的能力太过逆天,在灵异界中也是独一无二的,所以为上天所忌,断其血脉。原本她以为自己能像父亲一样,可以活到孩子成年,到时候再将这事情告诉她,谁知她的寿命比父亲还要短,死得太过突然,什么都没来得及交待女儿。

  之所以要规定在孩子成年时才告诉这事,也是有原因的。自古以来,成年对人的意义非凡,同理,对于通灵一族的人来说,成年代表迈过一个生死大劫关,拥有足够的能力开启阴阳路。

  【你外公曾和我说过,一百年前,通灵一族应该就灭族了,后来先辈们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将一些后人脱离通灵一族,想以此瞒天过海,保留点血脉……】这事情显然是成功了,所以才有郁天竞、聂谯笪等这些通灵一族的后裔,他们隐藏在暗处,默默无闻地混在普通人中,离开灵异界,过着像普通人一样的生活,以为不再去修习通灵一族的术法,就可以拥有普通人一样的寿命,平平安安活到老。

  【可惜,你外公没活到五十岁就去了,我比他更早,还没到三十……】说到这里,郁敏敏身上的鬼气翻腾,显然情绪波动非常大,特别是想到女儿,可能会比自己更早死,她就心痛如绞。

  鬼没有眼泪,可是这一刻,她看起来就像要哭一样。

  郁龄忙拉住她,说道:“妈,你没急,我现在没事呢。”

  郁龄不欲她沉溺于这些痛苦中,赶紧将今天遇到聂谯笪的事情和她说了。

  郁敏敏自从苏醒以后,断断续续地了解了自己死后这十几年来的事情,自然也知道安茹和聂雍和的养子聂谯笪十年前出国的事情,原本以为是个普通人,却没想到另有缘由。现在听到郁龄的话,知道聂谯笪和他们一样,竟然是通灵一族的后裔,还有聂雍和。

  【怪不得……】郁敏敏若有所思。

  郁龄看向她妈妈,问道:“妈,什么怪不得?”

  郁敏敏笑了下,说道:【怪不得我第一次见到雍和时,就觉得他挺亲切的,我们都是通灵一族的后裔,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同为通灵一族的血脉,有共同的特点,会让我们对彼此天生产生一种亲切感。】也因为这种天然的亲切感,所以当年江禹城没少为这事吃醋,现在想想倒是挺好笑的。

  听到她这么说,郁龄不禁恍然。

  怨不得她小时候和姨父、谯笪哥这么亲近,原来是一种血缘上的天然羁绊。

  “那为什么姨父并不像我们这样,眼睛天生就可以通灵呢?他好像看不到那些妖魔鬼怪的。”郁龄又问。

  郁敏敏愣了下,然后摇头,说道:【确实挺奇怪的。】就因为聂雍和像一个普通人,没有流露出通灵一族的特性,所以她以前从来没将聂雍和往那方面想过,以为他只是个普通人,自己和他这个异性朋友合得来罢了,倒没想到还有这个缘由。

  郁龄叹了口气,原来她妈妈也不知道的,看来这些疑问,只能走一趟西北古墓,希望聂谯笪到时候没骗她。

  郁龄原本想从妈妈这儿看看能不能了解点什么,没想到她妈妈知道的并不比她多,这让她有些遗憾,但也并不勉强。

  她回想从小到大的事情,以及外婆偶尔和她唠叨过外公的一些事情,觉得外公当时应该以为自己可以像个普通人一样慢慢地变老,毕竟他活过了中年,虽然没有活到五十,但这在通灵一族中已经算是长寿了。

  可谁知他仍是逃不过命数。

  【你外公以前和我说过,命数这东西,看不到摸不着,却最要命的,但凡生活在这世间的生灵,都要受命数制约,这是一种生命诞生之际,就赋予的东西。】郁敏敏用一种感叹的语气说,【幸运之神太过眷顾通灵一族,所以命数为了平衡,便要剥夺通灵一族的寿命来制衡。】【我不知道一百年前,通灵一族的先辈们是用什么样的方法逃脱命数,保留了我们这些血脉,但想来应该有人知道。】郁敏敏说着,看向女儿,郑重地道:【郁龄,妈妈希望你摆脱通灵一族的命数,当个普通人就好。】她怜惜地伸手轻轻抚了抚女儿的头发,尽量不让自己身上的鬼气碰触到她的身体,柔声道:【聂谯笪的话可以信任,但他的人不能信任,记住了。】郁龄嗯了一声,眼眶微微发热。

  等母女俩出去时,江禹城第一时间看到女儿有些发红的眼睛,忍不住又看郁敏敏,可惜鬼没有眼泪,任他看到眼抽筋也没看出什么异样。

  郁敏敏笑盈盈地看着他,说道:【行了,有什么好看的?走,咱们出去逛逛。】江禹城:“……”

  一人一鬼出去逛逛了,希望他们不要吓到人才好。

  等他们出去,奚辞伸手将她搂到怀里,在她微红的眼尾处亲了亲,柔声道:“岳母的话其实也有道理,不必难过,说不定这次西北古墓是个契机。”

  “真的?”

