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广州娱乐 >

第182章-掌中妖夫

发布时间:2018-08-28 09:5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广州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81章-掌中妖夫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江郁漪的模样看起来有些憔悴,不过精神还好,只是眼底浮肿,画了点妆掩饰了,仍能看出些痕迹,没有平时在公司里的光鲜亮丽,给人的感觉就像最近工作累出来的一样。

  自那天起,郁龄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见她了,这会见到,不由得有些惊讶。

  郁龄往她的影子看了看,微微晕成一团,并不明显。

  看她这样子,好像还没好呢。

  江郁漪走过来站在她妈面前,将她和江郁龄隔开后,不给她妈开口的机会,勉强对郁龄笑了下,开口道:“好巧,你今天不用拍戏么?”

  郁龄神色冷淡,看了她一眼,仿佛懒得搭理她们这些愚蠢的凡人一样,高傲地带着一脸问号的陈明明离开。

  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到她那种气人的神情举止,简直不要太明显好么。

  邵夫人看得心里都有点儿不痛快,更不用说一向视她如仇的赵馨梨了。

  赵馨梨气得要死,一把将挡在面前的江郁漪推开,“郁漪,你给我走开,今天我倒要看看江禹城教出来的女儿……”

  江郁漪错不及防下,被推得一屁股摔在地上,脚上的高跟鞋歪了,扭到脚脖子,痛得脸色煞白。

  “啊,郁漪,没事吧。”邵夫人惊叫一声。

  赵馨梨懵住了。

  陈明明看得叹为观止,觉得那大妈简直是个作人——作死的人,推人推得这么用力,难不成那小姐和她有仇?等听到那小姐叫她妈后,陈明明顿时有点儿同情江郁漪了。

  听到动静,郁龄也转头看过来,见赵馨梨和邵夫人都围着跌坐在地上的江郁漪,旁边还有一些路人站在那里看,看了一眼,便继续事不关已地离开了。

  对于赵馨梨这个女人,她小时候非常讨厌她,恨不得她死,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看到她爸将这女人虐得都有点神经病了,终于将她当成路人甲看待。

  赵馨梨曾经一度被送进一家私人疗养院,名义上是因病治疗,事实上却是因为江禹城的逼迫,让赵家不得不将她送进去接受精神治疗。

  直到几年前,赵馨梨才从疗养院出来,整个人变得更偏执了。

  或者说,她是被逼出来的偏执,这种偏执让她活得越来越痛苦,明明痛苦,却依然无法放下。

  对这事,郁龄心里清楚,所以对于这女人,平时没见着还好,要是见到,也就这样了。

  从李秘书等旁观者来看,大小姐她将人气得半死,自己施施然地走了,留下对方在那里气得要发疯。

  江郁漪扭伤了脚,自然没办法再逛了,赵馨梨和邵夫人只好先将她送去附近的医院。

  路上,邵夫人关切地询问江郁漪的脚伤,见她抿着嘴坐在那儿,越发的怜惜。

  赵馨梨独自坐在旁边阴着脸生气,特别是看到女儿疼得脸色发白,气恨道:“你这死丫头,站在那儿做什么?要不是你站在那儿?我会推你么?自己都不站稳一些……”将她说了一顿后,话音一转,又道:“都是那贱人,遇到她就没好事,你爸也是瞎了眼,偏心偏到没边了……”

  “妈!”江郁漪打断她的话,“以后这种话别说了,也别和江郁龄吵架,爸知道又要生气了。”

  “我怕他不成?”赵馨梨嘴里说着,心里却有点儿悚。

  江郁漪哪里看不出她的嘴硬。

  她爸要是生气,那真是将人往死里折腾,怎么痛苦怎么来。她仍记得当年她爸逼着外公和舅舅他们将妈妈送去疗养院时的模样,那是她一生中的恶梦,也是因为如此,所以后来知道她妈当年做的事情,她依然没办法不理她。

