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广州娱乐 >

第203章-掌中妖夫

发布时间:2018-08-28 09:58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广州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202章-掌中妖夫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狂风呼啸,树影摇动,仿佛整个天地都在怒号,发出愤怒的气息。

  来自大自然的异动让人类在这一刻显得如此的渺小柔弱,无力反抗,迎着那狂风,有种喘不过气来的压抑。不过这种只是对于普通人来说,在那几个天师眼里,这些异动悉数来自山上的邪祟作乱,引动天地之气变化。

  周围的红绳在枯萎的杂草丛中颤动着,亮起一道肉眼难辩的红光,将从山上吹来的邪气挡在外面。

  陈明明困难地睁开眼睛,看向山上的地方,心里有一种不祥预感,忍不住往身姿笔直笔直地站在那儿的大小姐身边躲去。

  不知为什么,只要看到手持着一把古长剑的大小姐挺直背脊站在那儿,就让她觉得非常安全可靠,连两个保镖都得靠边站。

  或许这是先前大小姐一剑斩杀扑来的恶姝时的英姿让她产生了这种盲目的信任感。

  郁龄站在两个保镖中间,任由那阴冷的狂风往身上吹,眯着眼睛看着山顶处。

  山顶上笼罩着一片看不透的黑色,比黑夜更深沉,仿佛那黑暗中藏着什么恶鬼,酝酿着恐怖的杀招,随时可能从山上扑下来择人而噬。

  云雅然手中托着的引魂灯灯芯隔着灯罩摇曳不休,宛若一种示警。

  “雅然!”娄悦在风中叫了一声。

  云雅然收回视线,将引魂灯抛了起来,那引魂灯悠悠然地飘在了半空中,远远看去,有点儿像孔明灯。

  郁龄的目光追着引魂灯而去,很快就见到从山顶处飘下来的一些模样狰狞的鬼物往引魂灯飘去,它们缠着引魂灯,伸出鬼爪欲要抓住灯芯,作出一种要灭灯的动作,拼命地往引魂灯挤去,似是要将这盏灯弄灭。

  这情景颇为可怕,郁龄浑身都有些发冷,脸色越发的沉静。

  突然,一道尖叫声响起,郁龄转头看去,突然见一直不作声的江郁漪抱着脑袋状若魔疯地叫着,还未等人反应过来,她朝离得最近的郁龄等人扑了过来。

  一个保镖顺势抓住她,将她的手扭在身后,等她抬头看来,发现她眼睛翻白,一脸青白之色,不禁吓了一跳。

  郁龄趁着保镖抓住她时,将一张符拍在她身上。

  江郁漪身上飘出了一道鬼影,整个人打了个激灵,翻白的眼睛恢复正常,脸色白惨惨的,满脸恐怖地看着郁龄,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见有一只鬼物从半空中飘过来,往她身上撞去。

  郁龄将她推开,手上的诛魔剑朝那飘来的鬼物砍去。

  原本只是习惯性的反击,谁知道诛魔剑真的将那飘来的鬼物砍成了两半,鬼物的身体轰然爆炸,化作一缕青烟消散在天地之间。

  郁龄懵了下,原来这把诛魔剑这么厉害?

  不仅她惊讶,娄悦等人也挺惊讶的,郁龄的表现已经超乎他们的正常认知了,不仅能看到这些正常人看不到的东西,还能凭一把诛魔剑伤它们,这不科学啊!

  对诛魔剑天师们都不陌生。

  诛魔剑是古时传下来的名剑,当年被玄门祖师爷得到后炼制成法器,可斩妖除魔、诛除邪祟。后来因为人和妖类不断地混战,诛魔剑机缘巧合落到妖类手里,最后流落到奚展王手中后,被他当作收藏随手丢到他的私藏之中。

  对于妖来说,诛魔剑这玩意儿对他们有一定的杀伤力,这东西从人类那里夺到后,哪里有可能再还给人类?自己又用不着,自然是放到角落里生灰了。

  如此,使得很多天师们也渐渐地忘记了这把曾经由玄门祖师爷亲手所炼制的法器。

  猎杀僵尸的那晚,很多天师都看到江郁龄使用诛魔剑斩杀僵尸,就知道这应该是奚展王给她使用的,虽然挺让人羡慕的,有天师也想将这把由祖师爷亲手炼制的诛魔剑收回玄门,不过看到这妹子杀僵尸的狠劲,加上有一只大妖镇着,便歇了这心思。

