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时代

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广州娱乐 >

第178章-掌中妖夫

发布时间:2018-08-28 09:57来源: 大时代社区用户提供 广州娱乐玩家入口

[读者须知]:上一篇:第177章-掌中妖夫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那宝塔底座两个手巴掌大,色泽暗沉,看着并不起眼,与苏鸾惨白的皮肤相映衬,更显得它拙朴不起眼。

  苏鸾将它托在手里,也不知道她怎么弄的,那宝塔瞬间像是启动了什么机关一样,一层一层颤动起来,上下移动着,只听得咯拉一声响起,就见原本朴拙无华的宝塔瞬间焕然一新,仿佛宝塔本身移了几个位罢了,就大变样。

  接着听到细微的摩擦声,然后每一层的门窗缓缓开启,那门窗极小,却十分细致,露出黑洞洞的小口,紧接着就见有无数的阴暗条状雾影从那小口中飘出来。

  在它们飘出来的瞬间,苏鸾张嘴一吸,那些条状雾影悉数被她吸进了嘴里。

  这一幕实在是太过邪异,加上苏鸾这鬼王的长相鬼气森森的,看得在场的两个女性看得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聂雍和倒是淡定非常,以前参加一些古墓研究时,下过古墓,也遇到过一些非常诡异的灵异事件,看得多了,倒是没有太大的感觉。

  他将紧紧黏着他的安茹搂到怀里,继续盯着那宝塔。

  不必说也知道,这些条状雾影应该就是那些所谓的尸魂虫了,至于它为何不是虫子的形态,这是因为它们是已经死去的阴虫凝聚成的,只能维持着一种长条状的形态,不过它的阴气极重,伤杀力甚比一只恶鬼。

  安茹紧紧地黏着她老公,忍不住吞咽了口唾沫,问道:“苏小姐将它吸进去后没事么?”

  聂雍和看了她一眼,忍不住微微一笑,拍拍她的手作安慰,然后继续盯着那宝塔。

  他研究这东西有一段时间了,没想到这东西竟然还有机关,当宝塔上每一层的门窗开启后,原本看起来丝毫不起眼的东西顿时灵活起来,仿佛充满了无数的奥妙。

  当然,要是没有那些尸魂虫就更好了。

  对于这害得自己生病,甚至可能会害死自己的东西,聂雍和自然是不喜欢的。

  【没事,它们的数量比较少。】苏鸾回答道。

  所以,若是数量多的话,就算是鬼王,吸多了也会对身体有伤害喽?

  苏鸾继续道:【尸魂虫便藏在这宝塔之中,这东西阴气重,宝塔里的数量非常多,人接触久了,就算是健康的人也要出事。它应该是从某个古墓中带出来的,离墓不超过一个月,尸魂虫大多数还困在里面。】郁龄皱眉问道:“这屋子里应该还有其他的尸魂虫,能除掉它们么?”

  【这宝塔算是那些尸魂虫寄生的容器,那些离开这东西的尸魂虫感觉到我的气息,现在已经隐藏起来了,我没办法将躲起来的尸魂虫处理,最好找个有本事的天师来消灭它们。】苏鸾说。

  有本事的天师她认识不少,这个没问题,郁龄转头对安茹他们道:“安姨、姨父,你们放心,我等会儿就联系天师解决那些尸魂虫,今晚你们就不要住这里了,先去我那里住一晚。”

  聂雍和朝她笑了下,目光在室内看了一遍,说道:“不用,我们在附近的酒店开个房就行了,不用跑来跑去,省得麻烦。”

  安茹同意,对郁龄道:“你爸不是搬到你那边住了么?我们不过去了,省得又和他吵架。”

  这还真有可能,郁龄不再劝了。

  处理完这事后,苏鸾便离开了。

  她是鬼王,身上的鬼气重,身体不好的人和她接触多了,容易生病。聂雍和身体不好,苏鸾不过和他待了点时间,他的脸色就由苍白转青了,要不是他的忍耐功夫好,对于身体的异常吭都不吭一声,只怕现在已经难受得要倒下了。

  苏鸾十分识趣地离开。

  安茹赶紧将看起来脸色很糟糕的男人扶到客厅里,去厨房煮了一锅红姜糖水,郁龄则搬着那大变样的宝塔到客厅,放在茶几上。

  三人都喝了一杯热腾腾的红姜糖水后,感觉身体暖和了许多。

  郁龄看聂雍和的脸色好了些,便问道:“姨父,这东西哪里来的?”