  江禹城这样的男人,真是让人又爱又恨,女人遇到他,要是不是他心中的那个,只能一生痛苦,这是赵家的女人用一生来证实的真相。

  偏偏她妈就是自己作死惹上了这样的男人。

  邵夫人见母女俩有些僵硬,打圆场道:“馨梨,郁漪这次脚伤着了,可得仔细养着,趁这次好好休息,你瞧她累得黑眼圈都出来了。”

  江郁漪勉强扯了下嘴角,默默地低下头。

  赵馨梨哼了一声,“休息什么?再休息江氏就要变成别人的了。”

  邵夫人自然听得出她的意有所指,不好说什么。

  其实她现在也有点儿后悔,早知道江禹城有这能奈将江氏发展到现在的规模,当初她说什么也不会反对儿子和江郁龄交往,现在谁看不出来江禹城心尖上的女儿是谁,除了江郁龄,江郁漪在那男人心里就是根路边的草。

  原以为有赵家支持,江郁漪又是江禹城的女儿,将来江氏少不了江郁漪的好处,男人娶了这样的老婆,助力不少,所以她当时是嘱意江郁漪当儿媳妇的。却不想为了这事情,儿子和她生分了。

  好不容易她想开了,答应儿子与江郁龄的婚事,可邵家刚开口,江家那边就听说江郁龄找了个男人,已经不稀罕她儿子了。

  江郁龄不稀罕就算了,偏偏她儿子还挺稀罕着她,为了她,这些年从来没哪个女人和他进一步交往,外面虽然都是关于他的花边新闻,其实都是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情,让她愁得饭都吃不下。

  到了医院,医生给江郁漪检查。

  赵馨梨坐在旁边沉着脸不说话,也没等医生给江郁龄正骨,就起身说了句“去趟洗手间”就出去了。

  邵夫人见她就这么离开了,竟然一点也不关心女儿伤得如何,虽然知道她的脾气,可仍是忍不住叹息,看了一眼江郁漪平淡的神色,心里对她有些怜悯。

  江郁漪这一摔,扭伤了筋骨,这大冷天的,伤筋动骨一百天,这一个月内是别想好好走路了。

  等包扎好脚,邵夫人去取了药后,仍不见赵馨梨回来,邵夫人不由得有些奇怪,用手机给赵馨梨打电话,打了好几次,都没有接。

  邵夫人心中一紧,对坐在休息椅上的江郁漪道:“郁漪,你在这里瞧瞧,我去找找,说不定你妈妈已经回家了。”

  江郁漪点头。

  邵夫人离开后,江郁漪一个人坐在那儿,周围的人来人往,显得她有点儿孤单。

  她无聊地发了会儿呆,突然感觉到有人站在面前,忍不住抬头看去,发现这是一个穿着白色唐装,长得非常好看的年轻男人。

  江郁漪微皱眉,礼貌性地问,“这位先生,你有事?”

  对方看着她,那双眼睛给她的感觉仿佛看着的并不是个人,而是其他的什么,还未等她看清楚,这男人突然神色微变,转身就走了。

  江郁漪皱眉,觉得这男人真是莫名其妙。

  随着那男人的离开,她身下的隐影处的那黑影不安地动了下,很快又沉寂了。

  离开的男人——云修然飞快地在医院里穿行,沿着鬼气最强烈的地方疾走而去,终于来到医院的太平间,却在门前停下了。

  他往周围看了下,发现这附近已经这被独立隔离开来,俗称的鬼打墙。

  云修然将引魂灯拿出来,一手执着红线,就要动手时,突然转头看向阴影处出现的一个红衣艳唇的女鬼。

  当感觉到这女鬼的气息时,他的神色又变了变。

  这是一只鬼王。

  B市怎么会混进一只鬼王而没有人发觉?除非这鬼王是鬼奴。

  明白这点后,云修然冷然道:“你既然能在这里,应该知道,天师的规定,鬼不能伤及无辜,否则就算是鬼奴,也必须受到惩罚。”

  【我没有杀人。】苏鸾慢条斯理地回答,【只是给她一点教训,这是奚展王交待的。】云修然:“……”

  云修然僵硬地收回引魂灯,问道:“里面的人和江郁龄是认识的?”