  好歹那晚猎杀僵尸任务时,之所以没有酿成大祸,也是因为有这一人一妖掺和进来,天师们明知那是诛魔剑,也不好意思厚着脸皮去要回来。

  还有,对于天师来说,诛魔剑确实可以用来斩妖除魔,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用了,功效其实和桃木剑差不多,有些品相好的桃木剑的效果比诛魔剑并不差。

  诛魔剑对天师的意义,大多是因为它是玄门祖师爷所制的法器罢了,后来沦落到妖手里,少不得给人看笑话,可惜他们还没将它夺回来,人和妖已经握手言和了,自然也没那脸去找奚展王要回来了。

  他们没想到,有普通人能凭一把诛魔剑除魔驱鬼,看着挺不可思议的。

  郁龄将那些拼命地想往江郁漪身上附的鬼物一一斩杀,忍不住问:“为什么这些鬼物那么喜欢往江郁漪身上钻?”

  这里那么多人,江郁漪乍就这么招鬼呢?

  想着,郁龄终于对这个她自小就不喜欢的妹妹产生了一种淡淡的同情。

  娄悦一边在周围撤符一边回答,“她先前不是被恶姝诅咒的么?这恶姝的诅咒虽然已经解除了,但一时之间身上还留着恶姝的气息,自然招鬼了。”

  原来是这样。

  明白后,郁龄将非常招鬼物喜欢的江郁漪推给陈明明照看,一马当先,站在他们面前将那些被吸引过来的鬼物都一一斩杀。

  两个保镖有点儿不是滋味,明明他们是保镖,怎么看起来好像被雇主给保护了。只可惜他们有心想要自己看起来有用一些,可专业不对口,找来找去,实在是找不出可以保护雇主的方法,只能躲在雇主身后由雇主庇护了。

  这感觉真是太糟心了!

  所以说,普通人就算有心,也是没办法掺和进灵异界,毕竟专业不对口,根本对付不了这些妖魔鬼怪,只能干瞪眼睛看着。

  郁龄在忙着斩杀妖物时,其余几个天师也没闲着。

  娄悦在周围撤满了符以防万一,云雅然随时观测山上的变化,那两个男天师一人抓着一根系着古铜钱的红绳,任那红绳在寒风中颤动不止。

  “来了!你们小心。”

  云雅然叫了一声,几步助跑跳到庙门的一棵树上,然后又轻盈地跳到破庙屋顶,踩着屋顶的瓦片,引魂灯飘到她手里时,那些围绕在引魂灯周围的鬼物朝她愤怒地张嘴咆哮。

  随着云雅然这话响起,众人很自然地抬头往山顶看去,漆黑一片,什么都没看到。

  陈明明等人看不到漆黑的山顶中有什么,天师们却看得一清二楚,连郁龄都能感觉到有什么非常厉害的东西往这儿来了,那种阴冷强大的压迫感,让人心悸。

  她一手持着剑,另一只手拽着渡厄铃,神色凝重。

  很快,天师们就看清楚了那从山顶飘来的东西,一只非常巨大的鬼物,庞大的身躯上有四只手,两条腿看起来粗壮得畸形,脑袋非常小,脸上镶嵌着一双绿油油的鬼眼,虽然看着怪异而笨重,但它周围鬼气翻滚,让人不敢小窥。

