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广州娱乐 >

第213章-掌中妖夫

发布时间:2018-08-28 09:5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广州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12章-掌中妖夫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郁龄一向和江家的人没什么好聊的,这缘于她小时候的经历。

  她天生记忆力好,幼年时母亲去世后在江家的记忆太过可怕,以至于对她后来的成长造成了难以挽回的烙印,形成她这种看似冷情冷心的性格,有时候就算对最疼爱她的父亲都没给过什么好脸色。

  江家的人都知道她的性格,觉得她的心简直就像是石头做的,特别是有江郁漪这个像正常人的妹妹作对比后,更显得她不讨喜。也亏得江禹城眼瞎心瞎才能疼爱她如惜,不然以她这种性格,在江家这种大家族,只有被当作弃子的份儿。

  可就是因为一个江禹城,导致江家人没一个敢像她小时候那般忽视她。可惜想要讨好她,只要看到她这张冷淡的脸,有种无处着手的感觉,非常令人头疼。

  所以,在江老夫人例行问话后,一时间整个大厅又安静下来了。

  今日江禹雅也带三个儿女回来了。

  郑家姐妹俩在江家素来自在,比江家的女儿还要受宠,并且十分讨厌江郁龄,见他们舅舅江禹城不在,姥姥神色也淡淡的,马上就开始轮到她们姐妹俩上场了。

  郑可可用清脆的声音开口道:“听说最近大表姐可出名了,我的很多同学朋友都去看了《狂侠》,都说挺好看的,几个主演现在红遍大江南北,大表姐演的那女侠挺逗趣的。”

  “姐,这部电影一点也不好看!”郑丽丽嘟着嘴道,“不过是些卖皮肉的戏子,只有那些想出名疯了的平民才会跑去拍戏卖笑,有身份的人,哪里会去混那种污七八糟的地方?”

  “丽丽,别说得这么直白,心里知道就好,反正我们不去混那种地方就行了。”

  “就是,真是跌份。”

  姐妹俩你一言,我一语的,整个大厅都是她们的声音。

  江禹雅低头看自己的指甲,仿佛不满指甲上涂的颜色,压根儿没有制止两个女儿的意思。

  其他人自然也不会冒然开口,省得两边都不讨好。虽然他们想讨好江郁龄,可等江禹城走了,他们要被两老给责难,所以都当没听到。

  郁龄慢慢地喝着佣人送上来的花茶,垂着眼睛没作声。

  江郁漪一看她这模样,就有点肝颤,暗含警告地叫了一声:“可可,丽丽!”让她们别去惹那可怕的大小姐。

  郑可可以为江郁漪害怕江禹城责备,不满地看了她一眼,觉得她也太胆小没用了,这模样难怪得不到舅舅的宠爱,只能当个被忘在角落里的可怜虫,好处都让江郁龄给占去了。

  “二表姐,你怕什么?这本来就是事实。”郑丽丽叫道。

  “你们说的是什么话?”江老夫人沉着脸开口。

  可惜郑家姐妹俩在江家自由惯了,又被江老夫人宠爱长大,哪里会在意姥姥的神色,一个接着一个地开口。

  “姥姥,你不知道,最近网上到处都是大表姐的名字,姥爷知道后,非常生气,上个月还骂人呢,可惜舅舅和表姐当时没回来,不然姥爷准要拿拐杖打人,嫌丢了江家的脸。”郑可可对江老夫人说道。

  江老夫愣了下,她并不知道这事。

  自从儿女长大后,江老夫人和丈夫虽然仍住在祖宅中,却是各过各的生活,除了每个月的家庭聚餐,平时并不怎么坐一起说话,你玩你的花草鸟兽,我出门去寻老姐妹说话。所以她也不太清楚丈夫对于孙女进娱乐圈发展的反应。

  江老夫人是知道大孙女跑去娱乐圈拍戏当明星了,可她爸都不管她,她这个奶奶哪里管得着?何况只要涉及到长子的事情,她就不想管,更不想因为郁龄的原因和长子争吵。平时她和一些老姐妹们聚会说话,思想不如丈夫保守,并不觉得那些明星拍戏有什么不好。

  所以江老夫人对于大孙女的事情抱着一种随她自己玩的意思。

  可丈夫和她不同,丈夫是个典型的封建大家长,一辈子都改变不了那些老旧思想,这会儿将长子叫上去,估计除了因为刚才的事情外,还有大孙女去拍戏当明星的原因。

  郑家姐妹俩你一言我一语地告着状,只有郑旭阳有些不安地瞅着江郁龄,担心他那两个蠢姐姐再说下去,江郁龄就要爆发了,到时候……

  正担心着,就见听到他那两个蠢姐姐竟然说起江郁龄已经死去的母亲郁敏敏的坏话,果然见江郁龄终于忍无可忍地起身,在众人反应不及时,非常干脆利落地直接给了郑可可姐妹俩一人一巴掌。