  安茹现在看那东西,觉得它就是个害人的邪物,怎么看都不顺眼,气道,“是樊勋送过来的,说是他某个朋友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拜托雍和帮忙鉴定。”

  半个月前,樊勋将这东西拿过来交给聂雍和帮忙鉴定,说是他有个朋友最近搞到了件好东西,想要找人来鉴定它的价值,到时候将之拍卖了,樊勋觉得聂雍和的鉴定水平不错,就直接找上他。

  聂雍和将它带回来后,研究了不到三天,就因为生病原因,将它搁置在屋子里了。

  原本因为生病原因,精神不继,聂雍和还曾打电话给樊勋让他找别人鉴定,谁知樊勋最近和一群狐朋狗友跑到海上去浪了,加上那边的人也不急,就先放在他这里。

  聂雍和原本打算等病好了,继续看看的,谁知病还没好,郁龄上门来探望她,就发现这里的异样。

  樊勋是聂雍和高中时的一个朋友,是个纨绔富二代,虽然没什么本事,不过为人十分讲义气,结交的朋友不少。郁龄以前在这边住时见过这人,不过接触不多,所以也不知道樊勋将这宝塔送到姨父这儿鉴定是不是另有隐情。

  他是知情的,还是纯粹巧合,或者是被人利用?

  这宝塔装着那么多尸魂虫,就像个害人的邪物,被送到她姨父这里,要是她没发觉,只怕会要了姨父的命。

  安茹恨恨地道:“樊勋那家伙尽会给人添麻烦,等他回来,我一定要揍他一顿。”

  想到要不是郁龄过来探望她老公,也许聂雍和就要因为那什么尸魂虫而出事,她又惊又怕,恨不得将樊勋罩麻袋痛扁一顿。

  这事情怎么看都有点儿邪门,安茹混娱乐圈这地方,黑暗的事情看过不少,虽然性子仍有些大大咧咧的,但却没有傻白甜到相信这个世界是真善美的,第一时间就嗅出了点什么。

  聂雍和安抚地拍拍她,对郁龄道:“这事我会去查的,你不用担心。”

  郁龄相信聂雍和的本事,朝他点头。

  说完这事,安茹去收拾行李准备今晚和老公一起搬到酒店住,郁龄便给米天师打了个电话。

  在郁龄心里,米天师算是个厉害的天师,虽然平时有点儿不太靠谱,遇到麻烦事就喜欢喊奚辞救米,不过这些年来依然活得非常滋润,活蹦乱跳的,也没见出什么事情。

  作为玄门年轻一辈的天师,他也算是个佼佼者,加上又是熟人了,找他办事他会尽心尽力,所以第一时间找他准没错。

  米天师很快便接通电话,用非常欢快的声音问:“美女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你不是陪着奚老大养伤么?”

  “我要拍戏,先回B市了,你现在在哪里?”

  米天师笑道:“在S市这边呢,我家老爷子这次伤得很重,现在还在医院挺尸,要养个一年半载的才行,家里人担心他挺不过来,让他住在医院的ICU,最近我都在这边陪着他,算是尽点孝心。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听到他在S市,郁龄有些失望,不过仍是将今晚的事情和他说了,说道:“原本是想找你来处理这些尸魂虫的,既然你不在B市,我找其他的天师吧。”

  “你要找娄悦?娄悦前天去了蜀地啦。”米天师还是知道郁龄交好的几个天师的,当下便道:“不然我明天坐飞机回去,下午去帮你们看看吧。”

  郁龄听到他这么仗义相助,反而有点儿不好意思了,“可你曾祖父那边……”

  “没事,老爷子还在挺尸,每晚都喜欢招鬼招妖地来考验我,我早就想跑了,趁这机会去B市玩几天也好。”米天师非常欢快地说,“你爸前些天也给人打电话,想让我帮他弄些给鬼治疗的符呢,顺便也去赚点零花钱,别舍不得啊……”

  米天师的声音非常快活,听得人忍不住心情也跟着轻松起来。

  郁龄每次听他说话都觉得这人挺有意思的,明白为什么他三教九流的朋友不少,甚至能和很多非人类生物相处得这么和谐,连奚辞每次只要他有难都会出手相助,这样的人实在是很难拒绝。

  两人约好时间后,又说了点儿灵异事件,终于挂电话了。

  聂雍和裹着厚衣服坐在旁边,等她挂了电话后,微笑道:“你这朋友挺不错的。对了,你爸找他要什么治疗鬼的符?”

  郁龄没想到他的耳朵这么尖,呃了下,说道:“是为了我妈……”

  “什么?!!”

  安茹的尖叫声传来,郁龄抬头就见安茹拎着行李箱过来了,双目灼灼地盯着她,“你刚才说什么?什么为了你妈?你爸那神经病又干什么了?”

  见夫妻俩都盯着自己,郁龄觉得这事没什么好隐瞒的,当下便将她妈的事情交待了下,其中扯出修罗墓的事情简单地略过了,重点在已经变成鬼魂的她妈妈身上。

  安茹眼眶蓦地红了,哽咽地道:“敏敏,她怎么会……”

  聂雍和神色也有些怅然,看着郁龄多了几分欣慰,说道:“没想到敏敏死后还会经历这些,不过幸好有你们,改天等她休养好鬼魂,我们也和她见见吧。”

  郁龄点头,她觉得妈妈一定很想见到以前的好友。

  郁龄将他们送到附近的酒店后,才坐上来接她的车回去。

  回到家后,见到她家神经病的爸爸和昨晚一样边看文件边等她,变成鬼的妈妈在屋子里飘着,虽然这场面挺不正常的,却让她心里多了些欢喜。

  “吃过晚饭了么?”江禹城关心地问。

  “在安姨家吃过啦。”郁龄坐在爸爸身边,将脚搭在二哈的背上,将先前的事情和他们说了一遍。

  江禹城惊讶地道:“难不成有人要害聂雍和?”