  “嗯,不然聂谯笪不会特地出现找你,就为了将你引过去。”

  郁龄也是这么想的。

  夜深了,郁龄躺在床上,翻了个身。

  “睡不着?”奚辞将她揉到怀里,将下巴抵在她头顶上,轻轻地蹭着。

  郁龄嗯了一声。

  奚辞伸手轻轻地拍抚着她的背,一下一下,非常有规律,仿佛要抚去她心中的烦恼一样。

  黑暗中,郁龄睁着眼睛,沉默了下,突然说道:“奚辞,如果我死了……”

  话还没说完,腰就被一只手掐住,天旋地转,她被他压在身下,彼此的身体密密地贴合着,他修长有力的身躯压制着她,让她动弹不得。

  “你说什么?”他低首轻轻地问,呼吸近在咫尺间,如同天底下最亲密的情人。

  郁龄感觉到他的怒气,讷讷地道:“我说如果……”

  “没有如果!”他粗暴地打断她的话。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粗暴地打断她,让她怔了下,然后是沉默。

  他的呼吸粗重了一些,黑暗中,一双眼睛滑过紫色的幽光,等她看去时,发现他的眼睛竟然在黑暗中闪烁着一种紫芒,就像狼的眼睛在黑暗中亮起绿光一样。

  直到脸颊边痒痒的,郁龄伸手一抓,发现这是他的头发,这才发现,他竟然在这种时候妖化了。

  “郁龄,没有如果。”他说,“你会拥有比普通人更长的寿命,和我一起,我们共享寿命。”

  郁龄没吭声。

  她以前尽量不去想这事,可是今天聂谯笪出现,将一切点明,让她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

  她可能活不久了。

  她想像个普通人一样,平平安安地活到老,可以陪着这只妖。

  可她没有办法,她不知道命数怎么安排,她又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死非命。

  见她不说话,他有些发狠地吻上她的嘴唇,软舌闯进来,勾挑着她的柔软。直到将她吻得气喘吁吁后,他挤进她的双腿间,让两人的身体更契合。

  郁龄伸手搂住他的脖子,主动吻他眼角的妖纹,他以往最喜欢她这么做了,这会让他心情愉悦,可今天他的身体却紧绷着,没有一丝一毫的欢愉。

  “对不起,我不应该提。”她软声说,心里有些可怜他。

  明明知道她是个短命鬼,他作为一个拥有漫长寿命的妖,并不应该爱上她。

  以后她死了,他要独自承受漫长的孤独。

  想到他在月色如水的山谷里,独自坐在盘龙藤上,冰冷孤独地凝望月亮的样子,她心里难受得快要窒息。

  他翻身下来,将她紧紧地搂到怀里,力道之大,让她感觉到丝丝疼痛。

  艳丽的红唇瓣抵在她的耳畔边,听到他用妖诡的嗤笑说:“你要是死了,我也陪你吧,咱们一起入阴间,继续当一对鬼夫妻。”

  “不要!”她脱口而出。

  这显然惹恼了他,“为什么?”

  难道她死了也不想和他在一起。

  这一刻,郁龄眼睛酸涩得要掉眼泪,忍不住将脸埋在他怀里,哭了出来,“妖死了不会入阴间,妖没有灵魂!”她一边哭,一边抽噎着说:“我不想你死。”

  人死后,仍有三魂七魄,可入阴间轮回,可言来生来世。

  可妖死后,本体回归天地自然,什么都没有了。

  妖乃天地孕育,蜕去原身,炼就血肉之躯,炼化成人形,逆天而生,本就不容于世,没有三魂七魄,死后回归自然,不入地府不入轮回!

  他却笑了,笑得浑然不在意,黑暗中,笑容如同恶鬼。

  “你若死了,我便堕落成鬼妖,同你入阴间又何妨?”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23章-掌中妖夫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