  那清脆的巴掌声非常响亮,整个大厅都安静了。

  郑旭阳忍不住捂住自己的小肥脸,觉得两个蠢姐姐活该,明明知道江郁龄的凶残,以前没少被她凶,现在竟然还拿她妈妈说事,是个人都不能忍。

  江郁漪听到那巴掌声,同样忍不住想要捂脸。

  当初她被大小姐煽巴掌时挺疼的,现在看到大小姐煽别人,不知道为什么,有种高兴的感觉。

  终于有人和她一样的经历了,挺好的。

  郑可可姐妹俩惊住了,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马上尖叫起来,郑可可怒吼道:“你干什么?江郁龄,你是野蛮人么?动不动就动手打人!”

  郑丽丽张牙舞爪地扑过来,被郁龄一脚踹在地上,甚至还直接一脚踩在她的屁股上。

  姐妹俩武力值太低了,根本不够郁龄一脚踩的,她甚至都还没有怎么使力,姐妹俩就阵亡了,这让郁龄觉得有些无趣。

  比起那些耐砍耐摔的妖魔鬼怪,姐妹俩确实不够看。

  江禹雅见两个女儿吃亏,气得指着郁龄骂道:“你、你……这就是你的家教?”

  郁龄若无其事地回到座位,说道:“我只打嘴脏的人,很讲理的。姑姑,你与其担心我的家教,还不如担心一下可可她们。姑姑,是不是有人说你是婊.子贱.人,应该去死时,你也觉得可可她们绝对不能生气,也不能打人,是不是?”

  江禹雅噎了下,想说她是江家的大小姐,能和一个乡下来的狐媚子女人比的么?

  要不是郁敏敏,她大哥会忤逆长辈,会为了她要死要活,最后差点毁了赵家么?现在人都死了快二十年了,大哥依然一副为了她要死要活的样子,除了狐狸精外,谁能将一个男人迷成这样?

  江禹雅打从心里瞧不起郁敏敏,在儿女面前从来不掩饰这种鄙视,所以他的三个儿女从小就不喜欢江郁龄,每次见面都要欺负她,想将她从江家赶出去。

  今天这种事情,以前也常发生,不过没有像今天这样,江郁龄一言不合就直接上来扇两巴掌,无所顾忌。

  “姑姑,你要是这样说我妈,我连你都打。”郁龄又道,神色认真到可怕。

  江禹雅气得指着她说不出话来。

  “郁龄!”江老夫人怒道,“你怎么和长辈说话的?禹雅是你长辈,别动不动就说要打人,女孩子家戾气别那么重。”

  郁龄哦了一声,转头看了一眼江郁漪。

  江郁漪被那双黑浚浚的眼睛一看,打了个哆嗦,忙道:“奶奶,你别生气,先坐下来。这事也是可可她们不对,俗话说,先撩者贱,是她们先说大姐的……母亲,也不怪大姐生气。”

  郑可可姐妹俩听到这话,更气了。

  “江郁漪,你这胆小鬼,你到底是哪边的?”郑丽丽从地上爬起来,一边哭一边叫。

  江郁漪瞥了她一眼,心说她现在哪边都不是,只要不和大小姐作对就行了,省得哪天她召只鬼过来,晚上找她聊天。

  大小姐太凶残了,只要识时务的人都不会和她对上的。

  郑可可姐妹俩被宠坏了,根本就不懂得适可而止,所以才会明知道江郁龄不好欺负,依然每次见面时就要欺负她一下,最后反而自己受委屈,真是挨打不记数的,郑旭阳和她们一比,倒是显得聪明多了。

  就在江禹雅气得骂人,郑可可姐妹俩又哭又闹时,江禹城和江老爷子从书房出来了。

  “干什么?”江老爷子喝问了一声。

  江老爷子年纪大了,又是个固执的,很不喜欢有人在他面前哭闹,就算是晚辈,也只喜欢他们乖巧可人,要是在他面前撤沷打闹,他便不喜。

  郑可可姐妹俩知道姥爷的脾气,马上收住了哭声,只是依然一副受尽委屈的模样,想去告状,却见到站在外公身边的大舅舅,又有些怯了。

  江禹城的积威不仅在商场上,连在亲戚间,也极少有人敢对上他的。

  江老爷子黑着脸下来,看到两个外孙女脸上清晰的巴掌印,皱起眉头,问道:“怎么回事?又打架了?”

