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广州娱乐 >

第205章-掌中妖夫

发布时间:2018-08-28 09:5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广州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04章-掌中妖夫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一群人围在一起吃着热腾腾的火锅,很快就冒出了一身热汗,驱除了先前在山上带来的寒意。

  他们来到娄悦所说的火锅店后,过了半个小时,云雅然就带那受伤的天师过来了。

  今天大小姐请客,让众人敞开肚子随意点随意吃,气氛非常热闹,就连平时十分在意形象的江郁漪都抛开了矜持,和陈明明等人一起说笑抢食,不知不觉就塞了一肚子的食物。

  有人陪着吃饭,果然胃口比较好。

  拥有共同的经历一般比较容易拉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先前在山上的经历的灵异事件,让江郁漪和陈明明等人都产生了一种革命友谊,虽然可能只是短暂的,至少在今晚,他们围在一起吃火锅,彼此之间抛开一切,只是纯粹地像个朋友一样聚在一起吃饭聊天,说着先前在山上的凶险,彼此打趣说笑。

  江郁漪刷了一块切得薄薄的五花牛肉,沾着店里的厨师特别调制的酱汁,吃进嘴里,满嘴都是酱汁的肉香味,给味蕾带来最原始的享受,不禁眯起了眼,享受食物进入胃袋后浑身暖洋洋的感觉。

  “真好吃,总算是从地狱回到人间了。”陈明明吃了一片刷好的牛肚,看着窗外街道上的灯火,只觉得这样的和平,实在是让人感动。

  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知道这样的和平有多难得。

  至少在今晚,她看到了另一个不为人知的神奇的世界,知道有一群他们所不知道的人类,为了给普通人营造一个安全和平的世界,费了多少心思和力量,以及生命。

  天师是一种让人敬佩的职业,如同那些可爱的军人,他们各自用自己的努力,在各自的领域监守为战,共同守护着这片土地。

  今晚的事情,让他们感触良多。

  陈明明这话,得到了江郁漪和那两个保镖的认同,连同那两名刚出师的天师也暗暗点头。

  娄悦和云雅然经历的事情多了,比他们淡定,倒没有太大的感触,忍不住笑了下,娄悦一边刷着青菜吃,一边道:“你们如果后悔,还来得及,我可以帮你们消除今晚的记忆,毕竟这些记忆不算好,有些人承受不了,往往会崩溃。”

  听她这么一说,所有人都摇头,坚持要保留这些记忆。

  消灭完所有点的菜后,所有人都挺着肚子打着饱嗝,说不出的满足。

  此时夜已经深了,云雅然还有工作——准备去捉鬼,便先告辞离开,那两个天师跟着一起离开了。

  郁龄看了一眼自己的两个保镖,让他们分别送江郁漪和陈明明回去,而她则和娄悦一起。

  江郁漪有心想说不要保镖送,但被大小姐冷冷地看了一眼过来,顿时气弱,于是闷不吭声地由着她安排。

  “郁姐,明天我去接你。”陈明明接受了大小姐的好意,由保镖送回家。

  等众人都走后,现场只剩下郁龄和娄悦。

  有娄悦这个天师在,众人对郁龄的安全并不担心——大小姐本身的战斗力也没让人担心过,该担心的是那些可能会犯到大小姐手里的人。

  郁龄和娄悦走在午夜的大街上消食,一边聊着天。

  聊的是上次猎杀僵尸时,被异闻组的人带回去的那些黑龙堂的天师,郁龄想要知道那些人现在如何了,以及异闻组从中得到什么消息。

  娄悦耸耸肩膀,如实说道,“异闻组对黑龙堂非常重视,上次捉回来的黑龙堂的天师都秘密关押着,除了异闻组的几位组长和副组长,很少有人知道他们被关在哪里,现在情况如何我也不知道。”

  郁龄对这种情况并不意外,问娄悦不过是想要确认一下。

  想了想,她又道:“其他地方的情况怎么样了?那些僵尸都已经猎杀完了么?”