  郁龄摇头,“还不清楚,姨父说他会查的。”

  听到这话,江禹城觉得自己不用为聂雍和担心了。他认识聂雍和等人也有二十几年了,知道那人虽然看起来病歪歪的,不过心黑皮厚,只要他想查,很快便能查个水落石出,是巧合还是被人刻意陷害,应该很快就能明白。

  郁龄见她妈有些担心的样子,朝她笑道:“妈你不用担心啦,我已经找米天师了,他明天会从S市过来处理那些尸魂虫。”

  “哎,米天师要回来?”江禹城喜出望外。

  “是啊。”

  从闺女这儿得到肯定的答案后,江禹城高兴得连聂雍和他们得知郁敏敏的消息的事情都不管了,巴望着米天师快点回来,想办法帮他开眼,好让他能天天晚上看到鬼。

  和父母道晚安后,郁龄就回房休息了。

  泡了个热水澡后,她舒服地窝在被窝里,开始和奚辞通电话。

  郁龄巨细靡遗地将今天自己的行程和他说了一遍,最后总结道:“米天师真是个可靠的人,他能回来真是太好了。”

  坐在月光下的盘龙藤上的妖冷冰冰地听着,心里决定以后见到米天师,要削他一顿。

  然后又听那边说:“安姨还是那么怕鬼,不过有姨父陪着她,我看得都要嫉妒了,当时就特别地想你,可惜你不在……”

  某只妖马上心花怒放,面上依然是冷冰冰的。

  “所以你现在有没有觉得很难受,特别特别地想我,恨不得直接过来陪我?”她笑嘻嘻地问,眉稍眼角都是笑意,漂亮的脸蛋软萌得让人心都化了。

  奚辞想像着她的样子,没有开口。

  “可惜你不能过来,谁让你不肯喝我的血呢。”她一副遗憾的口吻。

  奚辞:“……”

  “要不要来点血?”郁龄诱惑他。

  “不行。”

  郁龄咂吧了下嘴,觉得这只妖简直食古不化,真不知道他坚持什么,她这个被放血的人都不介意了,他这喝血养伤的人妖介意个什么劲?

  等时间差不多,郁龄抱着手机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时,发现手机开着通讯一个晚上,根本没挂断,在她起身发出声音后,那边传来了某只妖男柔情似水的声音,果然现在还没有休息,特地等着她醒来。

  “郁龄,醒了么?你今天是要去参加《汉宫风云》的开机仪式吧?”

  郁龄嗯了一声,起床洗漱穿衣。

  “别太累了,记得照顾好自己,遇到什么危险时,别自己一个人扛,叫苏鸾出来帮你……”

  郁龄一边打理自己,一边听着那边的妖男絮叨个不停,直到要出门时,看了下手机的电量,方才开口道:“手机的电要没了。”

  “……那好吧,今晚记得要打电话给我。”

  “打了你也不说话。”她非常犀利地回道。

  奚辞:“……我可以听你说。”

  “可我不想说。”

  “……”

  终于手机没电关机了,郁龄拿了个充电宝揣包里出门。

  今天是《汉宫风云》的开机仪式,安茹亲自过来接她去开机现场。

  坐到车子里,郁龄看了眼安茹,发现她的气色不错,看来昨晚休息得很好,便问道:“姨父的身体怎么样了?”

  “昨晚又发了低烧,早上起来时已经不烧了,不过没什么精神,还得养好一阵子呢。”安茹心疼地说,然后叹了口气,嘟嚷道:“他怕打扰我休息,都不告诉我一声。”

  说起来,安茹也不是那种一沾床就睡死的能人,特别是她老公还在生病时。可聂雍和和她生活了二十年,对她的习惯非常熟悉,怕吵到她,一整晚都搂着她,时不时地给她按揉着身上的穴位放松神经,没有放开过手,害得她就这么睡死了,一夜好眠。

  郁龄听了忍不住笑了下,对她道:“下午我尽量早点回去,和你们一起过去。”

  安茹点头,“行,到时候我来接你。”

  

[读者须知]:下一篇:第179章-掌中妖夫 由大时代社区用户发布,大时代社区不对其内容负责。

大时代游戏专区,多款游戏邀你体验,与高手过招一决雌雄。》》》试试手气

首页 | 娱乐 | 资讯 | 社会 | 财经 | 体育 | 科技 | 健康 | 游戏专区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8-2020大时代社区提供新闻、博客、问答、文学等服务。