  对于孩子们动不动就打架,江老爷子是知道的,而且也知道打人的是谁。这在江老爷子看来,简直就是没规矩,可孩子们依然私底下打来打去,不是骂了就改的——其中的大孙女根本不吃他这套。

  江禹雅见父亲来了,马上将先前的事情和父亲说了,不过掐去了中间两个女儿骂郁敏敏的那段,只说江郁龄凶暴,没有手足亲情,告状告得非常理直气壮。

  要是在别人家,这种事情就算江郁龄占理,也因为她先动手打人而吃亏,但在江家却不同。

  江禹雅刚告完状,江禹城就笑了,“我家郁龄打了可可姐妹?她爱打就打,打了又如何?”然后不等江禹雅震惊地大叫,又慢条斯理地道:“郁龄一向懒得搭理人,能让她打人,一定触及了她的底线。旭阳,你说说,先前怎么回事?”

  江老爷子一腔话被长子截了,气得要死,抿着嘴不说话。

  江老夫人想开口时,就见外孙已经怯生生地站起来,像个小学生一样乖乖地回答,将先前的事情一五一十地重复了一遍。

  了解前因后果后,江禹城嘲讽地看了一眼脸色更黑的江老爷子,说道:“爸,你怎么说?”

  江老爷子没吭声。

  他不觉得两个外孙女说错了,对郁敏敏这个已经死了、却毁了他长子的女人,他也是不喜欢的,可人都死了,而且还是为了救长子而死,也不好再计较什么。

  江禹城脸上的讽意更深了,转头对妹妹道:“禹雅,你知道我脾气的,可可姐妹几个被你们夫妻拖累了,瞧瞧你们教成了什么样子?要是出门,别说是我江禹城的外甥。这样吧,你以后别再去参加这个聚会那个酒会的,留多点时间好好教育孩子们,应该让他们知道什么事该说,什么不该说。要是可可姐弟几个还是这样,别怪我停了江氏和郑家的合作。”

  这话捏中了江禹雅的软肋,有些吓住了。

  她知道这个兄长其实就是个神经病,说到做到,根本不管什么骨肉亲情,要是真的停了江氏和郑家的合作,郑家一定会受打击,到时候郑鹏对她不满,只怕会将外头的小三和私生子弄进郑家……

  江禹雅脸色乍青乍红,最后憋着气道:“我知道了,我会好好教管可可他们的。”

  郑可可姐妹俩听到这话,顿时又不开心了,叫了一声“舅舅”,被江禹城看了一眼过来,又怯了,只能委委屈屈地看着江禹城走过去,亲昵地揽住神色冷淡的江郁龄,低头温柔地和她说话,宠得像什么似的。

  明明这是她们嫡亲的舅舅,为什么舅舅总是偏向那讨厌的江郁龄?

  等江禹城带着女儿离开后,郑丽丽就委屈地抱怨了。

  “切,江郁龄是舅舅的女儿,你们只是舅舅的外甥,说得好像你们才是舅舅的女儿似的。”郑旭阳拿了自己的玩具,一脸不屑地说:“难不成你们以为全天下都应该围着你们转?我这中二少年都没这么想,你们哪来这么大的脸?”

  郑丽丽气得要掐他。

  郑旭阳躲到江老夫人身后,朝她扮了个鬼脸,“还有,你们在二表姐面前这么说,不觉得不好意思么?那是二表姐的爸爸,又不是你们的,有什么好抱怨的?”

  其他人看着姐弟几个闹,听到这话,忍不住看向江郁漪。

  江郁漪不想看这些人的脸色,起身回房了。

  这种事情她早就知道了,现在……其实已经习惯了。

  ****

  在江家祖宅打了人后,江禹城父女俩都像没事人一样,准备回乌莫村过年的事情。

  对于江禹城来说,闺女打人从来不是事,因为若是闺女不打人,她就要挨打,那还是闺女凶残一点吧。他知道郁龄小时候因为他这当爸爸的疏忽,没少受那些表姐妹们欺负,他们聚在一起合伙打郁龄,有一次甚至打得她吐血进医院。

  知道这事后,他痛苦后悔,于是每次听到闺女又打了谁后,不管是谁对谁错,他只偏着女儿。

  所以,这次闺女打人事件,他压根本就不觉得她错了——原本也没错。

  武力能解决的东西,做什么要用智力解决?有些人太蠢,只有知道痛了,才能稍停。

  郁龄将提前买好的东西让助理先一步送回县城后,在腊月二十七这天,就和她爸带着二哈一起坐飞机回Y市。

  下了飞机,二哈四条腿软得像面条一样,委屈极了,扒着江禹城和郁龄好一顿呜呜。

  郁龄和江禹城都憋着笑安慰恐高的二哈时,突然听到奚辞的声音。

  “郁龄,岳父。”

  郁龄抬头看过去,当看到从人群中走来,在机场重重人流中,显得格外俊秀清雅的青年时,忍不住怔怔地看着他。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14章-掌中妖夫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