  “差不多了吧,虽然死了一些天师,不过也有一批刚出师的天师得到煅练,总算是能拿得出手了。”

  两人就这么随意地聊着,仿佛是一对说得来的朋友。

  娄悦说的一般都是异闻组中的一些公开的任务,透露给非组织的人也没什么,所以郁龄从中了解到了这个所谓的东方灵异界的局势,总体来看还算是不错的。

  聊到这次江郁漪被恶姝诅咒的事情时,郁龄问道:“江郁漪是怎么被恶姝选上的?恶姝所在的破庙距离市区比较远,江郁漪是个挑剔的人,可不会无缘无故地跑到那地方去给恶姝看到。”

  大概是为了照顾普通人的承受力,所以娄悦这次并没有告诉江郁漪她为什么被恶姝看上诅咒,江郁漪不了解这些灵异的事情,所以没有问这些。

  “恶姝诅咒人时,并不需要对方来到它所在的地方,它可以借用周围的人类的眼睛来挑选漂亮的女人。可能是那时候有认识江小姐的人经过那里遇到恶姝,恶姝通过那人的眼睛和心思,将自己的诅咒放到对方所见过的、认为最漂亮的女性身上。”

  郁龄皱了下眉头,看来这次的事情,江郁漪是受了无妄之灾,里头倒是没有什么阴谋之类的。

  不过她有些在意苏鸾后来的态度,她明显不想多说。

  消食得差不多后,郁龄方才和娄悦道别,各自回家。

  第二天,郁龄被手机闹铃叫醒后,摸索着洗漱穿衣,又被电话那头的妖男絮絮叨叨地念醒了。

  打了个哈欠,郁龄瞥了眼时间,和她爸说了一声,便出门了。

  直到上了车,那边的妖男还在没完没了地说。

  郁龄觉得他说得差不多时,问道:“林达怎么样了?醒了么?”

  “还没有。”

  “等他醒了,你告诉我一声。”

  “哦……”手机那头的妖男慢吞吞地应了一声,突然问她,“你有没有想我?”

  郁龄换了个姿势,非常诚实地说,“挺想的。”

  “那你昨晚怎么挂了我的电话?”那边的声音变得幽怨起来。

  “你自己不说话,我不想像个傻子一样唱独角戏。”郁龄继续诚实地说。

  “……”

  前面开车的陈明明从后视镜看过来,发现后头的大小姐聊得挺开心的,听这语气和内容,不用想也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是谁。不禁有些迷糊了,感觉大小姐和奚先生的感情挺好的啊,昨晚那种公事公办的口吻算什么?

  陈明明觉得有点儿不太能理解大小姐和奚先生之间的另类相处方式了,这么忽冷忽热的,真奇怪。

  一直聊到片场时,郁龄终于对那头的妖说:“我要工作了,你记得好好休息。”

  “好~”

  这个字,被那边的妖男说得缠绵悱恻,情义绵绵,苏得人耳膜都要醉了。

  郁龄忍不住勾了勾嘴角,看向B市上空灰蒙蒙的天空,深吸了口冰冷的空气,迈步走向片场。

  ***

  江郁漪的脚伤完全好后,终于结束了休养,回到公司,投入到繁忙的工作中。

  随着她回归,江郁漪的助理也跟着老板忙碌起来。

  午时,她给坐在办公桌前看文件的老板泡了一杯咖啡,询问她的脚伤如何了。

  “已经好了。”江郁漪头也不抬地说,神色是惯常的冷淡,漂亮的面容给人一种冷艳高傲之感,很符合世人对一些女强人的定义。

  助理关心完了她的脚伤后,将几份因为她的回归而送来的邀请函摆到桌上,其中就有好几位B市排得上名头的豪门少爷的邀请,还有B市某位家世不错的名媛的生日邀请,其中还有一些公司重要的客户的邀请函。

  江郁漪嘴角露出讽刺。

  很久以前,她就知道,这些人看中的并不是她这个人,而是她作为江禹城女儿的身份罢了。如果他们知道江禹城还有一个更疼爱的女儿,甚至可能在他百年后,会将江氏都给那个女儿时,他们估计就会转移目标。