  苏鸾点头。

  云修然虽然觉得鬼奴不应该伤害无辜,可这事情涉及到奚展王和那个有些奇怪的人类,他倒是不好再管了,而且就算他想管,也不是鬼王的对手。

  得知苏鸾只是教训里面的人类,并没有伤及性命和身体,云修然干脆离开。

  他往回走,回到先前发现异常的地方,却发现坐在那里的那个摔伤脚的女人已经不在了。

  那女人身上有一种淡淡的邪气,俨然最近和什么邪物长时间接触过,长久下去,只怕她的身体会渐渐地虚弱,性命不保。

  云修然站了会儿,没看到那女人,只好转身离开。

  出于天师的责任,看到这种情况,自然要出手。不过那邪气太淡了,本人又已经离开,无法明确判断那是什么。

  云修然离开后,江郁漪在赶到医院的助理的帮助下,不放心地去找她妈了。

  ****

  回到家,郁龄今天在商场购买的衣服也送过来了。

  衣服很多,刘婶帮忙接收后,瞄见都是一些年轻男人的衣服,不太像江先生的,忍不住道:“大小姐是给奚先生买的衣服么?”

  郁龄嗯了一声,转头给林肆打电话,让他过来取衣服邮寄回湖月谷给某只妖。

  估计除了妖自己开的快递公司,没哪个人类能将这些东西邮寄到湖月谷了。

  别小看那些妖,妖也挺会做生意的,早在快递业兴起时,已经有头脑不错的妖跟着开了快递公司,不过服务的对象只限于妖。

  毕竟那些妖的地盘,也只有妖才能进去,人类压根儿找不到地点不说,指不定还要被那些妖折腾得命都没了半条。

  林肆在那头有些懵逼了,不过仍是放下手头的工作,乖乖地跑过来。

  林肆过来之前,江禹城就回来了。

  江禹城看到闺女在那里整理一堆男人的衣服,哪里看不出是给谁买的,心酸地道:“闺女,你怎么只给奚辞买,爸爸呢?”

  郁龄看他一眼,说道:“给你卡,你喜欢就去刷,都算我的。”

  江禹城:“……”

  江禹城气哼哼地回房了,将窗帘关上,屋子里弄得像个鬼屋一样,叫出藏在符里的郁敏敏,和她长吁短叹地道:“咱们家郁龄终于长大了,现在连老公都有了,原本我是打算留她到三十再嫁的……算了,就算她一辈子不嫁,我也养得起……”

  郁敏敏微笑着坐在那儿听他说话。

  江禹城感叹了下,看到面前的鬼时,整颗心都发软,很快振作起来。

  林肆过来取走衣服时,看到那一堆衣服,忍不住暗暗咋舌。

  虽然他看起来嫩,其实在人类社会中生活的时间不短了,也懂得一些人类社会的奢侈牌子,江小姐对奚展王真好,舍得给他买这么多奢侈品牌的衣服,比他哥对他们这些兄弟好多了,果然找老婆应该找个有钱大方的。

  于是因为江郁龄的原因,加深了林肆这个还没成年的妖将来的择偶标准。

  林肆拎着那堆衣服走了,打算今晚就直接寄回湖月谷,明天早上奚辞就能收到了。

  晚上,一家“三”口一起坐在桌餐上吃饭。

  郁敏敏已经变成鬼,不用吃饭,不过她坐在旁边看着两人吃,非常满足。

  现在郁敏敏已经是鬼奴了,普通人也可以看到她,为了不吓到刘婶,江禹城便没让刘婶像往常那样常待在这儿,她做好饭后,就直接让她离开。

  吃过晚饭,江禹城便非常有家庭主夫的自觉,乖乖去洗碗,舍不得闺女干这些家务,免得弄粗她的手。

  正洗着碗,手机响了。

  郁龄将他的手机拿过来,按下接听键和免提,就放在旁边给他。

  江禹城一边洗碗一边听电话,混着哗啦啦的水声,当听完那边的汇报时,他惊讶地问:“她怎么会跑到医院的太平间去?”