  “是食尸鬼!”云雅然说道,再度将引魂灯抛起,吸走了周围的鬼物和孤魂野鬼。

  食尸鬼以人类和动物腐烂的尸体为食,吞噬阴魂为力量,周围的鬼物和孤魂野鬼都是它补充力量的源泉,只要断了这些,想要战胜食尸鬼也不是没有可能。

  云雅然主持引魂灯,将那些鬼物和这山里的孤魂从食尸鬼身边引走。

  娄悦放出了她的鬼奴,让鬼奴掠阵,她手持桃木剑朝食尸鬼而去。

  食尸鬼避开了刺来的桃木剑,想要朝他们过来时,被布置在破庙周围的诛邪红绳拦住,接着旁边那两个抓着红绳的天师跳过去,绕着那食尸鬼转了几圈,红绳缚住了食尸鬼的身体。

  食尸鬼发出一声怒号,这声怒号之声宛若山林呼啸,狂风不止。

  娄悦的桃木剑再次斩过去。

  陈明明和两个保镖都看傻眼了,江郁漪同样也眼神呆滞,突然觉得比起刚才那只恶姝,这后来的一只才是真正的恐怖——至少视觉上来看。

  食尸鬼很快就撕开了缚在身上的红绳,两个拉着红绳的天师也被震飞出去,掠阵的鬼奴也被它抓伤了几个,连娄悦都被食尸鬼一爪子挥到树上挂着,看着就让人觉得疼。

  陈明明等人面露不忍,这一刻,都觉得天师果然是一种非常危险的职业,稍不小心就会挂伤,连命也没了。

  相比而言,作为被保护的普通人,果然比较幸福。

  云雅然从屋顶跳下来,一组符箓化为符阵疾飞而去,同时撤出一个血糯米人。

  血糯米人看着小小的,却非常吸引食尸鬼的注意力,食尸鬼伸爪就想抓它,被血糯米人踹了一脚,笨重的身体砸在地上的黄符上,发出滋滋的烧焦的声音。

  不过这点伤害对于它而言很轻微,很快又跳了起来,和血糯米人大战,食尸鬼终于抓住血糯米人,将它塞进嘴巴里嚼嚼两下吞下去了,那张鬼脸上露出一种愉悦享受的神色。

  众人看得目不瑕接之时,突然感觉到空气变得越发的阴冷。

  江郁漪身体还残留着鬼物附体时的寒气,对阴气非常敏感,所以在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异样,转头一看,当看到站在不远处一个穿着单薄的红衣的女人时,不由得怔了下。

  这女人哪里来的?而且怎么在这种天气穿成这样……

  正想着,那女人已经转头看过来了,红色的眼睛,惨白的肤色,那萦绕的鬼气,只要是正常人,都不会忽视她作为鬼的身份。

  鬼啊!!!

  江郁漪有点想翻白眼晕过去的冲动,不过瞄见一旁顶在前头斩杀鬼物的大小姐,她忍住了这种懦弱没用的举动,并且非常勇敢地对周围人示警。

  “有鬼……”

  陈明明听到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现在这漫山遍野都是鬼啦。

  她朝江郁漪指的方向看去,终于明白江郁漪这有鬼是什么意思了,顿时惊喘了一声,对上那红衣女鬼看过来的视线,僵硬地扯了扯嘴角,欲哭无泪。

  前有可怕的食尸鬼,后有来者不善的女鬼,天师们都忙不过来,他们今晚要折在这里了么?

  连两个保镖此时脸色发僵,有一种绝望感。

  郁龄将一只鬼物斩杀后,感觉到身后的异样,转头看去,恰好看到站在阴影处的苏鸾,顿时默了下。

  虽然不知道她怎么跑出来了,不过郁龄仍是很淡定地问道:“苏鸾,怎么了?”

  她的声音非常淡定,连一丝颤音都无,显然对于这位神出鬼没的鬼王的存在已经习惯了——没办法,虽然仍是怕鬼,不过只要对比一下那只食尸鬼和苏鸾,就觉得作为鬼王的苏鸾妹子比看起来像怪物的食尸鬼要好看多了。

  【山上有异样。】苏鸾回答道。

  “难道还有另外一只食尸鬼?”郁龄问。

  【不是。】苏鸾蹙着眉,突然动了。

  她朝那只食尸鬼掠去,血红色的裙摆在风中飘荡,头发飞舞,满脸鬼气,那双像涂了红色指甲油的利爪朝那食尸鬼抓去,食尸鬼在鬼王面前就如同小孩子,毫无反抗之力,瞬间就少了半个脑袋。

  这一幕非常震撼,不管是普通人,还是天师,都被震住了。

  鬼王亲自出马,食尸鬼都要靠边站!

  “卧槽!是鬼王啊!!!”一个男天师一脸惊恐地叫着。

  比起食尸鬼,鬼王这东西才是更可怕啊啊啊!!他们这一群人都不够鬼王一只手捏的!

  另一个天师也惊恐地瞪大眼睛,一副吾命休矣的神色。

  显然这两个都将这只鬼王当成了没主的了。

  “闭嘴!”娄悦一脚就朝着尖叫的天师踹去,别人不知道,她还不知道么,这个鬼王分明就是有主的,是江郁龄养的。

  云雅然虽然不知道怎么突然有个鬼王出来助阵,不过先前注意到那鬼王是从江郁龄那边过来的,不由得想起异闻组曾有人暗示过奚展王养了一只鬼王的事情,估计就是这个了,倒也没有太过慌乱。

  趁着鬼王将那食尸鬼抓伤时,她和娄悦赶紧上前,摆出符阵,趁机将这只受伤后实力大减的食尸鬼困住。

  苏鸾伤了食尸鬼后,丢给在场的天师,就直接往山上掠去。

  鬼王出现,万鬼退避,连周围的鬼物都尖叫着逃了,一时间破庙这边又清净起来。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204章-掌中妖夫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