  江禹城从来不对外公开江郁龄的身份,是为了保护她。这其中或许也有江郁龄本事不喜欢应付这种虚伪的关系有关,更多的是江禹城不乐意江郁龄被人虚伪地打忧。

  可当该让江郁龄露脸的时候,他又会毫无顾忌地带她出席。

  那些和江氏的关系比较好的人都知道,江禹城最宠爱的女儿是江郁龄,只有那些被排在江氏的选择外的人才会以为江郁漪是江家的掌上明珠。

  “都推了。”江郁漪说道,自从经历过那晚的事情后,她对这些东西就有点儿不耐烦应付了。

  助理应了一声,将所有的邀请函收了起来。

  下午,江郁漪将所有的工作都推了,带着助理去了城郊的一家私人疗养院。

  在疗养院里,她看到仍在接受治疗的母亲,她看起来非常安静的样子,美丽高贵如小时候她记忆里的模样。直到看到自己时,就像一帧美丽的画面瞬间被撕碎,整个人变得歇斯底里起来。

  “郁漪,看到你爸了么?你有叫他来看我吗?你告诉他,我知道错了,如果时光能倒流,我一定不用这样的方法逼他和郁敏敏离婚……是郁敏敏那女人自动放弃他的,我凭什么不能拥有他?我也怀上他的孩子了啊?”

  她突然笑嘻嘻地说,“你知道么?当年我让郁敏敏作选择,郁敏敏宁愿放弃江禹城,也要选择孩子,江禹城其实就是个可怜虫,他以为最爱他的女人,为了孩子放弃了他……”

  江郁漪又感觉到了那种说不出的疲惫感。

  妈妈其实没有疯。

  但她却和疯差不多了。

  她清醒地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却不肯从这种疯狂中脱离。

  “我只是追求自己想要的,有什么错呢?明明是郁敏敏自己放弃他,为什么他却恨我呢?为什么啊……”

  江郁漪看着医护人员将歇斯底里的母亲拉回房里,一群医生在周围走来走去,检查她的情况,给她打镇定剂。

  周围冷冰冰的,冷得让她感觉到冰冷。

  那晚大家聚在一起吃火锅的热闹,仿佛成了一件非常遥远的事情,遥远得模糊不清。

  她果然是个不配拥有幸福的人。

  一个连亲生母亲都可以放弃的人。

  江郁漪深吸了口气,转身离开。

  回到市区,她突然让助理开车走了,自己走在大街上,双手揣在大衣的衣兜里,看着昏沉的天空,嘴里呼出一口热气,慢慢地平复心情。

  迎面走来的一个男人看到她时突然怔了下,矜持地看着她,绅士地开口道:“郁漪。”

  江郁漪看了他一眼,勉强地笑了下,“琛哥,你去哪里?”

  邵琛淡淡地说道:“随意走走。”然后没等她说话,又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江郁漪嗯了一声,看着他迈着长腿从容走过,擦肩而过时属于他身上的男士香水的味道随着冷空气飘入鼻息,不禁鼻子发酸。

  她其实……已经不太喜欢这个男人了,当年并不是故意和江郁龄抢的,只是因为不甘心罢了。

  每一次看到妈妈为了爸爸做出各种在她看来无法理解的事情时,她很害怕自己有一天会变成妈妈的样子,为了感情而变成了连自己都不认识的可怕模样,甚至连孩子都可以放弃,视为感情的工具。

  妈妈嘲笑郁敏敏为了孩子放弃爸爸,却不知道她羡慕死江郁龄了,因为江郁龄的妈妈为了能让她平安出世,为了保护她,离开了江家,在郁敏敏活着的时候,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没有让女儿受到太多的委屈。

  郁敏敏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经历了那晚的事情,知道这个世界原来还有普通人看不到的妖魔鬼怪后,她有时候会忍不住想,其实郁敏敏根本算不上死亡,她可能以鬼魂的方式,陪在江郁龄身边。

  江郁龄果然是个让人羡慕又嫉妒的人。

  ****

  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十二月份。

  郁龄在《汉宫风云》的戏份差不多拍完了,不过整个十二月,她并不见得清闲,因为《狂侠》开始投入了后期的宣传,郁龄作为其中一位戏份比较多的女配,需要跟着剧组一起去选定的城市宣传。

  鉴于这位大小姐的运气,钟导亲自打电话告诉她,“我和奚先生商量过了,选了几个比较有历史意义的城市让你跟着去宣传,这样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等郁龄问清楚了自己要跑去宣传的城市时,顿时哑然。

  说是有历史意义的城市,不如说是因为特殊的原因受到庇护,不会有妖魔鬼怪作乱的比较安全的城市才对。

  知道这是钟导的好意,郁龄自然不会反对,陪着剧组的人开始为《狂侠》宣传。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06章-掌中妖夫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