  那边的人便将今日江郁漪在商场摔伤脚,赵馨梨和邵夫人送她去医院的事情说了。

  “……赵女士中途去了趟卫生间,后来没人知道她怎么去了医院的太平间,为了找她,二小姐甚至请求医院,看了医院的监控视频,这才在太平间找到已经晕迷的赵女士,后来赵女士醒来后,神经有些失常,赵家刚才将她送去疗养院了。”

  江禹城淡淡地听着,洗完碗后,回到客厅,见闺女坐在沙发上看剧本,哈士奇趴在她脚边咬着塑料骨头,时不时地用尾巴扫着她的脚。

  江禹城坐到她身边,说道:“郁龄,听说赵馨梨刚才被赵家送去疗养院了。”

  郁龄抬头看他,神色有些惊讶。

  见到她脸上的神色不似作伪,江禹城终于松了口气。

  当年因为他的不尽职,害得女儿小小年纪差点患上自闭症,这是他一生中除了郁敏敏的死亡外,最痛苦的事情,无法原谅自己。

  后来他不管多忙,只要是郁龄的事情,都要仔细过问,对于女儿的教育更是慎重。

  他自己变成这副人憎鬼厌的样子已经没办法改了,他也不想改,可是对于女儿,他不希望女儿小小年纪只有恨和怨,他希望女儿有正常的童年,有快活的少年,一生平安顺遂,快快乐乐就好。

  所有伤害过他们的人和事,他一个人对付他们就好。

  听说完赵馨梨的事情后,郁龄想了下,将苏鸾叫出来。

  鬼王出现时,郁敏敏这虚弱的鬼魂无法与她的鬼王之气抗衡,不过苏鸾刻意收敛了,又有郁龄庇护,郁敏敏倒是没有像以往那样被压制得厉害。

  苏鸾很爽快地承认了赵馨梨被吓得进了疗养院的事情是她的手笔,说道:【奚先生交待过,遇到这种人,不用客气。】一句话说得郁龄有些哑然。

  江禹城却像找到了知音一样,拍着大腿道:“不错,本来就应该这样,那女人是个恶心人的东西,早就应该消失了,奚辞这次终于有点男人的样子!”

  奚辞长得太过俊秀,一副刚出社会的大学生的样子,虽然江禹城知道那是一种假相,可看得多了,仍是有种憋闷感。这回的事情,倒是让他高看奚辞一眼,觉得这女婿,似乎也是不错的。

  郁龄被她爸弄得有点无语。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谁最恨赵馨梨,非江禹城莫属,要不是杀人是犯法的,他还有个女儿要照顾,可能真的会直接勒死她。

  这种恨,从当年赵馨梨一脸得意地出现在郁敏敏面前,说她怀了他的孩子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要不是赵馨梨用这种极端的方法,他和敏敏根本不会分开,说到底,那女人其实就是个神经病,为了满足自己的幻想,从来不会顾忌自己的事情对他人造成多大的伤害。

  江禹城喜欢慢慢地虐着那些人,软刀子割肉,一片一片,让他们生不如死,他没有真正弄疯赵馨梨也是这个原因,要是疯了,怎么能体会到他当年的痛苦呢?

  第二天,郁龄起床接到了奚辞的电话。

  那边的妖用一种柔得像含了蜜糖的甜腻声音说:“你寄来的衣服我收到了,我很喜欢!郁龄,你对我真好,我想你了,要不,我现在就去找你吧。”

  郁龄:“……”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83章-掌中妖夫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